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愛 (45-48) 作者:亞朵諾博

簡體

【金盅花谷地的生死孽愛】(45-48) book18.org

作者:亞朵諾博2021/04/29 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四十五、 book18.org

今天他們這頓晚飯吃的格外久。 book18.org

小妍的酒量和厲害,可以說一般的男的都喝不過她,她開心興奮起來,載歌載舞有唱有跳更是絕對的酒桌活躍分子。 book18.org

也許這種在開心的時候唱歌跳舞是朝鮮族的一個特色吧,這三個人吃了沒多一會,院子裡就變成了賽歌會。 book18.org

我看不到,但我能聽出他們都是在一邊唱歌一邊跳起舞的。 book18.org

對,有篝火,有美味,有美酒,也有美人,我能看到即使天色黑下來了,外面也很明亮,就知道今晚的月色也一定很美,難怪大家都那麼的開心。 book18.org

唯獨沒有人想起地窖裡面被困的結結實實地我。 book18.org

我不知道他們喝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們開心了多久,反正結束的時候他們是跌跌撞撞地回到房裡的。 book18.org

「……哎……你這小子別裝啊!……那點火力酒都是低度酒泡的,根本不醉人!」朴老頭的聲音明顯是醉意熏熏的,舌頭都捋不直了。 book18.org

南成宰哈哈地笑著說:「我真的醉了,頭都直暈呢!」 book18.org

「少來……你小子是擔心喝多了今晚沒法摟你的小媳婦兒睡覺了……」朴老頭口無遮攔起來。 book18.org

我聽他們的聲音已經在走廊里,卻好像沒有回來這個房間或者過去工具房的意思。 book18.org

「好啦!你們兩個都站不穩了,還充英雄哪?」小妍大聲地說。 book18.org

兩個男人一起哈哈笑起來。 book18.org

「……你小子腳上有傷,但是我不能送你回房裡去,今天你倆要洞房,老頭我不能去搗亂,你小子給我加把勁,今天一定要讓你媳婦兒懷上雙胞胎!聽明白沒!」朴老頭的舌頭髮硬,胡言亂語道。 book18.org

「放心!今晚我一定然她懷上雙胞胎!」南成宰附和著大聲回答。 book18.org

「你們能不能別胡說八道的?」小妍的聲音就好像一點酒沒喝的感覺。 book18.org

兩個人又是一通大笑,對面的工具房門嘭的一聲響,然後一個跌跌撞撞的腳步回到了臥室里。 book18.org

「聽到沒?朴大爺給咱倆下命令了!」南成宰說話沒有朴老頭那麼醉,不過也能聽出他說話不是那麼利索了。 book18.org

小妍咯咯地笑著走進房裡,隨手把門關嚴,說:「你說你,沒酒量,還非要喝,他泡的那種酒度數不高,不過喝多了也挺麻煩的。」 book18.org

「荷丫頭,你酒量真好,服了!」南成宰單著腳,扭身坐到炕上。 book18.org

「那是,我告訴你,我試過喝半斤北大倉,和沒喝酒一樣,就是能聞出我有酒味,只是看你都看不出我喝了酒的。」小妍得意的說。 book18.org

「服了……」南成宰笑著說。 book18.org

「他這酒里都有啥?有股子怪味,喝的我現在心裡鬧哄哄的。」小妍也做到炕邊,一邊整理被褥,一邊嘟囔。 book18.org

南成宰似乎已經醉到睜不開眼了,就那麼往後一倒,腿還垂在炕沿外面,就倒在炕上打起瞌睡來。 book18.org

小妍看在眼裡,趕緊把鞋子脫掉,站到炕上,用兩手攬著南成宰的兩掖,費力地把他給拖到了炕上去,自己也就勢坐在炕上呼呼喘了好一會。 book18.org

看著好像已經進入了夢鄉的南成宰,小妍無奈地點點頭,看了看窗外,忽然聽到對面房間裡傳來撲通一聲重物落在地上的聲音,小妍急忙又下地跑了過去。 book18.org

過了好一會,小妍才抹著額頭上的汗水筋疲力竭的返回這邊。 book18.org

看著炕上依舊保持著自己出去時候那個姿勢的南成宰,小妍癟著嘴巴,搖搖頭,站在地上,把毛衣個外褲脫了下來,返身出門去端回一個臉盆,爬上炕,用毛巾蘸著盆里的水,仔細地幫南成宰擦拭臉頰和脖子,又扶著他坐起身,幫他把上身衣服拽下去,給他把胸口和胳膊也擦了一遍。 book18.org

這頓忙活,把本不是很強壯的小妍給的額頭上都是汗,就著水盆,她用水蘸著毛巾,在自己的臉上脖子上也擦了幾下,端起盆子,挪到炕邊,正準備下地來,突然被南成宰猛地環腰抱住。 book18.org

