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爱 (21-22) 作者:亚朵诺博

【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爱】(21-22)

作者:亚朵诺博2021年4月2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二十一、

“你刚才说那个金什么的是怎么回事?”南成宰回答不出,就开始转移话题反问小妍。

莫名其妙的,我居然也十分关心这个问题。

小妍愣了一下,忽闪著大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南成宰,小声说:“你真是我现在的男朋友?”

南成宰第三次扬起手。

小妍皱起眉头,小心的说:“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却只记得那个姓金的王八蛋?”

“你刚才还说他是你男朋友,现在又骂他?”南成宰笑着问。

小妍看了南成宰一眼,嘴巴动了动,却低下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什么都不记得,是因为我们车祸,我摔到了头引起的吗?”小妍歪著头,手摸著额头上明显肿起的一个肿包疑惑的问。

“应该是吧。”南成宰可能也还在试探小妍是否真的失忆了吧,所以他的回答有些不那么肯定。

小妍仔细地研究着手上的戒指,看了好一会突然抬头问:“这不是普通的对戒呀!这是婚戒呀!我们结婚了吗?”

南成宰有些奇怪地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不过他对这种资本主义的东西似乎没什么头绪,眼睛突然转了转,摇头说:“我们没结婚,不过在准备结婚了。”

小妍笑了笑说:“我都准备要嫁给你了,可是为什么我现在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而且你那么老,又那么丑,我怎么会爱上你?”

南成宰有些答不上来,却满脸堆著笑,傻笑了起来。

“不过你是警察,到也算符合我心中的理想男朋友形象。”小妍补充道。

这些话说的我心里暖暖的,只可惜她是对着一个骗子无赖说的。

“那个金什么的也是警察吗?”南成宰追问。

我突然发现这个人很纠结某一个问题,好像这个问题不解决就永远在心里过不去的样子。

看起来他比我这个正牌丈夫还介意那个突然出现的名字。

小妍瞥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嘴巴动了动,犹豫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你很介意那个人吗?我是不是从来没给你提过他?我肯定是担心你小心眼。”

南成宰抿著嘴唇,煞有其事的居然真的点了点头。

“唉……”小妍重重叹口气说:“我以后再找机会给你说吧,现在这情况,等我们安全了再谈这些事好不好?”

也许是下雨气温慢慢开始降低了,小妍虽然没有淋到雨,不过由于身上只穿了件毛衣,开始冻的瑟瑟发抖起来。

南成宰看在眼里,赶紧把之前搬过来的行李袋扔给小妍说:“这是你带来的东西,你自己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能穿的,这雨看起来一时半会停不了,穿多些,别着凉。”

小妍看起来不止对人的记忆被重置了,对她的这些东西看来也没什么记忆,这袋东西其实就是她从沈阳回来之前塞的满满的换洗衣物,她现在在袋子里翻找了好半天,居然一脸茫然地问:“这些衣服都是我的?这几件好贵的,我舍得买?”

她手里抓起两条长毛绒面料的大衣在手里左看看右看看,居然开始爱不释手地说:“哎呀妈!这都是我的衣服?真好看!”

我知道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她的学生时代,肯定是不记得这两件大衣都是我陪她去买的,每件都花了我差不多半个月的工资。

不过她把这两件大衣那么远带回来,在家那么多天,根本就没穿过,还真的是有够浪费。

让我没想到的是,小妍把一件裹在自己身上,却把另一件带着她身上香味的大衣扔到了身边。

“你给他也盖上点衣服,你看他冻的都直哆嗦。”小妍对南成宰说。

南成宰没理会小妍的善良之举,而是有些焦虑不安地看了看表。

我知道刚刚那个老人很快就会叫来救援人员,一旦有人来救助我们,南成宰的所有谎言也就很快会被揭穿了。

也许那老人会带来这边的森林武警,或者边防武警,倒时候他即使是身手了得也没用,我们的军人也不是吃素的。

我也没法知道时间,只是觉得时间过了好久,好在现在身上被披上了一件小妍的毛绒大衣,虽然盖不住我的全身,不过我倒也慢慢地停止了身体筛糠一样的哆嗦。

但是脸上的疼痛已经开始没有任何抑制地吞噬着我的意志,我越来越眩晕,根被无法控制的想昏睡过去,但是眼睛一闭,马上会觉得天旋地转地忽悠一下惊醒,然后就是脸上一阵无法容忍的剧痛。

