六朝燕歌行 第二章 落紅成印

簡體

案幾狼藉,紅燭上的燈焰搖晃著,結出捲曲的燈花。 book18.org

鋪設著茵席的御榻上,此時正激情四射。兩具赤裸的肉體交疊在一起,上面那名男子肩寬背挺,結實的身軀年輕而又精壯,起伏間,腰背強健的肌肉不時隆起,充滿男性的力量。 book18.org

下方的女子鳳釵珠冠,生得面如桃花,雪膚花貌,風情萬種,那具光潔的玉體柔潤而又白膩,洋溢著豐腴肉感的韻致。她白美的雙腿彎曲著張開,以一個不設防的姿勢裸裎在男子身下,雙手攀著御榻邊緣,隨著男子的挺動,懸空的足尖一搖一晃。 book18.org

程宗揚俯著身體,堅硬的肉棒在楊妃柔艷的嫩穴內大力抽送,每一下都盡根而入,乾得穴口淫液四濺。 book18.org

楊妃被乾得花枝亂顫,紅唇間發出「啊!啊!」的浪叫聲。 book18.org

兩人身邊,是一片奇特的景像。 book18.org

一片輪廓清晰的光影懸浮在半空中,裡面一名貴婦以同樣的姿勢裸裎榻上,同樣的頭戴鳳釵,身無寸縷,敞露著熟艷的淫穴,正被人肆意姦淫。 book18.org

不同的是,壓在她身上的是個非男非女的閹人。那閹奴腹下綁著一塊皮革,上面裝著一根木製的假陽具,此時一邊挺動,一邊得意地大笑。 book18.org

兩人四周圍著一幫光下巴的內侍,此時一邊按住貴婦的手腳,一邊扒開她的淫穴,嘻笑觀賞木棒在她穴中進出的淫態。 book18.org

兩處淫戲近在咫尺,仿佛一伸手就能觸及彼此。 book18.org

一個戴著面紗的美妙身影伏在御榻旁,潘金蓮雙手分開楊妃的蜜穴,一邊揉弄著她嬌嫩的陰唇,一邊輕輕挑逗她的花蒂。 book18.org

楊妃美目含淚,顫聲道:「主子輕著些……奴兒下面……受不住了……」 book18.org

潘金蓮柔聲道:「你看旁邊那位,不也受住了?今日被主子收用過,你才真正做了女人呢。」 book18.org

楊妃雙手捏緊床榻邊緣,豐潤的肉體在主人的挺弄下顫抖不已。她昂著頭,喉中發出不連貫的低叫。 book18.org

陽物雨點般撞在花心上,蜜穴越來越熱,隨著陽具的進出,濕膩的蜜腔不住痙攣著收緊。忽然間,仿佛一個塞子被拔出,體內猛然一震,一股溫潤的暖液噴涌而出。 book18.org

楊妃雙手放開御榻,緊緊摟住程宗揚的腰背,玉體向上弓起,整個人都在他身下戰慄著。 book18.org

從未有過劇烈的高潮仿佛抽空了她所有的力氣,她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下體的快感上。肉體的刺激如此強烈,使得她氣都喘不過來,只覺眼前陣陣發黑,金星亂冒,接著嬌軀一軟,昏厥過去。 book18.org

程宗揚一輪急攻,剛用房中術送過一道真氣,榨出她的陰精,誰知楊妃就被干暈了。 book18.org

楊妃不懂雙修,完全是被動受淫,程宗揚也是大意了,沒想到她這麼一個體態豐腴的熟艷婦人,竟然這麼不濟事,小穴嫩得跟處子一樣,不堪侵伐。 book18.org

再採補下去也不是不行,但未免太不人道,要還是李昂的老婆,自己白嫖也就嫖了,隨便怎麼玩都不用在乎,但現在自己好歹花了錢買來的,只是看在一枚銅銖的面子上,也不好再幹下去。 book18.org

