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愛 (53-56) 作者:亞朵諾博

【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愛】(53-56)

作者:亞朵諾博2021/05/10 發表於:第一會所

五十三

隱約聽到小妍大聲叫了一聲:「哈!」

這叫聲聽來很突兀,我的心裡一緊,看來我多慮了,這四面楚歌的孤島上,他們能跑到哪裡去?小妍這一聲聽起來那麼歡快,想來是兩個人去到外面找了個舒服的所在梅開二度去了吧。

不對,聽聲音,不像是在院子中的某一處發出來的,外面現在應該蠻冷的,我能聽到走廊里的土灶煤火旺盛的呼呼風聲,而剛剛小妍的叫聲更像是來自於對面朴老頭的房間。

而且小妍叫了幾秒後,就在我滿腹狐疑地琢磨到底發生了什麼的時候,對面房裡忽然間像是打開了什麼開關,隨著一陣嘈雜的電流聲和混雜著機械音的人聲響起,那邊房間一下子熱鬧起來,他們三個人一起開心地歡呼起來。

我努力地辨認著他們的語言,終於聽清楚幾個關鍵字「終於通了!」「得救了!」

聯繫起之前南成宰對我說的話,我知道一定是那邊的電台被修好了。

朴老頭在聲淚俱下地和電台里的聲音對話,詳細地講述我們這裡的情況和具體位置。

我知道,那電台其實根本就是好的,是南成宰來了故意給弄壞的,他現在把那東西修好,看來是真的不想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了,他這是準備好要鋌而走險了。

這對於我來說是個天大的好消息。

但是,這也意味著,我和妻子必須要面對接下來的尷尬局面了。

小妍現在意識還是不清醒,她能接受我這個罪犯根本就是自己合法的丈夫這個事實嗎?

當一切都擺在桌面上,她會怎麼面對著個混亂又殘酷的現實?

我又該怎麼面對她?

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

我能不能活著從這個骯髒陰暗的地窖里走出去現在都是個未知數,居然還在糾結那些我根本沒有任何能力去改變的事實。

現在的事實就是,我美麗的妻子,我那可愛善良的妻子,已經被那個卑鄙無恥的朝鮮人給玷污了。

我的心如刀絞,眼淚不爭氣地在我的臉頰上流淌。

我覺得自己現在就像是個受了委屈的小姑娘,除了躲在角落裡痛哭流涕,面對自己的人生,卻連半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好的,明白,我們目前狀況都很好,除了南警官今早不小心崴了腳,其他都很好!請轉告縣領導,我們一定堅守崗位,絕不辜負全縣人民對我們的期望!」朴老頭慷慨激昂地在彙報著這裡情況。

都很好?我們派出所的民警,如果在彙報工作時候忘記彙報我們控制住的犯罪嫌疑人的情況,會受處分的,朴老頭和他的南警官看來完全不了解咱們的工作流程呀。

電台里的聲音摻雜著很大的電流干擾聲,傳到我這邊,基本上聽不聽裡面說的什麼,不過用想像的就能猜出來,無非就是讓大家穩定情緒,組織和領導十分關心受困人員,讓他們安心等待救援一類的吧。

那邊房間嘰里呱啦的好半天才安靜下來。

「我操!真不容易,南警官你要是不提醒我,我還真沒注意這玩意少了一個這小東西,我都不知道我這抽屜里還有備用零件,這次真的多虧了你,要不咱們還不得困個十天半拉月的才能和他們聯繫上啊。」朴老頭感慨著,看來已經和電台裡面聯繫完了。

這麼拙劣的賊喊捉賊又自己破案的表演你活了那麼大年紀了,就一點沒看出問題嗎?

「明天救援的人來了,成宰哥你可不要忘記你答應了我什麼哦!」小妍似乎有些不放心地強調。

「放心吧,我跟你回瀋陽,不過……」南成宰頓了頓說:「我得先去趟長興縣。」

「幹嘛?去那裡幹嘛?」小妍焦急的問。

「得把楊大慶送到這邊的保安局呀。」聽得出南成宰是故意笑著說的。

「保安局?你是對面的人嗎?」朴老頭第一時間聽出了破綻。

南成宰也馬上意識到自己又走嘴了,急忙解釋:「不是,是公安局,我這段時間辦了幾個脫北的案子,說順嘴了。」

小妍笑著說:「呦呦……還辦案子,你不是戶籍警嗎?辦個屁的案子?」

空氣一下子安靜起來。

他們兩個說話聊天甚至做愛我都在場,我沒有任何印象南成宰對小妍說過戶籍警這三個字!