小妍吃了一驚,倒吸了一口涼氣,卻也沒有大驚小怪,小聲道:「老實點……小心我把水倒你臉上!」 book18.org

南成宰根本不在乎她的威脅,兩膀一用力,擰身就把小妍的身體轉了個方向,頭朝里給放倒在炕上。 book18.org

小妍手裡的盆子咣當一聲被扔到了地上,裡面的水嘩的一聲撒了一地,順著木板縫隙,澆在我的臉上,和我臉上早已成成溜的淚水混雜起來,讓我的眼前都模糊起來了。 book18.org

「……討……」小妍的聲音剛冒出來一個字,南成宰已經棲身把自己的上身壓在了她身上,把頭一伏,不由分說把嘴巴堵在了她的嘴巴上。 book18.org

小妍的手臂在南成宰的腋下繞了出來,朝上似乎有些無助地愣了一下,居然小心的換扣在南成宰的背上。 book18.org

我在鏡框里只能看到南成宰的後腦勺,但能聽到接吻所發出的滋滋聲。 book18.org

這不是她倆在我身邊第一次接吻,但卻是我看的最清楚的一次,雖然只能看到南成宰的後腦勺,但是在他頭下小妍側歪著露出來的臉上,眼睛款款地緊閉著,沒有一點緊張和抗拒,就好像是在忘情地享受自己丈夫的親吻一樣。 book18.org

我的心如被無數的鋼刀猛力地剁砍著,他們倆親吻的滋滋作響,那響聲更像是無數的鋼針刺穿了我的五臟六腑,讓我幾乎要昏厥了。 book18.org

就這樣一上一下相擁著熱吻著,居然過了好半天才依依不捨地分離開。 book18.org

兩個人的呼吸都很急促,嘴巴已經分離開,但兩人的目光還在對視,那目光甚至讓人懷疑,如果在兩人的眼前放一張紙,會不會立刻燃燒起來。 book18.org

「……把褥子鋪好,好燙……」小妍輕聲說。 book18.org

南成宰立刻放開對小妍的懷抱,晃悠悠地坐起身,忙手慌腳地整理自己這邊的被褥。 book18.org

小妍坐到炕邊,並沒有看南成宰,似乎心裡有什麼心事在糾結著。 book18.org

南成宰在炕上忙,並沒注意到小妍的情緒變化。 book18.org

「成宰哥……」 book18.org

「嗯?」南成宰手中沒停,他把自己這邊的被褥鋪展好,又過去幫小妍這邊整理被褥。 book18.org

「答應我,不要去找那個人報仇,好不好?」小妍柔聲說。 book18.org

南成宰愣住了,坐在炕上表情十分的猶豫。 book18.org

小妍等了一會,見南成宰沒有迴音,臉上十分失望地回頭看著南成宰,柔聲說:「在你心中,復仇比你的妻子要重要對嗎?」 book18.org

南成宰用力搖頭說:「不是的,你現在是我最重要的一切……但是,那個惡魔一定要受到懲罰!」 book18.org

小妍猛地轉身面對著南成宰,眼睛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行,你一定要去報仇我也不攔著你,我也陪你去,你亡命天涯,我陪著你亡命天涯,你殺人,我也是幫凶,我陪著你去槍斃!」 book18.org

南成宰的眼睛裡突然開始閃爍起晶瑩來,拚命搖頭說:「絕對不行!」 book18.org

小妍突然揚起自己的左手,指著無名指上的指環,滿臉淚水,大聲吼道:「不然怎麼辦?我不記得是怎麼愛上的你,但我既然已經選擇了你做我的丈夫!那說明我已經決定和你共度餘生!我是個老娘們兒!我只明白一個道理,你做警察,那我就去做好人!你去殺人,好!那我就陪你去做罪犯!」 book18.org

南成宰猛地挪到小妍面前,一下子把她擁在懷裡,大口喘著粗氣,似乎在極力地克制自己不要哭出來。 book18.org

小妍放聲大哭。 book18.org

南成宰終於也忍不住眼淚順著臉頰滾了下來,用力擁著小妍的身體,大口喘著粗氣,一字一句地說:「好!我答應你!我不去找那人報仇,我答應你,我會好好活下去!」 book18.org

小妍滿臉淚水,抱著南成宰的頭,抽噎著問:「真的嗎?你說話算話?」 book18.org

南成宰抱著小妍用力地點頭。 book18.org

小妍掛著淚珠的嘴巴動了動,一下子就遞到了南成宰的唇邊,兩唇相觸,唇齒立刻交織在了一起,濕滑的舌尖也相互勾纏起來,發出清晰的滋滋聲。 book18.org

鏡框里的畫面太清晰了,簡直就像是在看一場高清的愛情大片。 book18.org

只可惜,那緊閉著眼睛抱著男人瘋狂親吻的美麗女子居然是我的妻子。 book18.org

何止親吻,南成宰的兩手早已掀開小妍的保暖襯衣,在她背後一捏,不費吹灰之力,就見小妍的襯衣胸前一纏,好像有股子力道在她周身鬆弛了下來。 book18.org

小妍也不閃躲,依舊忘情地抱著南成宰的頭拚命地嘬吸。 book18.org

南成宰把兩手順著小妍的兩肋往上一捋,直把她的襯衣推著到了腋下,小妍就把自己的兩臂一抬,嘴巴絲毫沒和南成宰分開,卻被他順溜地把襯衣連著已經鬆開的胸罩往上一翻,兩臂從襯衣袖子裡抽出來,就把自己的上身白花花的肌膚都裸露出來。 book18.org

