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爱 (53-56) 作者:亚朵诺博

【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爱】(53-56)

作者:亚朵诺博2021/05/10 发表于:第一会所

五十三

隐约听到小妍大声叫了一声:“哈!”

这叫声听来很突兀,我的心里一紧,看来我多虑了,这四面楚歌的孤岛上,他们能跑到哪里去?小妍这一声听起来那么欢快,想来是两个人去到外面找了个舒服的所在梅开二度去了吧。

不对,听声音,不像是在院子中的某一处发出来的,外面现在应该蛮冷的,我能听到走廊里的土灶煤火旺盛的呼呼风声,而刚刚小妍的叫声更像是来自于对面朴老头的房间。

而且小妍叫了几秒后,就在我满腹狐疑地琢磨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对面房里忽然间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随着一阵嘈杂的电流声和混杂着机械音的人声响起,那边房间一下子热闹起来,他们三个人一起开心地欢呼起来。

我努力地辨认着他们的语言,终于听清楚几个关键字“终于通了!”“得救了!”

联系起之前南成宰对我说的话,我知道一定是那边的电台被修好了。

朴老头在声泪俱下地和电台里的声音对话,详细地讲述我们这里的情况和具体位置。

我知道,那电台其实根本就是好的,是南成宰来了故意给弄坏的,他现在把那东西修好,看来是真的不想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他这是准备好要铤而走险了。

这对于我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但是,这也意味着,我和妻子必须要面对接下来的尴尬局面了。

小妍现在意识还是不清醒,她能接受我这个罪犯根本就是自己合法的丈夫这个事实吗?

当一切都摆在桌面上,她会怎么面对着个混乱又残酷的现实?

我又该怎么面对她?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我能不能活着从这个肮脏阴暗的地窖里走出去现在都是个未知数,居然还在纠结那些我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去改变的事实。

现在的事实就是,我美丽的妻子,我那可爱善良的妻子,已经被那个卑鄙无耻的朝鲜人给玷污了。

我的心如刀绞,眼泪不争气地在我的脸颊上流淌。

我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除了躲在角落里痛哭流涕,面对自己的人生,却连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好的,明白,我们目前状况都很好,除了南警官今早不小心崴了脚,其他都很好!请转告县领导,我们一定坚守岗位,绝不辜负全县人民对我们的期望!”朴老头慷慨激昂地在汇报著这里情况。

都很好?我们派出所的民警,如果在汇报工作时候忘记汇报我们控制住的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会受处分的,朴老头和他的南警官看来完全不了解咱们的工作流程呀。

电台里的声音掺杂着很大的电流干扰声,传到我这边,基本上听不听里面说的什么,不过用想像的就能猜出来,无非就是让大家稳定情绪,组织和领导十分关心受困人员,让他们安心等待救援一类的吧。

那边房间叽里呱啦的好半天才安静下来。

“我操!真不容易,南警官你要是不提醒我,我还真没注意这玩意少了一个这小东西,我都不知道我这抽屉里还有备用零件,这次真的多亏了你,要不咱们还不得困个十天半拉月的才能和他们联系上啊。”朴老头感慨著,看来已经和电台里面联系完了。

这么拙劣的贼喊捉贼又自己破案的表演你活了那么大年纪了,就一点没看出问题吗?

“明天救援的人来了,成宰哥你可不要忘记你答应了我什么哦!”小妍似乎有些不放心地强调。

“放心吧,我跟你回沈阳,不过……”南成宰顿了顿说:“我得先去趟长兴县。”

“干嘛?去那里干嘛?”小妍焦急的问。

“得把杨大庆送到这边的保安局呀。”听得出南成宰是故意笑着说的。

“保安局?你是对面的人吗?”朴老头第一时间听出了破绽。

南成宰也马上意识到自己又走嘴了,急忙解释:“不是,是公安局,我这段时间办了几个脱北的案子,说顺嘴了。”

小妍笑着说:“呦呦……还办案子,你不是户籍警吗?办个屁的案子?”

空气一下子安静起来。

他们两个说话聊天甚至做爱我都在场,我没有任何印象南成宰对小妍说过户籍警这三个字!

不对!这根本就是小妍自己的记忆!

