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四月芳菲 -- 尾聲解密(2)

第二章(初步解密)4/22

當我的心從雲端飄落到地面時,我醒了,感到身心無比地輕鬆, 活力無比地充盈. 「圓滿!」我心中暗道, 然後從胭脂堆里起身, 把三具仍然綿軟無力的美妙胴體舒舒服服地頭並頭放在床上, 拉過被子蓋住, 最後在每人額頭上輕鬆一吻. 「我去看看孩子, 你們再歇會兒吧.」白穎感動地虛吻我一下, 我凌空抓住, 把這吻放在胸膛上, 隨後就去了嬰兒房. 兩個小傢伙仍在熟睡中, 絲毫沒受隔壁大戰的影響. 我看兒子們, 雖是妻子和岳母分別所生, 是敗德的結果, 但對於我們三個成人和他們自己而言, 帶來的卻全是幸福. 對別人乃至對社會呢,我也沒看到額外的損害. 道德啊,你能凌駕於血親愛人的正當利益之上嗎?不, 不能! 當我今晚把我和白穎的定情項鍊重新戴在她脖子上時, 我就在心裡給道德中虛偽無理有害的那一部分釘上了最後一根棺材釘. 「孩子, 我愛你們, 我也愛真正好的道德和人性.」說完, 我轉身出了房門.

當我再踏入三個女人的閨房時, 迎面劈過來一個枕頭. 「小京! 瞧你對我做的好事!」原來, 大補湯里的調料已經過勁了, 童佳慧現在完全清醒了, 惱羞成怒地對我喝叱. 我一時呆住了, 但時隔一年, 又見到她要去打胎時所表現出的憤努風情, 我的雞巴竟然硬了! 徐琳見狀不由得噗嗤一笑,但馬上被童佳慧瞪了一眼就戛然而止了,改作一副低眉順眼的小女人模樣,惹得我又想發笑。小穎見場面尷尬曖昧基至有點兒滑稽,急忙發聲解圍, 「媽, 不是老公的錯. 是我給大補湯里加了料, 也是我把老公拉進房間的, 正好看到你和琳姐抱在一起, 所以就...」「小穎, 你這不是害了媽嗎?我和小京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了!」我看到小穎張了張嘴, 卻沒說什麼, 於是接口道, 「媽, 我知道你想開始全新的生活, 也記著你讓我在李萱詩和孩子間做生死決擇時這麼說過. 現在, 我們終於在經歷死亡, 甚至是不得不親手製造的死亡之後, 終於可以開始全新的生活了, 但我想問, 什麼才是你心中真正嚮往的新生活呢?」「我嚮往...」童佳慧突然頓住了。「那天在醫院, 你抱著我說, 你希望我放棄李萱詩, 是為了我和小穎, 還有孩子們的新生活. 今天我們幾乎真正有了理想的新生活, 但你呢, 找到了嗎?」「我, 我只想你們過得好.」

這時白穎示意我到她身邊來, 拉住我的手對童佳慧說, 「謝謝你, 媽, 我們還有孩子現在都很好. 尤其是今晚我倆進入這個房間之前, 老公終於徹徹底底地放下了過去, 重新在內心裡接納了我. 瞧, 這是我倆的定情項鍊. 兩年它被那老狗在郝家溝扔到窗外, 老天有眼讓老公撿到了它, 剛才老公又重新給我親手戴上了, 如同十幾年前一樣!可我們心中還有些遺憾, 那就是你的新生活. 媽, 你真心喜歡你現在的生活嗎? 你生產之後就那麼努力地工作, 還升了級, 可你就真地喜歡一心撲在工作上嗎?還有, 今晚為什麼會和琳姐滾床單呢?」

徐琳見童佳慧的臉更紅了,急忙插口道,「這不怨慧姐,是我喝了加料的大補湯後把持不助,主動挑逗她的。」我覺得奇怪,忍不住問,「徐琳,這個料也只是放大原有的情慾而已,而且我也沒讓你饑渴, 難道你對媽早有意思?」其他兩女聞言都轉頭看向徐琳,也是一臉問號。「啊?這個,這個嘛...」徐琳突然也臉紅了, 沒了聲音. 「快說! 不然我捏爆你的奶子!」白穎突然變身小魔女開始危脅徐琳, 伸手做勢就去抓她乳房. 是啊,白穎剛開始看到徐童二人百合時也是驚詫莫明, 所以現在只想馬上得到答案. 「哎呀不要捏我, 我說還不行嘛. 自從慧姐跟著小京復仇以來, 我就被她不讓鬚眉的狠辣氣質吸引住了,就像被小京的狠辣吸引住了一樣. 尤其是小京虐殺那老狗的時候, 我都嚇尿褲子, 慧姐竟然還是好整以暇地電擊老狗. 從此以後我每次見到慧姐, 陰道里都會出水兒, 甚至想讓她拿著電棍在我陰道里狠狠地捅幾下! 今天好不容易再見到她, 又喝了加料大補湯, 我就情難自禁了。唉, 真是好難為情啊. 你們不會覺得我下賤變態吧.」說完, 似乎徐琳連脖子都羞紅了.

