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雲羅 第十二集 山秀芙蓉 第一章 將期軒冕 欲冠群英

簡體

第一章 將期軒冕 欲冠群英 book18.org

經過了一夜宵禁,天光放亮時鎮海城又忙碌起來。賊黨鬧出的事情影響了百姓日常生活,但日子還要過,鎮海城的繁華在風波過後依舊。 book18.org

風泊客棧在鎮海城的最中心大街處,比起城門口的幾家來當然更為奢華舒適。楊宜知醒來時,正對著窗明幾淨,天日正好。 book18.org

從大牢里被放了出來,擺脫了暗無天日與臭蟲滿地,到這家鎮海城最好的客棧里用柚子葉跑了個舒舒服服的澡,又美美地睡了一覺,醒來時才來得及感慨。 從小到大,委屈也不算沒受,但這麼大的委屈還是第一回。受人冤枉也就罷了,那大牢真是……就算在牢里已儘可能被優待,楊宜知也絕不想再進去呆上哪怕一剎那。 book18.org

幸虧掌門師兄來得及時,楊宜知感慨一聲。自小到大兩人相厚,吳征將他救了出來,也不怪罪,只拍了拍師弟的肩膀,搖頭道:「是他。我已清理門戶。」 楊宜知默然,總是傳道授業的恩師,也曾是自己的驕傲。可這樣一個人,真實身份卻是門派大敵,楊宜知百感交集。昨夜倦得很快入眠,今晨一起,雖是風和日麗,依然有難言的惆悵。 book18.org

敲門聲響起,不輕不重,卻老實不客氣,店小二絕不敢這麼敲門。楊宜知一骨碌爬起來,清水抹了兩把臉整好衣冠,趕忙開了門,門外來的居然是二師兄戴志傑。 book18.org

「沒吵著你安歇吧?」 book18.org

「沒有沒有。」楊宜知陪著笑,拉椅子請師兄坐下。相較而言,吳征一向和顏悅色也開得起玩笑,楊宜知對掌門師兄雖尊重,相處起來也沒那麼多規矩。對這位不苟言笑的二師兄,他反倒更加懼怕一些:「二師兄怎麼來了?」 book18.org

「還不是因為你。」戴志傑瞪了他一眼,倒沒開口呵斥,反而寬慰道:「辛苦了。」 book18.org

師兄弟之間對視,目光溫暖而哀戚。顧不凡一生對門派忠心耿耿,鞠躬盡瘁,到頭來教子不善,妻子二人背叛師門坑害忠良,他以死尚不足以贖罪。作為弟子,戴志傑日以繼夜想為師尊洗刷污名,楊宜知現下也背負了同樣的前塵之罪,不由升起同病相憐之感。 book18.org

「這有什麼。」楊宜知苦笑,兩兄弟心意相通,他也拉開椅子坐下道:「今後才有的苦咯……」 book18.org

「掌門師兄沒怪你,不必如此。」 book18.org

「他也沒怪你。」楊宜知瞪了戴志傑一眼,道:「對了,掌門師兄如何了?二師兄既然來了,何時一同去拜會?」 book18.org

「他沒空,所以才特地著我從煙波山乘撲天雕趕來。」戴志傑意味深長道:「掌門師兄重傷在身,倪,冷兩位仙子日夜守護,無論生人熟人,一概不准靠近!」 book18.org

「哦……」楊宜知心下恍然,強抑振奮之心道:「掌門師兄閉關療傷,不可前去打擾,待他傷愈我再去便了。」 book18.org

「你心中有數就好。這段時日鎮海城的相應事務,我代大師兄暫時打點,你來幫我。」戴志傑瞥了師弟一眼,面泛噁心之色道:「我還帶了個人來,扔在掌櫃處看管,你自己去領。」 book18.org

「誰呀?」 book18.org

「還有誰?」戴志傑忍不住冒火道:「當然是火虎堂的厲白薇,掌門師兄待你真是夠好的了!冷仙子已廢了他的武功,掌門師兄刻意交代過,這人女子的那一面沒聽說做什麼惡事,也就罷了,男子的那一面血案累累,三日之內務必毀去!至於其他,看你受了那麼大的罪,由你處置!」 book18.org