不對!這根本就是小妍自己的記憶!

「……我,我是戶籍警,不過有這方面的案子我也要參與呀……」南成宰有些不安地解釋著。

「哈!總之咱們明天就能得救了,我估計明天一早救援的人就能到。」朴老頭聽起來很開心。

這對我來說是個天大的好消息,但是對南成宰這個畜生來說應該是個噩耗吧。

「是啊,不過我還挺喜歡這裡呢。」小妍笑著說。

「我啊,平時在這裡打更和困在這裡也沒啥區別,就算是有船我也懶得來回走,一般都是兩三個星期才出去一趟,在這裡住著,可清凈了。」朴老頭感慨。

「好了,都快1點了,早點休息吧。」南成宰的聲音,打斷了兩個人的聊天。

又客套了幾句,腳步聲終於在臥室門外響起,隨即門聲,兩個腳步一前一後進到房裡。

「可真行……這大半夜的又吃了一肚子羊肉,現在肚子有些不舒服。」小妍的聲音。

「不過電台修好了,你不開心嗎?」南成宰的腳步聲挪到了炕邊。

兩個人在地上走動,震動起灰塵,在木板縫隙中灑落在我的臉上。

我剛剛在褲子裡尿了我來到這個孤島之後的第二泡尿,剛尿出來的時候熱乎乎的,現在已經涼了,整個褲襠里黏糊糊冷颼颼的。

「開心呀,只是我根本就沒擔心咱們走不了,在這裡有吃有喝的,我還有點捨不得這裡呢。」小妍的腳步聲也挪到炕邊,我眯著眼,透過木板縫隙看到穿著淺色牛仔褲的她輕盈地撅起圓潤的屁股爬上了炕,只把兩隻沒穿襪子的小腳丫晃盪在炕沿外。

南成宰還坐在炕邊,不過現在已經把身體側向了小妍的方向。

「丫頭……」南成宰欲言又止的樣子。

「咋了?」小妍的腳丫晃動了幾下,我看到兩隻白皙纖細的手,把牛仔褲從自己的腿上扯了下來,在炕邊抖了抖,疊起來擺在了原本小妍睡的那邊。

我忍不住還是看了一眼牆上的鏡框,心裏面嘆了口氣,原來小妍上了炕,就直接把自己這邊的褥子直接拽到了南成宰這邊並排在他的褥子旁,原本她那邊現在變成了空地。

「我……」南成宰吞吞吐吐的樣子。

我感覺他是不是想對小妍坦白自己的身份了?

