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愛 (40-44) 作者:亞朵諾博

簡體

. book18.org

【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愛】 book18.org

作者:亞朵諾博book18.org

2021/04/28 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 book18.org

四十、 book18.org

小妍極為壓抑地小聲笑了起來,隨著一聲巴掌擊打的聲響,她帶著一絲急切小聲說:「你弄那麼大聲音幹嘛?他都能聽到。」 book18.org

南成宰嘿嘿地笑,卻接連發出一連串「啵啵……」的嘬吸親吻聲。 book18.org

小妍急切地小聲阻止他:「輕點!別親那麼大聲……不給你親了!」 南成宰粗重地喘息著不做聲,但是我聽到凌亂的肌膚摩挲的沙沙聲響了起來。 「……別摸哪裡……你手髒……」小妍低聲呢喃。 book18.org

我淚流滿面,卻沒有任何辦法去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book18.org

頭上的聲音微弱,又混亂,粗重的喘息聲,嘖嘖作響的親吻聲,肌膚摩擦的簌簌聲,交織混雜在一起,像是一顆又一顆的重磅炸彈鑽進我的耳朵,砸在我的心上,又在我的大腦里炸裂開。 book18.org

完了,一切都完了。 book18.org

就算是他們及時清醒,現在我純潔的妻子也已經被這個無恥的畜生給玷污過了。 book18.org

一個純潔的女人,就連被其他男人看到身體都算是被褻瀆了,何況是現在他們很明確地發出了肌膚相親的聲音? book18.org

「丫頭……你身上真香。」南成宰嘟囔,我聽在耳朵里,卻開始在腸胃裡翻滾起來,差點要嘔吐出來了。 book18.org

「就是剛洗完澡,你身上不也有這香皂味嗎!」小妍回答。 book18.org

「你的乳房真軟,真白……」南成宰讚嘆著。 book18.org

我聽到又響起嘖嘖地親吻吮吸聲,和小妍越來越粗重的喘息聲。 book18.org

「你的口水好臭……弄得我身上到處都是……」小妍抱怨道。 book18.org

南成宰嘿嘿地傻笑不回答。 book18.org

我聽到窸窸窣窣的衣服在身體上摩擦的聲音。 book18.org

小妍咯咯地笑。 book18.org

「笨死你……我看你能不能解開……」小妍笑著說。 book18.org

我聽到咔噠一聲開燈的聲音,隱約的,有一些光亮透過大衣薄的地方讓我知道房間裡的燈被打開了。 book18.org

小妍急切地小聲說:「你傻啊,他這又沒窗簾,都讓人看光啦!」 book18.org

「你這東西也太複雜了,到底怎麼解開的呀?」南成宰似乎是在對什麼東西一頭霧水的。 book18.org

小妍嘻嘻地笑,又是咔噠一聲,透過大衣的光亮又滅了。 book18.org

「你……我看不到,解不開……」南成宰有些焦急。 book18.org

我知道他在研究什麼了,小妍回來時候身上穿的胸罩是那種插銷狀的扣子,要捏住兩邊的小塑料彈簧片才能打開扣子。 book18.org

就是說,小妍的上身馬上就要失守了? book18.org

她的胸是我第二喜歡的地方。 book18.org

第一喜歡的是她的耳後頸部皮膚呀。 book18.org

她的胸不是那種碩大型的,我的一隻手五指張開做鷹爪狀,正好能完全握在手心裡,形狀是飽滿的水滴狀,翹挺又富有彈性。 book18.org

她的胸型好看又不顯肥碩,自然是我最愛的部位之一,所以我幾乎每天晚上都是要摟著她,一手像是個色狼一樣抓著它才能安睡。 book18.org

現在那兩個肉球就要淪陷成為別的男人手中的玩物了嗎? book18.org

我心若刀絞。 book18.org

看來他的解扣子行動不是那麼順利。 book18.org

小妍一直在嘻嘻的笑,南成宰好像急的呼吸都不暢了。 book18.org

「這麼簡單的……這樣捏一下不就開了?……呀……輕點」小妍好像主動幫他解決了問題,不過她馬上陷入了胡言亂語的狀態。 book18.org

混亂的充滿水潤的嘖嘖吮吸聲,肌膚摩擦聲,粗重的喘息聲再一次交織在一起。 book18.org

「成宰哥……」小妍喃喃道。 book18.org

「嗯?……」我能聽到南成宰一邊應聲,一邊在嘴巴里發出真真吧唧吧唧地嘬吸聲。 book18.org

「我們今天……不做愛好不好?」小妍輕聲問。 book18.org

吮吸聲立刻停了下來,南成宰疑惑的問:「為什麼?我好想操你……」 「我不知道,我心裡慌慌的,我想等我完全搞清楚一些事再做決定好不好?求你不要逼我。」小妍小聲說。 book18.org

「可是……我們都這樣了……」南成宰奇怪的問。 book18.org

小妍笑了笑說:「今天除了這裡,我身體的其它的地方都歸你,好不好?」 空氣中沉默了好一會,南成宰才重重地嘆了口氣,有些不悅地說:「好,我不會逼你,等你想明白再決定吧。」 book18.org