「是是是。」這種癖好崑崙派上下就他一人有,吳征對此異常反感,這一回【法外開恩】,楊宜知喜出望外道:「謹遵師兄吩咐。」 book18.org

「門中叛徒之事,我問過掌門師兄,他說我們崑崙派不搞連坐,更不怪罪於你。」戴志傑起身欲行前又吩咐了一通,望著笑嘻嘻的楊宜知道:「你跟我裝沒事人沒有關係,到了掌門師兄面前不要這般。掌門師兄寬宏大量,賞罰分明,他知你心裡苦。你我都曾逢其事,我也懂。」 book18.org

「二師兄放心,我這一生都是崑崙弟子,杜中天也終歸曾是我師父。掌門師兄不搞連坐,但是過便是過,授業之師犯的錯,做弟子的理應承擔。二師兄不也是這麼做的嗎?」楊宜知欠身鄭重道。 book18.org

戴志傑板著臉,半晌後道:「快去領人,該幹嘛他媽的幹嘛去,盡說些廢話。」 …………………… book18.org

晨光燦爛,日上三竿的時候,鬧中取靜的小院裡也終於有了人聲。 book18.org

涼亭石凳上,年輕的男子神采飛揚地說著故事,身旁的女尼則垂著頭,嘴角泛著一絲微笑,正聽得入神。 book18.org

「紫霞深陷險境,至尊寶面對著緊箍和觀音菩薩的忠告,我猜他心裡一定是萬分願意帶上緊箍的。因為除了戴上緊箍之外,想救紫霞別無他法。可惜戴上緊箍之後,和紫霞就情緣斷絕,再無相見之日。所以這一刻,至尊寶一定十分為難,你說,他是戴呢?還是不戴呢?」 book18.org

男子似已全然投入到精彩的故事裡,耳聽身旁有悉悉索索的響聲,又過了片刻才偏過頭去。只見女尼手上多了一頂以柳枝編就的圓環。她看了看顯是十分滿意,將圓環朝頭上一戴,雙手合十,卻又扭身連連,搖頭晃腦。活像個剛戴上緊箍受戒,仍不安分的頑皮新僧,十分可愛。 book18.org

男子失聲而笑,摸了摸柳枝環道:「他當然戴了?」 book18.org

女尼點了點頭,柔聲道:「他若真愛紫霞,就一定會戴。著眼於前,才有將來,這個道理就像……就像……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得。」 「額?這類比還真新奇,有道理!」男子開懷地笑了起來,摘下女尼的頭環道:「你能這麼想我高興得很,歡迎回來,天陰門柔掌門!」 book18.org

柔惜雪雙手維持著合十之姿,聞言躬身一禮。內息在體內流動,雖弱,雖阻滯多多,但她仍時時刻刻鼻尖發酸,想要流淚。這樣的內力,渴盼了多久,四處晨光下仍覺猶在夢中。 book18.org

重傷之後報仇無望的消沉在這一夜之間煙消雲散,她不僅重新擁有了力量,還有一個強有力的好伴侶。風華正茂的吳征,一次又一次地翻轉乾坤,化不可能為現實。柔惜雪心潮起伏,對身旁的少年郎越看越愛,滿心感恩與歡喜。 「過去的事就過去了,著眼於前,才能爭取將來。」吳征拍了拍柔惜雪。女尼丹田已毀武功全失,經脈里又殘留著無數散亂的內力。所以吳征傳給她的,幾乎是未經修改的《道理訣》。柔惜雪不明神經與細胞之學,吳征只能在交合時引導她的內力運轉。這女尼天資之聰穎當世屈指可數,靠著【死記硬背】強行開闢出新的運轉路線。假以時日,待她圓融貫通,仍是不可輕視的高手。可惜她丹田已毀,不能再溫養內力,想要恢復從前的武功已不可能:「報仇雪恨,我們一定能做到。」 book18.org

柔惜雪自小到大,從未像現在這般信心十足。在這樣一座強大的吳府里,即使是暗香零落也不再那麼可怕。女尼深吸了口氣,她現下全身心都要投入的,就是讓吳府更加強大起來,陪伴吳府的主人邁出最重要的一步——跨上武學的登峰造極之路。 book18.org