“……我,我是户籍警,不过有这方面的案子我也要参与呀……”南成宰有些不安地解释著。

“哈!总之咱们明天就能得救了,我估计明天一早救援的人就能到。”朴老头听起来很开心。

这对我来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但是对南成宰这个畜生来说应该是个噩耗吧。

“是啊,不过我还挺喜欢这里呢。”小妍笑着说。

“我啊,平时在这里打更和困在这里也没啥区别,就算是有船我也懒得来回走,一般都是两三个星期才出去一趟,在这里住着,可清净了。”朴老头感慨。

“好了,都快1点了,早点休息吧。”南成宰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的聊天。

又客套了几句,脚步声终于在卧室门外响起,随即门声,两个脚步一前一后进到房里。

“可真行……这大半夜的又吃了一肚子羊肉,现在肚子有些不舒服。”小妍的声音。

“不过电台修好了,你不开心吗?”南成宰的脚步声挪到了炕边。

两个人在地上走动,震动起灰尘,在木板缝隙中洒落在我的脸上。

我刚刚在裤子里尿了我来到这个孤岛之后的第二泡尿,刚尿出来的时候热乎乎的,现在已经凉了,整个裤裆里黏糊糊冷飕飕的。

“开心呀,只是我根本就没担心咱们走不了,在这里有吃有喝的,我还有点舍不得这里呢。”小妍的脚步声也挪到炕边,我眯着眼,透过木板缝隙看到穿着浅色牛仔裤的她轻盈地撅起圆润的屁股爬上了炕,只把两只没穿袜子的小脚丫晃荡在炕沿外。

南成宰还坐在炕边,不过现在已经把身体侧向了小妍的方向。

“丫头……”南成宰欲言又止的样子。

“咋了?”小妍的脚丫晃动了几下,我看到两只白皙纤细的手,把牛仔裤从自己的腿上扯了下来,在炕边抖了抖,叠起来摆在了原本小妍睡的那边。

我忍不住还是看了一眼墙上的镜框,心里面叹了口气,原来小妍上了炕,就直接把自己这边的褥子直接拽到了南成宰这边并排在他的褥子旁,原本她那边现在变成了空地。

“我……”南成宰吞吞吐吐的样子。

我感觉他是不是想对小妍坦白自己的身份了?

如果他真的做到了,至少说明他还勉强算是有那么一点点良心。

“啥啊?磨磨唧唧的,有话就说呀。”小妍一边笑呵呵地说着,一边脱掉了自己的高领毛衣,也叠的整整齐齐摆到了炕的另一边。

南成宰往地上的方向瞥了一眼,皱着眉,却用力吞了吞口水,笑了笑说:“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很漂亮。”

小妍笑着伸手在南成宰的胸口杵了一下,柔声说:“我美吧,那你要好好对我,一辈子不许惹我生气,知道吗?”

南成宰用力点头,把腿从炕外面收回去,也把自己的外裤扯了下去,随手往地上一扔。

那是我的警服裤子,昨天小妍帮他洗干净了,他就这么满不在乎的一扔。

小妍嘻嘻地笑了起来,轻声问:“成宰哥,你刚才是不是和朴大爷说咱俩的事了?”

“没说什么啊,他说什么了吗?”南成宰反问。

镜框里小妍媚眼如丝,盘著腿坐在南成宰的对面,面色泛红小声说:“那老头好色,刚才你进去修电台,你猜他问我什么?”

“问什么?”南成宰一边把两手一抬脱去了上身的衬衣,一边奇怪的问。

“他问咱俩有没有做避孕措施……”小妍的声音很轻柔。

镜框的玻璃反光中我看到南成宰的眉头皱紧了起来,他用力把手里的衣服也往地上一扔,转身头朝外倒在了炕上,小声嘟囔:“这个色老头,这是找打吗?”

小妍用手背捂著嘴巴咯咯地笑,说:“也别怪人家关心这个,你刚才还真的都射里面了,我要是怀上了看你怎么办!”

五十四、

南成宰抿著嘴巴笑了笑,头朝上看着天花板说:“怀上了就生下来,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小妍撅起嘴巴说:“咱俩还没结婚呢,我就怀孕这像话吗?再说了,我自己还是个孩子呢,我才不想这么早就要小孩。”

“荷丫头……”南成宰没有继续孩子的话题,带着一丝纠结小声问:“我考虑了一下,等明天你安全了,我还是要去一趟江界洲。”

小妍愣了一下,表情瞬间变得有些失望和悲伤,眯着眼睛问:“你还是没有放弃和那个人拚命的打算对吗?”