小妍嘻嘻地笑,說:「好啦,看你一臉苞米麵的,忍一下,沒準明天我就想明白了,對不對?」 book18.org

「行……」 book18.org

我驚訝於南成宰的克制力,他居然真的答應了下來。 book18.org

反正如果對於我來說的話,如果自己搞得慾火焚身的,想要急剎車基本是不可能的,一定是要想辦法說服小妍幫我解決問題的。 book18.org

小妍又小聲詭異地笑了笑,壓低聲音說:「給我摸摸你的……」 book18.org

稍安靜了一會,南成宰突然倒吸了一口涼氣,在唇齒間發出嘶的聲響,我聽到空氣中出現了一種咕嘰咕嘰的細微聲響,接著南成宰居然開始發出一陣從喉間里發出來吸氣聲,又立刻變成一連串的呃呃聲,似乎他開始忍受著什麼讓他無法容忍的痛苦的感覺。 book18.org

「真硬……」小妍輕聲嘟囔咕嘰咕嘰的聲音很微弱,但是頻率很快,似乎兩個人的呼吸也比剛才急促了很多。 book18.org

「……丫頭……丫頭……我要操你的逼!你的逼!……呃!……」南成宰似乎是咬牙切齒地嘟囔,最後還拉出一聲極為悠長的長音。 book18.org

「……哇……」小妍突然發出一聲驚呼,又緊接著聲音有些顫抖的嘀咕:「這麼多……你怎麼射這麼多!……」 book18.org

我心裡直哆嗦,但是又似乎鬆了口氣。 book18.org

南成宰沒有和小妍做愛,但是小妍幫他射精了。 book18.org

這算不算小妍已經失身了呢? book18.org

這傢伙還真是個外強中乾的傢伙,看起來胯間的本錢不小,結果小妍幾下就給他弄射了。 book18.org

這可能也算是上天對惡人的一種懲罰嗎? book18.org

我心如死灰,我該恨小妍的失身嗎?她這到底是算不算失身?如果說單從性交的角度來說,她並沒和南成宰性交,但是……她確實幫南成宰射精了,那麼南成宰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就已經算是完成了性行為。 book18.org

如果小妍是在清醒狀態下幫這個畜生射精出來,那一定是不可原諒的,不管別人的雞巴有沒有插進她的陰道里,她都是失身了。可是現在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擺在我面前需要我搞清楚,她現在根本就是在一種意識混亂的失憶狀態,她根本只是被南成宰這個畜生給迷惑了,而我這個丈夫又無法給他提供保護,歸根到底,責任其實在我身上,我該怪她嗎? book18.org

----------- book18.org

四十一、 book18.org

炕上的人似乎在收拾殘局,手忙腳亂的,整理衣服整理被褥的聲音。 也不知道現在的時間,我渾渾噩噩的,雖然不困,但是卻又昏頭漲腦的。 「你可真行……差點弄我臉上……」小妍埋怨道。 book18.org

南成宰大口喘著粗氣,好像還沒平息下來。 book18.org

他們就這麼突然的發生了,讓我有些縮手不及,難道說小妍真的是那種有著很旺盛慾望的女人嗎? book18.org

「你知道嗎?其實中午時候你親我,我就想摸摸你這裡,不過沒好意思。」小妍小聲說。 book18.org

我心裡立刻翻騰起來。 book18.org

白天我睡了一整個白天,看來我已經錯過了什麼,他倆中午就已經親過了,我還以為晚上洗澡是第一次。 book18.org

「中午的時候我還以為你會生氣。」南成宰笑著說。 book18.org

「哦,所以你的膽子越來越大是吧?」小妍恍然大悟說。 book18.org

「本來就是你讓我膽子越來越大的,如果中午我親你的時候,你打我一個耳光,我可能就再也不敢碰你了。」南成宰的氣息終於平緩下來,不過還是有些喘。 book18.org

「我當時還真想打你了,不過怕驚動了朴大爺,怪尷尬的……」小妍笑著說。 「呀?你還真想打我?」南成宰感嘆說。 book18.org

「沒有……不捨得。」小妍柔聲說。 book18.org

他們兩個從昨天晚上到現在,這區區二十多個小時里,關係發展還真是突飛猛進啊。 book18.org

只是,平心靜氣地來換位思考一下,她根本就是被南成宰那個騙子迷惑了,她本就是認為自己和南成宰是一對情侶,在短暫的接觸中,又很多細節加深了她的感覺,和自己的男朋友發生什麼親密接觸也不足為奇。 book18.org

我只能是這樣來安慰自己吧。 book18.org

也許是聽到了小妍說出的不捨得,南成宰嘿嘿地笑,一陣稀稀索索的棉織品摩擦的微弱聲音後,又開始傳來吧唧吧唧的親吻聲。 book18.org

我現在心裡已經不想之前那麼的憋悶了。 book18.org

人的抗壓心理很怪,大部分時候像個皮球,你給它壓力,它會被壓扁,你再壓,它會變得更扁,等你的壓力撤掉了,它會恢復,可是,如果你不是給壓力,而是用刀子去刺它,那它就會爆掉,再也恢復不回去了。 book18.org

我覺得我現在就已經爆掉了。 book18.org

耳朵里充盈著吧唧吧唧地親吻聲,我現在有些悲哀,但是並不是那麼窒息了。 「……不……不行……」小妍再次叫停了,聲音顫抖並且劇烈喘息著。 安靜了一會,南成宰氣息未平,壓低聲音說:「我不逼你,我只是抱著你睡可以嗎?」 book18.org