如果他真的做到了,至少說明他還勉強算是有那麼一點點良心。

「啥啊?磨磨唧唧的,有話就說呀。」小妍一邊笑呵呵地說著,一邊脫掉了自己的高領毛衣,也疊的整整齊齊擺到了炕的另一邊。

南成宰往地上的方向瞥了一眼,皺著眉,卻用力吞了吞口水,笑了笑說:「沒什麼,就是覺得你很漂亮。」

小妍笑著伸手在南成宰的胸口杵了一下,柔聲說:「我美吧,那你要好好對我,一輩子不許惹我生氣,知道嗎?」

南成宰用力點頭,把腿從炕外面收回去,也把自己的外褲扯了下去,隨手往地上一扔。

那是我的警服褲子,昨天小妍幫他洗乾淨了,他就這麼滿不在乎的一扔。

小妍嘻嘻地笑了起來,輕聲問:「成宰哥,你剛才是不是和朴大爺說咱倆的事了?」

「沒說什麼啊,他說什麼了嗎?」南成宰反問。

鏡框里小妍媚眼如絲,盤著腿坐在南成宰的對面,面色泛紅小聲說:「那老頭好色,剛才你進去修電台,你猜他問我什麼?」

「問什麼?」南成宰一邊把兩手一抬脫去了上身的襯衣,一邊奇怪的問。

「他問咱倆有沒有做避孕措施……」小妍的聲音很輕柔。

鏡框的玻璃反光中我看到南成宰的眉頭皺緊了起來,他用力把手裡的衣服也往地上一扔,轉身頭朝外倒在了炕上,小聲嘟囔:「這個色老頭,這是找打嗎?」

小妍用手背捂著嘴巴咯咯地笑,說:「也別怪人家關心這個,你剛才還真的都射裡面了,我要是懷上了看你怎麼辦!」

五十四、

南成宰抿著嘴巴笑了笑,頭朝上看著天花板說:「懷上了就生下來,這有什麼大不了的?」

小妍撅起嘴巴說:「咱倆還沒結婚呢,我就懷孕這像話嗎?再說了,我自己還是個孩子呢,我才不想這麼早就要小孩。」

「荷丫頭……」南成宰沒有繼續孩子的話題,帶著一絲糾結小聲問:「我考慮了一下,等明天你安全了,我還是要去一趟江界洲。」

小妍愣了一下,表情瞬間變得有些失望和悲傷,眯著眼睛問:「你還是沒有放棄和那個人拚命的打算對嗎?」

南成宰用力搖頭說:「我答應了你,就一定不會再去找他拚命了,但是我也不想就這樣放過那個惡魔。」

小妍探過身,把手用力抓著南成宰的胳膊,帶著哀求的語氣說:「不要去!求你,我們回瀋陽找律師,咱們一定能告倒他。」

南成宰也用手扶在小妍的肩膀上,語氣沉重地說:「丫頭,我家裡兩條人命在被他害了,我現在只要一閉上眼睛就能看到奶奶和貞英丫頭滿身是血的站在我面前哭的樣子,我可以答應你不去和他拚命,但是我一定要想辦法扳倒他,不然的話,我真的死都不會閉上眼睛!」

小妍看著南成宰堅定的目光,沉默了一會,重重地嘆了口氣,小聲說:「我也知道我是攔不住你的,怎麼辦?如果你一定要去找那個人,那就帶上我吧,我陪著你。」

「不行!」南成宰很堅決地搖頭說:「明天一早救援的人會到,你跟著他們走,我發誓,我去這次去江界洲,一定不和他直接接觸,我在那邊有幾個關係人,我去找他們幫我搜集姓蔣的犯罪的證據,等有了結果,再和你匯合,好不好?」

「不好!我就要和你一起去!」小妍上來倔脾氣,也是很難被說服的。

南成宰似乎對小妍的倔強有些撓頭,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用力地搖頭。

小妍卻俯身側臥在南成宰身邊,把上身伏在他的胸口,用手扶著南成宰的臉頰,把嘴巴就送到了南成宰的唇上。

滋滋的嘬吸聲響起,兩個人的頭現在是朝向炕外的,所以我能在鏡框里看清小妍閉著眼,把自己的舌尖送到了南成宰的嘴巴里翻卷纏滾著。

小妍的吻技在和我戀愛時就很熟練,我一直以為是女孩子天生的,現在想起來,也是個笑話。

應該是那個姓金的禽獸老師把她調教出來的吧。

「讓不讓我和你一起去?」小妍呼吸急促,眼睛盯著仰躺在身邊的南成宰問。

「你跟著救援隊走,我回頭一定去找你!」南成宰毫不讓步。

小妍使勁在他胸口捶了一拳,氣呼呼的說:「你還是想去和那人拚命!」

南成宰呵呵地笑了幾聲,說:「相信我,我現在有你了,我真的不會輕易和人拚命了。」

「但是我真的好擔心……」小妍伏下頭,把自己的臉貼在南成宰的胸口上,小聲嘀咕。

南成宰伸手環抱起小妍的肩膀,在她背上輕輕拍了拍說:「沒啥擔心的,放心吧,我一定會去找你的,相信成宰哥,對不對?」

小妍無可奈何地抿著嘴巴點點頭。

我在心中冷笑,李荷妍呀李荷妍,你的腦子裡面裝的都是漿糊嗎?他這明明就是在躲警察好不好!你的邏輯思維能力呢?

「睡覺吧,很晚了。」南成宰扳過小妍的肩膀,在她的臉頰上面用力的親了一口。

小妍點點,把身子使勁貼在南成宰的身旁,南成宰這才伸手朝炕邊的牆上摸了一下,咔噠一聲,房間裡的燈滅了。

我的眼前頓時黑了,我的心也慢慢冷卻下來,說實話,今天我沒怎麼睡覺,不過傷口已經基本不怎麼痛了,除了奇癢難耐,然後就是餓的心裡發慌,現在燈熄了,還真的有些困意襲來,閉上眼,天旋地轉地感覺自己馬上就要進入睡眠狀態了。

可是剛一瞌睡,上面就傳來小妍輕聲的哼哼聲,還伴隨著一陣窸窸窣窣地肌膚摩挲聲。

「……成宰哥,你要是不回來,我可就找別的男人結婚了」小妍一邊急促地喘息,一邊輕聲嘟囔。

「不行……你只能嫁給我!」南成宰說著,嘴巴里開始發出嘖嘖的吮吸聲。

我的心一緊,睡意立刻被趕走了大半。

這聲音,擺明了是已經開始前戲了,看來這兩個人還真的準備梅開二度了。

我還要睜開眼去看那些屈辱的畫面嗎?我還要去親眼見證自己的妻子是怎麼和別的男人交合做愛的嗎?

