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爱 (30-34) 作者:亚朵诺博

.

【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爱】

作者:亚朵诺博2021/04/26 发表于:第一会所

三十、

炕上楚河汉界分得清楚,两个人中间还有一人多远的距离是空着的,两人一个炕头一个炕稍,全部头朝外脚朝里,各自裹着自己的被子睡得正香。

南成宰这方面倒算规矩。

小妍的睡姿还是那么熟悉,她会在熟睡中不自觉的把两只手都垫在自己的腮帮上,就像个小猫,如果我躺在她旁边,她还会使劲用头往我的肩膀上蹭,而这些习惯都是她不自觉地做出的动作,绝大多数的时间她自己根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钻进我的怀里了。

我不敢把那屋门开得太大,我相信南成宰一定很警惕,他们受训随时保持警惕的。

天色越来越亮了,我担心自己再不行动就要被南成宰发现了,赶紧回到土灶边上,看起来那根木柴靠里面的一段已经变黑了,我蹲下身,看到那木材已经冒起一丝小火苗,就试着拽著那木材的一端想把那木柴拽出来。

本来还在聚精会神的想着只要把那木柴拽出来,就用木炭在墙上写下我的身份名称和南成宰的真实身份,刚拽了一半,就听得身后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吼:“你要干嘛!?”

我还没反应过来,背后就被狠狠地踹了一脚,我向前一扑,差点把手直接按到那还是滚烫的炉盖上。

我忍着脸上的痛回头一看,原来是朴老头怒气冲冲地站在我身后,见我回头和他对视,他似乎更加生气,往我这边又凑上来一步抬腿又要踹过来,我赶紧侧身坐到地上,急咧咧的朝自己的嘴巴比划两下,有拿起那根已经著起来的木柴,朝墙上比划。

我的意思是,我说不了话,我想用这个在墙上写给你。

朴老头更加生气地瞪起眼,大声嚷嚷起来:“他妈……想吃东西就叫我,还想烧房子?我看你让人家警官打死都不冤!”

我知道他误会了,我又说不出话,根本没法和他解释,索性猛地站起身,推开老头就往外跑。

“南警官!那小子跑啦!”老头在我身后立刻大叫起来。

我一整夜没合眼,粒米未进滴水没沾,脑子里晕的天旋地转,不过我还是踉跄著跑到了院子里,我不敢回头,拚命地想按照昨天来的路跑回森林里去,可是刚跑到院子门口,眼前的一幕彻底让我惊呆了。

昨天明明是走过了河床,爬上来一个高地,才进的小院。

可是现在,院门外居然变成了一条奔腾怒吼的宽阔大河。

这个小院现在已经变成了这条大河中岌岌可危的一个小岛,四面八方都是奔腾汹涌的泛著泥浆的河水。

最可怕的是,在我们这个已经变成孤岛的高地周围,尤其是迎著水流方向的水边,已经堆积起将近四五十公分高的碎冰围堤,那些脏呼呼的大小不一的冰块横七竖八地堆在我们的院子周围,奔腾的河水里也满是碎冰,在水里翻滚碰撞,发出轰隆隆的低鸣。

“我操!”我身后的朴老头也惊呼了一声。

南成宰光着膀子,一边提裤子一边冲了出来,他里面根本什么都没穿,直接在往自己身上套裤子,跨间一团黑簇,居然挺直著让一条让人惊讶的大家伙,他都到院子里了,才慌手慌脚地把那浪荡著的东西塞进裤子里,往院外一看,眼前的景象让他也愣住了。

“昨天下了一整夜的雨,这是水库今早开闸泄洪了!”朴老头扶著小院的篱笆墙朝外面的河面张望。

“这怎么办?能回到岸上吗?”南成宰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把裤子系好,问朴老头。

“呦……你小子本钱可以呀!”朴老头也注意到了南成宰暴露出来的东西。

南成宰满脸焦急,哪里有心情和他贫嘴,皱起眉头看了看呆若木鸡的我,又问朴老头:“现在怎么办?能不能回到岸上去?”

朴老头摇摇头说:“每年七八月份左右都没有这么大的水量,可能是昨天的台风影响的上游降雨量太大了吧,又赶上凌汛,水库不泄洪就保不住了,我们电台又出问题,不然一定有通知的。”

“没有船吗?能不能游泳过去?”南成宰心中惦记着要去江界洲,看起来十分焦急。

“原本有个筏子,不过昨天在这里,现在已经不见了。”朴老头指了指院外一处现在已经是急流的水面说。

“水多深?能游过去吧?”南成宰甚至顾不得抽时间来理会两手已经自由的我。

“游泳?……你仔细看水里。”朴老头指著奔腾咆哮的水面说。

原来所谓的凌汛,就是指春季开江开河的时间里,冰水混合的河水,这时候的水不仅冰冷刺骨只有零度左右,而且水里都是大大小小的冰凌,别说人下去,就是随便扔跟木头下去,瞬间就会被巨大的水流冲力和冰块的撞击给击碎。

