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愛 (49-52) 作者:亞朵諾博

簡體

. book18.org

【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愛】 book18.org

作者:亞朵諾博book18.org

2021/05/5 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 book18.org

四十九、 book18.org

「大騙子……」小妍小聲笑著說,抓扶著南成宰屁股的那隻手使勁擰了他一下說。 book18.org

「嘶……」南成宰被擰疼了,倒吸一口涼氣,也不敢掙扎,硬挺著沒做任何動作。 book18.org

「你不是說你就只和那女的有過兩次嗎?這怎麼這麼厲害?又准又狠的……疼死了。」小妍抱怨著,從南成宰身下伸展出來的兩條腿晃了晃。 book18.org

南成宰嘿嘿地傻笑,呼哧帶喘地動了動自己的胯,小妍馬上哀叫:「……呀……等下……不行!……」 book18.org

我也奇怪,按照南成宰之前的說法,他應該是沒什麼性經驗的,但是他給小妍舔下面,搬動小妍兩腿的姿勢,進入小妍這一下,完全是對女人的身體輕車熟路的樣子。 book18.org

看來對這個朝鮮人真的不能心存任何僥倖,我現在連他講述的什麼狗屁復仇的故事都覺得有點可笑了。 book18.org

南成宰聽話的並沒有做什麼動作,保持著僵硬,笑著說:「我,我真的只和她有過兩次……我發誓!」 book18.org

「我不信!那你怎麼會的這麼多?還會舔我那裡。」小妍撅起嘴巴,又在他腰上使勁掐了一下。 book18.org

南成宰搖頭笑著說:「我就是想舔一下你這裡,只是喜歡,沒想別的。」 小妍嘻嘻地笑,兩隻手都扶在了南成宰的屁股上,五指岔分開,使勁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小聲說:「你慢點……別太用力……」 book18.org

得到了聖旨,南成宰把兩腿別在小妍的兩腿下,俯身把屁股收了一收,感覺抽出來差不多了,才憋著勁,緩緩試探著往前一送,小妍立刻隨著他的一頂,急促的叫了一聲:「……呀……」 book18.org

「還疼?」南成宰立刻停了下來,小心地問。 book18.org

「沒……你別太用力就行……你動吧……」小妍的聲音柔若細絲,在房間裡縹緲遊蕩。 book18.org

南成宰緩慢又沉重地收臀,又緩慢地推回去。 book18.org

小妍的兩手齊用力,抓在南成宰的腰後,十指用力一扣,輕聲道:「好深……就好像頂到我嗓子眼兒里來了。」 book18.org

南成宰也不敢太急躁,穩穩地前後擺動起來。 book18.org

小妍緊張的兩腿慢慢鬆弛下來,閉著眼,皺起眉,口中開始輕柔地哼吟。 「丫頭……你的逼真舒服……」南成宰嘟囔著。 book18.org

我不理解他怎麼會學到中文裡的這些髒話的,而且我有些詫異的是小妍居然毫不在意他的粗口。 book18.org

小妍平時是有些大咧咧,她也經常會冒出一兩句髒話,不過我從來沒有對她說過任何一個髒字,我也從來不知道她居然根本不在意有人在她面前說這些連我這個男人都有些聽不下去的髒話。 book18.org

南成宰的動作很舒緩,並不劇烈,似乎小妍也蠻受用這種強度的,不過我知道現在進入她身體的那東西遠比我的大很多,她應該是正在慢慢適應這個尺寸吧。 book18.org

親眼見到一個男人正在一下一下地在我妻子身上反覆進出著,我居然不想之前那麼的痛苦了。 book18.org

好像也就是那麼回事。 book18.org

男人和女人的器官不就是要那樣子相交合在一起嘛,小妍又不是什麼大姑娘,已經和我結婚三年了,我也無數次這樣子在她身上進出,又能怎麼樣?也死不了人!只要我的妻子能安全的活下去,又如何? book18.org

我的心裡留著血淚安慰著自己。 book18.org

「嗯……嗯……」小妍的呻吟輕柔切帶著節奏,她似乎逐漸開始適應這個新傢伙的尺寸和力道,臉上潮紅著,眼神迷離起來。 book18.org

「成宰哥……」她柔聲道:「……嗯……好舒服……嗯……」 book18.org

像是受到表揚的小學生,南成宰開心地俯身環抱起小妍的身體,把頭和小妍的臉貼在一起,呼哧呼哧地在小妍耳後嘬吸起來。 book18.org

小妍的眉頭突然又皺緊了一下,小聲說:「好奇怪……嗯……為什麼你一親我的耳朵後面……嗯……我的心就好慌……嗯……怎麼感覺好像有個名字就在嘴邊?……嗯……可是我又想不起來是誰?……」 book18.org

