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年 人間見我盡低頭 (168-178) 作者:郡主

【妖年 人間見我盡低頭】(妖年)

作者:郡主2021-5-11日首發第一會所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雨,夜深

在另一邊的地方,與徐家相比,又是另外一番別樣的天地。

如約而至的夜晚黑暗,從來不會讓人久等和失約過,瓢潑大雨縱橫的北燕皇城之下,萬家燈火闌珊,大雨是普濟眾生之意,從屋頂啪啪做響的豆大雨滴打在屋瓦上邊,猶如久久不絕的怡人旋律。

你在大雨縱橫的夜晚,從都不會聽到讓人心情煩躁,或者是吵鬧的聲音,對於大雨恐懼者的人,想必也只有流浪無家,沒有歸宿的愁苦可憐人,才會衣食窘迫的忍受著寒冷,看著聊無頭緒的大雨興聲嘆氣。

而這種情況,在北燕裡邊是不應存在的。

當今的北燕皇帝,號稱文治武功上下五百年,無人能出其左右,是不世出的當代英雄豪傑,他曾在年少時候,就對身邊眾人放言過:如我執掌乾坤,必不讓天下一個百姓,凍死,餓死在街頭。

事實上,這奪了天下的慕容皇帝就是幾十年如一日的這樣做,他慕容皇帝,即使後宮佳麗美女三千人,有第一美女的獨孤皇后,他也是以不好色而聞名天下的,他這個人非常節儉,不愛修建宮室,不愛花費銀錢,只是辛勤耕耘,兌現著當初諾言。

對於一個君王來說,輕徭役,減賦稅,任用賢能,愛護百姓,在燕帝身上都表現的淋漓盡致,他從奪得天下開始,就奮力實現他所期盼的一切。

所以至如今,北燕的富庶繁華有目共睹,疆域內的百姓衣食無憂,錢糧充沛,且是文人聖賢渴望中的,路不拾遺,理想國度。

正是做到了這樣,不管是北燕的百姓,還是別國的臣民,都不得不說那燕帝實在是五百年難遇的聖明君主。

此時此刻,作為這樣一個雄才大略,英明君主的後代繼承人,在這般令人心情寧靜的夜晚,他如他的父親一般,在小樓的燭火映照里,他一身簡單樸素的麻布白衣背影,像極了他的父親慕容皇帝。

慕容家愛文人,他的父親就是這樣的,慕容熙是他父親最信任的儲君,在他身上充滿了燕帝的影子,可謂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唯一差強人意的是,他沒有燕帝那樣能鎮住一堆驕兵悍將的武功。

他這時候正獨自在窗邊桌前,默默提筆寫字,一身白衣樸素的身影掩飾不了他的身形偉岸,燭光照在他單薄身上,就是猶如聖人一般。

窗外的大雨嘩嘩亂下,小樓外邊的燈火漸漸稀少,只有屋頂的豆大雨滴啪啪擊打著屋瓦,慕容熙的容貌英俊,偉岸,又俊逸儒雅,是男子當中典型的氣質雄偉男子,這時候外邊大雨的涼風通過窗戶吹了進來,地上的火爐碳火,紅彤彤的。

紙上字跡工整清晰好看,更寫的一手漂亮的小楷,不知是否通過這瓢潑大雨,他又想起了當初初見的年紀。

在大雨聲嘩嘩直響的聲音里,慕容熙提筆寫字的手,在紙上留下一行一行的漂亮字跡,黑字白紙,分外好看。

他已經在那雨聲裡邊,聽到了一絲悄然撩撥人心的聲音。

在他住的這小樓,樓梯裡邊,於滿天嘩嘩大雨裡邊,傳來一聲若有若無,又撥動人心的噠噠,噠噠的走動聲響……

從這走來的噠噠聲響裡邊,不難聽出這上樓的,正是一位端莊美麗,高貴大方的絕色女子,那聲音,正是她穿著無比優雅的高跟鞋,踏在樓梯上步步走來的聲音,走路的聲音細緻,而不緊迫,從另外一面也可以看的出蘭質蕙心可見一斑。

正如他猜想印證的是,向他走上來的,不止是一位端莊高貴的絕色女子,更是一位冰清玉潔,在普天之下男人心目中高高在上的美女仙子。

慕容熙的背影只有微微一動,還依舊是專注於桌上未曾寫完的字,在他背後,那一襲白衣勝雪、清麗絕俗的美女仙子,雪白玉手捧著一支紅色的蠟燭照路,燭光由下往上,照著她在夜色裡邊的仙子容顏,更加聖潔脫俗,絕世驚艷。

白衣仙子一經出現,在她玉手裡邊捧著的蠟燭清光便多了許多溫和,散滿滿室,微微泛紅的燭火照在她身上,就像從天上的仙女降落人間,燭光融入進她一襲白衣勝雪,整個人都美的聖潔不可侵犯,散發著晶瑩明亮的光澤。

慕容熙不會對這樣的仙子美女視而不見,所以他微微回頭,臉上一絲淡淡笑意,如水一般道:「你來了……」

……

那仙子從他的聲音裡邊,可以聽出來慕容熙是有一些向她表現出來的溫暖在裡邊,她烏黑秀髮隨風微微吹拂過白衣雪肩,同樣紅唇輕啟,語聲如冰雪清澈動聽道:「嗯。」

慕容熙轉過了頭,繼續提筆在白紙上寫著。

他說話的語氣輕描淡寫,就像說著家常道:「我記得,我們剛認識的時候,還是兩年以前,轉眼之間都過去這麼久了,真像是一場夢一樣。

在他背後的仙子,停住走動的身影,燭光所傾斜的地方,融融灑在地板上,也正是在那地板上,看到了那最優雅,又最撩動男人人心的來源。

也是那雙雪白色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傳來噠噠聲響的地方,是一雙絕美,而又誘惑的仙子玉足……

滿天大雨的嘩嘩聲音里,氣氛靜謐的小樓裡邊,在燭光照耀里,熠熠生輝的白衣仙子,在她的仙女玉足上,正穿著一雙像雪的顏色一樣高跟鞋,那雙高跟鞋絲滑明亮,就像冰山上的積雪一樣,又是出淤泥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聖潔蓮花一般,高高在上的襯托著絕麗無雙的仙子玉足……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朵清蓮與仙子

正如男人所期盼的那樣,通過那端莊高貴的高跟鞋之外,裡邊的仙女玉足是最讓人感到高不可攀,又本能垂涎的,只因在那高跟鞋裡邊,冰雪霜華的兩種膚色互相映襯……

仙女玉足在高跟鞋裡邊,露出了大片雪白膚色,一件雪白的白衣紗裙,無疑又強烈了這一點。

坐在桌前的慕容熙提筆寫字,繼續說道:「記得在那個時候,剛在船上湖邊相遇時,你就已經是文人裡邊,至高無上的仙子女神,聞名天下的北燕第一才女。」

在他身後的仙子美女,聽到這裡時候,氣質恬靜聖潔,玉手捧著一支紅色蠟燭,往他走了過來。

一雙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兩根細長鞋跟噠噠直響。

慕容熙依舊頭也不回道:「當時我的東宮衰弱,並不是如今這般匯聚一堆文人幕僚,正是有你的存在,本宮身邊才如虎添翼的有無數文臣賢能匯聚過來。」

仙女穿著的白色紅底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噠噠,噠噠聲響的聲音離他越來越近,同時很清晰的迴蕩在房間裡邊,猶如大小珍珠,散落玉盤一般清脆。

慕容熙已經聞到了,從身後仙子絕美玉體飄來的白衣香氣,和溫柔,冰雪好聽的聲音迴蕩在他身後道:「這也並不是芷月一個人所能做到的功勞,更是太子賢能愛才的名聲,才讓他們匯聚過來。」

慕容熙搖頭一笑,提著筆一頓道:「如果沒有你來幫我,那些人也不會一個一個過來東宮,畢竟你是文人眼裡的仙子聖女,當你一來,所有人都高看東宮一眼。」

歸來之後的夏芷月,站在他身後,聽著這個男人細微之間的肺腑之言,她一向榮辱不驚,不愛貪功的輕啟紅唇笑道:「當時你躊躇滿志,用很明亮,熱切的眼神跟我說,你所想要的天下,和你一直想施展開來的抱負理想,那種殷切誠摯的眼神,想必沒有哪個女人能拒絕得了吧?」

慕容熙對這件事記憶猶新,搖頭笑道:「現在想起來,仿佛就跟昨天一樣,不過我至今初心未改,正如那一句名傳千古的詩人佳句所說,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

白衣仙子的溫柔已經瀰漫,在他身後將美眸欣賞著他所寫下來的字跡,似是欣賞之情使她目光明亮,紅唇笑道:「在那之前,不也應該是,硬語盤空誰來聽?記當時,只有西窗月。」

慕容熙回頭看著她絕美容顏,目中實在為這般驚為天人的仙子美女而震撼,無論看多少次都一樣,忍不住就這樣一直看她道:「這一次,我又是遇到當年一樣的難事了。」

夏芷月知道,慕容熙這人生裡邊最困頓的時候,莫過於兩年前了,當時丞相和獨孤威他們強盛無比,氣焰通天,甚至傳出了要廢太子的謠言。

也正是在那內外交困時候,慕容熙才慕名找到了她,並且毫無隱瞞的跟她說了很多,期望她這個名聲很盛的仙女能夠幫他,出謀劃策,招賢納士。

因為有了她這個天下文人心目中的高貴女神,第一才女仙子的加入,人一知道夏芷月幫助太子的消息一經傳出來,太子的東宮名氣大盛,不僅仰慕夏芷月的人跟隨而來,也有許多對東宮不抱希望的人也不得不改變想法。

畢竟在形勢上來說,那許多本來還是牆頭草觀望的人一看,連夏芷月這樣聰慧的才女仙子都選擇站到東宮一邊了,難道最後還會輸給慕容煜嗎?

