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年 人間見我盡低頭 (191-196) 作者:郡主

簡體

【妖年 人間見我盡低頭】 (191-196) book18.org

作者:郡主2021-7-3日首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一百九十一章大雨中的驚艷 book18.org

滿天煙雨紅塵里的北燕都城籠罩在傾盆大雨中,畢竟秋雨連綿,有時一連下個十幾天都不是奇怪事情。 book18.org

在一處風景優美的,遠離人煙的偏僻地方,一條筆直寬敞的大路通向大雨連綿中,大路兩邊的宅邸,看樣子都是深門大戶,而這裡也是狀元郎,蕭明琅選中的居住地方。 book18.org

當看去奢華富貴的馬車停留在這家門口時候,先是戴著斗笠的趕車馬夫不顧大雨跳下了馬車,在馬車前擺下了一個下車小凳子。 book18.org

然後便見一抹美女玉手輕輕從車簾里露了出來,不說還沒有露出容貌,便看這美女玉手的模樣,肌膚雪白,細膩修長,便已夠人一陣遐想了。 book18.org

大雨嘩嘩傾盆,沖刷著車頂,怕美女淋著的車夫,撐著一把竹竿油傘,當在雨幕裡邊,把門的守衛們看到從馬車裡邊,一截穿著優雅白色高跟鞋的一截美腿玉足先伸出來時候,只看那腿,都讓他們這些人魂不守舍,兩眼發光了。 book18.org

當穿著高跟鞋的美女玉足,露出來的小腿雪白,和薄絲裙衣的模樣,還有優雅端莊的舉止,在大雨嘩嘩里,一截美腿穿著高跟鞋輕輕踩在馬凳時候,露出整個身姿的白衣女子,卻是美艷傾世,絕世清麗。 book18.org

從來一個人很難把兩種不同的氣質融為一身,可來的白衣女子身材高挑處,卻處處都有不同的高貴氣質。 book18.org

一個美女若無修長高挑身材,難免會令人遺憾,可夏芷月這種仙子女神,本身就氣質高貴,再加上她比一般男子都要高的高挑身材,就更讓人自慚形穢,一股高不可攀的深深無力感。 book18.org

穿著高跟鞋的夏芷月,很明白自己的絕美之處,她的飽讀詩書,北燕第一才女,不僅從容端莊,而且舉手投足都是一種難以忽視的美,當她撐開一把青色的花傘時候,一襲白衣勝雪中,便絕色傾國的朝那幽深威嚴的大門府邸走了過來。 book18.org

大雨亂墜,門前雨水堆積,便在大雨倒映著絕美身姿時,她白衣雪麗,剪裁開來的裙底裡邊,清晰露出絲滑雪白的長腿,還有美女玉足步步走來時候,噠噠作響聲音里,白色高跟鞋踩在渾濁水泡里的驚艷之色。 book18.org

這樣美的風景,足以讓任何男人都忘了別的事情,夏芷月打著傘步步登上台階時候,看著狀元爺府門前看門的四個便衣侍衛盯著自己看,眼神裡邊全是震驚。 book18.org

她紅唇輕輕一笑里,她裙子底下露出來的兩截光滑小腿在雨里走的婀娜高貴,尤其是穿著高跟鞋緣故,便是聖潔裡邊,舉手抬足也有一種令男人吞口水的嫵媚。 book18.org

看門的那些糙男人們久在北燕荒蠻之地,哪裡見過這等美女?連說話都不敢說了,一個個看著她是又想看,又眼神躲閃,臉紅脖子粗的,好像很害怕被她看一樣。 book18.org

還是一個看上去歲數大點的小頭領,胸口狂跳的來到她面前,他這個小頭領人是壯實一些,可在夏芷月面前卻顯得太是低矮,連她肩高都沒有。 book18.org

而且他滿臉黝黑,小眼看著面前絕美高挑的仙子,連說話都不利索道:「你,你是?」 book18.org

打著雨傘的夏芷月看了下門口這裡的五個人,臉上輕輕一笑,紅唇聲音好聽道:「告訴狀元爺,就說夏芷月來了。」 book18.org

五個男人一聽夏芷月三個字,頓時是倒吸涼氣一聲,目瞪口呆的打量著她道:「你,你就是夏芷月?」 book18.org

夏芷月輕輕點頭笑道:「正是。」 book18.org

小頭領臉紅脖子粗,急的汗都出來了,結巴道:「俺,俺知道啦,俺們涼州人早就都聽過你的名字,還知道你跟俺們家公子爺關係好,現在一見真人,可比傳說里的漂亮多啦。」 book18.org

夏芷月看著他緊張樣子,溫婉笑道:「那還需要稟報嗎?」 book18.org

小頭領連忙搖頭如撥浪鼓道:「不,不用,你是貴客,俺帶著你直接進去!」 book18.org

夏芷月輕聲應了道:「嗯,那就有勞這位大哥了。」 book18.org

糙漢子被他一聲大哥叫的是魂都快飛起來了,美得他心花怒放,差點開心蹦起來,一溜煙的就領著她往府邸里走。 book18.org

這人都是看臉的,這些人平常見到別人個個都是擺出強勢藩鎮的高傲,抬頭看天的說話,可一見到美女,尤其是夏芷月這樣名聲很大的仙子女神,頓時就成了人畜無害的老實漢子,爭先恐後的巴結她。 book18.org

作為北燕第一才女的她,也早就習慣了這些,更不會覺得有什麼特別地方,倒是蕭明琅住的這個府邸,裡邊各處亭台樓閣琳琅,花草樹木風景優美,只是人煙太過稀少,也不知是不是大雨緣故,整個偌大府邸裡邊,都沒有見到什麼人…… book18.org