兩個人的頭還是緊密地接觸在一起,只是小妍帶著體溫的襯衣已經被翻到了她的脖子上,現在兩個人的頭都蒙在小妍的襯衣下。 book18.org

四十六、 book18.org

其實我也知道這不是南成宰第一次掀開小妍的上衣,也不是小妍第一次把自己的乳房展現在這個不要臉的畜生面前。 book18.org

但是我依舊心痛,痛不欲生,好像心頭上的肉被人生生撕下去了一般。 book18.org

南成宰的嘴巴還沒離開小妍的唇,那兩隻骯髒的爪子卻已經毫不客氣的一邊一個五指張開著抓扣在小妍胸前的兩團顫抖著的乳房上。 book18.org

小妍立刻棲身把自己的身體使勁貼在了南成宰的身上,讓自己胸前水滴狀的乳緊緊壓在南成宰的胸口上,只把擠壓成一個圓鼓鼓的餅狀肉球從身體側面露了出來。 book18.org

南成宰的手只好在小妍光滑的背上混亂摩起來。 book18.org

小妍的喘息越來越急促,終於她仰起頭,把自己的唇和南成宰的嘴巴剝離開,兩人的舌尖上面居然有一條晶瑩的絲線拉扯起來。 book18.org

她的手胡亂地在南成宰腰間抓了抓,也抓起他的襯衣邊緣,兩臂一起往上抓扯,那襯衣就給翻過他的頭頂給扯了下去,把南成宰的黝黑健碩的胸膛也裸露出來。 book18.org

這傢伙還真的有八塊腹肌,咖啡色有著結實線條的身體和小妍白的亮眼的肌膚貼在一起,對比極為強烈。感覺像是烘焙店櫥窗里擺著的那種塗著厚厚白色奶油的巧克力蛋糕。 book18.org

小妍的眼睛盯著南成宰的眼睛,面對著他,跪直身,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手上在南成宰結實的肌膚上面撫摸揉搓,輕聲道:「我喜歡你的皮膚,我喜歡你的肌肉……你喜歡我的身體嗎?」 book18.org

南成宰坐著,面前其實就是小妍白花花軟乎乎的胸前,他把兩手掐在小妍赤裸的腰間,嘴巴大張,頭往前一湊,也顧不得回答小妍的問題,吸溜一聲就叼住了小妍胸前的一顆淺粉色的乳頭。 book18.org

小妍的乳頭是敏感點,這點我這個做老公的自然很清楚。 book18.org

小妍的反應恐怕讓南成宰也立刻發現了這個秘密吧。 book18.org

那小玫瑰香葡萄粒一樣的乳頭一進入南成宰的大嘴巴里,小妍立刻渾身抖了一下,馬上就嚶嚀一聲:「嗯……」 book18.org

我的心似乎已經停止跳動,南成宰不只是發現了,他根本就是很專注在對小妍乳頭的吸吮和舔舐呀,想想就知道,他昨晚就已經攻占了這裡,他現在當然已經乘車熟路。 book18.org

他差不多一口能把小妍的胸叼在嘴巴里差不多四分之一的樣子。 book18.org

小妍的胸不屬於那種很肥碩的類型,未曾生產的原因,她的乳房很挺翹,彈性十足,在南成宰的嘴巴進攻中,忽閃著頑強保持著圓潤的外形。 book18.org

「……討厭……又弄的到處都是口水……」小妍輕聲嘟囔。 book18.org

南成宰嘿嘿地笑,嘴巴上卻沒有絲毫慢怠,更把一隻手抓扣住她另一隻乳房上面用力揉捏起來。 book18.org

小妍一直跪在他的面前,隨著他的嘬吸搖晃身體,兩手也在南成宰赤裸的頭頸和身體上面摩挲,很快就進入到一個讓我更加揪心的狀態中。 book18.org

我注意到小妍跪在南成宰身前的兩腿夾得緊緊的,而且開始無意識地頻繁用力夾緊一下,又或者會前後交錯一下,就好像她兩腿間的某個地方開始奇癢難忍的樣子。 book18.org

她給自己這個狀態起了個名字,叫做正義時刻。 book18.org

我無數次在她的正義時刻被她就地正法。 book18.org

我的心揪了起來。 book18.org

果然,正義時刻緊接著的癱軟時間也開始出現了。 book18.org

她的身體在南成宰對自己乳房的揉捏吮吸中開始搖晃起來,似乎兩腿已經無力支撐自己的體重,如果不是南成宰的兩手有力地卡在她的腰間,她似乎是就要癱軟下來了。 book18.org