現在回想起來度過那場難關之後,現在他的東宮一派,又面臨生死抉擇一般的進退選擇,慕容熙自然陷入困頓沉思,作為東宮當中的才女仙子和女軍師,慕容熙這才緊急喊她回來,所以她才冒著大雨來到這裡,從旁人口中也算知道了些來龍去脈。

慕容熙說到這裡,又談起其他道:「我記得很久之前,我就向你說過,我想做一個如我父親那般的君王,可這帝王之路何其漫長,路途之上遍布荊棘,充滿考驗與試探,現在這樣一個困境,真是讓人有些聊無頭緒了。」

夏芷月拿著蠟燭在他身後,語氣平和笑道:「在皇宮裡邊,事情沒有停止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數,太子當然不用垂心喪氣,甚至是天數輪迴當中,自有註定,我們努力了就好,問心無愧。」

慕容熙放下紙筆,一雙目光看著眼前這個從天上而來的仙女,坐在椅子上自然很想放鬆的進入她的聖潔溫柔裡邊。

也是非常自然的,順手就摟住了仙子的腰,把臉貼到她白衣聖潔的仙體上邊,從來讓人如沐春風的明亮眼睛緩緩閉合,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困頓的神情逐漸消解,口鼻聞著她白衣芳香不住摩挲,神情痴醉,就像一個孩子靠在她身上尋求溫暖……

慕容熙的雙手逐漸去摟緊她的腰,把自己的臉埋進仙女的芳香裡邊,一張俊臉埋進白衣深處,用很充滿低沉的男性聲音,慢慢說著道:「今晚,可以讓我,可以讓我在仙子玉體裡邊,釋放我的男人慾望嗎?」

不容侵犯的高貴仙子,看著他這樣放低姿態的舉動,像一個孩子一般尋找溫柔,把臉貼到自己身上,把一隻玉手落在他頭頂上輕輕撫摸,語氣如冰雪動聽道:「你明明知道,不行的……」

慕容熙在她白衣上,聞著沁人心脾的芳香,心神陶醉,閉著眼睛深深呼吸道:「就一次可以嗎?」

在這同時,一向表現城府很深,深不可測的太子慕容熙臉上,竟然有了幾分讓人同情的哀憐,這種哀憐是情緒弱小,仿佛受傷渴望慰藉一樣,而這種表情也最是能觸動女人心底的柔軟。

外邊的大雨嘩嘩亂下,清涼的風微微吹進房間裡邊,風聲無人察覺的掀起了墨跡未乾的紙,紙上的字依舊好看,萬家燈火已經漸漸闌珊的夜裡,誰也不會注意到這處燈火微亮的小樓裡邊,畢竟大雨的聲音掩飾住了一切。

嘩嘩聲響裡邊,瓢潑大雨墜落而來,只有守衛在樓底下的東宮衛士,才會有時站在底下往樓上看來幾眼……

-------------------------

第一百七十章 太子殿下的夙願

在小樓上邊的房間裡邊,昏紅燭光照在那一襲白衣若雪,聖潔高挑的仙子身影,只見她身材修長處,本是清冷的仙子模樣,從臉上神情慢慢也多了些女子輕柔,那慕容熙閉著眼睛靠在她身上,猶如受傷一樣,希望獲得仙女溫暖。

不似人間的仙女,用自己的一隻玉手輕輕摸著他烏黑頭髮,看著那一張足以令別的女人感到心疼的英俊臉龐,輕啟紅唇,聲音好聽如冰雪道:「可那之後,不也覺得索然無味嗎?」

慕容熙聽她這樣說,英俊臉上忍不住有了一絲微笑,閉著眼睛沉醉她身上道:「我們相識已久,在一起的時間少之又少,屈指可數,更也沒有在仙女玉體裡邊留下我的男人象徵,總是覺得有些遺憾。」

站在他身前的白衣仙女看著他的臉上神情,端莊優雅的搖頭道:「你是沒有留下,可是你已經進來了。」

慕容熙的臉上神情微微變化,用著很正經,且冷靜的語氣,說著最讓男女痴狂的話語道:「用很傳統的過程來說,就這件事情本身而言,在我進去過後,我還應該在芷月小姐的仙女玉體深處,留下屬於我的東西,也就不是每次都發泄在外邊的男人精華,只有那樣才是完美。」

聽他這樣說話直白的慾望,仙女的臉上並沒有一般女子的羞怯,而是依舊端莊,沒有絲毫變化的笑道:「是嗎?只不過那種東西,或者精華太危險了,對於太子殿下這個人,小女覺得在有的時候,欲求不滿的殘缺美,也是一種最讓男人銷魂的享受……」

慕容熙閉著的眼帘細微之間顫動,臉上同樣微笑道:「這東西危險是危險,但屬於人中之龍的精華,當然不能總浪費在體外,即使有無數的女子渴望獲得這東西,可卻也不配。」

仙女玉手摸著他頭髮,臉上微笑道:「為什麼?」

慕容熙埋在她身上的頭抬直了起來,就這樣目光看著她,他的身影即使坐著也有一種屬於男人的偉岸道:「我是人中之龍,你是人間仙子,我的龍子龍孫,也只有仙子玉體深宮才是它最好的歸宿,我也很期待將自己的精液射入裡邊,灌滿你的冰清玉體,從此留下我慕容熙的痕跡……」

夏芷月看著他的眼睛,在這一句話之後有了些不一樣,她的清澈美眸,從來是仙女那樣的高高在上,用不食煙火一般的神情去看待眾生。

所以聽到一個男人看著她這樣說,她玉手裡邊拿著的蠟燭照著他的俊容,仙女容顏微微一笑道:「還有別的嗎?」

慕容熙悄然嘆了一口氣,看仙子對這件事並不太為之感動,不由自主的心生失望。

但他這個人城府很深,轉眼之間就把這件事情給不再談,轉而退而求其次道:「那今晚芷月小姐的仙女玉足,可以給我銷魂一次吧?」

夏芷月拿著蠟燭,因為她身材修長高挑,坐在椅子上的慕容熙就是低她很多。

她這樣高高在上的樣子,越讓人痴迷,總歸是越高不可攀,越是觸動男人的征服慾望。

而夏芷月聽他再一次談起這件事,一張美女聖潔容貌對此輕笑道:「我一直看太子是溫雅如清風的人,就像那謙謙君子,為什麼也會像有些市井小人,或者是凡夫俗子一樣,總會對這些念念不忘?」

慕容熙談笑風生一般道:「我第一次看到芷月小姐,同樣不敢直視你仙女容顏,所能做得只有把目光偷偷落在白衣裙底的一雙玉足上,至今想來,這個執念已經在心裡整整兩年了,無時無刻不想在你的仙女玉足,過癮銷魂一回。」

冰清玉潔的高貴仙子聽到他溫文爾雅的太子這樣說話,端莊優雅的臉上也起了一陣別樣風情,美女玉手在他臉上輕輕撫摸,輕聲笑道:「你想怎麼過癮?」

慕容熙笑道:「對於一個男人來說,如果舔過仙女玉足,不止心底回味無窮,可不也是凡夫俗子,平生死也甘心的香艷之事,和征服慾望嗎?」

夏芷月美眸聰慧,低頭看著他眼睛,紅唇笑道:「太子也是很喜歡芷月,穿的這高跟鞋嗎?」

慕容熙唇角一笑道:「這種高跟鞋穿在仙子玉足上,又有哪個男人受得了?」

面對他糾纏不休的詢問,或者是男人的執著,他面前端莊高貴的仙女氣質溫柔,一手拿著蠟燭,一手撫摸著他的頭髮,紅唇笑道:「我自然知道太子殿下也如其他男人一樣,無時無刻都對這仙女玉足渴望已久,只是這大勢未定,這仙女玉足縱再高貴,也是粗俗市井的玩法,並不是如太子這般高雅的人可以效仿。」

慕容熙兩樣渴望都沒能得到滿足,不禁低頭惆悵笑道:「算了,是我痴纏了吧……」

但眼前仙子轉眼又給了他希望,一張聖潔仙女容顏悄然帶笑道:「只不過,太子既然對此有慾望,總是天天魂不守舍的夢寐以求也不是件好事,芷月深知堵不如疏,只要今晚太子懂得分寸,我便願意將這仙女玉足,給予太子殿下用手摸上一摸,用嘴舔上一舔,一解相思之苦……」

她說出來這樣話之後,從仙女臉上可以看到不一樣的嫵媚,聖潔當中的嫵媚。

果然慕容熙眼睛一亮,連他胸口都變得有些激動起來道:「當真?」

站在他面前的仙子,一隻玉手拿著蠟燭照了過來,點頭笑道:「只是一經給你這般之後,便是以解相思之苦而已,今後太子便不能再想著讓仙女玉足夾著你的大肉棒搓弄一番,畢竟如此這般,豈不是玩物喪志?長此以往下去,又怎麼能守定本心?」

慕容熙忍不住去握住仙女一隻玉手,臉上暢快一笑道:「或許也確如你所說吧,這仙子玉足最好先不要真正享用,不然我縱定力再好,也就是要天天惦記了,更何況,我也不是好色之人,只今晚舔上一回,便也足夠了!」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溫暖

房間裡邊的天上仙女,對這件事很贊同,也明白他所言非虛, 所以她語氣溫柔道:「太子殿下也的確是不好色的人,即使面對芷月,有時候也能相敬如賓,這兩年以來,男女之事也是屈指可數,沒有幾次的。」

慕容熙近距離身上聞著她芳香道:「我是太子,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而且,太多雙眼睛盯著我,如果不是這次出宮,我是一定見你不到的,若非被事情耽擱,也是沒有今晚的,想必現在我也一定在宮裡了。」

站呀他面前的仙女,看了看被他握在手裡的玉手,一張聖潔容顏氣質端莊高貴,她穿著的白衣勝雪,使她沐浴在昏紅燭光裡邊,渾身散發著聖潔光澤,猶如普度眾生,不容人褻瀆侵犯的高貴仙女。

從她冰冷,泛著光澤的紅唇裡邊,聲音好聽的點頭笑道:「嗯……」

那慕容熙是聰明之人,聽到她這樣簡短回答,還有語氣裡邊一絲不為人覺的慵懶,嬌媚,便已知正戲可以開始了……

外邊大雨嘩嘩,屋頂上啪啪亂響,聽大雨聲音很是激烈,燭光照耀著這裡一切,萬家燈火也已經熄滅了更多。

這種夜雨挑燈,聞聽風雨的聲音是一種寧靜的氣氛,但在這時候又有了催情的意味。

慕容熙看著眼前冰清玉潔的女子模樣,手心裡邊握著她絲滑冰冷的玉手,還有那從她身上散發出來高貴端莊的氣質,心裡邊自然有一種男人慾望得到滿足的征服感。

所以慕容熙捨棄了自己握住她的一隻玉手,轉而伸開臂膀,纏繞到了仙子白衣勝雪的腰間,越摟越緊的一握,往自己懷裡摟了過來,他自己坐在椅子上,讓這仙子順著一種力道,來到自己懷裡。

而那拿著蠟燭的白衣仙子,也順著他男人的力道,高挑玉體微微一屈,一隻玉手拿著蠟燭,一隻玉手順其自然的摟住他脖子,便坐在慕容熙的兩腿上邊,這一下子,當真受用不淺。

不說仙子玉女白衣勝雪的高貴仙體坐在他懷裡,而且足以讓男人神魂顛倒的仙女香氣也被他抱了個滿懷,讓人只可遠觀,而不可近玩的仙子美臀,隔著一件白衣紗裙就那麼無比真實的坐在他兩腿中間,其挺翹美妙的兩瓣美臀溫軟緊緻,不用說也是坐在男人早已饑渴的粗長肉莖上!

