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 -- 尾声解密(5)

第五章(深度解密)

第五章

或许是为了掩饰尴尬, 或许是为了确认女儿没事, 童佳慧凑近小颖的阴户察看着. 只见那桃园一如往常, 绝无她所担心的红肿甚至撕裂, 反而更显雨露滋润后的娇美红艳. 更令人称奇的是那小巧洞口仍然紧闭, 把所有精液都含在了阴道里, 只有一滴如珍珠般挂在旁边, 提醒这里刚刚有人来过. “小颖啊, 你这里真是异于常人啊,可能也怪不得你天性淫荡了。”童佳慧如梦方醒般说. “妈, 你女儿的确是个尤物, 干一宿都没事儿. 尤其是干完之后她阴道里散发的气味, 简直是最猛的春药. 你闻到了吗?”童佳慧下意识的吸了下鼻子, 随后脸便是一红. 我知道这春药男女通吃, 便把童佳慧的头按向我的鸡巴, “妈, 这春药的精华都在我鸡巴上沾着呢, 来品尝一下吧.”童佳慧顺势就含住了我的鸡巴, 为我做事后清理.

“老公, 我的任务完成了吧?你看妈现在像我一样, 一点儿都不嫌弃你刚从别的女人的骚屄里抽出来的鸡巴, 也是个十足地骚货了!应该给我个奖励吧。”“当然得奖励我的小骚货大功臣了!呆会儿给你个双响炮, 让你前后都爽翻天好不好?”“不好嘛, 太普通了.”“那...”我突然想到个绝妙的主意, “没问题, 老公我会满足你所有的欲望的! 哎哟, 妈, 你咬到我鸡巴了!妈你别吃醋啊.”“呸, 我吃鸡巴时不蘸醋! 不过你的鸡巴又胀大了, 难免不碰到我牙齿.”童佳慧抱怨道. “那是你没掌握给我口交的独特技巧. 徐琳, 你来教教你慧姐好吗?还能拉近感情, 哈哈.”“小坏蛋, 就你会玩!”徐琳娇嗔了一句, 也俯首过来加入童佳慧的口交大业. 立刻, 我就体会到了双蛇戏柱的快感. 但我觉得还不够! “小颖, 过来坐在我胸口上, 让我看来你把骚屄里的精液抠出来吃下去. ”白颖风骚地瞟了我一眼, 依言过来, 毫无羞耻地在我的注视下, 把手指插入阴道, 挖出一坨一坨的精液, 再优雅地放入口中. “先都含着, 都抠出来后再把精液喂给她俩!”小颖顺从地点头, 等到含下最后一坨精液, 张开红唇让我看看满口的琼浆玉液, 转身俯首于我胯下, 挤进两个清洁工的朋友圈. “哎呀, 你好恶心啊! 把精液吐在鸡巴上可这我怎么吻啊?”童佳慧还是脸皮稍薄, 小声抗议起来. “没事儿, 慧姐, 我来帮你, 习惯就好了. ”透过三张秀脸的缝隙, 我看到徐琳先从鸡巴上舔食一些精液, 然后嘴对嘴地喂给童佳慧. 童佳慧先是本能的躲避一下, 然后就接受了徐琳的馈赠. 很快, 赠品就没有了,可是徐琳和童佳慧已经开始了热吻, 顾不上我的鸡巴了. 还是只有我的小颖对我最好, 仍然奋力地吞吐我的肉棒. “来, 小颖, 让我舔舔你的屁眼, 呆会儿老公给你通通后门了.”小颖没空儿说话, 只把细嫩的小菊花凑到我嘴边任我品尝, 同时抬起我的屁股给我来个毒龙攻势。很快,我的鸡巴从橡胶棒变身为钢铁侠!