南成宰很明顯動作遲鈍了一下。 book18.org

他的頭有個非常微弱的轉頭動作,而他這動作的方向我看的清楚,他就是朝我所在的地上瞥了一眼。 book18.org

我也明白了,小妍的確是想起了什麼。 book18.org

我倆做愛的時候,情到深處,她會忘情地大叫我的名字「大眼賊!」 我的心一下子像是被扔進了硫酸池裡,猛地泛起一股酸水,從胃裡直返到我的食管,衝上我的喉嚨,卻都被口腔里的紗布阻塞住,一股酸腥的黏液無處可泄,竟衝進了我的氣管中,讓我無法抑制地猛烈咳嗽起來。 book18.org

我張不開嘴,用鼻子咳嗽的感覺不知道大家嘗試過沒有,鼻子裡,眼睛裡,甚至耳朵里我都能感覺在往外猛地噴射酸腥的液體。 book18.org

咳嗽了好一會,我才平靜下來。 book18.org

才發現房間裡安靜下來了,小妍的呻吟聲居然停了,連南成宰粗重的喘息聲也聽不到,我趕緊朝鏡框里看,才發現炕上的兩個人雖然還保持著一上一下緊密接合的姿勢,不過卻像誰按了暫停鍵一樣,兩人都保持著靜止的姿勢。 看來是我的咳嗽驚動了兩個乾柴烈火的男女吧。 book18.org

「他怎麼?」小妍小聲問。 book18.org

南成宰朝地上張望了一下,滿不在乎地說:「應該是剛睡醒,可能聽到咱們在操逼,故意在弄聲音。」 book18.org

小妍咯咯笑著說:「你這人怎麼這麼不文明?為啥一定要用這個詞啊?」 南成宰嘿嘿地笑。 book18.org

我突然意識到,可能在他受到的中文教育過程中,他也許真的只知道這個詞吧。 book18.org

不過他們兩個都意識到了這個房間裡還有我這個第三者,應該會收斂起來吧。 果然,兩個人對視一笑,小妍還從南成宰的腋下歪過頭朝地上的方向看了一眼,小聲說:「你先下來……」 book18.org

南成宰十分不情願,慢吞吞地側身從小妍的身上下來,側身躺在小妍身邊。 他這個側身一下子把他的跨間完全展現在鏡框里。 book18.org

其實我已經看過他這玩意了,不過現在是完全勃起狀,比之前更加的青筋暴突,比他的皮膚顏色要黝黑很多,帶著一個微微上翹的弧度,在他下腹部濃密的黑毛中矗立著,差不多有我手掌伸開,中指指尖到我手腕那麼長,龜頭橢圓的像個小雞蛋那種樣子,不過顏色就是暗紅色的,在月光中能看到泛著一股油光。它的莖身根部就比前面要粗實一大圈,差不多到了根部,能有個小嬰兒的手腕那麼粗,往上就慢慢變細,整個就像個細長的紡線軸一樣,頭細根粗,在下面粗壯的地方還蘸滿了一圈粘稠的白色漿狀黏液。 book18.org

「他肯定都聽到了……」小妍一邊小聲說,一邊也側起身,和南成宰面朝一個方向,扭了扭自己的屁股,背對著,把自己的貼到南成宰的身上。 book18.org

南成宰趕緊把下面的手臂枕在小妍的頸下,另一隻手就搭在了小妍的腰胯上,手掌繞到她身前,像是很自然地扣在小妍小腹下的毛毛上。 book18.org

小妍的腰腹十分緊緻,幾乎沒有一點點贅肉,不過女性的生理結構也讓她在跨間毛毛那裡多少有些柔軟的嫩肉,被他這麼一摸,小妍立刻把屁股使勁往身後蹭了蹭。 book18.org

「聽到怕啥?他又看不著,也摸不著,干著急。」南成宰的話語間似乎帶著一股嘲諷和譏笑的味道。 book18.org

我心中忍不住抽搐,這一點上來看,他倒還真的和小妍蠻合拍的,類似的話,小妍也說過。 book18.org

小妍果然咯咯地笑了起來,我見她一下子抓住了南成宰摸在自己跨間的那隻手,但並不是去阻攔,而是在他的手背上面溫柔地摸了摸,又把手繞向自己的身後,扶上了南成宰的腰側,順著他的腰線滑到屁股上,輕輕前後推拉了幾下。 ----- book18.org

五十、 book18.org

這動作的意圖太明顯了,傻子都看得出她在求歡。 book18.org

南成宰的手越過小妍腹下的毛毛,直插進她緊閉的兩腿根部,再用力一摟,小妍立刻極為配合地把自己的這條腿抬了起來。 book18.org

他們兩個人的頭都是朝炕的里側的,又同時把正面朝向了鏡框這邊,所以我看到的小妍是側身正面對著我的,她現在向上抬起一條腿,卻正像是故意把自己岔分開兩腿間的地方展示給我看一樣。 book18.org

