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愛 (23-24) 作者:亞朵諾博

.

【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愛】

作者:亞朵諾博2021/04/25 發表於:第一會所

================================================

二十三、

「能吐出東西是好事。」踩在我身上的南成宰語氣輕鬆的說。

我倆慢慢地上升到了谷頂,他一縱身,雙手扒著邊上的石頭就是一個引體向上,不費吹灰之力的樣子就爬了上去。

不過繼續把我拽上去就費了點勁,我被反扣著兩手,根本沒法用力,只能死豬一樣被人拽著,谷頂固定繩子的那塊大石頭很圓,應該是老頭擔心尖利的石頭會磨損繩子才特意選擇的,南成宰加上老頭兩個人,費了好大的勁才把我從石頭下面硬拽了上來。

根本沒有什麼救援人員!

上面只有老頭一個人和一頭驢。

老頭差不多有六七十歲的樣子了,頭髮鬍子都是白的,亂蓬蓬的很邋遢,披著一件軍綠色的橡膠雨衣,雨衣下面帶著一頂很破舊的雷鋒帽,帽子耳朵都拉了下來,在下頜系了起來,在雨衣的下面還能看到他穿著一件泛舊的橙色棉夾克,好像是什麼工程的工作服。

我的心一下子涼了。

「哎呀我操……這小子怎麼這麼沉?」老頭一邊穿著粗氣,一邊收拾那條救了我們三個的繩子。

「大爺,真的太感謝你了!」小妍看起來很開心,滿臉笑著對老頭說。

「你們這是咋回事啊?」老頭奇怪地看著狼狽不堪的我們問。

「我是瀋陽的警察,我叫南成宰……」南成宰在小妍前面回答,看了一眼小妍又朝四周看了看接著說:「這是我女朋友荷丫頭,我們要去江界洲,路上遇到了這個殺人犯,我把他控制住了,不過他反抗,我們的車就出了車禍掉進了山谷里。」

老頭點點頭,想起什麼問:「你們有證件嗎?給我看看。」

漂亮!

我甚至想衝過去抱著老頭的頭親他一口!

這警惕性和原則性是應該給他頒獎的!

南成宰聳聳肩,看了看小妍,小妍也抿著嘴唇,用手在自己的身上所有口袋的位置拍了拍,滿臉不好意思的樣子朝老頭說:「你看我們的狼狽樣,能留條命下來就不錯了,哪裡有時間還想著那些東西呀?」

老頭點點頭,馬上又搖搖頭說:「這人傷成這樣,這裡到江界洲還要四十多公里,你們這樣怎麼去啊?不如先去長興那邊有醫院,到這裡二十幾公里,也不算遠。」

老頭就這麼被糊弄過去了?我心裡真的有些惱怒這老頭的糊塗。

南成宰點點頭,朝我們來的方向張望了一下,又看了看天色,有些惆悵的表情說:「二十多公里現在對於我們來說也不近,這附近還有更近的落腳的地方嗎?這眼看就天黑了,我們走路去今晚都到不了。」

「你們趕緊打電話給醫院,讓他們派救護車來呀!」老頭有些著急的說。

小妍又重複了一下剛才的摸口袋的動作,聳聳肩說:「手機什麼都不見了,應該是摔下去的時候都甩丟了吧。」

老頭嘆了口氣說:「這樣吧,我值班的水文站離這裡有三四公里左右,那裡有電台有急救藥,咱們去那裡叫救護車,先給他簡單處理一下好吧?」

小妍馬上開心地點頭答應下來。

南成宰陰沉著臉,雖然沒說反對意見,不過看得出,他心裡在盤算著什麼。

「他能自己走嗎?」老頭指著我問南成宰。

南成宰皺緊眉頭,看了看我,搖了搖頭。

老頭想了想,朝南成宰招手道:「咱們掰點樹杈子啥的,給他弄個擔架。」

小妍也馬上跟著兩個人一起,三個人七手八腳地弄了些路邊的樹枝樹杈,簡單的編成了一個能躺人的形狀,把我往上面一拖,另一邊系在驢子的鞍具上,老頭一聲吆喝,驢子邁開四條腿,就拉著我走了起來。

