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愛 (57-60) 作者:亞朵諾博

簡體

. book18.org

【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愛】 book18.org

作者:亞朵諾博book18.org

2021/05/10 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 book18.org

五十七、 book18.org

「真的嗎?你還能來?」南成宰現在也是有些驚訝,甚至速度放慢了,專門低下頭看著小妍漲紅又布滿了汗珠的臉頰。 book18.org

小妍也同樣用火熱的注視回應他,眯著毛茸茸的大眼睛,小嘴巴輕輕翕動,嬌柔地說:「我也不知道……反正還是有感覺,感覺好像一直在雲里晃悠,搖呀搖的,就沒下來過……」 book18.org

南成宰呵呵地笑,甩起屁股狠勁地頂了幾下,小妍立刻大叫了幾聲,也不像之前一樣壓抑和害羞,似乎已經完全不在意房裡的我和隔壁的老頭。 book18.org

「壞死了你……都頂到我嗓子眼來了……」小妍誇張地形容著自己的感受,兩隻小手一起使勁抓撓在南成宰不停起伏拱動中的腰乾上。 book18.org

小妍的形容讓我有些汗顏,我相信南成宰的東西的巨大,足可以充滿和觸碰小妍從沒被人觸及過的地方,這是我這個正牌丈夫無力做到的事,這讓我十分羞愧。 book18.org

「疼嗎?」南成宰又一次關心地問小妍。 book18.org

至少他還算是顧忌小妍的感受的,我現在只能這樣安慰自己,就像一個舔狗在偷偷關注自己的女神被渣男透的時候會不會覺得委屈一樣。 book18.org

小妍使勁搖頭,輕聲說:「……就剛開始進來的時候有點,早就不疼了,我感覺咱倆的東西天生就是配成一對的,你全進來時候……呀……正頂在我最裡面,少一點,就碰不著那裡,要是再多一點,我都要爆炸了……呀……」 book18.org

我的心哆嗦起來,這種形容,她從來沒和我說過,她在我身下,大多數時候就是在說,好舒服,好硬這一類的話,而這種天生配對的評價,卻還是真的從來沒聽她提到過。 book18.org

南成宰嘿嘿的笑,大口喘著粗氣,把腰擺的沉重又極富有力道,直撞在小妍岔分開的兩腿間,發出「啪啪啪」的連續聲響。 book18.org

小妍繼續閉起眼睛,鼻尖上面都布滿了細密的小水珠,兩手抓撓在南成宰起伏的腰間,只剩下輕聲地哼吟。 book18.org

果然,在南成宰沉重的撞擊之下,沒幾分鐘,小妍的兩腿又勾纏在南成宰的屁股上,身體隨著僵直起來,把頭使勁一仰,緊閉著兩眼口中立刻大叫起來:「來了……呀……」 book18.org

這次的高潮似乎沒有之前的兩次那麼猛烈,消退的速度也快,小妍只僵持了幾秒鐘就軟化下來,口中嘟囔:「真他媽舒服……好了……你來吧,我不要了……」 book18.org

南成宰努力保持著撞擊的頻率,直等到小妍八爪魚般的四肢纏抱從自己身上撤下去,才平整了一下呼吸,把身體完全壓覆在小妍身上,雙手穿過她的身下,一隻手使勁摟抱起她的肩膀,一隻手往小妍的屁股下一塞,使勁搬起她的屁股,把自己的全身的力道都集中在腰胯上,猛然發力,開始狂躁地擺髖抽送起來。 「呀……呀……」小妍不再說話,只剩下咿咿呀呀的呻吟,兩手穿過他的纏抱,用力拉住自己的膝,使勁把自己的兩腿拉分到最大化,好讓他奮力的撞擊不受任何阻礙的每次都能沖頂到最深處。 book18.org

能看出南成宰是在用全身發力,他蹬直在炕邊的兩隻腳都極力地蹬在炕面上,兩腿健壯的肌肉因為極度的發力而緊繃著,黝黑的肌膚在月光中閃爍著晶瑩的水光,似乎已經是大汗淋漓了,小妍也渾身汗水,兩人的接合處除了因為撞擊發出「啪啪」的撞擊聲,還會在南成宰使勁前里一頂一擰腰的檔口發出「呱呱唧唧」的黏黏的水聲。 book18.org

「……嗯…忍不住了……我要射你逼里……」南成宰的動作越來越猛烈,「啪啪」的撞擊聲連成了一片。 book18.org

小妍沒拒絕,並且立刻把兩臂環抱住南成宰的胸膛,把兩腿間使勁貼靠在他猛烈撞擊過來的胯間,急切地嘟囔:「射給我……射我逼里……」 book18.org

我感覺到陣陣心寒,這種髒話出自於那張美麗的唇齒間,讓我覺得陣陣噁心。 南成宰猛地俯身把頭臉貼服在小妍的脖頸後,弓著身,把自己的胯猛地往小妍的兩腿間一拱,喉中發出一陣低吼:「呃……操……操死你!……」 他的動作在頂到最大幅度的時候僵直起來,似乎是要把全身的力道都灌注在自己的腰間胯下的陰莖上,把自己所有的氣力都傾瀉進小妍的陰道中去。 炕上的褥子都被他極力的蹬踏撐得「咯咯」直響。 book18.org

