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年 人間見我盡低頭 (216-222) 作者:郡主

簡體

【妖年 人間見我盡低頭】 book18.org

作者:郡主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百一十六章•老少相諧 book18.org

說起清晨之氣,大多都是日麗薄涼的那種萬物清新,涼涼爽爽的感覺,而如今現在,正逢秋天的綿雨季節,因此往往雨水充沛,一下就淅淅瀝瀝下個大雨不停。 book18.org

天是有點冷的,徐雲慕從昨晚一睡睡到天大亮,外邊雨水仍舊是連綿著,嘩嘩有聲的響徹在整個院落裡邊。 book18.org

等他一番梳洗整理過後,早已經是按時辰來說,等同於上午時分了,而且出了門之後,不管是樓上或者是樓下,本來清凈的地方就更顯得空空蕩蕩,廖無人影了。 book18.org

徐雲慕因為吃了淑妃給他的仙丹妙藥,神清氣爽之外,可也意識不到他已經連續兩次破戒,只想著柳蝶兒肯定要帶著藍藍去遛狗,青牛居士被他好幾次拜訪,今天肯定不用再去了。 book18.org

正閒著無聊時候,就沿著湖水往家裡會客的地方走,路上正好碰到丫鬟來稟報,說是太傅喊他去客廳有事要相商,徐雲慕心情好,美滋滋的就答應丫鬟讓她提前回去覆信去了,然後樂悠悠的開始往客廳走。 book18.org

他一路上只看見雨水模樣,空氣清冷的有些厲害,回想起昨晚和心中女神的纏綿悱惻,忍不住就有些得意來。 book18.org

也正好徐太傅年紀大了,不愛出去晃悠總窩家裡邊,平常就喜歡在靠湖心亭里,和家裡客廳坐在太師椅子上消磨時間,遠遠一看,到底是北燕的太傅,往那一坐,就是一白髮老翁,處處模樣都貴氣得很。 book18.org

徐雲慕溜達著一路過來,親眼看見家中老頭子慢慢悠悠,慢慢悠悠躺坐在太師椅子上,一身悠閒,手拿一具小茶壺,面前擺著薰香爐,香煙咕嘟咕嘟的往外冒,看的他摸著門框,就晃進客廳里來,年輕人精神抖擻一笑,獻媚道:「爹,你最近天天在家裡泡茶,今天怎麼想起來叫我了?」 book18.org

徐太傅躺在太師椅上,微微睜眼看他一眼,又合上眼睛拿起小茶壺喝了一口。 book18.org

然後悠哉悠哉,臉上露出一絲難以琢磨的笑道:「是有這麼一回事兒,不過,你怎麼沒和柳丫頭一起過來?」 book18.org

徐雲慕搬了個小凳子坐他旁邊,拿起大茶壺,自己給自己倒水,一邊倒水一邊說道:「蝶兒姐遛狗去了,沒顧得上找我,不過爹有話就直說吧」 book18.org

徐太傅坐著不動,只手拿小茶壺,慢慢喝水,然後沉吟一下,緩緩笑道:「今兒叫你過來,是個好消息,也是個壞消息,你聽那一個?」 book18.org

徐雲慕眨眨眼,只顧拿著杯子喝水,漫不經心道:「那就先聽好消息吧」 book18.org

徐太傅把小茶壺放下來,睜開眼來目含微笑道:「行衍那後輩前段時間給皇后講經,這不這次就輪到皇帝了,這次皇帝露面,派下旨來咱們家,專門說要召見你」 book18.org

徐雲慕一聽皇帝這次真的要召見他,不由得心裡一虛,忍不住身影緊張道:「皇帝要見我?那是什麼時候?」 book18.org

徐太傅得意洋洋道:「也就是這兩三天的時間了,這個月的十五,不是那行衍小輩擔當全國總佛宗的主持大禮嗎?皇帝這次傳下旨意來,他要提前出宮,大架就住在天清寺裡邊,把那天清寺當做臨時行宮」 book18.org

徐雲慕皺眉之間,上次與澹臺雪一別過後,恍惚之間不覺已經過去了這麼久,不知不覺間非常想念澹臺雪的美貌身影。 book18.org

又抬頭看著自己老爹道:「天清寺是皇家出錢修建的寺院,用來當臨時行宮本來也沒什麼不妥,只是皇帝提前出宮,提前去住在天清寺,還派人來提前打招呼要見我,皇帝到底是什麼用意?」 book18.org

徐太傅畢竟是老辣許多,得意拿起小茶壺喝了一口道:「你胡思亂想什麼?他要召見你就見唄,說起來這肯定少不了我那個好學生的煽風點火,大吹特吹,不過嘛,爹對你還是很有信心滴!」 book18.org

徐雲慕想了一想,皺眉道:「是太子?」徐太傅嘿嘿一笑道:「除了他還有誰?太子回宮以後,帶著幾個貼身文臣在皇帝面前,可是把你說成一朵花一樣」 book18.org

徐雲慕愣住道:「啊,把我說成是一朵花?那他們是怎麼說的?」 book18.org

徐太傅自己都忍不住對這件事荒誕不經的好笑,老臉也笑成一朵花道:「他們說你是少年英雄,不畏強權,面對大理寺那般狼穴虎地,從容自若擒拿了老寺丞,以前的那些什麼個風言風語,全都是別人造的謠,所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就非要皇帝親眼見一見你,少不得把你說成是以後的柱國大良臣,以後輔佐太子可就全指望你啦!」 book18.org

徐雲慕對自己幾斤幾兩是比誰都清楚的,一聽有人在燕帝面前這麼夸自己,瞬間傻眼道:「他們這麼誇我,可不是跟人胡說八道嘛……」 book18.org

徐太傅開心道:「可不是嘛?我這當爹的知道了都差點笑死!」 book18.org

徐雲慕幽幽看他一眼,伸手摸摸自己臉道:「可我也沒爹說的那麼不堪吧?」 book18.org

徐太傅咳嗽一聲,連忙端起幾分正經來道:「你不用管別的,反正到時候你別丟老夫的人就行了」 book18.org

徐雲慕噢了一聲,如在夢中道:「那壞消息是什麼?還有我見了皇帝之後,又該怎麼說?」 book18.org

徐太傅拿起小茶壺給自己灌了兩口,一看就是老練橫秋,信口開河道:「別管別人怎麼吹的,反正皇帝現在是對你另眼相看,青睞有加,他慕容家江山要長久,就少不得要挑幾個忠臣輔佐他兒子,我父子是剛剛正好,你見了皇帝之後,只記得要從容一點,穩重一點,保持幾分少年英雄的風度,讓皇帝好好開心開心」 book18.org

徐雲慕把頭偏到一邊,撇撇嘴道:「他們都說我是英雄,我自己還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這都是信口胡吹,吹吹打打捧上去的,這世間人都一樣,看你落難時候風言風語,看你平地起高樓時候,都在下邊胡吹鬍夸」 book18.org

徐太傅得意道:「你管那些幹什麼?你只要明確讓皇帝知道,你對咱們燕國的忠心,對太子的忠心,把這一件事辦成就行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百十七章•美事 book18.org