「大爺,怎麼稱呼你呢?」小妍走在老頭身邊問。

「我姓朴,我家是永和縣的,在這邊的水文站當打更的。」老頭自我介紹道。

小妍點點頭接著問:「現在河裡也沒有水,你也要來值班?」

朴老頭笑了笑說:「要不說你們走運呢,本來我們休冬要到四月中旬的,昨天我剛接到市水利局的通知,這幾天氣溫高,大壩壓力大,凌汛有可能提前,讓我們提前返崗,這是我年後第一天過來,就碰到了你們。」

南成宰點點頭插話說:「是啊,要不是沒遇到您老人家,我們真不知道怎麼從河床下面爬上來呢。」

朴老頭搖頭說:「你們這虧了是遇到我了,你們這要是在下面困一晚,就算不被凍死,明天沒準開閘泄洪也能把你們淹死。」

小妍用力點頭說:「是的是的,真的感謝朴大爺您,真的感謝您!」

朴老頭臉上笑開了花,趕緊擺手說:「舉手之勞嘛,小意思,小意思!」

南成宰眼睛轉了轉,問朴老頭:「這裡去江界洲能搭上過路車不?」

「過路車就很難遇到了,去年年底剛修好的一條柏油路是走北邊長興邊上過去的,那邊的路又寬又平整,現在哪裡還有車走這邊?」朴老頭搖頭回答。

有新建成的好路,那個垃圾導航非要往山里指引,如果不是那導航發聲,我們現在應該已經把南成宰交給長興的公安局了,我和小妍現在可能已經在江界洲吃著燒烤逛著人來人往的邊貿市場了吧。

南成宰臉上有些焦急,不過也沒說什麼。

「成宰哥,你怎麼那麼著急去江界洲呀?」小妍疑惑地看著南成宰問。

南成宰皺著眉頭,遲疑了一下說:「我有很重要的任務要去那裡,所以我必須要儘快趕到。」

「你們現在這樣子急也沒用呀。」朴老頭插話說:「再說你們還帶著一個傷員,等叫來救護車再說吧,急不得。」

小妍現在的身體狀態看起來沒有任何問題,但是她好像對她大學之後的事完全沒有任何記憶,現在所有的認知都是那個卑鄙的騙子灌輸給她的。

「現在這裡離我家也很近,等一下我得通知一下我大伯他們。」小妍說。

朴老頭好奇的問:「荷丫頭你家也在這邊嗎?」

小妍點點頭說:「我家也是永和縣的呀,不過我現在在瀋陽上學,我爸在沈陽開小吃店,我家這邊還有些親戚。」

「你還在上學?看你的穿衣打扮我以為你已經工作了呢,那你們怎麼不回家?要去江界洲玩嗎?」朴老頭追問。

小妍用力用手背敲了敲自己的額頭,有些惆悵地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剛才摔下去的時候碰到頭了,好像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我也不知道我現在還是不是學生。」

「你早畢業了,現在當老師呢。」南成宰苦笑著說。

小妍笑了笑,嘆了口氣說:「你看,感覺這幾年的事我都不記得了。」

朴老頭皺起眉關心的說:「那你這也傷的不輕呀,可能是傷到腦子裡面了吧。」

小妍笑著搖頭說:「我現在就是頭上這個包有點痛,關於記憶可能很快就能都想起來吧,怎麼可能那麼嚴重,還會傷到腦子裡面呢?」

朴老頭一臉嚴肅地瞪著眼睛說:「那些電影里不都是演,頭撞了一下,然後就會失憶,然後到醫院去拍張片子,就看到腦殼裡有血塊什麼的嘛。」

小妍嘴巴一撅,看起來有些開始擔心,她轉頭看著南成宰問:「成宰哥,你說能有那麼嚴重嗎?我好像沒覺得有什麼不舒服的,就是想不起一些事而已。」

南成宰搖頭說:「這個我也說不好,我也不懂醫學,不過一會送楊大慶去醫院,你也跟著去做個檢查吧。」

小妍癟著嘴巴,點了點頭。

我蜷縮在樹枝樹葉編織的簡易架子上,聽著他們的對話,就像自己是一個透明人,天色已經暗下來,雨不但沒停,雨勢反而越來愈大,儘管身上裹著小妍的大衣,不過早已濕透,又起了風,裹挾著冰冷的雨滴落在臉上,徹骨的冰寒。

----------

二十四、

「前面過了那個土壩,下面就是水文觀測站了。」沿著河谷,小路終於從樹林中延伸出去到了開闊地帶,朴老頭指著遠處一排略高於地面的防洪堤說。

小妍和南成宰兩個身上也都濕透了,小妍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雙手抱著肩膀,身體不住地打著冷戰,南成宰雖然很強壯,不過看他的表情也不輕鬆。

