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四月芳菲 -- 尾聲解密(7)

第七章(葉落歸根)

時光飛逝, 又差不多十六年過去了,我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的人生也迎來另一個節點.

何曉月在爭得童佳慧的同意後很快就加入了我的大家庭. 她兒子開始都不知道這個事情, 因為按童佳慧的安排, 他隨即就到法國讀書去了. 反正他在國內讀私立, 相當於出國預備學校了。出國後, 從預科讀到大學再到博士讀了很多年書, 現在已經在法國定居了。在開放的法國呆了十幾年, 他早就對男女之事看明白了, 所以絲毫沒有受到我們的妨害. 我們的大家庭也沒有傷害到其他在國內的孩子. 一來我們保密工作做的好, 沒有外人知道; 二來我們從小就教給他們真正的道德, 孩子們在家也沒感到異樣. 亞萱、明健和明軒現在十六歲, 都像我當年一樣開始讀大學了, 很少回家. 何亞詩, 乃是真正的天才, 今年十三歲了, 也和她幾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姐姐一同進了大學, 當然, 她讀的是少年班. 您猜對了, 何亞詩是我和何曉月的女兒, 起的名字仍是為了紀念李萱詩. 不過她在中國不算是私生子, 因為她出生在外國所以是外籍. 我們倒不是刻意讓她獲得外國籍的, 而這只是另一個大計劃的副產品.

這個大計劃就是我的月子中心集團公司. 當年開飯店那是我慘烈復仇後意志消沉而做的選擇, 開啟了大家庭的新生活之後我也重啟事業了. 因為我有兩個出身特殊的孩子, 再加上白穎是醫生尤其何曉月是婦科醫生, 所以就選擇回北京開辦月子中心, 同時兼顧與童佳慧的共同生活. 如今這已是本領域內最大的集團公司, 在國內外都有分支機構, 何曉月的女兒就是順便在第一家海外分公司誕生的.

所以總的來說, 過去這十多年我們這個大家庭蒸蒸日上合諧美滿. 但時光不饒人啊,我的愛人們在衰老, 尤其是童佳慧和徐琳, 現已年過七旬, 在生理和心理上都遠離了性愛. 而我還未到半百, 還有大補湯加持, 性能力卻正仍在顛峰狀態, 雖然白穎和何曉月已是坐地吸土的年齡, 卻也抵擋不住, 經常是二人六洞齊敗陣, 以至於白穎這個正妻最近經常提出要給我找幾個炮友甚至「侍妾「. 我當然拒絕了,絕不當郝老狗!

這一日我突然接到老友黃俊儒的微信, 說是她女兒多多在加拿大已完成學業, 馬上要回國工作, 但實則是以陪伴王詩芸為主, 所以要我接洽並相機行事, 不要對任何人造成傷害. 我會意, 然後就去那個戒毒所找王詩芸. 她現在已是主管全所業務的副所長, 其實以她能力當正所長是絕沒問題的, 但她仍願意遠離社會人群, 所以甘居幕後, 更是一直單身. 王詩芸聽到這個消息又懼又喜, 喜的是黃俊儒終於原諒她了並且能和女兒團聚, 懼的是女兒知道她不堪的舊事. 直到我一再保證絕不會讓多多知道, 她才放下心來. 沒過幾天, 多多就在我的安排下見到了王詩芸. 她們母女重逢時我刻意避開了, 也沒有再參與她二人見面後的事, 我相信她們會處理好這個事情的. 果不其然, 一個月後, 王詩芸請我到她新家和多多一起吃個家常飯, 原來她已決定和女兒一起融入這個城市. 我去了, 席間感覺到她們己恢復了正常的關係和生活, 真心為她們高興! 不過聽多多不經意間提到葉兒的先生現在身患重病, 我心裡卻又五味雜陳. 唉, 十六年過去了, 我還是放不下她! 怎麼辦呢, 難道就按照葉兒讓黃俊儒給我帶的那句話做, 實在放不下就不放了? 那不放下又能怎樣呢?

