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九十四章 操不能入的赵朗 作者:xinlongmen

第九十四章操不能入的赵朗

赵朗终究还是没有防备林四狗,甚至他连任何人都没有防备。因为王薇雅的到来,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这是自己一个人接接待,一个人陪伴,所以说他也不会怀疑有任何人能够从中捣乱。

而且他认为这件事只有出钱,一个人知道,他没有越过出钱给他画的那条线,所以说他一直认为这事很安全。所以说他跟王薇雅玩的很开心,一直也没有任何防备。

殊不知他们两个人喝的饮料里面出了问题。以林四狗今时今日的地位要找到一些违禁的药品简直太容易了,何况这种药品一直是存在的,专门在酒吧里对付不谙世事喜欢刺激的小姑娘,属于违法行为,不过这东西屡禁不止。

催情药,很高档次的催情药。楚干警告赵朗的话,被赵嘉禾转述给了林四狗,现在知道楚干态度的林四狗自然要反其道而行之,不管是楚干本人或者是他背后的人一定会生气,那样自己就有了机会。

此时赵朗和王薇雅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饮品出了问题,还在清浓密意的聊天儿,而且两人的动作越来越亲密。他们以为这是发乎情止乎礼。身体有些反应是应该的,两个人都没往心里去,只想着更进一步。这个平日里危险的想法今天却显得那么自然的油然而生。

而且随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的消失整个空间就成了两个人的二人世界,只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不对,在药物的作用之下,他们的头脑越来越不清晰,眼中只有彼此的你我。赵朗以为是天助我也,王薇雅以为是赵朗故意的浪漫安排。两个人将错就错越来也近。

赵朗本就心怀鬼胎,虽然楚干给了他画下了红线,但是他的最终目标并没有改变,那就是拿下王薇雅,而王薇娅被赵朗所蒙蔽对赵朗也是朗有情妾有意。

很快在药物的作用下到了两个人就忍不住了,王薇雅感觉自己浑身别扭,而且在赵朗的挑逗之下两腿之间很痒痒,好像很有需求。而且她的乳头坚硬挺立,整个人的脸红的跟苹果一样,贪婪的嗅着赵朗身上的雄性气息。她知道好像今天要成就好事儿了。她虽然家教严格没有这样的经历,但是毕竟是成年人,什么都知道。而且面对帅气的赵朗并不排斥,甚至此时还有些迫不及待。

赵朗呼吸粗重,大鸡吧在刚才就已经硬邦邦,此时只能依靠姿势来掩盖。好在周围没什么认了,真是天助我也,立即拉着王薇雅的手就朝着自己的包间走去。

王薇雅没有任何的反抗,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因为她的心在怦怦的跳,她知道这一进去可能就要发生自己一直期待稍微有所抗拒的那种事情。

但是王薇雅并没有生硬地抗拒因为此时此儿科她的身体也很饥渴,所以半推半就的跟着赵朗走了进去。在这种高档的场所都有私人的私密空间,方便做一些不必外人知道的事情也方便玩累了暂时休息一下,包间不大,但是所有的条件应有尽有。

两人一进屋立即关上门,听到关门声音的那一刻赵朗再也忍不住了,抱着王薇雅疯狂的亲吻起来,王薇雅也没有反抗,而是热烈的回应着。很快两个人的身体就有了更加激烈反应,尤其是赵朗感觉自己今天状态极好,大鸡吧英姿勃发。

饥渴的大鸡吧已经把泳裤支楞起来就顶在王薇雅的小腹上,王薇雅也是浑身燥热,身体不间断的发热,而且变得越来越软,感受着那个大鸡吧顶在自己小腹上,很想把他掏出来,然后插入自己那个空穴之中。王薇雅脸红了,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很舒服。

王薇雅完全没有经验,她以为这是女生第一次和男生亲热的正常反应,所以说只是顺应自己身体的渴望,任凭照常抚摸着,亲吻着,手在自己翘臀上揉捏着,这一切让她沉迷,让她感受到身体里发出的畅快,嘴里不断呢喃着。

而在外面陆丹枫被两个农村妇女阻拦着无法离开,焦急的看着温泉会馆的方向。两个农妇也不讹她,也不多要钱,而是就让她送两个人去医院检查一下,该花多少钱就花多少钱,一副公正无私的样子,让陆丹枫实在有些为难。