小妍嘻嘻地笑,小聲說:「可以是可以……但是你這裡怎麼又起來了?」 「你越摸它不是越硬?」南成宰呼呼地喘著粗氣。 book18.org

「可是你抱著我,我就想摸它……」小妍柔聲說,那語氣,完全就是和自己最親密的人撒嬌的語氣。 book18.org

「摸吧摸吧……」南成宰無可奈何的說。 book18.org

我用力地搖頭。 book18.org

我和小妍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倆抱在一起睡覺,她就是喜歡一直抓著我的重點部位睡覺的。 book18.org

現在,她卻把這股萬般柔情完全給了另一個男人。 book18.org

我現在也沒有眼淚了,雖然心痛的像是自己被摔碎了,但是我現在眼睛裡完全沒有眼淚了。 book18.org

如果我能活著走出這個地窖,如果我能重獲自由,哪怕我不是南成宰這個畜生的對手,哪怕是同歸於盡,我也要把他碎屍萬段! book18.org

外面的炕上兩個人還在打情罵俏的小聲嘀咕著什麼,我極力地晃動自己的頭,讓自己聽得不是那麼的清楚,但是晃了沒多一會,傷口被刺激到,突然劇烈疼痛起來,一陣頭暈目眩,感覺差點要暈過去了。 book18.org

好吧,傷口的疼真的沒有心裏面的痛。 book18.org

但是傷口的痛能分散我的注意力,讓我的心不那麼痛了。 book18.org

也不知道過了過久外面的兩個人才安靜下來。 book18.org

我這裡依然一片漆黑,看不到房間裡的任何光線。 book18.org

我想現在他們兩個人應該像是熱戀中的情侶一樣抱在一起的吧。 book18.org

看不到,但是能聽到兩個人逐漸平穩下來的呼吸聲。 book18.org

這一夜,終於要過去了。 book18.org

我渾渾噩噩地迷糊著,每次都是剛一瞌睡,就立刻被噩夢驚醒。 book18.org

記不起噩夢的內容,但是每次驚醒都是心驚肉跳的。 book18.org

迷迷糊糊聽到有人下地走動,地上蓋著地窖蓋的大衣也被撿起來扔到了炕上,我才看到頭頂的木板縫隙中,房間裡已經明亮起來。 book18.org

我趕緊往鏡框玻璃上看,炕上只有小妍一個人,正躺在她自己這邊的被子下安靜的熟睡著。 book18.org

南成宰那邊空著,他人已經不見了。 book18.org

我聽到走廊對面的房間門也響了,朴老頭有些沙啞疲憊的聲音說:「哎呦……昨天真的喝多了,這酒勁大,頭有點痛。」 book18.org

南成宰的聲音有些遠,好像是在房外的院子裡:「河面凍住了,我得試試能不能過河去!」 book18.org

聽到朴老頭噼里啪啦的腳步聲急匆匆地跑到院子裡,急切地嚷嚷:「不行啊,現在的冰面很危險,有的地方厚,但很多地方根本踩不了人!」 book18.org

「我得試試!已經耽誤好幾天了,我必須儘快趕到江界洲去!」南成宰始終是惦記著那邊的仇人的。 book18.org

也許是外面的人聲吵醒了小妍,我見到炕上的小妍使勁揉著眼睛,朝自己身邊摸了摸,睡眼惺忪地坐起身,朝窗外張望。 book18.org

她身上穿著的保暖內衣內褲很整齊規整,沒有我想像的那麼赤裸淫蕩,我才算是鬆了口氣。 book18.org

但是她胸前的凸點表明裡面是沒有穿胸罩的。 book18.org

她臨睡前是有穿的。 book18.org

我在心中嘆了口氣,是的,我猜的沒錯,是被南成宰那個逼養的脫掉了。 「南警官!太危險了!你別……」我聽到外面朴老頭的聲音很急切,也看到房間裡小妍困惑地朝窗外看著,突然瞪大了眼睛,大叫了一聲:「成宰哥!你幹嘛?」 book18.org

她連外套都沒穿,趿拉著鞋子就衝出了房間。 book18.org

「丫頭你別過來!我想看看這冰面能不能踩住人!」遠遠的南成宰的聲音。 「太危險了!你趕緊回來!」朴老頭急切的喊。 book18.org

我猜不出外面發生了什麼,不過所有的門都敞開著,外面清新又寒冷的空氣順著地面冷颼颼地順著木板縫溜進了地窖里,讓地窖裡面的空氣味道清新了起來。 book18.org

外面的喧雜依舊,不過好像小妍在扯著嗓子拚命地叫了幾聲南成宰的名字之後,突然驚叫起來。 book18.org

------------ book18.org

四十二、 book18.org

他們三個人再次回到房間裡好像蠻狼狽的。 book18.org

透過木板縫隙,能看到幾隻腳凌亂地在踩著,小妍好像很激動,不停在指揮著:「慢點慢點!行了!」 book18.org

朴老頭呼哧帶喘地搬著什麼重物。 book18.org

上面腳步一陣混亂,但是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book18.org

「你說說多危險!這幸虧是離岸邊近,再遠點肯定被沖走了!」朴老頭抱怨著。 book18.org

南成宰不說話,不過能聽到他沉重的呼吸,和聽起來很痛苦的鼻音。 頭上面有兩條人腿,正好擋住了相框,我看不到上面的狀況。 book18.org

「你瘋了?朴大爺那麼叫你,你還要往前面走?」小妍大聲責備著。 「我得試試,我必須要趕到江界洲去……」南成宰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在忍受痛苦。 book18.org