南成宰急的直跺脚。

我知道他有多急切地想赶到江界洲去,但这就是命运吧,他不得不被隔离在这个孤岛上。

他终于反应过来,大步走到我身边,扭起我的胳膊就是一个反手擒拿,我本就很虚弱,没有任何反抗动作就被他重新反背着双手用手铐重新铐了起来。

这回他在手铐上又加了一条塑料绑扎带。

他把我推回房子的走廊里,带着沮丧,恶狠狠地对我说:“西巴……被你这个蠢货打乱了我的全部计划!你就是个蠢货!”

“成宰哥怎么了?”小妍已经穿好衣服,听到了嘈杂声,一脸惶恐地走出卧室。

“我们被困住了,走不了了。”南成宰垂头丧气地说。

小妍有些不可置信地赶紧跑出房子。

“西巴……你耽误了我的事,如果让那个姓蒋的跑了,我一定会杀了你这个蠢货加懦夫!”见到小妍跑远了,他恶狠狠地压低声音朝我吼。

说着他突然回头朝院子里张望了一下,外面小妍正在朴老头的身边在朝湍流的河水张望。

“我也会杀了你老婆和那个老家伙!”他满眼血丝地补充:“而且我还会在杀了你老婆之前操了她的逼!”

……

三十一、

我浑身奋力地扭转一下,想直起身,他在我背上狠砸了一拳说:“你想现在死吗?”

我被他威胁,也上来倔脾气,在这里反正也是叫天不灵叫地不应的,何必一直做条狗呢?

我拼尽全身力气转回身,歪著肩膀,使劲用头朝他胸口顶了上去,他躲都没躲,硬挺著被我顶了个正著。

这一撞他纹丝没动,我却眼冒金星一个趔趄扑到在地上。

我没法吃东西,也没法喝水,伤口在早上的疼痛减轻了一点,但我还是虚弱的像只小体型犬,撞到他的胸口上,居然像是撞到了墙,把自己给搞的差点晕过去。

不过我的激烈举动倒是让他冷静了下来,他站在我面前,两手攥拳,却又松弛下来,冷冷地说:“你不用这么激动,你只要祈祷河水早点退下去就行了,只要有机会过河,我立刻放了你们。”

我浑身酸痛,脸上肿胀的像个大包子,趴在地上像一只只有出气没进气的等死的流浪狗。

“成宰哥!怎么办?你有办法过河吗?”小妍满面愁容地退到院子中央,朝屋子里的南成宰喊。

朴老头转身往房里走,摇著头说:“过不了,过不了,得等冰凌过去,得一两天吧,这之前咱们啥招没有。”

老头进了走廊,看见我又重新被铐好按在地上,叹了口气问南成宰:“这回可要把他锁好咯,早上这幸亏是我起的早,不然他这一把火放起来,咱们都他妈给闷在屋里头了。”

南成宰点头说:“这回我在手铐上加了个扣,他自己不可能再弄开手铐了。”

朴老头又看了看我背在身后的手,心有余悸地说:“南警官,不是我矫情,这人是个杀人犯,我老头还没活够,他白天在这里咱们都醒著还好,到了晚上你这样把他扔在这里没人看着可不行。”

南成宰点点头说:“我大意了,我以为他伤成这个样子会老实点,没事,今天我会对他严加管看的。”

老头俯身看了看我的伤,说:“你学过医吗?看起来他没再出血了,现在看他也挺有精神头的。”

小妍也进到房里,南成宰笑着解释:“我之前一直是解放军部队的,受过急救训练。”

“哦,难怪。”朴老头点头释然的样子,接着问:“我二儿子在黑龙江那边当兵,是炮兵,你在哪服役的?”

南成宰眼珠快速转了一下说:“这个不方便说。”

“有吃的吗?”小妍一边用手整理头发一边凑过来问。

“只有土豆和罐头,不过咱们不能像昨天那样浪费了,做了一大锅,咱们三个又吃不了,这水不知道要封几天,咱们还是要算计点吃。”朴老头说。

“杨大庆怎么办?他也吃不了东西。”小妍看了我一眼问。

南成宰瞥了我一眼说:“现在的条件也没办法给他输液,挺著吧,给他从嘴巴缝里补点水应该没问题。”

小妍蹲下身,伸出两纤细的手指在我脸上的纱布边缘轻轻碰了碰说:“那也要把这些纱布拆下来吧,咱么没有别的纱布了,怎么办?”