驢子似乎完全不在意天氣的濕冷,腳下穩健,載著我一路朝堤壩上面走,一行人步履蹣跚地跟著走了上來,上到壩頂,才看到這邊是一片極為開闊的河床,就在河床中間有一處駝峰一樣的高地,那上面有個規整的土木結構的小房子,房子很小,大概看上去就是幾米寬,不到十米長的樣子,應該最多只有兩個房間,人字形的屋頂,上面一個長方形的土灶煙囪,整個房子被精心地刷成了白牆紅頂的樣子,圍著小房子,還有個一百平米左右的小院,院子裡擺放著一些各種各樣的儀器設備。

儘管凍得面色發青,渾身發抖,小妍居然還是笑著說:「經常看到河邊或者島上有這種小房子,原來都是水文觀測站呀。」

下雨讓本來就泥濘的地面變得更加濕滑,天色也黑了下來,那個小院的地勢很高,從河床下面往小院爬費了點事,驢子在上坡的時候打滑差點摔倒,不過幸好朴老頭和南成宰合力拉住了驢子,幾個人連滾帶爬地終於爬上了小院所在的駝峰型高地。

「一冬天沒人了,現在沒有電,我去看看發電機,你們倆誰會生火,趕快去把土炕點上,看你們都凍成什麼樣了。」朴老頭進了院子就開始安排起來。

小妍看了看南成宰,小聲說:「我可不會,我小時候一直在外面上學,我都沒睡過這種炕。」

南成宰笑著說:「放心吧,我會。」

把我從驢子拉著的架子上放下來,南成宰架著我的胳膊把我拽進了房子裡,房間裡漆黑的,不過能依稀接著外面微弱的光線看出這房子從正中被分開成為左右兩個房間加中間一條走廊三個空間部分。

正進門就是一條直的走廊,一米多寬,牆麵粉刷著白色塗料,地面是那種仿理石樣式的瓷磚鋪的,靠裡面就是一個那種北方農村非常常見的土灶,上面有那種鑄鐵製成的爐箅子,能燒水和做飯的,過了爐灶,裡面靠著後面窗子是一個木質的碗架,上面整齊的擺著一些鍋碗瓢盆,一些生活用品應俱全的,這個走廊,其實就是相當於一個開放的廚房。

我渾身哆嗦的像篩糠,根本站不住,南成宰把我拖進走廊里,就把我往地上一放,我就勢往牆上一靠,昏沉沉地閉起眼睛。

他回身朝小妍說:「我去看看有沒有什麼生火的柴火,你看好他,別讓他惹禍,要是他不老實,你就用這個打他!」說著,他在土灶旁抓起一把用來捅爐火的鋼製爐鉤子遞給小妍。

小妍居然真的接過來,拿在手裡掂了掂,在我面前比劃了一下說:「你給我老實點,不然對你不客氣!」

她的語氣一點都不凶,也根本恐嚇不了任何人。

趁著南成宰出去找東西生火,小妍蹲在我面前問我:「你叫楊大慶?」

我昏沉沉地也懶得睜開眼,木然地點點頭。

「我好像聽過這個名字。」小妍歪著頭,目光在我臉上仔細地看著,但是,她的眼神依然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絲毫讓我感覺不到那種親切的熟悉感。

「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殺人嗎?」小妍清澈的眼睛即使在微弱的光線中我也能看到在閃爍著一絲光亮。

她馬上又嘆了口氣然後搖搖頭說:「唉,你都這樣了,怎麼可能說呢?好了你乖乖的趟著,一會成宰哥生好了火就暖和了,這雨下的,真是冷死了。」

我的兩手都被背在身後銬的結實,現在距離南成宰給我上的藥又過去了一段時間,雖然現在還沒有重新疼痛起來,不過能感覺到臉上頭皮上早已腫脹的像是吹了氣的氣球一樣,感覺馬上就要爆裂開了。

