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四月芳菲 -- 尾聲解密(4)

第四章(清醒4P)4/25

「嗨, 慧姐, 我還以為你和小京私奔了不要我了呢!人家好傷心啊。」徐琳真是放開了, 竟公然對童佳慧撤嬌. 童佳慧也不端著, 回諷道, 「我看你是捨不得小京, 怕沒人能喂飽你吧。」「媽, 琳姐可能還真不稀罕老公的大雞巴. 看, 我剛才發現琳姐的一個大秘密! 」啊, 怎麼又是秘密, 我心裡咯噔一下. 「小琳還有秘密? 女同傾向還不夠嗎?快讓我看看這個大騷屄里還能藏著什麼.」聽著這嬌艷的母女花毫無顧忌地淫詞浪語, 我心花怒放, 心說今晚可有的玩了! 我正心中暗喜, 白穎已從床下拖出個航空大箱子, 「瞧, 箱子大吧, 這裡面都是琳姐準備自己私奔的秘密!」我看了一眼, 不禁目瞪口呆, 箱子裡塞滿了性玩具! 有我用過的沒用過的, 見過的沒見過的, 聽說過的沒聽說過的, 理解了的理解不了的, 真是嘆為觀止. 我嘆了口氣說, 「徐琳, 我要滿足不了你就直說. 這麼多工具, 你確實可以自己過了。」「別誤會啊, 小京, 這很多都是我離開郝家溝之後但和你們同居之前買的, 那時不是寂寞嘛. 和你在一起後就不用這些了. 不過自從喜歡上慧姐後, 我又買了些女同玩具, 偶爾想像下慧姐給自己用用. 你可別吃醋啊, 嘻嘻.」「我不吃醋, 我要把你和媽都吃下去!」童佳慧聽了我的話後掐了我一下, 卻對徐琳說, 「蓄謀已久, 其心可誅, 哼!」「不是可誅, 而是可淫. 這些玩具大多都是玩女人的, 媽, 你要不要當回男人好好玩玩這小淫婦啊?哈哈.」小穎笑著說, 而我竟然感到小穎是在淫笑! 「你也不是個小淫婦嗎?呆會也讓你媽好好玩玩你!」徐琳不甘示弱地回嘴. 母女倆聞言, 身體都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臉也騰地一下紅了, 卻一時說不出話來. 雖然兩人剛才目睹了對方的淫態, 卻沒有真正的肉體接觸, 而這馬上要發生了,想到此不勉都心情激盪.

我也同樣激動, 馬上腦補出母女兩人嘴對嘴奶對奶屄對屄地被我操得滿床滾, 不禁一把摟住童佳慧, 吻住她的紅唇, 另一隻手探向溪谷, 果然, 又泛濫了。童佳慧一下了軟在我懷裡, 任我摳著水屄拖到床頭坐下, 像是給小孩把尿一樣, 分開她大腿, 托起她屁股, 把她的流著淫水的小嘴兒重重地套在我的雞巴上. 「啊...小京, 你又進來了...」隨後童佳慧就說不出話來了, 只是靠在我懷裡戰慄著, 喘息著. 「你們母女倆是今晚的主角, 尤其是媽. 小穎你這個小騷貨, 我命令你要把媽變成大騷貨, 讓我一起操!」小穎聽到我這一羞辱的命令, 渾身抖地都要站不住了, 連忙跌跌撞撞地來到床尾, 嬌滴滴顫巍巍地說, 「我是老公的小騷貨, 老公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那我要你先干自己給媽看看你有多騷.」這時童佳慧掙扎著想阻止小穎, 可又馬上泄了氣, 原來我的手指已經摸上她的陰蒂. 「媽, 你也知道小穎淫賤, 現在就親眼看看吧.」童佳慧已經被我玩的暈暈乎乎了, 不由自主地嗯了一聲. 「徐琳, 過來吸吸你慧姐的奶子, 再讓我摸摸屄「.

