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 (01-32)作者:sis989796

四月芳菲

作者:sis9897962020/12/9 首次发表于:SexInSex (一)

围绕监狱的那堵接近五米高的院墙从外面看一样的高不可攀,带着电网的高墙曾经把左京与世隔绝了八个月之久,现在左京站在同样高大的门口,看着厚重的大门缓缓的在他面前关上,外面的阳光和里面其实没什么不同,左京却被晒得十分的舒服,外面的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生动的,自由的,只是此时已经到了阴历四月末了,整个世界虽然绿意盎然但是不见一丝彩色,看到春花凋谢,左京就知道春天已经要过去了。

左京没有按照狱友的话去做,而是在大门口回头看了这个曾经囚禁他八个多月的地方很久,虽然已经刑满释放了但是左京此时心情却是异常的压抑,在里面的人虽然个个都是犯罪分子,都是坏人,却都没有伤害过自己,出来之后要面对的人左京该怎么办哪?并没有人来接他,门口空空荡荡的,只有这春末的阳光一直温暖著左京。

左京的身上还有几百块钱都是里面饭卡退出来的,进去的时候李萱诗给他充了三千块在里面,其实根本用不完,每月大概只有几次机会消费而且对金额也有限制,也只能买到一些茶叶蛋火腿肠之类的小包装食品。左京准备问路走到附近的镇子上面去找个澡堂先洗一把澡,然后在再看看有什么车能坐到帝都。左京暂时不想回到那个使自己伤透心的家里,但是他也实在无处可去,想好后左京背起一个大塑料袋子,里面装着几件他进来时候穿的旧衣服。就沿着一条水泥路向前面走去。一辆外地牌照的皇冠车悄悄的跟在后面,开车的是一位打扮入时漂亮女人,虽然还在春季但是她却穿着一身连衣裙下面一双黑色的吊带丝袜,丝袜美脚上面配着一双红色高跟鞋。开车的美妇人正是徐琳,她远远地看见一个穿着一套旧棉睡衣的男人,剃著发亮的光头,背着一个黑色的大垃圾袋在前面一边走路一边四处张望着。左京?快一年没见到了,现在的左京剃著雪亮的光头,人瘦了整整一圈。脸色苍白,没有一丝红润,瘦削的脸上似乎添出了几道皱纹,眼睛里面也有了几道血丝。不得不说即使这样落魄的左京还是非常帅的,落魄也只是给他添加了几分忧郁和颓废的气质,让任何女人一见就会心疼和生出几分爱怜。徐琳连忙赶了上去……

这会儿左京正依在副驾驶的座位上面吸著一支徐琳给他的女士香烟,车里弥漫着带有清凉薄荷味的蓝色烟雾,徐琳正目不转睛的打量著左京。算是历尽沧桑的左京现在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奶油味,虽然更白了,但是嫩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了。

“徐琳,谢谢你来接我,不然我还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哪。”

“不客气,小京你这一年一定吃了不少苦吧,瘦了那么多。我看我先带你去洗个澡,然后吃顿饭吧。”

“好吧,先找个澡堂我去好好洗洗澡吧,在里面我已经一年没洗过热水澡了。对了,你为什么会来?是李萱诗叫你来的吗?”

“不是的,我正好来北京,虽然萱……李总没有让我来接你,但是日子是她告诉我的,我想把你接到长沙去,向李总认个错,李总说只要你回来什么都好说。”

“之前不是断绝母子关系了吗?我和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把我放在前面的小镇子上面,你就回去吧。”

徐琳这会儿看左京的眼神有点目光闪烁了,左京提到李萱诗的时候并没有生气只是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人。徐琳实在是猜不透现在左京的真实想法,只好顺着左京说到:“不回去就不回去,徐姨可没有得罪过你,徐姨请你吃顿饭洗个澡总行了吧,吃完之后你要去哪里我就送你去哪里,这个交情我们还是有的。”

“那就谢谢徐姨了,这里我不熟悉也不知道哪里有洗澡堂子,到前面镇子上去找找吧。”

“现在还是早上,这个点澡堂子都还没开门哪,我带你去找个宾馆你将就著在宾馆里面洗洗好了,等回到帝都你自己在找地方慢慢享受。”

“也好,就麻烦你了,香烟还有吗?”

