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九十六章 泻火操哭赵嘉禾 作者:xinlongmen

.

【流氓大亨】

作者:xinlongmen2020-9-3发表于S8

第九十六章 泻火操哭赵嘉禾

王薇雅丛林死狗的病房里面出来的时候已经魂不守舍,他了解到的赵朗跟自己认知中的赵朗绝对不是一个人,甚至完全是两各不相干的人。

一个阳光帅气做事积极向上,另一个阴狠狡诈,唯利是图,翻脸无情,究竟那个赵朗是真的赵朗?

“我要见赵朗,我要问问她究竟哪个才是真的他?”王薇雅提出自己的要求。

楚干自然不可能拒绝这种要求,毕竟还是以王薇雅的感受为主,不能让这位大小姐在对赵朗抱有什么期望?

所以趁着王薇雅不注意的时候,他给看守赵朗的警察回了一个电话,并且跟赵朗直接进行了对话。

“你的条件我答应了,一会儿他去见你,你知道该怎么说?”

楚干在电话里跟赵朗说道。

此时赵朗的药劲儿已经过去了,虽然大鸡吧因为过度充血膨胀现在很难受,但是他却十分清醒。

他知道出钱的话是不可能,但是此时他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不过他依然精心设计了一会儿,该如何跟王薇雅谈话?

王薇雅见赵朗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她甚至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个曾经让她欣喜异常真心付出的男人。

“林四狗是替你顶罪的?”看着看守所铁栅栏后边的赵朗轻声问道。

“是的,当年那件事是我做的,我求着他替我顶罪,他不知深浅就答应了,后来我又利用了官方的手段,让他不能翻案。”

赵朗回答的非常痛快,一点理由都没有给自己找。

这让暗中听的陆丹枫和楚干非常满意,但是却让王薇雅异常震惊。

“你为什么那么做?那根本不是你。”

王薇雅还想寻根探源,她想证明自己相信的男人是不是看错了,还是眼光不行,而是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因为朱小丹的父亲掌握着我父亲一些不能见光的东西,所以我的父母逼我接近她,去他她家把那件东西偷出来,结果那天晚上就出事儿了,我把他的父亲打伤了。”

赵朗文过饰非的说道。

“那朱小丹作为女朋友三四年,被你玩弄之后你逼着她打胎,甚至差点让她自杀的事,也是真的了?”

王薇雅继续问道。

“是真的,我是故意的,我恨她,就是因为她父亲的手里掌握着我父亲的犯罪证据,她就用这件事来逼迫我,我讨厌她那副趾高气扬的嘴脸但是又不得不屈服于她,我恨那三四年我过的是什么样的违心的日子,我到现在依然恨她,恨他她全家,恨我的父亲逼我做这种违心而又无耻的事情。还想让我娶她,以为怀了孕我就会服从,门儿也没有。”

赵朗不知道王薇雅是从何处知道朱小丹的事情。但是他没有丝毫犹豫就临场发挥,把自己说成了是因为朱小丹的父亲掌握了自己父亲的犯罪证据,而自己没有办法只能屈从于朱少丹。

不得不说赵朗太聪明了,反应太快了,一下子就把当年的事实给煳弄过去了。

不过显然这个回答只能让王薇雅心内戚戚焉,甚至心存疑虑,赵朗也许真的有逼不得已的地方,虽然手段残酷了一些,但是说到底让人顶罪,终究不是好事。

赵朗这样说,能在王薇雅心中留下一丝丝可能,这就是他的目的,所以说撒谎的最高境界他已经达到了九句真话,其中有一句是假话这就够了。

但是赵朗这样说却不能让楚乾和陆丹枫满意。

“你喜欢过我吗?还是你本着什么目的接近我?”王薇雅终于问出了这个她犹豫已久的问题,直插赵朗的内心。

“我接近你怎么会没有目的,当然是奔着你家的权势去的,不过……算了,哪有什么不对,我就是奔着你家的权势去的,我从咱们的老师那里知道了你的家世,自然就有意识去追你,不然你以为学校那么多漂亮的女生,我为什么能单单看上你?”