於是一瞬間,就有一根硬氣騰騰的肉莖在仙子臀瓣的欺壓之下,開始不甘屈服的硬了起來,正好是膨脹粗壯的陷入美瓣玉臀的溫軟緊緻裡邊,弄得慕容熙當場就臉色一變,身不由己的呻吟粗喘了一聲,滿臉銷魂。

慕容熙的粗喘,和何等銷魂,仙子是一清二楚的。

而慕容熙一想起她的高貴,和聖潔,現在被抱到自己懷裡,自然把持不住男人征服慾望,於是摟著她的腰很緊,就這樣抬頭看著於自己咫尺距離的仙女容顏,仙女的高貴和端莊氣質,在這時候讓他有了一種想狠狠蹂躪她的野獸慾望……

仙子能察覺到他的變化,畢竟自己仙子玉臀底下坐著的那一根東西,直接就能說明一切,她雪白絲滑的玉手雪臂還極其曖昧的摟在慕容熙的脖子,一隻玉手裡邊拿著的蠟燭,火焰在倆人中間不止照的她仙容傾世,也點燃了慕容熙的慾望。

窗外的風吹了進來,屋瓦上邊的傾盆大雨就像豆子一樣啪啪打在屋瓦上,因為是這樣讓她坐在自己兩腿之上,慕容熙自然而然,倆眼灼灼看著她翹起來的光滑美腿,和穿著白色紅底高跟鞋的仙女玉足,越看,他越是粗喘的氣息就越狂熱。

一雙目光再轉到懷裡的仙子容顏時候,看著看著吞咽一個口水之間,就把一隻手順著她剪裁開來裙子深了進去,肆無忌憚的觸摸著光滑筆直的雪白美腿,同時傾身向仙子的紅唇親了過來。

今晚登上他小樓房間的高貴仙子,早已有預料的知道今晚會發生些什麼,意料之中的微微低唇,便讓他真正親了上去,一下子就將仙子紅唇給整個含進自己大嘴裡邊,同時能看到他臉頰凹陷,一看就是正在大口把含進嘴裡的仙女紅唇,給狠狠吸吮……

坐在他懷裡的仙子,微微喘息之間把清澈,聖潔的美眸目光閉上,偏著傾世絕美的臉被他親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看到慕容熙饑渴吸吮她小嘴紅唇,一張大嘴將仙子紅唇都緊緊罩在自己嘴裡,被他親上去的地方,真是一點縫隙都沒有,只看到只有仙子下巴露在外邊,一聲一聲被蹂躪的聲音,也從仙子被含住的小嘴流了出來。

大雨縱橫聲音里,就看見一襲白衣勝雪的裙子裡,一隻粗暴的男人手掌肆無忌憚,揉玩著白衣仙子蜷縮起來的一隻絲滑美腿,穿著高跟鞋的兩隻玉足,也懸空微微上仰翹起。

仙子在他激烈擁吻裡邊,一隻玉手摟著他脖子,一隻玉手還伸直拿著蠟燭,那蠟燭火苗晃來晃去,被吹的快要熄滅一樣,象徵著拿蠟燭的主人此時此刻是何等境遇。

慕容熙毫不停留,只見他大嘴毫無縫隙含著仙女紅唇,一張英俊的男人臉龐,也因為過分含弄仙女小嘴的緣故而凹陷,同時,他才剛剛停止了粗暴蹂躪,在燭光暗影裡邊,才鬆開了含住的小嘴,就看見仙子神情一滯,摟著他脖子的雪白玉手悄然更緊了幾分。

被晃動的蠟燭一晃,才看見慕容熙的嘴裡邊,伸出來一條貪婪火熱的舌頭,已經是分外饑渴的深進了白衣仙女的兩瓣紅唇裡邊,只剩一小截露在外邊,翻天覆地的就看見伸進她紅唇裡邊的粗糙舌頭,一邊貪婪俘獲,一邊四處肆虐,清晰可以看到被他舌頭肆虐而頂起來的仙子臉頰。

白衣仙子的夏芷月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饑渴,粗暴,貪婪的太子,以往他也沒有這樣過分的親吻她,頂多只是纏綿狀態的和她連連舌吻罷了。

但那慕容熙狀態極好,在她小嘴裡邊的舌頭一纏她香舌,便很快的糾纏起來,在燭光里的白衣勝雪美女,一直保持的端莊優雅,漸漸被一種嫵媚所取代。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一夜風雨一夜春

所以作為正常男人的太子很快就融化進她的嫵媚當中,感受到了美女仙子動情之後的變化,她的不容侵犯到了這個時候一邊助長了他的褻瀆囂張,一邊又從本質而言,讓他體會到了男人征服仙女的快感是多麼銷魂。

漂泊縱橫的大雨最能渲染氣氛,尤其是這個時候,一個是北燕的太子儲君,男人偉岸身影,一個是無數男人心目當中的冰清玉潔女神,就在這樣的大雨夜裡激情擁吻,纏綿,慕容熙愛極了這種滋味,想必別的男人若如此也會這般。

天上仙子的玉手摟著得男人脖子越來越勾魂,一張臉上悄然多了些嬌艷,從倆人結合的嘴唇縫隙里,輕喘慢吟道:「恩……嗯……」

慕容熙能感覺到懷中這聰慧仙女,有意無意的用她白衣紗裙包裹的兩瓣玉臀,來回搓壓他本能膨脹的男人慾望,還有他嘴裡含著的冰清紅唇蘭香,濕滑香舌動情和他舌吻的誘惑,都讓慕容熙把持不住。

他一隻修長白皙的男人大手,跟著攀上了白衣仙子的聖潔胸前,來回揉捏著白衣勝雪胸前的一座高聳峰巒,那誘惑峰巒挺拔渾圓,只有握在手裡才知何等溫軟豐滿,滿滿當當的充盈手中。

一隻手握也握不住,隔著一件白衣都能接觸到彈性十足,凝脂絲滑,指縫之間都是白衣仙子的衣物包裹的雪乳溢出,這正是她最高貴,最不容侵犯的象徵,又最誘人。

慕容熙現在就占領了這片聖地,一隻大手在上邊肆無忌憚,風光無限,同時每當仙子玉女那溫軟緊緻的臀瓣在他硬邦邦的莖身踐踏欺壓而過,一種無比美妙,難以形容的酥麻快感散遍全身,銷魂蝕骨到了極點。

於是一種急烈想要釋放的交合慾望,占領了他,所以他含著仙女的小嘴紅唇,才戀戀不捨的鬆了開來,在這時候,蠟燭照著兩個人的臉,兩個人的目光裡邊都已經有了慾火,只是夏芷月的目光更清明一些……

窗外的雨聲和風聲清晰可聞,甚至能看見遠處的萬家燈火很稀少,從屋瓦上邊的雨水就像水柱一樣往底下流,慕容熙的呼吸已經是帶著粗喘,正當窗外把守樓下的東宮侍衛,因為在他窗口一晃而過的紅色燭光而覺得是錯覺時候,房間深處已經是另一番景象了。

嘩嘩冰涼的大雨在窗外傾斜,這一處為太子殿下臨時而住的小樓房間裡邊,窗戶開著的冷風時時灌了進來,昏紅的燭光融融灑了滿地,一隻椅子被凌亂推到了一邊,椅子上和地上扔著粗布衣物的男人衣物,看上去正是太子殿下,慕容熙的。

這個時候的慕容熙,一具身體比例非常健壯,偉岸的男子身影早已是不著絲毫衣物,而另一邊,又看見一襲白衣勝雪的高貴仙子,則在融融燭光傾斜照過來的景象里,堪稱仙女下凡,身材修長高挑聖潔處,每一眼都能看到她被白衣紗裙包裹的仙子身段是何等誘人。

便在這種情況下,只看見那名赤身裸體的男人偉岸身影,整個人正爬俯在這白衣仙子的後背上,就看見他激烈挺身運動,空氣裡邊除了大雨聲音,還充斥著另外一種聲音。

爬在仙子身上的偉岸男人身影,看見他結實的臂膀,和充滿力量的腰臀激烈聳動,從燭光細微處來說,仙子穿著的一件剪裁極高的白衣紗裙,被分開撈了起來壓到男人腰跨,半遮半掩的正是露出了兩截雪白修長的仙女美腿,還有被男人緊緊貼著的緊緻渾圓美臀,晃眼雪白。

因為有男人身影的遮擋,隱隱約約就看見太子殿下慕容熙的結實臀股聳動之間,在他兩腿中間正挺著一根微微泛紅,白皙猙獰的粗長肉莖,莖身之上青筋暴起,沾滿了水滑淋漓的晶瑩津液,正噗嘰,噗嘰水聲大作的兇猛進出著仙女翹起來的雪玉臀瓣底下美穴之外,很清晰的看見男人胯下還懸著兩顆胡亂甩動的漲滿雙卵,隨著一根粗長肉莖的抽插進出而甩動。

被甩來甩去的這兩顆滾圓雙卵,更是同樣興風作浪,啪啪亂甩的擊打在仙女挺翹的玉臀上邊,不停發出啪啪的聲音,就看見兩顆亂甩卵蛋激烈甩動隨著抽插動作而打在仙女臀瓣,而每一擊打在上邊,仙女的紅唇就發生一聲聲銷魂蝕骨的叫床呻吟聲音……