无奈之下,她只能准备打车带着这两个农村妇女去医院看医院,反正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至于出什么事儿,但是当出租车到来两个农村妇女往车上装东西的时候,并且磨磨蹭蹭絮絮叨叨的时候,陆丹枫突然间想到了一种可能。

“糟了,这两个人是在磨蹭时间?”陆丹枫心里有了疑问。

瞬间冷汗就从后背冒出来,陆丹枫知道无论真假只要有这种可能那也就意味着王薇雅现在很有可能有危险,或者说可能会发生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仅仅是可能也不能允许让事情发生,陆丹枫打开车门,拿出两千块钱扔在车上,转身急速就走,直奔温泉会馆。

钱放在那里,如果两个农村妇女追她那就一定有问题,如果不追,那就只是自己碰上了两个比较讲道理的农村妇女而已,所以说她迈开大步赶紧走。

果然让她心寒的情况发生了,两个农村妇女在身后大呼小叫的追她,并且高喊“撞人逃跑了,撞人逃跑了。肇事逃逸了。”那来的肇事逃逸,根本就是走路撞的。可是陆丹枫知道事情麻烦了,这些人是故意阻挡自己。

与此同时她的面前也出现几个小混混一样的人试图拦住她的去路,可是陆丹枫出来混终究是有两下子的,身上的功夫还是有点的,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小混混伸手掏出一把钱朝着空中一扬转身继续跑,周围的老百姓见到了钱迅速过来抢钱,立即把小混混和农村妇女冲散了。

陆丹枫毫不客气,冲进温泉会馆,直接问赵朗在什么地方,但是没有人回答她。

陆丹枫直接往里闯,根本不顾别人的阻拦,一口气闯进了男浴室,豪横的态度弄起一片哀鸿,紧接着又闯进了女浴室都没有,然后他直奔VIP 区域而去,这时候拦截他的人阻力更大了,几个保安模样的人上来阻拦。

陆丹枫直接从自己的包里掏出来一把枪,指着这些保安。一看枪出现了保安们全都胆怯,一步一步的往后退,但是还是不想让开门口,气急了的陆丹枫一脚踹开挡路的保安,拎着枪直接就冲进了VIP 区域。

果然VIP 区里面一个人没有,她挨个房间闯,一个一个的踹了进去。

此时赵朗和王薇雅已经被药劲儿催的情欲高涨了。尤其是王薇雅被赵朗上下齐手之后。赵朗起初还很客气,动作还很压抑,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王薇雅的配合他的动作越来越放肆,越来越大胆,而且作为花丛老手的他,知道如何去刺激一个女孩子发情。上下齐手,舌头手指并用。弄得王薇雅气喘吁吁,浑身扭动,搂着赵朗呢喃不已。

赵朗已经把自己的泳裤脱掉,露出勃发坚挺的大鸡吧,轻轻拿着王薇雅的手去抚摸。

起初王薇雅还很害羞,但是当赵朗隔着比基尼抚摸她的隐私之地的时候,让她感觉自己哪里出水了,感觉自己放荡起来,并且能感觉到自己的那里已经彻底湿润了好像十分想要这根肉棒,再也顾不上害羞抓这赵朗的大鸡吧抚摸起来。

“朗,我好难受,我想要你,给我,我爱你……”王薇雅已经抛弃了一切,对于廉耻只想索要赵朗的大鸡吧。

赵朗一伸手拔掉她的比基尼泳装。胸部弹跳出来两个玉兔一般的小可爱。张嘴咬住一颗小葡萄,伸手继续往下脱衣服,王薇雅使劲儿压着赵朗的脑袋,嘴里终于发出放浪的叫声,使劲儿抓着赵朗想要跟他荣威一体。

当比基尼连体泳装到了肚脐位置的时候。刀郎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此时他已经顾不得红线不红线的问题了,只想把王薇雅拿下,只要过了这一关,自己纵然有万般困难,有万般困境,只要自己能跟王薇雅连为一体,那么王薇雅自然会去帮自己解决这一切困难,自己就等于有了护身符和免死金牌。