“没事,拆下来的纱布用开水煮一会在晒干了还能用,反正这水也就是一两天就过去了,应该没问题。”南成宰满不在乎地说完,回去了卧室里。

朴老头已经从工具房里拎着一条水衩子(一种能在水中作业的橡胶防水一体式的裤子)从房里走了出来。

“我得去看看那些设备怎么样了,别被水给冲走咯。”他嘟囔著,走出了屋子。

小妍试了试把我脸上的纱布松开,想帮我把纱布拆下来,却发现由于伤口的血渍已经凝固了,纱布被蘸住,很难拆下来。

硬撕她又不敢,眼睛都不敢大睁,咧著嘴,好像比我还痛苦的样子,用力扯了扯,我痛起来,身体马上哆嗦起来。

“怎么办?都蘸上了,弄不下来!”小妍转头朝房里求救。

南成宰没有出来,不过大声说:“不能硬撕,要用碘伏沾湿了满满撕……”

“不行!我不敢!”小雅站起身,快步朝卧室走去,刚一进门,我听到小妍立刻惊呼了一声。

着声音和昨晚那声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不过紧接着小妍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瞅你那死样子,那个小毛毛虫还怕我看呀?……”小妍的语气轻浮又暧昧,短短几个子却像是一个大拳头狠狠朝我的心口捶了一下。

昨天还没太明显的感觉,今天已经感觉小妍对南成宰的态度根本就是变成了情侣之间的那种亲昵嬉闹了。

房里的声音没什么特殊的,听得出是南成宰在忙手忙脚地穿衣服。

很快南成宰就又走出卧室,不过只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我,回头朝卧室里面说:“我去看看有没有办法过河,你小心杨大庆,不要碰他,一会我回来再帮他换药,你留在这里看看能不能弄点吃的。”

面对南成宰男主人一般的命令,小妍居然顺从的点点头,过了一会就从房里拿出几个拳头大小的土豆和一罐红烧扣肉罐头来。

昨晚我就看到土豆和罐头都是从卧室里拿出来的,不过今早我看过那房间,里面的地上并没看到有这些东西,有点好奇这些东西都藏在哪里了。

“你看也没用,你也吃不到。”小妍见我在地上看她,朝我挤了挤鼻子说。

我皱了皱眉,无力做出任何回应,整晚的疼痛让我筋疲力竭,刚才又拼尽全身力气做了一次逃亡尝试,现在眼前渐渐模糊,慢慢昏睡了起来。

睁开眼是被痛醒的。

头昏沉沉晕天转地的。

被放平倒在了走廊专门给我铺垫的喂驴草料上,脸上的纱布已经被撤了下来,走廊中在炉子不远架了几个木条,晾晒著几条血迹斑斑的纱布。

脸上的疼痛是南成宰在给我的伤口用碘伏进行着消毒和清洗引起的。

“这里都红了,应该是发炎了,搞不好今天会严重,口服的抗生素还是得从嘴巴里灌进去,看来我的方法不管用。”南成宰一边用棉签擦拭我的伤口,一边说。

勉强睁开眼睛,感觉眼皮有千斤重,看到朴老头也凑过来看我,说:“应该还是管用了,他伤的太严重了,抗生素的剂量不够,要不给他用水掺著药灌进去一些,然后再按照你的方法再打进去一点,看看这小子能不能挺过去。”

一只柔软凉丝丝的小手在我额头上摸了摸,听到小妍在我头上方我看不到的位置说:“他开始发烧了,怎么办呀?这么大的水,又联系不到外面,这要是再拖一天,我真怕他死在这里。”

南成宰笑着说:“人哪有那么脆弱,我当年烫伤,也是感染发炎了,我也是靠几粒口服抗生素硬挺过来的。”

“你壮的像头牛一样,他这么瘦,能一样吗?”小妍应该是笑着说的。

自己真正的丈夫正在生死鬼门关上徘徊,她居然还在和那个卑鄙无耻的骗子说笑!

“把炉子里的煤看好,把他搬到我那边房里去吧,走廊门缝大,现在下雨又降温了,他看起来情况很不好,别再着凉,不管他犯了多大的罪,毕竟是个大活人,在咱们面前死了,那就是造孽了。”朴老头说。

我的嘴巴在别人的帮助下还是可以张开一定的角度的,这三个人七手八脚的,不但喂了我几口水和溶在水里的药,还被试着在嗓子里塞了几口兑了水的土豆泥。

说实话,土豆泥兑水的味道我真没尝出什么味,我发现我根本无法自主的吞咽东西,应该是我的喉咙也受到了影响,不过在他们的帮助下,我还是喝了几口水,居然感觉自己一下子得救了一般。

我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外面已经又开始下雨了,不过这时候的雨里面好像还夹着大块的雪片。

