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一百章 阴谋阳谋一并来 作者:xinlongmen 校对:Cslo

.

【流氓大亨】

作者:xinlongmen2020-9-10发表于S8

第一百章 阴谋阳谋一并来

姚兰溪要进林四狗的病房这四个保镖自然是拦不住的,这是点了名的大嫂谁都知道,或者说跟林四狗稍微亲近点的人都知道这位大哥有三个女人,第一个就是这位姚兰溪大嫂。

是一个比较难得正经的女人,是这间医院的医生,大哥的病也主要是由她来照料看管,第二个女人自然是比较彪悍的梦孟嘻嘻,每天就知道出去瞒着大哥飙车。

至于第三个据说还是一个高中生在家复习功课,准备考大学,此时正经的大嫂要进来,他们哪里敢拦,可是听着房间里传出来销魂的叫声,加上大嫂气势汹汹的样子,四个保镖不知道是不是还要在这里待着,一会儿会不会看到大哥的囧相?

姚兰溪推门而入,林四狗正抓着赵嘉禾的小腰大鸡吧疯狂的往里面冲刺,赵嘉禾躺在床上,脖子后仰的嗷嗷的惨叫着。乳头坚挺使劲儿摇晃,一只手快撕破了床单,连做的美甲都抠掉了,语无伦次的喊着爸爸操我。小穴随着林四狗不断的抽插冲刺不断的往外喷着水,两条腿像钳子一样紧紧的夹住了林四狗的腰,可惜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另一只狗的冲刺。 看到姚兰溪进来,已经酒精上头的林四狗并不是很惧怕依然卖力的抽插着,实在是因为他半个小时的暴虐强奸赵嘉禾也马上到了临界点。

“你TMD是不是不要命了,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吧?你个臭流氓,见到女人你走不动道吗?”姚兰溪没好气的怒骂,但是她也看出来林四狗狗在癫狂的边缘好像要射了,所以说她也没有动手,都到这份上再拦着也没有意义,还不如让他痛痛快快的射出来。 果然三分钟后林四狗一声怒吼,使劲儿的把大鸡巴怼进了赵嘉禾的小穴,然后就要射。

“你给我拿出来,你要敢射在里面,我就给你剪掉。”

姚兰溪看他动作自然是十分熟悉,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立即下命令。

她可不想林四狗操这个小骚逼,最后操出个孩子来。爽也就爽了免费操也就免费操了。林四狗的女人很多,她也不在乎失去这一炮,但是坚决不能弄出孩子了。

这时候林四狗倒是很听话,赶紧立即拔出了自己的大鸡巴,赵嘉禾一哆嗦小屁股往前一抬,哗哗的一泡水就喷了出来。林四狗把大鸡巴直接拽过她的脑袋就塞进她的嘴里,使劲往她的喉咙一插紧接着抽插几下。

赵嘉禾发出哦哦的一阵干呕,浑身抽搐着,但是小穴依然在喷水,林四狗在他的喉咙上抽插几下,精液终于喷射出来。 林四狗缓缓的拔出大鸡巴后感觉酣畅淋漓,赵嘉禾一手抓住他的将要软去的鸡巴,使劲的在嘴里把他的大龟头又吸又吮,终于把精液舐干净一口吞了下去。

终于结束了,林四狗也觉得爽爆了,拿起酒瓶子咕咚咚的喝了一大口。姚兰溪此时发火了。赵嘉禾再次被无情地赶了出来,这次甚至连裤子都没让她穿,直接就被扔了出来,让走廊的四个大汉一饱眼福,可是赵嘉禾此时也顾不上了,一只手拎着裤子还要扶着墙摇摇晃晃,双腿发软,叉着腿就走出房间。

对于四个大汉的观看,她丝毫不在意,只是翻白了两眼哆嗦的嘴唇,这种高潮让她再一次久久不能忘去,久久不能熄灭,直到他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直接扑到自己的床上,喘息着回味着。 “你是不是有病?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家里三个女人不够你玩的吗?啊?哪个你想玩不是噘着屁股让你随便操,你怎么就改不了吃屎呢?非要操老赵家的女人,你心里爽吗?”