徐琳把一包都递过去给左京,左京毫不客气的一支接一支的抽了起来。很快徐琳就把车停在了镇子上一家比较高档的宾馆的停车场里面,左京下车后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就去了前台,徐琳拿着房卡和左京进了房间,左京也不矫情一进门就开始脱衣服。突然徐琳惊叫了一声,左京知道她看见了自己的左手,左京的左手小拇指已经没有了,无名指也就剩下第一关节还在。刚才在车上徐琳没有注意到现在左京脱衣服的时候总算是看清楚了左京的残缺,徐琳冲过来小心翼翼的抓起左京的左手举到自己眼前端详著,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个稀里哗啦。

“我刚进去的时候,里面的人老是欺负我,总是打架,后来有一次把我的手指给弄成这样,我发狠把断指给塞进那人的嘴里面,当时那家伙被吓傻了,居然一口吞了下去。”

“小京,你不要在说了……”徐琳之前的同情心已经被一种呕吐感给替换掉了,这时候已经在拚命压抑著自己的胃酸。

“后来,就没有人再敢欺负我了,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这次我算是看到了人性最黑暗的角落了,之前的事情和那里面的人和事一比简直不算什么。”

左京说完就起身进了浴室,不一会儿花洒就喷射出无数的热水冲刷著左京的裸体,好舒服啊,一年多的时间只能端著盆用冷水洗,最多也就是冬天可以加点热水在里面,这么舒服的淋浴真是久违了。左京把自己冲洗了个通透,才打上香皂,这玩意也是好久没有用过了,只是现在左京是光头没办法用洗发水,这个光头是左京在前一天找干部帮他特意刮的,别人都是尽量留长点出去,唯独左京一点都不留一定要刮的干干净净。

脱掉外套的徐琳里面是一件低领的羊毛衫,一对呼之欲出的巨乳把衣服撑得很开,露出雪白乳沟,徐琳看到左京围着一条大浴巾走了出来身上还冒着热气,连忙把过去想帮左京擦干,不想被左京一把抱住给摁在了床上,徐琳没有一点挣扎的意思反而扭动了几下身子让自己和左京贴的更紧了一点,现在左京的嘴巴离徐琳的樱唇只有几公分的距离,两人互相交流着彼此气息,仿佛下一秒就会吻在了一起,而这下一秒却一直没有等到。

“徐姨,你是不是觉得我想女人想的快憋疯了,马上就会操你。”

“别说那么难听小京,我们以前又不是没有过,我今天很愿意和你做爱。”

“你来就是为了让我操的吧,不然李萱诗要原谅我为什么自己不来,我知道李萱诗的脾气的,这会儿她一定还没有消气,她要么就还不想理我,要么就会当面来找我,派你过来看我的情况不是她的风格,再说也派不到你来。”

“小京,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你的意思。难不成我是自作主张来找你的,那你和我一起回去之后不是尴尬吗?你要是不愿意和我做就算了。”

“我当然想和你做,只是我现在没办法做爱了,在里面我被打伤过下体,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勃起了,你看看现在的状态下我还是软绵绵的。”说着左京拉开了浴巾,把自己的下体展示给徐琳看。只见左京的阳具耸拉着一点生气都没有,虽然尺寸不小但是没有一点勃起的迹象。徐琳是经历过左京的勇猛的,虽然不能和郝叔相比但也是一个理想型的炮友。如今徐琳用白嫩的玉手抓着左京的阴茎摆弄了半天仍然没有一点抬头的样子。不禁失望的叹了一口气,心里又是为左京一阵子难过。徐琳看到左京好像无所谓的样子穿着衣服,而此刻自己的心情非常的难受,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又突然血液上头有一种十分羞愧的感觉,回想到左京入狱的原因和所有发生的事情,徐琳想掩面而逃,没有脸再和左京待在一起,甚至想冲出去狂啸一阵,来发泄心中的郁结和羞愧。穿好衣服的左京看到了徐琳脸上的变换莫测的表情,俯下身子一把抓住徐琳的领口,把徐琳从床上给拽到自己的面前。