潘金蓮切了切楊妃的脈相,「無妨,只是氣血激盪,以致血不歸心,神魂失守。略微休息片刻,待氣血平復便是。」 book18.org

程宗揚無奈拔出陽具,一邊用楊妃的衣物揩抹下身,一邊道:「你們遇到的那些鮫人確定是衝著小紫去的?」 book18.org

「看情形,他們並未尋到紫姑娘的蹤跡。」 book18.org

「感覺魚玄機古古怪怪的,」程宗揚皺起眉頭,「她跟那個魚朝恩,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book18.org

「人心難測,何況奴家與她不熟。不過她與太真公主交情頗好,即便有些心思,也未必會對太真公主不利。」 book18.org

「你倒是好心腸,」程宗揚把衣物丟在楊妃赤裸的身體上,笑道:「我還想著潘仙子會心存不忍呢,怎麼看著比我還積極?」 book18.org

「自從在金吾仗院的監牢內,看到那些身世清白的女子被閹奴挾忿報復,我便對這位皇上再無半點悲憫。醫者仁心,難醫不治之人。此間因果,皆由李昂作惡而起,報應在他的妃嬪身上也沒有什麼好委屈的……啊!」 book18.org

潘金蓮痛叫一聲,卻是程宗揚一手伸到她衣內,熟稔地擰住她的乳頭。 book18.org

程宗揚道:「你是不是心懷悲憫之外,其實內心深處還有點興奮?恨不得代替她們受辱?」 book18.org

「只能是主人才可以。啊……」潘金蓮一邊婉轉低叫,一邊咬住唇瓣,眼中流淌出蜜糖般的媚意。她主動托出雪乳,任由主人捻住她的乳頭,用力揉捏,直到被金簪刺穿的乳眼中擠出幾滴殷紅的血珠。 book18.org

「真乖。」程宗揚滿意地彈掉血珠,然後往角落裡瞟了一眼,冷笑道:「嘖嘖,我還當咱們這位皇上死了呢,都這時候了,居然還有心情偷窺你。」 book18.org

潘金蓮道:「便讓他看好了,反正他也看不了多久。」 book18.org

「那可不行。」程宗揚拉起她的衣襟,將她豐挺的雪乳遮掩起來,「我的女人,憑什麼讓他看?我的女人都跟珍寶一樣,想看?他也配!」 book18.org

「要看,看這個好了。」 book18.org

程宗揚送過一道真氣,將楊妃喚醒,然後把她拖起來,一手攬住她的楊柳細腰,讓她站直,吩咐道:「把你的浪屄扒開,讓皇上看個過癮。」 book18.org

楊妃高潮到昏厥,對這位主人已經是完全服帖,言聽計從,乖順無比。此時被主人摟著腰,羞赧地挺起下體,用指尖剝開秘處,露出剛剛交合過,淫水淋漓的蜜穴。 book18.org

程宗揚手臂環著楊妃的腰肢,手指伸到她腹下,把玩著那隻水汪汪的美穴,對李昂嘲笑道:「看到了吧?你愛妃的淫穴被我肏成了這副模樣,這會兒屄洞還在冒淫水,賤不賤?」 book18.org

李昂怔怔望著那隻滴水的淫穴,目光一片混沌。 book18.org

楊妃雙頰酡紅,眼中帶著醉人的羞意,只是望向李昂時,流露出一絲幽怨。 book18.org

李昂的視線仿佛失去焦點一樣游移不定,始終沒有與楊妃的目光對視。 book18.org

「啊……」楊妃一聲輕呼,被主人托著膝彎,抬起一條玉腿。接著那根粗長的陽具伸來,對著她的穴口捅了進去。 book18.org

陽具在柔嫩多汁的蜜穴中挺弄著,發出「嘰嚀嘰嚀」的膩響,楊妃玉頰越來越紅,她一隻足尖勉強撐在地上,站立不穩,只能依在主人身上。 book18.org

但主人接下來一句話,讓她臉色一下變得蒼白。 book18.org

「給皇上看個好玩的。」程宗揚把陽具留在楊妃蜜穴內,摸著她的屁股道:「皇上愛妃的後面還沒用過呢,本侯這會兒正好有興致,好生給你愛妃的後庭開個苞。」 book18.org