她跨間的毛毛並不多,很規整,平時看過去,就像是梳理整齊的一個小小的橢圓形覆蓋在她的下腹鈍角的尖端,現在那些毛毛已經變得雜亂,好像粘連著黏糊糊的東西,她把腿抬起來,能看到毛毛下面的兩瓣肥厚的大唇完全張開著,光溜溜的,在月光中泛著水潤的光澤,看起來顏色變得漲紅了,中間則是她柔嫩的滿是碎褶皺小唇,周圍沾滿黏膩的白色漿狀膏體,無恥地開分著裂開一個圓圓的比拇指還粗的洞。 book18.org

南成宰一邊把小妍的腿極力地搬抬到幾乎和她身體垂直的角度,一邊在後面小心地把自己的胯送到了小妍的屁股下,扭了扭腰,調整了一下位置,他粗黑的陰莖立刻出現在小妍岔開的兩腿間。 book18.org

小妍眯著眼把手從身前摸向自己的胯下,準確地抓住了那支勃然挺立的傢伙,輕轉手腕,就把那東西頂端小雞蛋大小的龜頭頂觸到自己黏濕的小唇間。 我覺得自己有些可笑。 book18.org

那裡原本是應該只屬於我一個男人的地方。 book18.org

現在,我只能眼睜睜地見證著另外一個男人的粗壯緩緩地埋沒進去。 隨著噗噗的幾聲排氣聲,那粗壯的陰莖轉眼就消失在小妍的兩腿間。 關於女人的身體結構,今天也算是徹底讓我漲了見識。 book18.org

我沒他這麼粗長,但是我感覺自己也差不多能觸碰到小妍的最深處了,現在看起來,她的容量還是遠遠超出了我的認知呀。 book18.org

這次進入小妍依然渾身直哆嗦,臉上帶著痛苦的皺著眉,嘴巴大張著,但是她喉間發出的哼吟卻聽不出任何痛楚,而是一種舒心和愉悅的叫聲。 book18.org

「……呀……」她拉著長長的顫音,雖然音量不大,但穿透力極強地清晰進入我的耳朵。 book18.org

我以為我發出的聲音會讓他們兩個結束這段混亂又無恥的交合,結果卻只是讓兩個人換了更加羞辱我的姿勢。 book18.org

我甚至懷疑南成宰是不是根本就知道我在偷窺他們兩個。 book18.org

「好舒服……成宰哥……我喜歡你這樣……真硬……呀……」小妍哆哆嗦嗦地嘟囔著,南成宰已經擺開腰胯前後地抽送起來。 book18.org

他擺動的速度依然沉穩,但是幅度卻明顯比剛才壓在小妍身上要大得多。 「還疼嗎?……」南成宰一隻手使勁把小妍的腿摟起來抬高,一隻手從小妍的腋下摟抱在她胸前,一邊把自己的胯撞在小妍的屁股上,一邊小心地關心問她。 book18.org

「呀……不,不疼……我喜歡……成宰哥……我喜歡……呀……」小妍跟隨著他的有力撞擊聲音顫抖著回答。 book18.org

南成宰用力摟著小妍劇烈喘息的身體,把頭附在小妍的肩膀上,卻突然朝地上瞥了一眼,帶著勝利者的得意,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大聲說:「她說喜歡被我操!……對嗎丫頭?」 book18.org

小妍大聲回答:「對!……我喜歡!……」 book18.org

南成宰得意地大笑起來。 book18.org

我對他的挑釁毫無感覺,我心痛的是小妍居然會配合他來羞辱我。 book18.org

心裡疼的像是被人徒手撕開了胸膛,用手指插進了我的心臟一般。 book18.org

那粗壯的陰莖在小妍跨間進出的畫面映射在鏡框的玻璃中,在月色的照耀下顯得無比的清晰和刺眼,甚至我能看到它沒次進出所帶出的更加粘稠的白漿,已經在陰莖的根部堆積起來,糊在兩個器官的緊密交合處,順著小妍的股溝開始緩慢地流下來。 book18.org

或許是那陰莖的尺寸關係,我聽到了一種我和小妍做愛時從沒出現過的聲音,幾乎沒次南成宰把那東西使勁往裡面一送,又馬上撤回來的一瞬間,小妍下面就會發出一聲清脆的「叭」一聲,隨著南成宰有節奏的聳動,那聲音也有節奏地響起。 book18.org