赵朗生硬的说道。王薇雅感觉赵朗的话没有说全,这就是赵朗故意给他的感觉,有这个感觉就够了,就为了日后他再操作去找王薇雅的留下了伏笔。

陆丹枫和楚干终于满意了,王薇雅也是克制着,终究再想问一句,你到底爱没爱过我,可是这句话她终究没敢出口,她出口了赵朗也不会回答她,但是她更怕得到一个残酷而冷酷的答案,所以她终究没问,眼里含着泪咬着牙什么也没说,转身默默的走了。 此事过后,赵朗发现自己被骗了。楚干骗了他,答应他不追究此案的承诺,完全是骗他的。

王薇雅跟陆丹枫离开了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让她无法留情的地方,但是楚干并没有因此放赵朗出来,反而因为下药迷奸这个罪名把它关了起来,虽然迷奸未遂,但是打起官司来,赵朗也废了。 因为这是一个严重问题,出钱不会放过赵朗,纵然是他想放过王家,也绝不会放过赵朗,因为王薇雅回去之后,王家必然要心疼,这个姑娘儿一定会拿人出气,至于怎么出气,那就是楚干的问题了。

对于楚干来说,把当年的案件翻过来,压力太大会得罪系统内很多人。要整赵朗。是翻案,还是利用眼前的案子,显然是利用眼前的案子更加的方便便捷,而且不需要承担压力。

这是一个成本问题。而且出钱还毫不犹豫的一点没有隐瞒的跟着让把这件事讲清楚,你是想让我把以前的案件翻过来,还是承认这件下药迷奸未遂案?

赵朗毫不犹豫的承认了这个案件。因为当年的案件他要是翻出来恐怕会承担牢狱之灾,而这个案件只需要缴纳罚金接受刑事处罚,不用判实刑。

林四狗很快知道了这件事的处理结果,气得他把病房砸的乱七八糟。所有的一切努力可以说是白活,终究没有把赵朗如何,只是让他进拘留所呆了几天而已。虽然成功斩断了赵朗的外援,但是终究他还想得到更多他真的期望通过这件事能把当年的案子翻找回来。

不过朱萍瑜就比林四狗清醒多了。他知道要翻案太难太难了,并不是说这个案子当年就是铁案,而是当年办案的很多人现在都升职了,现在去犯案会影响很多人的前途,引起的反弹太大,一般人不会轻易做这件事。

林四狗很气愤也很愤怒,姚兰溪比林四狗还要着紧,因为她更想把林四狗洗白,甚至他提出来直接给楚干送钱,一百万不行两百万两百万不行五百万,让出钱把这个案件翻过来。

林四狗否定了这个决定,因为比钱跟老赵家比起来自己绝对不会更多。二来楚干的态度暧昧,一旦自己找上门去,他一定会提出更多不合理的条件,自己犯不上,而且自己的身份是黑社会大哥,楚干绝对不会愿意跟自己多有牵连。所以姚兰溪也只能跟着他一起弄怒骂楚干不是东西。

林四狗撵走了所有人,毕竟当年那件事在他心里是块伤疤,虽然现在整的赵家家破人亡,但是他依然不满足罪魁元凶,赵朗依旧没有得到足够的惩罚,所以他把所有人都撵出去,想要一个人静静的待一会儿。

可是这个时候好死不死的,竟然赵嘉禾钻了进来。

“赵朗进监狱了,你在里面呆过,能不能找人把他弄死了?”

赵嘉禾这妞从来不知道隐晦进来就直接了当的说到。加上两个人是盟友,所以说更加的不客气了。而且她这人说话办事从来不看人脸色,也不管你高不高兴。

您似乎心情烦躁的,回头看了看她。

“我不想弄死他们,但是杀一个人有多难你知道吗?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要张嘴闭嘴杀人。”林四狗没好气的说。

“很难吗?四海楼那一次你不是打死了三四个,重伤了好几个,还有一个现在的重症监护室出不来,再说你是封城的大哥,有些事不就是你一句话的事吗?放心,安家费我出三百万,五百万你来说。”

赵嘉禾豪横的很。但是在林四狗看来,这个姑娘简直愚蠢出了新高界。四海楼跟监狱里动手那是一回事吗?一个是正当防卫,第一个是故意杀人,完全是两回事,再说自己就算是封成大哥,真的可以人去弄死蟑螂,他也不想那么作,生气归生气,但是他还是想慢慢的收拾赵朗。

“我现在火气大的很,不要来惹我,溷回你的病房,老实呆着别tmd来烦我。”

