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 (完) 作者:sis989796

(四十四)

茶艺师熟练的茶艺再次把中国古代的文化传承表现的淋漓尽致,茶未入口人已经被茶香浸透全身的毛孔,天窗洒下来冬日阳光把左京照晒的十分舒服,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黄俊儒拿起茶碗,先闻了一口香气再一饮而尽,然后看了看左京。左京笑道:“这又不是喝酒,还得一起干了。”

说着也喝完了手中的茶水。黄俊儒看到茶艺师已经离开了,就一本正经起来的要说话,不想左京先开了口。

“不是什么好消息吧。不然你也不会亲自来一趟。”

“你发给我看的那张郝江化的照片我看了,很解气!这里有三万美金你帮我给王诗芸。”

左京接过黄俊儒递过来的一沓美钞,放进了包里面。然后继续等著黄俊儒的下文。

“当然要是为了这钱也确实不用跑一趟,你既然有了心里准备,应该也知道我要和你说什么了吧。”

“还是你来说吧,她既然不肯见我,那么我就不乱猜了,还是耳听为实。”

“叶儿结婚了,她住在我那个城市里面,因为岳靓的原因我们经常见面,她现在刚刚生下一个女孩,生活十分的美满平静。”

“我不会去打扰她的,只是想知道她的情况,所以那天才忍不住给你打了电话。之前我听到她的消息的时候就有一种已经彻底失去她的预感,只是没想到她连孩子都有了,其实我也配不上她就是了。”

“她要我和你说,把该放下的都放下,实在放不下就别放下,如果对已经发生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那么一辈子都不会快乐。我和你一样,那时候对王诗芸我还是狠下心来了,虽然我一直都很后悔。本来应该给她多点补偿的,但是生活不易呀,我现在有两个孩子要养。”

“那你要不要见见她?”

“她现在怎么样了?”

“基本上毒瘾没有了,身体恢复的也不错。我和她聊过一次,她说自己没有信心回到社会上开始新的生活,我找了人安排她就在戒毒所里面干一份后勤的工作,人也不出来住在里面的职工宿舍。”

黄俊儒凝神注视着手中茶碗袅袅上升的热气,然后轻轻地放在了茶几上面。

“算了,我现在都放下了,就算是有时候会有所愧疚,但只是愧疚……”

“黄哥比我洒脱啊!不像我老是去钻牛角尖,该放下的时候总是犹豫不决。你和叶儿说……我……还是算了吧……对了我也结婚了,今天刚领的证,给你看看。”

左京把刚办好热乎乎的结婚证递给了黄俊儒。黄俊儒看着左京和何晓月面带微笑的照片也非常为他高兴。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新娘子很漂亮呀!你什么时候办事儿我来一趟。”

“领证就行了。家里也没有长辈,就无所谓场面了。”

“对了,叶儿说帝都那套房子就给你了,这里是几份办手续的委托书,你拿去签字就可以过户了。你别让我难做,这是叶儿的意思,要是你不要我回去再被老婆骂办事儿不利说不定还得跑一趟。”

左京长叹一声,拿过来看了看就收了起来。

两人坐着聊了一天,黄俊儒离开的时候左京一直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背影,黄俊儒获得了新生,叶儿也有了好的归宿,自己何去何从还未可知。

晚上左京就去了童佳慧那里吃饭,现在童佳慧已经从大院搬了出来,毕竟老白不在了,虽说没人管这件事,当时候级别差很多的童佳慧不好意思一直霸著房子而且现在也实在不方便住在那里了。之前他们也购置了一套二环的住宅装修好了一直摆在那里,两房两厅现在住着正合适。

白颖挺著肚子来给左京开了门,左京一直没拿这边的钥匙。左京来就是给这对母女花做饭的,童佳慧在客厅看着电视对左京爱答不理的,白颖在厨房帮着打下手,没多长时间左京弄好几个菜,都端上了桌子。

“妈,吃饭了。今天我做了……”

“手续办好了?”