房間裡粗重的喘息,凌亂地肌膚摩擦聲,加上連續的「叭……叭……」聲混雜在一起。 book18.org

連小妍自己也注意到了,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book18.org

「……啥聲呀?……呀……」她氣喘吁吁,臉色已經紅潤的像只熟透的大蘋果。 book18.org

南成宰顧不得回答,似乎已經不滿足於這種沉穩的動作,他的呼吸粗重的像頭滿載重量的老水牛,也不再用力搬抬小妍的腿,直接用手按在小妍圓潤的胯上,掙扎著坐起身,跪盤起兩腿,把自己的胯擠在小妍的屁股上,把一條腿往小妍的兩腿間一別,就把自己的髖胯擺送起來。 book18.org

他的動作劇烈起來,小妍隨著他的衝擊聳動著身體,沒有受到制約的兩隻乳房在胸前搖晃著。 book18.org

小妍似乎早已適應了南成宰的東西,對他的動作變化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喉間的叫聲急促了很多。 book18.org

南成宰換了個姿勢,剛剛那「叭叭」的聲響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兩人的肌膚撞擊產生的「啪啪」聲。 book18.org

「……啊……呀……」小妍的叫聲儘管能感覺到還在壓抑著,不過已經比之前清亮了很多,我估計現在去到隔壁工具房裡也應該聽得很清楚吧。 book18.org

我想我猜對了,因為剛剛還能聽到隔壁房間裡朴老頭的呼嚕聲,現在聽不到了。 book18.org

炕上的小妍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了。 book18.org

「……成宰哥……歐巴……呀……你想操死我啊?……呀!」 book18.org

南成宰倒是乾脆,跟著自己的動作頻率,就是嘟囔同樣的幾個字:「操你的逼……操你的逼……」 book18.org

我有些迷惑,小妍難道真的有多重性格嗎?為什麼和我有性生活四年了,從來沒在我面前說過這種髒話? book18.org

她的失憶難道連她的性格都影響到了?還是,我根本沒有讓她如此癲迷過? 南成宰這傢伙的體力也真的讓人羨慕,啪啪作響地快速抽送了好半天才喘息著緩慢下來。 book18.org

昨天小妍才幾下就讓他噴射了出來,今天這是怎麼了?我估算著,從兩人真正開始交合,到現在應該有十幾二十分鐘了,南成宰現在看起來只是很喘,也出了一些汗,但是感覺一點疲憊的樣子都沒有。 book18.org

通常情況下,我的極限就是二十分鐘左右了,在小妍緊緻的包裹之下,我不相信會有男人能堅持那麼久。 book18.org

「累了?……」小妍側著轉身,把手在南成宰穿插在自己兩腿間的那條腿上摸著。 book18.org

南成宰笑著搖搖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不是……剛才差點……差點射出來,我不想這麼快結束……」 book18.org

小妍噗嗤一下笑了,說:「好啦……又不是以後不給你,想射就射唄,不過不能射裡面哦……」 book18.org

是啊,小妍和我正準備開始育人計劃呢,她現在沒有任何措施,而且,按照我的估算,她這幾天應該正是排卵期,如果真的被這個畜生給受孕懷上,那真是老天爺給我的一個巨大的惡作劇了。 book18.org

南成宰用力地點了一下頭。 book18.org

「休息一下吧,抱抱我……」小妍撅起嘴巴撒嬌道。 book18.org

南成宰倒是聽話,抽身拔出鑲嵌在小妍身體里的傢伙,倒在小妍身邊,把手臂往小妍脖子下面墊過去,兩臂就把小妍給環抱在懷裡。 book18.org

小妍乖巧地把頭枕在南成宰的肩膀上,一條腿不老實地搭在仰躺著的南成宰跨間位置,慢慢地把腿壓在他長滿腿毛的腿上磨蹭,一隻手就輕柔地扶起那支濕漉漉的堅挺陰莖,柔聲說:「成宰哥,你說,咱倆結婚蜜月旅行你想去哪裡?」 「什麼旅行?」南成宰疑惑的問。 book18.org

「蜜月旅行呀。」 book18.org

南成宰搖搖頭,嘟囔說:「又是資產階級的東西……」 book18.org

小妍咯咯地笑:「啥?資產階級?蜜月旅行算啥資產階級呀?你不會是不想陪我去吧?那我可找別的男的去了哦。」 book18.org

南成宰趕緊陪著笑說:「不行,我陪你,你說去哪就去哪。」 book18.org

小妍咯咯地笑著說:「我要去西藏!我要去布達拉宮!」 book18.org

南成宰笑著扭身把小妍枕在自己肩上的頭放到炕上,側起身,把手摸進小妍的跨間,臉則湊到小妍的面前,吻住她的唇,小聲說:「你說去哪就去哪……」 小妍嘻嘻地笑,鼻息急促,把兩腿岔開,用力挺起髖,扭動腰胯,努力地在迎合享受南成宰摸在自己胯間摳挖的手。 book18.org