南成宰用力摇头说:“我答应了你,就一定不会再去找他拚命了,但是我也不想就这样放过那个恶魔。”

小妍探过身,把手用力抓着南成宰的胳膊,带着哀求的语气说:“不要去!求你,我们回沈阳找律师,咱们一定能告倒他。”

南成宰也用手扶在小妍的肩膀上,语气沉重地说:“丫头,我家里两条人命在被他害了,我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奶奶和贞英丫头满身是血的站在我面前哭的样子,我可以答应你不去和他拚命,但是我一定要想办法扳倒他,不然的话,我真的死都不会闭上眼睛!”

小妍看着南成宰坚定的目光,沉默了一会,重重地叹了口气,小声说:“我也知道我是拦不住你的,怎么办?如果你一定要去找那个人,那就带上我吧,我陪着你。”

“不行!”南成宰很坚决地摇头说:“明天一早救援的人会到,你跟着他们走,我发誓,我去这次去江界洲,一定不和他直接接触,我在那边有几个关系人,我去找他们帮我搜集姓蒋的犯罪的证据,等有了结果,再和你汇合,好不好?”

“不好!我就要和你一起去!”小妍上来倔脾气,也是很难被说服的。

南成宰似乎对小妍的倔强有些挠头,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用力地摇头。

小妍却俯身侧卧在南成宰身边,把上身伏在他的胸口,用手扶著南成宰的脸颊,把嘴巴就送到了南成宰的唇上。

滋滋的嘬吸声响起,两个人的头现在是朝向炕外的,所以我能在镜框里看清小妍闭着眼,把自己的舌尖送到了南成宰的嘴巴里翻卷缠滚著。

小妍的吻技在和我恋爱时就很熟练,我一直以为是女孩子天生的,现在想起来,也是个笑话。

应该是那个姓金的禽兽老师把她调教出来的吧。

“让不让我和你一起去?”小妍呼吸急促,眼睛盯着仰躺在身边的南成宰问。

“你跟着救援队走,我回头一定去找你!”南成宰毫不让步。

小妍使劲在他胸口捶了一拳,气呼呼的说:“你还是想去和那人拚命!”

南成宰呵呵地笑了几声,说:“相信我,我现在有你了,我真的不会轻易和人拚命了。”

“但是我真的好担心……”小妍伏下头,把自己的脸贴在南成宰的胸口上,小声嘀咕。

南成宰伸手环抱起小妍的肩膀,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说:“没啥担心的,放心吧,我一定会去找你的,相信成宰哥,对不对?”

小妍无可奈何地抿著嘴巴点点头。

我在心中冷笑,李荷妍呀李荷妍,你的脑子里面装的都是浆糊吗?他这明明就是在躲警察好不好!你的逻辑思维能力呢?

“睡觉吧,很晚了。”南成宰扳过小妍的肩膀,在她的脸颊上面用力的亲了一口。

小妍点点,把身子使劲贴在南成宰的身旁,南成宰这才伸手朝炕边的墙上摸了一下,咔哒一声,房间里的灯灭了。

我的眼前顿时黑了,我的心也慢慢冷却下来,说实话,今天我没怎么睡觉,不过伤口已经基本不怎么痛了,除了奇痒难耐,然后就是饿的心里发慌,现在灯熄了,还真的有些困意袭来,闭上眼,天旋地转地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进入睡眠状态了。

可是刚一瞌睡,上面就传来小妍轻声的哼哼声,还伴随着一阵窸窸窣窣地肌肤摩挲声。

“……成宰哥,你要是不回来,我可就找别的男人结婚了”小妍一边急促地喘息,一边轻声嘟囔。

“不行……你只能嫁给我!”南成宰说着,嘴巴里开始发出啧啧的吮吸声。

我的心一紧,睡意立刻被赶走了大半。

这声音,摆明了是已经开始前戏了,看来这两个人还真的准备梅开二度了。

我还要睁开眼去看那些屈辱的画面吗?我还要去亲眼见证自己的妻子是怎么和别的男人交合做爱的吗?

