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四月芳菲 -- 尾聲解密(8)

第八章(終極解密)

家人早己從我的電話中知曉一切,除了梁京晶的身世,見我回來後自是又為梁先生感慨又為我欣慰一番。白穎尤其高興,因為正是當年葉兒的出現讓她體會到對我難以割捨的愛情,從而終於在永墮於郝老狗的肉慾之前懸崖勒馬,所以她提議用一個獨特的婚禮來迎接葉兒。還是白穎知我心意啊!當年我復仇時,幻想的就是成功後能娶葉兒,而不是與白穎復婚。其他人也都贊同,便把這個任務當仁不讓地分配給我,而且要求我必須把它完成地配得上葉兒對我的情誼。於是我開始為此絞盡腦汁地忙碌了。

正忙碌著,突然有一天我竟然接到岑筱薇從英國來的電話! 儘管我和她父親偶有聯繫, 但從未與她直接交流過, 只知道她改行做了心理醫生, 不過仍孑然一身, 可能還是沒有能夠完全醫好郝家溝留給她的心理創傷. 我對這個青梅竹馬的女人一直有著兄妹般的感情,但最近幾年被白穎攛掇地不免也想把兄妹情變為男女情,可是仍然擔心我的這個大家庭會讓岑筱薇觸景生情受到二次傷害,所以一直沒有主動聯繫她。而現在她主動聯繫我,會不會像葉兒那樣加入我們呢?本著不主動也不拒絕的原則,我剛開始通話時不免心情蕩漾, 但通話結束後, 我卻感到了多年未曾體驗的斷肢痛!因為, 她談了一個我和愛人們幾乎已要淡忘的人: 李、萱、詩。 放下電話後, 我心中一片混亂, 習慣性地想和家人商量, 但最終沒有. 這件事太重要了,我必須要先儘量自己弄清楚之後再告訴她們, 以免破壞她們平靜的心態. 於是, 我給自己增添了一項秘密任務, 而且希望能在婚禮前完成, 避免影響葉兒的新生活.

終於, 半年過去了,葉兒伴著秋天飄回來了!迎接她的是一座依山傍水的別墅, 更確切地說, 是一個科研站. 而這片土地, 就是已成無人綠化區的郝家溝! 這半年來, 我在這兒捐建了一座全自動的環境監測站, 為我破壞了這裡的環境而贖罪. 我還自願無償地定期照看這個站點, 並且為此目的修建了功能豐富的生活區. 我承認, 在後一件事上我是有私心的, 我是想把這個監測中心順便當做我的私人度假中心. 儘管我有財力在世界各地度假, 但郝家溝對我和愛人們意義非凡. 這也是我把婚禮定在這裡的原因.

在別墅里, 葉兒穿上了新婚的禮服, 正如我多年前想像的那樣。白穎和何曉月是她的伴娘, 而童佳慧和徐琳共同擔任主婚人. 待這遲來而又神聖的婚禮結束了, 我抱著幸福的葉兒走進寬廣的洞房. 葉兒環顧四周, 似有所悟, 猶豫再三, 還是靦腆地問我, 「老公, 我們該如何洞房呢?」「聽你這個新娘子的! 反正無論怎樣都是便宜我, 哈哈.」「那也未必哦, 也許我要趕你出去呢.」說著, 葉兒揮起粉拳在我臉邊示威. 我抓住她的拳頭說, 「可以呀, 只要你捨得.」「你知道我捨不得你的, 我一直都捨不得你的, 不過你捨得她們今晚獨守空房嗎?」「捨不得她們我也得舍呀, 誰讓你是新娘子啊. 放心, 她們今晚都捨得我.」「可是, 我覺得她們今天都是新娘子, 因為你也欠她們一個婚禮. 即使是小穎, 你也欠她一個新生後的婚禮.」「葉兒, 我真要謝謝你, 而且也替她們謝謝你. 你這麼想真是太善良了!但即使她們都是新娘子, 那也不能和你一起入洞房呀, 怕你還不習慣吶.」葉兒聽了我這話, 臉紅了起來, 「我知道與你復合肯定要大...大被同眠的, 所以今天並不想搞特殊化, 但對這頭一次我確實害羞...」說著, 她把臉埋在我耳旁, 咬著我耳朵說, 「老公, 你是少年天才, 幫我想個兩全齊美的辦法好不好嘛。」我忍住半身的酥麻說, 「那可糟糕, 我已不是少年天才了, 而且即使是少年天才也想不清楚這種事情啊.」看著她略微失望的表情, 我不忍再逗她, 「不過沒事兒, 老公我已升級為中年淫才, 精通男女之事, 定包你滿意! 哈哈哈...」「哎, 你這個壞蛋!」隨後她的粉拳砸下, 這下子我另一半身體也酥麻了.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 你現在想不想愛愛啊?事先警告你不許說謊喲, 我可要檢查身體的哦, 嘿嘿嘿.」這時葉兒的眼圈突然紅了,「你, 你還是這麼壞, 就跟你剛出監獄時一樣壞! 可我, 我就愛死你這個壞蛋了...老公, 我不管別的姐妹了, 她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我豁出去了, 你現在就來愛我吧!」然後我的嘴就被她的唇堵住了…