「先不要急著貼下賤變態這類的道德標籤, 關鍵是媽也願意和你做嗎?」我對徐琳說完這句話, 又轉過頭去看童佳慧. 她的表情突然扭捏里來,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全然沒有了剛才對我的憤怒。「對呀,媽,你是不是一開始就也動情了呢?為什麼呢?」白穎馬上跟著我助攻,繼續追問。童佳慧又一次頓住了,囁嚅幾下說,「你這孩子,有這麼和媽說話的嗎?沒大沒小的,我不想理你。」白穎見媽耍賴皮,也以賴皮應對之,「媽,反正咱倆都和老公一起做過了,那我就和你比比誰的大。我可還喂奶呢,可能會比你的大哦。來,老公,幫我把被子掀開,我和媽比比,你做評委。「你們敢!」童佳慧大喝一聲,又瞪了我和白穎一眼。我倆真沒敢動被子,卻見童佳慧心虛地用手緊按著被子。白穎見賴皮手段無效,又開始抱著媽撤嬌。童佳慧嘆了口氣,又見徐琳熱切的眼光看過來,終於開口了,「我,我也有需要嘛,即使成天忙於工作,有時也壓不助心中的慾望啊。」聽聞此言,徐琳的原本熱切的目光不禁黯然了。童佳慧注意到了這一變化,猶豫了一下,又接著說,「除此之外,這次復仇也讓我的性格變得更加強勢,甚至有點兒暴力傾向。再加上老白不在了,工作上我得事事自己扛,所以連我自己都覺得有時像個男人了。」「媽,我好心疼你啊...」白穎語帶嗚咽地說著, 眼圈兒有點兒紅了。

我也伸出手, 握到童佳慧的手. 她沒有掙脫, 平靜了下情緒, 接著說, 「同時, 我也覺得自己的性取向也跟著變了一些, 開始喜歡非常溫柔善良的女孩或人們常說的小女人.」這時白穎忍不住插嘴道, 「怪不得你讓張潔做你的秘書, 還認了乾女兒. 媽, 你, 你對她有那個想法? 對琳姐又是什麼想法呢?」童佳慧又有點兒羞怒了,輕擰著白穎的臉蛋說,「你又胡說, 看我不給你個耳光! 我對小潔就是純粹的憐愛, 就是一種對女兒的般的愛, 你不要亂想, 更不要嫉妒, 知道麼. 你始終都是我的最愛, 沒有之一!」「那對我呢, 慧姐. 反正今天我都說開了,也做了,你能告訴我你的真實心意嗎?」徐琳略帶幽怨地說. 童佳慧認真地看徐琳回應道, 「你本質上是個善良的人, 在小京的復仇中, 你是第一個悔悟的人, 改正地也徹底, 還幫了小京很多忙, 直到現在. 我知道你夫妻二人不和, 相當於沒有了丈夫, 這與我有點類似, 所以對你心有憐惜. 你現在又依附於小京, 更是多了小女人的韻味. 而且你我年齡相近, 所以, 所以我的確對你產生一點類似男女間的情意.」

「現在有一點就夠了!希望來日方長, 就像我和小京一樣.」徐琳的聲音熱切起來了, 「不過, 我不是為了依附小京才和他們住在一起的. 我現在有錢, 也能基本上自己解決生理需要, 但我很想要家的感覺, 一直都想. 以前在郝家溝, 除了錢和性, 就是那種家的感覺吸引了我. 當然, 我現在明白那時是虛幻有毒的感覺. 可當我和小京在一起時, 不知為什麼, 我抓住了真實溫馨的家庭感覺!」一時間大家都沉默了, 都沒想到看起來騷浪瀟灑的徐琳對家竟如此眷戀.