「從今往後,唯吳掌門之命是從。」柔惜雪莊重說完,又彎眉嫵媚一笑,倚在吳征懷中甜甜地道:「主人,該修行了。」 book18.org

「正是。」吳征拍拍腿起身,道:「請惜兒指正。」 book18.org

「惜兒不甚榮幸。」萬料不到有朝一日,會在小院裡陪伴這位天陰門衰弱的【罪魁禍首】渡生死玄關。小院裡沒有醉舞綺席,沒有清歌繞樑,只有孤孤單單兩人唇齒相依。在他沒有跨出那一步之前,不會有人進來,他們也不會出去。柔惜雪痴痴地想著,以吳征的資質,數月時光足矣。數月太長,金山寺一役過後,外界風起雲湧,必然有許多變化,吳府還等著他回去主持大局。數月又太短,仿佛轉瞬即逝,她已覺這處小院好過夢寐以求的西天極樂,不舍離開。 book18.org

吳征倒提長劍,劍尖點地,閉目微揚首,一呼一吸之間,澎湃的內力在四肢百骸間奔騰。他的內功已積累得極其深厚,勝杜中天如探囊取物,力敵屠沖二十餘招互有攻守。新得柔惜雪的玉骨之軀後,已完完全全站在十二品的門檻前。但是武學不是籌備糧米,只需不停堆積到數了即可。境界就算近在眼前,也有看得見摸不著,一輩子難入其門的可能。 book18.org

劍鋒寒光閃爍,劍尖一顫,長劍翻轉,吳征平平刺出一劍,令柔惜雪目光一亮。這一劍樸實無華,甚至不帶絲毫煙火氣。但是武功就是這樣,修行過程中往往眼花繚亂繁複無比,但到了一定的境界,便大道至簡。一拳,一腳,一記直刺橫劈,簡簡單單中力道雄渾,讓人難以匹敵。似祝雅瞳的【迷夢八式】這等高深武學,則是絕頂高手都不會輕易使出的搏命之招。 book18.org

柔惜雪精研天下諸多門派武學,眼光不僅高,還十分獨到。吳征這一劍力貫蒼穹,又能使得舉重若輕,相比他在金山寺里的武功,分明又漲了一截。柔惜雪不禁感嘆【道理訣】的神奇,不僅在內力運行之道上獨闢蹊徑,雙修之法也是功效如神。據吳征所言,雙修只可為輔,不可為主。這等速成之法,雙修的次數越多,時候越久,效用也就越低。但眼前自己【新鮮熱辣】的玉骨之軀立竿見影,還是讓女尼芳心可可,羞意連連。 book18.org

吳征一劍既出,後招源源不斷。只見他劍勢如潮,翻翻滾滾,神在劍先,連綿不絕。出招看似心不在焉,其實每一式都有跡可循。發劍看似遵循招法的條條框框,細微處又隨心所欲。 book18.org

這一套天雷九段五十餘招打完,吳徵收招,滿心期待地看著柔惜雪。練功是正事,兩人再親密也不可嘻嘻哈哈。——就連在桃花山谷底,溺愛如祝雅瞳也不苟言笑。柔惜雪也是一樣,更不敢稍動旖旎之心。 book18.org

「這一路使得怎麼樣?」 book18.org

「殺氣太重了。」 book18.org

「昂?」吳征大吃一驚,他對今日這一路劍招最為滿意的地方,就是信手拈來,舉重若輕。尤其是每一劍都有鬼神莫測之機,還能不帶煙火氣。這麼空靈神妙的劍招,居然被評價為殺氣太重,心理上著實有點難以接受。 book18.org

「你的人雖然沒有殺氣,可是,這裡都是殺氣。」柔惜雪纖指在吳征身周畫了一圈,只見他身旁的花草至今依然搖晃不絕,揚起的塵灰也未落盡:「你現下的樣子只是刻意為之,一身殺氣想藏起來,可惜藏不住,說明你離真正的隨心所欲還差得很遠。」 book18.org