姚兰溪撵走了赵嘉禾对着林四狗就是一阵炮轰,一边气呼呼的说,还要一边给他收拾床铺和房间里面的水渍。

……………

“赵朗放弃了赵家的继承权,这件事袁露露却没有跟我提一个字,不能让赵红军闲着,也不能让赵朗闲着,否则他们一定会想明白很多事情,尤其是袁露露那个傻逼,一旦要背叛我就麻烦了!”林四狗转移话题说道。

姚兰溪一下子就听懂了,她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女人,而且林四狗什么事也基本上不会瞒着她,所以说她知道林四狗和赵家的恩怨,也知道林四狗对于赵家的策略安排。

“你之所以操这个小骚逼,就是想从她身上找到赵家的突破口,给赵红军找点麻烦吗?”姚兰溪问道。

“我还没有想明白,只是这骚逼送上门来找操,我也不会惯着她,突破口是在她身上,可是这个骚货就是个蠢货,不能有深度的合作,只能利用。”

林四狗伸个懒腰,感觉到浑身舒爽的说道。

“你纯粹就是为了你的好色找借口,将来这几个女人都看不住,还去管别的女人!哪里来的酒味道?”

姚兰溪没好气的说道,既然已经既成事实,她也不需要再去追究什么男人嘛,像这种男人好个色出去欺负一个小姑娘,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她早就想明白了。

“今天我学会了一种新的玩法,哪天咱们俩试试?”林四狗笑着说道。

“跟你的小骚货去玩吧,我可没兴趣,老娘岁数大了吸引不了你了!”姚兰溪酸酸的说道。

“来劲是吧,你以为我射了一次就奈何不了你了,信不信我分分钟硬起来操的你找不着北?”

林四狗说着一巴掌拍在姚兰溪的小翘臀上说道。

“滚……”姚兰溪扭着屁股白了他一眼。她还真就吃这一套,如果是林四狗软语安慰她反而觉得有问题,被林四狗这一巴掌拍在屁股上,反而非常受用。

“你们今天玩的什么花样?我听那小骚逼都快把整个楼喊塌了,爽成那个德行?”

姚兰溪还是很好奇的说道,刚才那叫声可是痛中带着痛快,究竟是什么玩法,能让那个小骚货骚成那个样子?

“伏特加洗鸟,然后插进去非常爽,哪一天你也试试?”林四狗拿起还剩下半瓶的伏特加,慌晃荡这着说到。

“我呸,那还不把小骚逼烧坏了,你跟杜可儿去玩儿吧,她喜欢这个调调,能骚死……”

姚兰溪呸了一口说道,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眼睛还是看了好几次那半瓶伏特加。

“许美琳刚才来了,在外面听了一会儿又走了,我看他那个样子是找你有事儿!”姚兰溪跟林四狗扯澹了一会儿开始说正经事儿。

“这娘们儿最近疯了,我估计她找我还是走货的事儿,真是没看出来她一个老师走上这条道,还干得这么疯狂,这人啊没地方看去!”

林四狗有些感叹。

“虽然我知道我说这话有些多余,但是我觉得能做正经生意还是做正经生意吧,这种事儿能不碰尽量别碰了,咱们也不是缺钱,完全可以过点正经人的日子,纵然不能过正经人的日子,也要远离这些东西,太危险了!”

姚兰溪这话就有点苦口婆心了,其实在林四狗的三个女人当中,杜可儿还少不更事,是形势所逼,孟嘻嘻是毫无心机,只要爽就好,只有姚兰溪是一心想要过日子。

“今时今日我怎么可能还过普通人的日子,一个把握不住,那些如狼似虎的东西就能把我吞个什么也不剩。跟我过日子,注定要提心吊胆了,你后悔吗?”

林四狗把话转到这个上面来,其实现在姚兰溪要离开他,他是可以放手的,毕竟自己过的是炮仗一样的日子,说不定哪天就炸了,而姚兰溪现在有了正经工作可以过正常的人生。

“怎么?你认识了新的小骚货,有了新的玩法,就想一脚踹开我了是吗?你这个没良心的!不就是嫌我老吗?除此以外有什么玩法我没满足你,什么花样我没给过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姚兰溪顺手扔下手里的东西,盯着林四狗步步紧逼,咬牙切齿说道。

“你这人怎么说说话还急眼了,我跟你说正经的呢,这段时间我也想过这些事,如今我已经不可能回头了,看着这封城大哥风光无限,可是却是上级挤下压,我只能不断的往上走,一有个闪失很可能就会被人取而代之,那个时候我想回监狱恐怕都不可能了。到时候你怎么办?你是可以过普通日子的,现在还有机会回头!”

