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 -- 尾声解密(2)

第二章(初步解密)4/22

当我的心从云端飘落到地面时,我醒了,感到身心无比地轻松, 活力无比地充盈. “圆满!”我心中暗道, 然后从胭脂堆里起身, 把三具仍然绵软无力的美妙胴体舒舒服服地头并头放在床上, 拉过被子盖住, 最后在每人额头上轻松一吻. “我去看看孩子, 你们再歇会儿吧.”白颖感动地虚吻我一下, 我凌空抓住, 把这吻放在胸膛上, 随后就去了婴儿房. 两个小家伙仍在熟睡中, 丝毫没受隔壁大战的影响. 我看儿子们, 虽是妻子和岳母分别所生, 是败德的结果, 但对于我们三个成人和他们自己而言, 带来的却全是幸福. 对别人乃至对社会呢,我也没看到额外的损害. 道德啊,你能凌驾于血亲爱人的正当利益之上吗?不, 不能! 当我今晚把我和白颖的定情项链重新戴在她脖子上时, 我就在心里给道德中虚伪无理有害的那一部分钉上了最后一根棺材钉. “孩子, 我爱你们, 我也爱真正好的道德和人性.”说完, 我转身出了房门.

当我再踏入三个女人的闺房时, 迎面劈过来一个枕头. “小京! 瞧你对我做的好事!”原来, 大补汤里的调料已经过劲了, 童佳慧现在完全清醒了, 恼羞成怒地对我喝叱. 我一时呆住了, 但时隔一年, 又见到她要去打胎时所表现出的愤努风情, 我的鸡巴竟然硬了! 徐琳见状不由得噗嗤一笑,但马上被童佳慧瞪了一眼就戛然而止了,改作一副低眉顺眼的小女人模样,惹得我又想发笑。小颖见场面尴尬暧昧基至有点儿滑稽,急忙发声解围, “妈, 不是老公的错. 是我给大补汤里加了料, 也是我把老公拉进房间的, 正好看到你和琳姐抱在一起, 所以就...”“小颖, 你这不是害了妈吗?我和小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我看到小颖张了张嘴, 却没说什么, 于是接口道, “妈, 我知道你想开始全新的生活, 也记着你让我在李萱诗和孩子间做生死决择时这么说过. 现在, 我们终于在经历死亡, 甚至是不得不亲手制造的死亡之后, 终于可以开始全新的生活了, 但我想问, 什么才是你心中真正向往的新生活呢?”“我向往...”童佳慧突然顿住了。“那天在医院, 你抱着我说, 你希望我放弃李萱诗, 是为了我和小颖, 还有孩子们的新生活. 今天我们几乎真正有了理想的新生活, 但你呢, 找到了吗?”“我, 我只想你们过得好.”

这时白颖示意我到她身边来, 拉住我的手对童佳慧说, “谢谢你, 妈, 我们还有孩子现在都很好. 尤其是今晚我俩进入这个房间之前, 老公终于彻彻底底地放下了过去, 重新在内心里接纳了我. 瞧, 这是我俩的定情项链. 两年它被那老狗在郝家沟扔到窗外, 老天有眼让老公捡到了它, 刚才老公又重新给我亲手戴上了, 如同十几年前一样!可我们心中还有些遗憾, 那就是你的新生活. 妈, 你真心喜欢你现在的生活吗? 你生产之后就那么努力地工作, 还升了级, 可你就真地喜欢一心扑在工作上吗?还有, 今晚为什么会和琳姐滚床单呢?”

徐琳见童佳慧的脸更红了,急忙插口道,“这不怨慧姐,是我喝了加料的大补汤后把持不助,主动挑逗她的。”我觉得奇怪,忍不住问,“徐琳,这个料也只是放大原有的情欲而已,而且我也没让你饥渴, 难道你对妈早有意思?”其他两女闻言都转头看向徐琳,也是一脸问号。“啊?这个,这个嘛...”徐琳突然也脸红了, 没了声音. “快说! 不然我捏爆你的奶子!”白颖突然变身小魔女开始危胁徐琳, 伸手做势就去抓她乳房. 是啊,白颖刚开始看到徐童二人百合时也是惊诧莫明, 所以现在只想马上得到答案. “哎呀不要捏我, 我说还不行嘛. 自从慧姐跟着小京复仇以来, 我就被她不让须眉的狠辣气质吸引住了,就像被小京的狠辣吸引住了一样. 尤其是小京虐杀那老狗的时候, 我都吓尿裤子, 慧姐竟然还是好整以暇地电击老狗. 从此以后我每次见到慧姐, 阴道里都会出水儿, 甚至想让她拿着电棍在我阴道里狠狠地捅几下! 今天好不容易再见到她, 又喝了加料大补汤, 我就情难自禁了。唉, 真是好难为情啊. 你们不会觉得我下贱变态吧.”说完, 似乎徐琳连脖子都羞红了.