「這可是你愛妃的第一次肛交,皇上一會兒可要仔細看著,你愛妃怎麼像最下賤的娼妓一樣,被我干屁眼兒的。」 book18.org

楊妃央求道:「不要……主子……」 book18.org

「賤婢!你不會以為自己還是什麼尊貴榮寵的皇妃吧?」程宗揚毫不客氣地說道:「醒醒!你已經被那個狗屁皇帝賣給我了。一枚銅銖的身價,比最下賤的娼妓還便宜。連皇上都認帳,難道你還覺得自己不夠賤嗎?」 book18.org

楊妃玉頰時紅時白,忽然顫抖著揚聲道:「皇上……你看清楚了嗎?臣妾的身子剛被人姦淫過,便是跟皇上籤過文契,用一枚銅銖買下妾身的主人。眼下主人要用臣妾的後庭……聖上!」 book18.org

楊妃說著,淚如雨下,「你若是還有一點擔當,還有絲毫的廉恥,為了冤死的大臣,後宮的眷屬,還請聖上自盡!臣妾絕不苟生,寧願以死洗恥。即便魂入九幽黃泉,也心甘情願……聖上……」 book18.org

李昂僵硬地移開目光,垂著頭喃喃道:「朕……不能死……朕不能死……」 book18.org

楊妃絕望地閉上眼睛。 book18.org

「有夠堅強的,這都能忍?」 book18.org

寒光一閃,程宗揚提起長刀,抵在李昂頸中,「讓你看呢,這會兒怎麼不看了?抬起頭,仔細看著!敢閉眼,我就殺了你!」 book18.org

李昂驚恐地揚起脖子,一動也不敢動。 book18.org

「篤」的一聲,程宗揚將長刀插在鋪著藤蓆的地板上。 book18.org

「看到了吧?你這位皇上心裡只有他自己,別的人,即使他的生母被那些閹狗凌辱,他也能不管不顧,何況你一個妃子?能自私無恥到這種地步的東西,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簡直是絕頂的奇葩!」 book18.org

程宗揚挽住楊妃的腰身,「現在該知道了吧?你賣給我,一點都不虧。」 book18.org

楊妃用手背抹去淚水,低聲道:「是,主人……」 book18.org

「很好,知道自己的身份就乖著些。」程宗揚拍了拍她的腰臀,「現在趴過去,把屁股翹起來。」 book18.org

楊妃聽話地伏下身,按照主人的吩咐,並起雙膝,將那隻渾圓的雪臀高高翹起,正對著角落的方向。 book18.org

程宗揚抓住美婦白滑的臀肉,「這屁股漂亮吧?又圓又大,豐腴性感,白光光的,又香艷又刺激,讓人看著就想肏。以前皇上也玩過吧?不過它現在是我的了,你只有看的份。」 book18.org

「把屁股扒開,」程宗揚朝楊妃臀上打了一記,「屁眼兒露出來。」 book18.org

楊妃雙手掩面,豐腴的肉體微微顫抖。 book18.org

「你還有什麼好糾結的呢?」潘金蓮望著李昂,柔聲道:「主子內宅的奴婢或死或傷,還有幾個失了蹤,下落不明的,都是這位皇上乾的好事。如今主子花一枚銅銖買下你,本想讓這位皇上自己知恥,免得污了自己的手。可誰知你這位皇上如此厚顏,主子用了你的淫穴,也不肯自盡。沒奈何,只好連你身上沒用過的地方,主子也要當著皇上的面奸弄一番,一來好讓皇上迷途知返,二來也好出了心頭這口惡氣。」 book18.org

