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 -- 尾声解密(8)

第八章(终极解密)

家人早己从我的电话中知晓一切,除了梁京晶的身世,见我回来后自是又为梁先生感慨又为我欣慰一番。白颖尤其高兴,因为正是当年叶儿的出现让她体会到对我难以割舍的爱情,从而终于在永堕于郝老狗的肉欲之前悬崖勒马,所以她提议用一个独特的婚礼来迎接叶儿。还是白颖知我心意啊!当年我复仇时,幻想的就是成功后能娶叶儿,而不是与白颖复婚。其他人也都赞同,便把这个任务当仁不让地分配给我,而且要求我必须把它完成地配得上叶儿对我的情谊。于是我开始为此绞尽脑汁地忙碌了。

正忙碌著,突然有一天我竟然接到岑筱薇从英国来的电话! 尽管我和她父亲偶有联系, 但从未与她直接交流过, 只知道她改行做了心理医生, 不过仍孑然一身, 可能还是没有能够完全医好郝家沟留给她的心理创伤. 我对这个青梅竹马的女人一直有着兄妹般的感情,但最近几年被白颖撺掇地不免也想把兄妹情变为男女情,可是仍然担心我的这个大家庭会让岑筱薇触景生情受到二次伤害,所以一直没有主动联系她。而现在她主动联系我,会不会像叶儿那样加入我们呢?本着不主动也不拒绝的原则,我刚开始通话时不免心情荡漾, 但通话结束后, 我却感到了多年未曾体验的断肢痛!因为, 她谈了一个我和爱人们几乎已要淡忘的人: 李、萱、诗。 放下电话后, 我心中一片混乱, 习惯性地想和家人商量, 但最终没有. 这件事太重要了,我必须要先尽量自己弄清楚之后再告诉她们, 以免破坏她们平静的心态. 于是, 我给自己增添了一项秘密任务, 而且希望能在婚礼前完成, 避免影响叶儿的新生活.

终于, 半年过去了,叶儿伴着秋天飘回来了!迎接她的是一座依山傍水的别墅, 更确切地说, 是一个科研站. 而这片土地, 就是已成无人绿化区的郝家沟! 这半年来, 我在这儿捐建了一座全自动的环境监测站, 为我破坏了这里的环境而赎罪. 我还自愿无偿地定期照看这个站点, 并且为此目的修建了功能丰富的生活区. 我承认, 在后一件事上我是有私心的, 我是想把这个监测中心顺便当做我的私人度假中心. 尽管我有财力在世界各地度假, 但郝家沟对我和爱人们意义非凡. 这也是我把婚礼定在这里的原因.

在别墅里, 叶儿穿上了新婚的礼服, 正如我多年前想像的那样。白颖和何晓月是她的伴娘, 而童佳慧和徐琳共同担任主婚人. 待这迟来而又神圣的婚礼结束了, 我抱着幸福的叶儿走进宽广的洞房. 叶儿环顾四周, 似有所悟, 犹豫再三, 还是腼腆地问我, “老公, 我们该如何洞房呢?”“听你这个新娘子的! 反正无论怎样都是便宜我, 哈哈.”“那也未必哦, 也许我要赶你出去呢.”说着, 叶儿挥起粉拳在我脸边示威. 我抓住她的拳头说, “可以呀, 只要你舍得.”“你知道我舍不得你的, 我一直都舍不得你的, 不过你舍得她们今晚独守空房吗?”“舍不得她们我也得舍呀, 谁让你是新娘子啊. 放心, 她们今晚都舍得我.”“可是, 我觉得她们今天都是新娘子, 因为你也欠她们一个婚礼. 即使是小颖, 你也欠她一个新生后的婚礼.”“叶儿, 我真要谢谢你, 而且也替她们谢谢你. 你这么想真是太善良了!但即使她们都是新娘子, 那也不能和你一起入洞房呀, 怕你还不习惯呐.”叶儿听了我这话, 脸红了起来, “我知道与你复合肯定要大...大被同眠的, 所以今天并不想搞特殊化, 但对这头一次我确实害羞...”说着, 她把脸埋在我耳旁, 咬着我耳朵说, “老公, 你是少年天才, 帮我想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好不好嘛。”我忍住半身的酥麻说, “那可糟糕, 我已不是少年天才了, 而且即使是少年天才也想不清楚这种事情啊.”看着她略微失望的表情, 我不忍再逗她, “不过没事儿, 老公我已升级为中年淫才, 精通男女之事, 定包你满意! 哈哈哈...”“哎, 你这个坏蛋!”随后她的粉拳砸下, 这下子我另一半身体也酥麻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你现在想不想爱爱啊?事先警告你不许说谎哟, 我可要检查身体的哦, 嘿嘿嘿.”这时叶儿的眼圈突然红了,“你, 你还是这么坏, 就跟你刚出监狱时一样坏! 可我, 我就爱死你这个坏蛋了...老公, 我不管别的姐妹了, 她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我豁出去了, 你现在就来爱我吧!”然后我的嘴就被她的唇堵住了…