也正是這樣,走廊琉璃瓦上邊,有很大的雨滴擊打在上邊,令人心情倒寧靜許多。 book18.org

此時此刻嘩嘩雨幕作背景,走廊裡邊身材高挑的夏芷月自然是最美的一個景,大雨朦朧當中,前邊的小頭目身形僵硬得很,連後背都因為故意挺的太直,而顯得緊繃彆扭。 book18.org

當然造成這樣的緣故,也是夏芷月最清楚知道,世間男人最垂涎的不過是她仙女姿色,但有權有勢的未必人人都是,像眼前這些,明明知道在她面前身份底下,根本不可能和她有一親芳澤機會,在自慚形穢里,也只敢自知之明的偷偷去看她的玉足,對她的仙女玉足充滿幻想,所以她最清楚這一點,卻也不會因此而多想。 book18.org

此時此刻,在前邊領路的小頭目是又壯又圓,看身子是結實耐用有力氣。 book18.org

領著她穿行在走廊時候,夏芷月明明注意到,她自己走在後邊時,因為她高跟鞋踩在木板上的聲音,這小頭目似乎是聽的有些把持不住,領著她走路時候,還不停地偷偷往回看,倆眼自然是偷看她裙底玉足了。 book18.org

夏芷月也不挑破,畢竟她早就習慣這些目光了。 book18.org

那小頭目領著她走路特別難受,每次聽見身後女人穿著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發出來的優雅聲音,都讓他臉紅心跳,把持不住。 book18.org

一路走過來,竟然在大雨天出了一身汗水,看上去連後背都快濕了,也是難為他了。 book18.org

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小頭目終於是領到她,來到了一處樓閣上邊。 book18.org

第一百九十二章一隻可愛的矮冬瓜 book18.org

小頭目領她上了樓來,看樣子這裡正是會客的地方,還燃著薰香,可以居高臨下俯瞰庭院景致,偏僻幽靜。 book18.org

這裡就她和小頭目兩個人,小頭目拘謹得很,說話也結巴道:「公子爺就在底下,俺,俺去請他,這裡就是會客的地方,仙女不,不要客氣……」 book18.org

夏芷月背負玉手,看著他樣子微微一笑道:「那就有勞大哥了。」 book18.org

小頭目滿臉漲紅道:「那,俺就去了,俺叫,叫蕭大壯,外號矮冬瓜,仙女下次來記住俺就行了。」 book18.org

夏芷月美目落在他黝黑滾圓的臉上,聽到他名字時候,忍不住玉手捂著紅唇,噗嗤一笑道:「你怎麼有這樣一個外號?」 book18.org

蕭大壯被她這樣一笑,直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美的他好像飄到了天上,咕咚一下吞了個口水道:「俺,俺長得丑,人也矮,那些看不起俺的人就給俺起了個這麼外號,說俺是個矮冬瓜。」 book18.org

夏芷月玉手捂著自己仙女容顏,一雙美眸含笑道:「那我還是稱呼你蕭大哥好了。」 book18.org

蕭大壯被他叫著大哥,聽著仙女聲音飄進耳朵里,他的魂兒都快融化了,狂吞口水裡,明明夏芷月聲音是冰雪好聽,帶著一絲清冷的,可這樣一笑,卻自有一股柔媚動聽之處,他又如何受得住? book18.org

身材矮胖的蕭大壯,一張老臉都漲的紅中帶著紫,紫中帶著綠,仔細看去那顏色兒是不盡相同,在她面前緊張的汗流浹背,咕咚吞著口水,說起話來很是艱難道:「仙女,仙女叫俺矮冬瓜就行了,叫俺大哥,俺,俺承受不住,會折,會折壽的。」 book18.org

夏芷月看到他汗流浹背樣子,也覺得他有趣得很,她自己攏了攏自己白衣紗裙,身材高挑的仙子玉體端莊優雅的在長凳上坐了下來。 book18.org

這個時候,她又似覺得為了舒適,便絕色淑女的輕抬左邊美腿,壓在自己右腿上,這一下子,不止她自己舒服了,而且正好讓蕭大壯看見她穿著白色紅底高跟鞋翹起來的勾魂模樣,尤其是露出來的兩截雪白優美的小腿,瞬間只瞧的他咕咚一聲吞了口水。 book18.org

夏芷月是看人入微的美女,只看到眼前蕭大壯滿臉黝黑通紅,汗流浹背模樣,越發覺得這個人有趣可愛,難忍笑意的道:「聽說如果人胖,最是走多了路容易流汗氣喘,是這樣嗎?」 book18.org

蕭大壯看著面前坐在長凳的夏芷月高不可攀模樣,緊張的他大氣都不敢喘,兩隻小眼睛投射出來的光芒都發著綠,看著她翹起來的美腿玉足對著自己兩腿中間微微上翹,輕輕晃動,再注意她高跟鞋底一根細長鞋跟誘人對著自己,當真是把持不住的滿脖子大汗道:「是,是啊……」 book18.org

夏芷月輕輕微笑道:「看蕭大哥汗流浹背樣子,也不妨坐下來歇息歇息緩口氣,再去忙別的。」 book18.org

蕭大壯一聽這話,連忙搖著大頭道:「不不不,俺,俺不敢,俺就站在這裡就好啦。」 book18.org

夏芷月捂著自己紅唇,美人笑道:「由來強賓不壓主,我在這裡只是客人,蕭大哥不用太拘謹的。」 book18.org

蕭大壯嘴上說著不要,可他身體卻誠實的實在按耐不住,滿臉大汗的吞著口水,緊張兮兮的如坐針氈的剛一坐下,便汗水直流了下來,再聞著身邊仙女幽香,一陣冷風吹來,才弄得他渾身一個激靈。 book18.org