最可怕的是我痛彻心扉,却连叫喊声都发不出来。

脸上的所有神经都开始苏醒了,钻心地疼痛让我浑身大汗淋漓,加上飞溅的雨水,我的全身很快就像是落水狗一样湿透了。

我感觉自己就要死了。

我知道旁边的妻子正在和那个无耻的骗子有说有笑地聊著,但是我被刺骨的疼痛笼罩着,早已无心去关注两个人的话题,慢慢进入到了一种半昏迷的混沌状态。

我的眼皮越来越沉,我能保持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

我突然惊醒,是察觉到有人在我的脸上戳来戳去的,不过我的脸好像没刚刚那么疼了。

强睁开眼,我还躺在这块巨大的有个凹陷结构的大石头下,小妍正跪在我身旁,用纤细柔软的手指尖蘸着一种黏糊糊,凉丝丝的东西往我脸上涂,而南成宰正在淅沥沥的雨中在石头缝里找寻着。

我使劲皱着眉,想用眼神来告诉眼前这个美的像仙女一样的女人,我才是你真正的丈夫,但是她看到我睁开眼睛,却像是受了惊吓,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却又马上冷静下来,很严肃的对我说:“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不过你伤的很严重,我在帮你上药,如果你连我也想伤害的话,我会叫我男朋友对你不客气的!”

我极度愤怒,这种奇耻大辱让我无法面对了,可是我的手脚被铐住,又无法发声,这种无力抗拒又无法躲避的滋味让我痛不欲生,这种羞辱简直超过了我身上的伤痛带给我的打击,只是我没有任何办法表达自己,只有疯狂哆嗦着着扭动肩膀,却又显得那么的卑微和力不从心。

“你都这样了还不老实点,你脸上的伤会越扯越严重的……”小妍见我浑身扭动,似乎是在向她示威,她绷着俏丽的脸蛋朝我嚷嚷。

“他这人就是个穷凶极恶的罪犯,要是不老实你就拿石头砸他,不知抬举,给他处理伤口还想逞凶!”冒着雨在一旁石头缝里采摘小植物的南成宰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朝小妍嚷。

小妍不再说话,绷着脸,用手指蘸着那些黏糊糊的东西轻轻往我的脸上抹。

那些药膏好像有奇效,抹在脸上有一种凉丝丝感觉,一瞬间让我的伤口变得没那么强烈的灼烧感,疼痛也减缓了很多,基本上能让我安静的思考接下来脱身的对策了,紧张的身体自然也就松弛了下来。

“嗯,这才对呀,不管你犯了多大的罪,我想你都一定是有你的委屈吧,好好养伤,老老实实的跟着成宰哥去归案,不管多难的事,总会过去的,你说对不对?”小妍的语气舒缓又轻柔,就像是和一个刚刚懂事的小孩子说话,那水一样的柔情让我心都碎了。

她见我眼睛看着她手指上面蘸的东西,微微翘起嘴角笑了笑说:“这东西是金盅花根,这季节别的草药还没有,只有这种三四月份开在冰雪里的小花,不过还好,成宰哥有带一些外伤药,可惜这是最后的一点了,掺著金盅花根外敷,能止痛和止血,普通的伤口涂一次能顶三四个小时呢。”

说着,见我仍然是满脸狐疑,她赶紧笑着补充:“我是现学现卖,都是成宰哥刚刚告诉我的,其实我完全不懂哦。”

我的记忆中已经完全想不起他们两个有过这个交流的,看来我刚才在剧烈的疼痛中已经意识崩塌过了。

“成宰哥说你是被树枝扎到的,不过这也太严重了,一会有人来救咱们,你要好好配合人家你知道吗?”小妍像是担心一个淘气的孩子不听话一样在我身边啰嗦著。

这个卑鄙的南成宰,几乎没有对小妍说过一句真话!