「看起來還好,你自己動一動,如果能動骨頭就沒事。」朴老頭的聲音。 「你真是氣死人了,趕緊把濕衣服脫下來啊!」小妍氣呼呼地說。 book18.org

幾件濕漉漉的衣服扔到了我頭上的地面,順著木板縫有一些水流了下來,帶著一股河水的土腥氣味。 book18.org

「丫頭你用酒幫他擦一擦,他這幾個腳趾都能動,骨頭應該是沒啥大問題的,別擔心了。」朴老頭的聲音。 book18.org

「這不是腫起來了嗎?會不會是裡面有問題?」小妍焦急的問。 book18.org

南成宰滿不在乎地說:「沒事,就是崴了一下,沒事!」 book18.org

「你這崴的很嚴重了,又掉進冰水裡,你趕緊進被子裡暖和暖和,等水退了咱們在過河吧,你們可別再折騰了!這回是你命大,再搞一次就真的救不回來了!」book18.org

朴老頭關心地說。 book18.org

「白給你洗了,又造的都是泥!」小妍氣呼呼地說。 book18.org

朴老頭笑著說:「衣服造的都是泥就再洗,人沒事就是萬幸!」 book18.org

小妍嘆了口氣,仍然帶著抱怨說:「你那麼大個人了,怎麼像個小孩子?越喊你還越跑?這多虧朴大爺這裡有那長竹竿,你說這要是沒有那杆子怎麼辦?那水多急啊,眼看著一下子就衝出去那麼遠,多危險啊!」 book18.org

我終於聽明白了,原來是南成宰跑到了剛結冰的冰面上去,結果掉進了河水裡,被朴老頭給救了起來。 book18.org

為什麼不淹死他?老天爺你是瞎的嗎? book18.org

「行了丫頭,別說他了,咱們現在就是只有土豆,大米昨天晚上也是最後的了,我去看看能不能弄點土豆絲餅,先填飽肚子!」朴老頭說。 book18.org

「我幫你削土豆皮。」小妍說。 book18.org

「不用,你照顧你老公吧,我去弄早飯。」朴老頭笑著說,邁步走到臥室門口,我也重新看到了房裡的情況。 book18.org

我的心一緊,她會來照顧我?還是去照顧她那個剛剛上任老公崗位兩天的成宰哥? book18.org

顯而易見的,她根本都沒朝我這裡看,而是坐到了炕邊,幫渾身哆嗦的南成宰塞好被角。 book18.org

天色全亮了,我發現鏡框玻璃反倒沒有昏暗燈光下看的清楚,白天環境太亮,獎狀被照的很清楚,但玻璃反光會受到很大影響,只能大致地看清房裡的情況。 地窖蓋子豁然被掀開,朴老頭看到我在下面,吃了一驚,問:「這傢伙怎麼在這裡?早上起來看走廊里沒有,我以為把他扔到驢棚子裡去了呢。」 「成宰哥說外面太冷,把他放在走廊里又管束不住他,就把他鎖到下面了。」小妍幫南成宰回答道。 book18.org

朴老頭彎腰跪在地上,伸手下來從我身邊摸到幾個大土豆,一邊笑呵呵地調侃起來:「這他媽把他放在這,你們兩口子不是幹啥都讓他聽得清清楚楚的呀?」 book18.org

小妍咯咯地笑著說:「聽唄,我和成宰哥光明正大的,還怕人聽?」 好一個光明正大!這四個字就好像一條沾了冰水的皮鞭,猛地抽打在我的心上。 book18.org

「也是,你倆啥時候辦酒,別忘了通知朴大爺,還有生孩子也要叫我啊!」朴老頭把地窖蓋重新蓋好,站起身說。 book18.org

「放心吧,這兩頓酒你都叨咕好幾次啦!少不了你的!」小妍笑著說。 朴老頭嘿嘿地笑,走出了房間。 book18.org

房間裡安靜了一會,小妍沒好氣地坐在炕邊問蜷縮在被子裡的南成宰:「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要去江界洲幹嘛?為什麼連命都不要了,一定要去?」 南成宰沉默著。 book18.org

「知道我昨天說要搞清楚的是什麼事嗎?」小妍說著,似乎開始哽咽起來:「其實就是我心裡有兩個問題始終想不通,第一個就是你的所有我都覺得好陌生,這讓我很害怕,害怕自己認錯人,第二個,就是感覺你沒有真正的想得到我,反而給我一種感覺,你像是一直想躲開我,尤其是今天早上,你不像是急著過河,而像是急著躲開我!」 book18.org

鏡框里,我看到南成宰在被子裡看著小妍,用力地搖搖頭說:「我沒有躲你,真的,我真的要去江界洲。」 book18.org

「為什麼?跟我說真話,如果還想繼續騙我,我一定不會原諒你!」小妍繃著臉,表情很嚴肅。 book18.org

南成宰嘆了口氣,小聲說:「是的,我之前是騙了你,不過是因為我不想把你也拐進這件事裡面來。」 book18.org

小妍面色緊張起來,急忙說:「我就知道,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你犯了什麼事,想去那邊逃跑?你要是犯了罪,就趕快去投案自首,如果不是那種傷天害理的罪,我,我等你出來。」 book18.org