南成宰点点头,帮我把伤口重新包扎好,和朴老头一起抬着,把我搬到工具房里。

原来这里有张铁质的单人床,还有一个写字台,和几个铁卷柜,整个面积和卧房差不多,不过十分凌乱,就像是个常年没人清扫的修车工具房一样。

床上面铺着脏兮兮的被褥,不过我知道,即使那么恶心的床,也不是给我准备的。

我像条脏兮兮的狗一样被扔在靠走廊这边的墙边地面上,因为这里比另外一边暖和点。

我的头很晕,很快就再一次昏睡起来。

……

三十二、

我做了个梦。

梦到我和小萌在西藏湛蓝色的天空下,在雄伟庄严的布达拉宫前摆出各种姿势拍照。

我穿着威武的警服,小妍穿着艳丽的朝鲜族服饰。

我和小妍在炙热明亮的阳光中开心地嬉笑。

她捧著一束黄色的小花,在阳光中伸开双臂扑在我的怀里,我用力抱住她,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亲吻,我们十指相扣,两支亮闪闪的白金婚戒连接在一起,我们开心的唱起了她们朝鲜族经常哼唱的歌谣。

我被一阵歌声惊醒了。

就是朝鲜族很喜欢的那种音乐,几个人的声音在和唱。

梦境中的画面太美了,美的让我惊醒了还在回味着那场景,甚至想跟着那歌声和唱起来,却愕然发觉自己满脸掺著绷带。

如果现在是噩梦,请让我尽快的醒过来好吗?

如果刚才是美梦,让我继续昏睡过去好吗?

老天为什么这么折磨我?

我做错了什么事?

耳边的歌声依旧欢快而又婉转动听,让我以为他们在庆祝什么,我努力让自己昏沉的大脑清醒,终于发现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躺在工具房墙边的地上。

他们都在走廊对面的卧室里,听起来有说有笑的。

难道南成宰那个畜生不着急去江界洲了吗?

外面天色很昏暗,淅沥沥地下着雨,我估算不出现在的时间,头晕的依然,伤口的疼痛虽然减轻了一些,不过周边明显开始觉得有些发热,自己的身体也是冷一阵,热一阵的。

我不懂医,不过感觉自己的情况应该是严重了。

可能是我就要死了吧。

那边房间里唱着歌,能听到小妍偶尔发出阵阵开心的笑声。

他们三个人同宗同族,自然很多话题都能说道一起去,看来小妍暂时没什么危险。

不过现在我和他们隔了一个走廊,他们说的话我听起来很含混,而且他们开始说话中夹杂了很多朝鲜语,让我听起来十分吃力。

很奇怪的是,明明朝鲜语是南成宰的母语,他去一直在说普通话,除了偶尔冒出一两个粗口单词,根本就不见他说朝鲜话。

他太狡猾了。

朝鲜的朝鲜话,和我们的朝鲜族朝鲜话还是有一点区别的,就像我们的东北人去到北京,尽管都说的是普通话,人家一下就能听出你是个东北土老帽。

但是如果一个朝鲜人和我们的朝鲜族在一起说普通话,就很少有人能分得清了。

这家伙居然细心到这种程度。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办喜酒呀?要是在永和摆酒,可要通知我去喝喜酒呀!”朴老头的声音洪亮,大声问。

“放心吧,我爸一定会在这边摆酒的,大伯家在这边还有好大一家子人呢。”我听出小妍的声音语调里似乎是喝酒了。

小妍的酒量我太了解了,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就是不知道这水什么时候能退呀……”南成宰的声音。

“只要雨停了,两三天也就退下去了,不用急,在这里有吃有住的,就当是出来过清明节了。”朴老头满不在乎地说。

是啊,马上就过清明节了,逢年过节派出所都很忙,不过我现在这样,即使回去了,恐怕也要修养一阵子才能重新上岗吧。

看情况他们在吃饭,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判断不出他们吃的是午饭还是晚饭,不过我现在睡得倒是蛮足,现在除了有些头晕脑胀的,身体上恢复的很好。

现在他们在那边说笑聊天,没人管我,这是不是又出现了机会?

我试着靠着墙,小心地坐直身体,果然现在比昨天强了很多,我现在靠在墙边做着居然不摇晃了,甚至,我试着把腿蜷起来,用了用力,屁股居然可以很轻松地离开地面了。

除了伤口周围发热肿胀以外,看来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好。

我挣扎了一下,居然稳稳地站了起来。

环视一下房间,有很多工具和仪器,写字台上面就是一个长方体的老式无线电台。

这东西一定是南成宰给弄坏了,不过我现在首先还是要弄开束缚我的手铐,我找了一会,果然发现在写字台下面有个工具箱,不过我手背在后面,摸那个工具箱有些困难,好在我现在求生心切,背靠着写字台,用被铐住的两手把那工具箱拽出来一些,然后坐到地上,用背着的两手在工具箱里摸索起来。

钳子螺丝刀都有,但是好像这些工具对手铐是没什么用的,钉子?也没用,螺丝钉?更没用。

剪刀!