我回到家就把這煩惱與愛人們講了,沒想到白穎卻很高興, 勸我爭取接盤葉兒, 畢竟我對她還有情嘛. 其他人也贊同白穎, 只是多叮囑以葉兒的感情為準, 一定要守住利己而不害人的底線. 我晚上輾轉難眠, 做了一堆奇怪的夢, 但早上都不記得了. 白穎和何曉月卻說我講夢話提到了葉兒, 我也不知道她們是否在開我玩笑, 但也無所謂了, 心裡放不下那就在夢裡想想吧.

三天後, 我突然又接到黃俊儒微信, 這次卻竟然是葉兒的微信截屏, 說是她老公病危要見我! 我趕緊通知家裡, 第二天就到了加拿大. 在一座豪宅里的一間家庭病房中, 我見到了葉兒. 十多年的富貴生活似乎抵擋了時間的侵蝕, 她現在看起來只比白穎大兩三歲的樣子. 沒有久別重逢的激動和千言萬語, 我倆只是禮節性地擁抱一下, 就都坐在她丈夫梁先生的病床前. 梁先生氣色還可以, 微微點頭向我示意後說, 「左京, 你不認識我, 但我已經認識你大約十六年了. 不要驚訝, 主要是通過小葉兒認識你的. 我以前時常猶豫到底要見不見你, 但現在我沒時間猶豫了, 所以就讓小葉兒請你來. 誰知你第二天就到了,這足見你的心意, 我非常感謝. 」「不用客氣, 梁先生. 我和葉兒...葉兒姐是...是好朋友, 雖然多年沒聯繫, 但情誼都在, 所以現在聽從你們召喚是應該的.」「左京, 你不用謹慎地選擇詞句, 小葉兒和我結婚時就把你們的事告訴我了,我不在意的. 我現在想知道, 你對她的感情還和以前一樣嗎?」我一楞, 沒想到會有這個問題, 轉頭看葉兒尋求些線索, 卻只見她平靜如水的表情. 面對病危的老人, 我決定實話實說, 「謝謝梁先生的大度, 我過去一直想放下葉兒, 但我沒成功. 葉兒以前說過, 實在放不下的就不放. 但她沒說不放又該如何, 而我也不知道答案. 」「如果我知道答案, 那你願照著做嗎?」「我至少會仔細考慮.」我心中狐疑, , 不知這次見面是福是禍,但口中仍然謹慎. 「Fair enough. 」他吸了幾口氧氣說, 「那我趁著還有力氣就直接說了, 請勿見怪. 如果我這次死了,你來陪伴照料小葉兒和孩子吧; 如果我僥倖沒死, 但肯定也會丟了一大半兒老命, 那你就幫我愛護她娘倆兒吧。」我心中震驚, 一時無話可說。梁先生見狀, 擺擺手說, 「你不用現在回答我, 先和葉兒一起仔細考慮吧,明天早晨告訴我你們的決定, 我那時應該還死不了. 我現在很累了,請你們出去吧。「

我和葉兒依言退出病房, 來到客廳坐下, 無言喝茶. 我首先打破沉默, 「葉兒, 這是怎麼回事啊, 你能原原本本地告訴我嗎?」「好, 我儘量吧, 時間太久遠了, 事情太多了。自從我們在北京徹底分手後, 我就嫁給了老梁. 不是因為愛情, 而是因為我厭倦了心靈的漂泊. 老梁知道這一點, 但他沒在意, 也沒在意你的存在. 他說他大我二十多歲, 只要他愛我就行了. 結婚後, 特別是有了孩子, 我們過地很幸福.」聽到這兒, 尤其是聽到孩子, 我心裡又是為自己苦澀又是為葉兒高興, 唱了口同樣苦中回甘的茶水後說, 「這既是我意料之外的也是我意料之中的. 我敬佩梁先生的氣度,也感謝他帶給你的幸福. 但他剛才怎麼又會說那些話呢, 是重病之下的意氣之言吧?」「不是的.」「什麼?」這次我臉上也震驚了! 「婚後他常說,他有了錢有了事業, 有了我有了孩子, 很滿足了. 但知道我要麼有性無愛, 要麼有愛情卻沒有安定, 要麼有了安定卻又少性又少愛, 總是有太多欠缺. 他愛我, 就想讓我充分地滿足, 所以他早就建議我, 在不破壞這個家的前提下與你復合. 我告訴你的那句實在放不下的就不要放下, 實際上是他的人生閱歷. 他也是因為實在是放不下我才和我結婚的.」「真是大智慧真性情的男人啊,令人心折!有這樣的好男人陪伴,難怪你一直都不聯繫我, 我理解. 不過現在因為生病這個事你就變了主意?」我不知是欣喜還是責怪地問.