慕容熙不用去猜,也知道他此時此刻何等舒爽。

再說了即使看的不太清楚,也能看見仙女美穴被那根硬邦邦的猙獰肉莖給撐大漲滿,隱隱約約的粉紅色緊緊包裹著那根進出分身……

只是白衣仙子爬在桌上時候,只見她大捧烏黑秀髮落在白衣雪肩上邊,她的白衣映映如雪,黑白相映更有極致聖潔之美。

慕容熙的粗喘聲全都噴泄出來,整張臉上不見溫文爾雅,但也是被他壓在身下的白衣仙子穿著高跟鞋緣故,他每次都夠不到的太深,所以他只能是每次抽插時候,刻意抬高腰臀上頂的方式征服著她。

這種姿勢雖是太過消耗體力,但一方面也讓他很爽,他每次的衝撞,有時候都能聽見夏芷月的高跟鞋在地上踩出清脆的晃亂聲,分外有征服欲。

爬在桌上的夏芷月,一張臉上是感受到桌面的冰冷,還有在空氣裡邊冰冷的美腿,她穿著高跟鞋踩在地上被他衝撞的如風中一頁,大海行舟。

她又知道慕容熙每次聽到她高跟鞋因為被衝撞,而凌亂的噠噠踩地聲音,就顯得格外興奮,一根猙獰肉莖明顯在她緊嫩銷魂的仙女玉穴裡邊越來越硬,硬邦邦的活蹦亂跳。

這種激烈的交歡方式,任是太子也持續不了太久,何況夏芷月有一聲沒一聲的呻吟,是誰也承受不了的,這種聲音銷魂蝕骨,威力大增。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仙子玉體蒙塵

但慕容熙毫不壓制自己的慾望,在窗外大雨漂泊裡邊,甚至是改變姿勢的把被他壓在桌上的白衣仙子給一把抱了起來,兩隻手直接了當的來到她白衣胸前,一手一個的攀上她胸前雙峰,動作粗狂的在她身後激烈運動。

這一下子夏芷月迎面就感受到從窗外吹來一股冷風灌在她臉上,一雙美眸頓時清明,聲音清冷道:「殿下,不要,會被外邊人看到的,啊……」

慕容熙回復她的只有猛的抬腰提臀,緊緊爬在她後背送來的一記狠狠貫穿,碩大粗漲的棒頭當先長驅直入,竟是直接頂到了仙子深宮的入口,整個狹窄緊嫩的仙女玉穴通道強烈收縮的包裹著他整根肉棒,以至於身後男人爽到倒吸涼氣!

滿臉面目扭曲的低沉叫道:「別管他們!!」

不止慕容熙極爽,便是夏芷月也一樣,這美到靈魂顫慄的快感,又使她一具高挑玉體忍不住的抖動起來,直覺自己美穴深處毫無縫隙的緊緊夾裹著一根滾燙粗長,火熱極硬的肉棒滿滿撐滿了她,柔軟與堅硬完美融合!

在這極度歡愉里,慕容熙抬高身子死死維持著姿勢,而她一雙清明美眸也跟著朦朧,穿著高跟鞋的玉足在裡邊身不由己的用力蜷縮,張開的小嘴紅唇,並抬頭高昂叫道:「啊……啊……啊~」

在大雨夜裡,這一次的高昂聲音緊跟著飄了出去,融入進嘩嘩大雨裡邊……

在對面黑暗裡的幾個東宮侍衛,都恍惚錯覺一樣被大雨夜裡,從小樓那邊傳來的銷魂蝕骨的女人叫床聲音所吸引,又仿佛是一瞬之間,就又消失的無影無蹤,仔細聽去時候,整個天地又全都籠罩在嘩嘩大雨的聲音裡邊。

只是當他們都以為自己只是聽錯時候,又都被剛才那似乎若有若無,飄進心底的惹火呻吟給撩撥的勾起了原始反應,停留心上,始終不肯散去。

直到又從嘩嘩大雨里飄來一絲難以捕捉的女人呻吟時,錯愕之間,就看到他們今晚守護的地方,也是太子殿下居住的小樓底下,正有靠近的一兩個侍衛也在樓底下的走廊里抬頭往太子的小樓窗口看,這幾個離的遠的東宮侍衛同樣跟著抬頭看去時,他們才看見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從他們這裡對面的小樓上,隱隱約約看到燭火亮著的窗口位置,正站著一名白衣勝雪的絕色女子……

那瑤池仙子一般的絕色美女,此時此刻居高臨下的正似在倚窗臨雨的欣賞大雨傾盆的窗外風景,只見仙子一具高挑傲人的修長身材無比聖潔,不容侵犯的散發著白衣晃眼的光澤,卻同時這幾個侍衛也都明顯看到,在仙子的白衣聖潔胸前,正攀附著兩隻男人大手左右兩邊握著她一襲白衣裡邊滾圓高聳的誘惑峰巒,揉捏把玩的搓來搓去,隔著白衣都能看見大手裡邊的雙峰波濤洶湧,極是壯觀!

在這種情況下,甚至還有眼尖的絕色仙女白衣勝雪的婀娜玉體背後,正光著身體爬在仙女身上,已經裸露肩膀的偉岸男人身影,正是身為儲君的太子殿下。

他這時候,一邊在後爬在仙子身上不停聳動,一邊埋臉去咬著仙子雪頸舔來舔去,聞著迷人幽香,兩人這樣曖昧親熱姿勢,不用想也知道做什麼,而仙子畢竟是仙子,就是這種情況也要裝做什麼事都沒有,一直保持她冰清玉潔的端莊。

只有太子不停往前衝撞著,等每一下輪到狠狠衝撞時候,才能看到這仙女端莊的外表下,才會忍不住的張開紅唇,發出銷魂蝕骨的仙女叫床呻吟,一聲短促,而又惹火的啊啊聲音聽的人慾火焚身,難受至極,又很快融融飄入嘩嘩大雨裡邊。

幾個侍衛離的遠,看到仙女被狠狠乾的時候才能聽到她勾魂聲音里,一時別說她背後的男人親身享受了,就是這等天上下凡的美貌女人看幾眼都夠人受不了,再一聽到她融清冷與動情的叫床聲音,聽著聽著都讓人帳篷難受,想要一射的衝動……

這個時候,慕容熙也注意到外邊的異樣,他一直用來蹂躪著她胸前雙峰的手,隨著赤身裸體的偉岸身影,從她身上戀戀不捨滑了下來,畢竟一直墊著腳尖的姿勢也很累人,而讓夏芷月脫掉這雙白色高跟鞋是萬萬不能的,看她穿著更有一番銷魂刺激的滋味。

慕容熙是讓她稍微鬆了一口氣,一直保持端莊的夏芷月剛一冷靜,她美眸當中已經看見對面樓底下的幾個侍衛握在手裡反射的長矛反光,有意無意的在看她仙女身影,於是她慌亂當中,連忙伸出玉手才剛把窗戶關了一扇,而後邊的慕容熙已經變換姿勢,站在她身後抱起她一條美腿,便是急促抽插起來。

她這樣一個在北燕高高在上的才女仙子何時經歷過這樣窘迫的事情,可是仙子玉體的本能卻將慕容熙裹的越來越緊,甚至是身體深處有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悸動,讓她莫名渴望慌亂。

把她抱起來一條美腿的慕容熙,親眼看見夏芷月這時候還要保持聖潔端莊的樣子,就更想蹂躪她的不容侵犯。

因此他甚至是不計後果,只知連續不斷地以高頻率在仙子美穴的抽插進攻。

從兩人結合的地方,大整根男人肉棒在緊嫩濕透的美女玉穴里奮力抽插,不停發出噗嘰噗嘰,以至於這仙子被干出來的水就跟泛濫一樣噗嘰噗嘰被乾的飛濺出來,火熱緊湊的包圍著他,欲仙欲死!

慕容熙這樣持續了幾十記,聽的她爬在桌上聲音嬌膩,欲仙欲死的張著紅唇被他乾的叫床呻吟,一聲聲飄進耳朵里,在從背後看她雲鬢秀髮微雨,瑤池仙子的模樣,正是有了堅持不住的泄意,從嘴裡當中發出一聲粗喘,便急忙從她美女玉穴拔出一根濕淋淋的粗長肉莖,直接抵在這仙子的緊緻臀瓣上。

隨即看的他棒頭剛把她一瓣玉臀頂的凹陷,猙獰棒頭陷入裡邊,就看見那東西不受控制的劇烈抖動起來,一股一股濃稠熱漿跟著噴泄出來,只清晰看的被激射出來的滾燙精液一股一股近距離的射在夏芷月的玉臀上邊,被慕容熙用肉棒頂著她足足射了十幾股,把她雪玉臀瓣射的是濕漉漉一片,大股精水順著一條雪白美腿往底下流,那景象要多美就有多美!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從不一樣的銷魂

當慕容熙結束激情慾望之後,從她身上退去的冷清裡邊,殘留的溫度依舊滾燙,在臀瓣上邊被激射的火熱精水,開閘一樣的順著雪臀美腿往底下流,再被冷風一吹,瞬間冰冷冰冷的。

結束之後的夏芷月何等聰慧?她只一想自己剛才那副樣子,就知道除了大總管以外,又多了幾個人知道她與慕容熙之間的關係……

她不是太喜歡張揚的人,從始至終都是,所以一直保持著在東宮的低調,即使很多幕僚都知道她在東宮一派,是僅此於太子的第二人物,名副其實的女軍師,但更多人眼裡,有的也只是她與太子之間的知音之交,而絕不是這樣的關係。

只是事已至此,她也不想多說什麼,何況這些侍衛忠心耿耿,絕對不會說漏半句嘴。

……

已經發泄出來的慕容熙,仿佛在多年以來由於二皇子那些人所帶給他的鬱悶煙消雲散,本就英俊的面龐,和偉岸的身影越是容光煥發。

夏芷月一動未動。

而慕容熙的兩腿中間,他那根剛剛發泄過的猙獰肉莖,還挺直昂立的頂在雪白緊緻的一瓣玉臀上邊,依依不捨從棒頭裡邊吐出最後一滴濃白精水。

這一次不止是夏芷月的一瓣玉臀被他剛才激射在上邊而弄得狼藉一片,就連他自己的一根肉棒都因為之前一股一股激射出來的精水,而澆在一根粗長莖身上,以至於他看上去整根寶貝濕漉漉的慾望極了。