徐雲慕又坐在旁邊,偏頭看著大雨嘟囔道:「那我倒無妨,不管別人捧不捧我,我都下不來了,和太子共富貴同生死,也是一條好出路吧!」 book18.org

徐太傅猛一吹鬍子,瞪眼道:「同富貴也就行了,還說那些不吉利的幹嘛?」 book18.org

徐雲慕又道:「那爹說的壞消息到底是什麼?」 book18.org

徐太傅坐直了身子,老眼看著外邊大雨,自由自在拿起小茶壺喝了一口道:「這次皇帝提前出宮,除了皇后妃子陪同之外,還有慕容煜和獨孤威一道陪同,只有太子不去,太子留下來監國,最後就是那個歐陽老頭提拔的常文遠了」 book18.org

徐雲慕後背一涼,搖頭晃腦嘆了一口氣道:「好吧,算我倒霉好了」 book18.org

徐太傅拿著小茶壺喝的差不多了,重新躺在太師椅上,悠哉悠哉閉著眼睛隨口說道:「你回頭讓柳丫頭好好給你挑選幾件合適的衣裝,見了皇帝可得重視一點,即不奢華,又顯得順眼」 book18.org

徐雲慕噢一聲道:「我知道了,這些小事爹就不用操心了」徐太傅閉著眼睛十分舒服的愜意躺著,輕描淡寫的又問道:「還有,你跟那個仙女姐姐可還說得來吧?」 book18.org

徐雲慕抬頭看了他一眼,又低頭平常語氣說道:「人家畢竟是出了名的大美女,溫柔客氣是其次,端莊優雅才是讓人敬佩的」 book18.org

徐太傅漫不經心道:「老夫自然知道人家是個大美女,就是不知道你這個見色眼開的混小子,可沒動什麼歪心思,或者有什麼不端莊的舉動吧?」 book18.org

徐雲慕連忙道:「爹想哪裡去了,人家芷月小姐是文人眼裡的高貴女神,現在自降身份來咱們家教我讀書,救我脫離苦海,我再沒良心,我又怎麼敢對她不敬?」 book18.org

徐太傅幽幽一笑,似乎對這件事胸有成竹,只是也沒有點破。 book18.org

而那正應兩人微妙談話的印證處,則正是隨風吹來,攜帶著一絲秋雨痕跡的女人香氣,飄進客廳里來。 book18.org

徐雲慕對這香氣最是熟悉,果然抬頭一看,就是一道白衣倩影素麗的天仙女子,穿著她一如既往的高跟鞋,步姿優雅的從外邊婀娜多姿的走了過來,正是夏芷月。 book18.org

隨著夏芷月一走進來,整個滿室為之一亮生香,面對夏芷月來教他讀書的身份,兩人先是對視一眼,他才見這才女仙子的目光似含笑意深味,又轉瞬間把目光轉往別處,仙子玉體高貴優雅的走到二人身前。 book18.org

徐雲慕也是連忙站起來,給她讓座道:「仙女姐姐快坐我這裡來」 book18.org

夏芷月美目看了他一眼,臉上帶著一絲才女仙子溫婉可親的笑,便微攏白衣紗裙,姿態文雅入座看著同樣帶著微笑的徐太傅道:「最近下雨頻繁,今天偶爾散步時候,才知道雲慕被丫鬟召來這裡,就一定知道是有要事要說了」 book18.org

徐太傅坐在最中間太師椅上,此時面對夏芷月這個北燕文人里的冰清仙子,他這個老太傅也要客氣禮貌的端正坐好,把眼睛落在徐雲慕身上看了又看,臉上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意味,連連搖頭笑道:「還是大侄女聰明,老夫今天召他過來,還真是有重要的事」 book18.org

夏芷月本就是極為聰明的,她身影端莊坐在椅子上,便一動不動,也有一種美女仙子的清麗聖潔,此時此刻外邊輕風掠過她身畔,從她白衣玉體也散發出迷人香氣,不止樣貌極美,而且此時此刻誘人紅唇含笑,十分溫柔聰慧道:「這麼重要的事情,不知能與小女說說嗎?」 book18.org

徐太傅大大方方笑道:「也是這混小子的福氣,皇帝不是提前去天清寺嗎?正好派人過來傳話說,點名要見一見他,老夫就叫他過來傳授一些金玉良言,免得到時候他不知分寸,說錯了話」 book18.org

夏芷月神情溫婉可人,她坐著聽完了徐太傅的話,回頭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後的徐雲慕,伸出玉手指尖輕撩頸邊秀髮,美眸帶著一絲明顯笑意,似乎是讚賞,又似是姐姐看弟弟的那種笑,徐雲慕順著她目光正欲細看時候。 book18.org

夏芷月已經轉過頭看向徐太傅,恢復成了那個冰清玉潔,溫婉端莊的才女模樣,紅唇輕啟道:「那時如要見皇上時候,就讓雲慕他跟著小女好了,皇上身邊臥龍藏虎,而且聽說慕容煜,獨孤威他們都要跟著出場,就怕這些人到時候故意刁難,小女正好可以化解一二」 book18.org

徐太傅十分老辣的點了點頭,對她說的話全部贊同,淡聲沉吟道:「這慕容煜性情狂悖,目中無人是有一些,那獨孤威對我這兒子就更看不順眼了,有你這個文淵閣的大才女照應他一二,老夫自然也放心多了」 book18.org

夏芷月身份高,也是後輩,表現的也是從容不驕,依舊才女溫婉道:「說起來芷月對獨孤威他們也不甚熟悉,不過既然皇上召見,想必也沒人敢太過胡來,而且仰仗太傅面子,誰人也都要顧及一二」 book18.org

徐太傅不知想起來什麼,開懷哈哈大笑道:「老夫是只想起來上次在文淵閣整理典籍,被那歐陽老頭帶著他徒弟一頓譏諷,鬧得實在是不痛快,也連累了你跟那歐陽老頭翻了臉」 book18.org

夏芷月搖頭輕笑道:「不不,他既然是小女的學生,小女這個老師護一護短,也是沒有什麼的」 book18.org

徐太傅實在開心道:「客氣了,客氣了,大侄女實在是太客氣了,不過都說好了,正好你在,便帶著他回去好好挑幾件衣物,免得他到時候穿的讓皇帝看不順眼」 book18.org

像這種小細節的話,徐雲慕忍不住撇撇嘴道:「像那穿什麼衣服的話,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爹還總是不信我嗎?」 book18.org

徐太傅把臉一抬,一臉正經的正容道:「讓你平常肯定沒問題,這要見皇帝,肯定是要穿的讓人喜歡才行,這樣第一印象才會好,你這混小子可別不服氣,這穿衣打扮裡邊的學問可大著呢」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百一十八章•趣談 book18.org

徐雲慕忍不住低頭看了看夏芷月,見後者臉上帶著一絲忍不住好笑,只是她才女高貴,不甚明顯罷了,即使如此亦是風情迷人。 book18.org

徐雲慕也是不吃眼前虧的人,既然老爹發話,他也低聲嘟囔道:「反正你們兩個學問高,欺負我讀書少說不過你們,那就只好聽你們的吧」 book18.org

徐太傅露出豪爽一笑,伸手拿起茶壺又喝一口,滋滋道:「你知道就行了,還廢什麼話?嘿嘿,不愧是北燕大才女,果然調教出來的學生就是好」 book18.org

徐雲慕自知學問低,說不過眼前二人,只能悶頭認倒霉。 book18.org

還是夏芷月知道給他留面子,絕美起身一笑,輕語道:「太傅放心,雲慕見皇上的事情就交給小女好了,一定不會讓他吃虧的」 book18.org

徐太傅十分得意道:「把他交給你手裡,老夫放一百個心,現在就去吧,給他好好打扮打扮,別丟老夫的人就行」 book18.org

夏芷月微微點頭道:「那小女就帶他去了」 book18.org

等二人剛一出來,冷風細雨吹來,徐雲慕就覺得沒有剛才那麼壓抑,撇著嘴大抖埋怨道:「老頭子就是這樣,他從小到大都不信我,現在連見皇帝時候,要穿什麼衣物,他都信不過我,非要蝶兒姐姐,或者是仙女姐姐你幫我挑著穿」 book18.org