南成宰立刻搖頭說:「沒有……我現在沒有……」 book18.org

南成宰吞吞吐吐的,小妍有些急躁,瞪著眼睛問道:「什麼叫現在沒有?」 南成宰重重地嘆了口氣,猶豫了一下說:「算了,都和你說了吧,我說過我女兒死了,不過她不是出車禍死的。」 book18.org

「啊?」小妍張著嘴巴。 book18.org

「她是被一個惡魔害死的!」南成宰的語氣中充滿了仇恨。 book18.org

小妍軟化下來,柔聲問:「怎麼回事?」 book18.org

南成宰緩緩講述起來:「我女兒叫貞英,今年十二歲,上小學六年級,一直跟著我母親在老家農村,八天前,貞英丫頭放學回家,小孩子調皮,走路時候踢地上的石頭玩,就把一個小石頭砸到了一台過路的轎車上,那車就是那個惡魔蔣老四的車,他說要抓貞英丫頭去坐牢,要孩子賠他的車,小丫頭被嚇呆了,被他帶到了一個地方給強姦了,小丫頭下面大出血,那個惡魔就那麼把孩子給扔到了野地里,奶奶找到她,小丫頭已經沒氣了,奶奶想要去報警,被那個蔣老四的手下攔著,說要給多少多少錢,奶奶不答應,想和他麼拚命,結果奶奶被推到摔到頭,在醫院搶救了三天,最終還是走了。那個姓蔣的現在在江界洲,我就是想去找他的!」 book18.org

他的這套故事,主線和之前給我們講的是一樣的,不過他故意沒有講清楚事情的發生地。 book18.org

小妍的眉頭一直緊鎖著,安靜的聽完南成宰的講述,氣憤地說:「報警啊!你自己去找有什麼用?這種畜生一定要告到他死啊!」 book18.org

南成宰用力的搖頭說:「荷丫頭,你知道嗎,為了報警的事,我已經當不成警察了,而且還有可能被抓進監獄的。這也是我一直瞞著你不敢告訴你實情的原因。」 book18.org

「為什麼啊?青天白日!法治國家!」小妍嚷嚷起來。 book18.org

「我的領導被那個姓蔣的收買了,他不但不幫我立案抓人,還說要抓我去坐牢,我才跑到了這邊來,想自己去找那個姓蔣的報仇。」南成宰說著,語氣似乎變得兇狠起來。 book18.org

我聽著他的話,心中覺得有些可笑,他根本不了解我們國家的司法環境,抓一個人坐牢豈是一個領導就能決定的?這種事在他們那邊很平常,在我們國家其實就有些不可思議了。 book18.org

不過我突然想起一個細節,來這裡兩天多了,我沒見到他之前一直背在身上的那支步槍,不知道被他藏到哪裡去了。 book18.org

「你傻啊?那就連你的領導一起告呀!」小妍氣呼呼地嚷。 book18.org

「來不及了,姓蔣的知道我要找他尋仇,一定會跑的,我知道他在中國和朝鮮還有俄羅斯都有生意,我去晚了,他一定會逃掉的。」南成宰心急如焚地說。 「可是你這樣單槍匹馬的去找他,你是想殺了那個人嗎?那你不也成了和楊大慶一樣的殺人犯了嗎?」小妍流著淚,原本坐在炕的一邊,挪動身體湊到了南成宰的身邊,伸手在南成宰的臉上撫摸起來。 book18.org

「我不能讓殺人的惡魔就這樣逍遙自在的活在這個世界上!」南成宰憤恨地說。 book18.org

「成宰哥……求你,就算是為了我,不要去好不好?等水退了,我們回瀋陽,我們去報案,去法院告他,然後我們結婚,好好過日子,我給你生孩子,你不要去殺人了好不好?」小妍抽噎著,俯下身,把自己的頭貼在南成宰胸口上。 ---------- book18.org

四十三、 book18.org

南成宰眉頭擰成了一團,眼睛本來就很小,我在鏡框里根本看不出他是睜著還是閉著,他半天沒做聲,卻從被子裡伸出一條胳膊,恬不知恥地搭在了小妍的肩膀上。 book18.org

他的故事編的還算蠻感人的,但是他這種鳩占鵲巢想染指別人妻子的不要臉態度太讓人憤怒了,尤其還是趁著小妍意識不清醒的檔口,太讓人噁心了。 「先給楊大慶換藥吧,看看他傷口怎麼樣了,而且得想辦法給他點吃的。」南成宰突然轉移話題到我身上,讓我有些猝不及防的。 book18.org

我的確是餓的要命,已經開始有虛脫的症狀了,兩天兩夜了,我只進了幾勺子土豆泥和一點有鹹味的溫開水,雖然臉上的傷感覺沒有變得嚴重,不過飢餓也已經開始折磨我了。 book18.org