我的心裡直哆嗦,每發出一陣嗉嚕嚕的吮吸聲都像是一百台壓路機在我心頭攆過。

唉,算了,我能做什麼呢?我現在連尿都要撒在褲子裡,還能怎麼樣呢?由他們去吧,有什麼好看的呢?算了!

我使勁閉上眼,極力地扼制自己想要睜眼去看那個鏡框上面的反光的慾望。

小妍突然咯咯笑了起來。

我要堅持住,不能睜眼!

傳來「啪」的一聲手掌擊打光滑皮膚的聲響,很清脆。

我使勁皺眉,不能去看!

兩個人同時咯咯地笑。

我忍住了,沒什麼難的,不就是兩個男女在交合做愛前的調情嗎?有什麼值得好奇的?

突然安靜了……

只能聽到兩個人急促又略顯沉重的呼吸聲。

像是魔怔發作,我的眼睛根本不受控制地睜開來,像是飢餓的野狗在找尋食物,順著木板縫隙貪婪地朝牆上那泛起一層白光的鏡框里看去。

白花花的,一個白花花的身子,騎坐在炕上仰躺著的一個黝黑的身體上。

我一激靈。

我感覺自己只是閉了幾秒鐘的眼睛,小妍現在居然已經是一絲不掛了。

她的頭髮披散著,低著頭,上身直挺,把兩手支在南成宰肌群明顯的小腹上,兩腿緊繃地騎跨在他的腰上,正在用自己跨間那一小簇毛毛,在南成宰跨間濃密的黑毛上划著圈磨蹭著。

南成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脫的光光的。

「……壞蛋……又硬起來幹嘛?」小妍嘟囔著。

南成宰嘿嘿地笑,小聲說:「你用你的逼蹭我,我能不硬嗎?」

小妍嘻嘻地笑,用小拳頭在南成宰的肚子上輕輕砸了一下,把手就往自己胯下面一摸,就抓在兩人相牴觸在一起的毛毛中的一個黑管子一樣的東西上面。

那東西看起來還在半疲軟狀態,應該還沒有完全進入戰鬥姿態,被小妍的手一抓,歪歪扭扭地晃動著,像一個軟軟皮管子,帶著個圓不倫敦的圓頭,在慘白的月色中,閃著一絲磨砂般的光澤。

月色還是那麼皎潔,照的炕上的光景是那麼的清晰。

南成宰是頭朝炕的歪側躺著的,小妍也是正面面對著炕的外側,在鏡框里,一切都那麼的清晰。

「你真好看……」南成宰呆呆地看著騎跨在自己身上磨蹭的小妍,一邊讚嘆,一邊用兩手在小妍岔分開的兩腿上摩挲著。

小妍擠了擠鼻子,朝南成宰做了個鬼臉,笑著說:「你可真丑,你這東西更丑……」

她嘴上說著,手裡的動作卻沒有一絲遲緩,五根蔥白玉指環狀相扣,套在南成宰逐漸蓬勃起來的陰莖上面開始上下地擼弄起來。

我也享受過她這種待遇,我知道她的小手有多柔軟。

我只是奇怪,難道失憶卻不會忘記這些手法和技巧嗎?

南成宰被擼的直倒吸氣,嘴裡發出陣陣急促的一連串「嘶嘶」的聲音,然後又長長的「哈……」出一口氣出來。

果然,沒擼幾下,那根剛剛還像根軟膠皮管子一樣的東西就膨脹堅挺起來,夾在兩人相互摩擦的毛毛中間油光滿面地支棱著,一個暗紅色的獨眼小和尚生龍活虎地擠在兩人的身體之間。

小妍兩腿岔分開,把自己的胯間坐在南成宰的身上前後擺動髖,把手在兩人之間的那根扶正,胯間兩片肥美的肉唇立刻裹挾起南成宰已經粗漲堅挺的莖身,前後一擺髖,就像是一張吮吸冰棒的小嘴巴,滋遛滋遛地幫那陰莖塗滿了晶瑩濕滑的黏液。

