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九十一章 后妈被操也想要 作者:xinlongmen

.

【流氓大亨】

作者:xinlongmen2020-8-22发表于S8

第九十一章 后妈被操也想要

赵嘉禾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男人玩了太多。什么姿势没见过。她倒是有点担心林四狗不好意思。

林四狗有点害怕,不过也有点兴奋,大鸡巴一下子插进了袁露露的喉咙,弄的袁露露嗯嗯的呻吟著。

但是袁露露也知道自己背后是赵嘉禾,吓得打屁股一紧夹住正在振动的按摩棒,不敢动了。

这个姿势太销魂了,赵嘉禾转身走了林四狗才敢慢慢的把自己的大鸡巴,从袁露露喉咙里抽出来,袁露露刚喘一口气,谁知道赵嘉禾竟然关上门又回来了。

“你要是帮我做了那件事,我不但可以给你钱,这个姿势我也可以哦!”赵嘉禾舔著嘴唇说到。 “对不起,我没兴趣。赶紧走别耽误我爽……”

林四狗拒绝赵嘉禾,伸手拍了拍袁露露。示意她不要停,我谈我的你舔你的。

袁露露心脏砰砰跳,小穴已经流水了。一方面是两洞齐开很爽,另一方面是被这个场景刺激的。接到林四狗拍自己头的信号,立即吞吐著林四狗的大鸡巴吮吸起来,发出滋滋的声音。

“林四狗,你是我哥的同学,现在也是封城的大哥。外面都在传你的事儿。我说的事情根本不用你动手,随便找个小崽子都能做,你一句话的事儿,我可以给你钱,五百万,加上我,怎么样?”

赵嘉禾走近了几步,闻到了空气中那股淫靡的气息,竟然让她蠢蠢欲动,盯着林四狗的脸,偷偷的看林四狗的鸡巴。不过被一头蓬松头发的脑袋挡著看不清楚,不过看这这个女人手的位置,还有脑袋运动的距离,这林四狗的鸡巴应该非常大,比陆海朝的长很多。真想尝尝。

生意没谈成赵嘉禾先发情了。感觉自己的小穴有些痒痒,喉咙有些干燥。

“不用了,我不跟赵家人合作。你也知道我是封城的大哥,你觉得我会缺钱还是会缺女人?你这两个条件没有什么诱惑力。但是你们赵家人坑起人来我可是领教过了,你要看就站在那里看我不收费,你要是想操,我可以免费送你一炮。合作免了。”

林四狗眯着眼洗了一口气说道,袁露露这骚货吸力真给劲儿啊。不知道是被刺激了还是哀求自己,总之一边狂吸自己的鸡巴,一边还发出淫荡的叫声,不顾林四狗感觉更加像是挑衅赵嘉禾。

这聊天就聊死了,赵嘉禾实在没想到林四狗会这样说,自己什么时候被这样拒绝过。勾引一个男人竟然失败了,让他操给他五百万都不行,一时间心里有点生气。

“我难道还不如她?我可是赵家的大小姐,年轻貌美有钱让你操你还唧唧歪歪的,不就帮我个忙么。以后想怎么操都行,随叫随到总可以了吧。”赵嘉禾不认输上前一步说到。

这条件有点吸引力,不过林四狗绝不会相信赵家人的话,还说随时操。估计反手就会出卖自己。再说自己女人不少犯不上跟她搅合一起。 “免了,你要缺男人我小弟很多,介绍几个给你认识,我就不奉陪了。你还有事儿么,没事儿在外面把门关上。谢谢。”林四狗说到。

赵嘉禾不能再走进了,这个时候袁璐璐已经遮挡自己的脸了,恨不得把自己的大鸡巴全都吞进去把脸埋在自己的两腿之间。不所以林四狗赶紧拒绝的干脆一点。

赵嘉禾还想说什么但是走廊里面传来了脚步声,很多人,听声音是奔著自己的房间去的。赵嘉禾赶紧出门,可是恶意的没有关门。

袁露露赶紧把林四狗的大鸡巴从自己的嘴里拔出来,险些瘫软在地上,极速的喘息著。林四狗一只手抓着大鸡巴,走到门口去关门。却听见皮鞋踩地的声音,奔著赵嘉禾的房间去了。

林四狗不管那个,直接关门翻身回来。袁露露已经拔出振动棒,正趴在床上喘息,刚才把她的确吓坏了。如果被赵家和发现自己跟林四狗的事情,一下子就废了。所以她刚才有多卖力,现在就有多瘫软,而且因为用力过猛现在嘴唇和舌头都有点发麻。