潘金蓮拉起楊妃的雙手,讓她抱住臀肉,然後在她耳邊吹了口氣,「皇上在看著你呢。」 book18.org

楊妃原本羞恥萬端,聽到這句話,反而一咬牙,玉指往兩邊用力,主動將臀肉分開,露出雪臀間柔艷的嫩肛。 book18.org

「好漂亮的屁眼兒……能親眼看著娘娘這麼標緻的屁眼兒被人開苞,皇上真有眼福呢。」潘金蓮摩挲著楊妃白滑的腰臀,在她耳邊道:「你說是不是?」 book18.org

「聖上一紙書契,將妾身賣予侯爺,妾身已與聖上恩斷義絕,再無瓜葛。從今往後,唯有服侍主人而已。」楊妃悽然道:「賤妾已非完璧之身,承蒙主人不棄,願奉此不潔之軀,以娛主人。今奴婢前陰已蒙主人臨幸,願以後庭之柔腸,供主人媟戲取樂。」 book18.org

「不是吧?」程宗揚訝然道:「一個後宮妃嬪,居然這麼有文藝范?倒是小看你了。」 book18.org

「妾身已為程侯所有,自不敢相瞞,妾身自幼習文,宮中案牘書敕,多半出自妾身之手。」她輕輕恥笑了一聲,「畢竟聖上連那些太監都信不過,唯有臣妾不敢有負聖上。」 book18.org

通文墨?程宗揚本來只是想拿她在李昂面前出口惡氣,這會兒倒是覺得這一枚銅銖花得挺值。 book18.org

「抱住屁股,本侯要給你的屁眼兒開苞了。」 book18.org

楊妃將白膩的臀肉竭力掰開,她身體豐腴,一身白花花的美肉像絲棉一樣,肉感十足。尤其那隻雪臀,白光光的,又大又圓,充滿了熟艷的風情。 book18.org

怒脹的陽具滑進臀溝,頂住那隻柔嫩的肉孔,慢慢往裡頂去。 book18.org

沾上淫水的肛洞又軟又滑,在龜頭的重壓下沒有任何抵抗,便圓圓地擴張開來,很快就到了極限。 book18.org

楊妃咬住紅唇,白皙的纖指陷入豐膩的臀肉中,滿眼雪白的肌膚間,指甲上塗的丹蔻紅得耀眼。 book18.org

粗大的陽具直挺挺頂在臀間,龜頭撐開肛洞,一點點擠入體內。忽然龜頭一沉,已經被肛洞吞沒。 book18.org

楊妃眉頭顰緊,咬住唇瓣,當陽物破體而入時,鼻中禁不住發出一聲痛哼,美目瞬間迸出淚花。 book18.org

粗硬的肉棒緊緊卡在肛內,一縷鮮血從柔嫩的肛洞中溢出,染紅了血脈賁張的棒身。 book18.org

「娘娘屁眼兒的溫度很高啊,裡面這麼熱。」 book18.org

程宗揚在楊妃肛中挺動起來,充滿彈性的肛蕾緊緊箍著棒身,那種強烈的緊握感,比淫穴更緊緻。更讓他享受的,則是滿滿的征服欲和報復的快感。 book18.org

唐皇的愛妃,像條母狗一樣伏在自己腳下,乖乖翹起屁股,任由自己挺起陽物,干進她未經人事的屁眼兒中。 book18.org

而這一切,都是當著李昂的面! book18.org

這次長安之行,自己只想著救卓美人兒出來,結果什麼都沒幹,就莫名其妙被李昂當成死敵。 book18.org

孫暖身死,泉奴失蹤,驚理斷腕,蛇奴和罌奴下落不明,連死丫頭都沒了音訊……若不能狠狠報復回去,出了這口惡氣,自己念頭不通達! book18.org

「啊!」楊妃痛叫失聲。 book18.org

粗大的陽具毫不留情地捅入肛內,屁眼兒被肉棒粗暴地撕裂,痛楚甚至超過當初破體。 book18.org

肉棒盡根而入,徹底干穿美妃的屁眼兒,然後向外拔出。受創的肛蕾翻綻過來,連同一截腸壁暴露在空氣中,只見一圈紅肉沿著陽物綻開,裹在肉棒周圍,微微顫抖。 book18.org