所以说他虽然此时脑袋被药物激发了情欲,但是却出奇的冷静和睿智,他觉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把王薇雅拿下。而且正好他现在手里连避孕套都没有。我直接内射奉子成婚才好。

比基尼泳装缓缓褪下,露出了王薇雅那潺潺流水的桃园深处。赵朗抚摸在那个地方,轻轻一摸王薇雅咬嘴唇红着脸,满怀期望的看着赵朗,手上抓着赵朗的鸡巴,也稍微用力起来。显然这是想要。

就在这关键时刻,赵朗听见门外一阵砰砰的声音让他觉得有些不安。此时他顾不上这一切,伸手把门锁好了抱起王薇雅直接来到了软床之上,轻轻抚摸着她的双腿,慢慢分开,压着自己的大鸡巴对着那个地方。

“薇雅我来了……”赵朗轻声说到。

“我要,快给我朗哥哥……”王薇雅轻声呢喃着,原本清澈的眼神都是渴望,简直是诱人犯罪。

赵朗再也等不了了,可是就在他大鸡吧顶在洞口眼看着要进入的时候,咣当一声房门被踹开了,陆丹枫看见他们俩的姿势就明白怎么回事,大怒之下抬手就是一枪。

可惜她忘了,她手里拿的只是一个打火机,枪是不可能带在身上的,也不可能拿出来真的开枪,只是情急之下有点儿气傻了。

扔下打火机,陆丹枫一个助跑跳起来一脚踹在赵朗的腰上。赵朗闷哼一声,一个翻滚。直接砸在了地上,弄得桌椅翻倒。但是大鸡吧依然坚挺。

“枫姐你干什么?你怎么在这儿,哎呀,太太太羞人了,你干么?”王薇雅一连串的惊讶和恼羞成怒。

这话倒是把陆丹枫给问蒙了,是啊,自己该如何解释呢?人家两个人状态是自由的恋爱正在开房,自己踹门,进来一脚把赵朗踹翻了,这事他知道赵朗不怀好意,知道背后的争夺关系,但是一直是瞒着王薇雅的,王薇雅并不知道,所以说一时间她倒是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你没事吧?有没有什么不妥?”陆丹枫转移话题问道。

“你是谁?你干什么?凭什么闯入我的空间,我要报警了,赶紧给我滚。”赵朗怒了,眼看生米就要成了熟饭竟然有人捣乱,指着陆丹枫大骂浑身一丝不挂的,他大鸡巴依然傲立着,想用手捂都捂不住,压也压不下。

气得陆丹枫现在是恨不得真的手里有一把枪把他干掉。然后把那个东西切碎了喂狗。

“赵朗我是谁你不用管,但是你今天做出这种事情来你知道后果吗?你以为生米煮成熟饭,你的丑事就不会被爆出来了吗?你想得美。你打错算盘了!”陆丹枫指着赵朗骂道。

赵朗一听突然间反应过来,这个人恐怕跟楚干是一伙的,就是盯着自己,不让跟薇雅发生好事。此时他也迅速的明白,错过这次机会,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因为事情已经踩过红线以后他们一定会重点防卫自己,甚至直接拆散自己和王薇雅。

“枫姐你在说什么?你太过分了,你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打他?我们之间你情我愿的事情,你生什么气?到底你要干什么?是不是我父亲派你来看着我的,你们太过分了,难道我谈个恋爱你们也有干涉吗?”王薇雅生气了,嘴里一连串的责问。

但是即便此时她生气,依然难以压抑身体里的情欲作祟,加紧双腿,不自觉地揉捏着自己的乳房,神奇的喘息着小脸红扑扑。感觉现在只想做一件事,就是把陆丹枫撵走,自己继续跟赵朗做爱。

“哎呀,你听我说你……”陆丹枫回头想解释,但是看着王薇雅的状态好像不太对。

“薇雅,你身体觉得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是不是特别热特别干渴,十分想跟男人发生关系?”陆丹枫猛然想到了什么,咬牙切齿的问道。

“枫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我根本………”王薇雅本想解释,但是话说他一半突然间想起了自己的动作。好像是下意识的在抚摸自己的身体,而且自己的身体好像真的十分渴望,不由得愣住了。

这是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内心深处不断的问自己,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风骚了,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这么想男人了?