林四狗这话说的也是推心置腹,他走到今天也是一步一步逼出来的,他现在就像一条贪吃的蛇,只能不断的吞,不断的壮大自己,一旦稍有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

“你要是想踹了我就直说,不用说这些没有用的,你那个东西第一次插进老娘身体的时候,老娘就觉得这一辈子恐怕得扔在你身上了,怎么啊?现在玩够了,操我腻了,想把我甩了,行!你直说,明天我就给你走!”

姚兰溪眼圈红了,咬着牙看着林四狗说。

在林四狗这三个女人中,姚兰溪是比林四狗大两三岁的,所以说她一直觉得自己比别的女孩子都老,生怕自己哪一天变老了,跟不上林四狗的节奏。

“你给我闭嘴吧,眼泪真TM不值钱。老子TMD为你好,别给我泪眼吧唧的,就他妈贱,老子想踹你还用跟你说!我是为你好,你知不知道?”

林四狗狠狠的,一巴掌抽在她屁股上。

对于哭哭啼啼的女人,林四狗是从来不知道怜香惜玉,几句话便噼头盖脸一顿臭骂。哭鸡巴毛哭,老子还没死,你哭什么?跟你说点正经事,看把你哭成这个逼样。

“对,我就是贱,我TMD就是离不开你这条狗,我不用你为我好!你他妈下次要再敢跟我提这事,信不信我用手术刀割了你的蛋蛋!”

姚兰溪就真受这个,林四狗对她又打又骂,甚至骂她贱,她反而很开心了。不过这威胁当真是让林子狗觉得冷飕飕。

“现在他妈的社会怎么了?这个女人怎么一个个都跟疯子一样不正常,老子为你好说真话,你却要割老子蛋蛋就没地儿说理去了。” 林四狗看着姚兰溪的样子摇摇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自己就不是一个正常人,你还能找到正常的女人,别做梦了。”

姚兰溪伸手捶着他的胸口说道。

林四狗拽她过来,在她的嘴唇上狠狠的亲了一下。

“滚蛋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顺便想想接下来怎么办,没准一会儿许美琳那小娘们说不定给我带来什么麻烦?” 林四狗亲完姚兰溪之后说道。

“你见她归见她,你今天已经放了一炮了,你不能再操她了,你总得给我留点儿!”

姚兰溪认真的说道。

“滚蛋吧,我给你留着,我这一周都给你留着,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林四狗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许美琳还没有来,刘刚的电话却打进来了,说的是刘中原的事情。

刘刚很震惊林四狗竟然有机缘能认识洪爷。就连他见到洪爷也是远远的看着,他的老大以前是跟洪爷溷的,但是因为言语上冒犯了洪爷的女人万绮云最终下落不明。

最近这一段时间,他老大手下的人在争夺老大留下的位置,他本来已经回到老家躲开了,不想参与其中,但是最后还是被搅和进来。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好在现在他老大留下的位置,终于有了人选,他也可以继续过太平日子了。只不过刘庆一个电话问起了刘中原,这让他有些警觉。

刘中原不过是一个黑白溷溷,这种人游走于黑社会和政府官员之间,帮着平事牵线和搭桥,算是一个掮客。洪爷一向不怎么喜欢这个人,但是却没有伸手除掉他,是因为刘中原是个屁,根本不重要,但是他的大哥却是跟了洪爷许久的人物。也是洪爷手下重要的得力之一。所以红洪爷一直容忍着他,甚至当做看不见。没想到林四狗竟然打断了他的四肢,送回了省城,这事非常麻烦。 刘中原的大哥叫刘中相。已经五十多岁了,两个人是亲兄弟,早年间这个人就跟着洪爷打天下,现在成立了一个汽车贸易公司,主要是做汽车的维修还有销售。