林四狗倒是淡定了,因为就算是被发现以赵嘉禾的德行也是威胁居多。

一个啥也不懂的小丫头片子跟自己玩色诱?林四狗哑然失笑,端著大鸡巴来到了袁露露的身后拍了拍她的屁股。袁露露立即双手扶着床,站直了崛起屁股,浑圆两分的蜜桃臀分开,湿漉漉的小穴对准了林四狗。

林四狗挺著大鸡巴对准洞口,摩擦了几下腰部稍微一用力扑哧一下,十分顺利忌惮大小的龟头就插了进去。然后缓慢的二十厘米的大鸡巴不断的深入。

“啊哦……嘶……”袁露露抓紧床单,感受着那个大家伙插进自己的小穴,摩擦自己的身体。很快到了赵红军经常插入的位置。但是根本没停,那条大蛇继续深入开始撑开自己不经常被波及的区域。这让她浑身舒泰,但是带著一点点撕裂的感觉,如果一直插到花心深处,顶的自己浑身颤抖。

这个时候林四狗没有什么可以客气的了,只不过身上的上没完全好,来不了剧烈的,只能缓缓拔出大鸡巴缓缓插进去。纵然是如此袁璐璐也压抑著哼唧出来,实在是太爽了。那大鸡巴完全撑开了自己的小穴,那大龟头在自己的小骚逼里面进进出出,摩擦的自己浑身舒服,忍不住想要喘息呻吟。

“你这骚货,这小骚逼挺紧绷啊。”林四狗缓缓的抽插著,感受着大龟头带来的摩擦感觉说到。 “嗯……那老东西不顶用,你又不操我,自然就紧绷了……还是你这大鸡巴舒服……使劲儿操我……啊……舒服……啊……做你的女人才舒服。”袁露露一边喘息一边说到。

林四狗的鸡巴粗壮,长而有力。这个时候也就插进去十五六厘米还没有完全插进去,袁露露已经哼哼唧唧屁股哆嗦著牛东黄泽配合了,而且小穴开始随著鸡巴的抽插往外嘀嗒水了。弄的地板都湿润了。嘴里嗯嗯啊啊的叫着。林四狗缓慢的抽插著。

他们这边淫荡无比,隔壁却十分凝重。

但是赵嘉禾那边来的却是楚干,按例询问了一些事情,顺便关注一下赵嘉禾。当然真正等的是赵朗。也就是十多分钟之后小时赵朗来了。

此时林四狗已经躺在床上用经典的姿势,跟袁璐璐做爱。袁露露趴在林四狗胸前的桌子上,自己蹲在床上,粉嫩淫荡的打屁股上下快速的啪啪的拍在林四狗的大腿上。

随著大屁股上下拍击,林四狗的大鸡巴也不停的插入,一下下顶进袁露露的小穴深处。袁露露咬著牙红著脸憋著快感不敢喊出来,好在平时有健身做瑜伽,运动能力非常好,小穴收紧夹住林四狗的鸡巴不断的套动摩擦,快感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著袁露露的身体,此时她只想高声浪叫来释放自己的欲望和快感。 可是不能,隔壁就是赵嘉禾引过来不好。她只能压抑著叫声,但是快感无法压抑。随着她一次次的插入高潮终于来临,一屁股坐在林四狗的大腿上,大鸡巴插进花心深处,加紧屁股夹住大鸡巴,浑身哆嗦起来。

“爽,太爽了,操的小骚逼豪爽啊……来了……来了……”