她的鼻息變得十分粗重,兩手只剩下換扣在南成宰脖子上的力氣,有氣無力地魅聲道:「……成宰哥……」 book18.org

南成宰抬起頭,看著小妍潮紅的臉蛋和迷離著的雙眼,愣呆呆地看,有些不知所措。 book18.org

小妍皺起眉頭,嬌聲呢喃:「抱抱我……」 book18.org

柔聲出口,身體已經軟下來,往南成宰身上一趴,就像只柔軟的八爪魚,兩臂輕垂在南成宰的身後,頭臉都濕熱地貼服在他肩膀上,像是渾身脫力了一樣,鼻子裡發出陣陣輕哼聲。 book18.org

我已經不敢繼續睜眼看下去了。 book18.org

她進到這個狀態的時候,就是任我擺布的時候了,我通常接下來只要把她放平,扒光她,搬起她的兩腿用力衝擊她就可以了。 book18.org

但是很明顯,南成宰並沒意識到他的機會來了。 book18.org

他像是一個突然走在路上被人在懷裡塞了個公仔抱熊一樣,兩手抱起小妍的腰,就那麼呆呆地抱著她坐在了炕上。 book18.org

時間好像是凝固了。 book18.org

像是過去了有幾個世紀的樣子,小妍終於輕輕動了動頭,頭髮搖晃著垂在她的臉上,她輕柔的聲音像是呢喃:「成宰哥……你會一輩子不離開我,只喜歡我一個女人嗎?」 book18.org

南成宰用力點頭。 book18.org

小妍慢慢抬起頭,身子軟軟地從南成宰的肩膀上滑到他的面前,歪歪地靠在他的臂彎里,把頭側貼到他的胸膛上,閉著眼睛聽了好一會,嘴巴彎彎上翹,小聲說:「我相信你說的是真話……我能聽到你的心跳。」 book18.org

南成宰像是抱小孩的姿勢,坐在炕上,一手扶著小妍光滑的背,一隻手扳著小妍的兩腿把她橫放在自己的腿上。 book18.org

「會不會壓倒你的腳?」小妍想起什麼,關心的問。 book18.org

「沒事。」 book18.org

小妍咯咯地笑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說:「哎呀……怎麼搞的,好肉麻,怎麼好像咱倆在演瓊瑤劇似的?」 book18.org

南成宰愣了一下,似乎沒聽懂小妍的話。 book18.org

我心裡嘆了口氣,這傢伙哪裡知道瓊瑤是誰? book18.org

小妍自己好像被自己的梗給逗樂了,南成宰還在一臉茫然,她自己已經開始在南成宰的懷抱里咯咯地笑了起來。 book18.org

小妍笑起來眼睛彎彎的,紅嘟嘟的嘴巴會露出整齊潔白的牙齒,南成宰注意到了,立刻俯身把自己的嘴巴覆蓋了上去。 book18.org

親的滋滋響,唇齒相接,舌頭也會糾纏在相互的口腔中。 book18.org

似乎南成宰很沉迷於小妍的唇和軟滑的舌頭。 book18.org

小妍扭動了一下身體,一邊接受著熱烈的吻,一邊就把手摸到了南成宰的身後,光滑纖細的手指把南成宰身後那有些特殊的軍綠色襯褲褲腰一抻,就把手摸在了南成宰黑白分明的雙色屁股上。 book18.org

南成宰很受用小妍的主動,把屁股側了側,讓小妍更加舒服地能夠摸到更多的皮膚。 book18.org

他也開始在小妍的背上摸,我看出他的手一直在試探著想小妍的屁股上滑。 book18.org

試探了幾次,越來越靠近他的目標,就發現小妍根本沒有制止他的意圖,膽子大了起來,居然真的摸上了小雅圓滾滾的屁股蛋上。 book18.org

小妍給他的回應讓我差點昏厥過去。 book18.org

小妍居然把放在南成宰身後的手抽回到身前,就那麼大咧咧地順著南成宰的腹部朝下摸進了他的襯褲下,而且好像毫不猶豫的一次得手,輕鬆地擒住了南成宰的要害,讓那個男人全身哆嗦了一下。 book18.org

這一抓,南成宰也全身一軟,摟著小妍頭朝里倒在了炕褥上。 book18.org

小妍吃吃地笑,小聲說:「這麼硬啦?」 book18.org

南成宰嘿嘿地傻笑。 book18.org

「傻瓜……」小妍柔聲說。 book18.org

兩人相對著側躺在炕褥上,摸進南成宰褲子裡的那隻纖細的小手居然就那樣大咧咧地開始上下擼弄起來。 book18.org

兩人的嘴巴卻一分一秒都沒分開過,即使小妍在說話的時候,也是上唇抵在南成宰的唇上沒分開過。 book18.org

我不是應該閉上眼嗎?我有所謂的淫妻情結嗎?不可能,我下面沒有任何反應,我也沒有任何所謂的期待,更體會不到什麼狗屁快感,我痛心疾首,但就是遏制不住自己,我滿臉都是眼淚,但是我就是忍不住要去看向那個鏡框里的玻璃。 book18.org