夏芷月倒淡然許多,聞言輕語道:「如你尊父所說,這穿衣打扮裡邊,也是很有學問的」 book18.org

徐雲慕看了她一眼道:「什麼學問?」 book18.org

夏芷月淡淡回眸一笑,看他道:「穿衣打扮,不就是能看出一個人的品味,你說對嗎?」 book18.org

徐雲慕哼了一聲道:「我又不是離經叛道的人,會跟孫大少爺那樣瘋瘋癲癲,穿著稀奇古怪?上次給黃老爺送東西,他就是把禮物包的嚴嚴實實,也包括這一次,他分明就是不信任我」 book18.org

夏芷月好笑不禁道:「你也不用在這種小細節的事情上頓感委屈了,太傅跟隨皇上多年,難道還不知皇上幾分脾性?他讓你這樣做,肯定是有大道理」 book18.org

徐雲慕不依不饒,深信不疑的埋怨道:「你們兩個就是欺負我讀書少,一直把我當是小孩子!」 book18.org

夏芷月噗嗤一笑,美女玉手輕掩紅唇道:「說的這麼可憐,誰把你當小孩子了?」 book18.org

徐雲慕道:「如果不是,那他為什麼要找女人給我挑衣服穿?」 book18.org

夏芷月看他樣子,就忍不住笑意道:「你父親覺得你還不成熟唄」 book18.org

徐雲慕抓住這一根稻草,連忙道:「你看看,說來說去,還是把我當成小孩子……唉,命苦啊……」 book18.org

夏芷月嗔道:「好啦,就讓仙女姐姐跟你挑一件衣物穿,你就這麼不願意?再胡說八道,仙女姐姐就不管你了!」 book18.org

徐雲慕最是怕她,嚇得不敢再埋怨,還知道巴結逢迎道:「我願意,我一百個願意啊!」 book18.org

說著說著,就倆眼偷偷瞧到她身上,大覺美色誘人道:「不過,不過仙女姐姐經常穿著白衣,這裡邊可有什麼學問嗎?」 book18.org

夏芷月看他不再鬧,她仙女臉上笑容也漂亮道:「這自古以來,讀聖賢書的人,都最講究勤儉節約,尤其是在本朝由皇帝帶頭,自然是從者如雲,而這白色的衣物,也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唯一好的地方就是白色不需要過多的染料,要知道貧民百姓,之所以穿著簡單,不五彩繽紛,其實就是因為染料太貴」 book18.org

徐雲慕聽她這樣一解釋,瞬間恍然大悟道:「噢,原來是這樣啊,衣物染料最貴,而白色是天然色,所以不需要別的五顏六色的染料,就是最便宜的衣物了」 book18.org

夏芷月美美一笑,目光落在他臉上笑意更濃,紅唇吐氣如蘭的溫柔道:「嗯,就是這麼個意思,所以有些讀書人,或者是清廉的官家人,都會穿著白衣,表示節儉明志,並沒有別的什麼特殊含義」 book18.org

徐雲慕今天真是被她好好上了一課,大是開心道:「那皇帝喜歡穿什麼?」 book18.org

夏芷月想起什麼,忍不住掩嘴笑道:「說起來皇帝可算是個節儉的人,捨不得吃,捨不得穿,唯獨就是喜歡煉丹修仙這一套,他別的花銷不算什麼,就是煉丹修仙而言,每年花銷可算是巨大,而皇后號稱第一美女,絕色嫵媚,天仙尤物,天生嬌橫霸道,不管什麼地方,都自然會大肆鋪張奢靡一些,為此據說後宮裡邊,皇帝與皇后因為這個沒少鬧閒氣」 book18.org

徐雲慕哼道:「皇帝也真是的,他富有四海,擁有天下,自己摳門也就算了,還不捨得給自己女人享受享受好的?」 book18.org

夏芷月搖頭笑著道:「真也不是皇帝小氣,實在是皇后每年賞賜無度,只要歸附她的人,自然要榮華富貴,位極人臣,這花銷嘛,自然讓節約勤儉的皇帝看著不順眼了」 book18.org

徐雲慕聽懂她意思道:「那皇帝一定愛穿白衣是不是?」 book18.org

夏芷月神秘一笑,賣了個關子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不過姐姐肯定不會讓你吃虧的」 book18.org

徐雲慕對此深信不疑,大是得意開心道:「這個是自然,別的不說,仙女姐姐對我那可是真的好」 book18.org

夏芷月見他這樣說,她也芳心一喜,等到二人一起踏上樓梯,再進入他房間時候,夏芷月看了看門外邊掛著的鷹,然後美女目光掃過他整個房間,臉上微微帶著笑意。 book18.org

而心中女神光臨自己房間的徐雲慕,肯定會有點緊張,慌裡慌張的把他覺得不順眼的擺到一邊藏起來,卻沒注意到房間裡邊,地板上迴響起撩人優雅噠噠聲里,夏芷月仙女身影,已經是來到衣櫃前,輕伸素手把衣櫃門打了開來,然後細緻的取出裡邊男人衣物,抱在自己懷裡邊,輕移修長身姿,她穿著的雪白色高跟鞋踩在地上,步姿優雅的噠噠,噠噠往床邊走去……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百一十九章 book18.org

夏芷月抱著懷裡衣物往他床前走去,正站在窗戶前忙著開窗的徐雲慕回頭一看,正看見身材高挑,白衣仙子的夏芷月抱著衣物走到了他床前,姿勢優雅的輕攏紗裙,坐到他床上,然後玉手細緻的翻閱著層層衣物。 book18.org

從他視線看去,側身坐著的仙女姐姐身影極是好看,白衣雪麗,肩上烏黑秀髮落在雪肩衣上,黑白相映,大是端莊漂亮,尤其是她第一才女的氣質,就更加劇了這一點。 book18.org

而且是她坐在自己床上,用手在為自己挑衣物,那種微妙的男人心理,使徐雲慕分外感覺到刺激,而且是有一種,此時此刻的夏芷月就是他的妻子一樣,在認真給他挑選衣物。 book18.org

夏芷月不知道徐雲慕想法,只是側身坐在床上,玉手翻著他衣物,神情認真的挑選著,專注無比。 book18.org

徐雲慕悄悄走過來時候,她都不知道。 book18.org

直到夏芷月挑選到了一件灰色,和青色的衣服,才站了起來那起灰色衣服,來到窗前他身邊,聲音溫和說道:「一般鄭重場合需要穿的華貴一點,不過這次佛家聖地,皇上又是提倡節儉的人,就不適合穿太顯眼的衣物,這件灰色素樸正好」 book18.org

徐雲慕看她有意比試尺寸,乖乖張開雙臂,緊繃站好,還發表自己看法道:「我平常可從來不屑於穿這種清冷的服裝,這都是壓箱底的東西」 book18.org

夏芷月拿起衣服,近身前來把衣服緊搭貼到他身上,認真端詳的看了看,因為她身材高挑,又穿著高跟鞋緣故,以至於讓徐雲慕清晰聞到她紅唇香氣,還有她烏黑秀髮的香,以及她玉手按在自己肩膀上的嫵媚,想要抱住她仙女玉體的冰清玉潔,最後是一種想要抱住她的時候再往前一步,去用自己的下身頂她,侵犯她的本能慾望…… book18.org