她的話觸動了我心裡某個隱密角落, 在這個特殊的夜晚, 我覺得應該讓它見見月光. 「徐琳, 我可能明白你的為什麼了, 因為我對你的情意與此有關, 更確切地說, 是與李萱詩有關.」我突然感到童佳慧的手在我的手裡一震, 但我沒有理會, 也沒理三人詫異的表情, 繼續說道, 「她用自己的生命贖了罪, 我和小穎都原諒了她, 所以我心裡又把她當作我親媽, 雖然我嘴上還直呼其名, 但那無所謂. 我承認我有些戀母情節, 在和她陰差陽錯地有了孩子後, 心裡就更放不下她了。哎, 媽, 你別生氣, 聽我說完.」我急忙握緊童佳慧的手, 不讓她掙脫. 「我放不下她並不意味著我後悔讓她死或遷怒於促成她死亡的人, 而是不由自主地想找個替代. 媽, 你就是我的第一人選. 不, 你不是替代, 而是超越!」這時, 童佳慧的手放鬆下來了。「而我從小就通過李董詩認識徐琳, 那時叫阿姨, 一個貼近母親的稱謂. 可能當我第一次和徐阿姨做愛時, 我潛意識裡就有點把她當作母親了。以後越做越多, 她也幫助照顧我越來越多, 這種意識就越來越清晰. 在李萱詩死後的一段時間裡,我在暢快和心痛之間煎熬著,在理智和情感之間煎熬著,在人性和道德之間煎熬著。雖然那時有媽和小穎在精神上的陪伴,但徐琳在肉體上的陪伴也最終幫我挺住了煎熬,所以我就真地把徐琳當做李萱詩了。你不介意吧, 徐琳.」

「我不介意做李萱詩的替代品. 想想我也確實愈發把你當做兒子, 至少是有肉體關係的乾兒子. 這可能真就是為什麼我現有家的感覺. 我明白了, 我喜歡!」徐琳紅著眼圈兒說著, 並抓住我另一隻手. 這時我握著兩個媽的柔荑, 而白穎又抱過來安慰剛剛吐露柔弱心聲的我, 兩隻大乳房貼在我身上, 我剛才軟下去的雞巴騰地一下又站立起來了! 啪! 童佳慧另一支手扇了大雞巴一下, 疼得它又軟下去了。「提到李萱詩你就硬了, 討打! 說吧, 剛才你一進門時, 我就問你和小穎設計我到底要幹什麼?」

白穎趕緊出來護夫, 「媽, 真地只是我的主意. 爸爸不在了, 你肯定也有生理需求, 尤其是生完孩子後. 但更重要的是, 我想滿足你的心理需求. 難道你不想和老公在一起嗎?我早就跟你說過, 我不在乎的. 我現在是期盼與你一起分享他的全部! 剛才你也知道了, 老公在肉體上是越來越強了, 我一個人早就滿足不了他了, 經常是被他幸福地折騰一宿後連孩子都照顧不了了。而在精神上, 即使今天他不說, 我也很清楚他的戀母情節, 尤其是戀你這個母. 我說過我只要老公幸福, 所以我要讓他重新得到你, 長久擁有你!」童佳慧又氣紅了臉, 用那隻剛打完我雞巴的手輕打了白穎一下說, 「那你不是成了以前的李萱詩, 而我成了以前的你?」「媽, 我想通了, 那不一樣的. 首先是你從一開始就是自願和老公做愛的, 其次我沒採用害人的手段, 也沒人受到傷害.」「我傷害了你爸呀。「童佳慧開始低頭垂淚. 白穎抱住她說, 「不, 真正傷害爸爸的是那老狗, 還有以前的李萱詩和我. 這些人做了惡, 也都付出了相應的代價. 現在我們都放下了過去, 開啟了新生, 你也聽從你的內心加入我們吧,媽媽!」「是啊, 加入我們吧!」我和徐琳異口同聲道, 同時徐琳握住了童佳慧的另一隻手.