吳征撓撓頭,果然草木搖殺氣,這一下被打擊得不輕。也還好是柔惜雪,若是換了祝雅瞳,就方才志得意滿的勁兒只怕已一棍子敲了過來。 book18.org

「再練。」不爽歸不爽,柔惜雪說的確有道理,正中吳征軟肋。他心中也不由一凜,每回雙修過後,功力總有長足的提升。在與柔惜雪雙修以前,也滿擬晉升十二品修為是當然之事。得柔惜雪點醒也有些自責——以祝雅瞳之聰慧,還要入江南遊歷十餘年,歷經多少生死關頭才能跨越那道門檻。以陸菲嫣積累之深厚,同樣要閉生死玄關苦修數月。天下間哪有多少易如反掌?何況是武道極途。 「不著急,你跟著我試試。」柔惜雪取了根樹枝當作短劍——她剛剛恢復內力運轉,功力甚淺。女尼也是一劍刺出,但招式與天雷九段的氣勢雄渾全然不同,只是雲淡風輕,簡單得幾乎簡陋,就是一劍直刺,全天下沒有人不會。 book18.org

「嗯?」吳征雖有疑惑,但已跟著柔惜雪的劍招使下去。直刺,上步直刺,橫劈,揮砍,斜挑,劍招之中最為基本的路子一遍又一遍地演下去。 book18.org

柔惜雪心中自有慧劍,以她眼光之高,自然一眼就看出吳征武功的缺陷所在——根基不足。緣由不是吳征從小偷懶不下苦功,而是功力進步得太快。天資極高者也需要三四十年才能達到的境界,他二十歲出頭就已辦到,用於打熬根基的時間自然不夠。這一點與祝雅瞳不謀而合,自從桃花山谷之後,祝雅瞳對吳征打熬筋骨,築實根基的修行就沒有斷過。 book18.org

這一練不知不覺就練到天將入夜,完成一天的功課之前,最後一遍柔惜雪才將劍招略作改變。改變簡簡單單,吳征瞥一眼就能明白。不過是直刺途中忽然偏了一寸,上步直刺的步子小了些,刺的方位低了三分。吳征卻一招一式使得分外凝重,這些根基之外的點滴改變看似不大,但天下間所有繁複至極的招式都由這一點一滴的改變,增加而來,以他現下的武功,體悟起來比初學武藝時分外不同。 …………………… book18.org

時光荏苒,轉眼間金山寺的激戰就過去了大半月。這一日,盛國皇帝先發國書,再頒聖旨。國書中譴責大秦朝堂縱中常侍屠沖,崑崙派棄徒,暗香零落賊黨杜中天暗中殘害盛國百姓。聖旨則下令屠沖於紫陵城門外荒郊曝屍三日,杜中天十日之後於菜市口凌遲處死。再有犯者,以上為例! book18.org

這是張聖傑二十日裡第四次在金鑾殿的朝會上龍顏大怒,怒火之盛前所未有,幾至暴跳如雷。君王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就是國境內出現刺客。何況針對的還是吳征,於友情,還是於他對盛國的至關重要,都是君王大怒的原因。凌遲處死這樣的重罪極其罕見,盛國人人讚頌的明君初次降下這等罪責,還是御筆欽點,杜中天這輩子也算不枉了。 book18.org

當日屠沖的屍體就被掛在野外。風燭殘年的中常侍大人被剝得赤條條的,他死了已有二十餘日,盛夏時節雖用了最好的藥物,屍體也已枯乾。更兼臭不可聞,四周雖有人指指點點,也無人願意靠近。除了依稀能見他的輪廓之外,胸口兩道掌印清晰可見。 book18.org

從印記來看,這是一雙好看到極點的縴手,若非絕色美人,萬萬長不出這樣秀美的一雙手。可這兩掌打得屠沖胸口深陷,大片的胸骨寸斷,體內淤血干透之後,印記已全然發黑,觸目驚心。這位美人顯然是含怒全力出手,不留絲毫餘地,才將屠沖這樣的大高手一擊致命。天下間有這樣功力的美人屈指可數,江湖中人輕易都能想到是誰。至於她為何暴怒,各種猜測的流言紛紛,不一而足。 氣派又低調的吳府仍像平日裡一樣大門緊閉,讓常人生出敬而遠之的畏懼。午後一頂轎子從皇城門口直抬到府里時,大門才開了片刻。 book18.org