----- book18.org

五十一、 book18.org

「丫頭……你真好看……」南成宰讚嘆著,把頭伏低湊到小妍的耳後,用力親吻起來,發出滋滋的聲響。 book18.org

小妍把手從南成宰那根粗漲的陰莖上鬆開,伸到半空中,一邊眯著眼享受南成宰的親吻,一邊痴痴地看著手指上的戒指,柔聲說:「我覺得我選對人了……我覺得好幸福。」 book18.org

我的眼淚已經倒灌進鼻子裡,我的口腔不通,所以鼻子的擁堵立刻讓我窒息起來,我幾乎要暈厥過去了,但我放棄了掙扎。 book18.org

就被自己的眼淚憋死的人,全世界應該只有我一個吧。 book18.org

就這樣死掉了吧,也挺好。 book18.org

她覺得自己好幸福,這句話一字不差的也在我面前說過。 book18.org

只可惜現在滿心驕傲和自豪的人是個卑鄙無恥的騙子和賊。 book18.org

我的眼前被淚水模糊著,耳朵里卻聽著頭上面傳來嘖嘖的親吻聲,南成宰粗重的喘息,小妍很快又發出一聲急促的叫聲,接著就聽到清脆的啪啪聲響連成了一片,和小妍短促的一連串叫聲混雜起來,房裡瞬間重新混亂起來。 book18.org

我真的不想繼續聽下去,更不想睜眼看上去。 book18.org

眼淚流到心裡去了,把自己的心已經糊了起來。 book18.org

我極力地緊閉雙眼不去往頭上看,但是聲音擋不住,小妍的叫聲短促又帶著一絲愉悅,大口地喘息,打著顫在嘟囔著:「好……好舒服……用力……歐巴……操我……」 book18.org

突然一個異樣的聲音從窗外傳來,是一個沉重的身體摔倒在地面上的聲音,緊接著傳來朴老頭的笑聲和調侃:「哎呀媽……舒服死了吧……」 book18.org

炕上的聲音戛然而止。 book18.org

「朴大爺!你煩不煩人啊!」小妍大叫。 book18.org

窗外的笑聲更加肆無忌憚,有些生氣不接下氣的,一邊斷斷續續地嚷嚷:「不煩你們,不煩你們,你們繼續!」說著,又輕聲嘟囔:「年輕多好……」 「啊!——!」小妍拉著長音大叫。 book18.org

外面的笑聲才慢慢收斂起來,聽到房門一聲響,然後跌跌撞撞的腳步走回到工具房,又重重地關門的聲音,外面才安靜下來。 book18.org

炕上的兩個人同時噗嗤笑了起來。 book18.org

我搖搖頭,居然不由自主地又張開眼朝鏡框里看過去。 book18.org

皎白的月光鋪灑在炕面上,炕上兩個黑白分明的身體壓疊在一起,小妍白凈的身子對摺著,兩個膝蓋全部都幾乎要貼在自己的肩膀上了,南成宰黝黑的身子壓在小妍身上,整個身體舒展開,兩腿極力地伸直蹬向炕外的方向,一半黑一半白的屁股死死地頂在小妍因為高蹺起兩腿而朝上彎折起來的腰胯部。而他的肩膀上面,就扛著小妍高抬起來的兩隻小腿,兩人就這樣疊壓著保持不動,看著對方的臉,咯咯地笑。 book18.org

「煩人……都讓他們聽到了……」小妍嘟起嘴巴,好像有些不開心的樣子。 南成宰沒說話,不過屁股擰了擰。 book18.org

小妍立刻在喉嚨里發出一聲急促的抽氣聲,小聲道:「你輕點,那死老頭肯定沒睡。」 book18.org

「不管他……」南成宰的聲音低沉,帶著濃重的鼻音。 book18.org

小妍咯咯地笑,有些羞澀地小聲說:「咋辦,都快變成現場直播了,咱倆做個愛,還有兩個聽眾!」 book18.org

南成宰嘿嘿地笑。 book18.org

小妍猛地用兩臂抱住南成宰的胸背部,柔聲有些急切的說:「不管他,我剛才差點來了,這個死老頭!氣死人了!……你使勁呀,我好想要……」 我心中又重重嘆了口氣,是體質和器官的差距嗎?我和她有性生活四年了,她高潮的次數我用兩隻手就數的過來,她第一次和南成宰做愛就能來高潮? 南成宰扭了扭腰,似乎是在調整位置和角度,腿勁一繃,重新開動起來。 我這才看清,他現在這個姿勢,簡直就像是把自己的腰胯部分變成了一個打樁機的擺錘,上下擺動起來,直砸的小妍身體一陣亂顫。 book18.org