正当我和白颖互相品菊时,那边两个女人上演了难得一见的活春宫。只见童佳慧正把一个有带子两头蛇系在腰间,“小琳,这个挡片是不是要放在我耻骨上?”“对的,这样操屄时能使上劲。带子也得系到屁股后面,要不然你只能往前捅担不能往后抽,那也没法操。”“哦,都系紧了。这个挡片前后面的两个小东西是摩擦阴蒂的吧,考虑的还挺全。弄好了,来吧,我要象男人那样操你了!”说着,童佳慧手扶著小腹前的火红色的大鸡巴,缓缓挤进徐琳的鲍鱼。“啊...慧姐, 把另一头的鸡巴也插到你的屄里吧, 咱俩一块爽! ”“你得叫我慧哥了, 只有哥哥才能操妹妹. 哈哈哈.”童佳慧装出男人般的淫笑. “好, 慧哥, 我的亲亲好慧哥, 长著大鸡巴的慧哥! 哎, 你怎么还长个水淋淋的屄啊? 嗯, 闻着好骚啊!”原来徐琳伸手到下面去抚摸童佳慧的阴唇, 才后做势拿到鼻子旁边闻. “哎呀, 你个小淫妇, 竟敢占我便宜你, 看我怎么炮制你!”说着, 童佳慧学着我刚才的方法, 开启了打桩机模式, 操得徐琳大呼小叫. 可徐琳还不服软, “啊...慧哥, 你好狠心呀! 你操我的骚屄, 我就玩你的乳头. ”说着, 徐琳在童佳慧奶子上又抓又掐. 童佳慧只觉得乳房上酸爽都传道花径里了, 可是屄里的假鸡巴却不是很给力, 只能更猛更快地操徐琳, 才能通过两头蛇上的部分反作用力解决自已的骚痒. 这下子徐琳可受不了了, 哭爹喊娘的乱叫, “啊啊啊...我要尿了, 慧哥, 我的亲老公了, 你操尿我的大骚屄啦!啊...”童佳慧已然感到有水飞溅在自己小腹上, 但她却停不下来, 因为那不是她自己水儿, 而她也想痛快地泄一回. 于是, 打桩机继续疯狂地工作著.

我的大鸡巴也辛勤地在白颖暗无天日狭窄湿热的屁眼里工作著。她正对着我坐在鸡巴上, 两腿大开, 淫荡的美屄对着我吐白沫, 阴蒂头被她的手指揉的东倒西歪, 乳头也逃不过她另一支玉手. 然而她还觉得空虚, “老公, 你再用手指插我的阴道嘛, 里面还是痒啊!尤其是屁眼里一痒骚屄里就跟着痒.”“这叫婊子痒, 懂么, 瞧你这婊子样.”“懂, 我就是婊子, 我就是痒! 老公, 求你帮帮我吧, 我是你的骚屄贱婊子!”我满意地欣赏着白颖的淫荡, 从身边拿起一个像对号形状的弯曲阳具, 把长的那段对准她的阴门, 把短的那段攥在手里, 开始抽插, 越来越深越来越快地抽插. “谢谢老公, 谢谢老公! 小屄爽死了, 阴蒂爽死了, 屁眼爽死了,乳头也爽死了!”白颖一边浪叫着, 一边像触电一样乱抖身体. 我的鸡巴再次感到要被肠道揉成一团了,但白颖没有像刚才徐琳那样喊停, 而是仍在享受着上下前后全方位的操干. “果然是淫贱尤物, 甩徐琳好几条街. 哎, 徐琳怎么样了.”我心里正想着, 耳边突然听到徐琳暴喝一声, “慧姐! 我死了!”我和白颖都被吓了一跳, 齐向那边望去, 只见徐琳竟然被操晕了. 我大吃一惊, 心想这徐琳虽然不如白颖耐操, 却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屄, 很少有被操晕的时候啊。看来童佳慧身为女人第一次操女人, 过于激动了, 把虐杀郝老狗的狠劲都用上了,徐琳不是喜欢这种狠辣的女人吗, 这回算是求仁得仁了。童佳慧也受了点儿惊吓, 停止了冲杀, 看看徐琳没么大事, 竟然手握著小腹前的两头蛇, 开始往自己的小屄里抽插, 看来高潮也要来了, 就是真死了也得高潮后再死, 跟白颖一个骚样.