童佳慧打断了左京的话,左京这才明白原来今天不理自己是因为这个,白颖到还没什么,她倒先吃起了飞醋。

“妈,你不是事先都知道吗?只是走个过场,要不是小颖也怀孕根本不用找外人,我也怕麻烦的。”

“那你今天回去吗?”

这个左京就服了童佳慧了,真是搞不懂这个女人的心思,难道我真的要住在这里睡客厅沙发。白颖对二人的对话似乎充耳不闻,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饭,自从她知道了左京和童佳慧之间的事情之后就很少和左京说话,除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以外。左京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童佳慧的话她也都听,只是很少和别人交流了,在家里面连电视都很少看,只是做家务,左京心疼她怀着孩子让她少做,就自己天天来照顾她们娘俩儿。

晚上童佳慧把左京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京,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让我很担心。”

“这个是不是产前忧郁症?”

“胡说,小颖就是对咱们俩的事情接受不了,现在都不怎么和我说话了。在她眼里我和她是一样的女人了,婚内出轨还怀了奸夫的种,奸夫还是你这个混蛋。都是你让我做了对不起老白的事情,那天你还……你个混蛋!”

童佳慧用力的在左京身上捶打了几下,说话就带着哭腔了。左京也没办法了,根本就是童佳慧得了产前忧郁症,脾气变得非常古怪。

“好好好好,都是我不好,害了你怀孕,害了小颖现在不理你了。你还是小心点儿,别冲动,肚子里面还有宝宝哪。”

左京把童佳慧抱在怀里面,没一会儿就被童佳慧推开了。

“我不管!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你而起,今天你无论如何要把这事儿给解决了,不然咱们走着瞧。”

“我……办法倒是有办法,但是我还没有想好……”

“你有办法的,我知道你一直有办法的,只是你还没有想好要不要真得从此以后接受小颖,小京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算了,刚才我是故意生你气的,就想逼你一下,如果是这样我就再给你几天时间吧。”

“那我晚上睡这里?”

“你想得美,要是小颖也不愿意你和她睡,你就回去搂着自己老婆睡吧。”

左京又被童佳慧噎得没话说。他出去也没有去找白颖,他知道要是自己想和白颖睡一张床白颖不会拒绝,但是自己就像刚才说得那样真的还没想好。

晚上叫了何晓月出来一起吃了宵夜,左京不知道自己只是想问问何晓月对李萱诗现在情况的看法,还是因为白天见了黄俊儒后心情不好想排遣一下,总之何晓月最后还是和他上了床。

两人脱光了衣服就扭在了一起,左京插入时何晓月和往常一样的发出了尖叫,这次却刺激到了左京,左京没有控制自己的力度也没有使用什么技巧,只是大力的在何晓月的阴道里面抽插著,仿佛左京对自己身体失去了控制一样,何晓月变换了好几次姿势左京都没有射出来,最后何晓月受不了了。

“左京,要不你弄我那里吧,我下面已经有点麻木了。你今天发疯了吗?就是发疯也该出来了。”

左京见何晓月把屁股撅起来老高,一朵小菊花在眼前晃动着,之前他也不是没有插过女人屁眼,叶儿、徐琳、白颖、吴彤都弄过,和何晓月倒是第一次,左京换了一个套子,把龟头顶在了何晓月的肛门上面。

龟头触及之处感到一片温热,何晓月是蝴蝶逼,之前被搞过次数太多了有点松弛,但是屁眼还是很紧致的,左京费了点力气才把龟头给插了进去。过去的肛交经验告诉他,此时应该慢慢的动几下,左京也这样做了。轻轻的抽插几下在往里面深入一点,每一次深入何晓月身体都会放松,但是心里面会紧张一下。她之前很少和郝江化肛交,每次都是插几下过过瘾就拔出来了,而且郝江化的肉棒很大让何晓月疼的吃不消。左京的尺寸很适合,而且插入的方式是温柔的循序渐进,最后插到底的时候,何晓月感受到了和阴道性交一样的充实感和快感,当左京抽出的时候她会觉得一阵子轻松,插入的时候她又会被这充实感所刺激的叫出来。