“先不要急着贴下贱变态这类的道德标签, 关键是妈也愿意和你做吗?”我对徐琳说完这句话, 又转过头去看童佳慧. 她的表情突然扭捏里来,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全然没有了刚才对我的愤怒。“对呀,妈,你是不是一开始就也动情了呢?为什么呢?”白颖马上跟着我助攻,继续追问。童佳慧又一次顿住了,嗫嚅几下说,“你这孩子,有这么和妈说话的吗?没大没小的,我不想理你。”白颖见妈耍赖皮,也以赖皮应对之,“妈,反正咱俩都和老公一起做过了,那我就和你比比谁的大。我可还喂奶呢,可能会比你的大哦。来,老公,帮我把被子掀开,我和妈比比,你做评委。“你们敢!”童佳慧大喝一声,又瞪了我和白颖一眼。我俩真没敢动被子,却见童佳慧心虚地用手紧按著被子。白颖见赖皮手段无效,又开始抱着妈撤娇。童佳慧叹了口气,又见徐琳热切的眼光看过来,终于开口了,“我,我也有需要嘛,即使成天忙于工作,有时也压不助心中的欲望啊。”听闻此言,徐琳的原本热切的目光不禁黯然了。童佳慧注意到了这一变化,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除此之外,这次复仇也让我的性格变得更加强势,甚至有点儿暴力倾向。再加上老白不在了,工作上我得事事自己扛,所以连我自己都觉得有时像个男人了。”“妈,我好心疼你啊...”白颖语带呜咽地说着, 眼圈儿有点儿红了。

我也伸出手, 握到童佳慧的手. 她没有挣脱, 平静了下情绪, 接着说, “同时, 我也觉得自己的性取向也跟着变了一些, 开始喜欢非常温柔善良的女孩或人们常说的小女人.”这时白颖忍不住插嘴道, “怪不得你让张洁做你的秘书, 还认了干女儿. 妈, 你, 你对她有那个想法? 对琳姐又是什么想法呢?”童佳慧又有点儿羞怒了,轻拧着白颖的脸蛋说,“你又胡说, 看我不给你个耳光! 我对小洁就是纯粹的怜爱, 就是一种对女儿的般的爱, 你不要乱想, 更不要嫉妒, 知道么. 你始终都是我的最爱, 没有之一!”“那对我呢, 慧姐. 反正今天我都说开了,也做了,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实心意吗?”徐琳略带幽怨地说. 童佳慧认真地看徐琳回应道, “你本质上是个善良的人, 在小京的复仇中, 你是第一个悔悟的人, 改正地也彻底, 还帮了小京很多忙, 直到现在. 我知道你夫妻二人不和, 相当于没有了丈夫, 这与我有点类似, 所以对你心有怜惜. 你现在又依附于小京, 更是多了小女人的韵味. 而且你我年龄相近, 所以, 所以我的确对你产生一点类似男女间的情意.”

“现在有一点就够了!希望来日方长, 就像我和小京一样.”徐琳的声音热切起来了, “不过, 我不是为了依附小京才和他们住在一起的. 我现在有钱, 也能基本上自己解决生理需要, 但我很想要家的感觉, 一直都想. 以前在郝家沟, 除了钱和性, 就是那种家的感觉吸引了我. 当然, 我现在明白那时是虚幻有毒的感觉. 可当我和小京在一起时, 不知为什么, 我抓住了真实温馨的家庭感觉!”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 都没想到看起来骚浪潇洒的徐琳对家竟如此眷恋.