现在我即使有多愤怒也无济于事,我必须保存体力,只要救援的人到了,我一定有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到时候南成宰这个畜生一定跑不掉,我一定要先痛揍他一顿,对!不管什么狗屁纪律,我一定要揍掉他几颗牙齿才解恨。

二十二、

雨淅沥沥一直在下,虽然不大,不过时间久了,即使是有块挡雨的石头,下面也早已被冰冷的雨水浸湿了。

手铐有些紧,我感觉我的两只手腕都已经麻木到没知觉了。

南成宰又采集回来一把那种小花,把花根摘了出来,用石头碾成膏状,递给小妍,小妍耐心地把剩下的那些草药膏都均匀地涂抹在我的伤口上。

“止疼药没有了,不过一会他们能及时送你去医院的话,赶快给你用上药,你这条命算是没问题了。”南成宰身上湿透了,却始终没有挤到石头下面来。

“你的眼睛蛮好看的,那么大,即使脸上以后留了疤也没问题,还是帅帅的。”小妍哄人的能力不怎么样,不过她极力做出的笑脸还是那么动人,真的让我有种和她刚刚开始恋爱那段时间的感觉。

伤口虽然疼痛降低了很多,但是头仍然是晕沉沉的。

南成宰突然站起身,头朝上张望了一番,先是紧张地侧身朝一块石头后动了动,然后马上松了口气一样朝头上面喊:“这!这边!”

小妍也赶紧朝上面张望,果然看到上面一个穿着绿色橡胶雨衣的人正在上面的谷顶忙手忙脚地往下扔了一捆足有鸡蛋那么粗的麻绳。

“你们一个一个上,别急!”那人朝我们喊。

我费了好大的劲朝上看,看了好一会,有些心灰意冷,没有什么救援队,更别提什么武警边防警什么的,只看到之前的那个老头,并没有看到有其它人,难道这老头没有去求救吗?

南成宰抓起那条麻绳,用力往下拽了几下,感觉上面已经栓实了,才把小妍叫了过去,很细心的把那麻绳在小妍的腰上缠了两圈,又绕到小妍的两腿,在她两腿腿根上各缠了两圈,最后才把绳头结了个活扣,抬头朝上面喊:“可以了,拉!”

小妍就那么老老实实地被南成宰前后用粗绳捆了个结实,没做任何抗拒的动作,看起来就好像她平时对我的信任一样。

我的心里有些酸楚,我知道小妍现在根本就是真的相信了南成宰这个卑鄙的骗子。

我必须要赶紧想出能够证明我自己身份的办法来。

证件!

对了,我的证件!我的证件在哪里?

我大脑中一片空白,我强忍着一阵一阵的眩晕拚命回忆,对了,装着证件的钱夹和我拆下来的那些警徽肩章什么的放在一起。

给南成宰那件警用棉夹克原本是我穿的,我把衣服送给他之前上面是标准的胸牌标志和领章肩章都齐全的,我给他的时候专门把那些东西都拆了下来,我装着证件和各类卡片的钱夹之前也是在那个夹克的胸前内口袋,把衣服送给他之前我把这些东西都拿了出来,随手放到了我驾驶位右侧的扶手箱里。

车子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堆漆黑的废铁。

雨也下了好半天,那堆废铁上现在只能看到一缕若有若无的青烟。

难道我就要这样被冤枉成一个罪犯吗?

上面的人开始拉绳子把小妍往谷顶拽。

我的视力还算可以,所以我能注意到上面的老人只是用手扶持着绳子不要乱晃,他没有拉拽的动作,但是小妍就那么被一股很稳重的力量拉升了上去,我的心里又一次腾起新的希望。

看来那老头不是一个人来的,但愿他身后还有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等我也上去谷顶,我一定要想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让他们帮我制服南成宰这个无耻的混蛋。

小妍很快就被拉到了上面,老头把她往自己的方向一拽,小妍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过了几分钟老头才再一次出现,不过这次小妍也满脸焦急从谷顶边缘的石头缝隙中探头向下张望。

绳子又被扔了下来,小妍在上面喊:“那人怎么办?”