祝雅瞳下了轎子,輕舒了口氣。以她的長袖善舞,自然不會應付不來朝中的人情世故。以她的功力之深湛,也不會因這點公務而覺得疲累。唯一讓她不舒服的,就是這身朝服。 book18.org

朝服剪裁寬大。雖陛下為了照顧祝雅瞳身為女子,請了宮中御用的女紅專門為她量體裁衣,但祝雅瞳並未一位追求美麗。說來也好笑,她當初代表吳府入朝為官,最讓吳征為難的,便是她的艷冠世間。以她的姿色,誰人不想一親芳澤?穿上朝服之後,帶著七分美艷,三分官威的模樣,憑空又讓人添了幾分征服慾望。若這身官服再依她的身材定製,襯托一身曲線玲瓏,這朝會到底還開不開了? 所以祝雅瞳的四品官服只是裁剪得小了些,連腰肢都不束,裹在身上依然寬大,穿了小半天下來渾身的不舒服。 book18.org

「夫人回來了。」玉蘢煙正在花廳里,見了祝雅瞳忙迎上去,揮手吩咐閉了廳門,為她取來早備好的衣物,將屏風拉起讓祝雅瞳換衣。 book18.org

這也是近來吳府新增的規矩,祝雅瞳實在對朝服的不舒適難堪忍受,回府以後甚至來不及回到後院就想脫下。時不時又有些事務要與她商議,一拖延更覺渾身難耐。府上諸女心細看得真切,於是每逢朝會就為她備好衣物,下朝後就在花廳里更換。此事不為外人所道,就是這間花廳憑空添了一份香艷。 book18.org

「你今天回來得倒早。」祝雅瞳換上舒適的長衫,愜意地抿了口溫茶關切道:「莫要太累啦,有什麼事,慢慢來就好。」 book18.org

「自從修習了武功,一點都不覺得累。」玉蘢煙低聲道:「妾身笨得很,更要加倍落力才行。對了,有件事要先報與夫人知曉。吳郎今日傳信,說待他出關之後,請柔掌門來二十四橋院援手。妾身手上一攤子事情都與賊黨有關,柔掌門幾乎醉心於此,她的見識又遠非奴家可比。妾身早覺力不從心,柔掌門前來相助,正解了燃眉之急。另外……吳郎說柔掌門也正重修武功,正巧與奴家做個伴兒。」 「征兒現下已是大將之材,所作所為都是深思熟慮,我覺得不錯。」祝雅瞳嘴上稱讚,心中暗暗羞惱,剛想說柔掌門是我師姐,又覺此言大大不妥。再一想吳征與柔惜雪正雙宿雙飛,愛子人生中極為重要的階段正與柔惜雪一同渡過,微覺吃味,不自覺地嘟起香唇。 book18.org

「是……今日朝堂上那麼多事,沒有意外吧?」 book18.org

「不好說咯……變數多多,接下來又得鬧騰一段時日。就你們老爺樂得清閒,藉口重傷閉關享他的艷福,把咱們退出去擋風擋雨。」 book18.org

「嘻嘻,妾身實在想不到柔掌門居然……居然……嘻嘻……」 book18.org

柔惜雪動情的因由還只吳征知曉,連倪妙筠與冷月玦也不明所以,但已是鐵板釘釘的事實。尼姑動春心,還是全天下最厲害,最虔誠的尼姑,玉蘢煙想起都覺忍俊不禁,又大感旖旎。 book18.org

「撲哧……」祝雅瞳也覺好笑之外,更感傲然。二女交頭接耳兩句,祝雅瞳才問道:「雁兒回來了麼?」 book18.org

「早夫人小半時辰已回來了,正在後院與陸妹妹一起。」 book18.org

「走,我們一道兒去,讓湘兒也來。」祝雅瞳攜起玉蘢煙一同行去後院。入了院門,玉蘢煙去知會瞿羽湘,祝雅瞳先去尋陸菲嫣。 book18.org

吳府一派和諧,但諸女私下也各有交好。譬如韓歸雁早年不喜陸菲嫣,相互了解與一同出生入死之後卻情同姐妹。早年在成都吳府,祝雅瞳常有夜半偷偷去瞧吳征的行徑,也不止一回看見愛子與陸菲嫣激情四射的歡好。以韓陸二女的交情,以及頗為相似的身段,愛子貪圖香艷,將她們一同擺上床榻聯席共枕是意料中事。今日既然撞上了,祝雅瞳沿途忽而童心大起,想要聽聽二女私底下會聊些什麼。 book18.org