“啊……啊……”

左京的速度加快了起来,何晓月的直肠里面的褶皱和阴道不一样,这样就像在搞两个女人一样,左京插了几十下就换到何晓月的阴道里面继续干几下,他发现阴道里面的淫水比刚才操屄的时候还要多,而这些水沾到鸡巴上面后再去操屁眼就起到了润滑的作用,左京来回的操著,心想要是哪天把徐琳弄过来双飞一次,再像这样来搞一回一定很爽。想到骚浪的徐琳,左京有点忍不住了,精关一松就全部射了出来。

射完后的左京进入了贤者状态,任由何晓月把自己的套子摘掉再清理干净。左京点上了一支烟,听着何晓月洗澡的水声。他想那时候白颖一边出轨,一边和自己成天恩恩爱爱,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这样。左京其实早就想明白这个问题了,但是他总是忍不住去老去想这个问题,这就和结过婚的男人再怎么爱老婆,到外面看到美女还是会忍不住的去盯着看一样,这就是人的天性吧,白颖的本性就是这样的,这也是左京到现在不能完全再去接受白颖的主要原因。

左京第二支烟抽完,香喷喷的何晓月已经钻到了他的身边。

“老公!我不管,反正我现在是你的合法老婆,哪怕只有这一天我也要和你做好这一日夫妻。”

左京没有说什么,伸出手搂住了何晓月,把何晓月搂在了怀里。

“你现在烟瘾大了不少,知道你心里面藏得事情多,但是身体是另外一码事儿,以后要依靠你的人还有不少。”

“都是李萱诗告诉你的吧,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和那郝老狗是一样的人?”

“我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以后我都会跟着你,我以后会是你的前妻,还带着你的孩子,你不能不管我。”

“你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钱不都还你了吗?要知道你现在比我有钱,诺大的家业被我折腾的差不多了,一开始我就知道所有的事情到最后都是两败俱伤,但要是真的什么都不做就远走高飞,我又忍不下那口气。”

“好多人活着不就是为了一口气吗?至少这件事不是你先做的恶,你的恶是被恶人逼出来的。难道人受辱之后就该忍气吞声的逃避吗?那是懦夫行为,这也是我现在喜欢上你的原因。一场战争哪怕失去的再多,只要最后胜利了就算是惨胜,那也是胜利了,胜利者的未来会把失去的全部都拿回来甚至更多。左京你现在不是有了许多之前不敢想的东西,你学历高,校友的交际圈子在那里,财富什么的本来就是唾手可得。”

“看来你这段时间想了不少东西,我背负的东西太多不想再加上一点儿沉重了,我准备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开一家餐馆儿,过过平静的生活,不再去追寻什么东西,守护好自己现有的一切。”

左京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何晓月没有睡一直看着躺在身边的男人看了好久。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边白颖来到了童佳慧的房间门口,想了半天都没有进去正在犹豫的时候就听到童佳慧的声音。

“进来吧,都等你半天了。”

白颖连忙推开门进来了,童佳慧已经坐在被窝里面了,虽然有暖气但是衣衫单薄的白颖还是有点冷,被童佳慧一把拽到了自己的被窝里面。

“你看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进来说,难道你真要一辈子都不理我吗?”

“…………”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已经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这事儿都已经发生了,本来我能一辈子都不让别人知道的,可我为什么要出这个丑?”

“我知道你还是为了我,可……可也不一定非要这样,还……”

“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可左京想要,我让他选择,他选择了孩子,要是没有我肚子的这一个,恐怕就凭你那个根本就留不住他。小颖你要是再像以前那样,我觉得还是放他走算了。”

“妈——我怎么可能还能像以前那样!”