「……嗯、嗯……好舒服……」小妍閉起眼,咬著牙,兩隻手在南成宰奮力起伏的背上用力抓扣著,南成宰顧不得說話,只奮力扛著小妍的兩腿,拚命地擺起腰,噼里啪啦地把自己的胯砸向小妍撅起來的髖上。 book18.org

他的動作快速又猛烈,我忍不住開始擔心小妍能否受得了他這番折騰了。 小妍現在把頭埋在了南成宰的肩膀下,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我能從她漸漸高亢的叫聲中聽出她的愉悅。 book18.org

我也從沒聽過她這麼癲狂的叫聲。 book18.org

「使勁……成宰哥……使勁……我要來了……我來了!」小妍大叫,居然把兩腿都從南成宰的肩膀上蹬落下來,直接勾纏到他的腰間,拚命地摟起他的身體,把自己的髖極力地頂在南成宰猛烈擺動著的胯上。 book18.org

她僵直起來,頭極力地上仰,抓扣著南成宰後背的手指幾乎要把他的皮膚抓出血了。 book18.org

南成宰又奮力狠撞了幾下,猛地將胯往前一拱,一黑一白的屁股立刻緊繃起來,居然也緊跟著小妍的僵硬而僵直起來。慘白的月光中,能看到他夾緊的長有黑毛的股溝開始緊繃著抽搐起來。 book18.org

兩個人都在用力把自己的髖頂向對方,都在僵直著,房間裡只剩下兩人大口的呼氣聲。 book18.org

我知道他們在經歷著什麼。 book18.org

小妍沒有任何措施,南成宰也沒有兌現剛剛的承諾。 book18.org

小妍的身體里被噴射進去了別的男人的精液。 book18.org

她徹底被奪走了。 book18.org

「你射裡面了?……」小妍首先開口,有些惆悵地說:「完蛋了……」 她嘟囔著,身子漸漸酥軟下來,四肢伸展軟軟地擺開,在南成宰身下呈一個大字型。 book18.org

南成宰的股縫肉終於停止了抽搐,才緩緩地吐出長長一口氣,慢慢軟化身體,趴伏在小妍的身體上劇烈地喘息著。 book18.org

小妍推了推他,有些不高興地說:「快下去啊,不是都說了不許射裡面了嗎!」 book18.org

南成宰氣息未平,還在大口喘著,一撅屁股,從小妍身上爬起來,一邊有些尷尬地解釋:「實在沒忍住,剛才你那樣,我也不敢停……就出來了。」 小妍使勁在他胸口上捶了一拳頭,一邊急喇喇地坐起身,抓起自己被丟在一邊的襯衣就朝自己身下擦,一邊皺著眉說:「完蛋了,這麼多,肯定懷上……」 南成宰滿不在乎地用被子擦了擦自己已經軟下來的陰莖,側躺下來,笑著說:「懷上就生下來,咱倆不是馬上結婚了嘛。」 book18.org

小妍使勁朝南成宰翻了個白眼說:「生個屁!我都還是個孩子,我才不想這麼早要孩子,我還想多逍遙幾年呢。」 book18.org

南成宰眉頭緊鎖起來,有些不悅地說:「你就是不喜歡孩子,對吧。」 小妍沒發覺南成宰的情緒變化,撇著嘴巴說:「也不是不喜歡,就是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就是想結婚後先過幾年二人世界,等有了條件再要孩子也不遲呀。」 book18.org

南成宰沒說話,在炕上四周看了看,似乎在找尋什麼。 book18.org

「幾點了?」小妍問,一邊把擦拭過自己下面的襯衣往地上一扔,抓起外褲,就那麼光著下身穿了起來。 book18.org

「快十一點了,你要幹嘛去?」南成宰見小妍開始穿衣服,奇怪的問。 小妍嘆了口氣說:「被困在這裡還能幹嘛去?咱倆都是就這一套衣服,得趕緊洗了呀,不然明天穿啥呀?」 book18.org

南成宰嘿嘿的笑。 book18.org

「你笑啥啊?你今天晚上沒給楊大慶換藥呢,給他再喂點水吧,雖然他是罪犯,不過也不能讓他死在這呀。」小妍已經下到了地上,抓起落在地上的兩人的襯褲和內褲,就這窗口的月光看了看,見不是很髒,就把南成宰的給他丟到了炕上。 book18.org

