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年 人間見我盡低頭 (182-185) 作者:郡主

簡體

【妖年 人間見我盡低頭】 (182-185) book18.org

作者:郡主2021-6-21日首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一百八十二章 臥榻之側的小人 book18.org

在經過昨夜慕容熙整整蹂躪了她一夜過後,漂泊的大雨絲毫未曾停止,窗外的清冷也透過窗戶,跟著湧進房間裡邊。 book18.org

蠟燭早已熄滅,外邊燈籠的餘光灑進房屋裡邊,一張大床上邊,赤身裸體的太子慕容熙容顏輪廓偉岸,整個人緊密的摟抱著懷裡的誘人仙子,他的兩隻手即使睡覺,也正本能的隔著一件薄絲胸衣,一手一個抓住胸衣裡邊的兩團渾圓細膩雙峰。 book18.org

她是仙女,美得冰清玉潔,猶如冰山上的潔白蓮花。 book18.org

當徐徐睜開美眸的夏芷月,看著窗外的混沌未分時候,除了睡在她身邊的男人,還有注意到胸前的兩隻大手時,她的美眸深處清晰多了一些少有的厭惡! book18.org

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她心裡一清二楚,一直儒雅的慕容熙並無過人之處,也是和其他正常男人一樣,並不會在床上一直不射。 book18.org

尤其是面對她仙女玉體絕頂銷魂,以往慕容熙也總是堅持不了多久,便因為絕無僅有的仙女玉穴銷魂,從而要不了太久,就已經爽的射出來一塌糊塗。 book18.org

可昨晚不同,慕容熙不僅精力旺盛,而且氣力驚人,在床上的持久比以往加起來的時間都多得多,甚至是激烈交合,把她這個以身材高挑修長的才女仙子直接整個人抱起來,整個人不著地的掛在他身上,好像只用一根肉棒就支撐著她的全身重量,從而狂操猛干,渾汗如雨,竟然直接乾的她直接高潮了。 book18.org

一想起絕無這般持久縱慾的慕容熙卻昨晚,野心勃勃,他究竟是為何能做到如此,夏芷月這個聰慧才女不用多想,也猜出來了答案。 book18.org

她想到了答案之後,便輕輕伸出玉手將自己胸前的男人雙手給移到一邊,然後看著地上的一件件已經凌亂的白衣如雪,穿著高跟鞋的玉足輕輕踩在地上,然後從來處亂不驚,緩緩撿起衣物穿了起來。 book18.org

隨著她白衣著身,一捧烏黑秀髮落在雪肩,她從床邊站起來時,只見燈籠光澤裡邊,一具白衣勝雪的絕美仙子,身影高挑婀娜的立在床前,然後她輕移身姿,絕世美腿移動之間,白色的高跟鞋高貴優雅的踩在地板上,噠噠,噠噠的走去。 book18.org

只看到她背影窈窕,身姿曼妙,剪裁完美的白衣裙擺處,恰到好處的露著光滑雪白的兩截美腿,又從聖潔處,也清晰勾勒出緊緻惹火的誘惑曲線,尤其是她的高跟鞋,在端莊優雅裡邊,深深激起了男人的慾望。 book18.org

當世上男人看到這仙子從樓梯上步步走下來時,真是看的眼睛都直了,一邊要顧及著身份好好站著,一邊要偷偷用眼睛看著她仙女玉足穿著高跟鞋踩著樓梯,步步誘人優雅的走下來時候。 book18.org

這些侍衛個個邪火直冒,看著眼前仙子絕世優雅,穿著誘人高跟鞋從樓梯上步步走下來,還有她一襲白衣裙底裡邊若隱若現露出來的兩截雪滑美腿,白色高跟鞋噠噠,噠噠踩在樓梯時候,當真是羨慕死了太子慕容熙能夠盡情操弄這高貴女神,更是恨不能撲上前去,將這仙子穿的高跟鞋摟進懷裡,狠狠親一親,然後把她高跟鞋強勢脫下來,用嘴含著她的仙女玉足就跪著狂舔一番,也享受享受仙女玉足的銷魂。 book18.org

