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一百零二章 淫乱聚会藏心机 作者:xinlongmen 校对:Cslo

.

【流氓大亨】

作者:xinlongmen2020-9-15发表于S8

第一百零二章 淫乱聚会藏心机 小南回了大车店镇,直接见到了斧头和电音。这两个家伙真的是豪爽的,可以包下一个饭店招待自己这些新招来的小弟,吆五喝六,喝的是天翻地覆。

看到小南回来,电音豪爽的朝小南招招手。

“这两天跑哪儿去了?我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不会是找三蹦子那条狗了吧?”电音搂著小南的脖子,不怀好意的说道。

“是,我自然是去找他了,我不但找他了,我还被他操了好几次,可舒服了,比你强多了。”

小南看着他,也没什么好气儿的不怀好意回答起来。

小南这话一出口,斧头先笑了,电音紧接着跟着笑了。听到小南这么说,他们反而放心了。 “你到底TMD干什么去了?好几天不回来,以为你拿钱跑了呢。”斧头放下啤酒瓶子问小南。

他们还是有感情的,虽然这感情有点奇怪,但是三个人关系还是非常友好的,至少小南比他们新招来的小弟更能让他们两个放心。

他们两个也感觉到了威胁,事情比他们想的要复杂的多,虽然招来了很多小弟,但是可信的并没有几个,所以说只能先用酒肉养著。而且这些人并不能给他们太多的安全感。

小南回来了,终于让他们两个的心放下了不少,至少遇到什么事有人可以商量一下。

酒足饭饱之后,小弟呼啦啦的慢慢散去,只留下四个人跟着他们回到了电音的家里。

电音的家很大。本来是租出去做民宿的,但是现在他有钱了,自然也就不往外租了,其他的小弟都住在外面的房间里,他和斧头领著小南直接回到了后院。

酒后乱性,饱暖思淫欲。

回到了屋里,这两个人就对小南动手动脚起来。本来三个人也不是没玩儿过,小南自然是起了心思更加的积极配合起来。不一会儿就把两个人的鸡巴搞硬了。

“你们两个废炮行不行啊?每次都不能让我尽兴!”

小南一手拽著一个鸡巴舔著嘴唇,看着两个人说道。

“我操你个小骚逼,小看我们是不是,等哥哥吃上药,一会操死你!”

电音醉眼朦胧,笑着去拉抽屉,准备拿点伟哥什么的。

“你等著啊,一会儿我们哥俩轮流操死你!”

斧头个子不高,但是鸡巴肥大,伸手捏著小南的乳头,凶狠的说道。

“吃那个多没劲,就算吃上了你们也就是硬硬而已,要吃吃这个!”

小南说著,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包圆圆的小药丸扔在桌子上。

“我操,这可是好货,哪儿来的吃上可会操死你的!”

电音一看两眼放光,抽屉里的伟哥也不拿了,直接拿起小南的小药丸。

斧头更是两眼放光,连小南的乳房都顾不上把玩了,直接抢过包,抠出一颗塞进嘴里。

这东西叫麻古也叫病毒片,主要成分是甲基苯丙胺。作用不言而喻,简单来说就是毒品。以前的时候电音和斧头也吃过玩过,当然是嗨,最近因为精神紧张极度兴奋,忙着招兵买马,就把这茬给忘了。