「呀……」小妍也拉著長長的尾音,把自己的胯彎抬起來,用自己細弱的軀體支撐著南成宰僵直的頂撞。 book18.org

「呼……呼……」南成宰大口喘著粗氣,緩慢地酥軟下來。 book18.org

「呀……出來了……」南成宰還深深的插在她的身體里,小妍卻突然嚷道,一邊試著用手塞進了兩人髖部之間的縫隙中。 book18.org

南成宰的氣息未平,懶洋洋的壓在小妍身上,動也不想動的樣子。 book18.org

「哎呀……整褥子上了……你今天都射三次了,咋還有這麼多?」小妍驚訝的問。 book18.org

「呼……沒有吧,我感覺……呼……比剛才少很多了……」南成宰大口喘著,一邊掙扎著支起上身,低頭朝兩人的接合處看。 book18.org

小妍似乎用手摸到了什麼,抽回手,試探著在鼻子底下聞了聞,皺起眉有些嫌棄的說:「都不知道你是吃什麼的,精液的味這麼重……」 book18.org

南成宰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弓起身,終於把自己的胯和小妍的胯部分離開。 從鏡框中能看到他兩腿間烏黑的卵袋完全鬆弛下來,耷拉著,剛剛勃然怒立的傢伙現在也是衣服垂頭喪氣的樣子,看起來沾滿了黏糊糊的泡沫狀膏狀物,隨著他的動作在悠蕩著。 book18.org

小妍立刻一縮腰,伸手一下子捂在自己的兩腿間,急切地說:「都出來了……有沒有紙巾?」 book18.org

南成宰笑著說:「用我的衣服吧。」 book18.org

小妍搖頭說:「你的衣服髒,我的內褲呢?」說著,朝炕上環視了一番,終於在角落裡找到一團衣物,在裡面拎起她自己的內褲,使勁在兩腿間擦拭起來。 南成宰的氣息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不過還是有些喘,抓起自己的襯褲和內褲,一隻手拎著自己軟趴趴的傢伙,擦了乾淨,把擦過自己雞巴的襯褲就那麼隨手往地上一扔,正覆蓋在地窖的蓋子上。 book18.org

說實話,我本在地窖里,根本沒聞到過上面房間裡的什麼味道,但是這襯褲往地窖蓋上一改,立刻一股子濃烈的精液腥味湧進了地窖里,那股子剛剛進行過性事的淫靡味道立刻彌散在狹窄的地窖里。 book18.org

我什麼都看不到了,當然,也沒什麼好看的了。 book18.org

他們在打掃戰場而已。 book18.org

沒聽到南成宰下地的聲音,輕盈地跳到地上的腳步聲是小妍的,我能聽分辨出來,她小心地出了房間,沒一會又回來,聽到了一個裝著水的盆子聲。 嘩啦嘩啦的洗漱聲。 book18.org

「你先別睡……你也洗洗再睡……」小妍小聲說。 book18.org

但是沒迴音。 book18.org

「……死東西……剛才還像個大怪獸,現在睡的像頭豬!」小妍嘟囔。 襯褲擋住了我的視線,我只能聽到小妍嘟囔了幾句,然後也沒了聲音。 房間裡終於安靜下來。 book18.org

我在這裡沒有人什麼時間感,只能分辨白天和黑夜,這一晚,我經歷了太多事,現在也不知道是凌晨幾點,聽著房間裡逐漸響起兩人香甜的鼾聲,我的眼皮也慢慢沉重起來。 book18.org

活一天算一天吧,想的再多也沒什麼意義,一切還是要等救援隊來,等我重獲了自由,我要把所有對我的羞辱和傷害一起還給這個畜生! book18.org

傷口已經不疼了,不過癢的鑽心,我的兩手被背在身後銬的死死的,睡得姿勢也有問題,所以我基本上睡不到幾十分鐘就會驚醒。 book18.org

昨晚南成宰給我喂了不少的水,這點水居然讓我的腹部開始折騰起來,我來這裡到第四天了,除了尿在褲子裡的幾次小便以外,我居然一次大便都沒有,今天這水也不知道有什麼問題,我剛閉眼沒多一會肚子裡就開始有種下墜般的隱隱作痛。 book18.org

如果有,那也只能是拉褲子裡。 book18.org

我試著往下面使了使勁,有拉屎的慾望,但是拉不出。 book18.org

算了,人生好像也像拉屎一樣,有時候你努力拉,卻發現怎麼也拉不出來,有時候你需要忍,卻怎麼也憋不住這一泡稀。 book18.org

接著睡,很快又迷糊起來。 book18.org

再醒,是被一陣急促的「啪啪」聲吵醒的。 book18.org

醒了,才注意到不止是連成一串的「啪啪」聲,還有小妍壓抑的低聲呻吟。 迷迷糊糊睜開眼,周圍還是一片黑暗,這一夜還沒過去嗎? book18.org

抬頭往上看,才想起地窖蓋被南成宰的襯褲蓋住了,透過襯褲的布料,勉強能看到房間裡面是亮的。 book18.org

天已經亮了,這兩個人已經開始打晨炮了。 book18.org

外面的情況什麼都看不到,聽聲音,感覺兩人已經開始了好一會了,因為南成宰已經大口喘著粗氣開始發出低吼聲,而且「啪啪」聲也已經十分密集和粘稠了。 book18.org

