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 -- 尾声解密(4)

第四章(清醒4P)4/25

“嗨, 慧姐, 我还以为你和小京私奔了不要我了呢!人家好伤心啊。”徐琳真是放开了, 竟公然对童佳慧撤娇. 童佳慧也不端著, 回讽道, “我看你是舍不得小京, 怕没人能喂饱你吧。”“妈, 琳姐可能还真不稀罕老公的大鸡巴. 看, 我刚才发现琳姐的一个大秘密! ”啊, 怎么又是秘密, 我心里咯噔一下. “小琳还有秘密? 女同倾向还不够吗?快让我看看这个大骚屄里还能藏着什么.”听着这娇艳的母女花毫无顾忌地淫词浪语, 我心花怒放, 心说今晚可有的玩了! 我正心中暗喜, 白颖已从床下拖出个航空大箱子, “瞧, 箱子大吧, 这里面都是琳姐准备自己私奔的秘密!”我看了一眼, 不禁目瞪口呆, 箱子里塞满了性玩具! 有我用过的没用过的, 见过的没见过的, 听说过的没听说过的, 理解了的理解不了的, 真是叹为观止. 我叹了口气说, “徐琳, 我要满足不了你就直说. 这么多工具, 你确实可以自己过了。”“别误会啊, 小京, 这很多都是我离开郝家沟之后但和你们同居之前买的, 那时不是寂寞嘛. 和你在一起后就不用这些了. 不过自从喜欢上慧姐后, 我又买了些女同玩具, 偶尔想像下慧姐给自己用用. 你可别吃醋啊, 嘻嘻.”“我不吃醋, 我要把你和妈都吃下去!”童佳慧听了我的话后掐了我一下, 却对徐琳说, “蓄谋已久, 其心可诛, 哼!”“不是可诛, 而是可淫. 这些玩具大多都是玩女人的, 妈, 你要不要当回男人好好玩玩这小淫妇啊?哈哈.”小颖笑着说, 而我竟然感到小颖是在淫笑! “你也不是个小淫妇吗?呆会也让你妈好好玩玩你!”徐琳不甘示弱地回嘴. 母女俩闻言, 身体都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脸也腾地一下红了, 却一时说不出话来. 虽然两人刚才目睹了对方的淫态, 却没有真正的肉体接触, 而这马上要发生了,想到此不勉都心情激荡.

我也同样激动, 马上脑补出母女两人嘴对嘴奶对奶屄对屄地被我操得满床滚, 不禁一把搂住童佳慧, 吻住她的红唇, 另一只手探向溪谷, 果然, 又泛滥了。童佳慧一下了软在我怀里, 任我抠著水屄拖到床头坐下, 像是给小孩把尿一样, 分开她大腿, 托起她屁股, 把她的流着淫水的小嘴儿重重地套在我的鸡巴上. “啊...小京, 你又进来了...”随后童佳慧就说不出话来了, 只是靠在我怀里战栗著, 喘息著. “你们母女俩是今晚的主角, 尤其是妈. 小颖你这个小骚货, 我命令你要把妈变成大骚货, 让我一起操!”小颖听到我这一羞辱的命令, 浑身抖地都要站不住了, 连忙跌跌撞撞地来到床尾, 娇滴滴颤巍巍地说, “我是老公的小骚货, 老公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那我要你先干自己给妈看看你有多骚.”这时童佳慧挣扎着想阻止小颖, 可又马上泄了气, 原来我的手指已经摸上她的阴蒂. “妈, 你也知道小颖淫贱, 现在就亲眼看看吧.”童佳慧已经被我玩的晕晕乎乎了, 不由自主地嗯了一声. “徐琳, 过来吸吸你慧姐的奶子, 再让我摸摸屄“.