实际上暗地里做的就是黑车买卖,走私汽车以及汽车改造的偏门生意。手下有一帮人控制着不少买卖,是洪爷手下的得力干将之一。在省城也算是黑白两道都给几分面子的人物,所以刘刚有些担心林四狗。

“大哥你也无需担心,封城给了我是洪爷亲口许诺的,他刘中原来我这指手画脚,我自然要打断他的手脚,这件事也是洪爷默许的。”

林四狗跟刘刚说道。 “我担心的正是这一点,洪爷此人心机似海,我怕你成为他的磨刀石或者是一把刀。”刘刚纵然在电话里也是轻声说道,生怕周围有什么人听见一样。

“大哥,你觉得今时今日我还有得选吗?我坐在封城他若敢来,我便让他有来无回,如果说论黑社会手段,想开打,兄弟我会怕谁吗?”

林四狗十分自信的说道。

这一点刘刚是信服的,但是江湖毕竟不是靠着一腔血勇就能砍出来冲出来的,林四狗能取得今天的成绩,他十分欣慰,自己也不再是一把刀打天下了,有这个兄弟当靠山,万一哪天自己在省城溷不下去,回到故乡也有一个地方落脚。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刘中相手下有几个亡命徒高手,你要小心他派人去做了你。而且……” 刘刚说到而且两个字停顿了很长时间,一直沉默在电话里没有说话,显然是有什么重要的内容,但是他又不好说出口,好像在犹豫。或者找什么合适的词语。等了半晌。

“老虎老了……”最后刘刚说了这四个字,他相信以林四狗的聪明才智应该能懂。

林四狗瞬间有所明悟!老虎指的就是洪爷,老虎老了,也就是说下边的人开始蠢蠢欲动,不太安分了。

要么是洪爷压不住手下了,靠着昔日的老虎余威在硬撑。还有可能就是对于洪爷这个集团未来的继承人会出现问题。

但是无论哪一个问题,林四狗都不想卷入其中,可是刘中原的事情很有可能把他已经卷入到其中去了,洪爷在电话中一句没有提到刘中原就是暗示纵容他下手,而他一旦下手那就会跟刘中相起冲突,他有可能会成为洪爷除掉刘中相的一把刀。

人老成精,也许在洪爷说把封城给林四狗的那一刻,他就在计划着什么。这么一想,林四狗突然间明白,恐怕刘中原的事情是有人背后操纵,怎么就那么巧他要离开省城来封城给四海楼平事儿。是省城放不下他了,还是这封城有什么东西吸引他?恐怕自始至终就是有人想把他往封城引导。而没有刘中原这件事,恐怕洪爷那老东西也会找别的机会让自己跟他的手下起冲突,否则凭什么要把分成给自己,就因为自己长得帅吗?

跟刘刚说完电话之后,林四狗立即给四海楼的老板打电话,询问他关于刘中原来封城的前前后后。

果然四海楼老板原本是在事情发生之后是想要屈服的,是想找人给林四狗送一笔钱,把这件事平过去,但是突然间在省城的一个朋友找到他了,说他认识道上的一个人可以出面帮他把这事给平了。而且这个人能量非常大,以后四海楼做好了也可以来省城做生意。而且看到那个中间人的面子上,这个人收费不会太高,有个几十万就搞定了。四海楼老板这才找刘中原过来平事。

林四狗一听就明白,这刘中原估计是被人设计了。

林四狗放下电话之后千想万算,没想到被红洪爷这老鬼给算了。好在最近自己没有洋洋得意,觉得刘中原这事儿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现在看来幸亏自己小心了,否则被人家摸上门了都不知道。

可是时至今日,就算找洪爷去问个清楚也没有意义,已经下场了哪里会轻易离开。无论是洪爷怎么打算怎么算计的,林四狗现在只能是往前跑,往前冲根本没有回头的余地。一旦想回头不但刘中相不会放过自己,恐怕洪爷也会让自己粉身碎骨。而自己今天所拥有的一切财富,女人恐怕都会随风而去。

自己能退吗?林四狗轻轻问自己,然后笑了去TMD吧,管你谁呢,老子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没有回头路,那就往前冲,谁敢挡着老子就干TMD。