兩個人都坐在一張凳子上,夏芷月比他氣定神閒多了,端莊美麗的翹著美腿高跟,薄紗花邊的衣裙覆蓋在雪白美腿上,裙擺剪裁開的衣裙裡邊,露出來的小腿光滑細膩,白的晃眼,還有高跟鞋裡露出的玉足肌膚,同樣是誘人至極。 book18.org

坐在他右邊的蕭大壯完美詮釋了什麼是如坐針氈,坐臥不安,矮胖結實的身子坐在她身側更顯得他貌不出眾,有些醜陋,連兩隻手都拘謹的不知道放哪裡好,只知道糾結的在自己大腿上搓來搓去。 book18.org

同時他聞著近在咫尺的夏芷月白衣香氣,舒服的是如在天上,兩隻眼一直偷瞄她翹起來的高跟鞋,拘謹緊張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又心裡實在想再靠的和她近一些,糾結無比的想做小動作。 book18.org

夏芷月自然察覺到身邊這人的糾結和想法,只是習慣了也不當回事,微微偏過容顏,紅唇說話時候帶著吐氣蘭香,聲音好聽的笑道:「蕭大哥今年幾歲了?」 book18.org

蕭大壯坐在她身邊,有意無意的做著本能小動作,想往她白衣仙體偷偷靠近,被她突然這樣一問,緊張的低頭不敢抬臉,就像要出嫁的小姑娘一樣害羞道:「俺,俺今年五十二歲了……」 book18.org

夏芷月美眸看了他一眼,一隻玉手大大方方輕拂自己臉邊秀髮,溫婉笑道:「看樣子,蕭大哥顯得會年輕一些。」 book18.org

蕭大壯這時聽著她動聽話語,和紅唇說話時候吐在他臉上的仙女蘭香,頓時愈發把持不住,大著膽子偷偷抬起頭來。 book18.org

正面偷瞄她一眼,腦袋裡轟的一聲道:「俺,俺從小就是種田的莊稼漢,可沒吃過多少苦,見過俺的人都說俺是個開心果,都逗俺玩兒。」 book18.org

夏芷月看著他一張胖臉,和黝黑模樣,她氣質溫柔高貴,說話時候的紅唇蘭香吹在蕭大壯的臉上,輕笑道:「那蕭大哥的矮冬瓜外號,又是誰這麼無聊有趣,胡亂給人起的?」 book18.org

蕭大壯被她紅唇香氣吹在臉上,還有看到她一雙美眸的光,以及她說話時候的溫柔好聽,絲毫沒有看不起他的近距離和他說話對視,他就更加難忍的伸出手撓撓自己滾粗的漲紅脖子。 book18.org

有些憨厚道:「那是,那是因為他們都說俺懶,看不起俺,就取笑著說俺是個矮冬瓜,一直都叫了這麼多年。」 book18.org

第一百九十三章驚鴻一瞥 book18.org

夏芷月微微偏著仙子容顏,美眸有神的看著他,聽了這些話,紅唇一笑道:「那他們都是些什麼人?」 book18.org

蕭大壯兩隻手搓著自己大腿,時而大著膽子偷偷看她的臉和她對視,時而低著頭躲躲閃閃不敢看她,只是看樣子很享受這樣的獨處,以至於說話都忘了別的,一股腦的把自己的瑣碎小事全說了道:「他們,他們都是蕭大爺家的兵,和家裡邊的人,更多是些侍衛們,都嫌俺丑,沒本事……」 book18.org

夏芷月看他憨厚樣子,紅唇輕啟道:「為什麼會這樣?」 book18.org

蕭大壯扭捏道:「他們羨慕俺,羨慕俺是蕭大爺的遠房親戚,都說俺是靠關係才進的蕭家,平常都背後看不起俺,說俺是又胖又沒用的矮冬瓜。」 book18.org

夏芷月好奇道:「所以你們家公子來都城考狀元,你也一併過來了?」 book18.org

蕭大壯點頭如搗蒜道:「是,是這樣的,蕭大爺說俺憨厚老實,又是自家人,於是俺就跟著公子爺一起來到都城,給他看看門,領一個空閒的好差事,反正也不累。」 book18.org

夏芷月聽完了來龍去脈,不由自主的想起來在涼州邊陲的蕭承宗,便好奇問他道:「那蕭公子的父親,蕭將軍身體如何?」 book18.org

蕭大壯在她美女溫柔鄉裡邊,連魂魄都快化了,真是有什麼說什麼道:「蕭大爺在涼州身體不好,經常咳嗽怕冷,他就每天呆在一塊寶貝石頭哪裡,可以身子不疼。」 book18.org

夏芷月道:「那他對下人怎麼樣?」 book18.org

蕭大壯很是敬佩他道:「蕭大爺人好,不發脾氣,喜歡讀書看雪,因為他念起俺是他的遠房親戚,就派人把俺接過來吃香的喝辣的,從來都很看重俺。」 book18.org

夏芷月道:「那你們公子會打罵下人嗎?」 book18.org

蕭大壯搖頭晃腦道:「不,不會,俺們公子家教好,是個很有才的人,除了喜歡美女,就沒別的太多愛好了。」 book18.org

夏芷月微笑道:「那他成親了嗎?」 book18.org

蕭大壯道:「他在涼州有好多紅顏美女,但沒有成親,只是由蕭大爺給他定了一個親事,那姑娘和我們家公子住了半年。」 book18.org

夏芷月笑道:「這個也算正常了,畢竟美女誰都愛,你說是不是?」 book18.org

蕭大壯被她這樣笑顏一問,紅唇含笑的看著他,瞬間就被迷的七葷八素,連他矮胖身子,都在這個時候若有若無的貼到了夏芷月的白衣,再隔著白衣輕輕試探,蕭大壯頓覺溫香軟玉,無比銷魂。 book18.org