现在小南拿出来两个人立即兴奋了,心说怎么以前没想到了,这现在有钱了,这东西还不是想买多少就买多少。还是小南懂咱们哥俩的心思。

这东西有极强的催情作用,而且能使人极度兴奋起来。

三个人吃下没一会儿就兴奋起来了,小南只感觉自己浑身燥热,精神亢奋,小穴发痒,乳头高挺,希望男人的抚摸和抽插。

而电音和斧头立即兴奋起来,浑身躁动著兴奋,亢奋舒服,甚至出现了轻微的幻觉,自然两个人的鸡巴也极度的坚硬起来。

药劲儿上来了,斧头再也顾不得什么,把小南按在在床上分开双腿,大鸡巴对准小穴就猛然的插了进去。

电音也跟了过来,拉着小南的头发,就把自己的鸡巴往她嘴里塞。

小南此时也来了精神,一边想着受着斧头的鸡巴冲刺自己的小骚逼,另一手抓紧了电音的鸡巴使劲儿吮吸著,感觉浑身有发泄不完的精力。

上下两个嘴都被插著,小南发出欢畅而淫迷的浪叫声。

吃了这东西很难射出来,斧头疯狂的操了十多分钟,感觉依然十分兴奋。跟电音一拍手,两人换个位置,斧头躺在床上,小南趴在床上低头吃着他的鸡巴,同时撅起屁股被电音从后面猛烈的抽插著,操的小南喊著鸡巴嗷嗷直叫。

“这好东西应该跟小弟们分享一下!”斧头扶著小南的脑袋,让她吞吐著自己的鸡巴跟电音说道。

“不要,你们两个混蛋,被他们吃完我这小骚逼会被操烂的,难道你想把我也分享了吗?”

小南还是保持清醒的抬起头来对著斧头说道,表示拒绝。

“小骚逼,安心吃你的鸡巴吧,你以为玩这玩意的人少吗?放心,哥哥一个电话能邀来五六个小妹妹,今天我们开无遮拦大会!”

斧头淫笑着说。

果然,他一个电话打出去没过十分钟。电音的家里就来了三个十八九二十岁出头的小女孩。加上跟他们来的四个小弟,这些人都吃了药,很快就搞起来。

这三个女孩明显就是溜冰妹,只要给她们吃药什么场合都能参加,什么姿势都能放得开,一时间电音家里乌烟瘴气,音乐哄哄作响。

这种场合自然是离不开酒精,在酒精和药物的催动之下,所有人全都脱光了,女的赤条条淫荡而放浪,男的鸡巴充血而坚挺。配合着强烈的音乐声音,有的在扭动著腰肢跳舞,甩动著乳房疯狂的摇头,有的女孩被抱着操著小穴,嘴里还塞了一根大鸡巴依然占浪叫兴奋异常。

有一个稍微漂亮一点的女孩被轮流操了三四次,但是依然兴奋的淫荡的喊,快来快来

小南药劲儿上来兴奋异常,也不知道自己被这些个男人轮流操了几次,总之越操越是兴奋,感觉非常过瘾,嘴里都被射了两次。

不过发泄过后,她终于渐渐清醒了,她知道此次他来的目的是什么,此时她开始一边摇晃着身体享受着斧头这家伙的操,一边观察著现场。

此时现场已经十分混乱,那三个小姑娘玩的是真开放,是真嗨。其中两个小姑娘撅著屁股被操的嗷嗷叫着享受着大鸡巴,另外那个小姑娘就开始玩绝活了。

两个男人分开他的腿,正在拿着啤酒瓶子往他的小穴里灌啤酒,啤酒瓶子摇晃着啤酒就冲住他的小穴,用手堵住,然后松开手,啤酒顺著小穴往外喷。

那个小妹妹玩的是哈哈大笑,两个男的也是十分尽情。看着啤酒还没有喷完,一个男的就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小穴里,疯狂的抽插,操的小妹妹啊啊的乱喊著。

小南观察著现场,觉得后边的斧头插著插著,突然间嗯了一声,鸡巴直接插到小穴深处一股热量射入深处,显然是喷了。

她还没能起来,突然一只手接替斧头又抓住了他她的屁股,回头一看是一个差不多的十八九小帅哥,这个人他她认识,按亲戚来算还是他的小表弟,当然是八竿子打不着那种,可是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那小子压著大鸡巴对准小南的骚逼,猛的就刺了进来。

“我操,平时看着你斯斯文文的,没想到你的鸡巴挺大呀,现在你连你表姐都敢操了,哇,真舒服……”

小南的屁股被撞了一下,大鸡巴直接插入到最深处,这个鸡巴明显比斧头的要长而粗。

这个时候什么顾得上表姐和表弟了,反正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被操的有点舒服,小南忍不住浪叫起来。何况这小男生还有点儿帅。

刚才场面有点混乱,小南还真没发现这小子。平时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张口闭口小南姐。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了,而且此时正在操自己。 “小南姐,我早就想操你了,可是平时也不敢,今天难得逮著机会,你就让我爽一下吧!”