緊接著陽具再次貫入,剛剛翻出的屁眼兒被帶入體內,伴隨著粗暴的力道,幾滴星星點點的血珠飛濺出來,落在白艷的臀溝間。 book18.org

「不愧是皇上的愛妃,這身子真跟水做的一樣,」程宗揚嘲諷道:「屁股滑溜溜的,屁眼兒裡面又暖又緊,肏起來真過癮!」 book18.org

楊妃顫聲道:「好疼……奴兒的後面都要被干碎了……」 book18.org

程宗揚重重挺入,「皇上聽到了吧?你的愛妃被我乾得討饒呢。」 book18.org

「不用怕。」潘金蓮柔聲安慰道:「我這裡有上好的傷藥,便是傷得再重,一劑用過,也能恢復如初,不會留下傷痕。」 book18.org

「怪不得你對自己下手也那麼狠呢。」程宗揚恍然大悟,屈指在她乳尖彈了一記,「醫術精湛,原來還有這種好處。」 book18.org

潘金蓮乳頭被彈得在衣內一陣亂顫,一面道:「醫者自當以身試藥。」 book18.org

程宗揚遺憾地說道:「可惜你不會處女膜修補術,不然等我給你開過苞,你再自己補好,也好瞞過你師門。」 book18.org

潘金蓮訝然道:「可以修補的嗎?」 book18.org

「應該可以吧。」 book18.org

程宗揚也沒把握,依照他的理解,說處女膜就是一層膜而已,但六朝的處女顯然並非如此。這一點自己親身體驗過,是否處子之身,對自己傷勢的禆益天差地遠。危月燕被自己採補到死,也比不上白霓裳當日的元紅初破。 book18.org

程宗揚猜測,即使有處女膜修復術,修補好的處女大概也跟楊妃的肛門處女差不多,僅僅是個噱頭罷了,不會有處子元紅的效果。 book18.org

話說回來,即使在這個時空中,處子的元紅真有神效,現在給自己個處子,自己還真未必下得去手。 book18.org

畢竟內宅的侍姬已經不少了,單為療傷再往內宅收人,先不說紫丫頭和雲如瑤願不願意,自己心裡這個坎兒都過不去。光干不收,那更不可能了。拔屌不認人這種事,自己真干不出來。 book18.org

既然潘姊兒有傷藥,程宗揚更不客氣,當下拋開顧忌,挺起陽具在楊妃臀間恣意抽送。 book18.org

楊妃上身伏在細密的藤蓆上,腰臀挺起,雙手抱著又圓又翹的大白屁股,被主人的肉棒插在肛中大肆挺弄。 book18.org

她顰起眉頭,不時痛叫出聲,頭上鬢髮散亂,簪釵鬆脫,嬌艷的唇瓣被咬出斑斑齒痕。隨著主人的搬運,那對豐挺的乳球壓在席上,前後滾動。一股殷紅的血跡從白膩的臀肉間溢出,順著大腿內側蜿蜒淌落。 book18.org

陽具挺動的速度越來越快,不知過了多久,「啊……」楊妃一聲嬌啼,那根陽具直挺挺搗入腸道深處,在她肛內兇猛地噴發起來。 book18.org

「啵」的一聲,程宗揚拔出陽具。 book18.org

楊妃白艷的雪臀間留下一個直徑逾寸的渾圓肉孔,原本小巧的嫩肛被乾得面目全非,再沒有絲毫以往的痕跡。她肛中落紅淋漓,精液卻被留在腸道深處,只能看到腸壁上沾著些許白濁的黏液。 book18.org

潘金蓮輕撫著楊妃的雪臀,柔聲道:「讓皇上看看你的後庭花,好生講給他聽。」 book18.org

楊妃吃痛地抱住臀,朝上舉起,「聖上看到了嗎?臣妾的後庭花被主子開了苞,流了好多血……」 book18.org

李昂目光直勾勾望著前方,口中喃喃道:「受……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不祥,是為天下王……」 book18.org

