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芳菲 -- 尾声解密(1)

第一章(迷乱4P)4/20

房门大开,床上一览无余,但床上的童佳慧和徐琳却没有意识到我和白颖已经进房了,而是仍在拥吻著缠绕着, 任由加了料的大补汤激发她们的淫欲。两个人侧卧在床上,两对红艳的嘴唇互相吮吸著对方,发出啧啧的亲吻声和娇柔的喘息声。二人都是双目紧闭,两腮桃红,两对雪白丰满的大乳房紧紧地贴在一起,互相挤压着,恨不得能融为一体。 她们各自都把一条修长丰腴的大腿翘起来,只有脚尖绷得笔直支撑在床上,两腿之间是二人的纤纤玉手,爱抚著对方的美屄,指缝间,一片滑腻。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汇聚在两个同样诱人却风格迥异的水屄上。徐琳的阴毛已经除掉了,整个外阴袒露在男人的目光下,肥大厚长的小阴唇醒目的闪亮着,夺去了大阴唇的风头,却对阴蒂甘拜下风。那是怎样的一个淫荡的阴蒂啊!整条阴蒂已经充分勃起,犹如一根小指一样压在小阴唇的上方,黄豆大的阴蒂头探出来了,急切地迎接着童佳慧的手指。童佳慧的小屄也同样急切地迎接着徐琳的手指。说这是小屄,是因为看起来比徐琳的小。童佳慧的小阴唇没有大到挣脱大阴唇怀抱的地步,但也大半露了出来,而且阴蒂也没有徐琳的粗长,阴蒂头也半埋在包皮中。但在规整的阴毛映衬下,童佳慧的大阴唇很白,小阴唇很红艳,比起白颖也不逊色多少。

我看着这秀色可餐的嫩屄,不由得希望那尽情玩弄它们的是我的手指, 而且要伸入花园内部探幽寻秘。正想看, 只见床上二女似乎感应到了我的心思, 不约而同地把手指插入对方的阴道. “啊...好舒服!”两人的樱唇终于分开了, 都发出满足的叫声. 随后, 童佳慧突然采取主动, 翻身压住了徐琳, 低头含住了徐琳那暗红色的大奶头, 手指也像鸡巴那样快速地抽插著徐琳的屄洞。徐琳被这个突然袭击带上了更高的快感台阶,不禁伸长玉颈仰面呻吟,“操得好爽啊,像大鸡巴一样! 慧姐,再深点儿,再粗点儿,用力抠我的小屄! 啊...”童佳慧吐出嘴里的奶头, 说了一句让我惊讶又沸腾的话, “你这还是小屄吗,我都伸进去三个手指了,累得也酸了。是不是你的骚屄被小京操松了!”徐琳听了浑身一抖, 一大团淫液从花穴里涌出, 颤声答到,“是啊。我现在和他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他现在天天喝大补汤, 鸡巴似乎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硬, 还更加火热持久, 经常半宿半宿的操我, 那还不把我的小屄撑大了吗! 喔, 慧姐这下抠得爽, 我都要喷水啦! 啊...”“我就知道你这个大骚屄离不开小京的大鸡巴! 现在叫他来操你吧, 把你操尿喽! 哎呀, 你这个骚货, 怎么抠我这么狠! 啊...舒服...”

听到她们提到我的名字, 我再也忍不住了, 鸡巴硬地跟铁棒一样. 正当我要走到床边, 身边的白颖忽然抱住了我. 只见她两腮桃红, 已然寸缕不挂, 两片红唇向我吻来, 一双颤抖的手开始脱我的衣服. “老公, 你好坏啊,把琳姐的阴道都撑大了. 你好历害, 我喜欢!”白颖娇喘地在我耳边低语着, 顺便轻舔了一下我的耳朵. 我也顺势甩掉衣裤, 紧抱住她滚烫的娇躯, 转过头去用力咬她的耳朵报复, 然后说, “你可真浪啊, 听两句骚话就受不了了? 让老公捡查下你的浪穴, 看看是不是还那么紧那么小.”我伸手顺着她的翘臀摸向阴门, 刚碰上就听她嘤咛一声, 然后一股粘液就落在了我的手心. 我把手拿到她眼前, “我的小骚货, 小河决堤了。是不是看到妈的淫荡样子你觉得特别刺激?”说完我把手心的淫液倒在了我嘴里. “你现在好骚好贱啊, 不过我喜欢.”这时白颖已经站不稳了,对我轻轻地点点头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然后重重地吻上我的嘴, 争抢那团她自己的淫液. “我就是贱, 只在你面前贱.”随后她的香舌被我吸住, 再也说不出话来.