我謝謝你終於想起了我!李荷妍!你剛被別的男人灌滿了骯髒的精液,現在終於想起了我啊,我真謝謝你! book18.org

「今天的烤羊肉他又吃不了,只能給他喝點水,他現在的傷口就在恢復階段,不需要太頻繁的換藥。」南成宰一邊穿起自己的內褲,又套上襯褲。 book18.org

「成宰哥……」小妍欲言又止的樣子,好像在思索什麼。 book18.org

「嗯?怎麼?」南成宰奇怪的問。 book18.org

「我是不是給你起過什麼外號?我剛剛就想起我好像一直叫你什麼來得,不過怎麼都想不起來。」小妍歪著頭說。 book18.org

我還真的盼望看到她完全恢復記憶時候的表情呢! book18.org

----- book18.org

五十二、 book18.org

「就叫我成宰哥,還能叫什麼?」南成宰笑著說。 book18.org

小妍卻也沒追問,穿好衣服端著盆子把髒衣服裝進裡面去了屋外地窖蓋子被掀開,赤裸著上身只穿了襯褲的南成宰跳了下來,彎腰湊到我身邊來看了看我,我使勁閉上眼睛不去看他。 book18.org

地窖里的氣味我已經適應了,不過顯然讓他覺得有些刺鼻,他皺著眉捂了捂自己的鼻子,我相信這股子尿騷味絕對比房裡的精液味要難聞一百倍。 他冷笑了幾聲,幫我把臉上的紗布拆掉。 book18.org

這是我受傷的地三天了,其實疼痛在昨晚開始就已經減輕到可以忍受的程度了,不過現在比疼痛更難熬的傷口周圍開始癢的要命。 book18.org

南成宰一邊給我的傷口用碘伏擦拭,一邊嘟囔:「抗生素剩最後一次的了,碘伏藥水現在也快用完,所以,如果明天還不能得救,就算是老天爺顯靈恐怕也救不了你了。」 book18.org

我冷冷地看著他。 book18.org

死?這個字對我來說還有威懾力嗎? book18.org

在他占有了我的妻子那一刻,我不是已經死了嗎? book18.org

他嘆了口氣,抬頭朝房間外面張望了一下說,咬著牙說:「我喜歡荷丫頭,我太喜歡她了,再給我一萬次重來的機會,我一樣會毫不猶豫地操她,所以我不會覺得愧疚的。」 book18.org

我死狗一樣躺著,像是聽另外一隻狗在放屁。 book18.org

「但是……丫頭不能跟著我,我只能把她交回給你,只是,你記住,我只是暫時把她交給你,等我不再需要躲藏自己,等我可以堂堂正正地面對丫頭,我會把她搶回來的。」他一字一句地說。 book18.org

看來他根本沒忘記自己的處境。 book18.org

他重重嘆了口氣,一邊端著一隻裝水的碗用小勺給我嗓子裡灌水,一邊小聲說:「我明天一早會把電台修好,一旦和外面聯繫上,很快就會有人來救你們,所以……」他頓了頓,接著說:「……所以我最多再在這裡呆明天一晚,後天早上之前我一定要走,在那之前,如果有機會,我會和她坦白一切……」他又頓了頓:「……荷丫頭,你要照顧好。不然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book18.org

電台果然是他故意弄壞的,不過他現在又要主動修好,看來他也知道在這裡根本是藏不住的,早晚還是會和外面恢復聯繫的。 book18.org

見我沒有任何反應,南成宰反倒有些意外,眯起眼睛看著我,冷笑著說:「你現在是不是很想殺了我?」 book18.org

我呆滯著,不做任何反應。 book18.org

他撓了撓後腦勺,小聲說:「在我們那裡,如果一個男人操了別人的老婆,會被判勞改的,不過我聽說你們這邊很隨便,所以,你們中國男人都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老婆被別人操了對嗎?」 book18.org

我無法回答,更不想回答。 book18.org

他嘆了口氣,帶著威脅的語氣說:「我不同,我們朝鮮人不允許別的男人操自己的老婆,所以丫頭現在是我的女人了,以後你不可以操她!聽懂了嗎?不然……」說著他用一隻手在我眼前比劃了一個開槍的姿勢。 book18.org

說實話,如果是平常的狀態,我一定會笑話他的幼稚吧。 book18.org

李荷妍是我明媒正娶領了大紅結婚證的妻子,就算是給你強姦玷污過,她也是我的妻子!我和她怎樣,與你這個無恥的畜生沒有一星半點的關係! 只是我現在笑不出來。 book18.org

我能否活著離開這個孤島我都不知道。 book18.org

「成宰哥!」小妍在外面叫,南成宰立刻從地窖里站起身朝外面張望,回答:「怎麼?」 book18.org

「今天的月亮真美……你快來看呀……」小妍在外面開心地叫。 book18.org

「好,等我把他處理完的。」南成宰看了我一眼,回答她。 book18.org

他再次蹲下身,一邊幫我把紗布重新纏好,一邊小聲說:「明天不出意外的話,如果我的腳傷能走路,不管河面能不能走人,我都會走掉,走之前,如果我沒勇氣告訴丫頭真相,請你幫我告訴她,我真的很喜歡她。」 book18.org

