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 -- 尾声解密(7)

第七章(叶落归根)

时光飞逝, 又差不多十六年过去了,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的人生也迎来另一个节点.

何晓月在争得童佳慧的同意后很快就加入了我的大家庭. 她儿子开始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因为按童佳慧的安排, 他随即就到法国读书去了. 反正他在国内读私立, 相当于出国预备学校了。出国后, 从预科读到大学再到博士读了很多年书, 现在已经在法国定居了。在开放的法国呆了十几年, 他早就对男女之事看明白了, 所以丝毫没有受到我们的妨害. 我们的大家庭也没有伤害到其他在国内的孩子. 一来我们保密工作做的好, 没有外人知道; 二来我们从小就教给他们真正的道德, 孩子们在家也没感到异样. 亚萱、明健和明轩现在十六岁, 都像我当年一样开始读大学了, 很少回家. 何亚诗, 乃是真正的天才, 今年十三岁了, 也和她几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一同进了大学, 当然, 她读的是少年班. 您猜对了, 何亚诗是我和何晓月的女儿, 起的名字仍是为了纪念李萱诗. 不过她在中国不算是私生子, 因为她出生在外国所以是外籍. 我们倒不是刻意让她获得外国籍的, 而这只是另一个大计划的副产品.

这个大计划就是我的月子中心集团公司. 当年开饭店那是我惨烈复仇后意志消沉而做的选择, 开启了大家庭的新生活之后我也重启事业了. 因为我有两个出身特殊的孩子, 再加上白颖是医生尤其何晓月是妇科医生, 所以就选择回北京开办月子中心, 同时兼顾与童佳慧的共同生活. 如今这已是本领域内最大的集团公司, 在国内外都有分支机构, 何晓月的女儿就是顺便在第一家海外分公司诞生的.

所以总的来说, 过去这十多年我们这个大家庭蒸蒸日上合谐美满. 但时光不饶人啊,我的爱人们在衰老, 尤其是童佳慧和徐琳, 现已年过七旬, 在生理和心理上都远离了性爱. 而我还未到半百, 还有大补汤加持, 性能力却正仍在颠峰状态, 虽然白颖和何晓月已是坐地吸土的年龄, 却也抵挡不住, 经常是二人六洞齐败阵, 以至于白颖这个正妻最近经常提出要给我找几个炮友甚至“侍妾“. 我当然拒绝了,绝不当郝老狗!

这一日我突然接到老友黄俊儒的微信, 说是她女儿多多在加拿大已完成学业, 马上要回国工作, 但实则是以陪伴王诗芸为主, 所以要我接洽并相机行事, 不要对任何人造成伤害. 我会意, 然后就去那个戒毒所找王诗芸. 她现在已是主管全所业务的副所长, 其实以她能力当正所长是绝没问题的, 但她仍愿意远离社会人群, 所以甘居幕后, 更是一直单身. 王诗芸听到这个消息又惧又喜, 喜的是黄俊儒终于原谅她了并且能和女儿团聚, 惧的是女儿知道她不堪的旧事. 直到我一再保证绝不会让多多知道, 她才放下心来. 没过几天, 多多就在我的安排下见到了王诗芸. 她们母女重逢时我刻意避开了, 也没有再参与她二人见面后的事, 我相信她们会处理好这个事情的. 果不其然, 一个月后, 王诗芸请我到她新家和多多一起吃个家常饭, 原来她已决定和女儿一起融入这个城市. 我去了, 席间感觉到她们己恢复了正常的关系和生活, 真心为她们高兴! 不过听多多不经意间提到叶儿的先生现在身患重病, 我心里却又五味杂陈. 唉, 十六年过去了, 我还是放不下她! 怎么办呢, 难道就按照叶儿让黄俊儒给我带的那句话做, 实在放不下就不放了? 那不放下又能怎样呢?