“我不是说那个,而是你对他的态度。对,你是改变了很多,也知道了犯错的代价。可是现在的左京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之前也怪我,对李萱诗实在是太痛恨了,一定要置她于死地,结果反而把左京这个湖南佬的倔性给激起来了。也都怪你之前太混账了,现在只有磨他,绕他,利用他这个人的良心和责任感。小颖!妈可是把自己都搭进去了,才让他低了头。我之后也没有和他再有过,以后也不会再有,这个总行了吧!”

“有就有,省的他成天在外面找别的女人,那个何晓月要是耍什么心眼儿,赖上他怎么办。还不如在自己家里……”

“你胡说什么哪!你真的以为我是李萱诗那样的女人?还是你以前在……好了好了,小颖一切都过去了,妈也不会再去翻老帐。小京全放下也要有个过程,那个何晓月你不必担心,她也没有那个胆子,她孩子在帝都上学的事情还是我安排的,这个是万无一失的。”

“妈,我不是生你们俩的气,是的之前我也生过气,可是我哪有资格来生左京的气,他根本就和我没有关系了。我还是怀念以前的那个段时间,天天和他在一起,虽然他不怎么搭理我,但也是照顾我和我睡在一起,我就像回到了过去一样。所以只要他能回来,我什么都能接受。”

“那他在家的时候你怎么不和他说话,再这样下去他就真的要离开了。”

“他不会离开的,不是还有你吗……”

“小颖!你还是在意这件事,我也不解释什么了,该做的我都做了,事情的安排我也都告诉你了,现在你告诉我你能接受吗?”

“我可以接受,如果左京没有问题的话……”

“小颖,我告诉你,马上左京还有一道坎儿要过,我现在很担心他会出事儿,所以小颖这次是危机也是机遇,如果你能把握住的话,左京就能真正的回到你的身边,妈会帮你的。”

白颖听童佳慧的话后若有所思的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了两天左京送黄俊儒去了机场,在分别的时候黄俊儒再一次问左京。

“你真的没有什么要和叶子说的吗?我这一走以后就是回来也不会再联系你了。”

“我……算了吧,本来我和她已经分手过一次了,现在更没有必要过多纠缠,这样只会给彼此徒增烦恼。”

黄俊儒有些欲言又止,但是还是说了出来。

“我这里有她和女儿的一张照片……你要不要……”

左京像是没有听见一样把手中的拉杆箱递给了黄俊儒。

“你能放下叶儿,说明你也能把过去的事情都放下,这下我对你就放心了。”

左京看着黄俊儒真诚的表情心中有些感动,原来这世界上记挂着自己的人还是有的。

“那么你真的不去看看……”

黄俊儒伸手打断了左京的话。

“道理都是一样的道理,我相信她能自己走出来,我去了反而会扰乱她的心境,再说女儿总有长大的一天,大家都有希望不是吗?”

看着一架客机直冲云霄,左京还没有从好友离别的惆怅里面走出来,那边何晓月的电话就把他催到了医院。

左京赶到医院的时候,发现童佳慧已经到了,正在产房门口的长椅上坐着旁边的医生递了几张纸给她,看见左京来了童佳慧就递给了左京。

“你来的正好,这些东西想来也只有你能签字了。”

旁边的医生带着口罩,从眼睛里面看不出来他的表情,见到左京来了就说到:“你是家属吧,你看看这些,现在情况很紧急,产妇有危险,身体也很差,胎儿的情况倒是还行,不过这次要手术。”

左京仔细看了几个报告,心一下子沉到了最低。他总算是明白了童佳慧让自己选择一次是什么意思了,不知不觉左京手中的笔好像重于千斤,在这春寒陡峭的季节额头上面的汗水居然滴到了纸上面。他想抬头仰天长啸,却觉得自己动都动不了,一个有些臃肿但是很柔软的身子靠在了他的身上。左京身子放松了下来,心里却还是紧张的不能控制住自己。