林四狗冷冷的说道,他现在的心情真是烦的很,恨不得把这间病房拆了,所以说赵嘉禾的唧唧歪歪让他觉得更加烦上加烦火上浇油。

“火气大得很好啊,别拿我发火啊,有本事找人把赵朗弄死,你的火气自然平息了多好?”赵嘉禾从小到大大小姐的脾气发惯了,林四狗稍微对她不客气一点,他易立竞来脾气了,有些话是张嘴就来。

林四狗的目光从窗子转移回来,转头看着赵嘉禾冷冷的笑了笑,然后朝她招了招手。

“你过来我有点事儿给你说道说道,事情哪有那么简单?”林四狗突然间变得和颜悦色起来。

赵嘉禾不知死活也撇着嘴走过来,她见惯了这种情况,多少人都是对他她突然间发火,然后紧接着软下来跟她赔不是,他以为林四狗不外如是就冷着脸跟着脖子走了过来。

刚走到林四狗的面前,林四狗突然一把伸手抓住了她的脖子,使至一用力。差点把赵嘉禾掐得晕过去,巨大的疼痛让她想要挣扎。

“你tmd干什么放开我,臭流氓,你想干什么?疼,你放开我!”赵嘉禾挣扎着,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粗暴地对待她。

可是林四狗不但没有放开他反而另一种啪的一耳光,就是抽在她的脸上。这一下把赵嘉禾给打懵了,什么情况?他在抽我耳光吗?

“再他妈唧唧歪歪,我弄死你,你信不信?我跟你说了我火气很大,不要惹我,不要惹我,你tmd真当我这个流氓是白干的吗?你真当黑社会是什么?善男信女吗?”

愤怒的林四狗对着赵嘉禾吼道,同时手上用力捏着他白嫩的脸蛋儿。

“你竟然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你你这个溷蛋,你这个不知死活的,我跟你没完!”

赵嘉禾的大小姐脾气也上来了,挣扎的要跟林四狗动手,可是一只手的她哪能干过两只手的林四狗,纵然林四狗现在躺在医院里,他也不是对手,何况林子苟实际上的身体伤口已经愈合了,只是不能完全做剧烈运动。

更何况一个娇弱的大小姐,哪里打得过一个常年练武的林四狗。林四狗抓着她的头发,一用力直接把他的脑袋侧摁在了床上。

“小婊子你tmd听好了,我能找人弄死赵朗也能无声无息的让你消失,你信不信?”林四狗冷声说道。

赵嘉禾这才突然间意识到,对呀,自己光想着如何怎么弄死赵朗了,可是眼前这个人想要弄死自己也是轻而易举的自己一直在与虎谋皮,看着林四狗暴怒火而粗暴的表情,她终于有点害怕了。

林四狗摁着他的头在床上,另一只手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软塌塌的大鸡巴拿了出来,把龟头对着赵嘉禾的嘴说道。

“张嘴吃他,你要是tmd敢咬我或者稍微弄疼点我,我打到断了你的另一只手,你不是想吃吗?你不是能叫吗?你个小婊子,我他妈现在满足你,把我吃舒服了。”

林四狗说着,把黑乎乎的大鸡巴送到了赵嘉禾的嘴边。

赵嘉禾被按着脑袋觉得十分屈辱,对于送到嘴边的大鸡巴看了一眼,十分犹豫,她根本不想吃,简直是侮辱自己,自愿和被强迫完全是两个概念。

可是林四狗怒火中烧对她不会太客气,抬起手来啪的一耳光又抽在她的脸上。

“张嘴舔我的鸡巴,你tmd听不懂吗?”林四狗粗暴的指着赵嘉禾说道。

赵嘉禾被打懵了,从来没有人打过她,也从来没有人受过这样的屈辱,简直太粗暴了,这是要强奸自己的嘴吗?但是他被林四狗暴怒的态度吓坏了,还是尝试着张开嘴,把那个黑乎乎看起来脏兮兮的大龟头放进自己的嘴里。

