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四月芳菲 -- 尾聲解密(1)

第一章(迷亂4P)4/20

房門大開,床上一覽無餘,但床上的童佳慧和徐琳卻沒有意識到我和白穎已經進房了,而是仍在擁吻著纏繞著, 任由加了料的大補湯激發她們的淫慾。兩個人側臥在床上,兩對紅艷的嘴唇互相吮吸著對方,發出嘖嘖的親吻聲和嬌柔的喘息聲。二人都是雙目緊閉,兩腮桃紅,兩對雪白豐滿的大乳房緊緊地貼在一起,互相擠壓著,恨不得能融為一體。 她們各自都把一條修長豐腴的大腿翹起來,只有腳尖繃得筆直支撐在床上,兩腿之間是二人的纖纖玉手,愛撫著對方的美屄,指縫間,一片滑膩。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匯聚在兩個同樣誘人卻風格迥異的水屄上。徐琳的陰毛已經除掉了,整個外陰袒露在男人的目光下,肥大厚長的小陰唇醒目的閃亮著,奪去了大陰唇的風頭,卻對陰蒂甘拜下風。那是怎樣的一個淫蕩的陰蒂啊!整條陰蒂已經充分勃起,猶如一根小指一樣壓在小陰唇的上方,黃豆大的陰蒂頭探出來了,急切地迎接著童佳慧的手指。童佳慧的小屄也同樣急切地迎接著徐琳的手指。說這是小屄,是因為看起來比徐琳的小。童佳慧的小陰唇沒有大到掙脫大陰唇懷抱的地步,但也大半露了出來,而且陰蒂也沒有徐琳的粗長,陰蒂頭也半埋在包皮中。但在規整的陰毛映襯下,童佳慧的大陰唇很白,小陰唇很紅艷,比起白穎也不遜色多少。

我看著這秀色可餐的嫩屄,不由得希望那盡情玩弄它們的是我的手指, 而且要伸入花園內部探幽尋秘。正想看, 只見床上二女似乎感應到了我的心思, 不約而同地把手指插入對方的陰道. 「啊...好舒服!」兩人的櫻唇終於分開了, 都發出滿足的叫聲. 隨後, 童佳慧突然採取主動, 翻身壓住了徐琳, 低頭含住了徐琳那暗紅色的大奶頭, 手指也像雞巴那樣快速地抽插著徐琳的屄洞。徐琳被這個突然襲擊帶上了更高的快感台階,不禁伸長玉頸仰面呻吟,「操得好爽啊,像大雞巴一樣! 慧姐,再深點兒,再粗點兒,用力摳我的小屄! 啊...」童佳慧吐出嘴裡的奶頭, 說了一句讓我驚訝又沸騰的話, 「你這還是小屄嗎,我都伸進去三個手指了,累得也酸了。是不是你的騷屄被小京操鬆了!」徐琳聽了渾身一抖, 一大團淫液從花穴里湧出, 顫聲答到,「是啊。我現在和他生活在一個屋檐下, 他現在天天喝大補湯, 雞巴似乎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硬, 還更加火熱持久, 經常半宿半宿的操我, 那還不把我的小屄撐大了嗎! 喔, 慧姐這下摳得爽, 我都要噴水啦! 啊...」「我就知道你這個大騷屄離不開小京的大雞巴! 現在叫他來操你吧, 把你操尿嘍! 哎呀, 你這個騷貨, 怎麼摳我這麼狠! 啊...舒服...」

聽到她們提到我的名字, 我再也忍不住了, 雞巴硬地跟鐵棒一樣. 正當我要走到床邊, 身邊的白穎忽然抱住了我. 只見她兩腮桃紅, 已然寸縷不掛, 兩片紅唇向我吻來, 一雙顫抖的手開始脫我的衣服. 「老公, 你好壞啊,把琳姐的陰道都撐大了. 你好歷害, 我喜歡!」白穎嬌喘地在我耳邊低語著, 順便輕舔了一下我的耳朵. 我也順勢甩掉衣褲, 緊抱住她滾燙的嬌軀, 轉過頭去用力咬她的耳朵報復, 然後說, 「你可真浪啊, 聽兩句騷話就受不了了? 讓老公撿查下你的浪穴, 看看是不是還那麼緊那麼小.」我伸手順著她的翹臀摸向陰門, 剛碰上就聽她嚶嚀一聲, 然後一股粘液就落在了我的手心. 我把手拿到她眼前, 「我的小騷貨, 小河決堤了。是不是看到媽的淫蕩樣子你覺得特別刺激?」說完我把手心的淫液倒在了我嘴裡. 「你現在好騷好賤啊, 不過我喜歡.」這時白穎已經站不穩了,對我輕輕地點點頭算是回答了我的問題, 然後重重地吻上我的嘴, 爭搶那團她自己的淫液. 「我就是賤, 只在你面前賤.」隨後她的香舌被我吸住, 再也說不出話來.