我試著清了清嗓子,發現嘴巴裡面能通過絲絲的氣息,如果我胸腔發力,居然能發出一連串「呃…呃」的聲音。

但是沒有舌頭,沒有下巴的動作支撐,我發出的聲音只能像是豬叫一樣哼哼聲。

對不起,更正一下,豬叫也會有音階變化,而我的根本沒有。

我能一直保持清醒我都覺得是個奇蹟。

「你想說話?」小妍注意到我的變化,看著我問,又向我湊過來,似乎想在我喉間發出的哼哼聲中聽出一些信息。

「荷丫頭!離他遠一點!」一聲大喊嚇了我一跳,也嚇得小妍一縮脖子,就見南成宰抱著一捆木柈子大步走進房裡,一手抓起小妍的胳膊把她拽了起來。

「千萬別相信他,他說的任何話都是想要逃跑,你是個善良的丫頭,你一定要記住我的話,他不論對你表達什麼都是在騙你!」南成宰有板有眼地說著瞎話。

「他這樣還怎麼騙我?」小妍眨著大眼睛有些奇怪的問南成宰。

南成宰眼眉動了動,瞥了我一眼說:「他說不了話是暫時的,但是他可能會用一切方法來和你表達,因為他知道他只能騙到你,所以他會用盡一切辦法的,你一定要保持警惕!」

小妍還想說什麼,南成宰朝她擺擺手說:「我馬上生火,你趕緊把身上的濕衣服脫下來,太冷了,會生病的。」

小妍聽話的趕緊脫下了自己的外套,裡面是那件白色的高領毛衣,抱著肩膀在地上像跳舞一樣快速跺著腳。

南成宰趕緊蹲到土灶邊,把那些帶著濕氣的木柈子塞進灶坑裡,在爐子邊上找到一盒火柴,又找到一塊松木明子,點著明子,小心地塞到木柈子的縫隙中。

松木明子十分易燃,有會燃燒很久,雖然雨天裡的木柈子有些潮濕,不過經過一陣時間,木柴還是伴隨著一陣噼啪聲開始冒氣黑煙來。

「哇!怎麼這麼嗆!」小妍一直在一旁滿帶好奇地看南成宰生火,被黑煙一嗆,立刻抗議起來。

「不對,應該是煙囪封著……」南成宰在走廊四周上下找著什麼,不過光線很暗,他找了半天才在土灶上方靠近屋頂的地方發現一個插在牆裡的薄鐵片,他趕緊把那鐵片抽出來,下面的土灶果然慢慢沒了黑煙,那些木柈子也漸漸燃燒起來,南成宰又找到幾塊煤餅壓在熊熊燃燒的柴火上,煤餅也慢慢開始燃燒起來。

「呀!你怎麼知道有這麼個機關?」小妍滿臉好奇的問。

南成宰得意起來,有些炫耀的樣子說:「小意思,這算什麼……」

看著爐灶里的火苗漸漸升騰起來,熱量也慢慢地彌散開來。

朴老頭已經去了好半天,房子裡始終沒有電,不過現在橙紅色的爐火在我們面前閃耀跳動,暖暖的熱量逐漸放射出來,讓我們三個潮濕的衣服上都開始蒸騰起白色的水汽來。

「真暖和……能燒點熱水喝嗎?」小妍問。

南成宰正要起身,房間裡的燈終於亮了,雖然只是一盞被燻黑的低度數白熾燈,不過這昏黃的光亮還是照亮了我們這條擁擠的走廊。

靠後窗的窗台上有個黑漆漆的燒水壺,南成宰拎著那水壺重新走進雨里。

「喂……你身上的衣服也是我的,你要趕緊脫下來,烤烤火身上暖和了,就沒那麼難受了。」小妍現在好像沒有在山谷里那麼怕我了,現在已經可以很平和的關心我了。

我沒法動,但是我注意到木柈子裡有的上面纏著一些細鐵絲。

按照現在小妍對我的誤解,她一定不會幫我這個殺人犯的,我必須要靠自己解睏了。

那些細鐵絲應該對我會有幫助,可是我怎麼才能拿到它呢?

「我幫你脫大衣,但是你不要亂動,好不好?」小妍抿著嘴巴問我。

我趕緊點點頭。

我靠在牆邊她是脫不下我身上的大衣的,她來拽我大衣的時候,趁她用力拽我的檔口,我就勢往前一倒,直接把上身撲在爐子邊上的柴火堆上。

「你這人……」小妍有些埋怨地拽我起來,我已經用嘴巴叼住了一根纏著鐵絲的木柈,一甩頭把那木頭扔到了我這一側的牆邊。

我重新坐起身,使勁朝那塊木柴的方向挪了挪身體,像是在調整自己烤火的姿勢一樣,側身倒在爐子前的地上,用身體擋住了那支木柈子。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