他見夏芷月似乎沒有察覺,還仙子容顏含笑看著他,這下拘謹與刺激裡邊,胸口狂跳的便將矮胖身子越來越近的和她靠在一起,隔著兩層衣物,便是貼到了一起。 book18.org

蕭大壯是欲仙欲死到了天上,矮胖結實的身子已經是和夏芷月緊緊坐在一起,靠了個真真切切,還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吞著嘴裡口水道:「是。」 book18.org

夏芷月看了看貼上自己一襲白衣雪臂的男人肩膀,她也沒有點破,同時察覺到蕭大壯的矮胖身子,開始有意無意的挪動著屁股和她越坐越近,兩隻肥胖的手搓著大腿,看樣子是在想到底敢不敢去摸她裙衣裡邊露出來的美女玉腿。 book18.org

蕭大壯的兩隻手隔著粗布,一下一下搓著自己水桶粗的大腿,再眼睛偷偷瞄到夏芷月白衣裙擺裡邊,被白絲花邊覆蓋的兩條雪白光滑的美腿修長高挑,晃眼誘人不說,而且香氣迷人,就那麼一動不動,也讓他實在想把手伸進去去摸上一摸。 book18.org

就在這個時候,她已經感覺到靠上來的蕭大壯挪動著屁股坐在她右邊越貼越近,開始用胳膊肩膀試探的隔著一件雪衣在她美女玉臂有一下,無一下的偷偷挨著,兩隻手已經是糾結的悄悄搓著快要觸及到她裙子時候…… book18.org

夏芷月只端莊高貴坐在那裡一動不動,淡然用玉手撫摸了自己肩邊秀髮,然後偏過美麗端莊的臉,看著他一張漲紅的臉道:「你們家蕭公子最近很忙吧?」 book18.org

蕭大壯被她突然一問,也是受了驚嚇,不止往旁邊嚇的一躲,連忙把如觸電一樣摸到她仙女裙衣的肥手給連忙收回去藏了起來,腰板緊繃的不敢去看她絕美脫俗的仙女臉龐,緊張的一時結結巴巴道:「不,不會,他最近不忙,空閒的很……」 book18.org

卻不想夏芷月嫣然一笑,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道:「那便好。」 book18.org

蕭大壯看她絲毫沒有怪罪自己剛才舉動,心裡自慚形穢里,又誤以為她對自己有意思,真是又大著膽子挪著屁股往她仙子玉體一點一點靠了過來,偷偷摸摸的貼在了右邊身上,他再看到仙子美眸含笑看著他,當真是刺激到渾身汗流浹背,竟然做出了令夏芷月都意料之外的事情。 book18.org

正是坐在她右邊身側時,蕭大壯的一隻大腿一點一點以肉眼可見的模樣,去貼上了夏芷月併攏翹起的誘人美腿。 book18.org

此時此刻,只見一隻水桶粗的男人大腿,嚴密無縫的貼上白絲裙衣包裹里的美女光滑美腿,看上去憨厚老實的蕭大壯,現在也開始不老實,不停偷偷看她白絲紗裙美腿,穿著高跟鞋的玉足。 book18.org

夏芷月輕垂美眸看了一眼那水桶粗的男人大腿,湊過來貼住她白衣美腿,也沒有點破的笑道:「我很好奇一件事情,既然那些人如此對你,那你有恨過誰,或者會埋怨自己沒用嗎?」 book18.org

蕭大壯這時已經沒有了偷偷摸摸的掩飾,兩隻眼睛看著自己大腿在仙女美腿上,上下摩擦模樣,隔著兩件衣物都是銷魂刺激無比,唯獨是夏芷月白衣勝雪,不染絲毫纖塵。 book18.org

而蕭大壯穿的衣袍則是邋遢髒污許多,上邊有很多油亮污垢,視覺衝擊感無比誘人惹火。 book18.org

第一百九十四章剎那銷魂 book18.org

就在這樣情況下,蕭大壯的一條水桶粗腿,就那麼真實緊密的貼著白絲包裹的仙女美腿,一下一下的磨蹭著。 book18.org

比起偷偷摸摸,生怕仙女責怪的蕭大壯,緊張的汗流浹背模樣,夏芷月則一動不動,從容自若。 book18.org

蕭大壯越摩擦,兩隻肥手就越閒不住,躍躍欲試的就想把手伸進她剪裁開的裙衣裡邊,去摸她光滑修長的雪白大腿,也就是這樣的情況里,這偷偷摸摸的人,不敢去看夏芷月的臉,刺激的他氣喘吁吁道:「俺從來不恨任何人的,以前,怨過爹媽把俺生的丑,都看不起俺,連小孩子都用石頭扔俺,可是俺從來不恨他們……」 book18.org

夏芷月雖然裙衣剪裁的高,但她上衣卻保守得很,所以蕭大壯一直兩眼發光盯著她大腿看。 book18.org

夏芷月聽了這話,美女玉手輕攏自己秀髮,偏著臉低頭看他,看似笑如春風溫柔道:「其實蕭大哥不醜的,只是看起來老實憨厚,胖了一些,反倒有趣可愛得很……」 book18.org