陸菲嫣已是十二品的修為,祝雅瞳想要瞞過她殊為不易。但今日既為提前知會,以有心算無心,祝雅瞳自忖短時間內也不會被察覺。反正瞿羽湘聞訊之後必然趕來,也聽不了多久。 book18.org

計較已定,祝雅瞳一提內力,腳步越來越輕幾近於無,待得陸菲嫣的小院映入眼帘時,她的人影都似在陽光下模糊起來。 book18.org

小院裡有外人難以聽清的鶯聲燕語。韓歸雁雖未上朝,得知陛下動手的消息止嘔,心中自有明晰判斷。今日練兵已畢就早早歸家不敢有片刻耽擱,已預料到祝雅瞳下朝之後,必然有事相商。 book18.org

陸菲嫣在院裡安坐。諸女各自忙碌,府中內外大小之事都由她主持。美婦性情外剛內柔,又是大家閨秀出身,將府內外打點得井井有條,分毫不需旁人再操心。韓歸雁回來時,她剛忙完一天的事務在小院裡稍歇。 book18.org

張聖傑發國書,頒聖旨的事情轟動紫陵城,陸菲嫣更提前就收到了消息。三國之間短暫的寧靜必然會因此事而被打破,陸菲嫣近來時常心中捏著把汗。不知道這次的戰事能否順風順水,不知道吳征能不能踏破玄關,二者之間息息相關。 她與柔惜雪接觸甚少,了解不多,也不知女尼能不能助吳征一臂之力。 正胡思亂想間,院外門扉響動,韓歸雁邁著一雙修長美腿笑盈盈地來到。都是忙碌了大半日身心俱疲,二女互相寒暄放鬆了好一陣,女將才察言觀色問道:「在為吳郎的事情擔心?」 book18.org

「沒有啊,你還不知道他麼?想做到的事情一定能做到,而且,這一回算是水到渠成,沒甚麼好擔心的。」陸菲嫣早收斂了憂色,還是瞞不過韓歸雁一雙慧眼。她被戳破心事,鎮定地面不改色,微笑答道。 book18.org

「真- 的- 嗎?」韓歸雁眯著眼嘴角玩味笑著,嘆息道:「嗨……十二品絕頂高手這種事情,在你們看來好像吃飯睡覺一樣易如反掌。我這種凡人,是不配與你們探討個中玄奧咯。」 book18.org

「撲哧,誰讓你懶惰不肯修行。」陸菲嫣被她的一本正經逗得樂了,點著桌面道:「你要是肯下功夫,十二品也是遲早的事。」 book18.org

「難難難!根基就打得不算好,而且人家哪裡是懶惰不肯修行?分明是忙得沒工夫練武。」韓歸雁妙目一瞪,撅著嘴訴苦,又手支下頜疑惑道:「姐姐,你說柔惜雪武功全失,吳郎為何還選中了她?她……到底能不能成?」 book18.org

這些問題陸菲嫣心中早已思量了無數遍,聞言依然不露憂色答道:「柔掌門成名已久,又精通諸多門派的武功,博學多才。吳郎的武功路子本也龐雜得很,尤其是內功,雙……修而得的高手內力就有七道之多,想要條條理順,柔掌門最為適合不過……」 book18.org

陸菲嫣說到這裡,祝雅瞳剛摸進小院不久,她不敢再靠近。陸菲嫣聲音不大,傳來已隱隱約約,但祝雅瞳運足耳力,一切盡收耳里,心道:「雁兒,菲菲,湘兒,玦兒,我,妙筠,還有師姐,高手的內力恰好七道。菲菲所言甚是有理。」 她心中一計議,忽然打了個寒噤,腦海里掀起驚濤駭浪。她面色發白,再一想陸菲嫣說得真切是高手內力,其間必然不含玉蘢煙在內,這七道內力計算得分毫不差。——連祝雅瞳的也已計算在內! book18.org

