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 -- 尾声解密(3)

第三章(一家三口)4/23

而徐琳高兴了, “好啊!洗完了再玩. 刚才脑袋里迷迷糊糊的, 和慧姐玩地也是偷偷摸摸的, 呆会儿可得让我光明正大地真真切切地体会下慧姐的爱. 哦,对了,你们要不要也洗洗后门呀,嘻嘻嘻.”“你这个不要脸的小琳子, 那地方也能做吗?我不去!”童佳慧又批评了徐琳. 白颖却道, “妈, 再放开些. 我是医生我知道, 只要保持安全卫生, 偶尔爱爱肛门也是很舒服的吔, 老公也喜欢. 琳姐可以做证哦.”不过徐琳不敢拂逆童佳慧的意思, 忙道, “先不要强迫你妈了,今天她已经有很多突破了, 将来只会更多. 这次咱俩先做个肛交的示范吧. 而且呀, 我觉咱俩今晚为了小京也得必须这么做. 你刚才没感觉到吗, 他的鸡巴出奇地大出奇地硬, 肯定不会只满足于操前门的. 是吧, 小京?”我连忙傻傻地点头, 顺势含了一下徐琳的奶头, “徐琳, 你可真像我的亲妈, 知道我要什么.”“你这个臭老公! 好的, 琳姐, 咱俩到你房里深度清洁吧, 让他们在这洗.”白颖说完, 和徐琳手挽手出去了。

我看着童佳慧说, “妈, 我抱你去洗白白好不好?”“你现在该叫我什么?”她突然害羞起来. “哦, 佳慧! 以后没人的时候就叫你佳慧, 像我爸和岳父那样叫你.”“这就对了,听你这么叫我我就感到特别幸福踏实.”说完她轻轻地给我一吻, 然后又接着说, “不过你可别叫顺了嘴, 让外人起疑心. 虽然我们现在都不在意某些可笑的道德了, 但人心难测啊, 尤其我还在政府工作, 所以必须要防患于未然. 当然, 有权也有好处, 有时可以用些非常规手段和资源摆平一些事情.”“那小洁会不会发现?她可是你的秘书兼干女儿,瞒过一时可瞒不过一世。”我不禁有些担忧。“这我心里也有数。小洁对你只有纯粹的兄妹之情,而且很重亲情,她不会嫉妒我们也不会害我们的,要是别人做我的秘书那我才不放心呢。另外,她的志向可以说是真地为人民服务,连我都有些佩服。当然,她并不迂腐,否则也不会帮你做些狠辣的事。我看好她,觉得她是个既斗得了贪官又能不忘初心的好干部,也想栽培她,希望将来能接我的班。所以啊,只要我们不伤害别人,她就绝不会伤害我们的。” “还是你想的周到. 我只想到了用钱砸, 但权力才是更强的武器, 包括用来自保. 而真正的亲情和道德更是力量的源泉!”我由衷地赞叹著. “那当然了,不想得周到那我能答应你们吗?我可不能象小颖那样顾头不顾尾的. 你也不能那样, 不过我对你很有信心, 所以也对我们这个不合世俗的家有信心!”“谢谢你, 佳慧, 谢谢你支撑着我还有这个家. 现在我觉得自已真是越来越像岳父了,而且是自愿地. 我一定要像他一样, 爱你和小颖!”提到白颖, 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模糊的念头, 但还没等我想清楚, 童佳慧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同样相信你能做到这个, 这样我们就真能对得起老白了。好了,小京, 抱我去洗澡吧. 我心里舒服了,可身上实在黏的难受.”于是, 我们进了浴室, 就像老夫老妻那样, 温情平静地擦洗对方的身体. 但我们都知道, 这只是大战前的宁静...

我们洗完出来了, 还没有看见白颖和徐琳. 我知道彻底浣肠挺花时间的, 却觉得这宁静期太长了,我的雄性又要亢奋了。童佳慧感觉到了我的反应, 向我妩媚一笑, 却阻止了我的动作,“咱们去看看咱儿子吧,我想你在他面前爱我, 就像普通的夫妻一样.”我们互相搂抱着来到婴儿床前, 童佳慧俯身撑住床沿, 爱怜地凝视著小健, 却把性感的屁股和阴户顶上了我的坚硬,“老公, 爱我吧, 温柔地爱我吧!”我的坚硬应声滑进她的绵软, 抱着她的腰肢, 轻轻但坚定地抽插著, 没有啪啪的声音, 没有床铺的晃动, 只有她细微的喘息. 但我们的快感却在身体里澎湃著!