“徐琳,我想我知道你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我也不想管你是准备找人抓奸打我一顿还是告我强奸再次把我送进去。我十六岁就上北大了,我并不是傻子,只不过之前我不防备我爱的人和信任的人,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既然你最后什么都没做,所以我就不追究你,还有你回去什么都不要和李萱诗说,省的她瞎担心跑过来找我。”

“小京,我真的是被强迫的,你看我确实什么都没做,还有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小地方我相信你以前应该没来过吧,怎么那么容易就找到了这家宾馆,浴室里面东西一看就知道有人之前使用过,而且李萱诗要是派人绝对不会派你来,一定会派岑筱薇来,她信不过你。我一看到是你就知道有人故意安排一个屄来给我操,你说你贱不贱我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自甘下贱,那么喜欢给大鸡巴干,三里屯酒吧里面那么多老黑尼格都是大鸡巴随你挑,三个四个都行非要去钻那个老农民的裤裆,他还让你给谁操你就给谁操。你就不怕我要是真的强奸你被抓起来判个十几二十年的被李萱诗知道了,你就不怕被她弄死吗?要是真的被立了案了你老公和儿女应该都会知道吧,开庭的时候我会再替你隐瞒你过去的那些丑事?到时候指使你的人怕是会推的干干净净,没人会帮你,到时候你就是个被人给卖了的傻逼。”

徐琳此刻已经被左京一番话给吓的全身发抖,脸上的妆容也被泪水和鼻涕弄的一塌糊涂,看起来就像一个刚刚被抓获的卖淫女在警察面前跪地求饶。

“小京,我错了,我求求你了,让我现在走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萱诗姐,我确实是被他们胁迫的。他们只是说找机会打你一顿,我没想到他们可能会报警抓你强奸。再说我不是也没有这么做吗。”

“你是没做,那是因为我的鸡巴现在根本翘不起来,不过你之前看到我的残废手哭的时候还是很难受的,所以我不追究你这个蠢货女人,你给我滚吧,回去就说我现在不能当男人了,不然他们也不会相信你的。”

听到左京的话徐琳如蒙大赦的推开房门就逃走了,左京看着打开的房门一阵子冷笑。里面确实是一个大染缸啊,之前左京怕是一年也说不了这么的脏话出来。左京摸了摸后颈上的纹身,出去到前台借了一根充电线回来给自己一年没开机的手机充起了电。

徐琳无地自容跑到车上不顾一切的大哭了一场,她今天受尽了左京对她羞辱和谩骂,左京的话仿佛一把刀子在她的心上面划开了一道无法愈合的大口子,使她一直痛苦着不得安宁,满腹的委屈无处发泄也不知道该如何发泄,她现在好想发动车子飞速开走,开到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不再见到任何人。就在此时有人过来敲了敲车窗,徐琳被敲的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摇下了玻璃,敲窗户的那个本来很不耐烦的一个粗壮汉子看到她一脸的泪水一下子变得有点不知所措。

“怎么了琳姐,谁欺负你了这么伤心,是不是那个王八欺负你了?”

“大龙,你上来吧,他没怎么样我,事情出了点意外,你上来再说吧。”

郝龙依言就绕车一圈坐上了副驾驶,一上车郝龙就有点对徐琳动手动脚起来,一把搂住徐琳的肩膀,顺手抽了一张面纸在徐琳的脸上擦拭起眼泪来,徐琳一把打掉郝龙的手,自己拿了一张面纸擦了起来。

“弄不成,回去你和你二叔说一声,就说那小子现在成了性无能。对女人不感兴趣了。”

“怎么会这样?不过这个绿王八这下就坐实了,二叔也算是报过仇了,嘿嘿。”

“瞧你幸灾乐祸的样子,怎么说也是夫人的大儿子,你见到还不得叫声大少爷。这下夫人要是知道了又该有几天不得安生了。”

“回去装作不知道不就好了,反正这个事情夫人也不可能怪谁啊。”

“还不是在里面被人打的,左京那么文弱的一个小伙子。对了我问你,要是弄成了你们打完他,他要是报警怎么办?”徐琳想起左京对她说过的话,这时候也起了疑心,就试探起了郝龙。郝龙也是个色胚,徐琳平时也是最风骚的两人不免暗中有了一手,所以这会儿徐琳想从郝龙嘴里套点话出来。

“要是那个小王八敢报警的话,到时候就说他强奸好了。反正他刚出来,没人信他的话,到时候再判个十年八年的,出来就彻底废了。”

徐琳心里一惊,果然左京没有猜错,那边是有把自己卖出去的打算。徐琳不动声色的推了郝龙一把:“你们这帮狗日的真坏,这要是夫人真的知道了,你们还想活?”