我摸到一把剪刀。

用这个打不开我的手铐,但它是一把非常好的武器。

我知道,以南成宰的身手,这东西恐怕是不会对他产生什么威胁的,但是我觉得,在他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第一击还是有可能得手的,必须要尽力地尝试一下,这样坐以待毙的感觉太难受了,我对他不能蛮干,还是要讲策略,这把剪刀我得好好利用起来。

那边房间应该是谁说了什么笑话,三个人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我紧张地侧耳听过去,见没人准备过来这里,赶紧朝四周观察了一番,觉得靠进门的门口那个铁卷柜和墙面有个空隙,我赶紧凑到那柜子前,背着身,把剪刀试着朝那空隙中塞了进去,有些紧,不过我用了用力,还是把它全部塞进了那缝隙中,我站起身,不仔细朝那里看,还是不会发现那里藏着东西的。

工具箱里还有些细铁丝,不过比之前的要粗一些,我用手弄不断,只好背着手用钳子掐断了一小截藏在手里。

再没发现什么我能利用的工具了,也听到那边的说话好像开始说什么收拾碗筷房间准备休息的话,我赶紧把工具箱恢复原样,躺回到靠墙边的草垫上。

我实际是想故技重施的,早上我已经摸清了手铐的窍门,我以为这次还能顺利的弄开手铐。

但是我失望的发现,原来南成宰在我手铐上面加的塑料捆扎带是有意义的,那个加上来的结构虽然简单,却让我之前的方法完全失效了。

我碰不到那个捆扎带,但是那东西直接给手铐的大齿加多了一个固定锁,即使我再次拨到了锁身的卡齿,现在大齿也动不了了。

这个小改动就让手铐升了级,成了一副我现在根本没法解决的巨大难题。

手铐打不开,我的偷袭行动计划就没有任何意义。

对面房间里又哄笑起来,这次我听到小妍一边咯咯地笑,一边在解释:“没有!没有!我们真的没有,朴大爷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我俩真的就是处对象,我俩没那什么呢!”

“那还不是早晚的事?你们年轻,火力壮,喝点老头子的火力酒,今晚上……炕都能让你俩给造塌咯!”朴老头好像喝多了,开始口无遮拦起来。

南成宰说起话来,能听出舌头都有些发硬了:“朴大爷你还真是的……炕给你造塌,我再帮你修好就是……”

房里立刻再次哄笑起来。

我差点就要跳起来冲过去了,但是我还是忍住了,这样子冲过去和送死没区别。

这个好赖不分朴老头根本就是个混蛋糊涂蛋,居然在撺掇南成宰和我的妻子今晚同房!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定连他一起不轻饶!

小妍咯咯地笑,听起来好像好不在意朴老头的话,笑着说:“成宰哥你再胡说八道我可不让你上炕睡觉了。”

“老娘们儿不能惯着,你小子给我勇敢点!抱着她啃,几口她就老实了!”朴老头高声地嚷。

那边立刻听到一阵稀里哗啦的碗筷落地声,还有小妍不满地叫:“啊呀!弄我一脸口水!你要死啊!”

朴老头放肆地大笑。

……

三十三、

南成宰这个畜生真的亲了小妍的脸?

小妍居然没有生气?

我不知道是脸上的伤引起的,还是我的心在拚命颤抖,我的身体在抑制不住的哆嗦著。

我纯洁的像一张白纸一样的美丽妻子居然就这样被他羞辱了。

我一定要杀了这个不要脸的畜生!

“就是嘛,小两口就是要亲热,不然哪里来的感情?”朴老头还在醉意熏熏地宣扬着他那些下流的言论。

老头说完,居然又开始唱起朝鲜族的欢快歌谣来。

朴老头的朝鲜族歌谣我听不懂,但我很强烈的怀疑歌谣里面唱的应该是和男欢女爱有关的吧。

他们在那边连吃带喝有说有笑又唱歌,我一个人躺在这边的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看来他们吃的是晚饭,原来我今天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整个白天。

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不过我知道,即使有吃的,我自己现在也吃不进嘴里。

我的身体和体力都在快速恢复,这个我能感觉到。

现在脸上的疼痛依旧,但比昨天晚上好了很多,伤口周围还是肿胀的厉害,也能感觉有些热,我的头脑现在比昨天要清醒多了,我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昨天,大家都很疲惫,也都一心准备今天一早就送我去医院,所以,昨晚相安无事。

可是今天不一样了,他们都喝了酒,小妍的酒量我清楚,但是听南成宰的声音,感觉他明显是一种酒醉状态了,今晚的同床共枕会发生什么,我真的有些心惊肉跳。

而且看小妍暧昧的态度,她应该是完全把这个卑鄙的朝鲜人当成了自己的男朋友了,现在我只希望她能像当初和我交往的时候保持矜持,能够坚守多一些底限吧。

不行,我必须要做些什么,万一小妍犯起糊涂,电光火石的几分钟之内就能酿成大错!