夏芷月能感受到這些侍衛的怪異目光,像這種目光她見得多了,也見怪不怪的走過這些侍衛身影,從背後都能感覺到這些侍衛正垂涎盯著自己的美臀流口水,正兩眼發光看著她走路時候,仙子玉足穿著高跟鞋的絕美風姿。 book18.org

就再這樣的直白裡邊,她的白衣身影消失在黑暗裡邊,就連噠噠,噠噠的誘人聲音,也慢慢聽不見了。 book18.org

當她走出太子居住地方的大門時,一切恍惚如夢,漂泊大雨嘩嘩墜落,門前燈籠一直亮著照著油亮的馬路。 book18.org

在大門口的位置,還停著一輛她來時的馬車,那車上邊的車夫似乎已經睡著,而且整個人的瘦形身影裹在一件看去很是陰暗的黑袍裡邊,戴著的斗笠遮擋住了大半張臉,只看見他身影蜷縮在馬車上,就像一條生活在暗處的危險毒蛇。 book18.org

被人伺候打著傘的夏芷月,輕移玉足踏在結實的馬路上邊,頓時就見積水被她高跟鞋踩的噗嘰冒出了水泡,她一雙鞋底的紅色無比撩人,高貴而又嫵媚,就像是最完美的藝術品。 book18.org

這身材高挑的絕美仙子穿著的一雙高跟鞋,本是高貴不染塵俗的,只是當現在她的雪白玉足穿著高跟鞋,噠噠,噠噠的踩在渾濁積水上邊,那樣一種何等誘人的驚艷誘惑,以及她鞋底兩根細長鞋跟踩著雨水模樣,白鞋紅底的鞋底顏色,都讓背後人大飽眼福,個個瞪大眼睛偷看她高跟鞋底踩出來的紅色水泡。 book18.org

一直渾渾噩噩的車夫聽到這高跟鞋踩地的聲音,也跟著惺忪醒了過來,就看見他斗笠下的臉在黑暗裡很是模糊,只隱約有一雙非常冷亮的細狹眼睛閃著陰冷光芒看著沖馬車走過來,一襲白衣勝雪,仙女下凡的美麗女子,高跟玉足非常誘惑端莊的踩在積水,步步聖潔婀娜而來。 book18.org

也因為仙女的緣故,他蜷縮的腰有了一陣活力,乾淨利落的跳了下來,看他還是個地位底下,卑賤的僕人一樣,跪在地上擺好了小馬凳,頭也不敢多抬的彎腰跪著。 book18.org

然後他的陰暗目光,看著這身份高貴的女子,輕抬高跟玉足停留在他臉前,他正好看到這仙女的高跟鞋誘人模樣,還有從高跟鞋裡流露出來的雪白玉足肌膚,一絲玉足幽香也似乎掠過他臉邊,叫他聞得魂都軟了。 book18.org

但眼前女子連多看他一眼都沒有,視若無物的直接輕伸高跟鞋踩在凳子上,然後姿態優雅上了馬車。 book18.org

隨著她進了馬車,跪在地上的車夫重新坐上馬車,他之前的一張模糊的臉雖然看不清楚,但他的瘦長身形卻能透出一股清晰的旺盛活力,是屬於饑渴男人的那種。 book18.org

等他揚起鞭子的那一刻,駿馬吃痛的叫了一聲,電光火石的一剎那,馬夫冷笑的望太子住的臨時寢宮看了一眼,高大的石獅子,威嚴的侍衛,還有兩個白紙燈籠的餘光正照在他臉上,正好看見他這張臉很是醜陋,滿是疤痕,還是鷹勾鼻子。 book18.org

更有一雙陰暗細狹的眼睛像毒蛇一樣,也正是之前徐雲慕在黃家見過的那個人,他姓魏! book18.org

第一百八十三章 冷血蛇物 book18.org

天還沒亮的北燕皇城裡邊,一輛看去裝飾奢華的馬車在大雨夜裡馳騁著,隨著車前兩匹駿馬的奔騰,左右兩邊的景致飛快倒去,大雨嘩嘩亂飛里,趕車的車夫斗笠未摘,手拿鞭子時而甩著,更似乎是在夜色陰暗裡邊,聽到了馬車裡邊傳出來的細微動靜。 book18.org