等我終於能張嘴說話時, 我已被葉兒撲倒在地板床上, 兩個人身上衣服也都被她扯了個精光. 眼看我就要被強姦了, 我連忙大喊一聲, 「老婆們, 實行第三號計劃!」葉兒一愣, 卻見大床中間多了一道紗帳, 然後紗帳另一側多了兩道倩影, 她不禁疑惑地問, 「你又要搞什麼鬼啊?」我詭笑道, 「這就是我給你出的主意呀, 即不讓你單獨與我洞房, 又不讓你害羞搞一龍多鳳, 所以呢她們要來聽床!」「啊?真虧你們能想得出來, 你們都是壞人! 我也被你們帶壞了.」葉兒必竟以前在風月場混過, 所以這時也就不再扭捏了, 而是大大方方地默許了我的計劃. 「那你得讓她們聽清楚喔, 否則她們可能會直接問你的, 哈哈.」我開心的笑著, 同時聽到白穎和何曉月在帳子對側嬌笑. 葉兒也笑著說, 「知道了,壞人老公, 現在快來強姦我吧!」

「強姦? 十多年沒操你了, 都找不著你的小屄了, 沒法兒奸啊。」「那我手把手幫你找. 先順著我大腿往上摸, 腿心兒里濕糊糊的那一片就是人家的小屄了。對, 那個出水兒的小窩就是洞口,先伸進根手指認認路吧。」「我的手指找到陰門了, 但雞巴還沒找到呢,你也把它領進門吧。」「好嘞. 哎呀, 你的雞巴好大好硬啊, 慢點兒進啊. 嗯,大雞巴頭進來了, 先在洞口來回沾點兒淫水... 好, 現在可以再深點兒了...再深點兒...啊!插到底兒了!陰道里好脹啊.」「這就到底兒了? 我還有小半截雞巴沒進去呢。不過你的陰道真緊, 簡直像十多年前一樣緊, 嗯, 夾地真舒服啊!」「待會兒你就可以全插進來了, 先操操我的G點, 誒, 就是那兒! 雞巴頭撞上它了, 舒服...哦, 哦, 雞巴稜子也刮著它了...哎喲喲, 使勁! 」「好!這下夠勁兒吧, 我整個雞巴都插進去了!噢,你又流了好多水呀.」「你的大雞巴在人家小騷屄里橫衝直撞的, 還專門在G點和屄蕊子上使勁, 那人家能不流很多淫水兒嗎。」「你這個騷貨現在流的己經不是淫水而是淫漿了!我雞巴上都是白漿糊了。啊, 操得更舒服了...你的小屄緊緊的滑滑的, 我想怎麼操就怎麼操!」「隨便操吧! 我的屄里好舒服啊, 太喜歡你火熱的大雞巴操我的小騷屄了! 啊...啊...操我, 使勁操我啊!」「想不想更舒服啊?」「想! 」「想不想讓我也更舒服啊?」「想! 」「想不想讓她倆也加入啊?」「想! 啊?什麼?」「好, 老公我滿足你的要求. 老婆們, 葉兒想要你們加入呢, 快過來吧!」「哎呀, 你這個騙子, 我又上你的當了!」頃刻間, 白穎和何曉月就挑開帳子抱住了葉兒,一左一右地含住她的乳頭,把她最後一絲猶豫融化在柔情蜜意中… 於是,又一場具有里程碑意義的4P開演了, 就像十六年前真正開啟我新生活的那場4P一樣,只不過女主角換了兩人。