小男生的药物支撑著头脑也有些不清晰,把实话都说出来了,抓着小南疯狂的冲击了她屁股,啪啪的声音十分悦耳。

“啊啊啊,我操,真舒服啊,你的鸡巴这么大,早知道你这么能操,早就让你操了,操我,使劲……不用担心,我的小骚逼喜欢你的大鸡巴操我……使劲操……”小南浪叫着扭动著屁股,但是心里却在计算著什么。

“小南姐,你的逼好骚,我好喜欢操你,这个好舒服啊,说实在的不但我喜欢操,我表弟建树也想操,可惜那个傻小子今天没来,否则我们俩可以一块操你。”

小男生努力耸动了自己的大鸡巴,不断冲刺小南的小骚逼,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让他觉得十分过瘾。

今天这个场面刺激了他,他觉得小南已经被这无屋里的男人都操过好几轮了,今天他能操,那他的弟弟建树应该也能操,所以说有点儿可惜,他的建树弟弟说了好几次,可是现在赶不上了。

“傻货,你都能操我,那他也能操,一起过来找我,我的小骚逼让你们两个操,还可以射在嘴里哦!”

小南回过头看着这个小帅哥舔著嘴唇淫荡的说道。这下更刺激了小帅哥。

“小南姐你好棒,我要操你操死你!”小帅哥更加疯狂的抽插著小南,人帅屌大,操的小南真心喊舒服。 二十分钟之后这个小帅哥终于喷了,小南为了勾引他,还特意让他射在了自己的嘴里和脸上,弄的小帅哥十分激动。

整个场面随著精力不断挥发散尽,淫荡混乱的场面终于渐渐消停了,发泄过后,一帮人也顾不上羞耻,就赤身裸体的躺在这儿休息。有的女孩脸上甚至还带著精液,但是也顾不上了,发泄过后就是深沉的疲惫。

不过小南带来的药终于还是起了作用,让电音和斧头的小弟,真正的团结了在两人身边。当然这场大会也让所有人意犹未尽,心怀惦念,希望下一次再召开一次。

等到第二天事情过去之后,三个人洗漱干净,小南开始抱怨了。

“我跟你们两个说啊,为了买这些东西,我把你们两个给我的首饰和钱都花了,这些东西要是咱们三个人玩,能玩个一两个月。但是你要这么玩,可玩不了几天!”小南一边吃早餐,一边嘟囔著说道。

“哎呀,放心吧,你个小骚货想玩,咱们有的是钱都在保险柜里,你自己去拿两件自己喜欢的首饰,钱也随便拿啊。”

电音喝了口豆浆,对小南说道。

他们把钱都放在了一个巨大的保险柜里,保险柜就在地下室锁著,一般人找不到也进不来,没有密码更是打不开。

小南心说两个傻逼呀,不想着远走高飞,还买什么保险柜。

“密码呢?说的这么豪爽,我还能把保险柜搬走啊!”小南没好气的说道。

“你能想到,就凭咱们三个人的交情,如果你想不到,那你可就拿不出来了,这就活该了,不怪我们两个哦。”斧头抬起头来对小南说道。

小南白了他一眼说,“德行!”但是也琢磨起来这个保险柜的密码是什么,肯定是跟三个人都有关系,那就只能慢慢猜了。不过凭著两个人的脑袋和智商,也不会说出什么特别复杂的东西,所以应该不难猜。就算是猜不到也没有什么关系,大不了让他们两个再轮流操几次也就套出来了。

要说斧头和电音什么也不想,那是冤枉他们,他们至少还想着以后的生财之道,这是跟林四狗学的,出来混不只要狠,还要做买卖,要有钱,所以说他们两个也在琢磨著做买卖。

最近这物流和快递业发展的非常快,他们就想着在镇上建立一个物流点儿,当然这东西要跟大公司谈加盟,但是他们两个野心很大,不但要在大车店设置,还要在周边所有的城镇都设立这种点。