“妈, 过来操操小颖吧, 刚好大骚货对小骚货.”我看机会难得, 赶紧撺掇母女相奸. 童佳慧稍微犹豫了一下, 但见我已经把白颖以鸡巴为中心转了一百八十度, 暴露出被我撑得满满的屁洞和插著个奇怪阳具的屄洞. 白颖少见地羞得闭着眼睛对童佳慧也发出邀请, “来吧,妈, 咱俩都听老公的, 来操女儿吧, 你和老公一起操我吧!”童佳慧终于耐不住诱惑了, 梦游般地爬过来, 拨出白颖屄里的假鸡巴, 哆哆嗦嗦地把自己的假鸡巴插了进去, 插地白颖也一阵哆嗦. “好胀啊!小屄和屁眼要裂了! 啊...妈, 你不要和老公一齐往里插, 我要受不了了!”白颖这尤物贱货竟然也受不了求饶了? 这真是少见啊, 看来这母女相奸确实劲道十足!我心中这么想着, 却也有点儿担心白颖受伤, 这童佳慧要是发起狠来那我也怕呀, 于是连忙说, “妈, 不要急, 咱俩得配合着操她. 来, 听我指挥, 我喊一的时候你往里插我往外抽, 喊二的时侯反过来.”“哪有女婿教丈母娘操屄的?! 你可真体贴小颖啊, 妈可要吃醋喽.”童佳慧嘴里调侃著, 但行动上却配合着我分别进退, 很快就默契协作, 把白颖推向高峰. “现在好好舒服啊! 我要飞了! 妈, 我是从你屄里生出来的, 现在咱俩的屄被一根鸡巴连在一起了, 这感觉好奇怪啊, 比心连心还好!”“啊, 女儿啊, 我也感觉好奇怪啊, 但很喜欢. 咱们母女心连心屄连屄, 永远快乐不分离!”

听着这两个骚浪母女的混合著淫贱、亲情、乃至创意的胡言乱语, 鸡巴上感受着白颖肛道的剧烈收缩和童佳慧假鸡巴的按摩, 我已经要爆发了. 不行, 坚持住, 一定要让她们先爆! 想到这儿, 我开始命令她俩, “佳慧, 去吸口小颖的奶水! 小颖, 给你妈喂奶, 让她当你女儿!”“哎呀...老公, 你太坏了!”母女俩同时叫着老公, 开始了颠倒乾坤的喂奶过程, 当一股股乳汁从女儿的奶头喷进母亲的嘴里时, 我感觉到二人的阴道里突然决堤了,以前所未有的流量如倾盆大雨般洗刷着我的卵蛋. 与此同时, 我似乎感受到只在色情小说里提到的肠油, 热辣辣地浇在鸡巴上! “啊, 我要射了!“我不禁大喊. “啊, 我再也受不了了! 老公, 妈妈, 你们不要再操我了, 我要昏过去了!”白颖要被操晕了?! 这可是真真正正前所未有的啊!哪怕是以前在郝家沟和众人通宵淫乱十八般兵器同上时也没有过的啊!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我奋起余力, 坚持不泄, 要给白颖最后一击, 击昏她! “小颖, 我是你妈的老公, 就是你爸爸! 爸爸在操你这个宝贝女儿, 和妈妈一起操, 就像是你小时候看到的那样!”“啊啊啊...爸, 你终于操我了! 我再也不用找替代爸爸来操我了! 我爱你, 爸爸! 操死我吧,我好幸福啊! ”然后, 白颖的话语中断了, 动作中断了, 她幸福地晕了过去...