一切准备就绪了, 白颖开启了婊子摸式. “妈, 你以前不是检查过我的小屄, 想看看我有没有穿阴环吗?现你再检查一遍吧,说不定上次漏掉了哦.”说着, 白颖坐在床尾, 分开长腿, 毫无保留地展示她白净红嫩的阴门. “看, 我这大阴唇白白的, 一个黑点都没有, 更没有孔洞. 我把小阴唇也翻出来了, 多嫩啊, 我可舍不得在上面打洞, 只想让老公亲它. 那阴蒂上有吗?我的阴蒂头没你和琳姐的大, 没地方穿环嘛. 不过它很敏感哦, 每次老公一碰它我的小屄就流水儿. 那么哪儿还能有洞呢?哇, 这里有个洞耶! 你看我的手指都插进去了. 不过这是我的桃源入口, 老公就是从这儿插进去操我的. 这个洞小吧, 我一个指头就堵上了. 但是它可有弹性了, 老公那么粗的鸡巴都操不松, 还说仍像处女时那么紧. 徐琳, 你羡慕吧? 你的骚屄都被老公操大了, 嘻嘻.”徐琳吐出童佳慧的乳头, 转头对白颖骂到, “呸, 小婊子, 呆会儿我就戴上假鸡巴操你, 看看橡胶的鸡巴能不能撑大你的骚屄! 哎哟, 小京, 你怎么又伸进来一根手指啊,我的屄真要被你玩松了。你就知道护着你那个贱货老婆. 哎呀呀, 我不敢说了, 别抠我的G点啦!”

“哼, 假鸡巴我也不怕.”说着, 白颖拿起一个玻璃做的透明鸡巴, 顶在阴蒂上. “妈, 刚才外阴检查完了, 现在检查内阴吧。我把洞口扒开了,看没看到洞口上方有个小眼儿, 那是尿道口. 有时候被老公操出真的尿来, 就是从哪喷出来的! 妈, 我好像也看到你的尿道口了吔. 老公, 你的鸡巴太粗了, 把妈的尿道口都挤没了, 用手指扒开点儿好吗? 妈, 你要是想尿就尿吧, 我给你喝下去, 反正我也喝过老公的尿, 哈哈.”“小颖, 别说了, 我要受不了了!”童佳慧咬牙切齿地憋出这几字, 脖子红得要滴血。“不, 我要说, 还要让你看更刺激的呢.”小颖拿起假鸡巴放到嘴边舔了几下, “每次老公操我之前, 我都会吃他的鸡巴, 然后就像这样, 他把鸡巴插进我的阴道. 这个假鸡巴是透明的, 你们能看见阴道里的褶皱和嫩芽吧, 它们可喜欢大鸡巴了, 一见面就会缠上去, 不射精不让走! 妈, 这里也没有地儿戴阴环吧。啊...假鸡巴插到底儿了,太硬了, 好凉啊! 妈, 看到我子宫颈没有, 圆圆红红的很可爱吧. 那上面也有个眼, 不过那是子宫入口. 老公射精的时候, 最喜欢用马眼儿顶着这儿了, 像是接吻一样, 把精液全射到子宫里, 最容易怀孕了!妈, 你也是这么怀上小健的吧?咯咯咯.”“小颖, 你真下贱! 啊...我来了!”只见童佳慧阴道是挤出一团乳白的粘液, 尿道口里也冲出一道清亮的水箭。白颖见状立即扑向童佳慧胯下,用嘴堵住她的尿道口, 用力吮吸著尿液,还有淫液。

我顺势抽出插在童佳慧骚屄里的大鸡巴,也抽出插在徐琳美穴里的手指,来到白颖的身后,拔掉她阴道里的假鸡巴,换上我的真家伙,开始操白颖,一边操,一边把白颖顶到童佳慧身上。终于,这对母女花嘴对嘴奶对奶屄对屄了! 这时徐琳也转到我身后,把那假鸡巴往自己屄里一塞,然后就推着我的屁股轮流地操著身下的母女花,一时间,三个女人同时欢叫起来,夹杂着噗嗤噗嗤的操屄声。不一会儿,童佳慧在女儿的爱抚下被我操上另一个高潮, 而白颖同样在妈妈的爱抚攀上绝顶,但我仍然没有放过她俩。“妈, 你看你生的好女儿, 怎么会这么淫荡, 是不是你遗传的?”“啊...不, 不是我遗传的啊...”“还嘴硬, 就是你这张骚屄生出小颖这个骚货的, 我要用大鸡巴好好地教训教训你的骚屄! 来, 徐琳, 使劲推我的屁股, 我要操烂妈的骚屄!”“哎呀, 小京, 别操了, 妈真受不你们了.”“那你说自己是不是大骚屄?”“不...不是...我不是...啊啊啊! 小颖你不要吃我的奶! 哎呀, 我又来了!我是大骚屄, 我是大骚屄, 我生了小颖这个小骚屄! 啊, 啊,小京, 老公! 你操死我了!”我听童佳慧连老公都喊出来了, 不敢再操了. 她这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淫乱场面, 精神和肉体上的承受力都不足, 我担心她再次昏过去, 就放开了这对母女花, 让白颖去安抚童佳慧.