夏芷月認真比了比,也沒發現他內心的想法,仔細看完後,紅唇噗嗤一笑,很是滿意的也就拿下衣服道:「別的不提,你這確實人好看,穿什麼都順眼的看,讓仙女姐姐也看著喜歡」 book18.org

徐雲慕正想偷看她胸前時,她說完轉身就往床邊走去,拿起一件他上次進宮穿過的青衣背對徐雲慕道:「至於別的,其實你這次只為給皇帝留下好印象,這才是最重要的」 book18.org

徐雲慕看她背對自己拿起上次穿過的衣物道:「那仙女姐姐拿的這件,又有什麼用意?」 book18.org

夏芷月背對著她,美女紅唇聲音好聽的帶著才女的溫婉道:「你這次去天清寺,可以帶著這件衣服備用,也許會住在天清寺,如果皇后,或者別的娘娘召見你,你就穿這件好了,說不得哪個娘娘會看上你也不一定」 book18.org

夏芷月從來說話都是端莊優雅,只是她想到自己說出最後一句話時,也是情不自禁的玉手掩嘴,輕輕笑了笑…… book18.org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徐雲慕被夏芷月一夸,又從後邊往她偷偷走去,看著認真為他挑選衣服的仙女姐姐,悄悄伸手就把她抱在了懷裡,兩人姿勢看去狀若親密。 book18.org

正整理衣物的夏芷月被他剛一抱住,微微一怔時候,就感覺到自己被白衣紗裙包裹的渾圓玉臀,被後邊的徐雲慕十分不老實的緊緊頂著,而徐雲慕又是一種絕頂酥麻的快感從棒身散到他卵囊,舒服的有些欲死欲仙的享受道:「妄議後宮,可是大罪,你知罪嗎?」 book18.org

夏芷月被他緊緊抱著,一動也不能,但她最清楚男人喜歡這種用胯下肉棒頂她白衣紗裙包裹的仙女玉臀銷魂滋味,只是也沒想過大白天徐雲慕和她胡鬧道:「好了,別鬧了,大白天的也不怕被人看到嗎?」 book18.org

徐雲慕一經得手,便不依不饒,故意和她玩鬧,還端起一種在大理寺的官威,振振有詞的和她糾纏道:「我身為大理寺少卿,做的就是身負皇家聖法,你調笑後宮,看我如何懲治你!」 book18.org

夏芷月看他跟自己裝模做樣,把她這個清冷仙子都給弄得有些拿他沒辦法道:「說的這麼厲害,你就不怕我請家法嗎?」 book18.org

徐雲慕脖子一縮,色厲內茬的嘿嘿笑道:「別管你拿不拿家法,我先把你給就地正法了!」 book18.org

夏芷月見說不過他,只能擺出老師模樣道:「你昨晚不是才說,從今以後絕不好色嗎?」 book18.org

徐雲慕從後一邊抱著她,一邊氣喘加快的來回用自己胯下寶貝,摩擦著他垂涎已久的兩瓣玉臀,摩擦摩擦著,就那麼從小變大,從軟變硬,欲仙欲死的把臉埋進她脖子裡邊,貪婪聞著香氣,還死不承認道:「我這不是好色,我是想跟仙女姐姐親熱!」 book18.org

夏芷月微微掙扎時候,她穿著的高跟鞋在他動作時候,踩在地上發出幾聲清脆噠噠聲響,聽的徐雲慕情難自禁,一對壞手跟著攀到她胸前,大肆輕薄的揉捏把玩起來,夏芷月被他握住剎那,紅唇輕喘了一聲,保持著蕩然無存的仙子清冷道:「嗯,你,你想找打嗎?」 book18.org

徐雲慕沒有被她嚇住,手裡揉著她胸前高聳雙峰,波濤涌動的在手心裡滾來滾去,銷魂蝕骨的心想傻子才放開,就跟她無賴道:「仙女姐姐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放開!」 book18.org

說著兩手還在她胸前渾圓重重揉了一記,兩腿中間的硬氣肉棒,同時趁機在夏芷月挺翹玉臀猛頂了一下。 book18.org

胸前身後受到雙重攻擊的夏芷月,不能自制的張開紅唇,模樣誘人叫了一聲,徐雲慕吞了一個口水,連忙把臉埋進她脖子裡邊,上去就開始狂舔起來,夏芷月衣裙凌亂,被他舌頭狂舔,舔的她身子都軟了,高跟鞋在地上踩的僵硬,後邊徐雲慕不停施展手段,在她高不可攀的仙子雙峰揉來揉去,磋弄捏壓,胯下肉棒頂著她美臀來回頂弄,一張俊臉埋進她衣領裡邊,狂舔女神雪頸…… book18.org

情到深處時候,還忍不住張嘴含住夏芷月雪頸肌膚,滿嘴冰雪消融的輕輕咬她,每被徐雲慕一咬,夏芷月就敏感的不行,仙子清冷都不見,只把她這仙子弄得嬌喘吁吁,仰著雪頸美眸動情,有些忍不住的紅唇輕吟,壓抑著自己聲音道:「嗯……你輕點頂……你是不是特別喜歡聽仙女姐姐穿著高跟鞋踩在地上的聲音……」 book18.org

徐雲慕如願以償把她這個清冷仙子給勾出火來,哪裡捨得放過她?想起她的高冷,聰慧,每次讓他愛的死去活來,就更用自己的男人肉棒,去侵犯這仙子的挺翹美臀,頂的她在原地踩出一陣細亂噠噠聲音,狂喘著,近乎怕人聽見一樣也壓抑著自己的聲音,低沉喘:「仙女姐姐穿著高跟鞋最讓我喜歡了,我不僅想干你的仙子美臀,還想狠狠干你的高跟玉足,舔你,親你!」 book18.org

以往世人自慚形穢,都不敢抬頭看她,只能偷偷背後偷窺北燕仙子的婀娜倩影。 book18.org

而徐雲慕也不例外,在她過來徐家教書時候,沒少背地裡偷窺夏芷月,現在他就用自己的肉棒,狠狠頂著她白衣紗裙的緊緻美臀,其中銷魂滋味,簡直是人間極品,每一頂弄,他都覺得卵蛋一爽,這麼爽的滋味,也只有夏芷月才能帶給他。 book18.org

夏芷月何嘗不知道徐雲慕對她一方面視為不容侵犯的女神,一方面又想得到她,蹂躪她,只是這時候兩人都是情動,就連靠在他懷裡的仙女玉體,也似抗拒之中,欲拒還迎的在他粗長肉棒頂弄時候,也有意無意晃動美臀去迎合他肉棒頂弄,無比誘人道:「等以後有機會,你惹仙女姐姐開心了,仙女姐姐就,給你舔……」 book18.org

她的舉動讓徐雲慕清晰感覺到,仙女姐姐的兩瓣玉臀也在一下一下,溫軟挺翹的上下左右晃動摩擦著他胯下肉棒,好似仙女動情,渴望被他狠狠騎在胯下操干一般,惹人發狂…… book18.org

徐雲慕一發覺這一點,就膽子更大,也不點破的兩手摟著她,緊緊從背後摟著她這個高挑仙子,只見他兩腿中間的一個高大帳篷,毫無縫隙的緊緊貼在白衣仙子的渾圓玉臀上,而仙子玉臀,也正上下左右的在他帳篷裡邊的粗長肉棒摩擦頂弄裡邊,也跟著惹火至極的用白衣緊緻渾圓曲線的臀瓣來回摩擦著他。 book18.org