等我终于能张嘴说话时, 我已被叶儿扑倒在地板床上, 两个人身上衣服也都被她扯了个精光. 眼看我就要被强奸了, 我连忙大喊一声, “老婆们, 实行第三号计划!”叶儿一愣, 却见大床中间多了一道纱帐, 然后纱帐另一侧多了两道倩影, 她不禁疑惑地问, “你又要搞什么鬼啊?”我诡笑道, “这就是我给你出的主意呀, 即不让你单独与我洞房, 又不让你害羞搞一龙多凤, 所以呢她们要来听床!”“啊?真亏你们能想得出来, 你们都是坏人! 我也被你们带坏了.”叶儿必竟以前在风月场混过, 所以这时也就不再扭捏了, 而是大大方方地默许了我的计划. “那你得让她们听清楚喔, 否则她们可能会直接问你的, 哈哈.”我开心的笑着, 同时听到白颖和何晓月在帐子对侧娇笑. 叶儿也笑着说, “知道了,坏人老公, 现在快来强奸我吧!”

“强奸? 十多年没操你了, 都找不着你的小屄了, 没法儿奸啊。”“那我手把手帮你找. 先顺着我大腿往上摸, 腿心儿里湿糊糊的那一片就是人家的小屄了。对, 那个出水儿的小窝就是洞口,先伸进根手指认认路吧。”“我的手指找到阴门了, 但鸡巴还没找到呢,你也把它领进门吧。”“好嘞. 哎呀, 你的鸡巴好大好硬啊, 慢点儿进啊. 嗯,大鸡巴头进来了, 先在洞口来回沾点儿淫水... 好, 现在可以再深点儿了...再深点儿...啊!插到底儿了!阴道里好胀啊.”“这就到底儿了? 我还有小半截鸡巴没进去呢。不过你的阴道真紧, 简直像十多年前一样紧, 嗯, 夹地真舒服啊!”“待会儿你就可以全插进来了, 先操操我的G点, 诶, 就是那儿! 鸡巴头撞上它了, 舒服...哦, 哦, 鸡巴棱子也刮着它了...哎哟哟, 使劲! ”“好!这下够劲儿吧, 我整个鸡巴都插进去了!噢,你又流了好多水呀.”“你的大鸡巴在人家小骚屄里横冲直撞的, 还专门在G点和屄蕊子上使劲, 那人家能不流很多淫水儿吗。”“你这个骚货现在流的己经不是淫水而是淫浆了!我鸡巴上都是白浆糊了。啊, 操得更舒服了...你的小屄紧紧的滑滑的, 我想怎么操就怎么操!”“随便操吧! 我的屄里好舒服啊, 太喜欢你火热的大鸡巴操我的小骚屄了! 啊...啊...操我, 使劲操我啊!”“想不想更舒服啊?”“想! ”“想不想让我也更舒服啊?”“想! ”“想不想让她俩也加入啊?”“想! 啊?什么?”“好, 老公我满足你的要求. 老婆们, 叶儿想要你们加入呢, 快过来吧!”“哎呀, 你这个骗子, 我又上你的当了!”顷刻间, 白颖和何晓月就挑开账子抱住了叶儿,一左一右地含住她的乳头,把她最后一丝犹豫融化在柔情蜜意中… 于是,又一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4P开演了, 就像十六年前真正开启我新生活的那场4P一样,只不过女主角换了两人。