那蕭大壯本就是個糊塗蛋一樣的人,一聽這話可把他美到了天上,此時此刻還真以為這天上的仙女看上他了,這人一激動,竟然是把持不住自己的模樣,誤以為仙女喜歡他,開心的話都說不出來,傻笑的結結巴巴道:「俺,俺就是人傻,腦袋笨了一點,仙女不嫌棄俺就行。」 book18.org

夏芷月看他老臉焦黃黝黑,一條水桶粗的男人大腿在自己美腿緊緊貼著,還有兩隻無處安放的肥胖小手在水桶粗腿來回搓著,好像躍躍欲試的想把手伸到她腿上去摸,她此時倒也忍了笑道:「人傻是福,看樣子蕭大哥還沒成親對嗎?」 book18.org

蕭大壯開心的要死,憨厚一笑,露出滿嘴黃牙,還拘謹害羞的笑道:「還沒成,沒成。」 book18.org

夏芷月端莊坐著,又出乎意料的感覺到自己穿著高跟鞋的右腿美足,突然傳來一陣被觸碰的感覺,她低頭蹙眉一看,原來是蕭大壯穿著沾滿髒污布鞋伸了過來,看樣子舒服至極的在她高跟玉足上貼來貼去,不多一會兒,就把她高跟鞋的光滑白面弄得沾了些污泥,那蕭大壯還不自知,還在底下伸著他的髒鞋在她高跟鞋上碰來碰去,就差踩她了。 book18.org

夏芷月看到此情此景,輕伸指尖摸在自己胸前秀髮,低頭看他問道:「蕭大哥今年都五十二了,怎麼還沒成親?」 book18.org

蕭大壯不停偷偷摸摸,去用自己的勾引夏芷月,把自己的髒鞋做賊心虛挨著她高跟鞋,想用力又不敢太用力,聽到她問自己是何沒有成親,這蕭大壯自然不敢說他把銀兩全部嫖了,花了,只臉色一變,憨厚臉上有了一絲戾氣道:「俺長得丑,她們又嫌俺沒有銀子,不像仙女一樣看得起俺。」 book18.org

夏芷月把自己美腿玉足往裡邊讓了讓,避開這矮胖冬瓜的侵犯道:「原來是這樣。」 book18.org

她話雖如此說,但卻有自己的一番答案。 book18.org

而蕭大壯看見她避開了自己,絲毫不覺得尷尬,還挪著屁股又往她身上湊去,這次倒不敢去觸碰她高跟玉足,小眼瞧著她樣子狂吞口水道:「這天有點冷,仙女,仙女穿的這麼薄,要是冷的話,可以坐到俺身上,俺,俺身上暖和。」 book18.org

夏芷月偏過臉,仙子身姿端莊坐著,清澈美眸看了他一眼,也沒料到這憨人會如此說,紅唇淡笑道:「還是不了,看蕭大哥滿頭大汗,恐怕也不會太暖和。」 book18.org

蕭大壯越看她樣子,越是吞著口水,聽仙女說他身上不暖和,他頓時急道:「不不,俺身上火力旺,仙女坐了就知道。」 book18.org

夏芷月翹著美腿坐在凳子上,看了他一眼,淡笑道:「不必了。」 book18.org

誰知那蕭大壯賊眼亂看,注意她一隻白色高跟鞋上沾上了泥污,頓時大驚小怪的一溜煙從凳子上站起來,小眼發光道:「仙女的鞋,仙女的鞋髒了,俺幫仙女擦乾淨。」 book18.org

蕭大壯說著也不待夏芷月同意,乾脆利落的就把矮胖冬瓜一樣的身體一軲轆就給蹲到了地上,兩隻肥手剛要去拽著自己袖子去擦她高跟鞋,卻看見在他面前高跟玉足已經縮了回去,避開了他的髒手。 book18.org

而此時此刻端坐在凳子上的夏芷月,美眸居高臨下看他,把自己高跟鞋縮到一邊,聲音冰雪動聽道:「這都是區區小事,就不勞煩蕭大哥了,我會自己擦的。」 book18.org

那蕭大壯看見今天讓他一輩子都沒見過的穿著白色高跟鞋的仙女玉足眼睜睜躲了開,登時心急的語無倫次,蹲在地上肥臉熱情,吞著口水結結巴巴的道:「不不,仙女是貴客,仙女的鞋髒了,肯定要俺這樣的下人來擦,不能讓仙女自己動手的。」 book18.org

坐在上邊的夏芷月看著他,此時仙子容顏恢復高貴聖潔,她只看這眼前矮胖子的滿臉急色垂涎,吞著口水想把她高跟玉足給吃了一樣,不用想也知道這人是這個時候色心上來,色膽包天…… book18.org

因此她輕伸玉手撥開自己臉邊秀髮,端莊淑女,且高貴的坐在長上,語聲好聽並帶著一絲清冷里的誘惑,似是語氣透著一股欲拒還迎道:可在芷月眼裡,蕭大哥是我的朋友,這種事情自然是下人來擦,而且這雙鞋是皇宮之物,價值連城,像蕭大哥這樣擦會擦壞的。「 book18.org

那蕭大壯一聽這話,本早已是急色的什麼都顧不得了,但一聽她這鞋來歷不凡,頓時又拽著自己破布袖子想要給她擦鞋的舉動頓時很是尷尬,深深埋怨自己出身苦。沒見過世面。 book18.org