原來的兩個女主角現在年事已高, 不適合今天這場令人血脈賁張的多人運動, 所以婚禮結束後就休息去了,現在估摸著我們運動完了該放鬆了,就來到溫泉浴池等著. 果不其然, 很快我們也走進來了, 更確切地說,葉兒不是走過來的, 而是被白穎和何曉月架過來的. 做為今天的主角, 葉兒在床上承受了我大部分火力, 已經腰酸腿軟, 需人攙扶方能行動. 童佳慧看葉兒雨打海棠的樣子, 不禁回想起自己首次4P時的樣子, 就忍不住埋怨我, 「小京你也真狠心, 瞧把新娘子給折騰的.」「媽, 你是不知道啊, 當年我可是葉兒床上敗將, 今天我終於將她挑落於我長槍之下, 真是心情舒暢啊!」我得意洋洋地說. 何曉月當即給我一盆涼水, 「呸, 看把你能的, 要不是我和小穎幫你, 你和葉兒誰勝誰負那還難講呢。」白穎也來幫腔, 「下次咱們姐妹三個聯合起來一致對他, 肯定能讓他俯首稱臣, 我和月姐再也不會像這幾年一樣被他操得...殺得人仰馬翻了!」白穎險些說漏了嘴, 急忙全身縮進溫水裡掩飾窘態. 這時葉兒已經基本上恢復了精氣神兒, 對大家說道, 「小京這十幾年可真是越變越好了, 當然不止在床上, 這都是你們的功勞啊!我得謝謝你們, 並且今後要和你們一塊努力讓他更好.」「客氣什麼, 葉兒.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以後我們一起生活肯定會越來越好的.」徐琳這時插話了, 「不過, 我看呀, 小京這十幾年脫胎換骨般的變化, 最根本的原因還是他成功且徹底的復仇!」眾人點頭稱是, 退休幹部童佳慧更是一錘定音, 「同意. 內因起決定作用嘛.」連我也不謙虛地表態, 「我覺得我的內因里還是有點兒反抗精神的星火的,畢竟聖賢書沒有白讀,所以碰上被人極端欺辱這個外因就終於燎原了!」葉兒卻有些疑惑, 「我斷斷續續地也知道了復仇的過程和來龍去脈, 但心中一直有個疑問, 不知該不該講.」白穎大度地說, 「現在咱們都是一家人了, 事情也過去那麼多年了,我不會在意你的任何問題的, 那其他人應該更不會了.」「哦, 小穎, 你別誤會, 我的疑問不是關於你的, 而是關於李萱詩的. 她為什麼要做這個惡呢?!」眾人震驚, 然後又默然, 因為人人疑惑卻無人能答, 也許只有除了岑筱薇和我.

唉, 是時候做最後的了斷了。葉兒以前沒有參與我的復仇, 今後我也不想讓她再受此困擾, 於是我決定把我最近的那一項秘密任務和盤托出, 「愛人們,我在籌辦這個婚禮的同時, 還在按照岑筱薇的提示對李萱詩進行一項秘密調查.」「岑筱薇聯繫你了?!」白穎猛然打斷我的話, 看來她對我這個昔日青梅竹馬的暗戀者很敏感. 但童佳慧卻打斷白穎, 「小穎, 不要插話, 讓小京說完.」看來, 童佳慧對李萱詩也很敏感。我點點頭, 接著說, 「小薇回英國後從事心理學, 經過多年研究和思考後, 終於明白了李萱詩作惡的動機, 所以幾個月前突然聯繫我並告訴我她的結論. 我沒有輕易相信, 也就沒有輕易告訴你們, 而是委託不同的心理學專家進行獨立且深入的調查. 結果所有的結論是一致的, 而且這一結論也與我的感知契合, 所以我現在相信了.」「什麼結論?!」眾人異口同聲迫不及待地問. 我深吸一口氣, 緩緩地說, 「李萱詩具有雙重人格, 表面上是正常人格, 表面下是控制狂人格, 正是這個不為人知也不為已知的深層次人格做了惡!」正如意料之中的, 眾人一臉茫然, 就像我剛知道此事時一樣, 所以不等她們提問, 就繼續解釋, 「結論就是一句話, 但整個論證過程可複雜了. 我儘量簡結全面地向你們解釋, 你們就當聽個故事好了.」