「才不管他,我現在只擔心你。」小妍的話讓我的心猶如數九寒天的雪地里穿著單衣被從頭到腳淋了一盆冰水一樣。 book18.org

「我又沒事,只是崴了腳,休息一會就好了。」南成宰滿不在乎地說。 他還真的成功轉移了小妍的注意力。 book18.org

「那你先躺好,等下朴大爺弄了吃的,你老老實實地給我在被窩裡睡覺,我去把這些髒衣服洗了。」小妍囑咐道。 book18.org

儘管小妍說著不管我,不過還是先開了地窖蓋,跳了下來,小心地幫我解開頭上的紗布,查看了一下我的傷口,用碘伏幫我清理了一下,給我喂了點水,把紗布重新纏回到頭上。 book18.org

她的動作很輕柔,但我感覺不到她對我的愛意,就像是被一個熟練而又冷漠的護士姐姐擺弄患者的傷處一樣。 book18.org

「他臉上的腫消了好多。」小妍在地窖里站起身,把上半身探出在地窖外面。 我突然希望她能抬頭看一眼,能注意到我在下面,可以從裝著鏡框的獎狀里看到炕上的情況可惜她並沒發現。 book18.org

如果她能發現,應該會收斂一下自己吧,畢竟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體和自己所謂的男朋友親熱還是需要有所顧忌的。 book18.org

但是小妍偏偏是一個不在乎在別人面前秀恩愛的性格。 book18.org

她就是從來不在乎在別人面前和我做出親昵的舉動。 book18.org

這是報應和輪迴嗎?要讓她在我面前滿不在乎的和別人秀恩愛? book18.org

我覺得自己要瘋了。 book18.org

為什麼剛剛的河水沒有淹死南成宰? book18.org

或者讓他逃掉也行啊! book18.org

他現在腳腕受傷,那麼我的妻子小妍豈不是又要和他同床共枕一夜甚至更多? 不會,他有傷,應該是有心無力,即使有機會,他也應該做不到! book18.org

我不停的給自己打氣,安慰自己。 book18.org

朴老頭做好了土豆餅,給南成宰端了進來,那香氣直飄進了地窖里,我甚至能聽到那香氣鑽進我鼻子之後,肚子裡發出的沉悶的咕嚕嚕聲。 book18.org

讓我驚喜的是,朴老頭單獨給我做了一碗土豆泥。 book18.org

小妍照顧南成宰吃東西,給我喂食的任務就落在了朴老頭身上,這老東西看起來粗粗拉拉的,照顧人到還算細心,至少,他在給我喂土豆泥的時候,眼神里充滿了同情。 book18.org

同樣是剛才給我喂水的小妍眼裡,我只看到了恐懼和厭惡。 book18.org

這一通折騰,費了好半天的勁終於讓我把一碗土豆泥都順進了肚子裡,肚子裡有東西了,大腦這邊血液就好像立刻都跑去胃那邊增援,加上昨晚又是幾乎徹夜未眠,我眩暈著很快就迷糊起來。 book18.org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聽到有人說話,才醒過來。 book18.org