於是他臉上露出懊悔,恨不能抽自己的臉,難看如冬瓜,渾身無措的全是自卑,滿臉漲紅的結結巴巴道:「仙女,你打俺吧,都怪俺不長眼,弄髒了仙女的鞋……」 book18.org

夏芷月美眸淡淡看著地上蕭大壯黝黑焦黃的老臉上全是追悔莫及,就像犯錯想自請懲罰的老奴一樣,卑微又可憐。 book18.org

她又看了幾眼,紅唇話語好聽道:「蕭大哥也不用自責,像你這種粗布來擦,自然會擦傷鞋面,我這高跟鞋珍貴萬分,只用清水輕洗一下便可了。」 book18.org

蕭大壯聽到這裡,忽然色膽包天,賊心不死里,就又迸發出他這一生都未有的機靈勁兒,突然跪爬在地上,靈機一動道:「有啦,那水是死的,俺卻是活的,俺把仙女的這高跟鞋,用舌頭細細舔乾淨就好了。」 book18.org

蕭大壯說到這裡,爬在地上果然像條狗一樣,低著頭就一臉諂媚殷勤的想湊過去,好舔她的高跟鞋。 book18.org

夏芷月高高在上坐著,翹著的仙子女神美腿更加誘惑,她看在眼裡,似微微猶豫,便居高臨下的高貴聖潔道:「現在這裡沒有別的下人,確實沒有別人來擦,可蕭大哥是是你們公子的奴才,不是我的奴才,如果讓你擦,就是亂了輩分,蕭大哥真的願意自降身份,舔小女的鞋嗎?」 book18.org

蕭大壯被她這樣說,絲毫都不覺得生氣難堪,甚至是猴急猴急爬在地上,老實焦黃的老臉大是煥發光彩道:「只要仙女看得起俺大壯就行,俺大壯絕對不會舔壞仙女的鞋的,再說了,您就把俺當成一條小狗,小貓好啦……」 book18.org

夏芷月聽他最後一句,頓時聽的輕笑一聲,端莊溫婉的用玉手捂著自己紅唇笑道:「那好吧,只是不能舔壞了,懂嗎?」 book18.org

蕭大壯果然像貓狗一樣嘿嘿點頭,還沒讓他舔,他就差把舌頭伸出來了,肥臉流汗,看著她仙女玉足高跟鞋是饞的大吞口水,恨不能把她整個高跟玉足都連帶吞下去,跪爬在地上連連道:「俺知道,俺知道。」 book18.org

而夏芷月既然這樣說了,便換了個姿勢的將自己右邊玉足穿著高跟鞋翹到他頭頂,目光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老男人,丑奴才,終究是將自己高跟鞋伸到他嘴邊,少有的幾分仙女嫵媚道:「舔吧。」 book18.org

第一百九十五章給仙女舔鞋 book18.org

那蕭大壯在之前看門時候,看到眼前坐在凳子上的高貴仙子,一襲白衣勝雪,手執青傘的走在漂泊大雨里,其氣質高貴里,她白衣裙底的仙子玉足穿著優雅萬分的高跟鞋,噠噠,噠噠踩在路邊水泡里,激起的漣漪時。 book18.org

他也是跟其他人一樣看花了眼,畢竟這守了多年光棍的老奴才,矮冬瓜,哪裡見過這樣美得女人? book18.org

所以他也是死死盯著夏芷月走路時候,美腿玉足輕抬高跟鞋走來的絕世驚艷。 book18.org

本來以他的低賤身份,是絕無機會跟仙女說一句話,甚至是偷看仙女兩眼,可此時此刻,他一看今天垂涎已久的仙女玉足穿著高跟鞋,就這麼伸到自己臉上,激動的狂吞口水時,兩隻小眼睛看著高跟鞋雪白色光滑的鞋面,和玫瑰紅一樣的惹火紅底,細長的高跟鞋跟,瞧的他口水一吞,便像狗一樣伸出舌頭,急忙衝著白色高跟鞋的泥污舔了過去。 book18.org

而坐著的夏芷月自無正眼看他的樣子,甚至是只有居於上位者的高高在上,緊緻白衣包裹的高挑身材端莊坐在凳子上,還一雙美目透過窗戶看著外邊大雨樓台景致,連看一眼這蕭明琅身邊只配看大門的老奴才都沒興趣,畢竟以蕭明琅那種強勢藩鎮的獨生公子,北燕新起的俊傑狀元,都未必敢說自己有資格舔她的高跟鞋。 book18.org

只是她現在是另外看法,她自清楚的是,自己北燕第一才女,不止是世上文人清流的絕色仙子,更是無數男人的女神,甚至是很多人一輩子都不會見到她的白衣仙影,只聞其名,不見其人。 book18.org

所以同樣以聰慧著稱的夏芷月,絕不可能不知道男人對她的垂涎,以往無人敢直視她臉,無非就是因為她太美,讓人自慚形穢不說,而且是被她聖潔絕美所傾服,偶然有些膽大的也會有意在她面前賣弄,好獲得她青睞,大多都是看到她模樣,都只敢從頭到尾低著頭,每到這個時候,她都能感受到自己白衣裙底的仙子玉足,正落著對面低頭男人的灼熱目光。 book18.org

女子誘惑之美,一是端莊聖潔到高不可攀,從而讓人自己感到身份卑微,連看她一眼都不敢,似這種情況,自然是順其自然的偷偷低頭時候,正好看到她裙底玉足。 book18.org

等時間久了,夏芷月即使對這種偷看目光早已習慣,但穿上這更加高貴的高跟鞋之上,仙子玉足本就美,再穿上這高跟鞋,就更襯托的高不可攀,令男人垂涎又望而止步了。 book18.org