「歐巴……我喜歡你這個壞東西……」小妍一邊把自己的屁股前後扭動起來,一邊柔聲道。

南成宰呆呆地看著小妍漲紅的臉蛋,兩手從她的兩腿上挪開,掐在她纖細的腰間。

五十五、

「丫頭……讓我操吧……」南成宰把手在小妍的腰間一掐,似乎想用力將她的身體提升起來,不過小妍已經自己主動把兩腿一收,屁股自然就抬翹了起來。

兩人身體間分離開一個空隙,眼看著小妍伸手摸在兩人之間那根倔強挺立的陰莖上,用手指尖扶正那個圓不溜丟的龜頭,輕輕抵在自己的肥美的陰唇間。

她低頭往兩個人的跨間看了一眼,柔聲嘟囔:「這麼大……」

南成宰扶著小妍的腰,也不等她調整好自己的身姿,就那麼一挺髖,隨著一陣放屁一樣的「噗嚕嚕」排氣聲,整個龜頭立刻淹沒在小妍的兩瓣肥厚的唇瓣之間。

「哎呀我操……」小妍皺眉哀叫了一聲,渾身都是一顫,像是渾身酥軟了一樣,一下子把自己的身體全部壓覆在南成宰的身上,大口喘著,帶著微嗔的語氣柔聲說:「你壞死了……別一下子都整進來……我都沒準備好呢。」

南成宰維持了一下姿勢,輕聲問:「疼了?」

小妍使勁抱著南成宰的身體,把臉用力貼在南成宰的臉上,小聲說:「疼倒是不疼,就是太漲了,好像我整個人像氣球一樣被撐滿了。」

兩人現在都是頭朝炕外,我在鏡框里只能看到小妍白皙的身體,圓潤的屁股和兩條纖直的手臂和兩條大長腿死死地纏抱著南成宰黑壯的身體上,看不到兩人交接部位的情況,不過看著南成宰僵硬的姿勢,我想現在應該他也只是剛剛進入一半吧。

「他沒我的大是嗎?」南成宰把兩手攬在小妍的屁股上,似乎在輕輕扳著她的身體緩慢地往下沉,一邊小聲在小妍的耳邊問。

小妍的氣息很重,眼神很迷離,伸手在南成宰的肩膀上使勁擰了一把,嬌聲說:「你神經病啊?不許再提他!」

「我的大不大?」南成宰換了個問題。

全世界的男人都關心這種問題嗎?說實話,我也曾壓在小妍的身上問過這個問題。

「嗯……有點受不了……」小妍一邊使勁抱著南成宰的身體,一邊柔聲回答他的問題。

能看到她的乳房緊緊擠貼在南成宰的身體上,從側面能看到一個圓滾滾的鼓型凸起在兩人的肌膚接觸部分。

「好點了嗎?」南成宰問。

小妍沒回答,頭埋在南成宰的臉側,卻見她的腿慢慢舒張開,極力地向兩邊伸展出去。

「哈……」她長長舒出一口氣,似乎是終於卸掉了身上背負的重物一樣。

「……太大……你先別動,我還是得適應一下,我感覺你這東西好像都頂到我胃裡了……」小妍輕聲道。

「你不喜歡嗎?」南成宰問。

「……怎麼說呢?也不能說不喜歡,只是得適應一下,要我裡面松下來才能有感覺。」小妍說著,稍稍扭了扭自己的腰,臉上的表情似乎輕鬆了一些。

「你裡面好緊,我現在就感覺要射了。」南成宰笑著說。

小妍急忙提了提髖,柔聲道:「不行,我剛才那次還能來,結果你就射了,這回不許提前射出來,要等我來完了才行!」

南成宰有些奇怪的問:「女人可以來很多次嗎?」

小妍用力點頭,臉上能看出已經開始紅潤起來。

南成宰的腰收力,把陰莖從小妍身體里抽出一截,又挺起,緩緩地推進去,小妍立刻柔聲哼了起來:「唔……慢點……」

南成宰小心地挺起,又收回,再挺起再收回,動作沉穩又有節奏。

小妍咬著下唇,眼睛迷離地看著南成宰的臉頰,一邊急促喘息著,一邊嬌柔地呻吟起來。

「……呃…唔…成宰哥…我喜歡和你做愛……唔……」

「說,我是不是比他操的舒服?」南成宰喘著粗氣,卻還在追問這些問題。

「……唔……煩人……你舒服!你舒服……滿意啦?……唔……」小妍見躲不開,索性給了他滿意的答案。

南成宰的心胸,也真的和他兇狠的性格完全相對立呀。

他居然比我這個正牌丈夫還關心這些無聊的問題。

就算你宇宙第一又能怎麼樣呢?你南成宰也不過是偷偷搶占了小妍這幾天而已,最後小妍還是會清醒,你的騙子身份早晚也會敗露,難道他真的以為小妍以後就會一直這樣失憶下去嗎?