童佳慧的反应却中断不了, 她已经几乎进入不可自控的癫狂状态. “老公, 射到我屄里! 我不要假鸡巴了, 我要你的真鸡巴射满我的子宫!”我连忙拔下慧哥的假阳具, 从白颖的肛门里抽出已经开始射精的鸡巴, 插进慧姐的骚屄里继续射精, 就像白颖刚才自摸的描述的那样, 马眼儿对着子宫口射出全部, 射得童佳慧全身泛红, 热泪盈眶... “老公, 我是不是太淫荡了, 太过分了?”童佳慧稍微平静下来就抽泣地对我说. “你不要想太多, 佳慧, 我是故意这么做的?”“故意? 你要干么呢?能告诉我吗?”“我当然会告你, 你是我最亲最爱的人, 和小颖一样. 但我自从和小颖复合一来, 我总觉得对她还有一丝丝的不信任.”“是她太淫荡了?”“太概是吧. 她因此犯错, 但她本性如此. 为避免她将来再错, 我就有意顺着她的本性处理我俩的性爱, 例如说在性生活中总是羞辱她, 甚至是性虐她. 当然, 这也是我在复仇中暴露出的一部分本性, 但我还没那么极端, 有时也不忍心对白颖太过分. 而且我发现, 有时白颖也不是真心喜欢一些太出格的言行.”“所以你俩因为担心性爱不能完全满足对方而不得不过火, 又担心过火后又违背二人意愿反而造成隔阂, 那样最终又会与人出轨是吗?”这时童佳慧己经清醒了, 马上领会了我的意思. “对, 佳慧你理解地对, 比小颖聪明, 所以你是我32岁之后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我其实是最离不开你的, 否则也不会与小颖复合. 当然小颖对我同等重要.”“我和小颖都知道这些, 都爱你, 也都不会吃醋, 你放心吧. 接着说你和小颖的性爱困局吧, 我猜你已经找到最终解决方案了。”说完, 童佳慧满意地亲了一下我, 静听下文.

“是的, 刚才咱俩洗澡之前, 我说我愿意化身为岳父爱你和小颖, 那我就是父亲爱女儿了, 而且包括性爱!”“什么!? 你还有恋女情节?”童佳慧腾地坐起身来, 瞪大双眼看着我说. “也不能那么说. 我以前从来没这么想过, 只是那时突然提到岳父才有了这个模糊的念头. 但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因为我很乐意像父亲一样与小颖做爱.”“那你不会因此伤害小颖的情感吗?要知道, 她现在是宁可自己受伤也要满足你.”童佳慧语气严厉起来. ”我当然知道, 但我觉得她可能也会喜欢这样, 甚至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喜欢这样.”童佳慧眉头紧皱, 手掌已蓄势待发要扇我一巴掌了。我赶忙解释, “妈, 你可能不了解, 小颖和老狗淫乱时经常Hao3爸爸Hao3爸爸地乱叫. 这到底是姓郝的郝呢, 还是好坏的好呢?”“唉, 小颖这死丫头, 真是让人没法说了。”童佳慧泄气地说, 手掌也放松了。我拉她躺在我怀里继续说, “我也不想再多说多想过去的事, 可这个细节可能关系到我和小颖未来的长久幸福啊, 所以刀架我脖子也得想呀.”“唉, 真难为你了。”童佳慧爱怜地轻抚我的胸膛. 我也礼尚住来摸着她的丰乳接着讲, “当我听你说你和岳父在两三岁的小颖旁边做爱时, 而小颖竟然对此还有些许印象, 我开始相信小颖潜意中的Hao3是好坏的好, 也就是岳父!”“小京, 停, 你是不是弗洛伊德的书读多了?”“我哪会相信那种伪科学?我是学化工的, 相信的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所以我做了个小实验.”“是个淫荡的实验吧.”童佳慧悻悻地撇嘴道, “为了你的小老婆, 把我这个大老婆都玩成母...母狗了.”童佳慧艰难地吐出那两个字, 然后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乳头. 哎呀我的亲妈呀, 在就要揭开谜底的节骨眼儿还要吃醋, 真是迷一样的女人啊。不过虽然胸口吃痛, 脑中却浮现出两条母狗任我采撷的黄色画面, 胯下鸡巴不禁又跃跃欲试.