是小妍的聲音,帶著一絲哭腔:「成宰哥,你一定要去找那人對嗎?」 「丫頭,真的對不起……」南成宰輕聲回答,語氣很堅定。 book18.org

我透過頭頂的縫隙朝鏡框里看,外面的天色很明亮,還是白天,炕上的情景看的不是很清楚。 book18.org

但是能分辨出小妍是歪著兩腿坐在炕中間的,她旁邊就是躺在被子下的南成宰。 book18.org

「你這樣做是以暴制暴,你也犯罪了,會被判刑的。」小妍還在苦口婆心地嘗試規勸南成宰放棄報仇的打算。 book18.org

「和那個惡魔同歸於盡也沒什麼。」南成宰已經鐵了心。 book18.org

「可是你不想和我結婚娶我了嗎?」小妍哽咽著問。 book18.org

南成宰重重嘆了口氣,語氣中有些哀怨地說:「我本來也沒有那個福氣娶到你,就算是今天你和我在一起,也是我從別人的身邊把你偷來的。」 book18.org

我有點震驚南成宰的這些話,這是要跟小妍坦白自己身份的意思嗎?那是不是就要讓我沉冤得雪了? book18.org

「你少說這種話!」小妍似乎有些生氣,嗚咽著說:「我又不是什麼私有品,那個渣男我早就想離開他了,就算沒有你,我也會和他分手!」 book18.org

我的心咯噔一下,難道小妍早就對我有二心了?又或者甚至連這次的失憶事件都是他們兩個策劃好的? book18.org

「你和他在一起一年了,肯定是有感情的……」南成宰輕聲說。 book18.org

「那點感情早就在我知道他欺騙我的時候消滅光了!」小妍憤懣地說。 原來她倆指的是那個姓金的禽獸輔導員。 book18.org

「好了,丫頭,你都忙一上午了,休息一會吧。」南成宰提議。 book18.org

「不累,被困在這裡,什麼都做不了,連散步的地方都沒有,洗幾件衣服又不累。」小妍說著,用手背在眼角抹了抹。 book18.org

「那讓我抱一會行嗎?」南成宰躺著,張開雙臂。 book18.org

小妍朝窗外張望了一眼,小聲說:「你幹嘛?朴大爺在院子裡劈柴火呢,大白天兩個人就躺在被窩裡,多讓人笑話!」 book18.org

南成宰噗嗤笑了,說:「躺被窩裡又不做什麼,笑話我們幹啥?」 book18.org

小妍突然面色漲紅起來,伸手在南成宰被子下面的胸口位置用力擰了一下,小聲說:「不做什麼?你昨天晚上做啥壞事了你不記得?」 book18.org

南成宰笑著反問:「我做啥了?不是你做了什麼嘛!」 book18.org

小妍朝他使勁擠了擠鼻子,跳到地上說:「少臭美!我是擔心,要是不幫你解決了,你肯定不會放過我,我是為了自身安全才出的下策!」 book18.org

南成宰嘿嘿地笑,小妍快步跑出了房間。 book18.org

「楊同志……」小妍出去了一會,躺在炕上的南成宰突然小聲叫了我的名字,頓了頓,壓低聲音接著說:「我真的準備今天早上過了河就消失在你和荷丫頭的世界裡,但是又出了意外,我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了,怎麼辦?」 book18.org

我無法回答,也不想回答,呆呆地看著頭頂的木板縫隙。 book18.org

「我真的喜歡上荷丫頭了……對不起楊同志,我可能真的忍不住了……」他語氣中似乎帶著一點鱷魚眼淚一般的虛偽的歉意。 book18.org

這已經是非常明確的宣戰了。 book18.org

我心如死灰。 book18.org

昨晚他倆在我頭上不足一米的地方口水交融地接吻那一刻,我就已經心如死灰了。 book18.org

就算是他倆並沒有真正的性交,他也已經是徹底的玷污了我的妻子。 屋外的院子裡傳來小妍歡快的聲音:「朴大爺,我幫你撿柴火吧。」 「不用你!你穿這麼少,別感冒了,你回屋去看好你家男人吧。」朴老頭說。 「他沒事,身體壯,崴下腳又死不了。」小妍笑著說話的聲音甜甜的。 「嗯,那小子體格不錯,又黑又壯的,在農村的話,絕對是地里的好手。」朴老頭誇讚說。 book18.org

小妍咯咯的笑,這女人的情緒變化也真快,剛剛在房裡還哭唧唧的,這會出去就笑得那麼甜。 book18.org

也許是黑暗讓人混混沌沌的吧,我聽著院子裡的說話聲,眼皮就抬不起來,居然又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book18.org

------------ book18.org

四十四、 book18.org

事實證明南成宰對我的約束是非常有效果的,我現在幾乎完全沒有任何掙脫的可能,我也沒法出聲,渾渾噩噩地昏睡中,我居然尿褲子了。 book18.org

尿的還挺多,這是我到這個孤島兩天兩夜以來的第一泡尿。 book18.org

地窖里空氣幾乎不流通,發霉的土腥氣,現在又彌散開一股泛著惡臭的尿騷味。 book18.org

我的脖子裡、衣袖口、褲腰下總是有些小爬蟲爬來爬去,看來是把我的衣服下當做冒險樂園了吧,開始時候,我癢的要瘋了,在這躺了一夜,整個人都像我的兩手一樣,變得麻木起來。 book18.org

醒過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book18.org

在這裡已經完全沒有了時間的概念,只能通過頭頂的木板縫透下來的光線來判斷天色。 book18.org

外面應該還是白天,燈泡的顏色是暗黃色的,現在上面的光線是亮白色的。 這一覺睡得還是蠻舒服,只是尿濕了褲子,濕漉漉的褲襠實在有些難受。 迷迷糊糊地打起精神,慢慢清醒起來,卻發現頭上面好像很安靜。 book18.org

不對! book18.org

我的頭嗡的一聲! book18.org

有女人輕輕哼吟的聲音如鬼魅幽魂般穿過木板縫隙傳了下來。 book18.org

「……嗯……唔……」聲音很壓抑,像是極力在憋著不發出聲音。 book18.org

我被嚇得渾身一激靈,急忙朝鏡框里往炕上看。 book18.org

那場景讓我心驚肉跳起來。 book18.org

小妍居然躺在南成宰那邊的被子下,一隻的手背都用力抵在自己緊抿著的嘴巴上,兩眼緊緊地閉著,頭髮散亂在枕頭上,把頭歪向了一側,她的另一條手臂和大部分身體都在被子下,而那大被下面明顯不是她一個人的身軀,而是鼓脹起很高,在小妍差不多胸口的位置上還微微地起伏蠕動著。 book18.org

被子下面兩條壯黑的腿交錯著露在外面。 book18.org

小妍似乎在強忍著,用鼻子輕聲哼著,只能看到被子下的起伏始終徘徊在她的胸前。 book18.org

她捂著嘴巴的那隻胳膊是赤裸的,半露在外面的肩膀也能看到她上身沒穿她那件保暖內衣。 book18.org

我已經無法呼吸了,我很明確知道被子下面露出的那兩條黝黑的腿是誰的。 「……別……朴大爺在院子裡……嗯……」小妍終於忍不住,用極為輕柔的聲音說。 book18.org

被子下的蠕動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反而越加混亂起來。 book18.org

「……你小心點,你的腳不疼呀?」小妍嬌柔地問。 book18.org

被子下仍然沒有迴音,不過我聽到被子下傳出粗重如牛噴的呼吸聲。 還有滋遛滋遛地吮吸聲。 book18.org

「……呀……大白天的……你放開……晚上的行嗎?」小妍眼神迷離地輕聲問。 book18.org

被子一下被掀開,白花花,小妍赤裸著上身,身上赫然斜壓著一個黑壯的身體,正在扭身側頭,一邊用頭埋在小妍的一側胸前,一邊用一隻黑手在她另一邊的胸前五指張開,用力抓握起白嫩嫩的乳肉,使勁地揉捏著。 book18.org