天大的笑話! book18.org

只要是一個思維邏輯正常的人,可能幫你轉達這種話嗎? book18.org

他也不等我表態,伸手在我肩膀上用力拍了拍,跳上地面,把地窖蓋子重新蓋了起來。 book18.org

能聽出他在地面上走動時候腳步是一瘸一拐的,看樣子他早上傷的不輕。 兩個人在院子裡嘻嘻哈哈地說笑,有時候遠,我在下面就聽不太清楚他們的談話內容了,不過沒多一會,就把隔壁的朴老頭也給吵醒了,也出去到院子裡,三個人又說笑起來,很快,我就聽出他們把已經熄滅的篝火又點燃了,把晚上吃剩下的羊肉又架起來了頓宵夜。 book18.org

這太折磨人了。 book18.org

像我這種聞到吃不到的感覺太淒涼了。 book18.org

連著幾天的微量進食讓我活了下來,但也損耗了我大量的體力,我明顯感覺自己連抬眼皮的力氣都沒有,幾度眩暈著差點昏厥過去。 book18.org

能聽到他們聊天說起河面現在已經完全重新凍結了起來,我的心裡一陣狂喜,按照南成宰的計劃,河面凍結起來,他應該會立刻消失掉吧。 book18.org

可是,我該怎麼面對我可憐的妻子呢? book18.org

我會原諒她嗎?她並不是故意和別的男人發生關係的呀,她只是把那個騙子當成了我而已啊,我不該原諒她嗎?可是我真的接受不了啊,我親眼看著別的男人在她身上拚命地抽送和動作啊,我真的受不了啊,就算我們以後能夠重歸於好,那一幕畫面能徹底在我的腦海里被剷除掉嗎? book18.org

未來的事,我想的再多又有什麼意義呢?就好像說我這次陪小妍回老家來,我怎麼可能會想到我會經歷如此悲慘的遭遇,如果能靠之前想到的,那我只要在行程上錯開和南成宰的兩次相遇不就圓滿了嗎? book18.org

可是命運就是這樣啊,根本沒有那些如果呀! book18.org

我原本是個精神抖擻的人民警察啊,現在卻已經變成了一個連吐口痰都是妄想的一個廢人。 book18.org

我該繼續我的人生嗎?我就算這次死不掉,也會變成一個沒法說話的殘疾人,我該繼續堂而皇之地占有小妍的下半生嗎? book18.org

我想死,但是現在我連死都沒法死,身下都是土豆,四周都是土牆,我連撞頭自盡都沒地方撞。 book18.org

這是老天爺給給我的懲罰嗎?是我之前做了什麼喪盡天良的事嗎?沒有啊!我真的沒有做過什麼壞事啊!老天爺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book18.org

我哭的昏天黑地,卻又一次被自己的眼淚憋到幾乎暈厥,口腔里塞滿了紗布,不過勉強還是能有少量空氣通過的,我現在嗓子裡也已經消腫了,所以呼吸和發聲順暢了一些,剛才咳嗽就已經能讓房裡的人聽到了,這是個好的現象,說明我年輕的身體正在拚命地恢復,只是我現在三天沒有正常進食,飢餓讓我虛弱不堪,哭了一會就眩暈著昏睡起來。 book18.org

也許是我真的快要死了? book18.org

我好像在朦朧中看到滿眼的金光,金光中我的小妍全身披著金色的婚紗,在空中漂浮著,朝我張開雙臂,她笑臉如萍,似乎想想我述說什麼,可是我怎麼也聽不到她的聲音,我拚命朝她奔跑,卻怎麼也無法接近,我大口地呼吸,被一雙有力的大手扼住咽喉,我猛然驚醒,身上大汗淋漓。 book18.org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周圍依舊是黑暗的,院子裡已經聽不到人聲,只是覺得周圍一片安靜,靜的有些奇怪。 book18.org

我皺了皺眉,清醒了很多,朝上透過木板縫隙看向鏡框里,外面依然有皎潔的月光照進來,照亮了房間,也照亮著炕上。 book18.org

炕上是空的,兩個人都不在。 book18.org

房間裡太安靜了,能聽到外面的河水冰面發出沉悶的咯嘣聲。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女警半朵淫花49人49人五朵淫花警半朵淫花三朵花孽海花諾諾孽愛作者 亞絲娜新五朵金花第49生死半朵淫花作者 亞(49 52)妖盅諾品諾朵花花作者 南博萬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