我不懂這是什麼心理,我快要瘋了。 book18.org

這感覺比一槍崩了我還難受。 book18.org

那一槍為什麼不再偏左那麼幾厘米?我可能就沒有這些痛苦了。 book18.org

四十七、 book18.org

小妍的手在南成宰的褲襠里快速地往復動著,我看到小妍的臉上漲紅著,腮幫因為用力而緊張地咬合,並且隨著小妍手上的動作,能聽到微弱的呱唧呱唧聲。 book18.org

南成宰似乎很亢奮,從小妍的手摸進他的褲子下,他就開始繃起臉,也顧不得配合小妍的親吻,嘴唇甚至有些哆嗦,額頭觸電一樣頂在小妍的額頭上,小妍偶爾呼著重重地氣息吧唇湊到他的嘴邊,他也沒什麼反應,而是專注於褲襠里的動作,身體甚至開始挺直起來,喉中發出含糊的低吼,喘息粗重的像是奔跑了幾十里地的老水牛。 book18.org

「呃……丫頭……」他很急促地在小妍的擼弄下嘟囔起來。 book18.org

「射出來……」小妍頭抵著南成宰的額頭,小聲急切的說,手上快速起伏,甚至能看到她的額頭有晶瑩開始閃爍。 book18.org

「……不行……丫頭……我想要你……我想操你的逼……」南成宰挺直腰,甚至把上身使勁朝後仰過去,幾乎要把自己的胯都頂到小妍的身上了。 book18.org

小妍抿著嘴巴笑,也不答話,手上卻不囉嗦,完全沒耽擱下來任何動作。 book18.org

距離太近,小妍施展不開,南成宰的襯褲顯得有些礙事,小妍抿著嘴唇,猶豫了一下,閒在一旁的那隻手往南成宰的襯褲腰上一拽,就往把那襯褲褪到了他的屁股一半的位置,南成宰也明白小妍的用意,把腰一挺,屁股就離開了褥子,沒有了壓力,小妍的手一扯,那襯褲帶著裡面的內褲一起就給扯到了南成宰的腿根下。 book18.org

那被小妍纖細的五根手指攥在手心裡的傢伙完全暴露出來,小妍立刻兩手齊上陣繼續擼弄起來。 book18.org

我不知道別的人有什麼感覺,我看女人的陰部,比方說小妍的,或者A片里的,看多久看多少都不覺得煩,但是看到其他男人的陰莖,我會覺得十分的噁心,哪怕只有一眼。 book18.org

看到南成宰跨間這個,我不止噁心,還覺得無比的憤怒。 book18.org

他這東西說大呢,不如看A片里那些黑人的那種大的嚇人,但在我見過的那些陰莖裡面,他是真不小!具體多長我不知道,小妍兩隻手一上一下緊挨著橫握,擼到根,那個雞蛋大小的赤紅色龜頭居然可以全部露在手外面。 book18.org

小妍抓我的,想露出我的龜頭,只能用一隻手。 book18.org

我的包皮有點長,即使勃起,也只能露出半個龜頭,充分準備後可以把包皮翻上去,不過在龜頭下面會有一圈褶皺的堆積,而他這個有點嚇人,現在的狀態就好像完全不存在包皮,龜頭下面的莖身上除了青筋爆留的布滿捲曲的血管,根本看不出有一點包皮的褶皺。 book18.org

我也不理解我為什麼會遏制不止自己用鏡框里看到的那東西和自己的作對比。 book18.org

他那東西還會不停地從龜頭馬眼裡有黏液分泌出來,那種呱唧呱唧的聲音就是小妍的手蘸到了那些黏液,又不停地在那上面擼動時候發出來。 book18.org

我知道我也會有,不過我倒是不知道男人的這種黏液會有這麼多,居然可以把小妍的手掌心弄得像是塗了護手霜一樣。 book18.org

「怎麼了?出不來嗎?」小妍幫他擼了好半天,似乎手臂已經開始酸脹,不得不慢了下來,輪番甩了甩手腕,有些奇怪的問。 book18.org

南成宰搖搖頭說:「好像每次就要來了,又莫名其妙地回去了。」 book18.org

小妍吃吃的笑,面色似乎比剛才還漲紅,現在紅的像只熟透的蘋果,左手五指環,右手用兩根手指捏在南成宰沾滿晶瑩的光滑橢圓體上,一邊小心地低頭端詳著那東西,似乎什麼事情始終是在心裡掙扎著的感覺。 book18.org

「臭臭的……」她嘟囔著,用指尖蘸了點那馬眼裂縫裡擠出來的黏液,用鼻子聞了聞。 book18.org

南成宰嘿嘿地傻笑。 book18.org

他似乎也早已不滿足於隔著兩層布料來觸摸小妍的屁股,嘗試了幾下,見小妍沒什麼抗拒,才大膽地把手摸進了小妍的襯褲下。 book18.org

我在鏡框玻璃的反射中能看到他的手在小妍襯褲的下面不停抓揉著。 book18.org

「丫頭……那個金良勇的這裡有我的大嗎?」南成宰小心擺了擺髖,把那支被小妍兩手一起握著的東西挺了挺。 book18.org

小妍把手一甩,兩隻手都離開了那東西,一邊用手去抓南成宰抓摸自己屁股上的手,一邊不高興地說:「我不喜歡你總提起他,如果你在意我的過去,請放開我!」 book18.org