窗外聽到一聲咳嗽聲。 book18.org

房間裡的兩人立刻把聲音降低了幾度,不過我能聽出來,他倆摩擦的動作並沒停。 book18.org

看來是朴老頭已經起了,兩個人還在做著摩擦運動。 book18.org

真行。 book18.org

我能說什麼?只能讚嘆唄。 book18.org

------------- book18.org

五十八、 book18.org

「你們年輕人還真是火力旺,我說你兩口子快著點,剛才派出所的聯繫咱們的電台了,說大概七點左右他們就能到。」朴老頭在外面大聲說。 book18.org

房裡的兩個人都不回話,但我在房裡能聽到兩人呼哧呼哧的喘,還有咕嘰咕嘰的膠狀體黏膩的聲響。 book18.org

小妍咯咯地笑,儘管急促地喘息還是小聲道:「你別射……我還能來……」 炕上的騷亂聲依舊,我已經無心關注那些了,聽老頭的話,派出所很快就到了。 book18.org

也就是說,我馬上就要重獲自由了! book18.org

我的手銬被打開的第一件事,我就是要把南成宰按在地上拚命地揍他一頓,對!不見血絕不停手! book18.org

說是七點左右到,那現在應該是五六點鐘? book18.org

管他,看派出所的人來了這個騙子還能怎麼繼續演下去! book18.org

小妍壓低著聲音「呀……」了一聲,拖著長音,接著急促地小聲嘟囔:「來了……又來了……要死了……呀……」 book18.org

小妍喘得像是病入膏肓的哮喘病人,能聽出她已經筋疲力竭了。 book18.org

又是一連串急促的「啪啪啪」聲響,南成宰終於發出一陣哦哦的低吼,「啪啪」的聲音終於停止下來。 book18.org

好一會炕上才聽到整理床鋪和穿衣服的聲音。 book18.org

「死壞蛋……這一大早上的折騰人,把人家弄的腿都軟了。」小妍小聲帶著笑意說。 book18.org

唰,蓋在地窖蓋上的襯褲被抓走了,外面的光線立刻重新透過木板縫隙投射進地窖里。 book18.org

鏡框里終於又看到了我的妻子,我那剛剛從別的男人身下爬起身的妻子。 小妍的頭髮亂的像是茅草窩,但臉色紅潤的像個大蘋果。 book18.org

她正在往自己纖長的腿上套牛仔褲,南成宰就在她旁邊,拎著剛撿起來的襯褲和內褲,也不在乎髒不髒,抖落了幾下,套在自己的腿上,幾下子穿好,蹦到了地上,一邊朝窗外張望,一邊抓起外衣外褲,乾淨利索地穿戴整齊。 當然,他穿戴的外衣仍然是我那套警服。 book18.org

「還不到六點,你急啥呀?」小妍在炕上懶洋洋地半坐著,見南成宰已經迅速穿戴整齊,奇怪的問。 book18.org

南成宰站在地上,回頭看著小妍,似乎在思考著什麼,想了好一會才開口道:「丫頭你穿好,我把楊大慶弄到院子裡去,等一下派出所的來了,你告訴他們,就說楊大慶的資料都在瀋陽,要他們把他送到瀋陽再說。」 book18.org

「我說?為啥要我說?」小妍奇怪的問,警惕的坐直身,瞪著南成宰。 「荷丫頭…我現在真的不能見這邊的派出所。」南成宰皺著眉說。 book18.org

「為什麼?你不也是警察嗎?」小妍追問。 book18.org

我在下面聽著兩人的對話,心中居然有些幸災樂禍起來,南成宰你不敢見警察的原因你自己清楚,我也清楚呀,我現在就是要看你怎麼和小妍解釋。 南成宰長長嘆了口氣說:「我必須要去一趟江界洲,我答應你不會去找他拚命,但是他的罪證我一定要去拿到。」 book18.org

「你先和警察說一下不行嗎?再說你不是說你有關係人在那邊,就讓他們幫你收集證據唄,難道非要你親自去一趟?這也太危險了。」小妍的語調開始沒那麼輕鬆了。 book18.org