“怕什么啊?有二叔哪,夫人哪回发脾气不是让二叔几回一收拾就好了。”

“别忘了上次左京和夫人断绝母子关系的时候,还有左京进去的时候,夫人可是闹了好长时间,老爷到现在还有些后怕。”

“是呀,那两回二叔挺惨的,一次被赶出去了好几天,还有一次被夫人禁止碰女人好几天,真是吃了大苦头了。琳姐不说了,来趁这次好机会,我们来一发先。”

“要死啊,大白天的还在外面,你要是真的想,等会我们去帝都找个宾馆再说。”徐琳打掉郝龙抓住自己乳房的大手,就发动了皇冠车缓缓的离开了停车场。

在帝都一个星级酒店的套房里,房间的正中间是一张圆形的超级大床,上面铺着红色床单,而床单上面一黑一白两个裸体男女正交缠在一起,男的皮肤黝黑,身体健壮,胯下一根巨大的大鸡巴长达二十五公分已经充分勃起,粗大的肉棒上面是一个接近鸡蛋大小的紫红色大龟头,此时这根大屌上面布满了淫水和马眼儿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液,正被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夹住紧贴著嫩胯上面那个红嫩的小屄来回的摩擦著,而这个小屄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高潮此时小阴唇已经外翻了出来在大鸡巴的摩擦下不停的微微颤抖著。

这对男女此时正在激烈的接吻,四唇相交,两条舌头一直缠绵著交换彼此的唾液,男人的一双粗糙的大手一刻不停的正在那对雪白的巨乳上面蹂躏著,雪白的乳肉和鲜红的乳头被抓捏的一刻不停地变幻著形状,要不是女人的樱桃小口被一张大嘴给封住了,这时候一定会发出一阵阵令人销魂的呻吟声。终于一声甜美的浪叫声传了出来,男人的大嘴已经放开了那个对他恋恋不舍的红唇两条舌头之间拉出来一丝津液,这时候可以看到这个男人岁数已经很大了,肤色同样黝黑的一脸的褶子皱纹,此时的表情猥琐而下流,此时正张开嘴巴露出满口因为长期吸烟而被熏成黄黑色的牙齿,一条厚重的大舌头正在女人的脖颈上面舔吻著。这个陶醉在刚刚的高潮中的女人长的非常迷人,也十分的年轻全身雪白的皮肤在柔和的灯光照射下似乎散发出洁白的光,像初冬的雪花,像盛夏的栀子。刚刚经历过高潮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显得艳丽无比,刚才高潮过后的热吻使一双大眼睛变得迷离,更加的勾魂摄魄。总算是高潮结束了两条美腿不在颤抖,但是把两腿之间的那根大屌夹得更紧了一些,一只纤纤玉手也伸了过去抓住那根刚刚让她高潮的大鸡巴慢慢的撸了起来。

“好媳妇,刚才爸爸的大鸡巴操的你快晕过去了吧,所以我拿出来让你缓缓,等下再操你的时候我可要把种子直接射到你的骚屄里面,这可是你答应我的。”

“谁是你的媳妇,你媳妇是萱诗姐,今天是安全期所以便宜你了。”

“好颖颖,什么时候在给我生一个啊,你看我的种子每次都浪费了。”

“生你个头啊,有了静静和翔翔还不行啊,再说我现在是单身怀个孩子算是怎么一回事啊,你和萱诗姐离婚娶我啊?”