南成宰皺了皺眉頭,似乎有些糾結,嘴巴動了動,好像想解釋什麼,不過又沒說出來,只是笑了笑。 book18.org

「怎麼?生氣了?」小妍挑釁地和南成宰對視著。 book18.org

「我也不喜歡自己的女人對自己有所隱瞞。」南成宰眉頭緊鎖著。 book18.org

「我就不告訴你,你能把我怎麼樣?」小妍扭了下身體,把自己的臉湊到了南成宰的面前,兩個人的鼻尖觸碰到了一起。 book18.org

南成宰猛然發力,一手橫抱住小妍的肩膀,翻身把小妍壓在身下,猛地把另一隻手摸進小妍的襯褲下,直勾勾起摸進小妍的兩腿間,咬牙切齒地發狠道:「怎麼樣?我要操你!」 book18.org

小妍被他突然地發力嚇了一下,短促地發出一聲驚呼,但她馬上就安靜下來,用力夾住兩腿,一隻手使勁去抓住入侵自己跨間那條手臂,另一隻手使勁捏在南成宰赤裸胸膛的黑色乳頭上,發著狠,擰了起來。 book18.org

南成宰明顯被擰疼了,嘴巴立刻咧開好大,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但是摸進小妍兩腿間的手卻絲毫沒有收回一分一毫。 book18.org

「……如果我今天就是不給你呢?」小妍繃著臉問。 book18.org

南成宰用力搖頭,笑著說:「你出水了……」 book18.org

小妍咬著牙使勁擰。 book18.org

我看到小妍用力夾著的兩腿又開始相互摩擦了。 book18.org

南成宰也不在乎小妍的掐擰,低頭猛地有一次親吻在小妍的嘴唇上,只過了短短几秒鐘,小妍的鼻息開始急促起來,我驚恐地眼看著,她的兩腿默默地開始不再用力併攏,而且用腳支撐著全身重量,向上拱起腰,居然主動把屁股給托離開炕面。 book18.org

這個肢體動作的暗示太明顯了,南成宰馬上察覺到,把手在小妍的腿側一搓,毫不遲疑就把小妍的襯褲帶著內褲一起扯到了膝蓋位置。 book18.org

下身暴露出來的一瞬間,小妍立刻擰身把自己的身體面對著南成宰方向貼靠過去,兩人的肌膚一黑一白,緊密地貼合在一起。 book18.org

但就是那麼一閃而過,我也看清了她的所有,小妍的身體我太熟悉了。 book18.org

白皙,光滑,腰腹幾乎沒有任何贅肉,但又絕不是那種瘦骨嶙峋的骨感,她兩腿間沒有多少毛毛,天生的規整有型,她不是很多小說里提到的白虎,在下腹三角地帶有一小撮接近橢圓形的毛毛,通常情況,那撮毛毛會旋轉成一個螺旋形,很自然地在她縫隙的上端行程一個勾勾的形狀,而下面的肉唇上完全光潔,沒有一絲多餘的毛毛,若軟層疊的肉唇膚色也不黑,是淺粉色的,尤其分開外面的肥厚,裡面更是鮮嫩的粉紅色,即使不去刺激它,哪裡也好像永遠都是濕漉漉的,只是她現在剛把那撮毛毛暴露出來,立刻把自己身體貼靠在了南成宰的身上,看得出兩人的緊密貼在一起的位置都是胯腹部,剛剛那根青筋爆突的粗漲傢伙也同時被兩個人夾在了中間。 book18.org

我想南成宰是沒這個眼福了。 book18.org

小妍吃吃地笑,使勁把自己白皙的手臂纏抱在南成宰的脖子上。 book18.org

沒了襯褲的阻隔,南成宰的手掌忙不迭地在小妍圓滾滾的屁股蛋上抓揉起來。 book18.org

兩個人的喘息越來越重,我甚至懷疑是不是兩人身下的褥單都要被他倆點燃起來了。 book18.org

兩個人的四條腿也像是八爪魚一樣相互糾纏,兩人的襯褲都翻卷著褪到了膝蓋那裡,小妍彎起一條腿,伸手摸到自己的襯褲,往自己的腳跟上一掛,同時她的腳趾也勾住了南成宰膝蓋上的襯褲,再伸直自己的腿,兩人腿上掛著的襯褲就那麼齊刷刷地跑去了腳腕上。 book18.org

兩人的動作一致,兩腿稍一抖,兩人的腳都朝著炕的歪側,就同時把自己的襯褲帶著內褲給踢到了地上。 book18.org

還好,他們都沒用力,那兩條襯褲順著炕沿就直接落到地上,並沒有阻礙我的視線。 book18.org

「關燈……」小妍小聲說。 book18.org

南成宰把手往炕邊靠門的方向一摸,咔噠一聲,我的眼前立刻黑了。 book18.org

我心中冷笑,看來今晚還是只能聽聲音了。 book18.org

四十八、 book18.org

是我已經徹底麻木了嗎?我不是應該繼續的痛心疾首嗎?為什麼房間的燈被關掉,我心裡居然會覺得有些可惜,這心態,簡直就像是看一場香艷的色情片,男的剛把女的扒光,突然斷電了那種感覺。 book18.org