城市里肯定是抢不过那些人了,但是周边这些小乡镇里面涉及这些点也一样能赚钱,而且可能会赚更多,两个人还是有点眼光了。

他们出去忙着谈生意,小南坐在家里想保险柜的密码,很快就想到了。那是他们在混酒吧的时候,第一场演唱会的日期。

打开保险柜之后,小南发现里面是一摞一摞子红彤彤的钞票,一摞,一摞绿油油的美元,一堆一堆黄澄澄的黄金,还有一袋子一袋各种金银首饰,名表钻石等等。

她不知道这些值多少钱,但是光现金就有四五百万。塞了满满的半保险柜。面对这些钱,小南自然是呼吸急促浑身兴奋,但是冷静下来,她也知道这些钱是有命拿没命花。

不说林四狗会不会反悔,把这些钱抢回去,就是林四狗放弃他们两个,那江湖道上的人难道不惦记吗?现在大家是没反应过来,自然是还没能怎么著,等到别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恐怕就会联起手来来对付他们,毕竟这钱太多了。钱多而且是不义之财,还没有能力守住,那恐怕就是夺命的东西了。与其这样不如便宜自己吧。

不过这个大保险柜和这些东西要弄起来,自己一个人可弄不动,所以说她还需要帮手,而且帮手他大概已经找好了。就看那两个人上不上钩了。

小南在这块儿野心勃勃的布局著。

另一边林四狗的仇人,赵朗在看守所也小心翼翼的布局。他并不是把所有的希望都指望在王薇雅身上。王薇雅自然是他留了后手留了伏笔,将来希望能再从他她身上找到突破口,不过那都是赌博,成与不成都看天意。

赵朗绝对不会看天意行事。他做事一定有自己的计划,看似他从老赵家一退千里。放弃了对于母亲所持有股份的继承权,也放弃了对赵红军未来遗产的继承权。

可是他没有放弃对赵嘉禾遗产的继承权。如果赵红军先死,那么所有的遗产都是归赵嘉禾继承,而赵嘉禾的直系亲属中只有自己这个哥哥。

赵红军死了,赵嘉禾继承遗产,那赵嘉禾如果死了,他的遗产就只有自己可以继承了。无论有没有那份DNA报告,自己在法律上都是赵红军的婚生子女,都是赵嘉禾的亲哥哥。 两个人一个娘这件事儿是无法改变的。到时候自己继承的就不是赵红军的遗产,也不是母亲留下的股份,而是自己妹妹赵嘉禾的遗产。

所以赵朗的名单上,赵红军和赵嘉禾已经划好了先后的死亡顺序。这只是他疯狂计划的一部分,只不过需要未来慢慢实现。

而他东山再起的本钱,其实在省城省城里,有一个谁都意想不到的人其实是可以帮助他的。而且这个人也跟当年林四狗的案子有密切的关系。

赵朗重新在看守所里规划著自己的人生,他的案子很快就开庭了,真的是从速处理,最后打的官司到了结尾就是迷奸未遂,没有判实刑在监外执行了,他很快恢复了自由之身。

搞笑的是同一天开庭还有林四狗这件案子,可以说这件案子震惊了整个封城,他开庭的时候真的是十分热闹。整个官司打了整整半个月,从质证到开庭到审判到结束,律师轮番上场,检察官个个顶上一番又一番的交锋下来。

最后林四狗终于只判了一个防卫过当。刑事责任没有追究,到是附带民事赔偿了不少。可是谁又敢找他要呢?

这件案子的审理过程绝对是公平公正,而且公开的符合法律程序,林四狗也是一个受害者,但是抛出法律之外,所有人都知道猛虎归山了。

林四狗是一个受害者,但是也是一个受益者,从这件事之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了。能弄死那么多人,弄伤那么多人,还能光明正大的出来,毫发无伤,毫发无损的站在封城,这种影响力是十分可怕的。这就等于告诉所有封城黑道的人物,法律已经奈何不了林四狗了,虽然这是一种错觉,但是却让人觉得害怕。 楚乾清晰的知道这件事之后,林四狗就成了封城的一个社会毒瘤。而且这个毒瘤是非常的强,非常的大,此时此地他也不敢轻易的去触碰林四狗了。