原来的两个女主角现在年事已高, 不适合今天这场令人血脉贲张的多人运动, 所以婚礼结束后就休息去了,现在估摸着我们运动完了该放松了,就来到温泉浴池等著. 果不其然, 很快我们也走进来了, 更确切地说,叶儿不是走过来的, 而是被白颖和何晓月架过来的. 做为今天的主角, 叶儿在床上承受了我大部分火力, 已经腰酸腿软, 需人搀扶方能行动. 童佳慧看叶儿雨打海棠的样子, 不禁回想起自己首次4P时的样子, 就忍不住埋怨我, “小京你也真狠心, 瞧把新娘子给折腾的.”“妈, 你是不知道啊, 当年我可是叶儿床上败将, 今天我终于将她挑落于我长枪之下, 真是心情舒畅啊!”我得意洋洋地说. 何晓月当即给我一盆凉水, “呸, 看把你能的, 要不是我和小颖帮你, 你和叶儿谁胜谁负那还难讲呢。”白颖也来帮腔, “下次咱们姐妹三个联合起来一致对他, 肯定能让他俯首称臣, 我和月姐再也不会像这几年一样被他操得...杀得人仰马翻了!”白颖险些说漏了嘴, 急忙全身缩进温水里掩饰窘态. 这时叶儿已经基本上恢复了精气神儿, 对大家说道, “小京这十几年可真是越变越好了, 当然不止在床上, 这都是你们的功劳啊!我得谢谢你们, 并且今后要和你们一块努力让他更好.”“客气什么, 叶儿.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以后我们一起生活肯定会越来越好的.”徐琳这时插话了, “不过, 我看呀, 小京这十几年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成功且彻底的复仇!”众人点头称是, 退休干部童佳慧更是一锤定音, “同意. 内因起决定作用嘛.”连我也不谦虚地表态, “我觉得我的内因里还是有点儿反抗精神的星火的,毕竟圣贤书没有白读,所以碰上被人极端欺辱这个外因就终于燎原了!”叶儿却有些疑惑, “我断断续续地也知道了复仇的过程和来龙去脉, 但心中一直有个疑问, 不知该不该讲.”白颖大度地说, “现在咱们都是一家人了, 事情也过去那么多年了,我不会在意你的任何问题的, 那其他人应该更不会了.”“哦, 小颖, 你别误会, 我的疑问不是关于你的, 而是关于李萱诗的. 她为什么要做这个恶呢?!”众人震惊, 然后又默然, 因为人人疑惑却无人能答, 也许只有除了岑筱薇和我.

唉, 是时候做最后的了断了。叶儿以前没有参与我的复仇, 今后我也不想让她再受此困扰, 于是我决定把我最近的那一项秘密任务和盘托出, “爱人们,我在筹办这个婚礼的同时, 还在按照岑筱薇的提示对李萱诗进行一项秘密调查.”“岑筱薇联系你了?!”白颖猛然打断我的话, 看来她对我这个昔日青梅竹马的暗恋者很敏感. 但童佳慧却打断白颖, “小颖, 不要插话, 让小京说完.”看来, 童佳慧对李萱诗也很敏感。我点点头, 接着说, “小薇回英国后从事心理学, 经过多年研究和思考后, 终于明白了李萱诗作恶的动机, 所以几个月前突然联系我并告诉我她的结论. 我没有轻易相信, 也就没有轻易告诉你们, 而是委托不同的心理学专家进行独立且深入的调查. 结果所有的结论是一致的, 而且这一结论也与我的感知契合, 所以我现在相信了.”“什么结论?!”众人异口同声迫不及待地问. 我深吸一口气, 缓缓地说, “李萱诗具有双重人格, 表面上是正常人格, 表面下是控制狂人格, 正是这个不为人知也不为已知的深层次人格做了恶!”正如意料之中的, 众人一脸茫然, 就像我刚知道此事时一样, 所以不等她们提问, 就继续解释, “结论就是一句话, 但整个论证过程可复杂了. 我尽量简结全面地向你们解释, 你们就当听个故事好了.”