她知道自己魅力,因此夏芷月上次讓徐雲慕舔她鞋底時候,徐雲慕的拒絕是她出乎意外的,至今想起來都好笑,可也萬沒有想到,連輕易都不敢冒犯她,畢恭畢敬的蕭明琅府上一個看門的老奴才,竟然敢主動說出要舔她的高跟鞋,這種感覺,讓她如何說呢? book18.org

也就在夏芷月回過神來,美目低垂看著底下猥瑣老男人時候,正看見跟餓了好幾天一樣,用他嘴裡沾滿口水猩紅舌頭,滋溜滋溜去舔她高跟鞋上的泥污,一點也不嫌髒。 book18.org

她看著本是冰清雪白的高跟鞋上,蕭大壯嘴裡的猩紅舌頭沾滿口水舔在堅硬鞋面上,那場景視覺衝擊感極強,而且是一張老臉,襯托著堪稱上天完美傑作,高貴無比的高跟玉足,還有她裙擺裡邊露出來的一條修長雪白玉腿,光滑誘人的也露在空氣裡邊,真把蕭大壯樂的是口水直吞,極度銷魂裡邊,他甚至是近距離的聞到了仙女玉足的淡淡幽香,也不知道是她的鞋,還是她的玉足。 book18.org

而夏芷月看著此情此景,忽而玉手拂著耳邊秀髮,聲音溫婉動聽道:「除了泥污,別的乾淨地方蕭大哥不能舔,懂嗎?」 book18.org

撅著屁股跪爬地上的蕭大壯也不嫌髒,只把她鞋上的泥沙都給舔道嘴裡,一股腦吞了,舔到興起時候,張開血盆大口,就把她整個高跟鞋尖都含進了嘴裡,一根舌頭活蹦亂跳的在她光滑的高跟鞋上舔過,滋溜滋溜亂舔,滿臉興奮道:「唔,俺知道,俺知道。」 book18.org

夏芷月看到他把自己伸著的高跟鞋尖都含進嘴裡還不夠,看樣子還想把她整個穿著高跟鞋的冰清玉足也吃進嘴裡,以至於撐的大嘴都快裂開了,同時隔著高跟鞋,她裡邊的玉足因為本能想躲避而蜷縮,從鞋尖裡邊的一絲刺激異樣也襲了過來,散遍她全身,以至於高挑修長的身材也坐直了幾分。 book18.org

而且這個時候她清澈美眸再冷不丁看到這老奴褲襠裡邊,早已是成了個蓬起帳篷,頓時轉過目光,確實怕被這老奴才把她最喜歡的這雙高跟鞋給不小心咬壞了。 book18.org

於是便出口提醒他道:「我這雙高跟鞋萬金難求,可不許咬壞了。」 book18.org

那蕭大壯本來也是生怕她疑心,連忙從嘴裡吐出來他鞋尖,滿臉興奮的通紅道:「俺,俺掌握著力道呢,仙女的鞋金貴,您借給俺幾個膽子,俺也不敢咬。」 book18.org

他又看夏芷月沒有說話,這渾人又按耐不住,連忙低頭湊過去,用猩紅舌頭在她雪白色的高跟鞋面上洗臉一樣的一遍一遍的舔,看著這醜陋的猩紅舌頭沾在她高跟鞋上嚴密無縫的緊緊貼在一起,倒是讓夏芷月也多看了兩眼。 book18.org

第一百九十六章老男人的大膽 book18.org

在外邊大雨嘩嘩,成了簾幕一樣的襯托著繁華錦繡樓閣時候,誰也不會知道,就在這狀元郎的府邸裡邊,也是會客的小樓上,他的一個用來看門的卑微老奴才,此時此刻正跪爬在地上,極度銷魂刺激的跪舔著他們整個北燕,或者是天下人心目中最高貴聖潔的絕色仙子,美到人間不食煙火的端莊女神,從來令人高不可攀的夏芷月。 book18.org

雖然這個老奴才,此時跪舔著的也僅僅是絕美仙子的高跟鞋,可若讓人看到的話,也足夠震驚了。 book18.org

畢竟以夏芷月的美貌和聲名,平常王公貴族也未必有資格能見她一面,又是北燕文淵閣里的唯一一個女大學士,更是眾所周知的在皇宮裡邊,一直是東宮第二號人物的才女仙子,有了這些身份和頭銜,尋常男人不說,多少英雄俊傑在她面前也是自認卑微,不敢去追求她芳心一二,能和她偶爾詩會一聚,都算是三生有幸了。 book18.org

也正是這種情況,很多見過她的男人仰慕成狂裡邊,無不看著她白衣勝雪的仙子倩影,只敢偷看一番美臀玉足一解相思之苦,甚有傳言,有國王子曾傳言要用一車金子,來換她北燕才女穿過的一雙鞋。 book18.org

可是如今種種,都抵不過現在眼前這個卑微的老奴才,正實實在在的跪舔著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想舔的仙子玉足,雖然是仙子穿著的鞋,可這雙鞋卻又是更讓男人想舔發狂的夢寐之物。 book18.org

每當夏芷月走過,多少目光都偷看著她裙底玉足穿著高跟鞋端莊優雅走過的有過的誘人風光,就在現在,卻被這個老奴才給奪了先籌。 book18.org

此時此刻,那已經忘了自己身份的蕭大壯一邊舔著仙女玉足穿著的高跟鞋,一邊感受仙女玉足帶著的幽香也飄進了他鼻子裡,真是只有貼的近了才能聞到,讚不絕口的支支吾吾道:「仙女,仙女的鞋舔起來太過癮了,俺大壯從來就沒有這麼幸福過!」 book18.org