南成宰很堅決地搖頭說:「我的關係人也都有家有親人,我不能讓他們也冒太大的風險,我必須要親自去的。」 book18.org

「可是,你自己去,我太擔心了,我很害怕你不知道嗎?」小妍有些急躁的說。 book18.org

南成宰重重嘆口氣說:「那姓蔣的勢力非常大,你跟著我太危險了,我只能自己去。」 book18.org

小妍有些激動起來,語氣不那麼柔和地說:「勢力再大能大過國法嗎?他做了壞事,為什麼我們要害怕?我就不信告不倒他!」 book18.org

南成宰用力搖頭說:「告他也要有證據呀,他是頭會咬人的狼,一下子搞不死他,他回頭就會搞死咱們,那時候就被動了。」 book18.org

小妍抿著嘴巴不說話,不過能微微聽到她抽泣的聲音。 book18.org

地窖蓋子嘭的打開了,一股子灰塵垂落在我臉上,幸虧我有準備,提前閉上了眼睛。 book18.org

南成宰跳進地窖里,把我腳先鬆脫開,揪著我的脖領子,兩臂叫力,把我拽到了地面上。 book18.org

重見天日的感覺真好。 book18.org

我斜躺在房間的地面的仿理石瓷磚上,涼涼的,但是能感覺到窗外有陽光揮灑在我身上,暖暖的。 book18.org

我活著。 book18.org

小妍見南成宰把我從地窖里拽了上來,趕緊跳到地上,眼睛瞥了我一下,卻立刻捂起了鼻子,帶著滿滿的嫌棄和鄙夷,邁開長腿,從我身上跨過去,端著臉盆朝院子裡走去。 book18.org

「傷口還疼嗎?」見小妍出去了,南成宰低頭問我,應該也注意到我身上的尿騷味,擠了擠鼻子。 book18.org

我不認為我現在還需要和他有什麼溝通,我沒理他。 book18.org

「一會你們的人就來了,我得走了,沒法和荷丫頭道別,只好拜託你告訴她,我這次去,肯定是要去死了,如果我能活下來,我一定會去找她的。」他嚴眉正色地對我說。 book18.org

如果我的臉上沒有纏著髒呼呼的繃帶,我一定淬他一口濃痰。 book18.org

他蹲在我面前,歪頭看著我,發現我在用眼神瞪著他,他輕蔑地笑了笑,小聲說:「你恨我對嗎?那你就恨吧,不過我告訴你,你真的不配我的荷丫頭,你根本沒有能力保護她,你就是個愚蠢的懦夫!只可惜,我不能親自保護她了,如果我知道你虧待了她,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就是死了也會變成鬼來找你!」 我沒法說話,但是我希望我的眼神能讓他明白,他才是那個自私自利又謊話連篇的卑鄙無恥的騙子加懦夫! book18.org

院子裡聽到小妍在喊:「老公!好了沒有呀?趕緊出來洗洗,朴大爺煮了白粥!」 book18.org

我幾乎要馬上答應她了。 book18.org

但是又立刻意識到自己根本沒法回答她。 book18.org

而且也意識到,她叫的根本就不是我! book18.org

這是我的專屬稱號!雖然她很少那麼叫我,但聽到她用這個稱呼去叫別人,我心裡像是被人用腳狠狠地踩住,又在地上使勁攆了幾圈的感覺。 book18.org

南成宰低頭來拽我,我突然發現他眯成一條縫的小眼睛裡居然是噙著淚的。 看來這傢伙還真的是在捨不得離開小妍呀。 book18.org

我被他連拖帶拽地弄到了房外。 book18.org

哇,清新的空氣!從來沒有意識到山裡的空氣居然這麼的香甜。 book18.org

「這傢伙尿的滿身臭味!」朴老頭在我身邊走過,立刻捂起鼻子。 book18.org

我顧不得老頭鄙夷的眼神,趕緊轉頭往四周觀察,天氣很晴朗,溫度依然很低,院子裡被整理的井井有條,透過院子的柵欄,能看到周圍的大河泛著冰凍的閃爍,整個冰面都是凍結起來的。 book18.org

南成宰把我臉朝下放到沒有冰雪的地上,一瘸一拐地朝小妍的方向走。 看來他恢復的也不錯,雖然走路有些吃力,不過走起來已經很輕鬆了。 他的腳傷根本沒耽誤他姦污我的妻子,我心裡覺得有些可悲。 book18.org

「你們兩口子這一宿可是沒輕折騰呀……」朴老頭滿臉壞笑,端著一個黑漆漆的煮鍋放到院子裡的一個木桌上。 book18.org

南成宰瞥了一眼小妍,臉上掛著得意的笑,沒做聲。 book18.org

小妍卻瞪著眼睛嚷嚷:「你這壞老頭凈不幹好事,偷聽人家兩口子睡覺!」 朴老頭哈哈大笑著說:「那還用偷聽?你倆也太能折騰了,我那屋的炕都塌了吧?」 book18.org

「去去去……才沒塌,塌了賠你就是!」小妍翻了個大白眼給老頭。 三個人坐到那木桌旁,每人用碗盛了粥,開始呼嚕呼嚕地喝起來。 book18.org

如果沒有我這個滿身污穢被困的結結實實的像個怪物一樣的人在,恐怕這場面也算得上溫馨恬靜的山野鄉村之晨吧。 book18.org

遠處山谷里突然傳來幾聲汽車鳴笛。 book18.org

院子裡的人立刻都警覺起來,朴老頭擠滿快步走到院子柵欄邊上,朝對面張望,小妍也跟著跑了過去,一邊興奮的大叫:「來了!警察來了!來救我們啦!」 book18.org

朴老頭仔細朝河對面張望了一會,也立刻滿臉帶著歡喜拚命朝對面揮手,一邊大喊:「在這裡!我們在這裡!」 book18.org

我趴在院子裡的地上,趕緊擰身弓起身,掙扎著站了起來,幾天沒伸直腿了,這一站起來,還有些腿軟無力,我強咬著牙(咬不到牙,我早就發現滿嘴的牙現在沒剩幾顆留在原本的位置上),堅持著走了幾步,晃晃悠悠地朝院子外走。 身後突然被一個人拽住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五十九、 book18.org