我回到家就把这烦恼与爱人们讲了,没想到白颖却很高兴, 劝我争取接盘叶儿, 毕竟我对她还有情嘛. 其他人也赞同白颖, 只是多叮嘱以叶儿的感情为准, 一定要守住利己而不害人的底线. 我晚上辗转难眠, 做了一堆奇怪的梦, 但早上都不记得了. 白颖和何晓月却说我讲梦话提到了叶儿, 我也不知道她们是否在开我玩笑, 但也无所谓了, 心里放不下那就在梦里想想吧.

三天后, 我突然又接到黄俊儒微信, 这次却竟然是叶儿的微信截屏, 说是她老公病危要见我! 我赶紧通知家里, 第二天就到了加拿大. 在一座豪宅里的一间家庭病房中, 我见到了叶儿. 十多年的富贵生活似乎抵挡了时间的侵蚀, 她现在看起来只比白颖大两三岁的样子. 没有久别重逢的激动和千言万语, 我俩只是礼节性地拥抱一下, 就都坐在她丈夫梁先生的病床前. 梁先生气色还可以, 微微点头向我示意后说, “左京, 你不认识我, 但我已经认识你大约十六年了. 不要惊讶, 主要是通过小叶儿认识你的. 我以前时常犹豫到底要见不见你, 但现在我没时间犹豫了, 所以就让小叶儿请你来. 谁知你第二天就到了,这足见你的心意, 我非常感谢. ”“不用客气, 梁先生. 我和叶儿...叶儿姐是...是好朋友, 虽然多年没联系, 但情谊都在, 所以现在听从你们召唤是应该的.”“左京, 你不用谨慎地选择词句, 小叶儿和我结婚时就把你们的事告诉我了,我不在意的. 我现在想知道, 你对她的感情还和以前一样吗?”我一楞, 没想到会有这个问题, 转头看叶儿寻求些线索, 却只见她平静如水的表情. 面对病危的老人, 我决定实话实说, “谢谢梁先生的大度, 我过去一直想放下叶儿, 但我没成功. 叶儿以前说过, 实在放不下的就不放. 但她没说不放又该如何, 而我也不知道答案. ”“如果我知道答案, 那你愿照着做吗?”“我至少会仔细考虑.”我心中狐疑, , 不知这次见面是福是祸,但口中仍然谨慎. “Fair enough. ”他吸了几口氧气说, “那我趁著还有力气就直接说了, 请勿见怪. 如果我这次死了,你来陪伴照料小叶儿和孩子吧; 如果我侥幸没死, 但肯定也会丢了一大半儿老命, 那你就帮我爱护她娘俩儿吧。”我心中震惊, 一时无话可说。梁先生见状, 摆摆手说, “你不用现在回答我, 先和叶儿一起仔细考虑吧,明天早晨告诉我你们的决定, 我那时应该还死不了. 我现在很累了,请你们出去吧。“

我和叶儿依言退出病房, 来到客厅坐下, 无言喝茶. 我首先打破沉默, “叶儿, 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能原原本本地告诉我吗?”“好, 我尽量吧, 时间太久远了, 事情太多了。自从我们在北京彻底分手后, 我就嫁给了老梁. 不是因为爱情, 而是因为我厌倦了心灵的漂泊. 老梁知道这一点, 但他没在意, 也没在意你的存在. 他说他大我二十多岁, 只要他爱我就行了. 结婚后, 特别是有了孩子, 我们过地很幸福.”听到这儿, 尤其是听到孩子, 我心里又是为自己苦涩又是为叶儿高兴, 唱了口同样苦中回甘的茶水后说, “这既是我意料之外的也是我意料之中的. 我敬佩梁先生的气度,也感谢他带给你的幸福. 但他刚才怎么又会说那些话呢, 是重病之下的意气之言吧?”“不是的.”“什么?”这次我脸上也震惊了! “婚后他常说,他有了钱有了事业, 有了我有了孩子, 很满足了. 但知道我要么有性无爱, 要么有爱情却没有安定, 要么有了安定却又少性又少爱, 总是有太多欠缺. 他爱我, 就想让我充分地满足, 所以他早就建议我, 在不破坏这个家的前提下与你复合. 我告诉你的那句实在放不下的就不要放下, 实际上是他的人生阅历. 他也是因为实在是放不下我才和我结婚的.”“真是大智慧真性情的男人啊,令人心折!有这样的好男人陪伴,难怪你一直都不联系我, 我理解. 不过现在因为生病这个事你就变了主意?”我不知是欣喜还是责怪地问.