我似乎记得从没有从正后面操过童佳慧, 因为她以前和我的两次单独作爱都偏保守. 她的屁股比白颖更丰满些, 腰也稍粗一点, 正适合我用力地固定住她的腰, 紧紧地挤压着充满弹性的大屁股,把我的鸡巴狠狠地插入她阴道的尽头. 在那里, 我的龟头嵌入了一个更狭小的空间, 而且还有一粒枣子大小的肉筋挑逗著龟头. 大鸡巴头就在那里不断地挤压着旋转着, 激起整个阴道的收缩, 无数的橡皮筋缠绕着整只阴茎, 不留一丝空隙, 鸡巴根更是被大小阴唇死命咬住, 恨不得咬断. 鸡巴奋力抵抗著, 越是夹紧就越是粗硬. 然后鸡巴缓缓挣脱阴道, 只有膨胀的龟头不能全身而退, 就又忍不住再次缓慢地冲进那舒适的漩涡, 重复著刚才的交锋. “老公...啊....你的鸡巴真是好粗好长啊, 就好像生孩子时整个阴道都撑开了! 啊...好舒服啊...好老公...”童佳慧勉力转头低声对我呻呤, “我的屄要化了!”我顺势低头吻她的嘴, 分出一支手抚摸她垂下的大奶, 用指缝夹着硬硬的乳头, 而另一支手横过腿根按住耻骨, 继续用鸡巴更用力地融化她的嫩屄. 终于, 她的手撑不住了, 腿也哆嗦了,软到在我臂膀里, 花房也化了,一大股粘滑的液体冲到鸡巴根上. 她泄了, 而我还想不懈地努力,“佳慧, 上床好吗, 我还想操你, 操不够!”她柔顺地点头, “把小健也抱上大床, 我还想让你在儿子旁边操我.”

我一个公主抱把童佳慧放在大床上, 然后把小健也轻轻地放在她旁边. 还好, 这小家伙还是呼呼大睡. 我刚要压到童佳慧身上再次耕耘, 她突然诱惑地对我说, “老公, 咱俩第一次做爱时想让我在上面, 我没好意思, 现在补偿你好不好. 我想一边做爱一边看着你和儿子. ”我心中一动,想起刚才那个模糊的念头, 问道, “小颖小时候, 你和岳父是不是也这样做过?”“是啊. 那时候我们工作忙, 两地分居, 白颖才两三岁, 我们娘俩就同床睡. 有时老白回来了, 他那时是个急性子, 远不像后来当大官时沉稳, 所以等不及把小颖抱走就开始要我了。”“那小颖知道你们做爱吗?”“她那么小还不懂事, 不过有时我们做得太激烈了, 也会吵醒她, 然后就又稀里糊涂睡去了。你问这个干嘛. 放心, 只要你不大动作, 咱俩不会吵到儿子的. 所以这次我在上面操你, 我来控制.”说着, 春意再一次爬上童佳慧脸庞, 而她, 第一次爬到我身上, 扶著鸡巴对准自己阴门, 缓缓坐了下去, 直到最深处.

短晢停留后, 她水汪汪地看着我, 开始套弄我的鸡巴. “老公, 我操得你舒服吗?”“舒服! 没想到你花样也不少, 看来岳父没少享福.”说着我把手指放在我的鸡巴根, 当她坐下时, 阴蒂刚好能碰到我的指节. “哦, 你更会玩!你岳父年纪大了以后, 鸡巴就没年轻时那么坚挺了,我也没那么多机会在上面了. 啊,还是你这个年轻的老公好, 鸡巴就像烧红的烙铁, 插到我肚子里啦. 哎哟... 别再顶我的阴蒂了, 酸得我要夹不住鸡巴啦!啊...”“好, 那我把手放这吧.”说着, 我掐住了她的两个乳头. 她张著嘴, 丝丝地吸着气, 忍受着这重重一掐, 随即屁股重重落下, 整个人串在了鸡巴上, 阴道也跟着痉挛起来. “轻点捏.”她埋怨了一句, 却弯下腰抱住我. “嘿嘿, 儿子还没吃过你的奶呢, 我掐你乳头是替他抗议一下.”“你还和儿子一块儿欺负我!”她狠狠地咬了我一口, 疼得我浑身一激灵, 连鸡巴都在屄里挺了一下. “哎呀, 不要乱挺, 让人家歇一下嘛.”“不行, 我还没欺负够呢!”说完, 我搂住她肥美的大屁股, 紧按在鸡巴上前后摩擦. “哎呀呀...我又受不了了, 小屄里要烫坏了。哎呀, 儿子, 你爸爸太坏了, 妈妈要被欺负死了! 啊...”听她一边操屄一边提到儿子, 我突然忍不住了,“孩儿他妈, 我射了!”尽管没有大开大合的动作, 没有大呼小叫的声音, 这次温情安静的性爱还是带给我们同样的高潮. 我一股一股在她阴道里射精, 她一缩一缩地夹着我的鸡巴, 好像要把精液和鸡巴都留在美屄里.