一切準備就緒了, 白穎開啟了婊子摸式. 「媽, 你以前不是檢查過我的小屄, 想看看我有沒有穿陰環嗎?現你再檢查一遍吧,說不定上次漏掉了哦.」說著, 白穎坐在床尾, 分開長腿, 毫無保留地展示她白凈紅嫩的陰門. 「看, 我這大陰唇白白的, 一個黑點都沒有, 更沒有孔洞. 我把小陰唇也翻出來了, 多嫩啊, 我可捨不得在上面打洞, 只想讓老公親它. 那陰蒂上有嗎?我的陰蒂頭沒你和琳姐的大, 沒地方穿環嘛. 不過它很敏感哦, 每次老公一碰它我的小屄就流水兒. 那麼哪兒還能有洞呢?哇, 這裡有個洞耶! 你看我的手指都插進去了. 不過這是我的桃源入口, 老公就是從這兒插進去操我的. 這個洞小吧, 我一個指頭就堵上了. 但是它可有彈性了, 老公那麼粗的雞巴都操不松, 還說仍像處女時那麼緊. 徐琳, 你羨慕吧? 你的騷屄都被老公操大了, 嘻嘻.」徐琳吐出童佳慧的乳頭, 轉頭對白穎罵到, 「呸, 小婊子, 呆會兒我就戴上假雞巴操你, 看看橡膠的雞巴能不能撐大你的騷屄! 哎喲, 小京, 你怎麼又伸進來一根手指啊,我的屄真要被你玩鬆了。你就知道護著你那個賤貨老婆. 哎呀呀, 我不敢說了, 別摳我的G點啦!」

「哼, 假雞巴我也不怕.」說著, 白穎拿起一個玻璃做的透明雞巴, 頂在陰蒂上. 「媽, 剛才外陰檢查完了, 現在檢查內陰吧。我把洞口扒開了,看沒看到洞口上方有個小眼兒, 那是尿道口. 有時候被老公操出真的尿來, 就是從哪噴出來的! 媽, 我好像也看到你的尿道口了吔. 老公, 你的雞巴太粗了, 把媽的尿道口都擠沒了, 用手指扒開點兒好嗎? 媽, 你要是想尿就尿吧, 我給你喝下去, 反正我也喝過老公的尿, 哈哈.」「小穎, 別說了, 我要受不了了!」童佳慧咬牙切齒地憋出這幾字, 脖子紅得要滴血。「不, 我要說, 還要讓你看更刺激的呢.」小穎拿起假雞巴放到嘴邊舔了幾下, 「每次老公操我之前, 我都會吃他的雞巴, 然後就像這樣, 他把雞巴插進我的陰道. 這個假雞巴是透明的, 你們能看見陰道里的褶皺和嫩芽吧, 它們可喜歡大雞巴了, 一見面就會纏上去, 不射精不讓走! 媽, 這裡也沒有地兒戴陰環吧。啊...假雞巴插到底兒了,太硬了, 好涼啊! 媽, 看到我子宮頸沒有, 圓圓紅紅的很可愛吧. 那上面也有個眼, 不過那是子宮入口. 老公射精的時候, 最喜歡用馬眼兒頂著這兒了, 像是接吻一樣, 把精液全射到子宮裡, 最容易懷孕了!媽, 你也是這麼懷上小健的吧?咯咯咯.」「小穎, 你真下賤! 啊...我來了!」只見童佳慧陰道是擠出一團乳白的粘液, 尿道口裡也衝出一道清亮的水箭。白穎見狀立即撲向童佳慧胯下,用嘴堵住她的尿道口, 用力吮吸著尿液,還有淫液。

我順勢抽出插在童佳慧騷屄里的大雞巴,也抽出插在徐琳美穴里的手指,來到白穎的身後,拔掉她陰道里的假雞巴,換上我的真傢伙,開始操白穎,一邊操,一邊把白穎頂到童佳慧身上。終於,這對母女花嘴對嘴奶對奶屄對屄了! 這時徐琳也轉到我身後,把那假雞巴往自己屄里一塞,然後就推著我的屁股輪流地操著身下的母女花,一時間,三個女人同時歡叫起來,夾雜著噗嗤噗嗤的操屄聲。不一會兒,童佳慧在女兒的愛撫下被我操上另一個高潮, 而白穎同樣在媽媽的愛撫攀上絕頂,但我仍然沒有放過她倆。「媽, 你看你生的好女兒, 怎麼會這麼淫蕩, 是不是你遺傳的?」「啊...不, 不是我遺傳的啊...」「還嘴硬, 就是你這張騷屄生出小穎這個騷貨的, 我要用大雞巴好好地教訓教訓你的騷屄! 來, 徐琳, 使勁推我的屁股, 我要操爛媽的騷屄!」「哎呀, 小京, 別操了, 媽真受不你們了.」「那你說自己是不是大騷屄?」「不...不是...我不是...啊啊啊! 小穎你不要吃我的奶! 哎呀, 我又來了!我是大騷屄, 我是大騷屄, 我生了小穎這個小騷屄! 啊, 啊,小京, 老公! 你操死我了!」我聽童佳慧連老公都喊出來了, 不敢再操了. 她這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淫亂場面, 精神和肉體上的承受力都不足, 我擔心她再次昏過去, 就放開了這對母女花, 讓白穎去安撫童佳慧.