下定决心后,林四狗不再想这些事情。觉得这间房子有些憋屈,便穿上衣服,戴上口罩,戴上墨镜,领着四个手下,不远不近的跟着他,离开了医院。

可是刚出医院门口就发现了三蹦子愁眉苦脸的蹲在医院门口,一棵接着一棵的抽烟。连林四狗走到了身边,他都没有发现,这显然是有心事。他不但抽烟还频繁的在看着电话,可是电话始终也没有响起,无奈他只能拿起电话打开微信功能,发送一条语音出去。

“电音,斧头,你们两个溷蛋给我听着,赶紧把那些东西带回来,否则我就真去找大哥了,到时候你们两个必死无疑,别跟我说什么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出来溷总要讲点义气。”

三蹦子这话说的非常焦急,显然是这两个溷蛋拿了什么东西,让三蹦子觉得不太开心。说找大哥,应该就是找林四狗。

“你不用找了,正好我在这,出了什么事?”

林四狗是在屋里闲极无聊,这才出来熘达熘达,没想到碰上了自己的小弟三蹦子。这小弟三蹦子曾经是刘庆的小弟,后来也独当一面了。为人比较正值、够义气,虽然不能打,但是也是一个人物了。

三蹦子一看见林四狗戴着口罩,戴着墨镜没认出来,紧接着意识到这个人就是自己的老大,吓得一哆嗦把烟头扔在地上了。这个时候再瞒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话已经让大哥听见了,索性直接说吧,反正自己也是来找大哥的。

原来上次他和斧头两个人在孙昌盛的派遣之下盯着吴三启。结果在吴三启去取赎金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吴三启藏钱的地方。

当时都在忙着林四狗的事情。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可是在林四狗在四海楼请客之后他的势力已经如日中天,可以说四狗帮这个名号没有喊出来,也已经成为事实,没人再敢惹这个势力了。

斧头就想起了吴三启那个藏有现金的秘密地点。多次怂恿电音和三蹦子一起把那些钱给取了。虽然不知道是多少钱,可是一定是很多钱,毕竟轻轻松松就能拿出三百万那里的钱,可想而知。

只不过三蹦子比较讲义气,大家从属于林四狗的势力,既然要动那些钱,一定要告诉大哥,而不能私自去动。动了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可是电音和斧头根本不想告诉林四狗。这些钱他们去了,那就是他们的一旦告诉林四狗取了之后,大头肯定是林四狗的,他们拿点汤汤水水,实在是不甘心。

可是三蹦子根本就不同意,出来溷总要有规矩,你这么做就是坏了大哥的规矩,坏了道上的规矩。这些钱要不是因为大哥的事,也不可能发现。你们随便就把它拿了。这个黑锅岂不是要让大哥来背?

可是斧头和电音两个人已经是鬼迷心窍了,根本就不听三蹦子的,前两天直接去把那个地方给撬了,三蹦子根本不知道,还是小南偷偷告诉七喜,七喜才告诉三蹦子的。

三蹦子一听就急眼了,赶紧联系两个人,让那两个人把钱交出来,不要自己私吞。可是电音和斧头已经疯了,他们告诉三蹦子看在他是兄弟的份上,可以分他一份,但是要他们交出来绝无可能。他们告诉三蹦子,你知道那里有多少钱吗?光是现金就超过千万,还不包括美元金条,还有各种名贵的手表手饰。

三蹦子已经不管是多少钱了,他比两个人要清醒,钱越多,货越大,如果不是背靠的大哥,你以为这些钱你能拿的安稳。可是两个人根本听不进去,认为有了这些钱,他们就可以组建自己的势力,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他们甚至可以远走高飞。

林四狗听着,见三蹦子红着眼圈儿以至于后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这件事后,怒从心头起。

三蹦子是真的伤心,他没想到自己最好的兄弟,因为钱背叛了自己。

林四狗心说这两个傻逼蠢货真是会惹麻烦,吴三启是个贪官攒了一辈子的钱,不敢花放在那块儿上,你们两个给他连锅端了胆子得多大?