我的心里直哆嗦,每发出一阵嗉噜噜的吮吸声都像是一百台压路机在我心头撵过。

唉,算了,我能做什么呢?我现在连尿都要撒在裤子里,还能怎么样呢?由他们去吧,有什么好看的呢?算了!

我使劲闭上眼,极力地扼制自己想要睁眼去看那个镜框上面的反光的欲望。

小妍突然咯咯笑了起来。

我要坚持住,不能睁眼!

传来“啪”的一声手掌击打光滑皮肤的声响,很清脆。

我使劲皱眉,不能去看!

两个人同时咯咯地笑。

我忍住了,没什么难的,不就是两个男女在交合做爱前的调情吗?有什么值得好奇的?

突然安静了……

只能听到两个人急促又略显沉重的呼吸声。

像是魔怔发作,我的眼睛根本不受控制地睁开来,像是饥饿的野狗在找寻食物,顺着木板缝隙贪婪地朝墙上那泛起一层白光的镜框里看去。

白花花的,一个白花花的身子,骑坐在炕上仰躺着的一个黝黑的身体上。

我一激灵。

我感觉自己只是闭了几秒钟的眼睛,小妍现在居然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她的头发披散著,低着头,上身直挺,把两手支在南成宰肌群明显的小腹上,两腿紧绷地骑跨在他的腰上,正在用自己跨间那一小簇毛毛,在南成宰跨间浓密的黑毛上划著圈磨蹭著。

南成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脱的光光的。

“……坏蛋……又硬起来干嘛?”小妍嘟囔著。

南成宰嘿嘿地笑,小声说:“你用你的逼蹭我,我能不硬吗?”

小妍嘻嘻地笑,用小拳头在南成宰的肚子上轻轻砸了一下,把手就往自己胯下面一摸,就抓在两人相抵触在一起的毛毛中的一个黑管子一样的东西上面。

那东西看起来还在半疲软状态,应该还没有完全进入战斗姿态,被小妍的手一抓,歪歪扭扭地晃动着,像一个软软皮管子,带着个圆不伦敦的圆头,在惨白的月色中,闪著一丝磨砂般的光泽。

月色还是那么皎洁,照的炕上的光景是那么的清晰。

南成宰是头朝炕的歪侧躺着的,小妍也是正面面对着炕的外侧,在镜框里,一切都那么的清晰。

“你真好看……”南成宰呆呆地看着骑跨在自己身上磨蹭的小妍,一边赞叹,一边用两手在小妍岔分开的两腿上摩挲著。

小妍挤了挤鼻子,朝南成宰做了个鬼脸,笑着说:“你可真丑,你这东西更丑……”

她嘴上说着,手里的动作却没有一丝迟缓,五根葱白玉指环状相扣,套在南成宰逐渐蓬勃起来的阴茎上面开始上下地撸弄起来。

我也享受过她这种待遇,我知道她的小手有多柔软。

我只是奇怪,难道失忆却不会忘记这些手法和技巧吗?

南成宰被撸的直倒吸气,嘴里发出阵阵急促的一连串“嘶嘶”的声音,然后又长长的“哈……”出一口气出来。

果然,没撸几下,那根刚刚还像根软胶皮管子一样的东西就膨胀坚挺起来,夹在两人相互摩擦的毛毛中间油光满面地支棱著,一个暗红色的独眼小和尚生龙活虎地挤在两人的身体之间。

小妍两腿岔分开,把自己的胯间坐在南成宰的身上前后摆动髋,把手在两人之间的那根扶正,胯间两片肥美的肉唇立刻裹挟起南成宰已经粗涨坚挺的茎身,前后一摆髋,就像是一张吮吸冰棒的小嘴巴,滋遛滋遛地帮那阴茎涂满了晶莹湿滑的黏液。

“欧巴……我喜欢你这个坏东西……”小妍一边把自己的屁股前后扭动起来,一边柔声道。

南成宰呆呆地看着小妍涨红的脸蛋,两手从她的两腿上挪开,掐在她纤细的腰间。

五十五、

“丫头……让我操吧……”南成宰把手在小妍的腰间一掐,似乎想用力将她的身体提升起来,不过小妍已经自己主动把两腿一收,屁股自然就抬翘了起来。

两人身体间分离开一个空隙,眼看着小妍伸手摸在两人之间那根倔强挺立的阴茎上,用手指尖扶正那个圆不溜丢的龟头,轻轻抵在自己的肥美的阴唇间。

她低头往两个人的跨间看了一眼,柔声嘟囔:“这么大……”