可我也要發泄啊,於是一回身抱住徐琳就要上她, 誰知她卻用手擋住陰門不讓進, 「小京, 這次別操我前門了, 你看你的雞巴都漲成啥樣了, 我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麼粗的, 連郝老狗的都沒這麼粗! 你操我後門好嗎, 我剛才都擴張好了。」我急得火燒火燎地, 二話不說雞巴就沾著她的滑液頂上她的屁眼. 「等等, 我得把前門的假雞巴撥出來, 要不然後門也容納不了你. 唉唉唉, 你輕點兒進啊!」終於, 腫漲的雞巴有了安身之處, 我的心也稍微安穩了一些, 開始抱著徐琳的大屁股抽插. 真盡興啊, 雞巴前面沒有任何阻擋, 可以盡情深入, 肛門緊的像孫悟空腦袋上的金箍, 夾得雞巴酸爽至極. 徐琳顯然也被這前所未有的粗長雞巴操出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屁股篩糠似的抖動, 帶起一陣陣肥白的肉浪. 「你的那些玩具有沒有我的粗啊?」「沒...啊...沒有...你的不是人雞巴, 是, 是驢的! 啊...」「那我就讓你當回母驢.」說著, 我抓住徐琳的頭髮, 往後一拽, 雞巴住前一頂, 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 大喊一聲「駕!」然後又一次重複這個動作, 然後又一次... 還沒重複到十次, 我只感覺徐琳的腸道己緊緊地包裹著我的雞巴, 前門突然衝出一大灘不知是淫水還是尿水的液體. 「小京, 停, 小京, 停. 別操了, 太爽了!再操我的腸子就被你攪成一團了。你, 你去, 你去操白穎吧,她最禁操了!」

看到徐琳已經快樂地要痛苦了, 我只好放開她, 扯過白穎, 一桿入洞, 心裡只念叨著一個字: 操! 兩個字: 射精! 白穎見我面目猙獰的樣, 絲毫沒有反感, 反而喜上眉梢. 面對我蠻橫的破門而入, 她也沒有絲毫的不適, 小屄反而拚命地吸著雞吧. 果然是個受虐的賤貨! 我沒有收斂自己的粗暴, 也沒有顧及旁邊兩人的驚訝, 而是像打樁機一下操著自穎的陰道, 好像那就不是肉做的似的. 「對, 老公, 就這樣狠狠地操我! 別把我當人, 我就是你的一塊美肉! 啊,太爽了!操屄太爽了!用力, 別停, 操爛那塊肉!」旁邊兩人看著眼前的一對野獸都驚呆了,甚至有點兒心生恐懼, 不由自主地摟抱在一起, 似乎都在想, 如果被操的人是她們, 那簡直就是強暴. 但我和白穎卻沒有一絲強暴的不適, 有的只是純粹的強烈的肉慾快感, 如岩漿般地噴發出來. 「啊....!!!」伴隨著石破天驚的男聲和高亢婉轉的女聲, 我和白穎同時達到了絕頂高潮! 「小穎, 小穎, 你沒事吧, 真是嚇死我了!」童佳慧關切地問著女兒. 白穎慵懶地對她燦然一笑, 「媽, 我沒事, 我非常非常地好. 這就是我向住的性愛,只有老公能給我的性愛! 」「我也是!」我對著母女二人說, 然後看到二人的眼眶都濕潤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