叶儿没有直接回答, 继续讲述, “我过去没联系你还由于另外一个原因, 那就是你的复仇. 你先别激动, 听我说完. 黄俊儒告诉了我很多, 远超出我的想像, 我惊骇之余也感到羞愧, 因为我当时没有勇气抛下自己的一切顾虑而与你并肩战斗. 但你的那些女人们帮助你取得了胜利, 我怎么有资格和她们分享你呢?所以我没有打搅你们的生活.”“不要自责, 叶儿, 我从来没有因此抱怨过你. 你那时是我心中一片净土, 我不想让它受到任何污染. ”“我能领会你的想法, 是我自己过不去心中这个坎. 但现在老梁处在生死关头, 他又一次提起你我复合的事, 而且可能是最后一次提起了.”说着, 叶儿的眼泪流了下来. 我想给她拭泪, 但犹豫了一下, 只是递过去纸巾. 等我们都平静下来了,我单刀直入地问, “那你的决定呢?”“取决于你.”“啊, 我来之前家里人让我遵从你的选择.”“什么? 你来之前就想到与我复合了?”哎哟, 我似乎说错话了,索性不解释了,接着聚焦在当前核心话题上, “那都是点小事, 现在梁先生情况危机, 还是快刀斩乱麻吧。我是男人, 我先表态好了。”

我看她默许了, 就整理下思路开讲了,“你是我心中的净土, 在我最低落时提供慰藉; 你是我黑夜里的明灯, 在我最兽性时照耀我的人性. 我感谢复仇, 它让我遇见你; 我痛恨复仇, 它让我失去你. 所有人都清楚我们之间真挚而独特的情爱, 尤如一颗流星划过我的夜空,但那美丽永存我心。当我逐渐体验衰老, 尤其看到梁先生的生命尽头, 我太想重新握住你这一颗我生命里的流星了!”“别说了...”叶儿双手捂脸抽泣著, “我, 我心里早就是这么想的了!生命的脆弱与短暂让我终于决心跨过我的心结而联系你, 但你的爱人们能认可我的资格吗?”“一定能! 她们都是有大爱有心胸的人. 她们只是担心你或别人受到伤害. 但既然你和梁先生都如此表明了,我想也就不会受伤害了。”说完, 我想去拥抱她, 但她躲开了. “我和老梁也不想伤害你. 他也告诉你了,如果你接受我, 就必须还要接受我的孩子. 更有甚者, 如果他能逃离死神, 你只能拥有一半儿的我. 这些会不会伤害你们.”“不会伤害我们的!”我斩钉截铁地答到, “我的几个孩子很特殊, 相信比你的特殊, 所以我有经验也有把握对你的孩子好, 就像亲生的一样好. 至于和梁先生共同爱护你,这样做对大家都好, 我没那么小气. ”“那好, 既然我们已经决定了,咱们现在就告诉老梁, 让他能够安心地接受明天的手术.”我看她着急的样子, 彻底打消了现在拥抱她的念头, 让她全副身心帮助老梁度过难关吧,这才是个善良重情的好女人! 我能重新拥有她, 哪怕是一半, 哪怕还要接受她的孩子, 那也是老天对我的眷顾了, 夫复何求啊...