南成宰扶著小妍的腰,也不等她调整好自己的身姿,就那么一挺髋,随着一阵放屁一样的“噗噜噜”排气声,整个龟头立刻淹没在小妍的两瓣肥厚的唇瓣之间。

“哎呀我操……”小妍皱眉哀叫了一声,浑身都是一颤,像是浑身酥软了一样,一下子把自己的身体全部压覆在南成宰的身上,大口喘著,带着微嗔的语气柔声说:“你坏死了……别一下子都整进来……我都没准备好呢。”

南成宰维持了一下姿势,轻声问:“疼了?”

小妍使劲抱着南成宰的身体,把脸用力贴在南成宰的脸上,小声说:“疼倒是不疼,就是太涨了,好像我整个人像气球一样被撑满了。”

两人现在都是头朝炕外,我在镜框里只能看到小妍白皙的身体,圆润的屁股和两条纤直的手臂和两条大长腿死死地缠抱着南成宰黑壮的身体上,看不到两人交接部位的情况,不过看着南成宰僵硬的姿势,我想现在应该他也只是刚刚进入一半吧。

“他没我的大是吗?”南成宰把两手揽在小妍的屁股上,似乎在轻轻扳着她的身体缓慢地往下沉,一边小声在小妍的耳边问。

小妍的气息很重,眼神很迷离,伸手在南成宰的肩膀上使劲拧了一把,娇声说:“你神经病啊?不许再提他!”

“我的大不大?”南成宰换了个问题。

全世界的男人都关心这种问题吗?说实话,我也曾压在小妍的身上问过这个问题。

“嗯……有点受不了……”小妍一边使劲抱着南成宰的身体,一边柔声回答他的问题。

能看到她的乳房紧紧挤贴在南成宰的身体上,从侧面能看到一个圆滚滚的鼓型凸起在两人的肌肤接触部分。

“好点了吗?”南成宰问。

小妍没回答,头埋在南成宰的脸侧,却见她的腿慢慢舒张开,极力地向两边伸展出去。

“哈……”她长长舒出一口气,似乎是终于卸掉了身上背负的重物一样。

“……太大……你先别动,我还是得适应一下,我感觉你这东西好像都顶到我胃里了……”小妍轻声道。

“你不喜欢吗?”南成宰问。

“……怎么说呢?也不能说不喜欢,只是得适应一下,要我里面松下来才能有感觉。”小妍说着,稍稍扭了扭自己的腰,脸上的表情似乎轻松了一些。

“你里面好紧,我现在就感觉要射了。”南成宰笑着说。

小妍急忙提了提髋,柔声道:“不行,我刚才那次还能来,结果你就射了,这回不许提前射出来,要等我来完了才行!”

南成宰有些奇怪的问:“女人可以来很多次吗?”

小妍用力点头,脸上能看出已经开始红润起来。

南成宰的腰收力,把阴茎从小妍身体里抽出一截,又挺起,缓缓地推进去,小妍立刻柔声哼了起来:“唔……慢点……”

南成宰小心地挺起,又收回,再挺起再收回,动作沉稳又有节奏。

小妍咬著下唇,眼睛迷离地看着南成宰的脸颊,一边急促喘息著,一边娇柔地呻吟起来。

“……呃…唔…成宰哥…我喜欢和你做爱……唔……”

“说,我是不是比他操的舒服?”南成宰喘著粗气,却还在追问这些问题。

“……唔……烦人……你舒服!你舒服……满意啦?……唔……”小妍见躲不开,索性给了他满意的答案。

南成宰的心胸,也真的和他凶狠的性格完全相对立呀。

他居然比我这个正牌丈夫还关心这些无聊的问题。

就算你宇宙第一又能怎么样呢?你南成宰也不过是偷偷抢占了小妍这几天而已,最后小妍还是会清醒,你的骗子身份早晚也会败露,难道他真的以为小妍以后就会一直这样失忆下去吗?