「好好照顧丫頭!」我身後的南成宰低沉的聲音說。 book18.org

我用力甩開他,根本都沒看他,極力保持住自己身體的平衡,一步一步地朝河邊走。 book18.org

我知道,到了那裡,迎來的將是我的戰友,我將不再是一個人孤單地面對這個如虎狼一般的朝鮮人,下面將是我的主場了! book18.org

「喂!你給我老實等在那裡!」朴老頭回頭髮現我在朝他的方向走過去,急忙從身邊拎起一根木棍朝我喊。 book18.org

我意識到,現在還不能太過於急躁,我在他們的心裡,還是個殺人罪犯,還是等救援的警察來了,搞清楚我的身份再說吧。 book18.org

「咦?成宰哥?成宰哥呢?」小妍也回過頭來,不過馬上發現了我身後的異樣。 book18.org

我現在能自己站穩了,不過也不能很輕鬆的轉頭和回身,等我慢悠悠地蹲下身,轉頭看向身後,發現我身後已經沒有人了。 book18.org

這是個孤島,南成宰就那麼悄無聲息地不見了? book18.org

我覺得他一定還在這個島上。 book18.org

只是小妍心急火燎連喊帶叫地找了一大圈,卻根本沒有他的影子。 book18.org

小妍已經意識到南成宰可能已經悄悄逃走了,急的大哭起來。 book18.org

我蹲在院子裡,看到遠遠的河對面,有一台警車,邊上有三個著裝的警察,搬著一個橡皮艇,小心地在往冰凍起來的河面上走。 book18.org

我有些奇怪,昨晚恢復的聯繫,按理說,今天一早,當地的應急救援部門就應該早早地會同公安、消防和醫務人員來救我們的,可是,現在只有一台車,三個人,一條橡皮艇,這邊的縣城也太草率了吧? book18.org

可能是這邊縣城的機構不完全吧,應該也是沒遇到過這種人員遇困的緊急事件,也可能是和上級聯繫過,市裡更專業的救援隊伍還沒趕過來吧,管他三個人也行,反正是得救了。 book18.org

只是,南成宰這個畜生會藏在哪裡呢?太奇怪了。 book18.org

小妍把整個孤島前前後後左左右右都找了個遍,朴老頭也跟著到處找了好一會,連個鬼影子都沒發現。 book18.org

河面的冰是這幾天降溫重新封凍起來的,按照東北以往的經驗來說,這季節本不應該開凍,可能是前幾天那場颱風帶來的氣溫異常,把河水解凍了,然後台風過去,氣溫又降下來,所以河水又重新封凍了起來,不過這時候的冰面厚薄不一,有的地方凍得很結實,但有的地方水流急,只有薄薄的一層,所以對面過來的三個警察儘管帶著橡皮艇,還是小心翼翼地在冰面上緩慢地朝我們推進著。 他們過來的方向距離我們的孤島大概只有二百米左右,他們居然小心翼翼地走了差不多二十幾分鐘才靠到島邊結實的冰面。 book18.org

這是三個年紀差不多的警察,都是二十多歲的樣子,笑呵呵,黑擦擦的,都是當地朝鮮族的標準面孔。 book18.org

「你好……」首先上岸的警察個頭最矮,長了小嶽嶽一樣的圓臉,嘴巴上面留著一抹小鬍子,笑呵呵地朝朴老頭打招呼,能聽出來他的方言很重,你好兩個字說的有點像外國人的發音。 book18.org

朴老頭急忙迎過去,伸手和那個小鬍子握手,一邊開心的說:「太好了,想不到你們這麼快就趕來了,我們終於得救了。」 book18.org

小鬍子笑著說:「不好意思來晚了,我們是長興分局的,早上接到通知說這里有人被困,就趕緊跑過來了。」 book18.org

朴老頭搖手說:「不晚,不晚,主要是我們這裡有個人受傷了,需要趕緊去醫院。」 book18.org

小鬍子朝我這邊張望了一眼,朝身後的兩個警察招手說:「去看看。」 兩個人很快走到我身邊,一個白白凈凈的蹲到我面前,捂著鼻子,伸手試著把在我臉上的紗布上扒開看了一眼,說:「傷口恢復的挺好,就是這人也太騷氣了,是不是拉褲子裡了?」 book18.org

這三個人的年紀都不大,我感覺應該都是剛參加工作不就,只是那個圓臉的小鬍子肩膀上居然掛著兩槓一花,按理說三級督也不算什麼高級警銜,只是出現在一個二十幾歲的人肩膀上,還是讓我有些困惑的。 book18.org