這種兩人無言的沉默裡邊,打破沉默的還是男人。

慕容熙看著她雪衣背影,聲音溫和的臉上輕聲道:「你生氣了嗎?」

夏芷月背對著他,背影臨窗看雨的氣質清冷道:「不說些別的嗎?」

慕容熙用手扶著自己肉棒,在她絲滑臀瓣上磨蹭刮擦了幾記,才伸出一手摟著她白衣雪肩給轉了過來,以這樣近在咫尺的距離,貼臉看著她,溫情儒雅道:「我自然想聽你的意見,你是知道的,在東宮裡邊都是你說了算。」

夏芷月看著他樣子,她也沒有多說什麼道:「我們之間只是知音罷了……」

慕容熙聽她這樣說,並不覺得意外道:「當初我仰慕你,正是因為你的幫助,我才走出困境,有你輔佐我,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他看夏芷月依舊對剛才的事情而冷冷清清,便直接把她抱到書桌上邊,並且傾身壓了過來,低頭笑如春風迷人道:「我也是正常男人,有時候的確會做出些控制不住慾望的荒唐事,你要生氣就怪我好了。」

夏芷月坐在書桌上,看著他英俊的面龐,還有一種男人對女人的溫情,端詳了他片刻。

方才美眸看著他的臉,輕啟紅唇道:「太子真的不好色嗎?」

慕容熙微微一怔,笑道:「為什麼這樣說?」

夏芷月坐在上邊,背對窗口看他,紅唇看去清冷道:「或許只是不太明顯,又能克制住罷了,畢竟你也需要發洩慾望。」

慕容熙看了眼外邊大雨,臉上笑道:「我記得我們第一次,就是在這樣的大雨裡邊,我送你回家,還是因為雨太大就留了下來,我們之間明明是像好朋友那樣,可我就是控制不住,在臨要關門看到粉色紙傘底下,穿著白衣的你,就實在忍不住用強迫的手段得到了你。」

夏芷月搖頭道:「那時候我已經去了東宮,並且幫助太子殿下了。」

慕容熙回憶道:「確實如此,當久久壓抑過後,一旦看到東宮因為你的到來而煥然一新,許多文人都跟著投奔而來,看到那種景象,首先感慨慧眼識真,其次便是迷失在那種滿是希望和歡喜的興奮當中。」

夏芷月這時看著他眼睛,仙子美眸當中清冷與聰慧並存,紅唇吐氣蘭香道:「當初既然已經決定幫你,拋開生死抉擇之外,如若是再看到一個無比頹廢的東宮太子,小女自然也是不會為之開心的……」

慕容熙已經忍不住抱住了她,居高臨下看著她仙子容顏道:「我能得到芷月小姐的仙子玉體,雖死無悔!」

夏芷月清冷皺眉,伸出玉手捂住他嘴,微微搖頭道:「殿下不必這樣說,過去的已經過去了。」

慕容熙近距離看著她讓人窒息的美貌,胸口狂跳道:「至今想起來,那天晚上也是這樣的大雨,實在忍不住失去理智的強迫抱住芷月小姐的白衣仙體時,即使你不停抗拒,我也忘不了含住仙女紅唇時,是何等的驚艷銷魂,甚至是到了床上時刻,真正進入你時候才明白做人一場,以前是白活了。」

夏芷月聽到他很久以後,首次談起強暴她的那天夜晚,她已經是沒有了那晚的慌張無助,甚或是目光清澈看他,依舊高貴端莊道:「我並不是完全覺得那晚全是痛苦,實話說來,若是一直這樣維持東宮,即使你不用強,我自問也會被你追求到手,而太子殿下只是把這個過程給提前了,你知道小女是怎麼想的嗎?」

慕容熙已經硬的發疼,慾望起來的雙目如火道:「你說!」

她輕伸玉手撥開自己肩邊秀髮,氣質溫婉尊貴道:「既然已經把事情發生,小女只會考慮,這一切到底最後值不值。」

慕容熙頭一次聽到這樣霸氣的話,簡直對她要重新換一種看法了道:「我只是替你可惜,如果芷月小姐是如我這樣的出身,天生就是一國王子或儲君,將來一定能奪得王位,君臨天下。」

夏芷月嫣然一笑道:「是嗎?不過我曾說過一句話,人間見我盡低頭……」

慕容熙聽了著七個字,低頭皺眉沉思一下,喃喃自語的念了一下,看神情他確實被這七個字給震撼。

當聰明如慕容熙,明白之後,又神采飛揚的抬起頭看她,似已經讀懂了夏芷月道:「人間見我盡低頭?這便是我們美女仙子追求的最高境界嗎?」

夏芷月對這個並不和他多談,意味闌珊的笑道:「太子也可以這樣想吧。」

慕容熙躊躇滿志道:「也好,總之只要芷月小姐在我這邊,總是讓人信心百倍,充滿力量的。」

他說到這裡,慕容熙的目光已經落到自己兩腿中間,那一根粘滿精液的粗長肉莖,早已昂首挺直,殺氣騰騰的對著這仙子最神秘誘人的銷魂聖地,渴望重新殺進去衝鋒陷陣,馳騁一番。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太子的心機

就在這處已經的安靜的小樓,滿是窗外風雨聲的時候,被放在桌子上的天仙美女,宛若融融冰雪,長發飄飄落在白衣肩上,一張容顏清麗至極,在她桌下站著的,則正是太子慕容熙。

一個正常的男人,此時此刻又面對著夏芷月這樣的絕色仙子,城府之深如慕容熙這樣的人,可以說是他頗為熟練的往前一頂,便已經毫無徵兆的將這根粘滿精液的粗長肉棒大半插了進去!

在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慕容熙已經享受到,從來外表清冷,不容侵犯的聖潔仙女,卻與之外表不符的有一個令男人無比歡愉,絕代尤物的銷魂美穴,她的外表有多清冷,她的裡邊便有多火熱!

男人粗長的肉莖可以更好的享受到這美穴的包裹,來自仙女玉體,通往極樂的緊窄通道,層層洞壁熱情火熱的包圍夾緊著他滾燙堅硬的肉棒來回收縮的逐漸裹住,仙子美穴或是本能,或是收緊的在排斥入侵進來的粗長肉棒。

但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是何目的,就是緊窄火熱的仙子美穴熱情無比,全方位的包容了他。

也爽的慕容熙情難自製,仰起臉來舒服叫出了聲,明亮目光更加投在夏芷月的仙子容顏上,看她是何表情。

而太子突然的插入進來,完全都是毫無徵兆的,當夏芷月低垂美眸,清澈目光看到慕容熙的整根肉棒大半都已經投入進去,只剩小半根沾滿狼藉精水的莖身露在美穴外邊,不由看的怔住。

慕容熙知道她在看,並且在她目光注視里,挺起腰來繼續前進的將剩下的半根肉棒,一許一許的慢慢插入進多水銷魂美穴裡邊,讓她清晰看見自己的肉棒是如何進入她冰清玉潔的仙女玉體。

當這一切都木已成舟時候,慕容熙伸手拂過她光滑臉頰,目光明亮溫和,用充滿男人誘惑的低沉聲音輕聲詢問道:「怎麼了?」

夏芷月收回目光,臉上神情並無多大變化,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的道:「沒什麼……」

慕容熙本能的開始用自己的雄性象徵,去征服進攻著這個心高氣傲,高貴仙子的聖潔之地,來回擺動著腰,持續一進一出的抽插道:「任何男人只要征服了芷月小姐,他都會在當時,和事後覺得雄心壯志百倍,這也是即使強悍如獨孤皇后,我的東宮也依舊沒有被壓垮的最大原因。」

夏芷月被他這般抽插著時,她知道自己玉體深處,源於本能的反應開始漸漸出水,兩個人的結合處很快傳出噗嘰噗嘰的聲音,那聲音猶如催情烈藥,使她不得不承認……

慕容熙一邊動作,她被白衣紗袖包裹的兩隻玉手也伸了過來,姿態優雅搭在太子慕容熙的裸露肩膀,雪白指尖微微陷入他不停動作的肩膀裡邊,張著紅唇有一聲沒一聲的叫著。

慕容熙越來越逼迫她,整個偉岸赤裸的身影都緊緊抱住了她,腰臀動作的頻率越來越快,啪啪作響的撞擊聲音與大雨擊打屋瓦的聲音此起彼伏,同時感受到這仙子的容顏枕在自己肩膀,修長玉手抓揉著他的後背,隨著他的撞擊輕聲呻吟道:「啊,啊,」

夏芷月的每聲呻吟,都是烈性春藥點燃著他,男人結實有力的後背赤裸裸的摟抱著冰清玉潔,白衣勝雪的仙子,噗嘰噗嘰的抽插聲響個不停,太子的房間裡邊在做什麼,外邊底下的侍衛都聽的清清楚楚,透過半扇窗戶,看的也清楚。

慕容熙抱的她越緊,侵犯的她越急,聲音低沉急促道:「當初我第一次進入芷月小姐的仙子玉體時,可覺得爽嗎?」

夏芷月肩上秀髮被他撞的一甩一甩,臉上神情泛紅誘人,嬌喘的聲音聲聲入耳,聽的男人慾火焚身道:「太子殿下粗暴的很,用強迫的方式硬生生闖入進來,只覺得裡邊還很乾澀,被撕裂一樣的很痛,只知道無助的害怕,從來沒有想過會被,被這麼粗的東西插入進來……」

慕容熙繼續逼問她道:「我是強暴了你,可在那疼過之後,之後是不是很爽了?」

夏芷月兩隻玉手在他後背摸來摸去,臉上暈紅更甚道:「不知道……」

慕容熙抱緊她,突然加快速度,啪啪亂操,乾的她在桌上失聲大叫,忘記壓抑聲音道:「啊,不要這樣……」

慕容熙毫不憐惜,用力抱緊她一襲雪衣包裹的婀娜玉體,口不擇言玷污她道:「我記得芷月小姐這心高氣傲的天上仙子,剛被我進去時候抵死不從,被我乾的都哭了,連後背上都被你抓出血了,可也是刺激得很!」

夏芷月聽著他對那晚記憶猶新的念念不忘,一時紅著臉道:「誰會知道那晚太子殿下之前還送芷月避雨回家,卻在就要轉身離開時候,突然衝上來把那把紙傘扔在地上,像野獸一樣抱住小女,不顧一切的就強行親仙女紅唇,還把小女硬是抱起來扔到床上,不要命一樣的也要強姦人家,真是連人家穿的衣裙都被你狠狠撕爛,進來時候也粗暴的很,完全沒有該有的溫柔……」