“你tmd是没吃饭没劲儿,还是没给男人舔过鸡巴装什么烈女使劲吸呀?你这么tmd放在嘴里,老子一点感觉都没有,吃鸡巴不会吗?用不用我找人教教你找两个壮汉轮奸。

赵嘉禾这才含着眼泪小嘴儿动了起来,卖力的吮吸起来,没几下大鸡巴就彻底勃起了。二十多厘米的大鸡巴硬邦邦的顶在赵嘉禾的嘴里,赵嘉禾看着这个大鸡吧,简直叹为观止。

比自己见过的所有鸡巴都大,而且要硬的多,自己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鸡巴,一时间竟然有点儿渴望的感觉。

林四狗感觉到大鸡巴和龟头上传来灵活的小舌头摩擦记忆努力的吸劲儿,心中的火气终于有点平息了一些,伸了个懒腰,抬头瞅着房顶,思考着眼前的局势该如何进行下去。

赵嘉禾倒是来了,感觉从床上趴着到自己跪着,身体跪在地上,两只手攥着林四狗道,鸡巴的根部,头和嘴不断的起伏,吞吐着林四狗大鸡巴的龟头和上半部分发出滋滋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赵嘉禾觉得今天自己特别有感觉,好像这个男人太强了,强大的到自己竟然愿意给他舔鸡巴这种心理让他觉得屈辱,但是也觉得从没有过的快感。

于是各种口活的技巧轮番上阵,一会儿舔鸡巴,一会儿摩擦肉棒,一会儿吮吸龟头,一会儿舔蛋的,各种他能经历过的,学到的,能让男人快乐的口活花样完全都用了出来。

可是十分钟之后林四狗的鸡巴依然傲立坚挺,无论自己如何努力,他都没有要喷射的感觉,以往自己心情好的时候拿这招对付陆海潮用不了五分钟,他就嗷嗷叫着喷了自己一脸。

“你这小骚货,技术还不错,花活还不少,给他们多少男人舔过鸡巴了?”死狗终于被他舔舒服了,来了感觉终于不再看房景了,第一头看着正在卖力舔自己大鸡巴的赵嘉禾说道。

“没舔过你这么大这么硬的,有点忍不住,舒服吗?你想射了吗?可以射在我的嘴里!”赵嘉禾吐出林子,苟的大鸡巴舔着嘴唇,竟然没有和他说道。

“你TMD想多了,趴那噘屁股,我要操你的小骚逼,一会儿你就知道他有多硬!”

林四狗冷笑着说道这腔火气,终究还是要从赵嘉禾的身上发现出去,反正这货也是赵朗的妹妹,赵家的大小姐操她就操她了,就当自己发发火。

“那个趴着不太方便,你看我这胳膊也趴不住,要不我躺着吧!”赵嘉禾一边舔着林四狗的龟头,一边小声翼翼地征求意见。

“那你tmd还等什么脱裤子躺床上把逼掰开,老子要他妈插进去快点儿!”林四狗摸着他的脑袋不耐烦的说道。

赵嘉禾和林子狗穿的都是病号服,为了方便上厕所和洗浴什么的都很宽松。所以赵嘉禾一只手三两下就把自己的裤子脱掉了,黑色贴身小丁子裤露出来一根手指,轻轻地把丁字裤也扯了下来,然后坐在床上躺下,翻身岔开双腿。简直一气呵成。

而且他还非常顺从林四狗的命令,自己伸手用两开手指,轻轻的分开了,自己的小骚逼的两片阴唇。

这个时候赵嘉禾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小骚逼竟然已经湿漉漉的了。

而且里面非常的痒痒,想要哪个,哪个自己刚刚被迫吃过的大鸡吧插进来,赵嘉禾自己都溷沌了,这是怎么了,被强迫之后还这么多水?自己骚自己知道可是自己真的这么贱么?

她是不是贱已经来不及想了,因为她眼看着林四狗握着哪个二十多厘米的大鸡吧对准了自己的小骚逼。

“你轻点,有点……啊…卧槽…裂开了…里面还没湿润……卧槽,啊…”赵嘉禾一声尖叫,林四狗哪里会跟她怜香惜玉,含着怒火的大鸡吧在找准洞口之后一插到底,根本不管赵嘉禾是不是发情了,是不是全都湿润了。

大鸡吧强行撑开小骚逼,有点紧绷干涩,甚至让大鸡吧有些不舒服但是满腔怒火的林四狗更加任性只是使劲的抽插赵嘉禾的小穴,每次都狠狠的一插到底。

“你个小骚逼,还他妈敢来指挥我?除了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和下面这个小骚洞口你还有什么?就是他妈的欠操。”林四狗一边使劲抽插一边粗糙的扯开她的病号服和胸罩,更加粗暴揉捏她的胸,捏她的乳头。