袁露露低声淫叫着,浑身哆嗦脸色绯红,咬著嘴唇摇晃着脑袋喷了。可是大鸡巴堵在里面喷不出来,只能不断的扭动,顺著缝隙往外喷。

林四狗现在是不能剧烈运动,否则这一刻应该把她摁住使劲儿操,让她飞起来。

就在袁露露高潮的时候,赵朗进了赵嘉禾的房间。

“赵先生我这次来除了你母亲的案子,还有另外一个案子麻烦你帮我看一眼。”楚干把一份文件递过去。

赵朗觉得奇怪,家里还有什么案子?母亲的绑架案?可是打开文件看了一眼之后他就怒了。这是林四狗当年的案子,是林四狗替他顶罪的案子。

“楚局长,您这是什么意思?”赵朗放下文件压抑著怒火,隐藏着自己的忐忑问道。

“没什么,这个案子疑点重重,当年的那个人很可能是替人顶罪,我们打算重启调查。你也是当事人之一,所以咨询一下你的意见,你知道林山虎是替谁顶罪么?”楚干说到。

赵朗的冷汗差点下来了,但是表面依然很镇定。

“不存在的,作为当事人之一我很清楚,当年的事情就是他做的,没有顶罪一说。”赵朗笃定的说到。

“可是有人说是替你顶罪的。”楚干冷笑着说到。

“楚局长,不要开玩笑。”赵朗说到。

“也许我应该去隔壁问问,他想不想翻案,当年是怎么回事儿,究竟是替谁顶罪,对了杜爱国这个人熟悉吧,当年办案的警察,已经进去了,针对这个案子著实提供了一些当年的办案细节。赵朗先生想不想听听?”楚干戏谑的说到。

赵朗见汗了。

赵嘉禾听的两眼反光,赶紧翻案啊,翻案把赵朗抓紧去啊。这是干什么,赶紧动手啊,难道今天要动手了么?赵嘉禾心脏狂跳,她已经看出来大哥的不适应,很多下意识的动作出卖了他内心的紧张。赶紧崩溃啊,赵朗。虽然赵嘉禾不知道当年是什么案件的但是不妨碍她想让赵朗崩溃。

“楚局长想要什么就直说,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想要翻案不是那么容易,很容易得罪人的。何况为了那么一个社会渣子值得么?”

赵朗反应过来了,如果真相翻案早就开始了,何必现在。跟自己说无非是提条件,想要敲诈。

但是她也明白自己此时不承认已经没有用了,当他听到杜爱国三个字的时候就知道。楚干已经掌握了事情大部分真相,自己再狡辩也没有用,所以他这话说出来就已经是变相承认了。只不过没有明说。只等楚干开条件了。

尤其是选在这个地方,隔壁就是林四狗。简直是敲诈的好场所。

“赵先生说的对,他的确是社会渣子,一条疯狗而已。最好死在监狱里,这是我跟你的共同想法。不过,你说这疯狗为了翻案会不会谁都咬?”楚干冷冷的说到。

赵朗知道这是图穷匕见了,当年的事情错综复杂加上诸多巧合才定罪的。漏洞太多了,不过涉及到公检法三家,想要翻案也不是那么容易会得罪体制内的很多人,而且没有好处的事情这些当官的不会干,看来要大出血了。这个该死的林四狗已经是难以翻身的咸鱼了还给自己找麻烦。

“楚局长,话说到这里了那就直白的说,楚局长想要什么?”赵朗说到。

“赵先生,人要有自知之明,有些人不是你能高攀的起的。今天有人快乐的来,你把她高兴的送走,以后就不要再见了。如果敢有别的什么心思,这案子可不是铁案,何况就算是铁案想要反过来也容易。我说什么你懂吧。”

楚干冷冷的说到,赵朗只感觉晴天霹雳。楚干说什么他哪里不懂。今天来的是王薇雅啊。这是警告自己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是自由恋爱,我没有骗她,我是真心实意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背后是谁?谁要拆散我们?”

赵朗的底线瞬间被击溃,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

什么自由恋爱,什么真心实意都是骗鬼的,只不过是想借助王薇雅这个台阶一跃而起而已。借助王薇雅家族的力量倒逼赵红军而已,哪里有真心实意。可是一切的筹码和打算都在这一瞬间就被打翻了,一时间整个世界都乱了,所以游戏额口不择言。

崩溃了,赵朗崩溃了,赵嘉禾兴奋的不行。袭警,赶紧袭警。干他啊。

赵家和内心催促,激动的小屁股扭来扭去的,激动的想要自己动手。

“赵朗,别不知道好歹,自己一屁股屎就不要假扮绅士了。这是警告,离她远点你过你的太平日子,否则,你也是见过世面的,应该知道有些事,有些人是有界限的。你怕不过来。”楚干站起来说到。