她說完這些之後,立時感覺到慕容熙的肉棒在她玉穴裡邊興奮的活蹦亂跳,胡亂抽插,頓時被乾的連聲叫床道:「啊啊,好大……」

慕容熙儒雅盡無,一張英俊的年輕面容為之扭曲道:「我只知道剛進去還嗚嗚咽咽,待等到被吻著仙女小嘴,一番溫柔抽插之後,不也是張著小嘴,有一聲沒一聲的啊啊叫床,那聲音聽起來要多勾魂就有多勾魂,一聽就知道你這個仙子被我強姦的時候,也知道這種操穴夾屌的事情做起來有多爽了。」

夏芷月兩隻玉手抓著他後背,動情叫道:「啊,別說了!」

慕容熙興奮不已道:「我可知道芷月仙子當時都是被乾的開始流水了,再這麼慢慢加快速度,就是含著你仙女小嘴時,也半推半就的把我舌頭放了進去,才沒多大一會兒,就已經和本太子嘴對嘴的不停舌吻起來,連兩條美腿都勾到我腰上,欲仙欲死的在床上給人叫起床來聽,實話說,你這仙子冰冷慣了,若不是那晚,誰知道咱們得北燕第一才女叫起床來也銷魂蝕骨,嬌膩勾魂?」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仙女叫聲

在漂泊大雨縱橫的雨夜裡邊,萬家燈火都熄滅的差不多了,只有這一處春情曖昧的小樓依舊燭火惺忪……

依稀讓侍衛看到的是,背對他們的仙子坐在靠窗書桌上,正被北燕儲君的東宮太子殿下,給乾的一聲一聲在上邊叫床。

這種清冷仙女的叫床聲時融入進嘩嘩大雨裡邊,聽的他們慾火焚身,心裡邊無比發癢,那聲音簡直比他們去過的青樓裡邊頭牌婊子的叫床聲還要勾魂千百倍,連在對面把守的侍衛,都心照不宣的偷偷聚攏過來,三三兩兩的看著窗口的仙女身影,還有仙女的叫聲。

幾個人看著太子殿下異常兇猛的衝擊身影,還偷聽來自仙女紅唇叫出來,銷魂蝕骨的啊……啊叫聲,不用說也知道這從來高高在上,只屬於他們的東宮才女仙子,北燕諸多文人的心中女神,此時此刻正被太子殿下按在書桌上,給乾的勾魂呻吟,無比誘人!

慕容熙聚精會神的只投入進和這仙女的激烈歡好裡邊,從小到大,他都沒有這樣放肆過,發泄過,一直被壓抑的情緒都擴散出來,所有的慾火全都傾斜在夏芷月的身體裡邊。

只是夏芷月的叫聲融入進大雨裡邊,實在讓底下侍衛受不了,已經是聽著聽著,都忍不住在漆黑的夜色掩護里,悄悄用手撫慰著褲襠裡邊饑渴膨起的大帳篷,對著窗口仙女背影,聽著仙子叫床聲,就一個一個套弄起來,還有人聽著聽著,就已是忍不住的射在了褲襠裡邊。

樓底下發生的事情,冰雪聰明的北燕第一才女自然不會完全猜不到,她知道自己的叫聲是何等讓男人發狂,尤其是底下那些凡夫俗子的粗人。

所以她甚至已經想像到,在看不見的黑夜裡邊,底下的男人們聽著她的叫床聲音,用自己的手伸進褲子裡邊,偷偷的擼著又粗又長的肉莖,對著她白衣聖潔的背影褻瀆起來。

可是太子慕容熙這次異常持久強悍,甚至是直接抱住她兩條美腿,將她整個抱了起來掛在了身上,如此一來,這般她絕無經歷過的交合姿勢,使得她整個人都掛在慕容熙身上,被從來溫文爾雅的太子慕容熙,給抱在了他身上交合!

太子慕容熙這次無比霸道,甚至採用了這樣很費體力的交合姿勢,這樣一來,本來就身材高挑,婀娜誘人的仙女玉體懸空掛在他身上,全靠他兩腿中間一根粗長猙獰的肉莖,支撐著仙女的玉體重量。

夏芷月當然也發現了這一點,可是慕容熙絲毫不給她遲疑機會,他赤身裸體,結實有力的偉岸身影就站在地上,雄腰臀股擺動,兩手摟緊兩條美腿,就上下開始拋送起一具高挑修長的仙子玉體。

一時之間,夏芷月就好像被他盪鞦韆一樣抱著啪啪亂操,一時刺激羞澀,被他粗長肉莖每次貫穿,穿著高跟鞋的仙女玉足都晃來晃去,忍不住緊緊在高跟鞋裡邊蜷縮,張著仙女紅唇,聲音高昂的失聲尖叫道:「啊啊啊啊!!」

底下侍衛一看到太子殿下竟然將這仙女給抱起來給以老樹盤根的姿勢掛在男人身上操,頓時看的目瞪口呆道:「干,咱們東宮裡邊無數男人的高貴女神,竟然被太子殿下給老樹盤根了!」

另外一名侍衛,看的瞠目結舌,一邊用手在褲襠裡邊急速摸索套弄,一邊瞪大眼睛道:「我可是看芷月小姐是天仙美女一樣的人,被太子殿下這種姿勢的操法,豈不是要被操死了?」

而本來就身材高挑的夏芷月,人不沾地的掛在太子赤裸身上,整個仙女玉體被他高高挺直,粗長猙獰肉莖給支撐著掛在上邊,穿著高跟鞋的玉足蜷縮的生疼,就跟盪鞦韆一樣被激烈亂操,啪啪亂甩,濕滑的美玉穴水被他整根肉棒噗嘰噗嘰的插飛了出來,流的滿地都是!

慕容熙這種霸道姿勢,以至於要把她貫穿一樣,奮力發威的傳出啪啪亂操的聲音,同時他滿臉大汗,渾身都是流出來的汗,結實的雄腰充滿力量,非常兇猛的揮汗如雨,只用自己一根男人肉棒就挑起了這個高貴端莊的美女仙子,也使他內心充滿了得到滿足的征服慾望!

夏芷月失去理智的啊啊大叫,慕容熙每把她拋起來時候,不僅他粗長肉棒抽離出來濕滑玉穴,同時還有一種沒有絲毫安全的失重感覺,讓她好像就像從天上墜落下來的慌張感,仿佛隨時都要掉在地上。

而隨之落下而來的則是一根滾燙火熱,一根快要完全抽離出去,無比堅硬的男人肉棒充滿力量的一往無前貫穿進她瞬間空虛的仙女美穴裡邊,並且狠狠頂著她,一根通天巨柱支撐接住了她,讓她有了放鬆的安全感。

就這樣空虛與充實相互交替裡邊,隨著底下侍衛們的個個激射,太子的粗暴蹂躪,夏芷月被他拋送起來,又落下來被貫穿的一瞬間,她整個人所有的空虛和寂寞和得到滿足的慾望全都噴泄出來,無比歡樂的快感緊隨而至,開閘洪水一樣的奔泄釋放……

就在這種歡美快感當中, 她頓時整個人全都一片空白,全都是被高潮包圍的欲仙欲死當中,整張冰清玉潔的仙女容顏全都是銷魂的神情,張著紅唇不顧一切的失聲尖叫道:「啊啊啊啊啊!!」

底下的侍衛們聽到仙女發出這樣激情,忘記一切的叫床聲音,一圈人跟著堅持不住,同時在這聲音裡邊個個卵蛋發麻的哆嗦著一陣激射。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美女仙子,仙宮玉洞大開

同時受到仙女玉穴高潮包圍的慕容熙,一根肉棒被她洞穴玉璧,激烈收縮包圍的銷魂裡邊,一股來自仙女玉體深處的滾燙玉液跟著噴泄出來,火熱熱的澆在他碩大棒頭上邊。

身,從頭到尾都全身骨頭髮麻,忍不住的粗聲的嘶吼起來,像野獸一樣。

在這極致快樂裡邊,不止夏芷月高潮迭起的一片空白,就連慕容熙胯下的一根猙獰粗長肉棒,竟是破天荒的整根都干進了夏芷月的玉穴裡邊,除了緊緊挨著的陰毛之外,他也只剩兩顆飽滿卵蛋露在外邊收緊哆嗦著!

自然而然埋在仙女玉穴裡邊的整根肉棒都享受到了仙女高潮的銷魂滋味,以至於他的粗長肉棒,竟然探索到了這仙女玉體最聖潔銷魂的嫩穴深處,也是他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一個無比酥麻的銷魂花蕊緊緊包裹著他最前端的碩大棒頭,從未有過的觸電一樣感受酥麻從敏感棒頭傳到全身……

在這樣的情況裡邊,慕容熙簡直是爽的快要死了,他知道自己此時此刻就這樣結結實實的頂在這冰清玉潔仙女的子宮入口,這個地方也是他畢生都沒有到過的銷魂歡樂,夏芷月甚至被他頂的死去活來,掛在他身上劇烈尖叫,慕容熙爽到已經瀕死時候,整個頭腦空白裡邊,男人身體最本能的一種原始反應,也就是隨著他露在外邊的兩顆卵蛋,在外邊猛的一收縮抖動抽搐,頂在銷魂花蕊的碩大棒頭猶如洪水滔天一樣,噗嗤噗嗤的就頂著夏芷月的子宮入口,開始他有生以來,前所未有的激情內射!