徐雲慕越來越放肆向她直接道:「仙女姐姐,你把臉轉過來,小雲慕要含著你仙女紅唇,跟你舌吻!」 book18.org

卻沒想到夏芷月聽了這話,背靠他懷裡,果然十分聽話的後仰雪頸,一雙美眸勾魂的轉過臉來,徐雲慕狂吞一個口水,對著她誘惑紅唇就親了過去,兩隻手胡亂揉捏她白衣雪峰,就這麼直接在床前和她接起吻來。 book18.org

這一次大白天和仙女姐姐接吻,徐雲慕得意忘形在心中發揮到淋漓盡致,一邊用硬邦邦的肉棒,頂在她渾圓玉臀來回頂弄,一邊忘情的和夏芷月纏綿舌吻,看她睜著美眸漸迷,直到徐雲慕胡亂頂弄,將棒頭隔著白衣紗裙頂進她兩瓣玉臀中間,一處十分銷魂的深陷美洞時,夏芷月在他嘴裡的紅唇忍不住發出喘息道:「嗯……」卻是仙女玉體背靠在他懷裡,漸漸游移的引導著他的力道,而她自己則慢慢坐下,神情溫柔的的緩緩躺在床上。 book18.org

仙子美眸神情嫵媚,似邀請一般,俯身站著的徐雲慕又不傻,連忙也不客氣的急忙整個人爬在她修長玉體,一爬上夏芷月的身上,徐雲慕才體會到什麼是清冷仙子的尤物極品,一種強於其他男人的征服感無比膨脹,絲毫都不敢耽誤的爬在她身上,就在大白天裡,親密纏綿的在床上一口一口舌吻起來…… book18.org

兩人舌吻的時候,夏芷月穿著白色高跟鞋的玉足踩在地上,才女氣質溫情如水的迎合著他,爬在她身上的徐雲慕也很老手的頂著她美腿之間的神秘聖地,兩人都心有不宣的不說破這一點,只有徐雲慕實在忍不住情不自禁的為之一頂時候,夏芷月才會仰起雪頸,張開紅唇叫上一聲,轉而用玉手撫摸著他肩膀。 book18.org

更從白衣紗裙裡邊,也伸出一條筆直雪滑的修長美腿,仙子玉足穿著白色紅底的高跟鞋,一下一下的漸漸摩挲著徐雲慕的身體,被她高跟鞋一摩挲的徐雲慕簡直是身在仙界,醉生夢死的含著她紅唇香舌,兩人舌頭抵死交纏著在一起。 book18.org

徐雲慕還十分老練的把心中女神嘴裡絲滑口水給吃進自己嘴裡,喉嚨起伏,兀自不知足的轉移陣地,把臉先埋進她胸前渾圓酥胸,後是俯身爬在她美腿身上,摟著她裙衣里雪白美腿,一口一口亂舔,最後圖窮匕見的就伸手握住夏芷月穿著紅底的高跟鞋,滿臉貪婪的急忙就貼到自己臉上,用臉拱著她高跟鞋,又親又聞,就像小孩子如獲至寶…… book18.org

而夏芷月躺在床上分明讀懂他慾望,看著他握著自己高跟玉足貼到他臉上,滿臉銷魂饑渴,用臉在她高跟鞋蹭來蹭去的模樣,更知道徐雲慕在第一次見她穿高跟鞋的時候,就不止一次盯著她高跟玉足吞口水。 book18.org

而這一次,夏芷月清楚看見徐雲慕跪在床上,高高抬起她一條仙子美腿,甚至是清晰的看見了她走光的白衣裙子裡邊,大片的雪白美腿,隨後就是直接握住她絕頂性感的紅底高跟鞋,跪在床上對她又親又舔,愛的至極。 book18.org

夏芷月看他舔自己的高跟鞋,高跟鞋裡的仙子玉足敏感的情不自禁的蜷縮,美女雙眸微羞,又帶著一絲興奮,紅唇悄悄吞咽香津道:「仙女姐姐的……高跟鞋,香不香……」 book18.org

徐雲慕正不停埋臉聞著她高跟鞋裡的玉足香氣,伸出舌頭舔著她高跟鞋外的玉足肌膚,顧不得說話道:「香,香死了」 book18.org

夏芷月看他舌頭舔過自己鞋裡露出來的雪白玉足,高跟鞋尖高高拱起,臉色暈紅,嫵媚動人的勾魂道:「很多男人都想跪著舔仙女姐姐,他們都不敢看姐姐的臉,曾經有一國的王子,想用一車黃金換姐姐穿過的一雙白鞋,卻是沒有答應他,你說仙女姐姐對你好不好?」 book18.org

徐雲慕聽著她催情一般的話語,更是慾望狂升,眼睛有些帶火的,張開嘴就把她高跟鞋的底下的一根細長鞋跟給含進嘴裡,一口一口的吸吮著這仙子才女的高跟鞋跟,舌頭本能的就纏繞上去,不一會兒就舔的她鞋跟全是口水,而夏芷月被他這樣一弄,就更加的嬌喘吁吁,甚至是一聲一聲的叫起床來。 book18.org

而徐雲慕越來越慾望強烈,看著她性感的紅底高跟鞋,竟然是直接握著貼到他自己的一張英俊臉上,讓這仙子玉足穿著的高跟鞋踩到他臉上,並且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就隔著紅色鞋底,一口一口舔起她的高跟鞋底來。 book18.org

一直以來,兩人打情罵俏的時候,夏芷月看著他滿臉傲嬌,都忍不住笑意的想讓徐雲慕臣服在她仙子女神的高跟玉足底下,為此曾很多次色誘他,沒想到徐雲慕寧死不屈,死活不肯舔她,而現在竟然直接狂舔她鞋底,夏芷月的叫床聲更加高昂,那種聲音聽的徐雲慕慾火焚身道:「仙女姐姐,我忍不住想要干你的玉足了!」 book18.org

而她又美眸如醉,張嘴呻吟道:「噢,你慢點舔,仙女姐姐是你的女人,小雲慕喜歡仙女姐姐穿著高跟鞋踩你臉,姐姐踩你就是了,你想干姐姐玉足的話也來吧……」 book18.org

也就在徐雲慕剛要把她高跟鞋脫下來,已經挺著胯下露出來的肉棒,上來擺好姿勢,要殺氣騰騰操弄夏芷月玉足的時候,外邊突然傳來一聲狗叫,才生生止住了激情的二人。 book18.org

而今天除此這一事之外,徐雲慕就在沒有逾越雷池的舉動了,畢竟幸福欲死的和心中冰清玉潔的仙女姐姐在床上舌吻,揉胸,頂穴,還享受了被她高跟鞋踩在臉上的銷魂,這時候聽到傳來狗叫,他才戀戀不捨,將脫掉半隻的白色紅底高跟鞋,又重新穿上夏芷月玉足…… book18.org

而外邊的狗叫聲越來越近,已經坐起來的徐雲慕順著狗叫聲,回頭無可奈何的笑道:「是蝶兒姐用來看門的大狼狗,估計是遛狗回來了」 book18.org

躺在床上的夏芷月,也跟著慢慢坐起來,她是才女,自然有幾分矜持莊重的地方,只見她溫婉動人笑著,輕伸美腿整理自己被凌亂的衣裙,衣襟前的兩縷秀髮,看了看自己之前被他貼在臉上的高跟鞋,重新踩在地上站起來後,才抬起美眸笑了笑,並沒有之前的那種尷尬道:「知道了」 book18.org