南成宰满意的笑了笑,两手一起五指展开,用力扳住小妍的圆润又富有弹性的屁股,把自己的髋有节奏地上下挺动起来。

小妍哀声伏在南成宰的身上,两条手臂用力抱住他的肩,居然在南成宰的挺动中把两脚支著炕面,屈膝蹲伏著,跟着他的节奏上下摆髋迎合着他的抽送。

两人的动作不剧烈,但是两人跨间的撞击似乎力道可是不小,“啪啪”的撞击声极为清脆,甚至在房间里能产生出共鸣和混响。

“……呀…呀,唔……”小妍的叫声连成了一串,听起来甚至有些像是承受着什么痛苦,但我能在境况中看到她的表情,那表情绝对不是痛楚,那明明就是在享受。

果然,小妍呢喃著嘟囔的话让我更加清楚,她现在完全沉浸在愉悦的性爱中。

“…唔…呀……真舒服……成宰哥…我喜欢这样…好喜欢……呀……”

也许是受到小妍的鼓励,又或许是南成宰已经彻底兴奋起来,他的挺动逐渐的加快了频次和力道,顶撞起来的额幅度也比刚刚的时候明显增加了很多。

小妍的身体像是风浪中摇曳的小船,摇摆动荡起来。

“……呀…有点深…等一下……轻点……太深了……有点受不了了……呀……”小妍生气不接下气地喘息著,一边试图用力抱紧南成宰的肩保持自己的平衡,一边娇滴滴的小声嘟囔。

“丫头……你真好看……”南成宰也跟着嘟囔。

听清楚南成宰的话,小妍似乎很受用,面色潮红,把紧贴在南成宰脸颊上的头抬了起来,眼神迷离著,怔怔地看了一会南成宰的脸,嘴角微微一笑,低头使劲在南成宰的嘴唇上咬了一口,南成宰没留神,疼的“哎呦”叫了一声。

“……坏蛋……让你欺负我……”小妍坏笑着,用胳膊肘拄著炕面,两臂夹着南成宰的头,用自己的鼻尖在他的鼻尖上蹭。

南成宰缓过神来,一手环扣住小妍纤细的腰,一手往炕上一支,把腰一挺,居然就那么直挺挺地坐直起上身,两腿都盘起来,让小妍跨坐在他的怀里。

小妍被搬动着直起身,扭了扭屁股,发觉自己和他的连接居然没有一点脱离的迹象,吸着气口中发出一声惊呼:“哬…你坏死了,这样太深了……”

南成宰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妍红润的脸颊看,两手用搂住小妍圆滚滚的屁股上,臂膀肌肉一紧,就把小妍整个身体给搬拉起来,虽然他是背对着镜框,但我还是注意到他已经把小妍的屁股给搬举起来至少十几厘米的高度。

小妍吓了一跳,赶紧用两臂至今环抱住他的脖子,似乎意识到接下来南成宰会做什么,眼睛和嘴巴一起使劲一闭,屏息凝气地等待着。

果然,南成宰的手劲一松,小妍的屁股立刻自由落体,“啪”的一声砸回到他的腿上。

“哎呀!……”小妍表情有些狰狞地哀叫了一声,用拳头使劲在南成宰的肩膀上捶了拳,急切地嚷:“……疼啦!”

随即却又立刻咯咯地笑了起来,把头一歪,别在南成宰的肩膀上小声说:“……操!…感觉一下子怼到胃里去了,你能不能轻点啊?”

南成宰呵呵地一边喘著粗气一边笑着说:“……哪里会那么夸张?”

小妍也咯咯地笑了一会,柔声说:“你的东西太大了,我自己慢慢动吧。”

“可是我就想使劲操你……”南成宰扭著屁股,有些不甘心地把速度放慢下来。

“不行……你一使劲,又要射了,等我来完了,你想怎么弄都行。”小妍嘟起嘴巴说。

我全身都在哆嗦。

其实我现在心里已经不觉得伤心了。

只是我的心里还是有一种失去了心爱的宝贝的那种失落感。

身体哆嗦是脸上的伤口不知怎么了,奇痒难忍。

他俩已经完全不在意我也在这个房间里,完全敞开着享受性爱的愉悦,而我突然发现,我原来也在心平气和地欣赏著这场性爱直播。

只是我下面没有任何生理反应。

这让我有些奇怪。

南成宰果然老老实实地坐在炕上,怀抱着美娇娘,呆呆地看着小妍红润的脸蛋。

小妍把两臂松垮垮地搭在南成宰的肩膀上,蹲胯在他的身前,把腰摆了起来,上下起伏著自己屁股,全身也一起跟着动了起来。

能看出她有些吃力,牙关紧咬著,眼睛用力地闭着,鼻息沉重,从鼻腔里发出一连串闷哼:“嗯……嗯……唔……唔……”