赵朗如同五雷轰顶。这话都是他以前跟别人说的,没想到如今落在自己身上。

“楚局长,还有的谈么,一千万,我给你一千万。”赵朗拍著档案袋说到。

“蠢货”楚干站起来说了这两个字不屑的走了。

赵朗真相冲上去弄死他,弄死他一了百了。可是他知道这不行。赵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脑浆跟被烧开了一样。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楚干冷笑着走了。

………………

袁露露第二波高潮再次来临。趴在桌子上吮吸著林四狗的手指,大胸被林四狗肆意玩弄著,感觉大鸡巴操的自己快崩溃了。果然比老赵的强太多了,可是都二十多分钟快半个小时了,这混蛋狗东西还没射,自己都高潮两次了,实在是爽翻天了。可是自己需要的是他的精液。

袁露露坐在林四狗的身上歇息,一边扭动屁股让鸡巴在自己的小穴里小范围摩擦,一边把赵红军最近的表现和相关的消息告诉了林四狗,两个人这样聊天说话,偶尔操两下说了十多分钟。袁露露终于缓过来了,打屁股再次扭动起来,使劲儿夹著林四狗的大鸡巴。

到了后来甚至转身过去,双腿微蹲著,打屁股对著林四狗,让他看着大鸡巴在自己的小骚逼门口进进出出,这样视觉上十分刺激,袁露露低声狼叫着,抽插著,强忍着一波波的高潮。 “坏弟弟,坏老公,我要你的大鸡巴……啊……操死我了,我要你的大鸡巴,操我……射我……求你了我要你射我……啊……好舒服……好爽……坏老公……爸爸,求你了,我要你的精液,射在我的小骚逼了,给我……给我好弟弟。”

袁露露低声浪叫哀求着。一边使劲儿夹林四狗的大鸡巴。

林四狗也想早点射出来,但是她这么骚,把自己鸡巴弄的更加硬了。让自己无法射出来。所以袁露露想要取精的想法短时间内难以实现,只能继续发骚发浪。

………………

赵朗强行站起来,走出房间,偏头看了看林四狗的房间。咬著牙冷著脸走到门口,伸手抓住门把手。

都是这个该死的人渣,死在监狱里不行么,非要出来搅合。如果不是他搅合也不会引起楚干的注意,自己也不会被人抓住把柄。为什么不去死?弄死他,弄死他,赵朗心中有一个声音不断回复。一股冲动要他打开房门冲进去弄死林四狗。

不过看看周围的环境,还有在门口看着他的赵嘉禾,赵朗终于知道这么干不那么容易。不能冲动自己将来有远大前程,这一切不过是一点考验。不能如此。嘴里念叨著转身走了,出去了。被冷风一吹赵朗清醒了。

他突然间明白问题的根子不在林四狗身上,他不过是一个棋子。真正的问题在楚干。他为什么阻止自己跟王薇雅继续发展?他自己的意思?王薇雅家里的意思?还是有权贵看上了王薇雅他不过是替人办事?不对真正的根子在王薇雅身上。这么漂亮又有家世的女孩很多人惦记。

只不过林四狗的事情恰逢其会,自己做的不干净让人抓住把柄了。林四狗不过是一个棋子,但是却是要命的棋子。本来已经尘埃落定了,但是如果被人搅合起来自己也是不利。当年的事情兵行险招但是也是得意之作,让自己得意了六年。可是现在要付出代价了。

想想楚干离去的眼神,鄙视而蔑视。这极大的刺激了赵朗的自尊心。他在心中默默的计算自己还有多长时间。赵朗从来不相信人在做天在看的道理,他只相信老天爷是瞎眼的,人定胜天。心中不断分析著利害冲突。最后确认只要自己拿下王薇雅一切都迎刃而解。

可是还不能过分刺激楚干或者他背后的人,所以这次接待王薇雅可以让她高兴的来,让她开心的走。自己只需要扮演一个失去母亲万念俱灰的温柔而坚强的男人就是。温柔的内心坚强的肩膀,都是女人喜欢的吧。想到这里赵朗振奋精神,事情没有到了不可挽回的一方面。

赵朗的思维终于还是出现了死角,出现了漏洞。他自认为自己有走钢丝的本事,所有的精神高度集中,但是偏偏忽略了一个最不应该忽略的人,那就是自己的妹妹赵嘉禾。他最近在考虑赵嘉禾是不是对自己有敌意。但是潜意识里一直认为赵嘉禾是个孩子,纵然想要对付自己威胁也不大。所以他在面对王薇雅这件事的时候忽略了赵嘉禾。