小妍急忙抓回被子,蓋在自己身上,急拉拉地說:「要死啊你……都讓那老頭看到了!」 book18.org

南成宰從被子下探出留著鍋蓋頭的腦袋,朝窗外張望,笑著說:「老頭在修那些設備,哪有功夫看咱倆這屋?」 book18.org

小妍癟著嘴巴,用纖細的手指尖在南成宰的頭上輕輕點了一下說:「讓老人在外面幹活,你這壯漢在房間裡做這事,你好意思嗎?」 book18.org

「我不是受傷了嘛!」南成宰狡辯道。 book18.org

小妍嘻嘻地笑著說:「你是受傷了,咱倆也得有一個出去幫忙的呀,不能這樣,你乖乖的,晚上再……」小妍說著,眯起毛茸茸的大眼睛,臉色漲紅著沒再說下去。 book18.org

南成宰有些掃興地放開小妍,坐起身,小心地揉著一側的腳踝部。 book18.org

小妍坐起身在炕的另一邊抓起被丟在一旁角落裡的胸罩套在身上,又穿起襯衣,一邊笑著說:「你這色狼,這回咋解的這麼利索?我都沒反應過來就開了,嚇了我一跳。」 book18.org

南成宰得意地笑著說:「這玩意只能難倒我一次,還能擋住我第二回?」 「死樣子吧……」小妍笑著朝南成宰擠了擠鼻子。 book18.org

小妍嬉笑著,跳到地上,披上外套,像個頑皮嬉鬧地小孩子一般跑了出去。 我的意識有些呆滯。 book18.org

他們兩個進展的太快了。 book18.org

現在嬉鬧就可以隨隨便地把小妍胸罩解開然後又是摸又是啃的。 book18.org

小妍允諾的晚上會發生什麼還真的讓我有些毛骨悚然。 book18.org

小妍已經堅守兩個晚上了,今晚就要失守了嗎? book18.org

炕上南成宰發出嘶的一聲,我看到鏡框里他在炕上揉著自己的腳踝滿臉痛苦狀,看樣子他傷的不輕受著傷居然還有心情侵犯我的妻子? book18.org

你不是要去尋仇嗎?你不要要找仇家拚命嗎?你在留在這裡苟延殘喘的算什麼英雄!你為什麼沒有在冰冷的河水裡被淹死?南成宰,我詛咒你一萬遍!我詛咒你會被我用牙齒撕碎!你會全身腐爛而死! book18.org

我憤怒的渾身直哆嗦。 book18.org

「朴大爺!你看那上面有什麼東西?」小妍在院子裡大叫。 book18.org

我聽不到也看不到外面的其它狀況,有些好奇小妍發現了什麼。 book18.org

過了好一會才聽到外面有急匆匆的腳步聲進來 book18.org

「成宰哥!你猜我和朴大爺發現了什麼?」小妍興奮的進到房裡說。 南成宰疑惑地問:「什麼?」 book18.org

「我們撈到一隻羊!」小妍興奮的說。 book18.org

「應該是上遊人家養的,被冰塊撞傷了,在一塊浮冰上趴著,剛才還活著,現在已經不行了。」朴老頭的聲音補充道。 book18.org

南成宰笑著問:「那怎麼辦?」 book18.org

「怎麼辦?咱們今天晚上不用吃土豆湯啦!」小妍興奮的嚷嚷。 book18.org

「嗯,今晚在院子裡烤全羊!」朴老頭也很興奮。 book18.org

南成宰坐在炕上,朝院子方向張望了一眼說:「太好了,今天可要好好喝點,昨天只有土豆湯,喝的不盡興。」 book18.org

朴老頭哈哈大笑說:「得了吧,你小子崴了腳,今天還真不能給你喝我的酒,不過有火力酒你倒是可以喝點,腳受傷應該不影響你小子的腰力把?」 小妍聽得有些雲里霧裡,趕緊問朴老頭:「啥火力酒?你的酒不能喝,火力酒就能喝了?」 book18.org

「能喝,能喝……你倆都喝,多喝!」朴老頭大笑著說。 book18.org

「朴大爺你別開荷丫頭的玩笑了,她臉皮薄。」南成宰居然幫小妍解圍。 但是他說小妍臉皮薄?這個說實話,以我這麼多年對小妍的了解來看,她在女孩子裡面,還真算是臉皮比較厚的。 book18.org

南成宰腳上有傷,院子裡都是小妍和朴老頭在忙,鍋碗瓢盆的忙活了好半天,終於小妍和朴老頭來把南成宰架著去到了院子裡。 book18.org

真香呀…… book18.org

院子裡的烤羊的香味居然能鑽進我這個幾乎算是密封的地窖裡面來。 看房裡的光線,外面已經黑下來了。 book18.org

我在孤島的第三個夜晚開始了。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女警半朵淫花五朵淫花警半朵淫花三朵花孽海花guodong44諾諾孽愛作者 亞絲娜新五朵金花生死半朵淫花作者 亞40妖盅諾品諾朵花花作者 南博萬(41 44)44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