葉兒沒有直接回答, 繼續講述, 「我過去沒聯繫你還由於另外一個原因, 那就是你的復仇. 你先別激動, 聽我說完. 黃俊儒告訴了我很多, 遠超出我的想像, 我驚駭之餘也感到羞愧, 因為我當時沒有勇氣拋下自己的一切顧慮而與你並肩戰鬥. 但你的那些女人們幫助你取得了勝利, 我怎麼有資格和她們分享你呢?所以我沒有打攪你們的生活.」「不要自責, 葉兒, 我從來沒有因此抱怨過你. 你那時是我心中一片凈土, 我不想讓它受到任何污染. 」「我能領會你的想法, 是我自己過不去心中這個坎. 但現在老梁處在生死關頭, 他又一次提起你我復合的事, 而且可能是最後一次提起了.」說著, 葉兒的眼淚流了下來. 我想給她拭淚, 但猶豫了一下, 只是遞過去紙巾. 等我們都平靜下來了,我單刀直入地問, 「那你的決定呢?」「取決於你.」「啊, 我來之前家裡人讓我遵從你的選擇.」「什麼? 你來之前就想到與我復合了?」哎喲, 我似乎說錯話了,索性不解釋了,接著聚焦在當前核心話題上, 「那都是點小事, 現在梁先生情況危機, 還是快刀斬亂麻吧。我是男人, 我先表態好了。」

我看她默許了, 就整理下思路開講了,「你是我心中的凈土, 在我最低落時提供慰藉; 你是我黑夜裡的明燈, 在我最獸性時照耀我的人性. 我感謝復仇, 它讓我遇見你; 我痛恨復仇, 它讓我失去你. 所有人都清楚我們之間真摯而獨特的情愛, 尤如一顆流星划過我的夜空,但那美麗永存我心。當我逐漸體驗衰老, 尤其看到梁先生的生命盡頭, 我太想重新握住你這一顆我生命里的流星了!」「別說了...」葉兒雙手捂臉抽泣著, 「我, 我心裡早就是這麼想的了!生命的脆弱與短暫讓我終於決心跨過我的心結而聯繫你, 但你的愛人們能認可我的資格嗎?」「一定能! 她們都是有大愛有心胸的人. 她們只是擔心你或別人受到傷害. 但既然你和梁先生都如此表明了,我想也就不會受傷害了。」說完, 我想去擁抱她, 但她躲開了. 「我和老梁也不想傷害你. 他也告訴你了,如果你接受我, 就必須還要接受我的孩子. 更有甚者, 如果他能逃離死神, 你只能擁有一半兒的我. 這些會不會傷害你們.」「不會傷害我們的!」我斬釘截鐵地答到, 「我的幾個孩子很特殊, 相信比你的特殊, 所以我有經驗也有把握對你的孩子好, 就像親生的一樣好. 至於和梁先生共同愛護你,這樣做對大家都好, 我沒那麼小氣. 」「那好, 既然我們已經決定了,咱們現在就告訴老梁, 讓他能夠安心地接受明天的手術.」我看她著急的樣子, 徹底打消了現在擁抱她的念頭, 讓她全副身心幫助老梁度過難關吧,這才是個善良重情的好女人! 我能重新擁有她, 哪怕是一半, 哪怕還要接受她的孩子, 那也是老天對我的眷顧了, 夫復何求啊...