可我也要发泄啊,于是一回身抱住徐琳就要上她, 谁知她却用手挡住阴门不让进, “小京, 这次别操我前门了, 你看你的鸡巴都涨成啥样了, 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粗的, 连郝老狗的都没这么粗! 你操我后门好吗, 我刚才都扩张好了。”我急得火烧火燎地, 二话不说鸡巴就沾着她的滑液顶上她的屁眼. “等等, 我得把前门的假鸡巴拨出来, 要不然后门也容纳不了你. 唉唉唉, 你轻点儿进啊!”终于, 肿涨的鸡巴有了安身之处, 我的心也稍微安稳了一些, 开始抱着徐琳的大屁股抽插. 真尽兴啊, 鸡巴前面没有任何阻挡, 可以尽情深入, 肛门紧的像孙悟空脑袋上的金箍, 夹得鸡巴酸爽至极. 徐琳显然也被这前所未有的粗长鸡巴操出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屁股筛糠似的抖动, 带起一阵阵肥白的肉浪. “你的那些玩具有没有我的粗啊?”“没...啊...没有...你的不是人鸡巴, 是, 是驴的! 啊...”“那我就让你当回母驴.”说着, 我抓住徐琳的头发, 往后一拽, 鸡巴住前一顶, 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 大喊一声“驾!”然后又一次重复这个动作, 然后又一次... 还没重复到十次, 我只感觉徐琳的肠道己紧紧地包裹着我的鸡巴, 前门突然冲出一大滩不知是淫水还是尿水的液体. “小京, 停, 小京, 停. 别操了, 太爽了!再操我的肠子就被你搅成一团了。你, 你去, 你去操白颖吧,她最禁操了!”

看到徐琳已经快乐地要痛苦了, 我只好放开她, 扯过白颖, 一杆入洞, 心里只念叨著一个字: 操! 两个字: 射精! 白颖见我面目狰狞的样, 丝毫没有反感, 反而喜上眉梢. 面对我蛮横的破门而入, 她也没有丝毫的不适, 小屄反而拚命地吸著鸡吧. 果然是个受虐的贱货! 我没有收敛自己的粗暴, 也没有顾及旁边两人的惊讶, 而是像打桩机一下操著自颖的阴道, 好像那就不是肉做的似的. “对, 老公, 就这样狠狠地操我! 别把我当人, 我就是你的一块美肉! 啊,太爽了!操屄太爽了!用力, 别停, 操烂那块肉!”旁边两人看着眼前的一对野兽都惊呆了,甚至有点儿心生恐惧, 不由自主地搂抱在一起, 似乎都在想, 如果被操的人是她们, 那简直就是强暴. 但我和白颖却没有一丝强暴的不适, 有的只是纯粹的强烈的肉欲快感, 如岩浆般地喷发出来. “啊....!!!”伴随着石破天惊的男声和高亢婉转的女声, 我和白颖同时达到了绝顶高潮! “小颖, 小颖, 你没事吧, 真是吓死我了!”童佳慧关切地问著女儿. 白颖慵懒地对她灿然一笑, “妈, 我没事, 我非常非常地好. 这就是我向住的性爱,只有老公能给我的性爱! ”“我也是!”我对着母女二人说, 然后看到二人的眼眶都湿润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