当我们的热吻结束时, 床上的两个熟女已经变成了六九式, 互相抽插著阴道舔舐著阴蒂,却仍然没有发现我们. 童佳慧的阴门正对着我, 阴毛和大腿根湿漉漉的, 也许已经潮吹了一次. 我错过了, 可惜. 我知道徐琳经常被我操尿, 所以这会儿她的大骚屄也应该是喷成水帘洞了。白颖从刚才昏迷般的拥吻中清醒过来,腻声耳语问我想去操谁,我淫笑着回答,“操你...妈!”她先是一呆, 马上就给我个媚眼, “臭流氓, 逗我! 不过我也希望你先操我妈. 想想这个场景我就要高潮了. 过去吧, 我去和琳姐玩, 给她们个惊喜.”

然后我们走到床边. 正在玩弄童佳慧水帘洞的徐琳还没等发觉我们靠近, 突然鼻子下面就伸过来一个硕大的龟头, 闻到一般强烈而又熟悉的雄性气息. 她刚要惊叫, 我的龟头已经堵住了她的小嘴. 然后她就看见了我的眼色, 秒懂, 从抽出童佳慧的阴道中抽出手来, 抓到我的鸡巴, 插进了她嘴巴下方的另一张嘴. 此时下面的那张嘴正在焦急地扭动着寻找那突然离去的美味手指, 哪想到马上被塞入一个坚硬粗长的大热狗. 童佳慧猛然从徐琳胯间抬头看向我, 惊叫一声“小京! 你...啊...!”我只觉鸡巴好像是被一只柔软湿滑的小手紧紧攥住, 然后一股热流浇在龟头上, 又冲出阴道淌到了鸡巴根上和我大腿上. 她, 童佳慧, 比我亲妈还亲的妈, 被我一枪就送上了极乐! 但我没有忴惜她, 而是开始大开大合地操她, 每次快速尽根插入, 揉搓阴道深处, 再缓慢抽出, 只留下龟头被阴唇锁住. 她陷入了无尽的高潮中, 两眼水汪汪儿地盯着我, 不断呻吟著, 两个乳房一片潮红, 两只手死命地把我的屁股按向她大开的双腿之间, 阴道里的每一个肉芽和褶皱就像是一个个灵活有力的舌头, 贪婪地吞噬着我的大肉肠, 想要吞进子宫! 当我又一次奋起全力重重撞击她的美穴时, 她大叫一声, 头偏向一边, 似乎要昏迷了。这时, 她看到了一张和自己相似的一张俏脸, 正在徐琳的胯间香甜地吃着鲍鱼. “小颖!”童佳慧话音刚落, 一股骚香热辣的水箭冲破大鸡巴的封堵, 从她的阴道里冲出, 然后又一股, 又一股... 紧接着, 她晕过去了,只剩下那张名副其实的骚屄还在一缩一缩地夹着我的鸡巴, 夹得我好紧, 甚至有点儿发疼.

“哎呀! 小颖别再玩我了,再玩就又要喷水儿啦!”徐琳的浪叫在我的鸡巴旁边想起. 我低头一看, 只见她脸上挂着童佳慧刚刚喷出来的淫水, 急促地喘息著, 眼看着也要高潮了。我马上命令到, “小颖, 别停! 让她尿, 尿出来你就喝下去! 徐琳, 来舔我和妈操屄的地方.”说着, 我把鸡巴从童佳慧的屄里抽出大部分, 把徐琳的头按过去舔两人的性器. 再把她的头轻轻拉开, 又把鸡巴插进屄里. 如此几次, 屄里和鸡巴上的淫液都进了徐琳的嘴里, 强烈的味道和视觉上的刺激已经让她发狂了。“小颖, 咬我的阴蒂, 对, 就是那阴蒂头! 啊...哎呀...我来了!我喷了!”说完, 我就听到小颖那边传来喝水的吞咽声. 这只小母狗, 正乖乖地按我的命令吸食著徐琳阴门里的圣水. “小颖, 别全喝了, 过来喂徐琳一些.”我继续命令著, 她也继续听话地转过头来, 在我的俯视下吻著徐琳, 让她品尝著自己的花蜜.