徐雲慕聽了她話沒來的細品,做賊一樣來到窗戶前偷偷一看,果然是柳蝶兒牽著一隻活蹦亂跳的黑毛狼狗,在院子裡往小樓上走了過來。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百二十章•雲泥 book18.org

夏芷月這時候也恢復好淑女模樣,背負玉手走著來到門前為之一打開,一束光亮為之引了過來,只見外邊漂泊大雨,而她白衣勝雪,身姿絕美聖潔,叫徐雲慕什麼時候都看得垂涎欲滴。 book18.org

柳蝶兒也在這時牽著狗上了樓來,先看了看玉手扶著欄杆看雨的夏芷月,笑顏帶花的開心道:「芷月小姐好!」 book18.org

夏芷月低垂美眸看了看柳蝶兒牽著的小狼狗,此時此刻已經被喂養的跟個黑毛兔子一樣,活蹦亂跳搖著尾巴,兩隻耳朵尖尖豎起來,忍不住臉上嫣然,紗袖輕裹玉手指了指狼狗笑道:「蝶兒姑娘也一樣,不過它叫什麼名字?」 book18.org

柳蝶兒牽著狗扯到近前來,十分得意的爛漫笑道:「它叫二狗子,名字俗的很,但就是好養活」 book18.org

夏芷月在她面前輕輕蹲下修長身姿,溫柔探出玉手摸了摸二狗子的狗頭,只見這二狗子被仙女玉手一摸,活蹦亂跳的小狼狗眯著眼睛滿臉受用的很,一條尾巴卜溜卜溜搖來搖去,哼哼嚀嚀的歡實可愛。 book18.org

柳蝶兒見她摸自己的狗,少女心思十分歡喜道:「這狗看來還知道誰親誰近呢」 book18.org

柳蝶兒又看見裡邊徐雲慕從裡邊走出來,忽然想起正事道:「你不是在皇宮裡邊認了干姐姐嗎,人家今天過來找你了,快點去吧」 book18.org

徐雲慕被柳蝶兒一說,還以為是淑妃來找他,被嚇的吃了一驚道:「真的?」 book18.org

柳蝶兒心情大好,看他不信任自己,她就撇嘴道:「我騙你幹嘛?快去吧,人家皇宮裡來的人可得罪不起,別讓人家久等了」 book18.org

夏芷月蹲在地上,知道事情輕重,玉手摸著狗頭道:「快去吧,宮裡人不比別的人,輕易不能得罪」 book18.org

徐雲慕聽了夏芷月催促,他也不敢多作耽誤,拿了傘就匆忙下了樓梯。 book18.org

這時候還是大雨,天色暗沉暗沉的,一想起淑妃這個成熟高貴的大美女他就害怕的要死,按理說他本性喜歡美色,可淑妃的身份註定是淑妃更強勢,死死壓住他,跟淑妃在一起時,總覺得害怕喘不過氣。 book18.org

所以別的人徐雲慕可以輕視一點,唯獨淑妃他是絲毫不敢馬虎,一路上急急忙忙往外趕,大雨天都趕的氣喘吁吁,一路風馳電掣的來到自家大門,站在大門底下往石獅子外邊看,果然看見滿天大雨裡邊,正有一道穿著粉衣的美女身影,正手撐花傘站在漫長柳蔭巷裡邊,不遠處還停著一輛奢華馬車。 book18.org

徐雲慕看見了人,打開雨傘就嘩嘩連忙走了過去,走有快百步遠,才到撐傘女子身後,先是傘上啪啪亂響,後是聞到女子背影幽香,從風雨里飄了過來,也顧不得好色了,連忙在後邊大獻殷勤道:「今天下這麼大的雨,娘娘冒雨前來,我真是甚感榮幸了,不過娘娘您是金枝玉葉,這要是受了什麼風寒,我可承擔不起啊!」 book18.org

他面前背對她的女子,聞聽他一番快言快語,卻是忽而噗嗤一笑,待她肩上花傘轉動,美女身姿轉過來時,正對上一張如花似玉的美女容顏,只見她雲鬢雨霧微亂,不染脂粉的臉上些許雨氣,但更加清麗而美,一雙聰慧靈動的美眸顧盼之間,帶著一絲嬌媚動人的笑,自有一種大家閨秀的美女氣質。 book18.org

此時此刻,只把徐雲慕目瞪口呆,吃驚的樣子,清麗窈窕的李夢雨站在他面前,忍不住用手捂著紅唇,美目眼波嬌俏含笑道:「你每次在淑妃娘娘面前,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嗎?」 book18.org

徐雲慕倉促之間認錯了人,真是又驚又釋然的愣出一頭汗,滿臉是且驚且喜,而且把這種神情盡數讓李夢雨全都看的清楚,一時間兩個人就好像多年沒見的好友一樣相視笑著。 book18.org

漫漫雨中,還是徐雲慕收起自己雨傘,擠身來到她雨傘底下,並肩像散步一樣的尷尬笑道:「我只聽我蝶兒姐說我那皇宮裡的干姐姐來了,一下子就嚇的火急火燎來了,一路上絲毫都不敢耽擱,誰知道干姐姐沒來,來了個親姐姐」 book18.org

李夢雨身姿臨雨撐著傘,偌大天地,此時此刻唯有她傘下這一方靜土,聽徐雲慕說了這句話,聞言噗嗤一笑道:「你這人從來就是不缺姐姐的人」 book18.org

徐雲慕在她傘底下也不用刻意低頭,直腰走在長巷裡邊,嘿嘿一笑道:「不過夢雨姐今天能來,還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 book18.org

李夢雨打著傘,陪他往前邊漫步雨中,美目目光看著頭頂悠遠山川景致,偏臉看他一眼笑道:「說起來是皇帝陛下要御駕出行,娘娘便許我回家一段時間,也趁機兌現上次你我約定」 book18.org

徐雲慕開心道:「這個當然,我一直記得和夢雨姐的約定,心心念念不已,而且我還真的給夢雨姐找到了那種漂亮的高跟鞋,你今天晚點走,我回去給你拿來,夢雨姐這麼漂亮,穿上一定好看的很」 book18.org

李夢雨看他笑臉模樣,她這個成熟的鄰家姐姐對他更加喜歡,只是女子的矜持,讓她美眸含笑道:「你是想讓姐姐穿上給你看嗎?」 book18.org

徐雲慕把脖子一抬,理直氣壯的嘿嘿笑道:「夢雨姐要是喜歡,讓我看看我肯定開心」 book18.org

李夢雨出自皇宮的端莊優雅模樣,就像鄰家姐姐一樣,聲音好聽的輕笑道:「你真喜歡看的話,我又怎麼會不讓你看?」 book18.org

徐雲慕大是開心,臉上得意道:「我就知道夢雨姐對我好」 book18.org

李夢雨身材高挑,像她這種身在皇宮,而且是淑妃身邊最親近的人來說,李夢雨本身出身就絕對不會差,而且是聰明異常,堪稱是萬里挑一的名家美女,教養與聰慧都是第一流的。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百二十一章•春事 book18.org