當我們的熱吻結束時, 床上的兩個熟女已經變成了六九式, 互相抽插著陰道舔舐著陰蒂,卻仍然沒有發現我們. 童佳慧的陰門正對著我, 陰毛和大腿根濕漉漉的, 也許已經潮吹了一次. 我錯過了, 可惜. 我知道徐琳經常被我操尿, 所以這會兒她的大騷屄也應該是噴成水簾洞了。白穎從剛才昏迷般的擁吻中清醒過來,膩聲耳語問我想去操誰,我淫笑著回答,「操你...媽!」她先是一呆, 馬上就給我個媚眼, 「臭流氓, 逗我! 不過我也希望你先操我媽. 想想這個場景我就要高潮了. 過去吧, 我去和琳姐玩, 給她們個驚喜.」

然後我們走到床邊. 正在玩弄童佳慧水簾洞的徐琳還沒等發覺我們靠近, 突然鼻子下面就伸過來一個碩大的龜頭, 聞到一般強烈而又熟悉的雄性氣息. 她剛要驚叫, 我的龜頭已經堵住了她的小嘴. 然後她就看見了我的眼色, 秒懂, 從抽出童佳慧的陰道中抽出手來, 抓到我的雞巴, 插進了她嘴巴下方的另一張嘴. 此時下面的那張嘴正在焦急地扭動著尋找那突然離去的美味手指, 哪想到馬上被塞入一個堅硬粗長的大熱狗. 童佳慧猛然從徐琳胯間抬頭看向我, 驚叫一聲「小京! 你...啊...!」我只覺雞巴好像是被一隻柔軟濕滑的小手緊緊攥住, 然後一股熱流澆在龜頭上, 又衝出陰道淌到了雞巴根上和我大腿上. 她, 童佳慧, 比我親媽還親的媽, 被我一槍就送上了極樂! 但我沒有忴惜她, 而是開始大開大合地操她, 每次快速盡根插入, 揉搓陰道深處, 再緩慢抽出, 只留下龜頭被陰唇鎖住. 她陷入了無盡的高潮中, 兩眼水汪汪兒地盯著我, 不斷呻吟著, 兩個乳房一片潮紅, 兩隻手死命地把我的屁股按向她大開的雙腿之間, 陰道里的每一個肉芽和褶皺就像是一個個靈活有力的舌頭, 貪婪地吞噬著我的大肉腸, 想要吞進子宮! 當我又一次奮起全力重重撞擊她的美穴時, 她大叫一聲, 頭偏向一邊, 似乎要昏迷了。這時, 她看到了一張和自己相似的一張俏臉, 正在徐琳的胯間香甜地吃著鮑魚. 「小穎!」童佳慧話音剛落, 一股騷香熱辣的水箭衝破大雞巴的封堵, 從她的陰道里衝出, 然後又一股, 又一股... 緊接著, 她暈過去了,只剩下那張名副其實的騷屄還在一縮一縮地夾著我的雞巴, 夾得我好緊, 甚至有點兒發疼.

「哎呀! 小穎別再玩我了,再玩就又要噴水兒啦!」徐琳的浪叫在我的雞巴旁邊想起. 我低頭一看, 只見她臉上掛著童佳慧剛剛噴出來的淫水, 急促地喘息著, 眼看著也要高潮了。我馬上命令到, 「小穎, 別停! 讓她尿, 尿出來你就喝下去! 徐琳, 來舔我和媽操屄的地方.」說著, 我把雞巴從童佳慧的屄里抽出大部分, 把徐琳的頭按過去舔兩人的性器. 再把她的頭輕輕拉開, 又把雞巴插進屄里. 如此幾次, 屄里和雞巴上的淫液都進了徐琳的嘴裡, 強烈的味道和視覺上的刺激已經讓她發狂了。「小穎, 咬我的陰蒂, 對, 就是那陰蒂頭! 啊...哎呀...我來了!我噴了!」說完, 我就聽到小穎那邊傳來喝水的吞咽聲. 這隻小母狗, 正乖乖地按我的命令吸食著徐琳陰門裡的聖水. 「小穎, 別全喝了, 過來喂徐琳一些.」我繼續命令著, 她也繼續聽話地轉過頭來, 在我的俯視下吻著徐琳, 讓她品嘗著自己的花蜜.