“小京,你现在的选择很重要,我不想逼你但是我要告诉你,我就在等着你做出选择。我对未来一直在憧憬著,我好想能有一个全新的未来。”

左京回头看着此刻对自己温柔如水的童佳慧,她就像自己的妻子一样从后面抱着自己的腰,她的腹部紧贴著自己,里面那个自己的亲生骨肉被夹在两人之间。自己将要得到一切,只要让童佳慧能够满意。而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只是左京现在确实难以下决心签这个字。

“小京,我做得一切都是为了你和小颖,还有我和小颖肚子里面的孩子。都是你的孩子,我想李萱诗已经有思想准备了,她这一生做错的事情太多了,这次是她唯一能救赎的机会,难道你连这个机会都不给她,让她以后永远都活在自责和悔恨中吗?”

童佳慧的声音让左京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的,他虽尚有一丝清明,但是却不想清醒过来,清醒又怎么样?理智下的自己还是会签这个字,不如就昏昏沉沉的,左京恨不得此时能喝下几瓶白酒,把自己喝断片,在断片的情况下签字,也许以后就不会有这一段记忆了。

医生拿着左京签过字的通知书后对左京点点头。

“知道了,左先生,我们会尽量保住孩子的。”

这个医生的声音很熟悉,左京抬头看着他,只见他向童佳慧点点头后就转身进了手术室,看着手术室的大门关闭了,左京好不容易抑制住了站起来的冲动,童佳慧的手也一直没有松开,童佳慧那并没有太大力气的手臂就像一根牢固的铁链一样把左京拴在了长椅上。

何晓月陪着白颖做完检查,就来了手术室,她看到童佳慧抱着左京的样子有点儿吃惊了,但是白颖却若无其事的继续走向两人,何晓月再仔细看去,发现了童佳慧隆起的小腹,规模和白颖一模一样。顿时明白了一切,想想自己也是可笑,之前的白日梦能做一次就行了,何必着相,这个男人永远不会属于自己。

童佳慧看到她们来了,就放开了左京,让白颖在这里陪着,自己招呼何晓月带自己去做孕检,白颖则捱著左京坐下下了。左京此时已经不再想任何事情了,只是一直注视着手术室紧闭的大门,他情愿自己心如乱麻的胡思乱想也不愿意现在头脑一片空白。伸手可及的一片温柔,左京都不知道身边人已经换成了白颖,白颖偎依进了左京的怀里面,她知道这个男人此刻脆弱的要命,之前的冷血,坚韧,隐忍都没有了。她想起左京得知自己父亲去世时,自己陪伴他的那天,也是这样面目苍白的没有表情,把自己搂在怀里一动不动。

今天的事情白颖已经猜到了,李萱诗也许要走了。她一辈子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左京的事情,左京来报复的时候却一直选择保全自己逃避责任,最后又因为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淫荡欲望而怀上亲生儿子的孩子,却不想最后因为这个孩子落个如此下场。也许没有孩子李萱诗反而能够活的长久一些,左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对李萱诗下手的。其实左京还是很在意自己的,那天自己坐在路边看到他虽然醉醺醺的但是眼中关切的神情却是掩饰不住的,后来和自己性爱中他那么粗暴,总是玩一些让自己羞耻受折磨的花样,当自己逆来顺受的接受时,左京的脸上却流露出不忍心的怜惜、有征服的得意、有性愉悦的满足。

“老公……”

左京不由自主的应到:“怎么了?小颖。”

“你放松一些,我陪着你。”

左京看着身边的女人百感交集,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原点。失去了好多,自己还是让白颖回到了身边,还得到了童佳慧。自己一辈子都和白家纠缠在了一起,原来的家庭彻底的消散了。

“我现在一无所有,连钱都没有多少,你要是跟着我没什么好日子过,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你好。”

“我都无所谓的,只要能在你身边就行了,我可以找工作,以后你什么都不用做,在家我侍候你和孩子。你和妈的事情我可以接受,要是你喜欢何晓月和徐琳我也能接受她们。”

“别说了,小颖。事情都过去了,我能接受你就不需要你一直为以前的错事而对我心怀愧疚,那样还不如不在一起。我也对不起你父亲,所以要放下就要大家一起放下。”

白颖哭着点了点头,左京帮她擦拭著脸上的泪水。这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婴儿响亮的啼哭声传到了两人的耳中。

“家属在吧?!”