“嘿嘿,只要你愿意我就回去和夫人商量一下,给你个名分。”

“呸!谁稀罕你的名分。不过你倒是胆子挺大呀,我爸妈要是知道了怕是你全家都不得好死,这次你来找我,我还是偷偷跑出了来的,只有这个白天的时间。”

“那我们就抓紧时间再操几次,我一定会把你的小骚屄灌得满满的。”

说着郝叔就翻身起来把白颖给放在床边,一手一个的抓住白颖那双白嫩纤细的小脚贴在自己的脸上,白颖则配合的抓住郝叔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阴道口,郝叔一挺腰大龟头就进去了,虽然操过白颖很多次了但是白颖的骚屄真的是很极品一直都能保持紧致和弹性。这是郝叔最爱操白颖的原因,慢慢的郝叔大屌已经全根尽入了白颖的小屄里面,里面的肉芽和褶皱一起挤压按摩著郝叔的龟头,最后龟头顶到了一块柔软的肉上,那块软肉和郝叔的龟头在挤压下紧紧的贴在了一起随着郝叔的插弄那软肉轻轻的按摩著大龟头上的马眼儿,此时被弄得很舒爽的白颖感到有一种和正压在身上的郝老头融为一体的感觉,这时候两条玉腿已经环绕在了郝叔的腰上,似乎这样能够让郝叔能够把大鸡巴插的更加深入一点,明白底下美人意思的郝叔不辱使命猛的把腰一挺现在他胯下的大屌除了两个巨大的睾丸以外已经全部插进了白颖小嫩逼里面,两人配合默契的扭动着胯部,使得郝叔的那根大鸡巴得以在白颖的骚屄里面尽情摩擦到每一个角落,撑开每一道褶皱,触碰到每一个肉芽,刚刚来过高潮的白颖这次的被郝叔插的爽极了,恨不得真的像郝叔经常说的那样变成一个鸡巴套子骚屄一直被郝叔插在鸡巴上面,时时刻刻享受着大鸡巴给自己带来的快乐,什么都不去想,忘掉所有的烦心的事情,忘掉一切想忘掉的事情。

郝叔此时正把白颖那对美脚上十根涂着红色豆蔻指甲油的脚趾,含在了嘴里一阵子吮吸著,白颖一根根白嫩肉感的脚趾头,被郝叔吸了个遍,脚上传来了巨大的刺激,使白颖想要更多,只见白颖的胯部向上迎合了一下,同时白颖提了一下肛,龟头被突如其来的紧缩刺激了一下,这种刺激感,让熟门熟路的郝叔知道自己该好好操下面这个淫荡女神的小骚逼了,不敢怠慢的郝叔立刻开始抽动了起来,一开始的大起大落,是因为郝叔有几个月没有操白颖了,现在郝叔则要慢慢的调动情绪,使自己能够和白颖一起高潮,那样就会在高潮的时候,把精液深深射进女神的子宫里面,虽然女神这次不会怀孕但是在女神子宫里面射精时候的那种征服感和占有欲的满足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

白颖被郝叔现在的温柔操弄下已经目眩神迷了,郝叔之前干她的时候总是很粗鲁,白颖非常喜欢那种感觉,被一个比自己大几十岁的老头子而且身份差距很大又是自己的公公用大鸡巴猛烈的侵犯著,下面总是会有极其猛烈快感产生,这种快感会让她大脑一片空白,也会让阴道里面大量的流出淫水甚至被干到潮喷。而今天郝叔突然温柔起来,这样的温柔不是白颖现在想要的东西,准确说这不是白颖想从郝叔这里得到的,这种温柔只有一个人给予过白颖,白颖也只想享受那个人给予自己的温柔感觉,温柔的插入,温柔的抽动,温柔的一起高潮。

“郝爸爸,你今天是不是不行了,怎么没力气了,是不是来之前被萱诗姐给吸干了。”

“谁说的,我不是想慢慢的操你吗?”

“不中用就是不中用,不想操我就算了。”

“妈的,老子今天一定要把你给操尿出来。”

“你操吧,把我操的尿出来,我第一次就是被你操得尿出来的。啊……”

