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 -- 尾声解密(9)

第九章(尾声再响)

圆满的婚礼给我这十六年的人生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在返京的汽车上, 叶儿问我, “老公, 我又有一个可能不该问的问题, 要问错了你可不要生气哟.”我心里一阵紧张, 勉强笑道, “我怎么会生气呢?随便问. 如果我答不上, 还有别人可能会回答呢.”我还是有点儿心虚, 所以就事先拉别人垫背. 但叶儿马上就看穿了我的小伎俩, 取笑道, “胆小鬼, 还留个后手儿, 嘻嘻. 不过没关系, 别的姐妹们替你回答也行, 只要回答地真实.”“OK, 那我们一起回答你.”我尴尬地说, 反正心虚已被人看穿了。“好, 那我问了. 咱俩交住不过数月, 然后又分开十多年, 所以我想知道, 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我都没把握了.”我哑然. 这个问题超纲了, 我问了自己无数个关于李萱诗和白颖的问题, 却没有问自己这个问题. 懦夫?勇士?残忍?疯狂?自私?愚蠢?...

我无法回答, 便向白颖眼神求助. 白颖见后笑道, “我来回答吧, 你们听对不对. 老公呀, 他是个... 他是个... 他才是真正的古今第一淫人!”我心里顿时一松, 却又好奇白颖为何这么认为, 正想开口询问, 何晓月却为我代劳了。“古今第一淫人不是《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吗,虽然长得也帅,但比咱老公可差远了。”“当然差远了. 贾宝玉是个只吃窝边草的兔子, 碰到劫难就逃避出家去了. 尽管老公开始时自己意淫和偷看别人淫乱, 软弱痴傻也像只兔子;但受伤害后奋起复仇改变了这一切, 他把所有心中之爱发展成了行动之淫! 老公对咱们都有正常的男女之爱, 除此之外, 对我有父女之爱, 对月姐有朋友之爱, 对叶儿有知遇之爱, 对妈和琳姐还有李萱诗则有母子之爱. 谁知道将来会不会加上岑筱薇的兄妹之爱呢!”徐琳听到这儿突然插了一句, “那同性之爱呢?贾宝玉有男宠, 小京应该没有吧?”我汗颜, 连忙澄清, “没有, 绝没有! 我对男人可没兴趣.”我嘴上否定地斩钉截铁, 可心里却有些没底. 如果梁先生不死而是和我共同拥有叶儿, 那我们两男一女3P时, 我会不会真地逐渐接受男人呢?哎,真地不敢再想了. 白颖不知我心中打鼓, 接过我话头说, “恐怕跟有兴趣也差不多吧, 这几年老公可是越来越爱走后门啦!”众人也都哄笑起来, 叶儿笑得尤其轻松,看来也赞同我是淫人的评价. 我只好讪讪地说, “淫人就淫人吧, 我也是没办法啊,总不能窝囊到死吧。但我是君子爱淫行之有道!现在你们只对我淫, 我也只对你们淫, 公平快乐,人畜无害!”于是车里的笑声更响亮欢快了。

笑声中, 沉默多时的童佳慧说, “想要一辈子不受欺负很难,想要一直人畜无害更难啊. 我们过去在这后一方面做的很好, 尤其是对孩子,但将来孩子们成人了呢?小淫君子, 你应该想过措施防范他们被我们误伤吧。”这真是个大问题, 众人停止嘻笑, 静待我决定. 我平和地一笑, 特意看着叶儿说, “你们不用担心, 我最近已想出个好办法了. 等孩子们成人了, 我会让他们来郝家沟潜心修炼一套防身秘籍,那就是 -- 《四月芳菲》!”

(全书完。)

---------------------------------------

后记

总算在四月的最后一天完成《四月芳菲》的尾声解密了。希望这个时间限制不要严重损害文章质量。目前看来,可能最大的遗憾是岑筱薇的结局。她应该是原书里最命苦的女人了,苦地很难强行逆转为甜,那就留点儿悲剧色彩吧。左京的结局倒是很好,算是对他知耻而后勇的奖励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