六手相連, 雙臂環抱, 童佳慧收起了眼淚. 「你說的這些道理我都懂, 我也確實想加入你們, 可我總覺這是不對的, 尤其是和你與小京. 和小琳是同性戀, 那還好說, 但和你們就是亂倫呢!」倫理道德? 聽了童佳慧提到亂倫, 我腦海里突然跳出這四個字. 我張張嘴剛想說什麼, 白穎制止了我. 「老公,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 讓我來說吧,你聽聽我說的對不對.」她轉過頭來靠在童佳慧肩上繼續說, 「亂倫就一定錯嗎, 道德就一定對嗎?什麼才是真正對自己有利且對人無害的呢?自從我死過一次就開始想過這些問題, 現在終於想通了。當年我在郝家溝淫亂, 也是由於我暴露放縱了一部分本性促成的。在那之前, 我是高高在上倍受呵護, 但內心深處仍想有相反的體驗. 不過我沒有自覺, 自覺了也不敢說不敢做, 必竟還有所謂道德的壓制. 於是這部分本性和慾望就畸形地發展了,最後終於在郝家溝爆發到極致, 不但毀了過去的我, 還傷害甚至害死了很多人. 而現在呢,由於老公也變了,不,他的另一部分本性也覺醒了,所以我可以在他面前毫無愧疚地展示我的淫賤. 與此同時, 我倆仍是深深地相愛著, 高尚地相愛著. 所以我所有的人性, 哪怕是自相矛盾的部分, 也都充分自然地、利己而不害人地釋放出來了. 我因此感到充實寧靜, 自由快樂! 我相信老公和琳姐也有同樣感受, 更希望你也能.」

童佳慧見我和徐琳同時點頭, 臉上嚴霜不禁有些融化, 但口裡仍強撐著, 」小穎, 我謝謝你對我的坦誠和關心. 可你爸爸在天之靈知道了我們的事怎麼辦, 別人知道了怎麼辦, 孩子知道了怎麼辦? 」「媽, 我來說幾句吧。小穎講的都對, 但我從一個男人的角度, 覺得你太多慮了. 我之所以痛恨以前的李萱詩和白穎, 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們對我的欺騙! 當面信誓旦旦地說愛我, 背後卻喪心病狂地傷害我. 那怕她們直接告訴我說不再愛我了, 而是愛上了別人, 我都能放手並祝福她們. 在岳父的這個事情上, 我們並沒有蓄意欺騙和傷害他, 而且岳父是個心胸寬廣的人,所以他的在天之靈也會樂見你又有了真愛的. 至於孩子, 我們都算是經歷過生死的人了, 應該能夠體會到把握自己把握當下才是人生要義. 對於別人, 我就努力賺錢, 如有必要, 用錢砸死他們就行了。所以我覺得現在的關鍵是我們是否真愛! 你知道我對你是真的男女之愛加親情之愛. 我相信你也是真愛, 對嗎, 媽.」還沒等童佳慧反應過來, 白穎卻先給我一個真實的熱吻. 「老公, 你說得太好了, 太man了! 我太愛你了!媽, 這樣的小京難道不值得你真愛嗎?」

六道目光再次聚焦於童佳慧, 她的臉和脖子再次激動地泛江, 房間裡再次安靜下來, 等待她最後的決斷: 真情實愛還是一時衝動, 繼續新生還是原地踏步?! 經過一陣急促地喘息, 童佳慧終於平靜下來, 道出她最深的心聲. 「小京, 復仇前, 你在我心裡是你爸爸的替身, 因為你和他年輕時太像了。復仇時, 我卻覺得你和壯年時在官場衝殺的岳父越來越像, 無論是你的性格還是能力. 我對你爸爸和岳父都是真心相愛, 當然是在不同的時段. 所以, 我對你, 這個他們二人的結合體, 怎能不真心愛戀呢?來吧, 小京, 到媽的懷裡來吧!我也徹底放下了, 讓我們一起走進美好的新生活!」「啊!...」三人一同吼叫著, 同時摟抱著親吻著童佳慧, 眼淚伴口水齊飛, 歡笑與嗚咽同奏! 過去所有的苦難終於都得到回報, 都得到了升華!「媽! 太好了! 我太高興! 小穎,我們趕上這個店了! 媽,我, 我, 我要操你! 不, 我要操你們!」三個女人沒有在意我顛三倒四的污言穢語, 只是朝我寧靜幸福地微笑著, 猶如三個蒙娜麗莎. 「我才不讓你操我呢「, 童佳慧在清醒狀態下輕巧自然地說出那個髒字, 「你看我臉上身上, 全是口水淫水, 還有精液, 難受死了. 咱們都先去洗白白, 然後再讓你操, 想怎麼操就怎麼操, 好不好?」哎呀我的媽呀,這還是那個官威懾人端莊賢惠的童佳慧嗎? 我徹底傻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