祝雅瞳生平僅見地全不知如何是好。所幸腦子沒有亂成一鍋粥,略一思量,便料到吳征在桃花山谷底功力大進,以二女對【道理訣】的了解,猜到些什麼也是情理之中。她默運元功強行平定心神,不敢露出異樣來。 book18.org

陸菲嫣侃侃而談,韓歸雁聽得出神,未發現美婦目光朝門外一跳,面色也白了幾分。她雖驚不亂,緩緩續道:「你久在將門,當然知道會與教導是兩回事。柔掌門指導弟子之能無出其右,吳郎選她,我倒覺得是上上之選。」 book18.org

「原來如此……」韓歸雁托著香腮恍然大悟道:「我還道咱們府上兩位高手,哪一位都比柔掌門現下要強得多,為何吳郎不回來與你們雙修修行,偏生選了柔掌門,原來有這麼一番道理。」 book18.org

「你呀……在我這裡說就算了,旁人面前萬萬不可說漏嘴。最好在我這裡也不許提!」陸菲嫣羞惱道。 book18.org

「啊……放心,不是在你這裡,我斷然不會說。唔……姐姐說的有道理,此事一字不提最好。」 book18.org

「就是!吳郎和祝夫人自有計較,我們莫要多事。」陸菲嫣目光閃爍道:「我們約定,方才是最後一次?」 book18.org

「好……」韓歸雁略有遲疑,還是答應下來,話語間頗有為難之處。 book18.org

「你莫要太擔心,其實還是要靠他們自己,他們若不說,我們什麼忙都幫不上。此事太過重大,我們更不敢輕舉妄動。」陸菲嫣正說間,忽然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book18.org

祝雅瞳扣著門扉,不多時玉蘢煙與瞿羽湘也來到。諸女坐定之後,祝雅瞳道:「知道你們都擔憂朝堂之事,我一回來就約你們來,正要分說清楚。老爺正在閉生死玄關,在他回來之前,咱們也要把諸般準備先行打點好。這一戰比起先前陛下主動出擊還要更加兇險,許勝不許敗,且國境之內寸土必爭,寸土不可失。老爺的意思大家都清楚,務必不惜一切代價!掌門師姐當下是上上之選,不必疑慮。老爺功成出關回府之後,我會再助他穩固境界,同樣不惜一切代價……」 她說話時幾度與陸菲嫣目光相碰,內中深意,只有二女心照不宣。陸菲嫣面色微紅,哪裡再敢多看祝雅瞳逼視的目光。 book18.org

祝雅瞳的不惜一切代價讓小院裡的空氣都緊張起來。又是一場盛國需傾盡所有的決戰,又是一場吳府上下需要群策群力,協力同心的決戰。 book18.org

「霍向二賊在川中忌憚屠公公,生怕過分逼迫之下屠公公玉石俱焚。十二品高手搏命一擊威力難當,二賊也有傷亡的可能。這二賊現下地位高了,已捨不得自家性命再有任何意外,自不願與屠公公殊死一戰。逼迫屠公公來鎮海城,正是一石二鳥的毒計。現下好了,屠公公死在我的掌下,臨死前重創征兒。如今征兒生死不知,我呢,就每日裝作沒事人似地上朝,甚至比平日還勤謹些,八成是要粉飾吳府的太平。一切合情合理,霍向二賊驅虎吞狼之計得逞。」祝雅瞳閃著靈動的目光,笑眯眯道:「二賊現下或有些許疑慮,待我過段時日也閉關不出之後,二賊非信了不可。」 book18.org

「祝夫人您歇一歇。」韓歸雁甜甜地賣乖討巧,道:「屠公公一死,霍向二賊最後一絲憂慮也已打消,與梁俊賢火併迫在眉睫。二賊本就占據上風,梁俊賢難有好下場。此後二賊兵發江州欲一統大秦也在預料之中。陛下往大秦下了國書,兩國交惡,大秦又騰不出手來。燕國想一雪前恥,此時就是最好的時機。欒楚廷新帝登基就吃了大虧,無論什麼原因,都必然要抓住機會進犯盛國。」 book18.org