掛在他身上的夏芷月甚至是正高潮迭起,欲仙欲死時候,粗壯碩大的男人棒頭卻將她頂的又疼又美,失聲尖叫,從未被人探索過得地方就這樣被慕容熙所貫穿,還死死頂著她仙女子宮入口,讓她快要死去的一樣劇烈掙扎時,頂著她子宮入口的碩大棒頭,已經是前所未有的激烈射精……

一股一股的火熱滾燙精液全都一股腦的噴泄灌打在她仙女宮口,無窮無盡的充滿激射力道的擊打著聖潔玉洞,男人的精液已經是開了閘一樣的開始激烈內射,灌滿著她的美穴,甚至是澆灌進她因高潮而動情的仙女子宮,那火熱的精液足夠把她融化,以至於夏芷月掛在這北燕儲君的身體上,垂死掙扎的發出一連串高潮尖叫道:「啊啊啊啊啊……」

同時她高挑玉體胡亂掙扎,而慕容熙像爭奪交配權的雄性動物一樣,不顧一切的拚死將自己的男人精液注射進她的仙女子宮,那管夏芷月兩條美腿亂逗,高高翹起著兩隻優雅端莊的雪白色高跟鞋,高跟鞋裡邊的仙女玉足緊緊蜷縮著,拚命尖叫,一雙美眸翻白的好像已經要快死了一樣。

慕容熙這時候不擇手段,不管目的,只知道本能的在她玉穴裡邊激射,只有一個本能的要灌滿她的子宮,甚至於射出來的精液分量之多,無窮無盡,兩顆卵蛋在射精的銷魂酥麻高潮滋味里,拚命抖動,一股一股精液的往她仙女玉體里灌。

底下的侍衛們個個目瞪口呆,狂吞口水看著這震驚一幕,就算褲襠裡邊射的是黏糊糊一片,他們一看到仙女被內射的時候,也頭腦空白的不顧一切的全都拚命用手擼著自己肉棒。

直到慕容熙射的夏芷月支撐不住,已經是卵蛋射到生疼時候,才結束了這一場前所未有的人生高潮。

渾身濕漉漉的慕容熙,大汗淋漓,同時看著在她懷裡,花容失色,翻著白眼的端莊仙子,再也堅持不住的肉棒,逐漸萎縮的從她仙女玉穴裡邊滑了出來。

而他肉棒剛一出來,隨著仙女玉體的一個抖動,兩人兩腿中間就跟開了閘一樣,大股粘稠的白色精液跟著從大張的仙女玉洞裡嘩嘩啦啦的流了出來,夏芷月還不停痙攣的抖動著,滿臉通紅和欲仙欲死的高潮神情遮掩不住。

慕容熙後背上大汗嘩嘩流,整個人快要虛脫一樣,臉上粗喘通紅的抱著這仙子,一步一步往他睡的床上走,只剛一把夏芷月壓到床上,兩個人都欲仙欲死的沉浸在剛才的男女高潮裡邊。

已經癱軟的夏芷月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穿著白色紅底的高跟鞋這時候分外妖嬈誘人,吞著口水的慕容熙為了欣賞仙女美色,轉身就拖著身體到窗邊書桌,去拿夏芷月今晚帶來的紅色蠟燭。

他一邊帶著蠟燭往前走,一邊看著躺在床上的夏芷月白衣勝雪,兩條美腿雪白光滑的大張著,穿著白色紅底高跟鞋的仙女玉足分外誘人,只把蠟燭放到床頭桌邊,便直接來到床尾跪在地上。

胸口心跳加速,小心翼翼的握住她一隻高跟鞋,張嘴就含住她高跟鞋的細長鞋跟,含進嘴裡一口一口的伸著舌頭舔了起來。

躺在床上的夏芷月恍恍惚惚,沉浸在高潮裡邊時,一邊覺得自己玉穴火熱粘稠全是男人精液,一邊覺得床尾有人跪在地上,一手握著她高跟玉足,一邊用嘴在她高跟鞋的細長鞋跟含在嘴裡舔來舔去。

直到那人的嘴一路游移,直接在床尾埋臉就狂舔她仙子玉足穿著的高跟鞋紅色鞋底,她才稍微有點意識的微微在鞋裡蜷縮玉足。

而那人貪婪無厭,剛舔完她一隻鞋底,就伸出舌頭細緻無比的在她高跟鞋上舔來舔去,還聞著她玉足芳香,舔弄著她高跟鞋裡露出來的大片雪白玉足肌膚,兩手捧著她高跟玉足伸著舌頭狂舔。

用嘴舔完仙女玉足的慕容熙捨不得脫掉她高跟鞋,又因為她玉足誘惑,而才發泄的男人肉棒已經是硬挺起來,再看到夏芷月躺在床上,清冷仙子滿臉春潮的誘人模樣,一股還要再戰的慾火跟著涌了上來。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絕美仙子紅唇品蕭

慕容熙爬上床的時候,兩腿中間那根男人肉棒甩來甩去,他看著躺在床上的這端莊仙子,和修長曼妙的誘人身材,他整個人是胸口狂跳的看著夏芷月白衣包裹內的挺拔雙峰,還有冰清玉潔紅唇,心裡早已打定主意的把一根濕淋淋的粗長肉棒喂到她臉上道:「把它含進嘴裡舔乾淨!」

勢在必得的太子很清楚她的底線,以往讓這絕色聰慧的才女仙子給自己吹簫舔棒的請求,總是被她以各種理由躲開,但今晚他很清楚,這回的夏芷月被他直接干到了高潮,正處在男女情慾裡邊的高潮迭起里,未嘗不可會冰清仙女凡心動情的,想用嘴含住這根讓她欲仙欲死的男人寶物給他舔弄,今晚也正是最好的時機。

不管是她這清冷仙子有慾望也好,還是自持冰清玉潔的高貴不願意也好,太子慕容熙都勢在必得。

此時此刻,躺在床上的仙子夏芷月,用美眸看了他一眼,還有看著懸在自己臉上,殺氣騰騰的粗長肉莖沾滿了精液,終究是微閉美眸,看他一眼之後,張開仙女紅唇輕輕含住了他的碩大棒頭,讓慕容熙如願以償的就進入她小嘴裡邊……

當進去的一剎那,慕容熙是嘶的一聲倒吸涼氣,只覺這冰清玉潔的仙女小嘴果然不一樣,被她含著就覺爽的他卵蛋抖動,骨頭都麻了,差點當場又射出來,連忙忍不住的挺動屁股將肉棒在她嘴裡咕唧咕唧的插弄起來。

在這個時候,躺在床上的夏芷月因為容顏極美,而太子那根東西因為粗長猙獰的在她嘴裡抽插進出時,有一種深深的不合比例感。

太子又用近乎於凌辱的姿勢,俯身跪著將她整張仙子容顏騎在胯下,兩腿中間一根粗長大屌在兩瓣紅唇進進出出,乾的異常興奮,連口水都被他肉棒插了出來,躺在床上的夏芷月不止滿嘴充滿精液味道,粗長肉棒每每頂到她嬌喉時,不適應的精液味道和粗長肉棒的入侵讓她有想本能幹嘔的不適感……

於是忍著慕容熙興奮至極,騎在她臉上將一根肉棒全力蹂躪她仙女紅唇絕無僅有的銷魂蝕骨滋味時,胯下躺著的仙子每每睜大美眸想看清時,只隱隱約約看到一根陰毛旺盛,粗長猙獰的男人肉棒,快如虛影的騎在她臉上用力搗入著她紅唇,每次插入,都是頂到她嬌喉入口才停止,強烈的不適應感席捲了她全身,尤其是被慕容熙高高在上的將她的仙女容顏騎在胯下,把她紅唇當成美穴抽插的屈辱姿勢讓她一點反抗力氣都沒有。

可她又覺得在這種屈辱的姿勢下,她從來被人視為高不可攀的女神玉體,在這時候卻有一種莫名的快感,就連被灌滿精液的仙子玉穴裡邊,也開始有些寂寞空虛,頗為情動的開始往外流水,就正好看見仙子玉穴粉洞裡邊,濕滑水汁混合著男人精液,就像開閘一樣往外流了出來,很快就把她兩腿中間的床單給濕了一大片。

那慕容熙俯身跪在床上,低頭看著自己兩腿中間一根粗長肉棒,咕嘰咕嘰的進出著絕美仙子的紅唇小嘴,還有夏芷月想乾嘔的唔唔口水聲,越發淫慾旺盛的挺著粗長巨物在她嘴裡胡亂抽插,每次都把卵蛋都頂到她下巴了,以至於夏芷月緊蹙秀眉,伸出玉手的去推他大腿,滿臉清冷的偏過臉頰,把嘴裡肉棒滑脫了出來。

慕容熙的肉棒就騎壓頂在她臉上,看著偏臉的夏芷月,俯身低頭看她道:「怎麼了?」

夏芷月臉上兩條男人大腿騎著他,那根肉棒很是猙獰,清冷容顏微微轉過目光,看著臉上的巨大陽物,輕啟紅唇,聲音很是好聽道:「讓我自己來吧。」

一切都瞭然於心的慕容熙自然知道是為什麼,第一次給男人吹簫,就被以這樣屈辱姿勢給騎著臉抽插,對於夏芷月這樣心高氣傲的才女仙子肯定會有些不適應,而他自己俯身跪爬在床頭,看著胯下絕美仙子的清冷容顏,雖然很喜歡這種姿勢,但還是接受現實道:「好吧……」

慕容熙就轉身躺下,枕著枕頭大張雙腿,剛剛蹂躪過仙子紅唇的寶貝一挺多高,殺氣騰騰的自己抖動著。

而夏芷月雲鬢秀髮微亂,一襲白衣勝雪也同樣有些凌亂,被蹂躪過的仙子紅唇濕滑誘人,看著已經躺在床上的慕容熙只等她用紅唇服侍他的未來帝王龍根,還是美女身姿優雅高貴的爬起身來,將不容侵犯的仙子容顏移到太子高高挺起的龍根上邊……

等她一雙美眸看到溫文爾雅的慕容熙,此時此刻因為太過興奮,而充血膨脹的巨大龍根,正昂首挺頭,殺氣騰騰的等待著她仙女紅唇溫柔安慰和服侍,一時從來都從容如水的仙子容顏,都有些變色……

躺在床上的慕容熙,就睜大眼睛一點不肯閉眼,唯恐閉過這仙子將要給男人吹簫時候,她臉上的任何絲毫表情……

就在這樣的曖昧裡邊,這絕美無比的仙子,在清冷秀眉微皺里,姿態端莊的輕伸美女玉手輕輕撥去臉邊秀髮,把臉埋向他粗長挺直的粗壯棒頭,冰清玉潔的紅唇輕輕張開,終究是將那棒頭姿態優雅的含入她蘭香冰清的仙女小嘴裡邊,微微停頓一下,便已經是微閉美眸,紅唇含著一顆被含進去的猙獰棒頭,開始小口小口的吞吐起來……

享受到這般絕無僅有仙女吹簫服侍的慕容熙,一時之間本能的齜牙咧嘴,倒吸涼氣因為太過舒爽銷魂,而導致的滿臉扭曲,欲仙欲死表情溢於言表,同時在仙女紅唇剛含住他棒頭的一瞬間,張口就因為太爽而用力拱腰,身體緊繃的倒吸涼氣道:「嘶……啊……」

慕容熙甚至是已經爽到了把眼睛都給閉上了,全身心的感受著一張緊湊溫暖的小嘴,含著他碩大棒頭細細吞吐,更是仙女濕滑的小嘴把他棒頭包圍在火熱溫暖裡邊,小口小口的吞吐著他,讓慕容熙再也忍受不住的雙手抓緊床單,張大嘴口不擇言的呻吟道:「啊,這就是咱們北燕第一才女仙子,無數男人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冰清女神,才能帶來這樣令男人帶來欲仙欲死,飄飄至極的銷魂享受嗎?」

啊,真是太爽了!