而此时赵嘉禾想要去找林四狗,她觉得自己抓住了林四狗的死穴。翻案啊。难道不是他想要的么?不过这个消息一旦说出去就不值钱,自己必须先跟他达成合作共同对付赵朗。但是一时间赵嘉禾又陷入了混乱。她以前思考的东西都是玩儿,玩男人,这么精细的利益交换或者是威胁,她没有思考过,所以站在门口在理一理思路。

可是房间里压抑的浪叫声音把她惊醒了。卧槽这都多长时间了半个小时了吧,还在操,而且听这呻吟声痛苦中带著压抑的快感像是要高潮了。赵嘉禾不由得有些心里痒痒,心里痒痒带著小穴痒痒,侧耳倾听起来。两腿不断夹紧,小屁股扭动,没有受伤的手忍不住伸向两腿之间抚摸揉弄起来,一股股快感充斥着全身。没想到听墙根这么爽。

袁露露第三次高潮了,结果又喷了。不过林四狗终于也到了临界点。掀开桌子抓着袁露露的打屁股一阵使劲儿的抽插,一真爽快蔓延全身,精液奔涌而出。袁露露终于绷直身体加紧双腿和屁股,感受着火热的精液喷射进自己小骚逼的最深处。

“给我,快给我,好爽……啊……爽死了……被你的大鸡巴操死了……啊……射我……射进来了……好棒……死了……爽死了……啊……”袁露露再也压抑不住高声叫了出来。

听得门外的赵嘉禾也猛然加紧双腿,手指用力一股水从小穴喷出来,弄湿了内裤。

袁露露趴在林四狗的床上,肥嫩的臀就对著林四狗,歇息了一会儿缓缓抬起屁股,已经软了的大鸡巴从她的小穴之中拔出来,还带著精液,水渍。一股精液溜了出来。

袁露露赶紧用手堵住。今天在排卵期,一定要把精华吸收掉。万一怀孕了就中大奖了。手软脚软的下床然后提上裤子扶著墙进了洗手间,关上门坐在马桶上喘息著。对著镜子迅速整理著自己的妆容。脸上红潮翻涌刚才这一顿爆操太爽了,爽的酣畅淋漓。

这大鸡巴太爽了,操死自己了。想到这些袁露露感觉浑身舒泰。张嘴对著镜子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感觉小骚逼深处的精液非常得意,不过也很累。这小公狗太凶猛了,半残了躺在床上还能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要是好了还不操死自己。不过今天林四狗不主动的确少几分死亡高潮的意思。真是怀念那个让人死的高潮啊。

她在卫生间喘息,顺便尿了个尿,清理一下自己的下半身。

林四狗也不得劲儿,不能动只能被动,不太好。感觉没有尽兴的感觉。所以躺在床上也不动,大鸡巴带著一堆淫荡的液体裸露在空气中,床单都被袁露露的淫液湿透了有点凉,不过他不想动。射完了难得清净一会儿。

此时赵嘉禾进来了。看着林四狗的姿势,还有那软趴趴的大鸡巴,以及彻底湿透的床单和水汪汪的阴毛。都能证明刚才战况惨烈,而且女人被操出来好多水。玩过很多男人的她 一眼就能判断出来,现在软趴趴的鸡巴一旦勃起会有多大有多粗。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好想尝尝。而且看那腰上的八块腹肌,一定很有力量,看那床单就知道被操起来有多爽。

其实要是不合作也不戒意被他操一次,不可以两次,一定爽死。只要陆海朝已经不在她的思考范围之内了。

“你有病啊,出去。”林四狗躺着没动,任由赵嘉禾欣赏自己的大鸡巴。

“家伙不小啊,等那个女人走了我有事儿跟你说。跟你有关的大事儿。到时候就是你求我了!”赵嘉禾不怀好意的舔舔嘴唇走了。

袁露露在厕所里听得一清二楚,更加不敢呆了,匆匆的整理好自己的下体,挤干净小骚逼里面的精液,能进子宫的刚才操的时候就进去了,现在这些留着也没用。

听著赵嘉禾离开,袁露露小心翼翼的出来,然后也不帮林四狗打扫战场而是戴上口罩打个招呼匆匆的走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