赵嘉禾感觉自己被强奸了,被这个臭流氓强奸了。实在是太粗暴了,太粗鲁了。可是偏偏让她感觉奇怪的是自己的身体很兴奋,自己的小骚逼被那一根大鸡吧强烈冲刺之下竟然产生的不是痛苦而是前所未有的快感。

大鸡吧每一次强烈的就进入自己的身体她都感觉不是在操自己的小骚逼而是在征服自己的灵魂。

在大鸡吧离开最深处那一刻她连故呼吸都来不及调整更加没有时间感受悲伤,因为她知道很快另外一次摩擦冲撞紧随而至,会操的自己魂飞魄散。

“啊,卧槽,你个臭流氓,强奸,你这是强奸,放开我,把你的丑东西从我身体里拔出去,卧槽,别抓我乳头,疼………啊…啊,你个死变态,臭流氓…啊…放开…啊啊啊!”

赵嘉禾嘴上不服从但是身体十分忠实。仅仅三分钟之后小穴就完全湿润同了不说刚开始驱动。身体从挣扎开始扭动着配合林四狗的抽插。

两条光洁的美腿紧紧伸直绷紧,张开,就差一字马了。咬着嘴唇红着脸看着大鸡吧一次次进出自己小骚逼。那鸡大鸡吧粗硬而且长,如同一根擀面杖一样在操自己的小骚逼。自己怎么这么骚,明明是强奸可是自己竟然高潮了。

而且想要忍耐都不行。

“啊…啊臭流氓停下来,你他妈的停下来…卧槽,不要捏我的乳房,疼……啊…你快………臭流氓,你…”赵嘉禾感觉高潮要来了,嘴上说着跟心里不一样的反话。

林四狗一耳光抽在她的脸上。

“臭骚逼跟谁他妈的她妈的,欠操还欠抽?老子的鸡吧操的不爽么?”林四狗一个耳光顺便把大鸡吧插到最深处逼问说到。

“我操,你又打我?啊,我操……来了……”赵嘉禾高潮了,被林四狗一巴掌抽下来竟然高潮了。

“你操,你他妈的长着一个骚逼只能被操,我让你操,操你妈逼…”林四狗一句话就使劲插入一次,大鸡吧把赵嘉禾送上高潮一浪接着一浪。

只顾着啊啊的浪叫顾不上别的了。林四狗看她淫荡的表情不打一处来,他妈的老子找你卸火气你他妈的来享受来了?

“他妈叫什么叫,叫的这么骚,是不是被操的很爽?”林四狗捏着她的脸粗暴的摇晃着问道。

“你个臭流氓,啊,啊,我啊…放开我…你…你…”

赵嘉禾已经被高潮冲击的上气不接下气正爽着被林四狗一巴掌打醒了。

“你他妈的什么你小骚逼,就问你被操的爽不爽?”林四狗使劲儿捏着她的乳房怒问。

“不爽一点都不爽,被狗操了怎么会爽。”赵嘉禾急眼了违心的说到。

“我操你妈的。你妈是骚逼,你个小骚逼,我操死你。”

林四狗粗暴的抓着她的脖子不顾伤口上的不适感觉大鸡吧全力冲刺赵嘉禾的小骚逼。

“啊…卧槽,你来啊,我怕你,我看你能不能把我艹死…啊…啊!”赵嘉禾听到他骂自己的母亲也生气了。反唇相讥挑衅。

十分钟之后就后悔了,她才知道一个人形打桩机发怒了后果是怎么样的。她的胸已经被揉变形了,惨痛累累。擀面杖一样的大鸡吧不断抽插,撞击着自己的小穴。

大腿从原来的绷直一字马变成了死死夹住林四狗,想要让他动作小点。而小骚逼已经喷了三次水高潮不断,顾不上反唇相讥了万全沉沦在快感里面。

“你个小骚逼你来劲啊,你他妈的来劲啊。”