慕容熙在她小嘴吞吐里,早已經失去理智,口不擇言的大讚仙女吹簫的絕頂享受,閉著眼睛胡言亂語道:「爽啊,不愧是被人當成仙女下凡的芷月小姐,你的這張冰清玉潔的仙女小嘴真就是天生給男人榨精吞棒的利器,就是讓本宮現在死了,也是沒有任何遺憾了,能被你這個仙女含著雞巴而死,本宮也算是開天闢地第一人了!」

從來被人尊敬的夏芷月聽到他這般胡言亂語,一張美女容顏臉上滾燙泛紅之外,太子的龍根在她嘴裡真實而存在的占有著她,她從來心高氣傲,這時以跪爬的跪在床上,趴在男人兩腿中間,用仙女紅唇含著一根肉棒吞吐,即使這根肉棒是來自於北燕儲君,未來北燕皇帝的龍根肉棒,聽到慕容熙說要被她含著雞巴而死,她臉上清冷頓時多了些發燙暈紅。

同時重複著吞吐的動作,這仙子也開始慢慢漸漸適應他的肉棒,美女玉手拂著垂落下來的秀髮,便輕埋絕美容顏,紅唇含著他龍根逐漸往下的深入,一口一口的含著他大半根男人肉棒,閉著美眸吞吐含弄起來……

慕容熙躺在床上睜開眼睛看到相處已久的仙子,已經是開始習慣的給他吹簫,那張絕美清冷的容顏也沒有了剛開始的不適應,甚至已經是有意無意,主動的含緊了他肉棒,加快著吹簫速度,連端莊優雅的仙子容顏,都顯得有些嫵媚動情,再親眼看到自己的龍根在她小嘴裡邊進進出出,慕容熙真是要他死了,他都願意,真是想此時此刻,就死在這張床上,能被這仙女含著雞巴的時候而死,他說什麼都願意……

夏芷月不知管他心裡想法,只是片刻不停地重複著吹簫吞吐動作,發自本能的越來越開始享受這種給男人吹簫的異樣快樂,很投入的加快了吞吐,甚至是用仙女紅唇吮吸著他粗長肉棒,從她仙女紅唇裡邊流出來的透明口水,順著這一根粗壯白皙的肉棒開始流,還從嘴裡發出夾雜著肉棒攪拌口水的聲音,仙女紅唇一邊吹簫,一邊閉著美眸開始叫床呻吟道:「唔……唔……」

慕容熙親眼看到自己的肉棒上邊,一行仙女緊緊含著肉棒的毫無縫隙裡邊,隨著她紅唇吞吐,一行一行透明口水順著直挺挺的肉棒流了下來,弄得他兩腿中間的床單都給口水給弄濕了。

慕容熙用發自讚嘆,鼓勵的動作,將一隻大手放到夏芷月的頭頂,齜牙咧嘴道:「啊,就是這樣,芷月小姐冰清玉潔,這是第一次吃男人雞巴,你且記得就是這樣含的緊緻一些,一邊吞吐,一邊動情時候,會含著男人雞巴忘情的叫床,看來你已經是體會到了這種吹簫的樂趣。」

夏芷月輕啟美眸看他一眼,卻是沒有說話,很快就又閉上美眸,仙女紅唇含著粗長龍根,吞吐的口水直流,端莊雲鬢秀髮襯托著絕美容顏,只見她雲鬢上下擺動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大,含的越來越緊,小嘴裡邊的口水流的到處都是,把慕容熙的精液給舔的一乾二淨不說,還把口水流到他卵蛋上邊了,爽的慕容熙欲仙欲死,還享受到了這仙女忘情迷醉的狀態裡邊,主動用香舌給他舔著肉棒,大有要將他精液給吸出來,好射滿她一嘴的架勢。

慕容熙是看著跪在自己兩腿中間的這仙子動情裡邊,讓她吃著男人雞巴都吃的已經忘記了所有一切,只知道用仙女小嘴本能的吃他舔他,臉上的清冷全都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放蕩銷魂的仙女嫵媚,她這仙子有了這一次難忘經歷,並且已經享受到了用嘴給男人吃雞巴的樂趣,以後再讓她給自己吹簫便是輕而易舉了。

看著夏芷月含著他肉棒,美眸微閉,滿臉動情的模樣,心機城府之深的慕容熙,甚至是已經看的出來,哪怕是他這東宮太子,就這樣直接在這仙女嘴裡射了出來,她也會毫不猶豫的主動替自己吞精含屌,一口一口把他精液吃的乾乾淨淨,還會用紅唇香舌把他肉棒舔上一遍。

可是口爆仙子雖爽,但慕容熙這時另有打算,他要趁今晚機會難得,將自己的全部精液都再次射入進她的仙女子宮,這仙子動情高潮一次很難,趁這次她高潮玉宮大開,男人的精液自然能夠趁機射進去,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錯過這次之後,便沒有像今晚這樣的好機會了,他自信如自己東宮太子,未來北燕皇帝的霸道精液,一定能讓這仙女的子宮裡孕育他慕容熙的龍子龍孫。

夏芷月並不知道他想法,正含著他肉棒大口吞吐,忘情享受這種重複的樂趣時,那慕容熙卻是已經忍痛割愛,強自心硬的把自己肉棒從她嘴裡抽了出來,看著夏芷月瞬間怔住的眼神,正想繼續給他吹簫時候,已經被迫不及待的慕容熙給直接壓到床上。

並且非常粗暴的直接進入了她,躺在床上的夏芷月啊的一聲,那慕容熙齜牙咧嘴,瞬間感受她玉穴裡邊黏糊糊的,全是自己精液,瞬間興奮至極,咬牙切齒的拚命用力,赤身裸體的爬在夏芷月身上狠命抽插,沒有別的持久想法,有的只是想儘快射出來。

所以在這種粗暴的攻勢之下,這仙子躺在床上被他乾的是死去活來,花容失色,絕美容顏亂擺,她的叫床聲音這次沒有充滿之前的銷魂蝕骨,有的只是被蹂躪的承受不住,大聲叫聲道:「啊啊啊,啊啊!」

慕容熙毫不停歇,只知道拚命蹂躪著她,甚至把之前射進去的精液都重新乾了出來,兩顆卵蛋啪啪亂甩,沾滿精液的狼藉肉棒大發威力,面目扭曲道:「今晚我不把你這個冰清玉潔的美女仙子乾死在這張床上,你休想離開!」

慕容熙甚至是為了讓他的精液不流出來,更多的灌入仙女子宮,揮汗如雨,赤裸後背大汗淋漓的將她兩條光滑筆直的誘人美腿扛到自己肩膀上,夏芷月穿著高跟鞋的仙女玉足頓時被他乾的左右搖晃,就像大海里的小船一樣。

慕容熙看到此情此景,更加賣命的用力抽插,啪啪聲音和夏芷月的叫床聲音連窗戶外邊都聽得到,他又看到這仙女穿著高跟鞋被他乾的死去活來模樣,頓時承受不住的急忙將她一隻高跟鞋脫了下來,大手抓著她一隻玉足,表情扭曲的充滿慾望,大嘴一張就將她玉足含進嘴裡,伸著舌頭狂舔她仙女玉足,同時慕容熙注意到他剛含住她這仙女玉足,夏芷月夾著他肉棒的美穴就瞬間的強烈收縮起來,叫床的聲音更加大。

夏芷月已經是失去了理智,被他乾的什麼都忘記了,只知道處在死去活來的快美和痛苦慾望當中,感覺到自己玉足被慕容熙含進嘴裡,她才有了一絲清醒的意識,那慕容熙又因為終於舔到了心中女神玉足而太過興奮,竟然是直接精關崩潰了,抬頭大叫一聲,就猛的整個人扛著夏芷月兩條美腿,把她兩瓣渾圓美臀給壓的高高抬起,只剩他赤身裸體的爬在上邊,緊緊頂在美臀上邊的兩顆飽滿卵蛋猛的一抽搐,就見夏芷月如被雷電擊中,高聲昂奮的尖叫道:「啊啊啊啊啊……」

而慕容熙終於如願得逞,滿腦子都為了一個目的,爽到瀕死狀態的享受大雞巴內射這仙女玉穴的舒爽,還有一股一股精液射出來的高潮快感,他幾乎是能清晰感受自己的男人精液,以洪水奔泄的力道對著這才女仙子的高貴玉體子宮激射,一股一股灌進她子宮裡邊,直到他體內精液射的點滴不剩,慕容熙兩顆卵蛋都射到發疼,還依舊看到他以無比霸道的姿勢,將夏芷月兩條美腿槓在自己肩膀上,也因為被他前壓的姿勢,使得夏芷月雪臀滾圓曲線盡露,大股的精液順著仙子美穴,一股一股流淌進仙子玉女的美臀後洞上,那裡正是美妙玉洞未開……

房間外的大雨一直在下,燭光惺忪裡邊,就依舊看到慕容熙保持著肩扛仙女美腿的姿勢,赤身裸體,大汗淋漓的爬在白衣仙女身上,只看見白衣仙女的兩腿美腿在男人肩膀上一直高高豎起,一隻玉足露著,一隻玉足穿著高跟鞋無比誘人,而這種高抬美臀的姿勢,也使得慕容熙的精液絲毫不會流出來,看的出來,他會繼續保持這個姿勢很久,直到他的精液完全融化進這仙女的美穴子宮。

一想到心裡,心機城府深沉的太子,從臉上就不被人知的滑過一絲笑意,他今晚是徹底從身體上占有了這仙女,說不定此時此刻,他的精液已經在仙女子宮裡邊,開始孕育他的龍子龍孫,也說不定呢?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