当初的林四狗是一只丧家之犬,可是此时的他已经成了一个黑社会大哥,而且是一个懂法律的黑社会老大,再去触碰她,那可就是摸老虎屁股,惹疯狗,没准会被反咬的。在最弱小的时候没有把它灭掉,等他起来再去打已经很难了。

楚干至少是尝试过灭掉林四狗的,可是没有效果,此时的楚干只想看新任的公安局副局长张明山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张明山在当上副局长之后,主抓文物走私案件取得了不少的成绩,奠定了他的公安局副局长名副其实的地位。可是面对林四狗的崛起,他也是有苦难言,他跟林四狗合作过,这是不言而喻的,虽然最终没给他带来什么危害,可是如今的林四狗如日中天,说对他没有影响,那是假话。他只能更努力的工作,用一件又一件案件的侦破来证明自己的光明正大。

同时他也小心翼翼的防护著牛得草和文超,不让别人触碰这两个人,谨防这两个人突然间翻案,扯出林四狗,也顺便把他牵扯进去。

其实不用他小心防护,林死狗的事情自然传到了监狱里面,牛得草和文超都担心自己的家人,甚至自己现在在监狱里也未必安全,所以嘴闭得很紧。

所以赵朗和林四狗这两位冤家在法院进进出出,最终都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一个是猛虎回山,一个是鱼游千里。

赵朗也不得不承认,林四狗终于TMD混大了,但是自始至终他也没有想到自己遭遇的一切不幸,都跟林四狗有关。他以为林四狗不过是一个运气好命大的小混混而已,惹这么大事,做这么大的局面,早晚会引起警察的注意被制裁。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林四狗现在又跟他呲牙的资格有咬他的本事了,所以案子结束之后,第一时间他离开了封城,跑到了省城躲了起来。他想着是到省城暂避锋芒,坐看风云起。最好赵红军能跟林四狗两败俱伤,自己出来收拾残局,那才是绝妙的局面。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林是四狗的眼睛一直盯着的就是他。

………………

三蹦子干活还是犹犹豫豫,毕竟是自己以前的两个兄弟,犹豫了好几天才把林四狗的话,开始向着斧头和电音的这些小弟散播。

最近这电音和斧头带著一帮小弟在跑着快递的事儿,别说进行的还很顺利,钱砸下去还有人捧著,应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已经开始见到效果了。

可是他们两个出去了,小南就开始使坏了。她一个人在家就给那个小表弟发微信了。问那个小表弟还记不记得那天说过的话?

那个小表弟叫建林一接到表姐小南的微信,立即就想起了那天的疯狂而淫荡的场景,下面鸡巴一下子就硬了。然后他就回微信试探著问小南是一还是二。小南一看这条微信立即乐了,这小子还真TMD淫荡。这是在问自己想跟他一个人玩,还是想要加上那个所谓的建树一起。

小南记得这两个小表弟,毕竟八竿打不着却住在一个镇子里,总是能见到,以前只以为是两个小屁孩儿,没想到现在长大了而且可以用一用了。

于是小南回了一条微信,二王一后。这就是告诉他要跟两个人一起玩。很快建林和建树就都来了,别说两个人长得还有点像,都有点小帅哥的意思。

进门之后今天毕竟没有那天放得开,建林稍微有点紧张,建树也有点局促,嘴里说著表姐。

“小样来都来了还装什么正人君子,难道不想跟你姐做爱吗?今天看你们两个的本事哦!”

小南说了扭动小屁股就走了过来,一伸手轻轻抚摸著两个人的裤裆。

十八九,二十郎当岁的年纪正是火力旺的时候,小南舔的著嘴唇眯这眼,深手摸他们两个裤裆,两个人立即就硬了。

两人立即试探著伸手摸小南的胸,这一摸才发现小南里面真空,直接摸到了乳头,这让两个人更加兴奋。

“两个小坏蛋大胆点,姐喜欢你们!不用客气展示你们的大鸡吧来啊!”小南发骚的说道。

两个小男孩一看立即动起来,一伸手一人抓着一条腿就把小南抬了起来,然后放在了床上。

小南呵呵的笑着显然很享受。手上不断抚摸著建林的裤裆,还伸手解开了他的腰带,把他的鸡巴拽了出来。

而建树则快速的把小南的裤子脱了下来,看着小小的丁字裤遮盖著神秘的地带,呼吸稍微有点儿急促。

“我可以给你吃,你也要给我吃噢。”