南成宰滿意的笑了笑,兩手一起五指展開,用力扳住小妍的圓潤又富有彈性的屁股,把自己的髖有節奏地上下挺動起來。

小妍哀聲伏在南成宰的身上,兩條手臂用力抱住他的肩,居然在南成宰的挺動中把兩腳支著炕面,屈膝蹲伏著,跟著他的節奏上下擺髖迎合著他的抽送。

兩人的動作不劇烈,但是兩人跨間的撞擊似乎力道可是不小,「啪啪」的撞擊聲極為清脆,甚至在房間裡能產生出共鳴和混響。

「……呀…呀,唔……」小妍的叫聲連成了一串,聽起來甚至有些像是承受著什麼痛苦,但我能在境況中看到她的表情,那表情絕對不是痛楚,那明明就是在享受。

果然,小妍呢喃著嘟囔的話讓我更加清楚,她現在完全沉浸在愉悅的性愛中。

「…唔…呀……真舒服……成宰哥…我喜歡這樣…好喜歡……呀……」

也許是受到小妍的鼓勵,又或許是南成宰已經徹底興奮起來,他的挺動逐漸的加快了頻次和力道,頂撞起來的額幅度也比剛剛的時候明顯增加了很多。

小妍的身體像是風浪中搖曳的小船,搖擺動盪起來。

「……呀…有點深…等一下……輕點……太深了……有點受不了了……呀……」小妍生氣不接下氣地喘息著,一邊試圖用力抱緊南成宰的肩保持自己的平衡,一邊嬌滴滴的小聲嘟囔。

「丫頭……你真好看……」南成宰也跟著嘟囔。

聽清楚南成宰的話,小妍似乎很受用,面色潮紅,把緊貼在南成宰臉頰上的頭抬了起來,眼神迷離著,怔怔地看了一會南成宰的臉,嘴角微微一笑,低頭使勁在南成宰的嘴唇上咬了一口,南成宰沒留神,疼的「哎呦」叫了一聲。

「……壞蛋……讓你欺負我……」小妍壞笑著,用胳膊肘拄著炕面,兩臂夾著南成宰的頭,用自己的鼻尖在他的鼻尖上蹭。

南成宰緩過神來,一手環扣住小妍纖細的腰,一手往炕上一支,把腰一挺,居然就那麼直挺挺地坐直起上身,兩腿都盤起來,讓小妍跨坐在他的懷裡。

小妍被搬動著直起身,扭了扭屁股,發覺自己和他的連接居然沒有一點脫離的跡象,吸著氣口中發出一聲驚呼:「哬…你壞死了,這樣太深了……」

南成宰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小妍紅潤的臉頰看,兩手用摟住小妍圓滾滾的屁股上,臂膀肌肉一緊,就把小妍整個身體給搬拉起來,雖然他是背對著鏡框,但我還是注意到他已經把小妍的屁股給搬舉起來至少十幾厘米的高度。