警察的警銜是要按照從警年限和職稱等級等來進行提升的,我警校畢業工作五年多評上了中級職稱才一槓三花,破格提前提升這種操作需要很複雜的程序和流程才能實現,他能做到,應該是有很強大的工作能力和強硬的後台吧,我有些不平衡起來。 book18.org

聽小白臉說我身上很大味,小鬍子本來想跟過來,卻在柵欄邊上就停下了腳步,兩隻小眼睛上下打量著滿臉愁容的小妍問:「都沒事了,別哭喪著臉了,你叫什麼?從哪裡來的?」 book18.org

小妍臉上都是眼淚,哽咽著回答:「我叫李荷妍,從瀋陽來的。」 book18.org

那兩個警察一邊一個把我拖了起來,把我帶向岸邊的橡皮艇。 book18.org

「行了,沒事了,別哭了,都得救了還哭啥?」小鬍子嬉皮笑臉地往小妍身邊湊,小妍急忙往後退了幾步,抽泣著說:「我男朋友不見了,拜託你們幫我找找。」 book18.org

小鬍子回頭看了看朴老頭,又左右朝周圍張望了一會問:「我也正奇怪著,之前電台里不是說你們有四個人嗎?那個瀋陽的民警呢?」 book18.org

「他剛剛還在的,現在也不知道去哪裡了,我們都找半天了。」朴老頭趕緊解釋說。 book18.org

那個小鬍子臉上表情嚴肅起來,眼珠轉了轉,問小妍:「你男朋友叫什麼?」 「叫南成宰,是瀋陽的派出所民警。」小妍毫無戒備的回答。 book18.org

小鬍子點點頭,從腰上摸出一個有著很長天線的形狀怪異的電話,撥了一個號,一邊用眼睛瞥著小妍和朴老頭兩個,一邊在院子裡踱步,不一會,電話接通了,小鬍子帶著諂媚的口吻說:「四爺,地方找到了,不過人不見了,應該是知道我們來,跑掉了。」 book18.org

電話里的人說了什麼,小鬍子急忙點頭哈腰的應和:「是,是,放心吧,他女朋友在我們手裡,莽子和大狗他們都布好崗了,他跑不出去……是,是,放心吧。」 book18.org

我聽著他的話頭越來越奇怪,這邊的公安局都這麼辦事的嗎?怎麼感覺他們說話做事都和土匪差不多呢? book18.org

似乎是朴老頭也聽出什麼問題,我注意到他開始仔細大量這三個警察來。 「……嗯,這邊現在三個人……對,應該是,不過現在被銬著……行,那女的和老頭呢?……行,我知道了。」小鬍子還是在和電話那邊溝通著,一邊朝他一起來的兩個人招了招手。 book18.org

我已經被按在橡皮艇里,手銬依舊牢牢銬著我的兩手,那個小白臉用力地按著我的肩膀,另一個轉身朝小鬍子方向走了回去。 book18.org

小鬍子已經收了電話,朝朴老頭揮了揮手說:「這兩個人我們帶走了,你還是要堅守崗位,我們後面還有救援的人來給你送補給,你等著他們的消息就行了。」 book18.org

朴老頭還在猶豫著,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不過還是點點頭。 book18.org

小妍還在左顧右盼著,嗚咽著問:「你們不幫我找我男朋友了嗎?」 小鬍子笑著說:「他走不遠,不用擔心他,你先跟我們回去派出所,回頭我們的兄弟找到他會通知你的。」 book18.org

兄弟?這麼匪氣的稱呼在我們那邊是要挨批評的,我們領導三令五申要我們戒除匪氣,一定要文明執法,文明辦案。 book18.org

「不行,我得留在這裡等他!」小妍固執地大聲說。 book18.org

小鬍子輕蔑地笑了笑說:「什麼行不行的?你現在也是嫌犯,二胖,給我銬上,帶走!」 book18.org

這話讓我和朴老頭都驚呆了。 book18.org

小妍怎麼也成嫌犯了? book18.org

那個叫二胖的其實並不胖,大步走到小妍身邊,小妍大叫著掙扎了幾下,也被雙手背到身後銬住了手銬。 book18.org

「幹嘛你們?為什要抓我?」小妍一邊哭一邊大叫。 book18.org

朴老頭愣在原地,皺著眉看著情勢的變化,臉上表情很懷疑。 book18.org

「我問你,你知不知道南成宰是個殺人犯?」小鬍子摸出一支煙點燃,一邊問。 book18.org

「啊?」小妍震驚地圓張著嘴巴。 book18.org

「你剛才說他是你男朋友,所以你現在也有同案的嫌疑。」小鬍子深吸了一口煙,又長長吐出來煙霧。 book18.org

他說的這話倒是能理解,如果我們去辦案,也會這麼想。 book18.org

小妍猛地睜圓眼睛,大聲道:「哦!我明白了,你們都是被買通的,一起來陷害成宰哥的!你們不怕我去舉報你們嗎!」 book18.org

李荷妍你這個傻瓜!你真的被那個卑鄙的騙子洗腦了嗎? book18.org

小鬍子不屑地一笑,朝二胖擺擺手說:「帶走!」 book18.org

小妍也被連拖帶拽地弄到橡皮艇里。 book18.org

「等一下……」朴老頭也跟著走到岸邊問:「你說南警官是殺人犯?」 「他們胡說!」小妍被按坐到了橡皮艇里,卻掙扎著朝岸邊的朴老頭喊:「成宰哥沒有殺人,他們是被收買了,故意陷害成宰哥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六十、 book18.org