“嗯,咱儿子真帅, 怎么都看不够.”童佳慧稍微平静下来就把心思转移到儿子上, 全然不顾我软下来的鸡巴还嵌在肉洞里. “我突然后悔没让李萱诗看一眼她新生的女儿, 我感觉报复地有点儿过头了。“童佳慧出乎意料地提到这个人, “你真地一点儿都不怪我吧, 小京.”“一点儿都不怪. 这样的结局是我能想到最好的了, 和过去一刀两断, 绝不拖泥带水. 对李萱诗我还是做不到那么决绝, 所以感谢你能为我安排一切. 我知道, 让生命消失是很痛苦的, 所以我更加钦佩你.”“小京, 你是不是想说是我安排了李萱诗的死亡.”“佳慧, 我已经知道了大概. 你安排的医生是我以前联系过的一个黑医, 虽然我没让他为我做什么。 所以李萱诗生产那天我听着医生的声音挺熟,但我没有去探求细节, 我现在可以只记着她对我的好, 这就足够了.”“我明白, 也相信你会这么想. 不过不要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好吗? 包括小颖. 在这些人中, 只有你和我是有足够强大的情感和理智处理这件事的, 所以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好的, 佳慧, 我们把这秘密带入坟墓!“

这时门开了,小颖的俏脸探了进来, “你们果然在这里! 幽会呢?”只听啵的一声, 随后我和童佳慧同时啊了一声, 原来是童佳慧受了白颖惊吓, 阴道紧缩, 却又强行从我身上翻下来, 结果两人的生殖器都是一阵疼痛. 更让童佳慧羞涩的是, 我的鸡巴刚离开, 一大团浓精就从阴道口涌出, 她本能地用手挡住洞口说, “死丫头, 吓死人了!”“我看你是想再给老公下个人吧. 那么多精液, 可以下一对真正的双胞胎了,哈哈.”白颖边说边走近我们, “咦, 怎么小健也在床上. 你们一家三口也真是的, 羞不羞啊!”“妈是想孩子啦.”我替童佳慧解围, 然后神使鬼差地说, “小颖, 你很小的时候, 你爸妈也在你身边做爱呢, 你还记得吗?”“啊?还有这事, 真的么, 妈?”“你这个臭小子, 怎么什么都说啊, 看我糊住你的嘴!”说着, 童佳慧把沾满精液和淫液的手抹向我的嘴巴. 我急忙把脸埋进白颖的胸脯. 童佳慧一愣, 顺手抹在了白颖的乳房上. “哎呀, 妈, 好恶心呀!白洗澡了.”白颖故作嫌弃状. 我抬起头促狭地说, “说不定在你小时候, 爸妈做完爱后, 也拿你的身体当卫生纸呢.”“小京! 闭嘴!”童佳慧的脸更红了, 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不会吧, 妈.”白颖顺着我的意思继续逗妈玩, “不过也说不定啊, 你看我皮肤这么白, 也许就是从小有特殊保养, 呵呵.”“你们两个小混蛋, 不要再夫唱妇随地气我了。我和你爸确实有时在你身边做爱, 但那是你爸太着急, 我们可没干过往你身上抹东西的恶心事.”情急之下, 童佳慧还是说漏了嘴. 我马上跟进问小颖, 同时仔细观察她的神色, “怎么样, 我没骗你吧. 那时你都两三岁了, 就真地一点印象都没有?”“嗯...好像也许大概齐模模糊糊有一点点吧,似乎爸妈那时在摔跤, 而且妈经常骑在爸身上, 应该是获胜了, 蛮好玩的.”我心里有数了,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而是帮着童佳慧把小健放回婴儿床, 然后一手一个抱住母女花说, “走吧, 宝贝, 咱们去找徐琳大干一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