左京和白颖立刻迎了上去。

“七斤一两,是个女孩非常健康。”

左京并没有像白颖那样去关心孩子,而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医生。医生放低了音量,对他说:“你们进去见见她吧。”说完把孩子抱走了。

李萱诗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见到左京进来了,立刻脸上就有了光辉。

“小京,是个女孩儿,总算是生下来了。你做的对,保住了孩子,总算是能让我做了一件对得起你的事情来赎罪了。”

“你别动,我在这陪着你。”

“小颖也来了,我……我还能见到你们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妈……”

“小颖还能叫我妈,我真是没脸接受,可是我心里好高兴。小京我之前一直做梦,梦见你们结婚的样子,你爸爸和我一起祝福了你们。我马上就能见到轩宇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该把脸蒙上去见他,可是我又怕蒙着脸见不到他,我好想他,想马上就见到他。”

左京哽咽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李萱诗把手伸到他的脸上抚摸著。

“你们能在我走之前原谅我,我就能走的安心一点了。小颖……我也没有资格在要求你什么,我只想祝福你们以后的路顺畅一点,能平平安安的走到最后。小京,我们的女儿你能给她名字里面带个萱字吗?这是我唯一的愿望了。我好想萱萱呀……”

左京点点头,抓住了李萱诗在自己脸上抚摸的手。

“你要好好照顾她,虽然我都没有见到她,但是我想她一定和萱萱一样漂亮可爱。小京我舍不得你……我对不起你……我……”

李萱诗说话已经断断续续的不成语调了,被握在左京手中的手也开始像失去生机一样无力。白颖已经泣不成声,门外的童佳慧转过了身体,不再去看里面的场面。

“小京,一直看着你真好……可是……可是我好像有点看不清楚了……”

左京把脸凑到了李萱诗的跟前,李萱诗努力的用尽最后的力气充满眷恋地看了这世界最后一眼,就悄无声息了……

死亡就像是水消失在水中

被悲伤包围的左京靠墙坐在手术室的地上,任由自己泪流满面,他透过泪水看着几个护士解除了李萱诗身上的设备,看着医生用白布盖上已经变成一具尸体的李萱诗,看着护工把李萱诗的尸体推出了手术室……

白颖和童佳慧一左一右的扶起了左京离开了这个地方,何晓月叫来了徐琳帮着开车把他们送回家去,自己则收拾心情,其实也这心情也收拾不了。何晓月带着泪痕看着暖箱里面的婴儿,这个可怜的孩子一出生就没了母亲,她此时正睡得像个小天使一样,五官看起来完全就和左京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女儿像爸爸。何晓月想也许没了母亲对她的命运来说并不是坏事……

尾声

左京回到老家在离自己父亲墓不远的地方安葬了李萱诗,并且单独把郝萱迁过来和她葬在了一起,左亚萱虽然才一个多月但还是被何晓月抱着一起来了李萱诗的坟前,向自己的生母告别。

左京找了一个东部沿海地区的发达城市开了一家餐馆,名字叫四方烟火,生意十分的红火,白颖带着双胞胎变身全职妈妈,整天忙于照顾两个孩子什么都不管。左京每年要去帝都看几次左亚萱,而何晓月坚决不同意和左京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不过她的理由也站得住,毕竟她还有个和前夫的大儿子,何晓月现在医院的工作也很稳定,收入什么的足够负担开支了,她住着叶儿的那套房子,这是左京和她离婚时分给她的。