啊, 这断肢痛又发作了,我不禁痛苦地握住那只手, 晢停了讲述. 这时, 叶儿也关切著抚摸我手臂上那些已淡去的烟头烫伤疤痕, “不要再说了吧. 都是我不好, 不该问.”“你问地对, 叶儿, 也问地正是时候. 今天是我们生活中的另一个节点, 所以我必须回答这个问题, 不能把它留给下一段十六年的人生.”我压制住了痛苦, 开始讲李萱诗的隐密故事, “李萱诗和我爸相识相恋时很正常, 非常随和, 总是小鸟依人状, 这也是为什么能够打败其他情敌, 最终与我爸结婚. 哦, 妈, 你别介意, 你也是很温柔的!”我看到童佳慧脸色不豫, 就马上中断讲述, 转而安慰她. 见她脸色好转后, 我才接着说, “但在我出生后, 李萱诗的控制狂人格开始影响她的行为. 具体表现在对我的控制越来越强, 直到我十六岁离家上大学。但那时我己被塑造成只知学习的妈宝男,导致我几年后无力抵挡李萱诗等人对我的伤害. 幸亏我在大学里及时遇见白颖, 这才没有被彻底定型为受控人格,所以才能最终绝地反击. 后来随着我结婚以及郝老狗的出现, 李萱诗的控制对像就逐渐转移到了老狗那边, 不但控制财权, 更是控制了交配权, 包括情妇的选择和怀孕. 但这时出现两个意外, 一个是老狗自做主张迷奸了小颖, 另一个就是岑菁青要怀孕生子. 李萱诗赶紧用尽一切手段重新把控事态, 对小颖是连哄带骗, 甚至是不惜重重地伤害我, 而对岑菁青是下了毒手, 进而坑害了岑筱薇一生. 更疯狂的是, 李萱诗的控制欲不断膨胀, 竟然想借用老狗拉我岳母下水从而控制白家! 终于, 李萱诗没能完全控制住我, 我爆发了,我复仇了, 我打碎了她所控制的一切, 我毁灭了她的控制狂人格! 这时, 她的正常人格自然就主导了她本人, 但她已铸下大错, 尤其是几条性命包括岳父之死使得她认识到, 她只有以命赎罪了. 当然, 她最后为我生了个孩子, 但这不足以免死, 而只能是获得我和小颖的原谅.”我一口气说完这个故事, 停下来静候众人的反应.

良久, 良久, 只听到啜泣声传来, 却无人开口. 终于, 啜泣声停止了, 众人的情绪也平复了下来, 但仍无人发声, 只是看着我. 我明白这沉默意味着她们也承认了岑筱薇的结论, 所以我对上童佳慧的目光问, “妈, 你现在能原谅李萱诗了吗?”童佳慧不置可否, 却反过来问我, “小京, 你现在后悔让她死吗?”我早己问过自己无数遍这个问题了, 所以毫不犹豫地答道, “我对她的正常人格感到后悔, 而对她的控制狂人格不感到后悔. 但生命只有一个, 只能陪着那个做了大恶的人格一起死, 而不能陪着那个做了小善的人格一起活. 所以, 妈, 过去, 现在, 以及将来, 我都不后悔让她死!”我一字一顿地说完最后一句话, 向童佳慧传达着我最深的心意. 童佳慧当然明了, 却只是无声流汨, 没有回应我. 这时, 叶儿怯怯地问我, “小京, 李萱诗必竟给了你和你孩子以生命,你认为这是小善吗?”“这对我和孩子当然是大善, 但我想到的是我们所有人, 对于这个更大的整体而言, 李萱诗的确只做了小善.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大义灭亲这个成语。”我同样毫不犹豫地回答了这个同样思考过无数遍的问题. “啊, 小京, 你说的太好了!”童佳慧终于开口了, “你的思想现在已经超越你爸爸和你岳父了! 我好欣慰啊... 那么我现在来回答你的问题: 站在我们这个大家庭的立场上, 虽然我痛恨李萱诗的控制狂人格, 但我现在原谅她这个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