郝叔被白颖几句骚话给刺激到了,立刻放弃了原来九浅一深的功法,改成一贯的大起大落,腰部像打桩机一样的运动起来,对,这才是白颖现在想要的东西,白颖立刻大声的浪叫起来,刚才她的脑海里面出现的那个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剩下身后那个真在用力操她的郝爸爸,郝爸爸的那根大鸡巴此时正在自己下面全力的冲刺著,大龟头对阴道的摩擦以及对子宫的冲顶带来的巨大快感和被征服感让现在的白颖浪叫的忘乎所以,最后郝叔都觉得白颖的声音太大了,就用自己充满烟臭味的大嘴堵在了白颖的樱桃小口上面,白颖本来就被操的舌头吐出了嘴巴,正好被郝叔一口含住舔了个正著,白颖咽下不少郝叔嘴巴里传递过来带有口臭的唾沫,白颖产生了一种被凌辱和自甘下贱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身子一阵阵紧缩,突然全身似乎颤抖了起来白颖终于在这下流的性游戏里面达到了一次强烈的高潮,这就是白颖想要的高潮,被一个丑陋老农民把自己操上的高潮,在一种自甘下贱的方式中达到高潮,被一根粗大的鸡巴插在子宫里面射精时到达的高潮。

郝叔也如愿以偿的和白颖一起到达了顶峰,他不知道被自己正顶着子宫口,接受着射出大量精液进入到子宫里面的白颖此刻的真实想法,但是这次酣畅淋漓的内射中出使得郝叔释放出了比平时还要多的多精液量,一股一股的射了有两分钟之久,大量的精液充满了白颖的整个生殖系统,长达两分钟射精使得郝叔也是两腿发软,他没舍得从白颖的屄里面拔出鸡巴,而是慢慢的躺下从后面一把握住还沉浸在刚才高潮中的白颖两只大乳房,把还硬的像玉石一般的乳头抵在掌心里面慢慢摩挲著。

这时候郝叔的手机响了起来,让郝叔扫兴的不得不把还有些半硬不软的鸡巴从白颖的骚屄里面恋恋不舍拔了出来。一股乳白色的浓稠精液顺着郝叔的鸡巴一起流了出来,而白颖毫无反应的翻了个身两条长腿大开着任由大量精液混合著淫液像小溪一样流到了红色的床单上面。

郝叔一看是郝龙打来的就不得不接了,这次郝叔来帝都的目的就是为了左京的出狱,他想让和左京做过一次的徐琳去接到左京,然后两人去宾馆做爱的时候让郝龙带人去把左京揍一顿,然后报警抓左京强奸,说不定又能把这个曾经捅了自己三刀的仇人给再次送进去。这样自己又报了仇又不用担心左京这次出来会对自己产生威胁,上次左京捅自己的眼神让郝叔很是做了一段时间的噩梦。但是李萱诗却在法庭上面表现的十分消极,如果不是检察院已经立案成刑事案件李萱诗肯定不会把儿子给送进去的,最后只判了一年,连前面的拘留和取保候审左京也就在里面待了八个多月。

郝叔当初在医院的时候被李萱诗一暖瓶水从头浇到尾,幸亏那暖瓶里的开水是隔夜的,但是也导致郝叔伤口沾水在医院多躺了三天。后来在李萱诗以离婚的威胁下郝叔才没有不依不饶的去追究左京。谁知道左京进去之后一点都不感谢好不容易做通所有人工作的李萱诗,直接委托了一个做律师的同学登报和李萱诗断绝了母子关系。然后在服刑期间又和白颖协议离了婚,白颖一开始死活不同意,最后在左京威胁她如果不同意就去法院起诉才同意签字,白颖得到了孩子的抚养权但是净身出户了,条件就是左京没有把事实真相告诉白家夫妇,离婚的原因到现在白家都不知道,童佳慧一开始逼问了白颖好久,但是白颖油盐不进的死活不说后来时间长了童佳慧也只好暂时作罢。左京入狱的事情一开始童佳慧也出了不少力气,但是左京执意和白颖离了婚让童佳慧猜测离婚原因可能是在左京那里,后来也就对左京不管不问了。

郝龙和徐琳去办事,郝叔就顺便把白颖约出来操一回,郝叔和白颖自从出事以后一直没有联系过,直到白颖和左京离婚的时候白颖才来到长沙求助李萱诗,郝叔就又和白颖搭上了线,郝叔时不时来帝都一趟和白颖相会,用自己的大鸡巴安慰一下这个刚刚离异的单身女人,一开始李萱诗还持反对的态度,后来郝叔死皮赖脸的以两个孩子为由才使得李萱诗松了口。而白颖被郝叔操过多次以后也是越来越放的开了,只要郝叔一声召唤就欣然而至,有时候在帝都,或者有时候去外地两人偶遇一回。

郝叔接起电话:“什么没办成?你们是废物吗?”