而這種細細微弱的聲音,正是女子在馬車裡邊更換衣物的聲音,這種冷靜,香艷的氣氛更是迷人。 book18.org

所以這個人的醜陋面孔,多了些微微偏頭回望,似乎是想透過車戀看到什麼,又猶豫著什麼。 book18.org

大雨嘩嘩漂泊里,把這個醜陋男人的表情陰暗渲染到極點,連他駕車的動作,都在無形當中把馬奔跑的速度放慢了下來。 book18.org

然後嘶啞著聲音道:「昨天晚上,他怎麼樣?」 book18.org

裡邊的女子,紅唇話語帶著比雨水不逞多讓的冰冷道:「他把該做的事情都給做了。」 book18.org

那趕車男人裹在黑袍里的身影一個微微抽搐,似乎連臉色都難看了幾分,又仿佛很快釋然,有一些陰暗的愉悅,語氣都帶著一絲悸動道:「難道昨晚,你讓他射進去了嗎?」 book18.org

僅僅只聽馬車裡女子聲音,便知她是何等絕色的佳人,此時此刻,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更多了些令男人把持不住的誘惑,仿佛銷魂蝕心。 book18.org

聽不到女子確定回答的車夫戴著斗笠,看神影都知道他有對這個答案多著急。 book18.org

而馬車裡的仙子美女聲音,停頓了片刻之後,美如冰雪的回覆道:「他射進去了四次……」 book18.org

趕車的男人聽到她回復,藏在黑袍里的身影一個抖動,戴著斗笠猛的轉頭隔著車簾,聲音難以置信道:「他真的一晚上射了四次?」 book18.org

馬車裡邊的仙子聲音比他好聽無數倍道:「第一次是試探性的雨露均沾,最後三次,都是他接二連三的直接射了進去。」 book18.org

車夫的喉頭一陣陰冷,聲音帶著一絲冷漠道:「沒想到這廢物太子也可以這麼中用,一晚上也可以射這麼多次,不過能得到仙子的玉體已經是夠便宜他了,還敢這般對待仙子,我早晚要殺了他!」 book18.org

大雨嘩嘩就像車夫陰暗的心情,馬車裡邊仙子卻沒有他這樣激動,依舊平淡如水道:「你早該知道,昨天晚上去見他的時候,這一切就註定了,而且你若是知道他昨晚連續內射的方式,你就不會說他廢物了。」 book18.org

那車夫瞬間瞪大細狹眼睛,透著寒光道:「怎麼?難道這還有什麼不一樣?」 book18.org

仙子的聖潔聲音,很快就教他重新做人,娓娓動聽的說來道:「昨天晚上的房間裡邊,他自己赤條條的什麼也沒穿,直接把我白衣玉體抱了起來,把整具美女玉體懸空掛在他身上,然後他就光溜溜的抱著仙子玉體,一下一下的往上拋。」 book18.org

車夫聽的目瞪口呆,睜大眼睛道:「這好像是老樹盤根!」 book18.org

仙子輕輕在馬車裡邊點了點頭道:「就當我快以為要從天上掉下來時候,又被他一根白凈白凈的一根龍根在底下狠狠接住,貫穿,被他乾的死去活來,最讓我驚訝的是,他的那根寶貝真正開始像帝王龍根,就靠這個龍根貫穿著仙女玉穴不止,還挑起了整個仙子玉體,我好像也聽人說,這姿勢就是老樹盤根對嗎?」 book18.org