“薇雅,你被人下药了,你今天吃了什么?喝了什么?跟谁喝的?”陆丹枫拉着薇雅的手,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十分烫手,不由得焦急的问道。

王薇雅被问蒙了。她今天连早餐都是跟赵朗一起吃的,而且刚才喝的饮料都是赵朗拿给他的。她突然间抬着头看着赵朗。

赵朗也慌了,他觉得事情不对,但是他百口莫辩,一时间他猛然惊醒好像是被下药了,不但是王薇雅还有自己也被下药了。谁干的?究竟是谁干的,自己的身体状况根本就不对。

最明显的是自己这大鸡吧根本不软,刚才被打了到现在,面对两个女人如此尴尬竟然自然坚挺。

“薇雅,不对。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的身体也出问题了。你看看。”赵朗情急之下挺立着自己的大鸡巴对着王薇雅说。

“混蛋,你个臭流氓,你在干什么?信不信把你蛋蛋捏碎了,煎了给你吃!”

陆丹枫不干了,对着赵朗怒吼。

王薇雅已经难以判断真假了,此时她的脑袋是糊涂的,情欲的推动让她失去了判断,面对赵朗着急辨解的动作,更加羞愧难当,尤其是此时陆丹枫还在现场,更加让她觉得没脸见人。

可是她也更恨恨那个给自己和赵朗下药的人,但是这个药究竟是不是赵朗下的她难以拿捏。

“是你一定是你跟楚干干的,前两天楚干就警告我离薇雅远一点,今天是不是你故意想要陷害我?薇雅你相信我是她一定是她,是她暗中捣鬼。退一万步讲,你情我愿的,我要跟你发生关系,还用得着这种无耻的手段吗?”赵朗急切的说到。

不得不说赵老了脑袋现在真的是非常清醒,随机应变的能力真的很强,此时他一语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他跟王薇雅之间的恋爱关系已经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想要发生关系真的是可以随时都可以发生,根本不需要采用下药这种无耻的手段。

可是陆丹枫不会让他轻易解释明白,否则自己的行为就有监视和跟踪的嫌疑,会引起王薇雅极大的反感,也会让自己陷入到被动的状态,更有可能让王薇雅产生逆反心理,进而跟着让走得更近,所以她也临场发挥了。

“蠢货,我跟薇雅什么关系?从小长到大的关系,我会用这种无耻的手段去害她,倒是你说的楚干,那我也不妨把事情揭露一下,但是我现在也懒得现在跟你说,薇雅我们走一会儿慢慢收拾他。”陆丹枫脱下外衣包裹住王薇雅,扶着她往外走。赵朗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她不能让陆丹枫这样把王薇雅带走,否则王薇雅一旦离开自己的视线,陆丹枫就说什么是什么,自己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薇雅你相信我,这件事绝对不是我做的,你一定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我现在的身体也非常非常的难受,无论别人说什么你都要相信我,我是全心全意爱你的,我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情,一定要给我一个机会解释。”赵朗跟在身后一直追到门口不停的说着,但是他却不敢出去了也不敢强硬的阻止生怕引起王薇雅的误会。因为他一丝不挂。他的衣服在换泳装的时候都放在了柜子里,现在没有在房间之内。看着两个人出去他急的直跳脚,走不敢走,追不敢追否则一切都白费了。

是谁这么缺德?赵朗心中怒吼。

王薇雅的神智已经渐渐的被情欲所侵占,喘息粗重脸色微红,夹着双腿哆嗦着往前走,这是药劲儿上来的表现,陆丹枫心疼的要命,赶紧扶着王薇雅往外走,走到半路直接转身,把她拉进了一个冷水泳池的房间。

直接把她放进了冷水的池子里面,这才缓解了王薇雅的尴尬,陆丹枫做完这一切,赶紧给出钱打电话半是报警半吩咐告诉他,赶紧派人来温泉会馆。

一听王薇雅有事,楚干赶紧亲自开车带着警察来到了温泉会馆,直接把这里封锁了,所有人不得离开。

药劲儿过了一个多小时完全释放出来,王薇雅这才从冷水池子中被拎了出来,浑身哆嗦着,十分尴尬的看着陆丹枫,欲哭无泪。

但是却格外的坚强,咬着牙拉着陆丹枫的手。

“枫姐,你我一起从小长大,你一直当大姐一样照顾我,这件事你告诉我到底是因为什么?到底是谁给我下药为什么?是赵朗还是家里故意弄得?”王薇雅连衣服都没有穿,就这样直挺挺的站着,抓这陆丹枫的手说道。