左京餐馆的生意红火是因为有人在照顾他,这人就是林学文,他在当地担任了政府副职,算是仕途上面前进了一大步了。左京这家四方烟火几乎成了他分管几个部门的食堂,除了是白家老部下的原因以外,还有一个就是丁静这个小姑娘非要跟着左京一起当餐厅服务员。左京当然知道丁静的司马昭之心,就让林学文把她安排到了市委招待所,混了个事业编制。却没曾想被林学文这家伙一眼看中了丁静,各种套路加上左京的助攻,最后丁静成了林太太,三十八岁的林学文可谓春风得意,左京倒成了林学文的大舅子。

另一个小姑娘张洁拿到了文凭后被童佳慧带在身边当了童佳慧的秘书,后来又认了干女儿,现在产后的童佳慧恢复工作后官升一级。童佳慧带着张洁来看孙子的时候左京高兴的乐翻了天,当晚很巧的是林学文在左京这里有局。童佳慧既然在林学文一定要来陪着,看到张洁后,丁静也是开心极了。

大堂经理徐琳巧笑倩兮的过来连着和林学文喝了几大杯酒,饶是秘书出身的林学文也是差点儿当场出丑。好在左京出来解了围,大家尽兴之后散了场子。

晚上白颖在卧室看到左京还在磨蹭。

“你怎么还在这里呀?妈难得来一次,这次要不是宝宝过周岁肯定不会来。”

“我就是觉得有点不方便。还是算了吧,再说妈也未必有那个意思。”

“有没有意思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再说我都没什么,你怕什么?”

白颖脱下外衣,里面是一件小背心,丰硕的乳房引得左京上来一把握住。

“别呀,宝宝在旁边哪!啊……老公……啊……别舔了。”

“你的奶子现在好敏感,一玩就浪起来了。”

左京把两个奶头同时塞进了嘴巴里面用力的吸了起来。

“老公……啊……停下来吧,宝宝哭了。”

左京只好停下了动作,看着白颖晃着两个大奶子去把左明健和左明轩弄到小床上面,一人睡一头。

等白颖忙完,一回头就被左京抱住了,然后左京把一条项链戴在了她的脖子上面。

“老公!……这项链……回来了!又戴在我脖子上了!”

白颖一头扎进左京的怀里面,喜极而泣的失声痛哭了起来。左京把她抱在怀里面。

白颖哭的差不多了就抬头问著左京:“老公,原来……原来……”

“终于……终于全部都过去了,以后就全是新生活了”

“那今天我和你一起去妈那里吧。”白颖立刻满脸绯红的下定了决心。

“怎么还去啊?不对,你说你和我一起去?”

“我给妈喝的大补汤里面……,我也是怕她脸皮薄会晚上拒绝你,你到底去还是不去,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哦。”

左京一咬牙拉着白颖就直奔童佳慧的房间,白颖拿出钥匙开锁拉开一条门缝,里面全身赤裸的童佳慧在大床上面和同样赤裸的徐琳已经扭成了一团,两个大美女正在做着虚凰假凤的事情,听到动静的左京连忙伸头看去,立刻热血沸腾了起来。

左京和白颖一起靠在墙上喘著粗气,好一会儿才镇静下来。

“没想到妈和徐琳会这样子。”

“那个汤你给徐琳也喝了不少吧,要不咱们回去吧。”左京打起了退堂鼓。

只见白颖摸了一下脖子上面的项链,低头沉吟了一会儿,突然一把拽住左京的手,再猛地把童佳慧的房门推开。

“老公,过了这个村可真就没这个店了……”

2021年3月17日算是正式的完稿,算起来有五个多月了。群里面的朋友一直支持着我,陪伴着我一直坚持下来,本人在这里感谢大家了。写得不好,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了,最后反而不能全尽人意了,结局勉强算是圆满了吧,这次我也无意再弄个双结局来。还有感谢写偏楼版的两位朋友,本作能有点热度二位是有功劳的,你们写得真挺好的。

最后祝愿所有读过此文的朋友家庭安康。

(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