就在我焦头烂额地思考怎么才能尽量避免让南成宰和小妍再次睡在一个房间的时候,走廊里响起了脚步,而且是很凌乱的脚步声。

我所在的工具房的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了,两个人摇摇晃晃地相互搀扶著闯了进来。

看起来朴老头也是醉的走不稳了,南成宰掺着他的胳膊把他送回了这边。

南成宰也是满身的酒气,走路晃得比朴老头甚至还厉害。

“你这小子……酒量也不行呀……”朴老头被南成宰放在单人床上,挣扎著做起身,靠在墙上笑呵呵地说。

“成宰哥……你帮我烧点热水呗……我想洗洗澡……”小妍在那边嚷。

南成宰回头朝门外回应了一声:“嗯!”

他回头看了看歪靠在床上的朴老头,又看了看地上的我,蹲下身,检查了一下我的手铐,见手铐很牢靠地没什么问题,才摇晃着起身,嘴里嘟囔说:“朴大爷你这酒太厉害了,刚才在桌上我还没觉得怎么样,这一站起来真的觉得有些醉了。”

“嘿嘿,说自己醉了的通常都没醉,那些说自己没醉的才是醉了……”朴老头调侃道。

“我真的醉了,感觉自己走路脚都是软的……”

老头得意的笑了几声:“哈哈哈……你脚软应该不是我的酒让你脚软了吧,是你小子昨天晚上折腾的太猛了吧……这家伙,一大早光着屁股就跑出来,吓了我一跳!”

尽管我知道昨晚根本没发生什么,但是听朴老头这么说,我心里还是一阵抽搐。

南成宰嘿嘿的笑,并没有反驳和澄清,而是摇晃着走出了房间,叮叮咣咣地拎着那支黑漆漆的烧水壶去院子里的水井打了壶水,给走廊里的炉子里压了几块煤饼,把水壶坐在炉子上。

我听到他敲了敲卧室的门,问:“这么少的水,你怎么洗?”

“没事,我就是搓一下身子就行,脏死了,我不舒服……”小妍并没开门,只在房里回答。

歪在床上的朴老头听得真切,满脸上带着一股子猥琐的笑说:“这些老娘们儿成天洗啊擦啊的,让老爷们儿掰开腿一顿戳,不还是一身臭汗?”

南成宰也许是没进得去卧室,又回到了我这边工具房里,见朴老头已经把身体滑的基本上是卧倒在床上了,过来床边帮老头把两腿也抬上床,帮他把杯子铺开,盖在老头身上,然后站在床边笑着说:“女人洗的香香的,男人才更喜欢呀。”

我相信他是对着朴老头说的,但是我也相信他是故意让我听到的。

他这已经算是赤裸裸地宣战了吧。

我极力克制住想跳起来抓起剪刀杀了他的冲动,尽量让自己看起啦满不在乎,但是颤抖的身体和无法控制的眼泪却早已经让这个无耻的畜生看在眼里。

他得意的笑了几声,用一种很轻浮的语气说:“一会水烧开了,我得帮我女朋友洗澡呢,朴大爷你就好好睡觉哈。”

我不知道是伤口的疼痛引起的,还是我不由自主地开始抽搐,我的脸上剧烈地抽筋,抽的直哆嗦。

我知道我现在做不了什么,但是我今天一定要做点什么。

我现在体力恢复的挺好的,只是在故意隐藏,南成宰应该也没想到我其实已经可以很轻松的站起身了,他的傲慢影响了他的判断。

“加油啊小子!”朴老头似乎已经马上进入睡眠了,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今晚加油!多干几次,一定要给你媳妇儿种上,整出个双胞胎来!我跟你说,老头子我最喜欢小孩了,我他妈就是现在不行了,现在就是来几个大姑娘老娘们儿光腚钻我被窝我都他妈硬不起来了,也是我年轻时候太过度了吧,你婶子怀咱家老二的时候我可牛逼,偷摸地找机会把老彭家的二儿媳妇干大了肚子,可惜那娘们不敢给我生,要不咱差点有仨儿子,那娘们的大咂,那大屁股,太他妈稀罕人了!也不比你媳妇儿差多少,荷丫头脸蛋好看,屁股也圆,但是咂真没那娘们大……”他的话声音越来越低语速越来越慢,最后甚至听起来像是用鼻子哼出来的。

听着他用那么猥琐的语气来把小妍和其他女人做比较,我愤怒至极,心中暗下决心,等有了机会脱身,我一定要找个机会来狠揍这个猥琐又糊涂的老家伙一顿。

南成宰听着朴老头的胡言乱语,也感觉出老头在醉意中已经睡了过去,在房里抱着膀转了几圈,招呼老头:“朴大爷,朴大爷?”