“臭小京, 又不老实, 赶紧说实验结果. 如果好, 我就让你舒服舒服; 如果不好的话, 我就把小小京咔嚓了喂狗!”童佳慧说完噗嗤一笑, 只笑得我心里直说女人真是个永远猜不透的谜. 但我相信白颖的这个谜底被我解开了, 于是继续分析道, “佳慧你先别打岔. 我这个实验必须得淫荡, 而且要淫荡到让小颖丧失一切理智的束缚, 这才能暴露出最深处的潜意识. 这时我突然扮演岳父的角色, 让小颖灵魂深处狂喜无比, 竟然前所未有地昏过去了!所以, 我的实验结论就是...”“恋父情节!?”童佳慧脱口而出这四个字, 却又难以置信地用手掩住嘴巴. “对, 就是恋父情节. 小颖心灵深处渴望的是岳父的性爱, 但她不清楚这一点, 不过应该能感到这是一种不被世俗所容的快感. 她无法切实地抓住这一快感, 就只好通过淫贱的行为来替代. 所以她通奸, 还是和自己姓郝的公公通奸, 一边通奸一边喊著Hao3爸爸. 这就是白颖所能得到的最好替代品, 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过去的十多年中做出那些匪夷所思的淫荡行为. 而可叹的是, 她自己还没有认识到真正的根源. 所以, 恋父情节才是她淫贱本性下的真实面目!”

童佳慧一口气听完我揭开白颖的雷人谜底, 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变幻色彩, 随后眼中留下凄苦的泪水哽咽到, “没想到啊没想到, 竟然是我和老白害了小颖, 最终又害了老白! 真是作孽啊!我对不起他们父女, 对不起你. 我...”童佳慧已泣不成声. 我急忙搂住她安慰, “不要自责, 位慧. 哪对儿夫妻没有当着小孩子面亲热过? 西方国家甚至还提倡这么做呢. 即使是被小孩子撞见做爱的夫妻也如过江之鲫吧,所以这都是正常的事. 只不过例外总是有, 可能小颍就是个例外吧。你不也说她在性的方面体质异于常人吗? 这只能说是造物主的实验误差, 根本不是你和岳父的错. ”“谢谢你这么说, 我现在心情好点儿了, 可小颖这个事儿该怎么办啊, 老公.”“顺其自然! ”我简短坚定的说出四个字, 看着童佳慧不甚了了, 我接着补充道, “以前小颖不自知自己的底层情节, 还有意无意地用基于某些所谓道德的理性来压制, 造果适得其反, 被郝老狗和李萱诗引诱到了淫邪下贱害人害己的歧途, 这就是逆其自然的恶果呀!所以我现在要拨乱反正, 正视她的恋父情节, 依势引导, 在让她得遂所愿的同时, 不会伤己伤人, 甚至是利己利人.”童佳慧闻言似有所悟, 附和我说, “老公, 你是要扮作你岳父和她作爱, 鼓励甚至激发她的恋父情节, 从而化解她的淫贱本性?”“聪明! 不愧为我的岳母老婆! 不过我不是扮作岳父, 而是愿意甚至期望把我对她的一部分情爱化为对她的父爱. 并且我也应该这么做, 谁让我是她妈妈的老公吗?哎哟, 你怎么又掐我!”看来童佳慧应该是想通了, 所以娇嗔地掐我一下回应我的调侃. ”而且这么做对我也有大大的好处, 那就是我既是她老公又是她老爸, 这样我不但可以享受双重性爱,而且百分之一百二地相信她的身心再也离不开我了!”“哼!你还是偏向小颖, 你最在意的还是她. 不过我是她妈, 那就不管这么多了. 所以我对你的谜底很满意, 那就兑现我的奖励, 想不想让小小京操我爽一爽啊, 老公?”童佳现在终于心花怒放了, 所以马上又妖娆起来. “你还能行吗,佳慧, 你的小屄恐怕已经被自己操肿了吧?”说着, 我伸手就去要检查. 童佳慧连忙挡住我的手, “阴唇的确是有点儿肿, 我自己都不敢碰了. 唉, 刚才应该听徐琳的也去做浣肠, 我这一个肉洞真是满足不了你这个小公牛啊!”“不着急, 以后有的是机会开发你后门, ”我的手绕过童佳慧的手摸了下她的肛门, 引得她脸上又是一红, “没错,徐琳不还说来日方长吗?...”“谁在背后念叨我什么呢?”徐琳的声音突然悠悠传来, 她醒过来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