“…………”

“哦?这样啊?哈哈哈哈,太好了那王八蛋成废物了。”

“…………”

“好了我知道了,这比打一顿还让我解气,对了不要告诉夫人。”

“…………”

“晚上再来接我,到时候一起回去。”

郝叔挂上电话后,心情愉快的点燃了一支雪茄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浓烈的烟雾使他的肺部感受了一股火辣,这个才是真男人吸的烟,郝叔其实不知道雪茄烟是不过肺的。转身一看白颖已经开始清理自己了,而且似乎要走的样子。

“媳妇儿,怎么要走了,不是说好让我操一天的吗?”

“你以为我刚才没听到,你想把左京怎么样?”

“没怎么样啊,你不是也听见了吗?”

“是没怎么样,他现在到底怎么了,我可没忘记今天是他出来的日子了。”

“他还好,我就是想让人去看看他现在的狼狈样子。怎么你要去找他,你们都离婚了,你去他也不会理你的。”

“我和他现在这样还不都是你害的,我不管我一定要去见他,还有我不允许你以后做出伤害他的事情,要是被我知道了,你就别想做什么副县长了。”

“宝贝儿,我真的没有做什么,你要走就走吧,不过我告诉你最好不要去自讨没趣,到时候你一定会被他羞辱一番,自寻烦恼的事情最好不要做。”

“那你说,他现在怎么样了,刚才你那么得意肯定是知道什么了。”

“那个……那个左京的手指头好像残废了,少了两根,说是在里面被人打的。这可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怎么也够不到里面呀。”郝叔没敢说左京失去性功能的事情。

“什么,你说老公他手指少了两根……”

白颖忍不住的呜咽起来,刚穿好衣服就坐在床边上抹起了眼泪。郝叔看到心情差到了极点,心想左京这个王八蛋还是在白颖心里还是最重要的,至少到现在还心里放不下那个绿毛龟,老子当时被左京捅三刀的时候也没见这个骚货流一滴眼泪,而且开口还叫他老公,这是一种情感和思维的惯性,也许这辈子白颖心里只认定左京是她的唯一老公。郝叔决定把白颖拉回现实,谁知道一把没拽过来,白颖反而站了起来,今天白颖里面穿着一身上白下黑的职业短裙外面套了一件米黄色的长款风衣,一走路雪白的大腿就从前摆开叉出露了出来让人以为里面没穿内衬,简直性感极了,可是这会儿白颖是一点兴致都没有了。郝叔的话她也听进去了,她知道这时候左京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自己和李萱诗,去找他一定是被羞辱一番,而且说不定自己到了门口也没脸进去见他。但是她也不打算再留下来了,前夫出狱当天自己还和导致离婚的奸夫在一起乱搞,让白颖觉得自己十分的淫贱,心里面也暗暗的痛骂自己不知廉耻。

“小颖啊,我劝你别想那么多了,对了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要过寿了,我希望你能把孩子一起带过来,一家子团圆一下。你看我都一年多没见过那对双子了,我过个寿总是个机会能让我见见也好。”

“好吧,到时候我就带孩子过来,在封个红包给你祝寿怎么样。”

“红包就算了,我也不缺那几个,我想要你送我一个特殊的寿礼。”

“好呀,你说吧要什么礼物?只要不过分我都满足你。”

“你过来听我说……”

“要死啊,你个老不死的坏东西,亏你想的出来,不行我没那么下贱。”

“我求你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还不是因为我爱你才想这样的。”

“我不听你胡说八道了,我要先走了。”

白颖转身就向房门走去,郝叔一看有点着急,连忙跟着过去。

“媳妇儿,怎么样你要是有事你就走好了,那个寿礼的事情要不考虑考虑?”

“到时候再说吧,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许再碰左京,否则我就告诉萱诗姐。”

“好的,好的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碰左京,不会伤害他一下这总可以了吧,其实你多虑了,我现在怕他怕的要死,上次那三刀我到现在还一到阴雨天伤口就痒的难受。”

“你活该,谁让你搞人家老婆的。”

说完白颖冲着郝叔抛了一个媚眼儿,就推门出去了,留下被电的目瞪口呆的郝叔。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