眼睛適應黑暗是需要一點時間的,這時間裡我只聽到房間裡充盈起滋遛滋遛地吸吮聲,就好像是個貪吃的小孩子在炎熱的夏日裡美滋滋地吸吮冰棍的聲音。 book18.org

小妍的聲音很奇怪,像是發自喉間高頻次地痙攣發出的帶著顫音的哎哎聲,很急促,儘管能聽出她在拚命地壓抑聲音,但還是在安靜的夜裡聽得很清晰。 book18.org

我並沒有寄予太大的期望能看到什麼,畢竟昨晚已經經歷過了,還是以為充其量也就是像昨晚一樣,充其量也就是看到一團模糊的影子而已,等眼睛適應了這黑暗,卻發覺鏡框里的畫面完全和昨晚不同了。 book18.org

今天外面的月色好明亮,幾乎就像是從沒有窗簾的窗口往炕上打起一盞冷色的燈傘,把炕上的旖旎景色清晰地映射在牆上那鏡框的玻璃上。 book18.org

小妍白皙的身體不著寸縷,在皎白的月光中像是一尊白玉雕像,頭朝炕里側,仰躺在南成宰那一側的褥子上,兩條筆直修長的腿被兩條黑黝黝地壯實胳膊搬抬著朝上V字形岔開,黝黑健碩的南成宰則同樣一絲不掛,跪趴在她的胯下,一半黑一半白的屁股在炕邊撅起,而那滿是疤痕的結實後背就夾在小妍的兩腿間一抖一抖的,看不到那個留著鍋蓋頭的後腦勺,卻能注意到小妍高高被搬起來的兩腿不停地哆嗦著。 book18.org

「不行…受不了…」小妍的語調很奇怪,有些哆嗦,有些急切。 book18.org

我的心也直哆嗦。 book18.org

結婚三年,她從來都沒有同意我給她舔下面,我試過了幾次,她一直都是很堅決地拒絕了我。 book18.org

她現在就這麼輕易的被南成宰給舔到了? book18.org

看來她中午的允諾真的要兌現了。 book18.org

已經和小妍赤裸相對的的南成宰似乎看起來沒有關燈前那麼有耐心了,聽到小妍發聲,就立刻半坐起身,把小妍的兩腿一分,就把自己的胯往小妍的身下頂。 book18.org

小妍受驚了一般,猛地一激靈,立刻扭轉身體,兩手用力捂住了自己的胯間,咯咯地笑著說:「你幹嘛?」 book18.org

南成宰似乎對小妍的閃躲有些意外,兩手去掰小妍護在跨間的兩手,一邊猴急地把自己的髖往小妍的兩腿間擠,嘴巴裡帶著一絲祈求的語氣嘟囔:「給我……我要操你……讓我操吧……求你了……」 book18.org

小妍笑得更厲害,快速扭著自己的腰,讓南成宰根本無從下傢伙。 book18.org

「你還沒說清楚呢!」小妍語氣急促,似乎很不滿意。 book18.org

「還說什麼呀?」南成宰呼哧著粗氣,急躁地問。 book18.org

「我中午就問你了呀,我為什麼會同意嫁給你?你沒說清楚哎呀。」小妍不依不饒地拚命用兩手捂在自己的跨間。 book18.org

南成宰的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只能不回應,拚命地扭晃自己的腰胯把他跨間那東西往小妍的小腹和手背上蹭。 book18.org

他怎麼會回答得出呢?這個問題只有我才說的出來呀,四年前,她們學校開元旦晚會,我是當著她們學校所有的老師面,單膝著地捧著九十九朵玫瑰向她求婚的呀! book18.org

我也正是那晚第一次得到她的身體的。 book18.org

那天她終於把我帶回了她的宿舍,興奮的自己喝了一整瓶紅酒,才渾身熾熱的向我張開了雙腿。 book18.org

我心裡覺得可笑。 book18.org

她今晚不是也喝了酒嘛,而且還是朴老頭精心泡製的什麼狗屁火力酒! book18.org

也許是那酒的效力上來了吧,又或許是黑夜讓南成宰露出了本來的樣貌?反正現在關了燈,南成宰幾乎像是和剛剛變了個人樣,活脫脫像一隻餓急了的狗,拚命想扒著桌子去叼骨頭一樣,急喇喇地用手掰分開小妍護著跨間的兩手,卻又沒法扶正自己的東西,抽回手去扶自己兩腿間那高高撅起身的傢伙,小妍又立刻會把手死死地阻隔在自己兩腿間那散發著濕潤氣息的柔嫩洞穴。 book18.org