「朕不能死……朕天命在身……黎民百姓還等著朕去解救……」 book18.org

他嘴角淌下白沫,「朕不能死……」 book18.org

看著李昂自欺欺人又自我麻醉的慫樣,程宗揚一陣火大,他冷哼一聲,拿過案上的文契,丟在楊妃面前,「把文契簽了。」 book18.org

楊妃滿面羞痛,那份文契已經填好姓名,只需按上指印便是。只是手邊沒有印泥,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book18.org

潘金蓮輕笑道:「娘娘落紅尚新,何妨一用?」 book18.org

說著拿起楊妃的手,放到她臀間。楊妃忍著羞痛,用指尖蘸了血跡,按在文契上。 book18.org

指落契成,程宗揚捲起文契,順手把楊妃攬在懷中。只片刻工夫,剛剛射過精的陽具重又怒勃而起,躍躍欲試。 book18.org

◇ ◇ ◇ book18.org

永嘉坊。皇圖天策府。 book18.org

「公公。」張承業快步過來,先躬身施禮,然後道:「城中已經有了亂象。眼下各坊少年尚是劫掠財物,若是不加管束,只怕會有惡徒趁亂殺人越貨。」 book18.org

魚朝恩「唔」了一聲,便不再作聲。 book18.org

見魚公公如此敷衍,張承業忍不住上前一步,勸說道:「公公,今日之事,雖是聖上被李訓等奸賊蒙蔽,鑄成這般大錯,可百姓到底無辜。如今金吾衛因叛亂盡數下獄,公公執掌神策軍,豈能坐視?」 book18.org

魚朝恩目不斜視,面對著皇圖天策府的大門,規規矩矩地叉手而立,口中嘆了一聲,「我曉得,我曉得。可眼下波瀾未息,我若是引兵把控全城,知道的,說我上趕著現眼,一個該死的閹狗,裝什麼體恤百姓?不知道的,說不定還當我有啥見不得人的心思。」 book18.org

魚朝恩唏噓道:「如今這宮裡宮外,南衙北司,老仇、老田,哪個不是驚弓之鳥?怕就怕外頭的兵一進來,當場就炸了鍋。刀兵一起,那可就不是死幾個百姓的事嘍。」 book18.org

張承業默然片刻,「不用外兵的話,便是城內駐守的左右神策軍,也有數千之眾……」 book18.org

「先不說老仇把他們看得跟眼珠子一樣,就說我一聲令下,能使喚得動,敢把他們放出去維護城中治安嗎?」魚朝恩道:「就眼下這亂勁兒,一個坊派個一百來人夠不夠?長安城一百零八坊,這就得撒出去一萬來人。再說了,城裡頭的神策軍你還不曉得?不是殺人不眨眼的驕兵悍將,就是有來頭,敢惹事的少爺公子,再不然便是晝間宮中當值,夜裡殺人越貨的匪寇。放他們出去,城裡頭怕是更亂。」 book18.org

張承業也是無言,半晌才道:「魚公,眼下又當如何?」 book18.org

「這會兒誰都不信誰,誰也不服誰。我不行,老仇也不行。能讓大夥兒都服氣的,只有一個。別急,先等著。」 book18.org

魚朝恩微微低著頭,態度恭謹地迎門而立。 book18.org

在他面前,雄偉的皇圖天策府大門緊閉,燈火全無,如同一隻龐然巨獸,無聲地踞伏在夜色下。 book18.org

長安各坊的混亂,到了此地便不見聲息。畢竟皇圖天策府在此,即使大門緊閉,府中軍將禁足不出,也沒有哪個不開眼的,敢在此惹事。 book18.org

魚朝恩已經在大門前立了三個時辰,便是再站上三個時辰,站到天明他也不介意。仇士良在宮中大開殺戒,連皇上都囚禁起來,風頭之勁一時無兩,卻不知唐國真正能扛事的,正在此間。 book18.org