我看着这兽血沸腾的一幕, 只觉得鸡巴都要爆炸了, 连忙来到小颖和徐琳的屁股后面, 看了一眼童佳慧, 确认她没事儿,正在慢慢地从昏迷中恢复, 便迫不急待地捧起白颖的大屁股, 一枪扎进她泥泞的花道. “老婆, 我的风骚淫贱的老婆, 老公我现在要操爆你的小骚屄, 操到爆浆!”“老公, 使劲操吧, 狠狠地操, 我给你喷, 给你尿, 什么都给你!”我俩就像殊死搏斗的野兽一样, 扺死, 却是缠绵. 我的刚枪不知疲倦地冲刺著, 她的屁股无所畏惧的迎合著. 终于, 在我俩的嘶吼二重奏中, 白颖的水灵灵红艳艳的小屄爆浆了!然而我的冲刺没有结束, 依然爆操著, 而且开始拍打她细嫩的雪臀. 我知道,白颖在官小姐乘乘女的表面下,本性里更喜欢粗鲁的性爱, 更喜欢被轻贱乃至是虐待。而我现在发现自己也喜爱更深层次的她, 因为我通过对郝老狗和李萱诗的复仇,性格深处的兽性也被唤醒,不再是少年学霸妈宝男。所以我们不仅是相爱在表面,也相爱在内里。既然如此,那爱她就操她,时而温柔时而狂暴地操她! 于是,当她的大屁股变成了红苹果时,当她被操得幸福地哭泣时,我抽出了钢鞭,把她翻转过来放在徐琳的怀里,开始温柔地吻去眼泪,轻抚着她绵软的乳房。

但,我的钢鞭又插入了徐琳的温柔乡。“哦,小京,你又进来了!咦,怎么你的鸡巴怎么又大了一圈儿? 撑死我了。是不是母女双飞的结果啊?你这个小淫贼,哼!哎呀呀,你先别使劲操,我的屄蕊子还酸着呢,都是被小颖这个浪蹄子给抠的。”说着,徐琳在白颖的乳头上掐了一下,换来一声娇啼。随后,更多的娇啼传来,原来是徐琳开始舔弄白颖的耳垂和脖颈。于是,白颖温柔地呻吟著,我温柔地操著徐琳,并和她一起温柔地爱抚着白颖,而童佳慧则静静地躺在旁边,整个卧室一片温馨宁静。但我的钢枪却不愿也不能再安静下去了,它要化身为钢炮,向美人射出征服的弹药! “徐琳,我可以使劲操了吗?”“来吧!把我的大骚屄再操大一些!”于是,地动山摇的炮车啪啪起动了,连带来小腹撞击着白颖的阴蒂,把她整个人也撞得前后摇摆。“哎哟,哎哟,老公,你要撞碎我的阴蒂了,好酸爽啊,再来,我还要!”“给! 我还要撞碎你的阴门呢!”说着,我猛地从下面的大骚屄里抽出鸡巴,全部插进了上面的小阴门。身下的两个女人同时抽搐了一下,然后又都又爱又怕地迎接我下一次闯入和离开。终于,两个女人的浪叫犹如战鼓一般,催促钢炮立即开火。“射给我!”“射给我!”两个敏感的花道都感受到了我的鸡巴已在爆发的边缘,而本身却不堪挞伐了,同时再一次喷出花蜜,同时瘫软成了一团泥,化成了一汪春水。

紧接着,大炮开火了!自从喝了这真正的大补汤以来,我的精量越来越大,射精力度越来越强,射精时间也越来越长,所以我同时接受了两位佳丽的邀请,轮流在两个美穴里射精,爽得她俩混身直起鸡皮疙瘩。突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给,给我也留点儿...”原来童佳慧刚刚醒来, 正好看到徐琳的阴道缓缓地流淌著精液, 而我的大鸡巴正被白颖的小屄夹着一跳一跳地射精. 尽管白颖的小屄非常紧, 没有一滴精液流出来, 但那独特的骚香气味已钴入童佳慧的鼻孔. 这种香气似曾相识, 就像她自己的一样, 所以童佳慧又一次迷离了, 情不自禁地向我发出第三个邀请. 我当然从命, 把带着她女儿气息的鸡巴伸到了童佳慧的檀口中, 射出了最后几股精液. 仍受加料大补汤些许影响的她, 贪婪地吮吸着我的龟头, 榨干了最后一滴精液. “妈, 好爽! 我爱你们!”然后, 我也软倒在这三个肉蒲团上, 任由她们的身体四肢口唇温柔地缠绕着我的身体. 而我的心, 飘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