那車夫咕咚一聲吞咽口水,細狹雙眼就快噴出火來一樣,嘶啞道:「是這個,不過,他這個廢物真的能這麼猛?那然後呢?」 book18.org

仙子對這事情似乎很輕淡道:「他昨晚真的不止很猛,而且持久過人,站在地上不停的干,他是渾身大汗淋漓,我是底下的水流的到處都是,被他乾的差點要死了過去,真不知道如何撐過來的,直接就被他在天上干到高潮了,掛在他身上叫的聲音很大,而他也是直接撐開了仙子玉體的最深處,狠狠頂著最深的地方,一股一股往子宮裡邊灌精都不夠,那也是本仙子第一次被人灌精,誰知道他又歇都沒歇,把本仙子抱到了床上狠狠乾了兩次,每一次都是光溜溜的肩膀扛著高跟鞋美腿,持續不斷的壓著本仙子灌精……」 book18.org

即使在鐵石心腸的男人,聽到這香艷場面也不能無動於衷,事實上,這個車夫已經是額頭青筋都快繃起來了,冷聲兇惡道:「這廢物一直被人壓的死死,沒料想在床上卻這麼猛。」 book18.org

在馬車裡美女仙子,輕把玉手落在自己香肩白衣,微微偏過絕美容顏聽窗外大雨,紅唇輕啟道:「他吃了藥。」 book18.org

車夫在外冷風裡的身影一直看去融入夜色,只露一雙細狹明亮的眼睛道:「果然,原來如此。」 book18.org

而裡邊的美女不再說話。 book18.org

這姓魏的車夫依舊面露嘲諷,還冷冷笑道:「他是個不自信的男人。」 book18.org

說完又再補充了一句道:「也是個沒用的男人。」 book18.org

裡邊的美女此時在車裡,聲音冰雪好聽道:「是嗎?」 book18.org

趕車的車夫臉上陰暗,又嘲諷道:「一個靠吃藥征服女人的男人,有什麼用?」 book18.org

她輕描淡寫道:「他就算不吃藥,也是個無傷大雅男人,他吃藥,只是為了更好的享用女人,事實上,他昨天晚上吃藥,確實是享受到了絕頂銷魂的仙女玉體滋味,有了昨晚,他便是死了,都怕沒有遺憾。」 book18.org

車夫甩著馬鞭道:「那他不吃藥的時候,能征服了你嗎?」 book18.org

她聽了這話,只淡聲道:「這跟你無關。」 book18.org

車夫熟練的趕著馬車,甩著鞭子道:「如果是我,我根本用不上吃藥。」 book18.org

絕美的女子在馬車裡邊,聲音忽然的淡聲說道:「那你知道我現在在做什麼嗎?」 book18.org

車夫的身影一怔,聲音帶著毒蛇一般的嘶啞道:「你在脫衣服嗎?」 book18.org

裡邊的她繼續說道:「對,我現在就脫得乾乾淨淨,一絲不掛,對了,穿在身上的也只有一雙高跟鞋,你這個奴才能滿足我嗎?」 book18.org

車夫聽到這句話,瞬間就忍不住有了一絲久違的反應,他的醜陋面容抽搐道:「能!」 book18.org

她在裡邊已經隔著車簾,紅唇清冷道:「你連跪在地上舔我的高跟鞋都不配!」 book18.org

車夫的慾望很快褪去,轉眼全身融入黑暗道:「是,我不配。」 book18.org

第一百八十四章 試問 book18.org

漂泊雨水沖刷在頂棚,硃紅色馬車前邊的兩匹駿馬的速度已經是慢了下來,蹄鐵清晰的在青石路上縱橫,趕車的車夫處於冷風大雨的冰冷裡邊。 book18.org

溫暖奢華馬車裡邊,她一個人在裡邊似乎在細細輕微的忙著什麼,像是女人穿衣服的聲音,像是打扮的聲音,也有高跟鞋輕輕踩地的聲音。 book18.org

這種細微的聲音折磨男人透頂,他甚至已經幻想到馬車裡邊,這身份高貴的誘人美女已經脫得一絲不掛,將她從來白衣遮掩的完美玉體,毫無掩飾的露在馬車裡邊,胸前雙峰如雪,兩點誘人嫣紅蓓蕾點綴上邊,還有她兩條修長美腿之間最誘人的聖潔銷魂地方,一定芳草茂盛,此時此刻正翹起高跟玉足,紅唇清冷的和自己說著話。 book18.org