「我,我,我是給你下跪求婚的……」南成宰順嘴胡編起來。 book18.org

「……你怎麼求的?我要你現在重新求一次!」小妍咯咯地笑著,似乎看著南成宰猴急的樣子發自內心地覺得好笑。 book18.org

「我說,丫頭……嫁給我吧。」南成宰說著,伏低身,把頭湊到小妍的面前,用力地在小妍的唇上親吻起來。 book18.org

小妍用力搖頭,壞笑著說:「不!我不嫁!我為什麼要嫁給你?」 book18.org

南成宰有些束手無策,把頭埋到小妍的臉側,用嘴巴在小妍耳後的勃頸上嘬吸親吻,小妍立刻倒抽著氣顫抖起來。 book18.org

黑暗中我看到小妍的眼睛突然大大地睜開了,猛地一轉頭,面色十分緊張地看著南成宰緊貼著自己的半邊臉,似乎開始在努力地思索著什麼。 book18.org

她一定是想起什麼了! book18.org

我心中大喜,如果我能發聲,我想我一定會歡呼起來吧。 book18.org

可是僅僅過了幾秒鐘時間,小妍的表情又一次軟化下來,似乎開始享受起南成宰在她耳後肌膚上的親吻與舔舐,長有長長濃密睫毛的大眼睛眯成一條縫,嘴巴微微張開,因為喘息的快速加劇,發出輕聲哼吟。 book18.org

南成宰用於把小妍的一隻手拉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試探著鬆開她手腕,見她的手輕輕扶在自己肩膀上,並沒有繼續抽回去護著她的兩腿間,趕緊一擰身,把自己的腰胯別在小妍本來緊緊併攏著的兩腿間,小妍兩腿間受力,不得不鬆懈了一些力道,卻讓南成宰立刻把自己的胯擠分開她的兩腿。 book18.org

現在南成宰已經把全身壓在了小妍白玉般的身體上。 book18.org

「嫁給我吧,丫頭……」南成宰嘟囔,手順著小妍的腰塞到自己和她之間,反手把小妍的這一側的腿搬起向外岔開,小妍也沒反抗,小腿鬆弛下來,另外一條腿居然也溫順的地分開來,把自己的兩腿掰開成一個M型,嘴巴里緩緩吐出一口熱乎乎的氣息,眼睛就那麼直勾勾地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南成宰,慢慢地抽回原本護在自己兩腿間的手,捧起南成宰的臉,柔聲問:「你真的是我的成宰哥嗎?」 book18.org

南成宰用力地點頭。 book18.org

「操我……」小妍的嘴巴微動,語氣溫柔,說出的卻是一句讓我猶如五雷轟頂一樣的兩個字。 book18.org

我認識她五年了! book18.org

五年里從來沒聽到過她的嘴巴里居然會說出這麼骯髒的詞。 book18.org

來不及感慨,南成宰已經像是得到了進攻命令的獵犬,把自己的手往兩人之間一探,屁股就打著顫往前拱了上去。 book18.org

小妍身子一抖,嘴巴一下子大張開,發出一個極為短促又尖銳的呼叫聲:「……呀!」 book18.org

沒有什麼所謂的儀式感,更沒有什麼猶豫,得到了許可的南成宰僵直起身體,就那麼慢慢地把自己的胯擠向了小妍岔分開的兩腿間。 book18.org

直到兩人的胯緊密地貼合在了一起。 book18.org

我眼睛模糊了,閉了閉眼,又重新睜開,才能重新看清鏡框里的畫面,沒錯,他還在緩緩地把自己的髖胯拚命地頂向小妍的胯間,我的心停跳了一樣,我知道兩個人現在這個姿勢意味著什麼,不需要去看清什麼細節,兩個人死命地貼合在一起的位置毋庸置疑,南成宰已經把那東西塞進了小妍的身體里。 book18.org

小妍的眉頭緊鎖著,眼睛閉的死死,嘴巴大大地張開,卻除了剛剛那一聲短促的叫聲之後沒有什麼聲音發出。 book18.org

但是我能從小妍極為用力在南成宰的背上抓撓著的十指看出她似乎在忍受著什麼痛苦。 book18.org

「……等一下!」終於她急切地發聲,猛地把自己的一隻手抓在南成宰的屁股上,拚命地壓住,似乎是想阻止南成宰接下來的動作。 book18.org

南成宰乖乖地挺直著,兩手一起支在小妍腰旁的炕上,把自己的上半身挺起,和小妍的身體形成了一個銳角。 book18.org

「……讓我適應一下……」小妍皺著眉,小聲說:「……有點疼。」 book18.org

房間裡只能聽到兩個人急促的喘息聲。 book18.org

我沒有什麼淫妻心態,眼看著自己的妻子被另一個男人占有了身體,我除了憤怒沒有什麼別的感覺,更不可能有什麼興奮。 book18.org

如果現在我能掙脫開手銬,我一定會衝出地窖去殺了那個壓在我妻子身上的畜生!book18.org

相關搜索

女警半朵淫花五朵淫花警半朵淫花三朵花孽海花諾諾孽愛snh48作者 亞絲娜新五朵金花48生死半朵淫花(45 48)作者 亞妖盅朵花花諾品諾作者 南博萬金奶奶的愛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