小妍的起伏频率并不快,但是深蹲再提臀的距离却很大。

这么大的幅度如果是在我身上,我的东西一定会滑脱出去吧。

莫名的有些悲哀。

五十六、

“好累……休息一下”小妍自己刚刚上下动了几分钟就开始筋疲力竭地瘫软下来,趴在南成宰的怀里大口地喘息。

“要不……还是我来吧……”南成宰的语气舒缓,气息似乎也稳定了很多。

“不要!”小妍固执地摇头,抿著嘴唇说:“我想试试我自己能不能来……”

南成宰笑着说:“你不要那么紧张呀,松弛一些就不会那么疲劳了。”

小妍脸色一沉,直起身,瞪着眼睛质问道:“呦?你经验蛮丰富哦!你还说你只和那个女的有过两次?”

南成宰赶紧解释:“不是的,这个和锻炼体能其实不都是一样的嘛?我真的和她只有两次,骗你是猪!”

小妍赌气一般,使劲往下一坐,又立刻把两腿使劲夹紧了一下,南成宰立刻圆张开嘴,“哎呦”叫了一声。

“让你这东西不老实!”小妍笑着说。

“那我就操老实你!”南成宰似乎有些恼火,两臂抱紧小妍的身体,往前一扑,把两腿同时往外划了半圈,就把小妍放到在炕上,两人立刻又变回了男上女下的标准姿势,而且他们的头又朝向了炕的里侧,我在镜框里又能看到南成宰黑一半白一半的屁股一沉,死死地把自己的髋顶在小妍岔分开成一个大写的M型的两腿间。

月光很明亮,他们的跨间朝着炕外,两个生殖器紧密交合,湿腻沆瀣的状态看的一清二楚。

“死成宰哥!……你轻点……”小妍笑着娇声道。

以前看A片,看到这种管鲍交合的画面时,我都会兴奋不已,可是现在很奇怪,我不但不觉得有生理刺激,甚至还觉得有些恶心。

但是我的愤怒哪里去了?

我为什么很平静?

平静的让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十分可怜。

镜框里,那黑一半白一半的屁股一紧,再一松,就发出一声清脆的“叭”一声,小妍也立刻娇声“呀”的叫出来,它再一紧一松,就见他粗壮的腿根紧绷着,两腿一曲一伸,连带着他有着浅色疤痕的腰背也肌肉紧绷着波浪起伏状运动起来,那“叭,叭”的声响也就串联起来,和身体撞击所产生的“啪,啪”声相映混杂,伴随着小妍绵软娇柔的“呀,呀”呻吟和南成宰大口的喘息,这房间里逐渐混乱起来。

我的眉头皱的有些发胀,已经不敢再去张望镜框里的景象。

我使劲晃头,想阻止那些声音进入我的耳朵,但是无济于事。

上面两个人已经顾不得讲话,只剩下凌乱的撞击声和喘息声加上小妍含糊不清的哀叫声,应该是已经完全把注意力放在了无穷重复的抽送动作中。

“……来了……来了……”小妍娇呼起来。

很悲哀,和她有性生活到现在四年了,我一直以为她很难来高潮,有限的几次还都是在她喝了很多酒,我大汗淋漓地努力几十分钟才行,现在,南成宰居然只用了几分钟的猛烈抽送就让她高潮了。

南成宰大口喘著粗气,我听到上面的啪啪声突然停了,尽管十分不想继续看上面,但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

南成宰绷直著身体,上半身微微仰起,两手直直地支撑在小妍的腰胯两侧,腿使劲向后蹬去,把整个身体伸展成一个向上弯抬起的折尺状,而这折尺的中轴部分正猛劲地挤靠在小妍岔分开并极力缠挂在他腰间的两腿间,而小妍现在也在仰著头僵直著自己的身体。

他又射进小妍的身体里了吗?