我们又走向病房, 但叶儿挽住了我的手臂, 我顿感欣慰, 暗想这还是我的叶儿! 病房里, 梁先生看见叶儿挽着我就明白了,慈详地笑道, “左京, 我果然没看错你, 既能打开小叶儿的心结, 又有担当接纳孩子甚至还有我. 当然, 我自己无所谓了,能否活着下手术台还是未定之数. 我现在只有最后一件事要做了。小叶儿, 去把孩子叫来让左京见见吧。”“你真地要让孩子进来吗, 老梁?”叶儿有点儿忐忑地问. “没关系的,只是见一面打个招呼. 去叫吧。”叶儿不再犹豫, 拿起电话通知. 很快, 一个青春少女进来了。我抬眼一看, 差点儿惊叫出声, 这个女孩像叶儿, 也像李萱诗, 甚至还像我! 梁先生的声音将我拉回正常, “左京, 这是我们唯一的孩子, 也是我这一辈子唯一的孩子, 叫梁Jing1Jing1. Jing1Jing1, 这是爸爸妈妈最好的朋友, 从现在起他会代替爸爸照顾你和妈妈的. 快向左叔叔问好.”女孩的心情显然低落, 但仍乖巧礼貌地向我问好,随后就在叶儿的示意下离开了。“天上星亮晶晶, 好名字, 好女孩. 我一见就喜欢她, 一定像梁先生一样对她好。”我由衷地向他们表达心意. 梁先生满意地点点头说, “谢谢, 左京, 不过你像其他人一样把她名字解释错了。第三个字确实是三日晶, 指结晶, 但第二个字嘛...”他突然停下来, 看着我的眼睛缓缓缓缓地说, “第二个字是北京的京.”我只觉我的瞳孔猛地收缩, 似乎看到一颗最亮的流星一闪而过, 快得让我不相信曾看见过. 我小心地回应梁先生, “哦, 是您和叶儿在北京的结晶啊, 一样是好名字. ”“不,”叶儿突然开口了,先是看了老梁一眼, 然后看着我说, “是左京的京!”我只觉眼前一片眩光, 耳边一片滚雷, 脑中一片空白, 险些要摔倒在地, “什么? 你, 你是说...不, 你们是说, 这是我和叶儿的孩子? 而梁先生也知道?”“是的, 我怀了你的孩子, 舍不得打掉,就告诉了老梁, 他仍愿娶我, 甚至更愿娶我, 因为他没有孩子. 他许诺对这孩子就像亲生的一样. 他做到了, 我很感激他.”我稳住身体, 向梁先生躹了一躬, 又向叶儿躹了一躬, “你们俩真是伟大! 我谢谢你们! 梁京晶将永远是你们的孩子!”“那我也要谢谢你了左京, 你让我这个本来无法成为父亲的人成为了父亲, 并将永远是父亲, 了却了我最大的遗憾.”说着, 梁先生向我伸出手. 我双手紧紧地握过去, 忍耐已久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当晚我便留在了梁家, 跟梁京晶聊着她的生活, 彼此倍感亲切, 而叶儿则紧张地为明天的手术做各项准备,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一早, 梁先生就被转移到附近的医院进行手术, 叶儿带着女儿陪同, 而我则去了黄俊儒那儿. 十六年了没见面了, 尽管我们时常联系, 但见到真人还是无法平静, 多少前尘住事都涌上心头. 与他家人共进午餐叙旧之后, 我与黄俊儒像上次一样, 来到一家茶室单独聊天, 聊起叶儿, 聊起王诗芸, 聊起郝家沟. 那地方十几年前就因为污染而成了无人区, 然后经过十年治理, 最近已恢复生态, 但仍不许住人. 不过我们聊得最多的是孩子的未来, 最后他希望我能想过去一样,将来也不会让成年的孩子受到我们的任何伤害,然后我俩就珍重再见了。这时我估计手术要做完了,该去医院了。我到了医院后不久, 噩耗传来, 梁先生没能下了手术台. 母女俩悲痛欲绝, 相拥而泣. 我走上前轻轻抱住她们, 心中也不禁为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痛惜, 他让我想起了岳父, 同样睿智豁达,同样充满爱心,同样对我恩重如山! 随后几天里,我一直帮着叶儿操持丧葬事宜。我们俩一直都保持着朋友的距离,因为叶儿说,虽然无需向古代那样为亡夫守节三年,但至少也要守半年,否则对不起他的深情厚爱;而且半年后梁京晶就要离家进大学了,那时叶儿就可以长住国内,假期时再回加拿大陪伴女儿。我完全同意叶儿的决定,和她约好半年后再见,然后就回国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