我看著這獸血沸騰的一幕, 只覺得雞巴都要爆炸了, 連忙來到小穎和徐琳的屁股後面, 看了一眼童佳慧, 確認她沒事兒,正在慢慢地從昏迷中恢復, 便迫不急待地捧起白穎的大屁股, 一槍扎進她泥濘的花道. 「老婆, 我的風騷淫賤的老婆, 老公我現在要操爆你的小騷屄, 操到爆漿!」「老公, 使勁操吧, 狠狠地操, 我給你噴, 給你尿, 什麼都給你!」我倆就像殊死搏鬥的野獸一樣, 扺死, 卻是纏綿. 我的剛槍不知疲倦地衝刺著, 她的屁股無所畏懼的迎合著. 終於, 在我倆的嘶吼二重奏中, 白穎的水靈靈紅艷艷的小屄爆漿了!然而我的衝刺沒有結束, 依然爆操著, 而且開始拍打她細嫩的雪臀. 我知道,白穎在官小姐乘乘女的表面下,本性里更喜歡粗魯的性愛, 更喜歡被輕賤乃至是虐待。而我現在發現自己也喜愛更深層次的她, 因為我通過對郝老狗和李萱詩的復仇,性格深處的獸性也被喚醒,不再是少年學霸媽寶男。所以我們不僅是相愛在表面,也相愛在內里。既然如此,那愛她就操她,時而溫柔時而狂暴地操她! 於是,當她的大屁股變成了紅蘋果時,當她被操得幸福地哭泣時,我抽出了鋼鞭,把她翻轉過來放在徐琳的懷裡,開始溫柔地吻去眼淚,輕撫著她綿軟的乳房。

但,我的鋼鞭又插入了徐琳的溫柔鄉。「哦,小京,你又進來了!咦,怎麼你的雞巴怎麼又大了一圈兒? 撐死我了。是不是母女雙飛的結果啊?你這個小淫賊,哼!哎呀呀,你先別使勁操,我的屄蕊子還酸著呢,都是被小穎這個浪蹄子給摳的。」說著,徐琳在白穎的乳頭上掐了一下,換來一聲嬌啼。隨後,更多的嬌啼傳來,原來是徐琳開始舔弄白穎的耳垂和脖頸。於是,白穎溫柔地呻吟著,我溫柔地操著徐琳,並和她一起溫柔地愛撫著白穎,而童佳慧則靜靜地躺在旁邊,整個臥室一片溫馨寧靜。但我的鋼槍卻不願也不能再安靜下去了,它要化身為鋼炮,向美人射出征服的彈藥! 「徐琳,我可以使勁操了嗎?」「來吧!把我的大騷屄再操大一些!」於是,地動山搖的炮車啪啪起動了,連帶來小腹撞擊著白穎的陰蒂,把她整個人也撞得前後搖擺。「哎喲,哎喲,老公,你要撞碎我的陰蒂了,好酸爽啊,再來,我還要!」「給! 我還要撞碎你的陰門呢!」說著,我猛地從下面的大騷屄里抽出雞巴,全部插進了上面的小陰門。身下的兩個女人同時抽搐了一下,然後又都又愛又怕地迎接我下一次闖入和離開。終於,兩個女人的浪叫猶如戰鼓一般,催促鋼炮立即開火。「射給我!」「射給我!」兩個敏感的花道都感受到了我的雞巴已在爆發的邊緣,而本身卻不堪撻伐了,同時再一次噴出花蜜,同時癱軟成了一團泥,化成了一汪春水。

緊接著,大炮開火了!自從喝了這真正的大補湯以來,我的精量越來越大,射精力度越來越強,射精時間也越來越長,所以我同時接受了兩位佳麗的邀請,輪流在兩個美穴里射精,爽得她倆混身直起雞皮疙瘩。突然,旁邊傳來一個聲音,「給,給我也留點兒...」原來童佳慧剛剛醒來, 正好看到徐琳的陰道緩緩地流淌著精液, 而我的大雞巴正被白穎的小屄夾著一跳一跳地射精. 儘管白穎的小屄非常緊, 沒有一滴精液流出來, 但那獨特的騷香氣味已鈷入童佳慧的鼻孔. 這種香氣似曾相識, 就像她自己的一樣, 所以童佳慧又一次迷離了, 情不自禁地向我發出第三個邀請. 我當然從命, 把帶著她女兒氣息的雞巴伸到了童佳慧的檀口中, 射出了最後幾股精液. 仍受加料大補湯些許影響的她, 貪婪地吮吸著我的龜頭, 榨乾了最後一滴精液. 「媽, 好爽! 我愛你們!」然後, 我也軟倒在這三個肉蒲團上, 任由她們的身體四肢口唇溫柔地纏繞著我的身體. 而我的心, 飄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