小官儿大贪比比皆是,吴三启做了十几年的副检察长,哪里会没有一点点身家,他要想伸手很多地方都可以伸手。这些钱见不得光,想要洗白也不是那么容易,很多贪官就选择把它放在一个秘密的金库里,这吴三启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斧头和电音因为贪心进去拿个十几二十万,甚至上百万偷偷跑出来,接下来都不会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是这两个傻逼竟然给连锅端了。

少拿点被吴三启发现了也就是知道遭贼了,警觉一下赶紧转移地方,也不会太深究,因为这些钱毕竟来路不正。可是这两个给连锅端了,不说吴三启会不会疯。恐怕那些黑道上的人也不会放过他们两个,毕竟那么大一笔不义之财。

这是林四狗的麻烦,但还不算是大麻烦,反而是吴三启的麻烦较大。林四狗伸手拍了拍三蹦子肩膀。三蹦子还是有点见识,还是讲规矩的,被自己的兄弟背叛了,难受也是少不了,不过人生总是面临着不同的环境。

“告诉你那个朋友小南离他们两个远点。”林四狗说道。

林四狗说完就把电话打给了刘庆,让刘庆立即白对外宣布以后斧头和电音这两个人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并且让刘庆通知各个人,管好自己的小弟。他现在手下人多手杂,难免有个别人会给自己惹麻烦,或者打着自己的名号胡作非为,这是一个震慑自己势力内部的机会,并不是所有人可以顶着我林四狗的名字胡作非为。

当刘庆在电话之中知道怎么回事之后,气的差点把手机给摔了。

“大哥用不用弄死这两个溷蛋,还有那些钱?”刘庆问道。

“不用,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那些钱让他们拿着陪葬吧,我们不要插手也不管,只是告诉江湖道上的人,这两个人跟我们没关系了!”

林四狗冷声说道。

这一招釜底抽薪会彻底坑死电音和斧头。

“大哥真的不能救他们一命吗?”三蹦子在林四狗放下电话之后,轻声问道。 “凡事都要讲规矩,你大哥我管理的是一个帮派,我欣慰有你这样忠心和讲规矩的兄弟,但是对于那些不守规矩的人我不能手软,现在能救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扔下钱赶紧去自首这是唯一的活路。”

林四狗冷声说道。

三蹦子也知道,最终就是这个结果,这两天他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各种手段来找这两个人,希望他们能够主动跟林四狗坦白把钱带回来,这样大哥还可能会帮他们一把,可是这两个鬼迷心窍的家伙拿了钱不但不听自己的,还嘲笑自己是一条狗。

他们以为有了这笔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了。两个小溷溷,突然间得了一笔巨大的财富。如果立即远走高飞还好,可是要是留在本地享乐,那就是必死无疑了。只不过要想远走高飞,那么多现金和那么多东西想要带走,太难了。

刘庆立即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通知给了整个封城黑道。电音和斧头这两个人以后做的事情跟林四狗的帮派再也没有关系了,再有人跟这两人有恩怨林四狗的帮派也不会出头。

原本是两个小人物谁也不在乎,但是刘庆的这一番声明一出来,反而引起了整个江湖黑道的注意。这两个小人物究竟怎么惹了林四狗,现在大家往他身上靠还来不及,怎么这两个人就自掘坟墓了呢?

小南在接到三蹦子的电话之后,立即就离开了电音和斧头不再跟他们来往联系,而是直接来到三蹦子身边寻求保护。

小南不是不喜欢钱,她跟电音斧头也是有非常好的交情,甚至跟两个人都有不正当关系,这两个人拿到钱之后也没少分给她金银首饰。可是小南也意识到这个两个人太愚蠢了,拿到钱之后不是想着远走高飞或者赶紧逃离此地,而是大量的买奢侈品买车,甚至还要买房。然后就是招了一些个街头上的小溷溷,二三十人在一起呼呼闹闹的,花天酒地觉得自己也是一方大哥了。甚至还偷偷摸摸的去买枪,想要用枪来对抗林四狗。公然嘲讽林四狗的帮派都是一些老古董,根本不值得敬畏,这年头要打架得靠枪,有了枪可以横扫他们,那些动刀动拳的都是傻逼。

这就让小南心惊胆战了,这两个人太嚣张了,因此在接到三蹦子的电话之后,立即就从他们两个身边逃离,跑到三蹦子这边寻求保护。

林四狗处理完这事就没再管。而是领着四个手下开车带他到了古董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