朴老頭愣了愣,似乎想到了什麼,正色嚴厲地問小鬍子:「你們能給我看看證件嗎?」 book18.org

小鬍子眼睛轉了轉,一臉的不屑說:「你什麼身份?你有什麼資格看我的證件?我是長興分局的,你自己去分局查吧。」 book18.org

說著,小鬍子朝船邊的兩個人擺擺頭,那兩個人立刻推著橡皮船開始往對面走。 book18.org

「你們給我站住!」朴老頭大喝一聲,衝過來拽著小鬍子的胳膊喊道:「不行!你們不出示證件就不能讓你們把人帶走!」 book18.org

小鬍子使勁甩了甩肩,朴老頭看來下決心要阻止他,沒能甩脫開,小鬍子有些氣惱,面露凶色道:「媽了逼的,我沒證件!人也要帶走!怎麼的?」 朴老頭的脾氣也倔,聽對方的話頭裡面帶著狠勁,他立刻瞪起眼大聲嚷:「還反了你的!沒證件你們今天就別想帶人走!今天我看看你們誰能走出這個島!」 book18.org

小鬍子裝模做呀地搖搖頭,咬牙切齒地說:「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媽的我今天看看你這老犢子能咋的!」 book18.org

朴老頭也不含糊,直接衝到了橡皮艇旁,抓起橡皮艇上的繩索大喊:「不准走!」 book18.org

橡皮艇旁的二胖和小白臉雖然年輕,不過一人抓著老頭的一隻胳膊,居然費了半天的勁才把老頭從艇邊拉開,一人扣著一條胳膊,把老頭給臉朝下按在岸邊的雪地上。 book18.org

「今天老子心情好,不想見血,再說四爺說了不讓我們亂生事,算你這老犢子運氣好,你就當這事沒發生過,老老實實的去打你的更,少找不自在!」小鬍子走到朴老頭身前得意地說。 book18.org

「你們到底是幹什麼的?你們絕對不是警察!」老頭雖然被制約在地上,還是大叫著。 book18.org

小鬍子猛地朝老頭的肚子上踹了一腳,惡狠狠的說:「知道那麼多有好處嗎?你也沒幾年活頭了,少管點閒事吧!」 book18.org

朴老頭被踢的弓起身,在地上縮成一團,劇烈咳嗽起來。 book18.org

小鬍子朝那兩個人擺了擺頭,那兩個立刻轉身繼續推著橡皮艇朝河對面走。 小鬍子見拉老頭半天也直不起腰,冷笑著,轉身追趕了過來。 book18.org

小妍蜷縮在橡皮艇里,一直手足無措地哭著,我沒什麼反抗的餘地,但是我現在和朴老頭的感覺是差不多的,這幾個現在看來,真的很可能根本不是警察,至於他們到底是誰,來幹嘛,為什麼要挾持我和小妍,這都是讓我十分想不通的。 book18.org

河面的冰層已經十分結實了,不過這幾個人一起走在上面,還是不停的聽到冰面發出讓人心驚肉跳的咯嘣聲。 book18.org

這幾個人過來的時候很慢,回去可能是已經熟悉了路線,儘管連脫帶拽的拉著裝了兩個人橡皮艇,仍然速度走的很快。 book18.org

「剛子,我不理解,四爺要這兩個人幹嘛?」小白臉在前面拽,有些不解地問後面在推橡皮艇的小鬍子。 book18.org

小鬍子不耐煩地瞪了他一眼說:「少雞巴廢話,哪來的那麼多理解?你懂個雞巴!」 book18.org

小白臉被懟的灰頭土臉,看起來又十分忌憚小鬍子的威嚴,趕緊轉身繼續使勁拽著橡皮艇。 book18.org

那個二胖嬉皮笑臉地一直把目光在蜷縮著的小妍身上,朝小鬍子使了個眼色說:「這小娘們長得真他媽好看,四爺不是要收了吧。」 book18.org

小鬍子不屑的一笑說:「你懂個屁,四爺對她這種老娘們兒沒興趣。」 「對啊,我來一年多了,還真沒見過四爺除了四嫂還有什麼女人,真的,剛子哥,四爺到底喜歡啥樣的呀?」二胖一邊使勁推橡皮艇,一邊問。 book18.org

小鬍子神秘的一笑,看了看小妍,故作神秘的對二胖說:「你少問,反正四爺對這種不感興趣,你要是喜歡,一會回車那邊,咱們三個先爽一下,再帶她回去,四爺不會生氣的。」 book18.org