誰料想卻被她打破了這種幻想,她這時候道:「你叫魏無傷,卻滿臉的傷,其實魏無傷的名字不好聽,你之前叫魏無忌的名字更好。」 book18.org

所謂的魏無忌道:「兩天前,我就已經改了過來。」 book18.org

她這時候道:「你把馬車停下,然後進我與我說話。」 book18.org

魏無忌醜陋的面容多了些按耐不住的悸動和喜悅,然後馬車停在了一處巷口,他就像個饑渴的餓狼,小心翼翼,又狡猾的把像蛇一樣的陰暗身影鑽了進去。 book18.org

他進去的一剎那,就聞見從女人身上特別散發出來的幽香,與之幻想不同的是,在馬車裡細微燭光照耀裡邊,是一個仙女身材高挑,一襲雪衣紗裙的絕頂美女,猶如高高在上的女皇,正以高貴的姿勢端莊坐在裡邊,同時翹著美腿的舉動,又充滿了挑釁的氣息,從剪裁開來的裙擺裡邊,清晰看見她光滑細膩的兩條美腿誘惑,還有最無法忽視,仙女玉足穿著端莊白色的優雅高跟鞋,這美女也正是夏芷月。 book18.org

她一雙美眸看過,雖然端莊優雅的姿態掩飾不過,可依舊淡啟紅唇道:「就在剛才,我給過你機會,可是你沒敢進來,現在你是一個賤奴才,還要我提醒你跪在主人鞋底嗎?」 book18.org

出乎意料的魏無忌看著她現在這個白衣聖潔模樣,幾乎是後悔死了,不敢置信道:「可那卻是你不讓我進去的,再說了,你之前真的沒穿衣服?」 book18.org

一襲白衣雪白,不容侵犯端莊坐著的夏芷月,此時此刻已經梳妝一新,一雙美眸神色高貴看他,猶如天上人道:「你應該知道,在有些事情上,女人總是口是心非的,即使仙女也不例外,何況,像剛才那種場景,你覺得我會騙人嗎?」 book18.org

魏無忌這個心狠手辣的劍客,瞬間就恨不能抽自己兩耳光,但事已至此,他也接受了現實,細狹眼睛看著她坐在馬車時,高高翹起來的高跟玉足,他真是沒有絲毫彆扭的就跪在地上,看他年紀比夏芷月大了不止二十歲,可卻卑微的很。 book18.org

夏芷月看著他模樣,輕抬美女玉足穿著的高跟鞋微微晃著,然後紅唇聲音好聽道:「現在所有男女之間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想知道,你以後還會繼續在黃家?」 book18.org

魏無忌跪在地上,輕描淡寫道:「聽憑小姐吩咐。」 book18.org

夏芷月把玉手放在自己腿上,一具白衣仙體端坐在微弱燭光裡邊,仙女幽香四溢,白衣紗裙熠熠生輝,整個寬敞車廂都因為她而明亮道:「那你覺得黃老爺怎麼樣?」 book18.org

魏無忌抬起頭看了她一眼,然後低頭道:「他是個好人。」 book18.org

夏芷月的臉色神情輕笑道:「好人這個詞,或許是太沉重了,是不是?」 book18.org

魏無忌注意她語氣變化,不禁心裡有了一悸動,他四十多歲的醜陋的一張疤痕臉龐上偷偷抬頭對著頭頂翹起來的紅底高跟鞋,很想上去舔一口,所以嘴角抽搐道:「那就看小姐是何看法了。」 book18.org