南成宰看了看上面,又看了看我,走进我,弯下腰小声靠近我的耳朵说:“我不清楚上面有多少你们的人,不过我想上去就可能会被揭穿吧,但是我绝对不能在这里被捉住,这也是我要用你的警察身份的原因,我现在只想尽快到江界洲去,你也知道我还有一颗子弹,如果你继续捣乱,这颗子弹就会让你的老婆脑袋开花,你明白吗?”

我知道他很有可能会兑现他的威胁,无奈地点点头。

他现在是疯狗状态,如果上面的救援人员真的识破了他,他一定还会动粗,我还真的有些担心一两个人根本控制不住他。

“哎呦,这人伤的好像不轻呀,怎么那么多血?”谷顶的老头一直在朝下张望。

南成宰朝上面摆摆手说:“他被树枝伤到了脸,贯穿了,舌头不见了,流了很多血。”

“他怎么被铐著?是罪犯吗?这样怎么拉他上来呀?”老头奇怪的发问。

南成宰还没回答,上面的小妍抢著解释道:“他是个杀人犯,不过他伤的蛮重的,现在没什么危险,把他拉上来吧。”

“啥?”老头有些吃惊的疑问了一下,不过并没多说什么。

南成宰低声问我:“你脚上的手铐我会帮你打开,但你如果上去之后敢耍小聪明,我保证让你亲眼看着你老婆的脑袋开花!”

我现在连站起来都是奢望,还能耍什么小聪明呢?

我的脚上的手铐被他解开了,我心中关于他如果解开手铐的疑团也终于解开了,原来他嘴里始终藏着个带有弯钩的短金属丝,他就是用那个金属丝在手铐上面扣了几下,手铐就应声打开了。

难怪我们在送嫌犯去看守所的时候,那边做检查会仔细检查那些人的口腔甚至肛门,原来这些地方真的可以藏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但是我手上的手铐仍然死死扣着我的手腕,我就这样双手背铐著,被南成宰在腰上缠了几圈绳子,却没有享受到小妍那么贴心的待遇,我只有在腰上被缠了几圈。

不对呀!我记得很清楚,我给他的那件夹克上面我已经把所有的领章肩章什么的都摘掉了呀,可是他现在过来给我缠绳子我才注意到,他现在身上的警徽标志居然都是全的。

这个狡猾的混蛋居然找到了我拆下来的那些警徽!

那我的证件也应该都还在他那里吧!

“我们两个一起上没问题吧?我得和他一起走!”南成宰仰头向上面问道。

上面的老头回身仔细检查了一下绳子,点头说:“问题不大,上吧!”

绳子缠在我的腰上,南成宰踩在我身上,用一只手抓着绳子,朝上面挥挥手,一股子力量就真的把我两个一起缓缓地拉了起来。

看上面拉动绳子的力道,我坚信上面至少有三四个人的样子吧,不过并没听到其他人说话,让我有些奇怪。

绳子只缠到了我的腰上,所以我被拉起来的时候,身体几乎被拦腰弯折成了一个朝下的U型,我的头朝下,胃里开始猛烈翻滚起来。

我的下颌骨肯定是处于脱臼状态了,食道里的压力陡然增加,一股胃里反流上来的酸液已经到了喉咙,却都堵塞在我的口腔中,又没有出口,只好涌到了我的鼻腔,猛地喷射出来。

不过里面的压力大,我的嘴巴虽然不能主动张开,不过嘴唇还是被压力冲开了一条缝隙,一股夹杂着酸腥气味的粘稠呕吐出来。

几口浓重的污血和呕吐物被吐出来,我口腔里的压力一下子放松了,只是我感觉不到舌头的存在,下巴也动不了,单纯的喉部用力根本没法清除我的口腔里脏东西。

但是我发现现在我能发出声音了,尽管只是在喉中发出的“呴……呴……”的哮喘病人一样的声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