小南分开双腿,把脚搭在肩建树的肩膀上。说完之后直接拽著剑建林的鸡巴就塞进自己的嘴里,吮吸起来,还扭著屁股示意建树,可以行动了。

建树自然懂了,轻轻的脱掉了小南的内裤,看到了那已经剃光了阴毛的小穴立即趴了上去,张嘴伸出舌头,舔著小南的阴户和阴蒂。 建林伸手摸著小南的脑袋,感受着他她吞吐著自己的鸡巴,忍不住的呻吟出声音来。

“我操,表姐口活真好,你真浪,我喜欢,使劲啊,我喜欢操你的嘴……”

建林一边说一边抚摸著小南的脑袋还伸手解开他她的衣服,揉一揉她的胸。

小南嘴里吞吐著这个坚硬的鸡巴,小穴享受着减建树的舔摸,甚至手指轻轻的插了进来,让她一阵瘙痒。 “表姐也喜欢你的大鸡巴,好硬啊,哇,我也好痕啊,你们两个谁先操我?”小南吐出建林的鸡巴扭动屁股,配合建树手指的抽插风骚的问道。

这话也是白问,虽然建树正在舔他的小骚逼,但是鸡巴已经掏出来了,不用他问,立即挺著大鸡巴对着他的小穴,吱一声就插了进去。

血气方刚,鸡巴正是最硬的时候,硬而坚挺的鸡巴插进小南的小骚逼里弄的小南嗯的一声。

“我操,你也太着急了,弟弟不用这么着急,啊啊……你轻点,别太着急,一会儿再射了,哦哦,好大呀,你的鸡巴好硬,姐喜欢……使劲操我!”

小南扭动著屁股迎接着大鸡巴的抽插,果然很硬很舒服,插进来让他忍不住发骚起来,一边浪叫的,一边拽著头,另一个坚硬的大鸡巴塞进自己的嘴里。

三个人这么淫荡的玩儿著。满屋都是淫荡的浪叫声,还有两个男人吭哧吭哧的喘气声。

建树操了五分钟,猛然把鸡巴拔出来了。

“不行了,太爽了,我差点射了,我歇一会儿,哥你来!”建树喘息著说道。

“真水蛋,看我的!”建林说著从小南的嘴里拔出鸡巴,然后小楠南翻身撅屁股,建林把鸡巴对准他的小穴,猛然就刺了进去。

“啊,我操,真舒服,一个粗大一个细长,你们两个人操起来真是太舒服,干我……啊,干我!小骚逼好舒服……”

小南浪叫着,扭著屁股享受起来,这小孩就是有劲儿,比电音和鬼斧他们两个强多了,操起来啪啪声冲劲十足,每一次都把小南的操的高潮连连。 建树则到旁边点了一颗烟抽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兄弟,啪啪的操的那个小骚货十分满足,歇一会儿抽颗烟,一会儿再使劲儿操一波,真他妈的骚啊。

不过五分钟,小南便来了一波高潮,嗷嗷的叫着,小穴的水扑哧扑哧的往外流着。建林猛烈的冲刺也十分刺激让他十分想射,赶紧拔出大鸡巴带出一股水来。

“不行了,这逼太骚操的太爽,我差点射了兄弟换你?”

建林伸手接过一根烟点著抽起来说道,建树则甩了甩,鸡巴正好舒缓的差不多了,抓着小南的屁股大鸡巴顶在小穴门口,一用力就送进去了。

“我操,你们两个混蛋在这玩接力赛呢,这是轮流操我呢?”