夏芷月高高在上坐在凳子上,一襲白衣勝雪是最美麗的景,居高臨下的翹著美腿看他可憐,卑微且猥瑣的模樣,臉上帶著一絲淺淺笑意,伸出玉手拂過自己臉邊被風吹亂的秀髮道:「是嗎?」 book18.org

蕭大壯連連點頭道:「就是,就是,現在這個時候,俺就是死了也值啦!」 book18.org

夏芷月美眸看著他,像女皇一樣把玉手放到自己白衣紗裙露里的修長美腿,翹著高跟玉足看著老奴才舔鞋模樣,紅唇輕啟的淡淡一笑問道:「這倒不必,不過看蕭大哥這麼用力聞,是覺得很香嗎?」 book18.org

蕭大壯一聽,褲襠裡邊頓時一個抖動,舔的更加賣勁道:「是,仙女的鞋,聞起來太爽啦,俺以前從來都沒有碰過女人,這還是第一次聞見女人的香氣,這還是仙女鞋上的。」 book18.org

夏芷月聽的噗嗤一笑,絕美容顏看著他,紅唇吐氣如蘭裡邊,帶著一種仙子嫵媚的語氣笑道:「真有這麼好嗎?」 book18.org

蕭大壯咕咚吞咽口水,急忙說道:「那是當然啦,俺,俺雖然老實,可俺從來不說謊,仙女的高跟鞋不止好看,而且舔起來又滑又香,聞著可舒服啦,連俺的舌頭都快要化啦。」 book18.org

夏芷月聽的一笑道:「那不知在蕭大哥眼裡,就只是我這高跟鞋舒服嗎?」 book18.org

蕭大壯難得機靈過來,伸手就打了自己臉上一把掌道:「哎呦,你看俺這嘴,不止仙女的鞋香,仙女的全身都香……」 book18.org

卻聽夏芷月忽而轉變語氣,笑聲道:「我可沒跟你說別的。」 book18.org

蕭大壯的舌頭這時候已經無師自通,直接就對著她高跟鞋的紅底舔了上去,從夏芷月的角度看去,就看到自己的白色高跟鞋踩在一張醜陋老男人臉上,隔著鞋底都知道這老奴在亂舔,卻也不作怪,只是美眸帶笑,紅唇輕勾道:「我是問你,我這鞋底也香嗎?」 book18.org

蕭大壯興奮過頭,把她鞋底的泥沙都舔進了嘴裡,堪稱一根舌頭勤快無比,口不擇言道:「香,香死啦,仙女的高跟鞋俺怎麼也舔不夠。」 book18.org

不過就是在蕭大壯把她一隻高跟鞋底的泥沙舔了個乾淨,又意猶未盡,還想色膽包天打她鞋跟主意時候,夏芷月已經把自己美腿玉足縮了回去,儼然已經恢復成不容侵犯的模樣,連神情都有了一些清冷道:「好了,難道你真忘了自己身份?」 book18.org

突然失去高跟玉足的蕭大壯還沒反應過來,就顯得一時間悵然若失,本來他還想舔一舔她的鞋底細根的,卻被她一下子給躲開了,只是蕭大壯本來就天性愚蠢,還沒注意到夏芷月語氣變化,今天這種飛來艷福,是他幾輩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只覺得她是天大恩賜。 book18.org

所以蕭大壯是把她當成親爹親娘一樣,開心的老臉帶花,從地上爬起來道:「仙女的鞋太香了,俺以後還想舔。」 book18.org

夏芷月心裡冷笑,雖說這矮冬瓜把她的高跟鞋給舔的一乾二淨,可也是先被他弄髒的,同樣沒想到這外表憨厚的蕭大壯會這樣大膽,卻不知道連有些有權有勢的人,都不敢對她這樣,頂多偷看兩眼,而這憨厚奴才已經是到了色膽包天,愚蠢到誤以為自己喜歡他,差點到了直接動手動腳的地步了。 book18.org

夏芷月一個人坐在凳子上,看那蕭大壯沒皮沒臉,還想過來繼續坐在她身邊時,她已經對這個人老奴才沒有絲毫客氣道:「去叫你們公子過來吧。」 book18.org

而蕭大壯這個憨人想起來平常誰都看不起他,連小孩子都罵他,用石頭扔他長得丑,可現在剛才別人偷偷流口水,垂涎欲滴的仙女,都讓他舔了自己的高跟鞋,現在他心裡真是一陣得意忘形。 book18.org

他這個時候還真就故意在夏芷月身邊炫耀一樣,結結巴巴道:「仙女不知道,除了公子,俺,俺就是這整個宅院的管家,除了俺親自去見,沒人會見到公子的,而且俺家公子一個人在花園書房裡,從來不允許見客。」 book18.org

夏芷月不禁被他樣子逗的有些心裡好笑,但不想給他好臉道:「我是讓你去喊你們家公子,誰叫你說這個?」 book18.org

蕭大壯嘿嘿一笑,看他樣子還是不想走,還想繼續獨享和仙女共處的美好時光,只是一直做奴才的卑微,讓他不敢拒絕,又摸不著頭腦道:「那俺,俺現在就去喊他……」 book18.org

看著蹦蹦跳跳的矮冬瓜蕭大壯走了,夏芷月才有了一些笑臉,只是實在討厭這個矮冬瓜,看上去是絲毫不能給他好臉色,不然就不知好歹的要上房揭瓦了。 book18.org

至於蕭明琅住的這個地方,當真偏僻風景好的很。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