她的话触动了我心里某个隐密角落, 在这个特殊的夜晚, 我觉得应该让它见见月光. “徐琳, 我可能明白你的为什么了, 因为我对你的情意与此有关, 更确切地说, 是与李萱诗有关.”我突然感到童佳慧的手在我的手里一震, 但我没有理会, 也没理三人诧异的表情, 继续说道, “她用自己的生命赎了罪, 我和小颖都原谅了她, 所以我心里又把她当作我亲妈, 虽然我嘴上还直呼其名, 但那无所谓. 我承认我有些恋母情节, 在和她阴差阳错地有了孩子后, 心里就更放不下她了。哎, 妈, 你别生气, 听我说完.”我急忙握紧童佳慧的手, 不让她挣脱. “我放不下她并不意味着我后悔让她死或迁怒于促成她死亡的人, 而是不由自主地想找个替代. 妈, 你就是我的第一人选. 不, 你不是替代, 而是超越!”这时, 童佳慧的手放松下来了。“而我从小就通过李董诗认识徐琳, 那时叫阿姨, 一个贴近母亲的称谓. 可能当我第一次和徐阿姨做爱时, 我潜意识里就有点把她当作母亲了。以后越做越多, 她也帮助照顾我越来越多, 这种意识就越来越清晰. 在李萱诗死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在畅快和心痛之间煎熬著,在理智和情感之间煎熬著,在人性和道德之间煎熬著。虽然那时有妈和小颖在精神上的陪伴,但徐琳在肉体上的陪伴也最终帮我挺住了煎熬,所以我就真地把徐琳当做李萱诗了。你不介意吧, 徐琳.”

“我不介意做李萱诗的替代品. 想想我也确实愈发把你当做儿子, 至少是有肉体关系的干儿子. 这可能真就是为什么我现有家的感觉. 我明白了, 我喜欢!”徐琳红着眼圈儿说着, 并抓住我另一只手. 这时我握著两个妈的柔荑, 而白颖又抱过来安慰刚刚吐露柔弱心声的我, 两只大乳房贴在我身上, 我刚才软下去的鸡巴腾地一下又站立起来了! 啪! 童佳慧另一支手扇了大鸡巴一下, 疼得它又软下去了。“提到李萱诗你就硬了, 讨打! 说吧, 刚才你一进门时, 我就问你和小颖设计我到底要干什么?”

白颖赶紧出来护夫, “妈, 真地只是我的主意. 爸爸不在了, 你肯定也有生理需求, 尤其是生完孩子后. 但更重要的是, 我想满足你的心理需求. 难道你不想和老公在一起吗?我早就跟你说过, 我不在乎的. 我现在是期盼与你一起分享他的全部! 刚才你也知道了, 老公在肉体上是越来越强了, 我一个人早就满足不了他了, 经常是被他幸福地折腾一宿后连孩子都照顾不了了。而在精神上, 即使今天他不说, 我也很清楚他的恋母情节, 尤其是恋你这个母. 我说过我只要老公幸福, 所以我要让他重新得到你, 长久拥有你!”童佳慧又气红了脸, 用那只刚打完我鸡巴的手轻打了白颖一下说, “那你不是成了以前的李萱诗, 而我成了以前的你?”“妈, 我想通了, 那不一样的. 首先是你从一开始就是自愿和老公做爱的, 其次我没采用害人的手段, 也没人受到伤害.”“我伤害了你爸呀。“童佳慧开始低头垂泪. 白颖抱住她说, “不, 真正伤害爸爸的是那老狗, 还有以前的李萱诗和我. 这些人做了恶, 也都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现在我们都放下了过去, 开启了新生, 你也听从你的内心加入我们吧,妈妈!”“是啊, 加入我们吧!”我和徐琳异口同声道, 同时徐琳握住了童佳慧的另一只手.