小南一个高潮之后说道,她很享受这种被两个小男生轮流操的感觉,劲儿太猛了,强烈猛烈的抽插,能坚持五分钟,让她十分享受,高潮迭起。

“姐呀,你这逼太骚了,我们两个要不是轮流操,还真干不过你,你喜欢我们两个哪个鸡巴操你?”建树也放开了,抓着小南屁股啪啪的抽插,一边抽插一边问道。

“小男人的鸡吧我都喜欢啊,我喜欢你的鸡吧使劲儿操,谁的硬,我就喜欢谁的,使劲操我使劲操……啊……哦……你的鸡巴好粗,撑的好爽啊,我喜欢他的鸡巴细长,能到最深处,你们两个加起来就更好了!”

小南一边浪叫着一边说,她的确很享受,但是也很卖力的满足两个小男人,毕竟一会儿还有要求要说。

建树接连疯狂的抽插,一直抽插了将近七八分钟,加上小南风骚淫荡的浪叫声刺激终于忍不住要射了。

“别,别射在里面啊,啊……你个小坏人,射嘴里面,射我嘴里,射我嘴里,骚逼不安全!”

小南急速喘息的浪叫着说到,这一波也把她操的高潮迭起,建树猛然的拔出鸡巴拽过她的脑袋就把鸡巴塞进他的嘴里,小南这里吮吸著剑建树的鸡巴,快速的摩擦着他的阴茎,想让他喷在自己的嘴里。

可是另一边的建林鸡巴也已经硬了,建树刚刚拔出来,他就马上顶了上去,大鸡巴顺著湿滑的小穴一插而入,猛烈而极速的抽插起来。

小南刚吞吐一下,摩擦两下就感觉小穴继续受到了猛烈的冲击,啪啪声音再次响起,一下子顶到最深处,让她嗷嗷的一声夹紧了大鸡巴。

可是坏坏的建树并不放过他她,使劲压着他她的脑袋,大鸡巴一下子顶到她的喉咙上猛烈的抽插了两下,一股精液喷到她的嘴里。

小南含着建树的鸡巴呜呜的哼唧著。后面的小骚逼被建林的鸡巴猛烈的冲击著,一时间更是淫荡到了极致,感觉似升天一般,忍不住夹紧了屁股,使劲儿夹著健林的鸡巴。 建林猛烈抽插,建树却已经缓缓的把自己的鸡巴从小南的嘴里拔了出来,带出一滩白色的精液。喘息著感觉十分舒畅。

小南被操的嗷嗷直叫,毕竟两个小男人轮流操了他半个多小时以上了,每一次都是猛烈的冲击抽插,没有任何花样,就是纯粹的操。

“噢噢我死了,我死了……操死我了,我的小骚逼被你们两个吵操烂了,使劲儿操……我的小骚逼喜欢你们操……”

小南浪叫着,嘴里却不停的往外流着精液。俏脸通红,浑身紧绷,乳头僵硬,整个人高潮不断。

建林使劲的抽插著,感觉自己的鸡巴被柔软顺滑的小穴包裹蠕动的,让他感觉非常敏感猛烈,抽插了将近七分钟,小南的小逼已经哗哗的往外喷水。他也到了临界点,猛然往外一拔一股尿液急速的喷了出来。他则快速的转到前面,把自己的大鸡吧顶进小南的嘴里,急速撸了两下,然后摁著小南脑袋直接喷到他的喉咙里,小南含着大鸡吧扭著屁股喷水,发出嗯嗯的叫声。场面淫荡至极!两个小男人十分给力,让小南感觉直接飞了起来。满嘴的精液。

“你们两个小家伙,操的我太爽了。鸡吧好硬,我喜欢!”小南舔著精液淫荡的说到。 两个小男生自然也很爽。既然勾搭在一起,自然是趁著电音和斧头不在的时候经常一起操,越玩越熟练,各种姿势各种场合疯狂的操著。

然后林四狗的话就传了过来,一时间大家背着电音和斧头议论纷纷。

林四狗那是什么人,那是封城的大哥传出这话来,明显就是想要针对电音和斧头,如果把他们两个办了,那么就可以跟着狗哥混了。小南等的就是这个消息。

他没想到三蹦子做事效率这么慢,以至于他陪着这两个小男生玩了这么久,虽然她也很爽,但是毕竟是夜长梦多,所以说她就盼著这个消息呢。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