毕竟是长大了,陆丹枫此时已经无法再去欺骗王薇雅,而且欺骗带来的后果可能会更加严重,所以说他只能陈述事实,但是陈述事实是有顺序的,当不的事实按照不同顺序呈现的时候,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薇雅你要理解,你这种家庭,想要找个男朋友调查祖宗三代是有点夸张,但是本人的人品调查是必须的,所以说对赵朗的调查,在你确定恋爱关系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这一点你要理解你的父亲,你要理解我们这些关心你的人。”陆丹枫先给自己的行为做了一个正义的定性,也给王薇雅的脑袋里植入了一个先入为主的观念,这一切都是为她好。

这一点王薇雅是理解的,她的出身给他她造成太多太多的烦恼,他的家庭对于她男朋友的要求也是极高的,这也是这些年为什么她找男朋友都不轻易的原因之一,但是赵朗经过她长时间的考察和了解认为是合格的,是一个有为的上进的,帅气的,非常非常不错的青年,非常让人心动。

“赵朗有什么问题?他所说的威胁究竟是怎么回事?”王薇雅继续问道。

陆丹枫没有立即跟她解释,而是先给他她擦干了身体,拿了一杯热咖啡让她喝下去,然后给他换好了衣服,这才把楚干找了过来。

这件事楚干来做比她做要合适。

楚干实事求是的把陆丹枫对她的拜托,以及她对赵朗和赵朗家族的调查,从头到尾娓娓道来,重点是赵朗和林四狗当年的案件。

只不过楚干的陈述这件案件的时候,并没有说是为了王薇雅,而是说他在办理文物案件的时候,重点关注了林山虎,突然间发现了林山虎当年的案件,而那个案件他发现了端倪,由此牵引出来赵朗。

所以后来他才去看守所找了当年办案的警察,杜爱国来证实当年的事情。经过有技术的审问杜爱国承认当年林山虎入狱是替赵朗顶罪,由此他才关注了赵朗。

紧接着风姐便让他调查了赵朗。没想到这世间有巧合,正好赵朗的案子涉及到了当年的事情。

“虽然这件案子现在想要翻过来非常非常难了,但是当年的人还健在,这家案子几乎肯定就是一场冤案,我还在调查和取证过程中,正好枫姐知道我在这里任职就让我帮忙调查赵朗,谁知道事情就有这么巧合,我跟枫姐说了这件事之后,枫姐就比较担心,这才让我出面警告了赵朗离你远点。”楚干陈述的基本上都是事实,尤其是最后这句话陈述的大部分都是事实,但是顺序错了,重点也错了。

他不是在调查当年的案子,而是在调查赵朗牵扯出来当年的案子。顺序错了,结果就截然不同,给王薇雅的感觉就不同,从刻意算计到无意发现保护自己。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你确定当年赵朗涉案吗?还有当年那人判的是什么罪?”王薇雅问道。

“百分之百确定赵朗一定涉案,而且他还找人替他顶了罪,赵朗当年涉案的内容是入室抢劫致人受伤。”楚干说道。

“不可能,赵朗的家庭经济条件一直很好,他怎么会入室抢劫?你不觉得有问题吗?或者说你在骗我?”王薇雅盯着楚干的眼睛冷漠地说道,想要看出他撒谎的端倪。

“当年的卷宗就在这里不可能造假,而且我跟当年办案的警察杜爱国也聊过,问了这个问题,他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他只是知道当年入室抢劫的是赵朗,而顶罪的事林山虎,详细的内容赵家讳莫如深。而且赵朗母亲的死亡也疑点重重。”

楚干十分坦然的说道。王薇雅更加的失望起来,一点自己没有看错人的希望都找不到。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继续问道。