徐雲慕陪她在柳蔭巷裡散步,聞著花傘底下一方凈土的美女香氣,闊闊而談,沒有早先進宮時的拘謹,而李夢雨不止漂亮,言談舉止也是讓他倍感舒服。 book18.org

雨傘頂上雨聲淋漓,傘下徐雲慕看著柳蔭巷裡除了自己和她,也沒有別人,而李夢雨也沒有多談宮裡的事,只是和他說著關於世俗的一些話,所以一開始就拘謹也不多。 book18.org

徐雲慕和她一起走著,馬路兩邊花樹被雨水擊落無數,嫣紅滿地的飄在雨水裡邊,兩個人神似神仙眷侶,徐雲慕因為避雨,和她緊緊挨著,有意無意的貼到李夢雨身上。 book18.org

李夢雨對此好像絲毫沒有察覺,欣賞著柳蔭巷景色,臉上微笑道:「我自從進宮多年,很久沒有看過外邊的世界了,說起來也真是羨慕你」 book18.org

徐雲慕不用想也知道宮規森嚴,雖說淑妃不是皇后那樣太霸道的人,可人長時間在宮裡難免感覺約束,一時間有些同情了她道:「夢雨姐進宮這麼多年,這次回家也可以多在外邊停留一些時間,淑妃娘娘是那樣好的人,她一定也不會多說什麼的」李夢雨點頭道:「嗯,你說的對,我進宮這麼多年,一直都是和淑妃娘娘互相有個依靠的,畢竟這宮裡兇險」 book18.org

徐雲慕眼看無人,悄悄道:「那夢雨姐覺得淑妃娘娘是個怎麼樣的人?」 book18.org

李夢雨回眸看他一眼,輕笑道:「自然是天地無一的好人了,淑妃娘娘出身極好,她的娘家是一方門閥,雖說天性尊貴,可也從來沒有像皇后那樣打罵宮裡的人」 book18.org

徐雲慕心裡確實害怕淑妃道:「我也是知道淑妃娘娘的好處,人都說,人以群分,物以類聚,我只第一次看見夢雨姐姐時候,就知道淑妃娘娘絕對不是太霸道的人,畢竟夢雨姐這麼溫柔,淑妃娘娘自然不會差」 book18.org

李夢雨點頭笑道:「而且姐姐看的出來,淑妃娘娘對你確實另眼相待,很是喜歡」 book18.org

徐雲慕心裡一慌,連忙道:「不不不,她那是看在我爹的面子上,才高看我一眼的」 book18.org

李夢雨噗嗤一笑,回過美眸聰慧看他道:「是嗎?可姐姐記得,就娘娘宮裡那種漂亮的高跟鞋,如果按照慣例,可從來是連皇宮裡都不是誰人可有的,可娘娘聽說你要,一下子就賜給你好幾雙,這份恩寵,可真是沒有別人可以比了」 book18.org

徐雲慕心虛道:「說起來的話,那是娘娘大方而已」 book18.org

李夢雨撐傘走在柳蔭巷中,美女容顏聰慧漂亮的輕笑道:「不是大方,是娘娘確實喜歡你,要不然又怎會允許你進入她的寢宮,這次姐姐過來,其實也是奉了娘娘的旨意,娘娘說你得罪了獨孤威他們,這些人必定要在天清寺里找機會報復你,特意囑咐你見陛下時候,小心防備小人」 book18.org

徐雲慕從她口中親自得到這個消息,看來之前家裡說的確實沒錯,更是對眼前女子和淑妃感到心中一暖,忍不住看著滿天大雨嘆了一口氣道:「我自然不願意和人爭些什麼,丞相他們和我爹過不去,就算我沒有弄倒宋寺丞,他們也不會放過我的」 book18.org

李夢雨看他模樣,忍不住笑道:「可姐姐看你也不像害怕樣子,不管怎麼樣,有些東西躲是躲不了的,你可要好好的保養身體」徐雲慕被她說到保養身體時候,不禁驚的差點出一身冷汗,難道李夢雨已經知道他和淑妃之間發生的事情了?但又看李夢雨說完這句話後,一切如平常,漫步在雨中欣賞著雨水景色,還有連綿起伏的亭台樓閣,才鬆了一口氣道:「沒關係,我會好好對待的」 book18.org

李夢雨對他這個態度很滿意,她也知道滿天大雨,除了自己和他也沒有別人,說起話來也不怕被別人看見,聽見,雖是天性溫柔端莊,亦也喜歡此處風景道:「聽說你喜歡騎馬狂奔,如在這條十里長道騎馬跑過,看著兩邊綠樹花草,遠邊山川巍峨,還有落日餘暉,一定是美的享受了」 book18.org

徐雲慕當即大方許諾道:「肯定是很享受的了,只要夢雨姐姐不嫌棄的話,我就牽來最狂野的俊馬,和夢雨姐一起狂奔馳騁,去山裡遊玩」 book18.org

李夢雨是美眸看他一眼,花容月貌的臉上明媚笑道:「你如果真有這個心,那夢雨姐姐倒也樂意陪君子」 book18.org

徐雲慕得到她答應回復,看到她端莊笑容之下的那種屬於高貴出身,冰雪聰慧的美女姐姐嫵媚動人之色,不禁看的他怦然心動,喜形於色,他一隻無處安放的手,也看著李夢雨那般明媚脫俗的美女模樣,試探性的悄悄伸手往她腰間摟去,心裡止不住的有些緊張,做賊心虛…… book18.org

只是令他沒有想他的是,當他悄悄在後邊把手摸上李夢雨粉衣玉體時候,她並沒有什麼大的舉動,無形助長了徐雲慕的膽氣,緊接著就是順理成章的,把一隻手真的摟住了李夢雨,往自己懷裡帶了過來,同時一種驚人的粉衣香艷絲滑分外清晰,飄飄然的如在夢中。 book18.org

而李夢雨此時此刻,倒也不似其他女子那般分外羞澀,她是皇宮裡淑妃的貼身之人,自然聰慧過人,從剛開始感覺到徐雲慕的小動作,再到現在姿勢曖昧摟著她,她美眸低垂看了看摟著自己的男人大手,只是玉手掩嘴一笑,神色之間充滿了聰慧明媚,似鄰家美女姐姐一樣道:「滿天大雨,周野飄零無人,倒也符合煙雨畫中紅塵景色,卻是便宜你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百二十二章•悸動 book18.org

徐雲慕現在是得了便宜,他不用細想,只憑李夢雨這樣的美貌和尊貴身份,此女身邊自也不缺追求者,而他此時此刻,懷裡就摟著想是皇宮裡邊很多男人心中女神,一種男人膨脹的好勝心讓他美得飄飄忽忽。 book18.org

喜形於色還要賣乖道:「那夢雨姐看咱倆像不像傳說中的神仙眷侶?」 book18.org

李夢雨被他說的噗嗤一笑,也順著他力道,靠著他懷裡,並肩走著,仿佛一切都沒有變化,只有紅唇帶著一抹笑意道:「只可惜少了一片田野,還有一頭雨中耕耘水牛」 book18.org

徐雲慕偏頭看了看她臉,舒服如夢裡邊,懷裡一具真實的修長美女玉體,粉衣雲鬢幽香,又提醒著這一切不是夢,既然李夢雨願意和他開玩笑,他也樂得開心附和道:「最關鍵是少一處茅草屋,可以用來遮風擋雨,不過,這天快要黑了,夢雨姐今晚乾脆別走了好不好」 book18.org