夏芷月道:「聽說你在蠻荒沼澤,是名為第一的劍客?」 book18.org

魏無忌臉上幾分得意陰冷,嘴角抽搐道:「劍無虛發!」 book18.org

夏芷月看樣子,她是對眼前這個醜陋的人並沒有什麼感覺道:「好吧,我知道了。」 book18.org

魏無忌跪在地上,抬頭看她道:「而且,我以後也只只聽小姐的吩咐。」 book18.org

夏芷月美眸看了他一眼,然後淡聲道:「很好。」 book18.org

魏無忌得到她一句很好,陰冷狹長的眼睛餘光一直看著她冰清玉潔的白衣玉體,充滿了渴望。 book18.org

夏芷月同樣知道他心裡想要什麼,但她卻是絲毫面子都沒給,然後道:「你是自己找上我的,也是我的一個奴才,你以後也只需要做好奴才的本分,懂了嗎?」 book18.org

魏無忌點頭道:「小姐說什麼就是什麼。」 book18.org

夏芷月淡聲道:「好了,你現在出去吧。」 book18.org

魏無忌已經轉身離開,重新去趕他的車。 book18.org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大雨中的會面 book18.org

也就在這個時候,獨自斜躺在舒適馬車裡的夏芷月如釋重負,也自然想起了一個人,徐雲慕。 book18.org

對於徐雲慕,她和他在馬車裡邊的香艷是她總是難忘的,一想起徐雲慕明明把持不住,對著她高跟玉足誘惑垂涎三尺,卻還要對著她表現鐵骨錚錚,寧死不屈的說著寧死不食,蹉來之食的話! book18.org

她想到了這裡,一張仙女容顏就止不住想笑,所謂男人最愛什麼,她自然明白的一清二楚,別的男人是跪著想舔她的高跟鞋底都不能,徐雲慕這個可愛人卻身在福中不知福,她都已經主動把自己視為不容侵犯的高跟鞋第伸到他臉上了,這人卻死活不肯舔她鞋底。 book18.org

又想起來,她離開徐家這麼久,也已經答應了只要回去,就給徐雲慕享受一下她這個仙女給他乳交肉棒的香艷,夏芷月的臉上身不由己就多了些好笑和淺淺的期待…… book18.org

而對於現在這個魏無忌,她就更是清楚了,這個人自從在黃敬庭的家中第一次匆匆見到她時候,就敢當時在大庭廣眾里,用死魚一樣的眼睛一直偷窺她穿著高跟鞋的玉足,她知道自己玉足對男人來說是最抗拒不了的誘惑,但一個冷血劍客如此,卻也讓她好奇。 book18.org

在之後的日子裡,她才知道這個魏無傷還有一個叫魏無忌的名字,也就是躲避仇家才改的名,還跑到了北燕裡邊來。 book18.org

這個大她二十多歲都不止的醜陋男人,有著高超的劍術,還有一種男人的色心。 book18.org

正是這種色心,促使他按耐不住不停偷偷跟蹤她,年齡之間的巨大差距,這個大她很多歲的男人似乎表面裝作鐵石心腸,可私底下有些比別人更多的自慚形穢的自卑,見到她的時候,在堅硬的外表,都掩飾不住他那脖子裡邊的出汗發紅。 book18.org

仙女一樣的夏芷月從來被人捧在天上,可也不代表她完全遠離世俗,見慣了各種人的她,自然明白這個在黃家的下人為什麼找到她來,因此這個人是放低了劍客尊嚴,甘心當狗一樣跟著她時候,她就懂得小人害怕威嚴,而不會感恩恩德,對於他這種人,夏芷月自然不會有好臉色。 book18.org

她一雙美眸看著自己脫下來被撕爛的白衣,玉手撫摸著時,不禁在想,如果是別人,說出了這樣的秘密,或許她會獎勵一下這個人,哪怕他是自己的奴才,可對於魏無忌這個人,她絲毫沒有任何好印象,為了美色就背叛主人,兩面三刀,對於這種人她就是要當狗一樣好好餓著他。 book18.org

臥榻之側有一個小人是她不舒服的地方,但殺手的敏感,另一方面又讓魏無忌發現她除了北燕第一才女的身分外,還有很多神秘的地方,也正是這種神秘,讓他一直不敢輕舉妄動,因為他總感覺到,夏芷月身邊有一種很恐怖的龐大力量,在偷偷窺探著他。 book18.org