「陛下為何要如此做?這不是給燕國造了個天時地利的好時機麼?」玉蘢煙不解問道。 book18.org

「因為這是陛下給燕國的好時機,對燕國本身而言,此時並不是最好的時機。」韓歸雁詳解道:「壽昌之戰前後,燕國不僅損兵折將,更荒廢春耕。壽昌一帶二十餘座城池誤了春播顆粒無收,至今倉廩不實,還在恢復元氣。於時局而論,此時是最好的良機。於燕國準備而論,就不是好時機。陛下正是要借著屠公公一事,逼迫燕國打一場有天時,卻無地利人和之戰。」 book18.org

「奧……」玉蘢煙也想透其中因由,道:「但是……大秦會不會來攪局?」 「不知道。」韓歸雁道:「一切都在未知之數,但大秦這一回不會袖手旁觀,就算不參與戰事,也一定會做些什麼。其實,大秦的攪局從現下就已開始。燕盛之戰難以避免,朝臣一定會以與大秦國是敵是友爭論不休。」 book18.org

「不錯,我今日看黃門侍郎安樂水就幾番張口欲言。倒是個沉得住氣的,生怕臨陣磨槍考慮不周,生生忍住了沒說,以免落人口實。」祝雅瞳將朝堂上紛亂百態說了一遍,道:「這人是林博士昔日門生,我觀察了幾回,林博士被拿下他憤憤不平,就是與老爺有舊惡,藉機定然會來尋事搬弄是非。這些事雖小,也要一一處置得宜。」 book18.org

「這人是準備在朝堂上發難?」韓歸雁皺了皺眉。 book18.org

「多半會借題發揮。」祝雅瞳冷冷一笑。 book18.org

吳府現下頻頻出力,助盛國抵抗燕國威壓,但吳府真正的仇敵乃是大秦國。無論是梁家的皇帝,還是欲篡位的霍永寧,都與吳征仇深似海。燕盛兩國激戰,理順了國內矛盾的大秦國就成了巨大的變數。無論是敵是友,都需做好充足的應對準備方可。 book18.org

如今朝堂上有主張力拒大秦的。陛下因屠沖與杜中天之事雷霆震怒,交好已無可能,不如借大秦國內亂不休,於邊境囤兵御守。大秦國因內亂之故國力大損,盛軍扼守江州陸路,再於葬天江狹窄處斷其水路之兵。大秦國火併之後人困馬乏,又需大量整頓,不是盛軍敵手。 book18.org

也有主張與大秦聯手的。用兵不可光憑血氣之勇,燕國強大,秦盛二國正該締結盟約,共抗強燕才是。若各自為戰,難免被各個擊破。兩國聯手不過政治之交,別有目的,又不是結交好友非得肝膽相照。國事為重,不必為了一兩個人的小事情而撕破了麵皮,誤了大局。 book18.org

這樣的爭論會一直持續下去,韓歸雁道:「近日我也抽空多上朝去吧。」 「不用,雁兒已經很辛苦。這點小事情,我自會應付。」祝雅瞳自信地一笑,正色向諸女道:「世途雖難,我們也走到了今日的局面。這一戰會比壽昌之戰還要慘烈,但我十分期待。老爺在江州初鳴啼聲,歷經磨難之後終於要大放異彩,名震天下。屆時三國群英齊聚,老爺輝耀全場,咱們都要給他增光添彩,莫要錯過這場盛會!」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諸女同聲齊應。韓歸雁心中暗道一聲奇怪,祝雅瞳今日頗顯亢奮,也不愧是她,句句不離吳征。旁人還擔憂吳征能否順利突破,只有她視作理所當然。這份深沉刻骨之愛,即使兩人間有許多不妥,也讓了解內情者無可指摘。唯獨陸菲嫣垂下的目光連連閃爍,似乎猜到了什麼。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江山雲羅江山雲蘿第一集女警第一章江山雲江山雲蘿第一百二十七章江山雲羅江山江山雲羅第十集江山雲邏江山羅江山雲囉朱衣劫 第十章二十二第零章欲女第三章新婚二十八章第一集新婚第十章第三十五章第十二顆星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