李夢雨聞言美眸顧盼看他一眼,掩嘴笑道:「如果今晚不走,那姐姐住哪裡?」 book18.org

徐雲慕看了看前邊的路,把話成功引到這裡,便臉上有些發紅燥熱道:「夢雨姐要是不嫌棄的話,住客棧行嗎?」 book18.org

李夢雨偷偷笑的更濃,忍不住伸出一隻玉手推他,被他一番話,給說的美眸嬌媚道:「你這人心思可壞的不行,姐姐好心過來給你通風報信,你卻想要帶著姐姐去外邊開房!」 book18.org

徐雲慕被她抖破心裡想法,臉上一紅,咳嗽道:「我,我哪兒敢啊,我是實話實說啊,夢雨姐要是害怕的話,我今晚陪你一起住啊」 book18.org

李夢雨掩嘴偷笑道:「就是有你姐姐才害怕」 book18.org

話雖這樣說,但還是由著徐雲慕十分曖昧摟著她一具美女玉體,兩個人姿勢曖昧,此時此刻路也不走了,一方天地外大雨縱橫,一方雨傘下,世外桃源,男俊女美,頗像是真正的神仙眷侶。 book18.org

徐雲慕此時摟著她腰,兩人停留在馬路中間,兩邊身後都是煙雨中的高樓大戶,朱門緊鎖,天色暗淡的空無一人。 book18.org

徐雲慕在她花傘底下,兩眼看著李夢雨近在臉前,花容月貌的臉,還有她烏黑雲鬢,秀髮微雨的動人清艷模樣,聞著她一襲粉衣玉體幽香,忍不住有些控制不住的神魂顛倒,連忙急著嘟囔哀求道:「為什麼有我才害怕?我可是護花使者,夢雨姐你就答應我這一回好不好……」 book18.org

李夢雨何等聰明?只看他臉上燥紅,就知道他想要什麼,身邊男子一種強烈想要侵犯她的慾望就在這一方渺小的雨傘底下蔓延,包括徐雲慕的粗喘聲,和目光灼灼像野獸看著她的模樣,李夢雨都感到一種動情的刺激。 book18.org

恰在此時,天色大雨昏暗,仿佛是一種心理掩護一樣,徐雲慕的情緒感染著她,讓她也有一種想要沉淪,繼續惹火的情緒,所以李夢雨眼神裡邊看著他,似乎也有些躲避的,說話很輕,怕人聽見一樣,半推半就的和他一起說著惹火話語道:「嗯……你想讓姐姐給你什麼?」 book18.org

李夢雨說完這句話後,也是覺得臉上如燒,更加暈紅誘人,嫵媚勾魂。 book18.org

徐雲慕被她這樣一說,顧不得唐突,猛的丟下自己雨傘,兩隻手齊上陣的一把就將李夢雨摟進懷裡,一下子就感覺一具穿著飄香粉衣紗裙,身材高挑,修長曼妙的惹火玉體湧入懷裡,弄得他一下子就硬了,如願以償的頂著她粉色紗裙裡邊他本能渴望的地方,一瞬間兩個人似乎都得到了一種升華,美妙的快感讓兩具年輕的身體越發渴望彼此,渴望這種接觸,甚至是端莊優雅的李夢雨,在徐雲慕最直接的侵犯頂弄她的時候,也都有意無意的用她令徐雲慕顫慄銷魂的神秘聖地,迎合,摩挲著他的粗長堅硬…… book18.org

因此也弄得徐雲慕聲音沙啞道:「夢雨姐知道我想要什麼,咱們附近就有一個客棧,要不了多遠,還有你看咱們前邊還有一個沒人去的小亭子,走幾步路就到!」 book18.org

李夢雨撐著雨傘在二人頭頂,同時被他緊緊抱著,男人氣息強烈的侵犯著她,眼前男人的英俊,和他少年英雄的身份,也同樣讓她很是喜歡,只是徐雲慕在她眼裡,更多是當弟弟一樣,一方面又是喜歡,此時此刻面對這個比她小几歲的男人,結結實實抱著她,是她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事情,一時在他懷裡,一具高挑玉體忍不住的輕輕在他懷裡摩挲著。 book18.org

卻又保持著美女姐姐的柔情溫柔和絕頂勾魂道:「你,你真想帶姐姐去開房嗎?」 book18.org

徐雲慕吞著口水,已經忍不住直接上嘴就去啃吻她脖子,兩隻手直接就隔著一件粉色紗裙一把揉住兩瓣渾圓美臀,用力的揉來掰弄,李夢雨被他上邊一啃,底下一揉,敏感的仿佛連身子都要軟倒,整個人更加緊緊貼在他懷裡,百般誘惑的嬌喘呻吟出來。 book18.org

聽的徐雲慕氣喘吁吁,嘴裡舌頭像個餓狼一樣在她雪白香頸狂舔,話語不清道:「我想,我真想,我第一次看見夢雨姐就喜歡得很,如果夢雨姐能給我這一回,我死也甘心了……」 book18.org

李夢雨艱難撐著花傘在二人頭頂,被他埋臉拱著雪頸而弄得雲鬢散亂,神情嫵媚動人,卻還保持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端莊,一半是火,一半是火的澆熔著他,誘惑著他道:「噢,你這麼喜歡姐姐,姐姐也很想要,可是娘娘對你另眼相看,如果她知道你和我的事情,她會很生氣的」 book18.org

徐雲慕急著要把李夢雨生米煮成熟飯,被她這樣一說才顧及淑妃不敢亂來,而李夢雨何等聰明?只看他眼神變化,就猜出來了幾分他心思。 book18.org

男人就是這樣,一旦慾望褪去,一切都覺得索然無味,又靈機一動道:「那我今晚送夢雨姐姐回家怎麼樣?你看你這樣一個大美女,一個人坐車回家,萬一那車夫對夢雨姐起了色心,一個保不准就是趁著大雨黑夜,要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讓你一個人回去,我肯定不放心」 book18.org

李夢雨聽了掩嘴偷偷直笑,讓他看著美色動人,心動神移的很,被他這樣一說,也知道此話末必當真,所以聰慧笑道:「讓你當一回護花使者也無不可,只是這車夫卻是姐姐的自家奴才,忠心耿耿得很,你不必擔心」徐雲慕看了看大雨有些覺得悵然,摟著她,而李夢雨此時此刻又滿足了他男人的爭強好勝心,讓他美美摟著自己。 book18.org

與此同時,她笑顏如花道:「而且,這次過來最重要的就是提醒你,皇宮裡邊可以確定的是,皇帝御駕很快就要出宮了,你只有明天一天的時間可以利用,你應該趁這個空當,把該安排的事情安排一下,等到皇帝一出宮,你就該直接去天清寺了」 book18.org

徐雲慕從她這裡得到內部消息,果真是比什麼都有價值,暗想這姐姐果然沒白認道:「那我明天把該辦的事情都辦了,這次夢雨姐提前給我通風報信,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了」 book18.org

李夢雨掩嘴笑道:「沒關係的,你也別太客氣,這天色也深了,你那雙高跟鞋留待下次送給姐姐便好了,我現在也該回去了,畢竟難得回家一次,也想早些回去」 book18.org

她既然這樣說了,聰明如徐雲慕自然也不會過多糾纏,便也全部按照她所說的辦道:「那我就送夢雨姐到我們家門口好了」 book18.org

兩人說好之後,一路回來的時候,都像神仙眷侶一樣同在一把傘下,只有到了徐家門口,李夢雨才盈盈笑著從他懷裡掙脫出來,目送秋波的在他注視裡邊,由徐雲慕親自站在馬車底下,撫著她玉手送她上車,直到目送她馬車已遠。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