六手相连, 双臂环抱, 童佳慧收起了眼泪. “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 我也确实想加入你们, 可我总觉这是不对的, 尤其是和你与小京. 和小琳是同性恋, 那还好说, 但和你们就是乱伦呢!”伦理道德? 听了童佳慧提到乱伦, 我脑海里突然跳出这四个字. 我张张嘴刚想说什么, 白颖制止了我. “老公,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让我来说吧,你听听我说的对不对.”她转过头来靠在童佳慧肩上继续说, “乱伦就一定错吗, 道德就一定对吗?什么才是真正对自己有利且对人无害的呢?自从我死过一次就开始想过这些问题, 现在终于想通了。当年我在郝家沟淫乱, 也是由于我暴露放纵了一部分本性促成的。在那之前, 我是高高在上倍受呵护, 但内心深处仍想有相反的体验. 不过我没有自觉, 自觉了也不敢说不敢做, 必竟还有所谓道德的压制. 于是这部分本性和欲望就畸形地发展了,最后终于在郝家沟爆发到极致, 不但毁了过去的我, 还伤害甚至害死了很多人. 而现在呢,由于老公也变了,不,他的另一部分本性也觉醒了,所以我可以在他面前毫无愧疚地展示我的淫贱. 与此同时, 我俩仍是深深地相爱着, 高尚地相爱着. 所以我所有的人性, 哪怕是自相矛盾的部分, 也都充分自然地、利己而不害人地释放出来了. 我因此感到充实宁静, 自由快乐! 我相信老公和琳姐也有同样感受, 更希望你也能.”

童佳慧见我和徐琳同时点头, 脸上严霜不禁有些融化, 但口里仍强撑著, ”小颖, 我谢谢你对我的坦诚和关心. 可你爸爸在天之灵知道了我们的事怎么办, 别人知道了怎么办, 孩子知道了怎么办? ”“妈, 我来说几句吧。小颖讲的都对, 但我从一个男人的角度, 觉得你太多虑了. 我之所以痛恨以前的李萱诗和白颖, 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们对我的欺骗! 当面信誓旦旦地说爱我, 背后却丧心病狂地伤害我. 那怕她们直接告诉我说不再爱我了, 而是爱上了别人, 我都能放手并祝福她们. 在岳父的这个事情上, 我们并没有蓄意欺骗和伤害他, 而且岳父是个心胸宽广的人,所以他的在天之灵也会乐见你又有了真爱的. 至于孩子, 我们都算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了, 应该能够体会到把握自己把握当下才是人生要义. 对于别人, 我就努力赚钱, 如有必要, 用钱砸死他们就行了。所以我觉得现在的关键是我们是否真爱! 你知道我对你是真的男女之爱加亲情之爱. 我相信你也是真爱, 对吗, 妈.”还没等童佳慧反应过来, 白颖却先给我一个真实的热吻. “老公, 你说得太好了, 太man了! 我太爱你了!妈, 这样的小京难道不值得你真爱吗?”

六道目光再次聚焦于童佳慧, 她的脸和脖子再次激动地泛江, 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 等待她最后的决断: 真情实爱还是一时冲动, 继续新生还是原地踏步?! 经过一阵急促地喘息, 童佳慧终于平静下来, 道出她最深的心声. “小京, 复仇前, 你在我心里是你爸爸的替身, 因为你和他年轻时太像了。复仇时, 我却觉得你和壮年时在官场冲杀的岳父越来越像, 无论是你的性格还是能力. 我对你爸爸和岳父都是真心相爱, 当然是在不同的时段. 所以, 我对你, 这个他们二人的结合体, 怎能不真心爱恋呢?来吧, 小京, 到妈的怀里来吧!我也彻底放下了, 让我们一起走进美好的新生活!”“啊!...”三人一同吼叫着, 同时搂抱着亲吻著童佳慧, 眼泪伴口水齐飞, 欢笑与呜咽同奏! 过去所有的苦难终于都得到回报, 都得到了升华!“妈! 太好了! 我太高兴! 小颖,我们赶上这个店了! 妈,我, 我, 我要操你! 不, 我要操你们!”三个女人没有在意我颠三倒四的污言秽语, 只是朝我宁静幸福地微笑着, 犹如三个蒙娜丽莎. “我才不让你操我呢“, 童佳慧在清醒状态下轻巧自然地说出那个脏字, “你看我脸上身上, 全是口水淫水, 还有精液, 难受死了. 咱们都先去洗白白, 然后再让你操, 想怎么操就怎么操, 好不好?”哎呀我的妈呀,这还是那个官威慑人端庄贤惠的童佳慧吗? 我彻底傻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