我心中苦笑。

在这里,没有任何避孕措施,小妍这几天正好是排卵期。

我在心中重重地叹气,老天爷就是这么会开玩笑,原来我这几个月来为了造人和她所做的准备都是给南成宰这个卑鄙的畜生准备的。

“……哎呀……好舒服……”小妍柔声感叹,身子也慢慢酥软下来。

“我也好舒服……你的逼好舒服”南成宰把自己的腿松弛下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屁股,似乎没有抽身出来的意思。

小妍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喇喇地问:“你是不是又射了?”

南成宰笑着摇头说:“早呢……”

小妍这才松了口气的样子,用手捋了捋额头上已经被汗水沾湿的头发,轻声说:“难怪我没感觉。”

“你能感觉到?”南成宰调整了一下位置,手支著炕面,把自己的腰胯又开始摆动起来。

小妍清了清嗓子,眼神依然迷离著说:“嗯…能感觉到你那里一鼓一鼓的,可有劲了……”

南成宰扶著小妍的两腿,把自己的腰前后摆动起来,这次似乎更加猛烈和有力,能听到撞击出来的声响比刚才更加的急促和清脆。

小妍也顾不得说话,左右摆着头,嘴巴里含糊不清的继续开始呢喃起来:“呀……好……呀……这么深……使劲……我又要来……呀……”

这已经超出我的认知了。

小妍居然可以连续来高潮?

为什么我和她在一起四年了,我居然从来都不知道!

我看那些小黄书知道有些女人是可以连续高潮的,但我一直是当那些事是夸张和理想化的东西,可是,现在小妍也太让我出乎意料了。

可是,唉,这连续高潮居然不是我带给她的。

“……不会疼吗?”南成宰小心地问,动作逐渐恢复到之前的频次和力道。

小妍使劲摇头,一边急促喘息和呻吟,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娇声道:“呀……开始有点…呀…唔…现在没事……你使劲……现在出了好多水……我出了好多水……你摸摸……呀……”

南成宰嘿嘿的笑,一边大口喘著粗气一边说:“……呼…是啊,你出了好多水……哬……那我可用力了!……”

小妍不回答,使劲闭起眼睛和嘴巴,使劲抱起南成宰的胸,把两腿用尽全力岔分开来。

南成宰现在两肘支在小妍的腋下,用手扣在她的肩膀下,既紧贴着她柔嫩的身体,又没有把身体重量全部压在小妍的身上,但是腰胯对小妍跨间的挤压就是全力以赴了。

他顶撞摆髋的速度看起来比刚刚小妍高潮之前要慢一些,但是能感觉到他现在的冲顶力道大的惊人,那狠劲,就像是每一下冲顶都要使劲把小妍顶穿个大洞一般。

“……你……呀……你要操死我吗?……呀”小妍语无伦次的嘟囔。

“操死你!……我要操死你!”南成宰咬牙切齿地回应,屁股一撅,再猛地一沉,把自己的腰都极力地躬屈成一个极大的弧度,直到小妍发出一声按捺不住的娇吟,才抽身翘臀,继续猛沉下来,周而复始,每一下都发着狠,感觉出用了全身的气力。

我开始担心起小妍能否承受这种撞击了。

但是这个担心刚一冒出来,我就开始在心里拚命地骂自己,我是贱吗?为什么都著种时候了,还要去担心这个背叛了我的荡妇呢?

可是,小妍这真的算是背叛我吗?

是的,她现在正在和另外的男人做爱,可是,那是她根本意识不清醒状态下做的事啊,我怎么能怪罪她呢?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啊!李荷妍现在就是在别的男人身下纵情呻吟著啊!我怎么能原谅她啊!

“……操死我!……成宰哥!……呀……来了……又来了……呃……”我在自己和自己做着斗争,却听到小妍在南成宰一次又一次猛力的冲撞中,几分钟不到就僵直身体,再次来了高潮。

这次南成宰却没停下动作,使劲拥抱着小妍僵硬著直哆嗦的身体,一下一下,发着狠地用力拱操著。

“……真舒服……”这次僵直身体好像比之前那次的时间要短暂,而且在镜框里,我看到小妍已经是满身泛著汗珠的泛光了。

“还能来?”南成宰呼哧著问。

“……好像……好像还能来……”小妍似乎也对自己的身体开始有些惊讶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