「王爺。」天策府內,一名內侍小聲道:「魚公公還在外頭候著。」 book18.org

「算他有心了。」李輔國捧著茶道:「郭太皇太后那邊如何?」 book18.org

「還在太真觀,高力士親自帶人守著。」 book18.org

「太真觀啊。」李輔國道:「再等等吧。」 book18.org

「魚公公那邊……」 book18.org

「讓他等著吧。這事是他惹出來的,遲早要給我、給衛公一個交待。」 book18.org

張承業也立在魚朝恩身後,學著義父的樣子,垂手靜候。 book18.org

不到一刻鐘,坊外忽然火起,隨風隱約傳來幾聲慘叫。 book18.org

張承業忍不住想要開口,魚朝恩先嘆了口氣,「罷了,你去瞧瞧吧,該殺就殺,別手軟,但也別惹事。」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張承業立刻翻身上馬,帶著手下一隊神策軍,往對面的安興坊馳去。 book18.org

魚朝恩躬著身,姿態絲毫未變。 book18.org

良久,身後傳來細微的腳步聲,「伯父。」 book18.org

魚朝恩頭也不抬地說道:「你回來啦。」 book18.org

魚玄機道:「侄女無能,未能阻止公主。」 book18.org

「也怨不得你。」魚朝恩嘆道:「阿注處心積慮,太真公主這個坎兒必定繞不過去,早晚要分說一二。」 book18.org

魚玄機低聲道:「伯伯,真的會有女主當國嗎?」 book18.org

「噤聲!」魚朝恩呵斥道:「這等荒唐之事,豈能宣之於口?」 book18.org

「可是,他們不都說那個人是天機在握,所言必有深意嗎?」 book18.org

「都是胡扯!」魚朝恩終於扭頭看了她一眼,壓低聲音道:「所謂他當日點名索要你,其實只是誤傳。你那時還不一歲,連名字還沒起呢。誰知道他說的玄機是哪個?」 book18.org

「伯伯不必瞞我了。」魚玄機道:「大哥私下裡跟我說過,我周歲時抓到玄機圖,以此為名,當日族中便接到武穆王的傳書,指名索要玄機。」 book18.org

魚朝恩臉一黑,半晌才道:「那又如何?他當初要的玄機可是年過二八的,壓根兒就對不上。反正他現在已經沒了。你別多想,安安分分的待著,等過上幾年,伯伯給你找個好人家,風風光光出嫁就行。」 book18.org

「伯伯擔心侄女出事,早早把玄機接到身邊,小心呵護,玄機豈能不感念伯伯的恩德?假如真有那麼一日,玄機自會還報伯父、還有族中的養育之恩。」 book18.org

「別瞎說。你好生過完這一世,比什麼都強。」魚朝恩道:「只要你好端端的,他那些話便都是放屁!什麼手握天機,都是亂蒙的。」 book18.org

「可玄機到底還是入了道門,又被伯父安置在咸宜觀。若非伯父心有所忌,又何必如此?將玄機送往他處,讓他找不到不好嗎?」 book18.org

魚朝恩無奈道:「得得得,就當是我怕了成嗎?不光是我,王爺也怕啊。他可是說過……」 book18.org

魚朝恩說了一半,便即住口。 book18.org

「他說,王爺會被皇上指使的刺客砍掉腦袋,丟進溷廁。」魚玄機道:「他還說過,宮中將來擅權的一幫內臣,唯有仇士良能得善終,對吧?」 book18.org

魚朝恩後悔不迭,「我就不該跟你說這麼多!」 book18.org

魚玄機道:「若他真的回來了呢?」 book18.org

「那還能說什麼?」魚朝恩長嘆道:「拼上性命也要殺了他啊。」book18.org

相關搜索

真紅樂章落紅印記神印巴掌印落紅記寄印刻印封印印傭印庸印印印紋第二落紅鐮魔主系統第二章淫印花落玉成心路難平第二章墮落第二部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