小妍嚇了一跳,趕緊用兩臂至今環抱住他的脖子,似乎意識到接下來南成宰會做什麼,眼睛和嘴巴一起使勁一閉,屏息凝氣地等待著。

果然,南成宰的手勁一松,小妍的屁股立刻自由落體,「啪」的一聲砸回到他的腿上。

「哎呀!……」小妍表情有些猙獰地哀叫了一聲,用拳頭使勁在南成宰的肩膀上捶了拳,急切地嚷:「……疼啦!」

隨即卻又立刻咯咯地笑了起來,把頭一歪,別在南成宰的肩膀上小聲說:「……操!…感覺一下子懟到胃裡去了,你能不能輕點啊?」

南成宰呵呵地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笑著說:「……哪裡會那麼誇張?」

小妍也咯咯地笑了一會,柔聲說:「你的東西太大了,我自己慢慢動吧。」

「可是我就想使勁操你……」南成宰扭著屁股,有些不甘心地把速度放慢下來。

「不行……你一使勁,又要射了,等我來完了,你想怎麼弄都行。」小妍嘟起嘴巴說。

我全身都在哆嗦。

其實我現在心裡已經不覺得傷心了。

只是我的心裡還是有一種失去了心愛的寶貝的那種失落感。

身體哆嗦是臉上的傷口不知怎麼了,奇癢難忍。

他倆已經完全不在意我也在這個房間裡,完全敞開著享受性愛的愉悅,而我突然發現,我原來也在心平氣和地欣賞著這場性愛直播。

只是我下面沒有任何生理反應。

這讓我有些奇怪。

南成宰果然老老實實地坐在炕上,懷抱著美嬌娘,呆呆地看著小妍紅潤的臉蛋。

小妍把兩臂松垮垮地搭在南成宰的肩膀上,蹲胯在他的身前,把腰擺了起來,上下起伏著自己屁股,全身也一起跟著動了起來。

能看出她有些吃力,牙關緊咬著,眼睛用力地閉著,鼻息沉重,從鼻腔里發出一連串悶哼:「嗯……嗯……唔……唔……」

小妍的起伏頻率並不快,但是深蹲再提臀的距離卻很大。

這麼大的幅度如果是在我身上,我的東西一定會滑脫出去吧。

莫名的有些悲哀。

五十六、

「好累……休息一下」小妍自己剛剛上下動了幾分鐘就開始筋疲力竭地癱軟下來,趴在南成宰的懷裡大口地喘息。

「要不……還是我來吧……」南成宰的語氣舒緩,氣息似乎也穩定了很多。

「不要!」小妍固執地搖頭,抿著嘴唇說:「我想試試我自己能不能來……」

南成宰笑著說:「你不要那麼緊張呀,鬆弛一些就不會那麼疲勞了。」

小妍臉色一沉,直起身,瞪著眼睛質問道:「呦?你經驗蠻豐富哦!你還說你只和那個女的有過兩次?」

南成宰趕緊解釋:「不是的,這個和鍛鍊體能其實不都是一樣的嘛?我真的和她只有兩次,騙你是豬!」

小妍賭氣一般,使勁往下一坐,又立刻把兩腿使勁夾緊了一下,南成宰立刻圓張開嘴,「哎呦」叫了一聲。

「讓你這東西不老實!」小妍笑著說。

「那我就操老實你!」南成宰似乎有些惱火,兩臂抱緊小妍的身體,往前一撲,把兩腿同時往外劃了半圈,就把小妍放到在炕上,兩人立刻又變回了男上女下的標準姿勢,而且他們的頭又朝向了炕的里側,我在鏡框里又能看到南成宰黑一半白一半的屁股一沉,死死地把自己的髖頂在小妍岔分開成一個大寫的M型的兩腿間。

月光很明亮,他們的跨間朝著炕外,兩個生殖器緊密交合,濕膩沆瀣的狀態看的一清二楚。

「死成宰哥!……你輕點……」小妍笑著嬌聲道。

以前看A片,看到這種管鮑交合的畫面時,我都會興奮不已,可是現在很奇怪,我不但不覺得有生理刺激,甚至還覺得有些噁心。

但是我的憤怒哪裡去了?

我為什麼很平靜?

平靜的讓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十分可憐。

鏡框里,那黑一半白一半的屁股一緊,再一松,就發出一聲清脆的「叭」一聲,小妍也立刻嬌聲「呀」的叫出來,它再一緊一松,就見他粗壯的腿根緊繃著,兩腿一曲一伸,連帶著他有著淺色疤痕的腰背也肌肉緊繃著波浪起伏狀運動起來,那「叭,叭」的聲響也就串聯起來,和身體撞擊所產生的「啪,啪」聲相映混雜,伴隨著小妍綿軟嬌柔的「呀,呀」呻吟和南成宰大口的喘息,這房間裡逐漸混亂起來。

我的眉頭皺的有些發脹,已經不敢再去張望鏡框里的景象。

我使勁晃頭,想阻止那些聲音進入我的耳朵,但是無濟於事。

上面兩個人已經顧不得講話,只剩下凌亂的撞擊聲和喘息聲加上小妍含糊不清的哀叫聲,應該是已經完全把注意力放在了無窮重複的抽送動作中。

「……來了……來了……」小妍嬌呼起來。

很悲哀,和她有性生活到現在四年了,我一直以為她很難來高潮,有限的幾次還都是在她喝了很多酒,我大汗淋漓地努力幾十分鐘才行,現在,南成宰居然只用了幾分鐘的猛烈抽送就讓她高潮了。

南成宰大口喘著粗氣,我聽到上面的啪啪聲突然停了,儘管十分不想繼續看上面,但還是忍不住睜開了眼。

南成宰繃直著身體,上半身微微仰起,兩手直直地支撐在小妍的腰胯兩側,腿使勁向後蹬去,把整個身體伸展成一個向上彎抬起的摺尺狀,而這摺尺的中軸部分正猛勁地擠靠在小妍岔分開並極力纏掛在他腰間的兩腿間,而小妍現在也在仰著頭僵直著自己的身體。

他又射進小妍的身體里了嗎?