我的心裡咯噔一下! book18.org

小妍也明顯聽明白了他們之間的對話,立刻驚恐地想站起身跳出橡皮艇,卻立刻被前面的小白臉抓著頭髮重新按在了皮艇里。 book18.org

「別怕,咱們哥們都是溫柔人,操一下又死不了人!跑啥啊?」小鬍子一臉的賤笑說。 book18.org

眼看著對岸的實地越來越近,我橫下一條心,就算是死,也不能讓小妍遭受侮辱。 book18.org

「放開我!我會報警的!」小妍也不再哭,大叫著。 book18.org

那三個人一起放肆地大笑起來。 book18.org

「報警?我們不就是警察?我們這不是來就你了嘛!」小鬍子笑得甚至有些喘不上氣來。 book18.org

「你們絕對不是警察!冒充警察是犯法的!」小妍大叫。 book18.org

小鬍子朝周圍看了一眼,得意的說:「我也不瞞你們了,我們是四爺派來的,至於你們和四爺有什麼過節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我只負責把人帶到,中間你們要是有什麼不老實,我接到的吩咐是不管死活,所以我帶屍體也一定要把你們帶過去。」 book18.org

這個什麼四爺是什麼鬼東西我連聽都沒聽過,怎麼可能和他有什麼過節? 眼看著河岸就剩下幾米的距離了,岸邊有些巨大的石頭,橡皮艇推不過去,他們幾個停下了腳步,小白臉伸手想把小妍拽出橡皮艇,小妍意識到自己的劫難就要來了,拚死大叫著掙紮起來,小白臉居然一時間沒法制服她,二胖立刻放下橡皮艇,跟著小白臉一個架著她的胳膊,一個搬起她的兩腿,也不顧小妍劇烈的掙扎,就把她抬了起來,不由分說就往岸邊堤壩上停著的警車上走。 book18.org

我也被小鬍子揪著脖領子拽了起來,踉蹌著往岸邊走。 book18.org

也許是我滿身的污垢和臉上狼狽的紗布纏裹,又一直是昏沉沉地虛弱狀態讓他放鬆了警惕吧,小鬍子的眼睛就沒離開過小妍掙扎著拚命扭動的屁股和腰肢,那表情像極了餓了幾天的流浪狗突然在垃圾堆里發現了一隻美味的烤雞一樣。 我看到機會出現了,就在剛腳剛一踏上堤壩的斜坡時,我俯身,再猛地把上身彈起,用盡全身力氣把自己的頭頂直朝著小鬍子的臉撞了過去。 book18.org

我知道我這突然的出手有可能會成功,但是沒想到會這麼成功。 book18.org

小鬍子毫無防備地被我撞到下頜上,一聲都沒發出來,一頭栽倒在斜坡上昏了過去。 book18.org

我自己也撞的頭昏眼花,但是我還是強忍著沒讓自己摔倒,用我最快的速度朝搬抬著小妍的兩個人衝過去。 book18.org

二胖搬著小妍的兩腿,背對著我,小白臉卻馬上發現了我的身影,倒吸了一口氣,馬上大叫:「二胖身後!」 book18.org

我剛剛衝撞小鬍子已經是我竭盡全力的一擊了,現在又快步沖了幾步,就在我馬上就要衝到二胖身邊時,二胖已經敏捷地一側身,把小妍的腳扔在地上,回手就是一拳朝我面門打了過來。 book18.org

那拳我看的清楚,我覺得,如果在平常,就算躲不開,我也應該能用兩手架住他。 book18.org

可惜這不是平時,我既沒有力氣躲閃,兩手也被束縛在身後,根本就是拿自己的面門直接硬接了他這一拳。 book18.org

昏天黑地,我兩眼一黑,被他一拳給打了個倒仰,倒在滿是冰冷的泥地中。 二胖立刻搶前一步,邁到我身前,正要再給我補上一拳,就聽到小鬍子大叫了一聲,大家的注意力立刻都往小鬍子的方向看了過去。 book18.org

小鬍子仍然是倒在堤壩的斜坡上,一手支著地面,一隻手平伸,正在拚命地擺手。 book18.org

而我身邊的小白臉和二胖雖然距離他有十幾米的距離,卻也一起呆住了。 我定了定神,才看到河面上,距離小鬍子有十幾米的地方,朴老頭正端著一支長槍,架在肩膀上怒氣沖沖地瞄準著小鬍子。 book18.org

那支長槍我認識,正是南成宰帶來的那支。 book18.org

看來南成宰走的匆忙,沒來得及帶走這支步槍。 book18.org

「放人!」老頭大聲命令。 book18.org

「你冷靜點!我們是警察啊!」小鬍子被槍指著,顯然有些慌神了,下巴被我撞到的地方已經開始紅腫起來。 book18.org

「少放屁!你們絕對不是警察!趕緊放了荷丫頭!」朴老頭大吼。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女警半朵淫花江湖孽緣57五朵淫花警半朵淫花三朵花孽海花孽愛諾諾60歲作者 亞絲娜新五朵金花生死60頁60 歲半朵淫花60頁作者 亞新婚60妖盅朵花花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