老头已经响起了鼾声,南成宰笑着摇摇头,朝门外看了一眼,蹲到我的面前,看到我的眼睛微睁,知道我清醒著,小声对我说:“你是不是很担心我今天过去操了荷丫头?”

他说着,满脸卑鄙地贱笑了起来,顿了顿,就那么大咧咧地用手在自己的裤裆那里摩挲了几下,压低声音说:“我还真想操她,我真的很喜欢她,这丫头太好看了,身材也好,说实话,在我的家乡,从来没见过她这种漂亮女人,你们中国人走中修路线太久了,你们的女人根本都不参加劳动,皮肤保养的像是白嫩的水豆腐,让人看一眼就想着那些事……”

他说着,又顿顿,话锋一转说:“但是呢……我作为一名人民军战士,和你们这些只知道享乐的中修分子不同,我们有我们的原则,我是不会强迫任何女人做这种事的,你尽管放心就是了!”

见我的眼睛是用那种极为愤怒的样子再瞪着自己,南成宰又笑了笑,好像故意做出一份坦然并且大义凌然的样子对我说:“不管你信不信,昨晚我本来有机会操了她的,但是我的意志力坚定,我就是没有越过我和她之间的红线一分一毫,那房间的门我昨晚故意给你留的缝隙,你也一定听到了,我们昨晚就是什么都没有做,今晚也会是一样,你还不相信我?”

不管他想说明什么,单单是他用那么一个粗鄙的动词来和我的妻子并列来说事,就足够我揍他一顿了。

他早上还恶狠狠的对我说想要对小妍怎么样,我怎么可能相信他?

但是现在的局势是,我即使不相信又如何?我又能怎样?

……

三十四、

“水烧好了吗?”小妍在那边的房间里大声问。

南成宰把头探到走廊里张望了一眼回答道:“已经烧好了,可是你要怎么洗啊?”

“我看到外面有个黄色的大塑料桶,里面有好多雨水,成宰哥你能帮我把那桶搬进来吗?”房里的小妍在嚷。

我早上冲出到院子里时候有见到过她口中提到的塑料桶,其实那不是专门用来装水的桶,那应该是水文观测中会用到的一种浮标底座,有差不多一米五左右的直径,五十厘米左右高,也不是塑料材质的,其实是玻璃钢材质的,上面有盖子,用的时候盖子上面还会有些塔型结构来作为标记。

那里面装了水,少说要有二三百斤重,三个壮年男人都不一定搬得动。

南成宰立刻应了一声,居然真的出去到院子里面了。

如我所料,他果然很快回到了房里,在卧室门口说:“那桶子太重了,再说里面很脏,没法给你用呀。”

我听到卧室门喀嚓一声打开的声音,小妍有些不满地说:“笨死你……朴大爷呢?就不能把里面的水倒出去啊,然后把里面刷一下,重新加点干净水不就行了吗?我身上到处都是泥和血,难受死了,本来昨天想着将就一下,今天出去了再洗,结果今天还困在这里了,今天再不洗,我根本睡不好觉。”

“朴大爷喝多了已经睡了,我也有点晕,不过我试试看吧。”

我听到南成宰的脚步声又出去到了下着雨的外面,过了好半天,终于听到他呼哧著粗气搬了个什么重物回来。

又折腾了好一会,终于听到小妍开心的声音:“真好,终于能洗干净了。”

“我找到一块香皂……”南成宰的声音。

“哇!快给我!”小妍开心地说。

我听到那边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

我的心里沉闷起来,也悬了起来。

难道小妍要和南成宰一起洗澡?

“好啦……你先去朴大爷那边吧,我洗好了叫你,你也要洗一洗,你看你都成泥猴子了。”

南成宰满身酒气地回到工具房。

朴老头早已进入了熟睡状态,鼾声大作,工具房地上有把带靠背的椅子,南成宰进来就拉过椅子,一屁股坐到了上面,他肩膀上面也有伤,看来刚才的体力活动让他的伤开始疼了,他的脸上虽然不是很痛苦,不过他脱外套的动作蛮小心的,露出他自己肩膀伤口,他小心地查看了一下,皱着眉头用碘伏清理了一下伤口,小心地重新把伤口包扎起来。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我得给你喂晚上的抗生素,会很痛,你要忍一下。”他处理完自己的伤口,俯身开始处理我的。

伤口再次被揭开,立刻又开始流了很多血,也自然是疼的我浑身直哆嗦,他给我又灌了一些稀糊状的土豆泥和兑了水的药液,因为早上已经经历过一次,这次的伤口处理他的动作也熟练了,我也没那么痛苦了。