我心中苦笑。

在這裡,沒有任何避孕措施,小妍這幾天正好是排卵期。

我在心中重重地嘆氣,老天爺就是這麼會開玩笑,原來我這幾個月來為了造人和她所做的準備都是給南成宰這個卑鄙的畜生準備的。

「……哎呀……好舒服……」小妍柔聲感嘆,身子也慢慢酥軟下來。

「我也好舒服……你的逼好舒服」南成宰把自己的腿鬆弛下來,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屁股,似乎沒有抽身出來的意思。

小妍突然想到了什麼,急喇喇地問:「你是不是又射了?」

南成宰笑著搖頭說:「早呢……」

小妍這才鬆了口氣的樣子,用手捋了捋額頭上已經被汗水沾濕的頭髮,輕聲說:「難怪我沒感覺。」

「你能感覺到?」南成宰調整了一下位置,手支著炕面,把自己的腰胯又開始擺動起來。

小妍清了清嗓子,眼神依然迷離著說:「嗯…能感覺到你那裡一鼓一鼓的,可有勁了……」

南成宰扶著小妍的兩腿,把自己的腰前後擺動起來,這次似乎更加猛烈和有力,能聽到撞擊出來的聲響比剛才更加的急促和清脆。

小妍也顧不得說話,左右擺著頭,嘴巴里含糊不清的繼續開始呢喃起來:「呀……好……呀……這麼深……使勁……我又要來……呀……」

這已經超出我的認知了。

小妍居然可以連續來高潮?

為什麼我和她在一起四年了,我居然從來都不知道!

我看那些小黃書知道有些女人是可以連續高潮的,但我一直是當那些事是夸張和理想化的東西,可是,現在小妍也太讓我出乎意料了。

可是,唉,這連續高潮居然不是我帶給她的。

「……不會疼嗎?」南成宰小心地問,動作逐漸恢復到之前的頻次和力道。

小妍使勁搖頭,一邊急促喘息和呻吟,一邊上氣不接下氣地嬌聲道:「呀……開始有點…呀…唔…現在沒事……你使勁……現在出了好多水……我出了好多水……你摸摸……呀……」

南成宰嘿嘿的笑,一邊大口喘著粗氣一邊說:「……呼…是啊,你出了好多水……哬……那我可用力了!……」

小妍不回答,使勁閉起眼睛和嘴巴,使勁抱起南成宰的胸,把兩腿用盡全力岔分開來。

南成宰現在兩肘支在小妍的腋下,用手扣在她的肩膀下,既緊貼著她柔嫩的身體,又沒有把身體重量全部壓在小妍的身上,但是腰胯對小妍跨間的擠壓就是全力以赴了。

他頂撞擺髖的速度看起來比剛剛小妍高潮之前要慢一些,但是能感覺到他現在的沖頂力道大的驚人,那狠勁,就像是每一下沖頂都要使勁把小妍頂穿個大洞一般。

「……你……呀……你要操死我嗎?……呀」小妍語無倫次的嘟囔。

「操死你!……我要操死你!」南成宰咬牙切齒地回應,屁股一撅,再猛地一沉,把自己的腰都極力地躬屈成一個極大的弧度,直到小妍發出一聲按捺不住的嬌吟,才抽身翹臀,繼續猛沉下來,周而復始,每一下都發著狠,感覺出用了全身的氣力。

我開始擔心起小妍能否承受這種撞擊了。

但是這個擔心剛一冒出來,我就開始在心裡拚命地罵自己,我是賤嗎?為什麼都著種時候了,還要去擔心這個背叛了我的蕩婦呢?

可是,小妍這真的算是背叛我嗎?

是的,她現在正在和另外的男人做愛,可是,那是她根本意識不清醒狀態下做的事啊,我怎麼能怪罪她呢?

但是事實就是事實啊!李荷妍現在就是在別的男人身下縱情呻吟著啊!我怎麼能原諒她啊!

「……操死我!……成宰哥!……呀……來了……又來了……呃……」我在自己和自己做著鬥爭,卻聽到小妍在南成宰一次又一次猛力的衝撞中,幾分鐘不到就僵直身體,再次來了高潮。

這次南成宰卻沒停下動作,使勁擁抱著小妍僵硬著直哆嗦的身體,一下一下,發著狠地用力拱操著。

「……真舒服……」這次僵直身體好像比之前那次的時間要短暫,而且在鏡框里,我看到小妍已經是滿身泛著汗珠的泛光了。

「還能來?」南成宰呼哧著問。

「……好像……好像還能來……」小妍似乎也對自己的身體開始有些驚訝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