我們又走向病房, 但葉兒挽住了我的手臂, 我頓感欣慰, 暗想這還是我的葉兒! 病房裡, 梁先生看見葉兒挽著我就明白了,慈詳地笑道, 「左京, 我果然沒看錯你, 既能打開小葉兒的心結, 又有擔當接納孩子甚至還有我. 當然, 我自己無所謂了,能否活著下手術台還是未定之數. 我現在只有最後一件事要做了。小葉兒, 去把孩子叫來讓左京見見吧。」「你真地要讓孩子進來嗎, 老梁?」葉兒有點兒忐忑地問. 「沒關係的,只是見一面打個招呼. 去叫吧。」葉兒不再猶豫, 拿起電話通知. 很快, 一個青春少女進來了。我抬眼一看, 差點兒驚叫出聲, 這個女孩像葉兒, 也像李萱詩, 甚至還像我! 梁先生的聲音將我拉回正常, 「左京, 這是我們唯一的孩子, 也是我這一輩子唯一的孩子, 叫梁Jing1Jing1. Jing1Jing1, 這是爸爸媽媽最好的朋友, 從現在起他會代替爸爸照顧你和媽媽的. 快向左叔叔問好.」女孩的心情顯然低落, 但仍乖巧禮貌地向我問好,隨後就在葉兒的示意下離開了。「天上星亮晶晶, 好名字, 好女孩. 我一見就喜歡她, 一定像梁先生一樣對她好。」我由衷地向他們表達心意. 梁先生滿意地點點頭說, 「謝謝, 左京, 不過你像其他人一樣把她名字解釋錯了。第三個字確實是三日晶, 指結晶, 但第二個字嘛...」他突然停下來, 看著我的眼睛緩緩緩緩地說, 「第二個字是北京的京.」我只覺我的瞳孔猛地收縮, 似乎看到一顆最亮的流星一閃而過, 快得讓我不相信曾看見過. 我小心地回應梁先生, 「哦, 是您和葉兒在北京的結晶啊, 一樣是好名字. 」「不,」葉兒突然開口了,先是看了老梁一眼, 然後看著我說, 「是左京的京!」我只覺眼前一片眩光, 耳邊一片滾雷, 腦中一片空白, 險些要摔倒在地, 「什麼? 你, 你是說...不, 你們是說, 這是我和葉兒的孩子? 而梁先生也知道?」「是的, 我懷了你的孩子, 捨不得打掉,就告訴了老梁, 他仍願娶我, 甚至更願娶我, 因為他沒有孩子. 他許諾對這孩子就像親生的一樣. 他做到了, 我很感激他.」我穩住身體, 向梁先生躹了一躬, 又向葉兒躹了一躬, 「你們倆真是偉大! 我謝謝你們! 梁京晶將永遠是你們的孩子!」「那我也要謝謝你了左京, 你讓我這個本來無法成為父親的人成為了父親, 並將永遠是父親, 了卻了我最大的遺憾.」說著, 梁先生向我伸出手. 我雙手緊緊地握過去, 忍耐已久的淚水終於奪眶而出.

當晚我便留在了梁家, 跟梁京晶聊著她的生活, 彼此倍感親切, 而葉兒則緊張地為明天的手術做各項準備, 一夜就這樣過去了。第二天一早, 梁先生就被轉移到附近的醫院進行手術, 葉兒帶著女兒陪同, 而我則去了黃俊儒那兒. 十六年了沒見面了, 儘管我們時常聯繫, 但見到真人還是無法平靜, 多少前塵住事都湧上心頭. 與他家人共進午餐敘舊之後, 我與黃俊儒像上次一樣, 來到一家茶室單獨聊天, 聊起葉兒, 聊起王詩芸, 聊起郝家溝. 那地方十幾年前就因為污染而成了無人區, 然後經過十年治理, 最近已恢復生態, 但仍不許住人. 不過我們聊得最多的是孩子的未來, 最後他希望我能想過去一樣,將來也不會讓成年的孩子受到我們的任何傷害,然後我倆就珍重再見了。這時我估計手術要做完了,該去醫院了。我到了醫院後不久, 噩耗傳來, 梁先生沒能下了手術台. 母女倆悲痛欲絕, 相擁而泣. 我走上前輕輕抱住她們, 心中也不禁為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男人痛惜, 他讓我想起了岳父, 同樣睿智豁達,同樣充滿愛心,同樣對我恩重如山! 隨後幾天裡,我一直幫著葉兒操持喪葬事宜。我們倆一直都保持著朋友的距離,因為葉兒說,雖然無需向古代那樣為亡夫守節三年,但至少也要守半年,否則對不起他的深情厚愛;而且半年後梁京晶就要離家進大學了,那時葉兒就可以長住國內,假期時再回加拿大陪伴女兒。我完全同意葉兒的決定,和她約好半年後再見,然後就回國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