说实话,如果没有之前的经历,他现在对我的照顾还真的蛮让我感动的。

可惜我现在对他一点感激都没有,因为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的。

因为这次只有他一个人帮我换药,所以纱布重新缠回我头上的时候还是微微有些湿。

我换好药好半天,小妍终于洗好了澡,过来换南成宰去洗。

“你的衣服我帮你洗好了,不过还没炕干,你先洗澡吧,实在不行,就和昨晚一样光屁股睡吧。”小妍上身只穿了已经洗干净的棉质保暖内衣,头发还是湿的,她也没有盘起来,发梢上还能看到晶莹的水滴落下来。

她的牛仔裤也洗干净了,不过还是能看出没有完全干燥,裤裆和大腿内侧都还是深色的。

她的裤子本来就很紧身,在那个部位看出颜色不同,让我都有些尴尬。

她居然满不在乎,在南成宰面前很从容地侧身走进工具房,转身一边捋著还在滴水的头发,一边抱怨:“这老头平常也不多准备几条毛巾,他的毛巾又黑又难闻,我都没擦,全身湿著穿的衣服,难受死了。”

她和南成宰的衣物都洗了,我们三个现在都没有任何换洗衣服,这一整天,她都是穿的什么?

南成宰听话地过去卧室洗澡,这边小妍坐到了那把椅子上,看我脸上的纱布还是湿的,赶紧问我:“成宰哥帮你换过药了?”

我躺着,忍着疼痛点点头。

“今晚你好好睡觉好不好?不要再胡闹了,现在大家都困在这里,你也逃不掉,好不好?”她慢声细语地和我说话。

她的面色红润,因为刚刚洗过澡,皮肤水润的像是能挤出水来,即使没有化妆,她的眼睫毛也是长长的,嘴巴也是红润润的,走近我,空气里弥散开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道。

我眯起眼睛,头脑中飞速在盘算怎么才能向她表明自己的身份,一边用力地朝她瞪了瞪眼睛,一边试图坐起身。

坐起来,我想在身后留下字迹,只是我手边没有什么能留下痕迹的东西,我还担心我的动作太大会吓到小妍,只好像只蛆一样的蠕动身体,挣扎著靠着墙坐了起来。

“你……想说话?”她终于发现了我的企图,我心里真的觉得立刻升腾起无限的希望。

我用力点头,并摆头朝自己身后示意。

“你后面有东西?”小妍疑惑的问。

我用力点头。

小妍小心地走到我身边,小心地往我身后看了看,却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什么也没有啊?你让我看什么?”小妍问。

我急忙朝写字台上面摆摆头。

“你让我给你找笔是吗?你要说什么对吗?”小妍很警惕的问。

我用我全身的力气点头,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感觉自己已经马上就要沉冤得雪了。

小妍歪著头琢磨了一下,朝对面的卧室方向张望了一眼,又看看我,轻声问:“你是觉得我是个女的好骗对吗?你想耍花样对吗?”

我无法叹气,但是闭起眼睛拚命地摇头。

“行,我看你要耍什么花样。”说着,小妍在写字台上找了一支铅笔和一个空烟盒,把烟盒拆开,把铅笔和烟盒小心地放到我背后的手边,然后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立刻跳开,警惕地和我保持起距离来。

我摸索著,刚抓起笔,床上本来鼾声大作的朴老头却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看了看小妍,又看了看我,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一步三摇,走到我面前,酒气喷喷地说:“咋的?你也要撒尿啊?走!我陪你去!”

不由分说,小妍刚要说什么,朴老头就一下子把手别到我的腋下,一股蛮力居然把我从地上架了起来,我担心他发现我手里的笔和纸,赶紧把两样东西都扔到了地上。

小妍在旁边说:“朴大爷,你要去厕所啊?”

朴老头红头胀脸,眼皮耷拉着,好像根本没睁开眼的样子,摆摆手含糊不清地说:“上他妈什么厕所……这里哪有厕所……撒尿……憋不住了……”

看着醉态百出的朴老头,小妍无奈地摇摇头,赶紧过来搀扶摇摇晃晃的朴老头,老头居然使劲一摆手臂,把小妍往旁边一甩,口齿不清地嘟囔:“老爷们儿要撒尿!你个老娘们儿跟着凑啥热闹!”

小妍被地上的椅子绊了一下,差点站不稳,惊呼了一声。

见到妻子差点被老头给摔在地上,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侧着身体,用肩膀朝老头胸口一撞,就把老头给从房里顶到了走廊里,老头本来就摇摇晃晃站不稳,直接一头栽倒在地上。

我本来也差点失去平衡,踉跄一步,正要跨到走廊里想再给老头补上一脚,却冷不防被一只湿漉漉的大手掐在后脖子上。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