所以在這種微妙的平衡裡邊,他才可以順利的跪在這女子面前,說自己願意當她的狗。 book18.org

也就在這個時候,她的車窗忽然打開,一件裹成一團的仙子白衣也扔了出去,夏芷月又是玉手撫摸著紅唇一笑,不知又是哪個有緣的人,會把她這個大美女穿過的貼身衣裙,給撿了回去? book18.org

………… book18.org

當混沌夜色褪去,清晨已經到來時候,另一邊的柳蔭巷當中卻是美若畫卷的好景,先是煙雨柳青的大雨傾盆里,簾幕大雨里空氣清新,柳蔭巷裡大道筆直,青綠繁茂。 book18.org

後是像連綿起伏的一座一座大小朱紅綠瓦高樓,籠罩在霧氣蒙蒙的大雨里不說,也因為這裡坐落著北燕最權貴的豪門望族,而顯得處處氣派,風景最好。 book18.org

臨高憑空俯瞰而過,許多花樹或紅或綠,孫丞相家隔壁的太傅家裡,習慣了早睡早起的徐雲慕,一大清早就從被窩裡邊鑽出來,忙著收拾被褥,穿衣打扮自己。 book18.org

忙活了完以後,頓覺精神的徐雲慕臉上冒著熱水霧氣,渾身舒坦的捂著自己腰,一陣臉紅的想起來昨天被柳蝶兒逼得無比窘迫樣,臨要出門,還不忘埋怨了一番女人太善變! book18.org

他這時候洗洗忙忙出去,除了青牛居士那個老頑皮,也肯定不會找別人,像柳蝶兒也不會跟他一樣起太早,仙女姐姐又不在,徐太傅見他就嘮叨,也只有青牛居士那個老流氓也頗為安慰我意。 book18.org

徐雲慕一邊走,一邊神清氣爽,得意洋洋,仿佛身輕如燕,順著走廊往花園裡走,果不其然就撞見早睡早起的老年人,青牛居士來。 book18.org

徐雲慕老遠看著他,手裡舉著傘在花園裡邊熱情打招呼道:「哎呀,老前輩,您今天下這麼大雨,也起的早啊!」 book18.org

青牛居士看不見徐雲慕模樣,但聽他語氣歡喜,也知道這孩子心情不錯,只是他這個老年人自持身份,肯定不能像年輕孩子那樣吵吵嚷嚷,呵呵一笑,仙風道骨的一身青衫古袍,便自坐在小亭子裡邊,面朝大雨青山,蔚然不動,一副世外高人模樣。 book18.org

徐雲慕最近是春風得意,不管什麼事兒都得意,尤其是淑妃娘娘給他的驚喜,讓他舒服的神魂顛倒都不為過,一走近亭子來,便一改模樣的大讚淑妃道:「哎呀!話說淑妃娘娘的仙丹妙藥就是靈驗啊,她給我喂了一顆之後,我現在真是什麼男女的煩心事兒都不想了,一身輕鬆,兩耳清明。」 book18.org

青牛居士一身青衫坐著亭子裡,老臉微笑道:「所以你這孩子,就整天都這麼精神?」 book18.org

徐雲慕身形修長,翩翩玉立公子一個,自有一股少年英俊,眉開眼笑道:「那可不?我現在毫不誇張的說,您別說是獨孤嫣了,就是那天上的仙女兒她坐在我懷裡,我也是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book18.org

青牛居士伸手拍拍石桌,淡然笑道:「你這孩子吃了淑妃的藥,清心寡欲了是有,可就是因為吃了藥,陰陽違和,陽氣太旺火氣太盛,所以才弄得太不著調,渾身的精力沒處發泄。」 book18.org

徐雲慕被他唬的一愣一愣,連忙好奇道:「那怎麼辦?」 book18.org

青牛居士手捋白須,神秘一笑,仙風道骨的笑道:「無妨,等過兩天藥效退了,待老夫給你好好開一張調養陰陽的方子就好了。」 book18.org

徐雲慕坐下來看他這模樣,越看越覺得仙風道骨裡邊,怎麼也有一股招搖撞騙的江湖騙子那一套。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