啊, 這斷肢痛又發作了,我不禁痛苦地握住那隻手, 晢停了講述. 這時, 葉兒也關切著撫摸我手臂上那些已淡去的菸頭燙傷疤痕, 「不要再說了吧. 都是我不好, 不該問.」「你問地對, 葉兒, 也問地正是時候. 今天是我們生活中的另一個節點, 所以我必須回答這個問題, 不能把它留給下一段十六年的人生.」我壓制住了痛苦, 開始講李萱詩的隱密故事, 「李萱詩和我爸相識相戀時很正常, 非常隨和, 總是小鳥依人狀, 這也是為什麼能夠打敗其他情敵, 最終與我爸結婚. 哦, 媽, 你別介意, 你也是很溫柔的!」我看到童佳慧臉色不豫, 就馬上中斷講述, 轉而安慰她. 見她臉色好轉後, 我才接著說, 「但在我出生後, 李萱詩的控制狂人格開始影響她的行為. 具體表現在對我的控制越來越強, 直到我十六歲離家上大學。但那時我己被塑造成只知學習的媽寶男,導致我幾年後無力抵擋李萱詩等人對我的傷害. 幸虧我在大學裡及時遇見白穎, 這才沒有被徹底定型為受控人格,所以才能最終絕地反擊. 後來隨著我結婚以及郝老狗的出現, 李萱詩的控制對像就逐漸轉移到了老狗那邊, 不但控制財權, 更是控制了交配權, 包括情婦的選擇和懷孕. 但這時出現兩個意外, 一個是老狗自做主張迷奸了小穎, 另一個就是岑菁青要懷孕生子. 李萱詩趕緊用盡一切手段重新把控事態, 對小穎是連哄帶騙, 甚至是不惜重重地傷害我, 而對岑菁青是下了毒手, 進而坑害了岑筱薇一生. 更瘋狂的是, 李萱詩的控制欲不斷膨脹, 竟然想借用老狗拉我岳母下水從而控制白家! 終於, 李萱詩沒能完全控制住我, 我爆發了,我復仇了, 我打碎了她所控制的一切, 我毀滅了她的控制狂人格! 這時, 她的正常人格自然就主導了她本人, 但她已鑄下大錯, 尤其是幾條性命包括岳父之死使得她認識到, 她只有以命贖罪了. 當然, 她最後為我生了個孩子, 但這不足以免死, 而只能是獲得我和小穎的原諒.」我一口氣說完這個故事, 停下來靜候眾人的反應.

良久, 良久, 只聽到啜泣聲傳來, 卻無人開口. 終於, 啜泣聲停止了, 眾人的情緒也平復了下來, 但仍無人發聲, 只是看著我. 我明白這沉默意味著她們也承認了岑筱薇的結論, 所以我對上童佳慧的目光問, 「媽, 你現在能原諒李萱詩了嗎?」童佳慧不置可否, 卻反過來問我, 「小京, 你現在後悔讓她死嗎?」我早己問過自己無數遍這個問題了, 所以毫不猶豫地答道, 「我對她的正常人格感到後悔, 而對她的控制狂人格不感到後悔. 但生命只有一個, 只能陪著那個做了大惡的人格一起死, 而不能陪著那個做了小善的人格一起活. 所以, 媽, 過去, 現在, 以及將來, 我都不後悔讓她死!」我一字一頓地說完最後一句話, 向童佳慧傳達著我最深的心意. 童佳慧當然明了, 卻只是無聲流汨, 沒有回應我. 這時, 葉兒怯怯地問我, 「小京, 李萱詩必竟給了你和你孩子以生命,你認為這是小善嗎?」「這對我和孩子當然是大善, 但我想到的是我們所有人, 對於這個更大的整體而言, 李萱詩的確只做了小善. 我現在終於明白了大義滅親這個成語。」我同樣毫不猶豫地回答了這個同樣思考過無數遍的問題. 「啊, 小京, 你說的太好了!」童佳慧終於開口了, 「你的思想現在已經超越你爸爸和你岳父了! 我好欣慰啊... 那麼我現在來回答你的問題: 站在我們這個大家庭的立場上, 雖然我痛恨李萱詩的控制狂人格, 但我現在原諒她這個人!」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