“跟我说说你们调查的赵朗是什么样的人?”王薇雅咬着嘴唇说的。

“其实我们说什么,你也未必相信,不如我们去见见当年的当事人,也许你能知道的更多。”楚干知道自己胜利了,知道枫姐这一关恐怕过了,立即说道。

“赵朗现在怎么样?他是不是也被下药了?”王薇雅咬着牙问道。

此时他的心情复杂极了,一方面他对赵朗负出了真情实感,十分希望这一切都是家庭为了阻止他跟人谈恋爱而放出的烟雾。但是另一方面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王薇雅有些动摇了,他发现他并不了解赵朗,不了解他的过去,只是了解它的表面而已。

“嗯,这个问题其实我不太好回答,但是你问了那我就告诉你,赵朗的确喝药了,不过他喝的是壮阳药。”楚干假装无奈的说道。

王维雅听了之后,一脚把面前的桌子给踹翻了。

“为什么他为什么这么做?他没必要这么做啊?”王薇雅依然心存疑问。

“傻丫头,他想生米煮成熟饭,然后让你帮他渡过难关。你说按照你的性格,你不知道这些情况的时候,会不会贸然的帮他,就算你不会,如果你死心塌地,你觉得王叔叔不会帮他吗?”枫姐这时候走过来说到。

陆丹枫这纯粹就是猜测。是根据王薇雅的性格进行了猜测。虽然是胡乱猜测,但是确实是猜中了赵朗的真实心思。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会这么对我,欺骗也许是真的,但是他不会在这件事上这么对我?”王薇雅脑袋极度混乱,但是他依然不敢相信赵朗会如此对待他会这样卑鄙无耻。

不过一旦下药是真的,自己一片真心都给了狗。

“今天这个场面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到了最后其实这个屋里就剩下了你们两个人,我已经把这个温泉会馆大大小小的人全都扣住了,一个一个身自然能审问出什么问题来”楚干说道。

既然要审问那自然是要快,不要给这些人留下任何反应的机会。王薇雅就在旁边听着。

整个温泉会馆从里到外里里,包括服务员,保安经理在内,众口一词,都是今天赵朗包场了,只要得到他的暗示vip 场地的所有人都会缓慢退场,他们一口咬定,只是以为赵朗要安排一场浪漫的聚会,给女朋友一个惊喜,这种大手笔几年难得一次,而且大家也想成人之美,所以没有故意打扰。

甚至陆丹枫进来的时候,保安还尽力的去阻止了,他们以为陆丹枫是赵朗的女朋友过来捣乱的。

听完这一切,王薇雅的脑袋懵懵的。她无论也不敢面对这个真相。

当然这个真相是有人故意安排给他们的。现在在整个丰城,谁敢得罪林四狗的人很少。这个温泉会馆的所有保安,都是出自林四狗的保安公司。

所有人事先都排练过。而且还有刘庆在暗中控制。

本来这个计划不是这样的。阻隔陆丹枫,其实只是想把她支开,今天这个计划林四狗是真的想要成全赵朗的成全他的好事,以便让楚干发怒,无论楚干背后的势力是谁,林四狗成全了他,然后激发楚干的怒火,那么自己翻案的事情其实就可以提上日程了。

至少能给赵朗制造无数的麻烦,能让自己有机可乘。可是谁知道计划执行到半路,陆丹枫突然间觉醒了,直接打破了所有原计划,冲进来把把薇雅给救了。

刘庆立即调整计划,趁着警察来的时候,救援王薇雅的时候,他对这些保安服务员进行了串供。并且伪造了账单。

而且楚干在审问的过程中,有意无意利用自己的身份技巧把漏洞给补全了,此时此刻无论是真是假,无论是怎么回事,楚干都会有意识的帮他们把这个谎圆了,把这盆脏水彻底泼在赵朗身上。

计划出了问题,林四狗自然是第一时间知道的,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只能任由刘庆临场发挥去控制事态的进展,好在现在有了一个很好的结果。

而且他猜测,既然楚干想要威胁赵朗,那么一定会有意识的帮大家把漏洞补全,林四狗猜的非常正确。在这件事上,双方的配合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默契。

赵朗被关了起来。罪名是迷恋奸。如果事情查不清楚,假的就会变成真的,赵朗从来没有如此无助过,他只希望王薇雅能够听进去自己的解释,能够给自己一次机会,此时他心中急速的寄存者,究竟是谁想要算计自己究竟该如何才能脱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