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 -- 尾聲解密(9)

第九章(尾聲再響)

圓滿的婚禮給我這十六年的人生划上了圓滿的句號. 在返京的汽車上, 葉兒問我, 「老公, 我又有一個可能不該問的問題, 要問錯了你可不要生氣喲.」我心裡一陣緊張, 勉強笑道, 「我怎麼會生氣呢?隨便問. 如果我答不上, 還有別人可能會回答呢.」我還是有點兒心虛, 所以就事先拉別人墊背. 但葉兒馬上就看穿了我的小伎倆, 取笑道, 「膽小鬼, 還留個後手兒, 嘻嘻. 不過沒關係, 別的姐妹們替你回答也行, 只要回答地真實.」「OK, 那我們一起回答你.」我尷尬地說, 反正心虛已被人看穿了。「好, 那我問了. 咱倆交住不過數月, 然後又分開十多年, 所以我想知道, 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我都沒把握了.」我啞然. 這個問題超綱了, 我問了自己無數個關於李萱詩和白穎的問題, 卻沒有問自己這個問題. 懦夫?勇士?殘忍?瘋狂?自私?愚蠢?...

我無法回答, 便向白穎眼神求助. 白穎見後笑道, 「我來回答吧, 你們聽對不對. 老公呀, 他是個... 他是個... 他才是真正的古今第一淫人!」我心裡頓時一松, 卻又好奇白穎為何這麼認為, 正想開口詢問, 何曉月卻為我代勞了。「古今第一淫人不是《紅樓夢》里的賈寶玉嗎,雖然長得也帥,但比咱老公可差遠了。」「當然差遠了. 賈寶玉是個只吃窩邊草的兔子, 碰到劫難就逃避出家去了. 儘管老公開始時自己意淫和偷看別人淫亂, 軟弱痴傻也像只兔子;但受傷害後奮起復仇改變了這一切, 他把所有心中之愛發展成了行動之淫! 老公對咱們都有正常的男女之愛, 除此之外, 對我有父女之愛, 對月姐有朋友之愛, 對葉兒有知遇之愛, 對媽和琳姐還有李萱詩則有母子之愛. 誰知道將來會不會加上岑筱薇的兄妹之愛呢!」徐琳聽到這兒突然插了一句, 「那同性之愛呢?賈寶玉有男寵, 小京應該沒有吧?」我汗顏, 連忙澄清, 「沒有, 絕沒有! 我對男人可沒興趣.」我嘴上否定地斬釘截鐵, 可心裡卻有些沒底. 如果梁先生不死而是和我共同擁有葉兒, 那我們兩男一女3P時, 我會不會真地逐漸接受男人呢?哎,真地不敢再想了. 白穎不知我心中打鼓, 接過我話頭說, 「恐怕跟有興趣也差不多吧, 這幾年老公可是越來越愛走後門啦!」眾人也都鬨笑起來, 葉兒笑得尤其輕鬆,看來也贊同我是淫人的評價. 我只好訕訕地說, 「淫人就淫人吧, 我也是沒辦法啊,總不能窩囊到死吧。但我是君子愛淫行之有道!現在你們只對我淫, 我也只對你們淫, 公平快樂,人畜無害!」於是車裡的笑聲更響亮歡快了。

笑聲中, 沉默多時的童佳慧說, 「想要一輩子不受欺負很難,想要一直人畜無害更難啊. 我們過去在這後一方面做的很好, 尤其是對孩子,但將來孩子們成人了呢?小淫君子, 你應該想過措施防範他們被我們誤傷吧。」這真是個大問題, 眾人停止嘻笑, 靜待我決定. 我平和地一笑, 特意看著葉兒說, 「你們不用擔心, 我最近已想出個好辦法了. 等孩子們成人了, 我會讓他們來郝家溝潛心修煉一套防身秘籍,那就是 -- 《四月芳菲》!」

(全書完。)

---------------------------------------

後記

總算在四月的最後一天完成《四月芳菲》的尾聲解密了。希望這個時間限制不要嚴重損害文章質量。目前看來,可能最大的遺憾是岑筱薇的結局。她應該是原書里最命苦的女人了,苦地很難強行逆轉為甜,那就留點兒悲劇色彩吧。左京的結局倒是很好,算是對他知恥而後勇的獎勵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