林四狗拔出大鸡吧任凭赵嘉禾一字马喷水,一巴掌拍在她的两腿之间的阴蒂上。把尿液拍的四下迸射,阴蒂被强烈刺激赵嘉禾浑身哆嗦,尿液喷的更远了,嘴里无意识的啊啊乱叫。 尿液一点点稀少下来,可是看着林四狗端着大鸡吧再次对准了自己的小骚逼赵嘉禾害怕了。

“不玩了,不要了,我服了,我是小骚逼我被你操的很爽,快停不要啊…啊你怎么还不射?”赵嘉禾一边浪叫着一边问道。

“操你妈的,你是不是小骚逼?”林四狗勐烈的把大鸡吧插入问道。

“啊,我是我是小骚逼,啊啊啊轻点漏了!”赵嘉禾有问必答。

“大鸡吧操你爽不爽?”林四狗再问。

“爽,爽死了,你的鸡吧好大,让我歇歇,求你了真要操死了……啊…”赵嘉禾彻底崩溃了。

“你妈是不是大骚逼?”林四狗快速抽插着问道。

“啊啊,是就是大骚逼,我妈就是大骚逼,啊…啊啊啊,我是小骚逼,操死我了。爸爸不要操了,我的小骚逼被爸爸操坏了…”

赵嘉禾被爆操爽了喜欢喊爸爸。可是狗爸爸一点也不怜惜。继续抽插。

不过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大。终于五分钟之后感觉来了。

“张嘴,我来了!”林四狗拔出自己的大鸡吧赵嘉禾再次喷水,但是依然顺从的张开嘴。

林四狗把大鸡吧插入她嘴里,直接深喉快速抽插几下一股股精液喷进了她嘴里我最后一股拿出来的时候喷在她的脸上。

赵嘉禾的尿液也喷射完毕,这一场操逼大战林四狗浑身舒泰大汗淋漓,火气去了一半。

赵嘉禾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干呕几下想要把精液吐出来。

“他妈的给我吞进去,敢吐出来弄死你。”林四狗伸手揉捏着她乳头说到。

赵嘉禾咕咚一声听话的把所有精液吞了进入。还张开嘴伸出舌头让林四狗看看。

“真乖小骚逼!”林四狗拍了拍她的脸蛋说到。 “谢谢爸爸,我是你的小骚逼,你操的我好爽…”赵嘉禾眉眼如画的说到。

“滚,你个浪货,滚回你的房间去!”林四狗没好气的说到。

“爸爸,让小骚逼歇一会小骚逼现在动不了啊,爸爸,你的龟头有水我用舌头给你清理好不好么?”赵嘉禾淫荡的撒娇。

林四狗把鸡吧转过去任凭他她吮吸清理起来,这小骚逼眼神看着自己有些不对啊!

收拾完赵嘉禾并不能让林四狗的火气完全发泄出来,他觉得再找一个目标下一次手,而且这个目标他盯着很久了,谁都没让谁动,就等着他出去收拾他。目标就是四海楼。当初吴六安在这里给林四狗设下了鸿门宴。

这一次洪梅艳虽然让林四狗一战封神,但是也差点让他命丧黄泉,可是事情过了之后,吴六安躺进重症监护室,无法说话无法出来,林四狗里躺在医院不能动弹。但是也让手下收了封城的江湖大印。可是即便如此,四海楼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我说当初那件事跟死海楼一点关系没有,他们也是被利用的那么一只狗,根本不会迁怒于他们,毕竟自己是一个有文化有知识,有志气,有志向的四有流氓。不会轻易迁怒于人。

我是吴六安在做鸿门宴的时候,对四海楼进行了改造,把所有的窗户用铁栏杆封死了,并且遣散了他们的厨师,自己找的厨子,把上上下下的服务员全都换了,如果说四海楼亿一点觉得不对的地方都没有,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至少在态度上是默许吴六安这么做的。

我是直到今日都没有接到四号楼的任何道歉或者心意表示。所以林四狗在收拾完赵嘉禾之后,直接让孟茜茜去四海楼订酒席,他今天要在四海楼请客。告诉四海路要好好准备。

这其实是给四海楼一个信号,你有什么靠山赶紧找上来跟我谈跟我说不是没得谈,只要你心意到了,我一定会放过你,可是一直等到要吃饭了,这四海楼都没有任何表示。

要么是靠山过硬,要么就是故意装傻,把自己当成鸵鸟。无论哪种林四狗的话,已经说出去了,就不得不会会这四海楼的东家。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