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一百章 陰謀陽謀一併來 作者:xinlongmen 校對:Cslo

簡體

. book18.org

【流氓大亨】 book18.org

作者:xinlongmenbook18.org

2020-9-10發表於S8 book18.org

第一百章 陰謀陽謀一併來 book18.org

姚蘭溪要進林四狗的病房這四個保鏢自然是攔不住的,這是點了名的大嫂誰都知道,或者說跟林四狗稍微親近點的人都知道這位大哥有三個女人,第一個就是這位姚蘭溪大嫂。 book18.org

是一個比較難得正經的女人,是這間醫院的醫生,大哥的病也主要是由她來照料看管,第二個女人自然是比較彪悍的夢孟嘻嘻,每天就知道出去瞞著大哥飆車。 book18.org

至於第三個據說還是一個高中生在家複習功課,準備考大學,此時正經的大嫂要進來,他們哪裡敢攔,可是聽著房間裡傳出來銷魂的叫聲,加上大嫂氣勢洶洶的樣子,四個保鏢不知道是不是還要在這裡待著,一會兒會不會看到大哥的囧相? book18.org

姚蘭溪推門而入,林四狗正抓著趙嘉禾的小腰大雞吧瘋狂的往裡面衝刺,趙嘉禾躺在床上,脖子後仰的嗷嗷的慘叫著。乳頭堅挺使勁兒搖晃,一隻手快撕破了床單,連做的美甲都摳掉了,語無倫次的喊著爸爸操我。小穴隨著林四狗不斷的抽插衝刺不斷的往外噴著水,兩條腿像鉗子一樣緊緊的夾住了林四狗的腰,可惜無論如何也阻止不了另一隻狗的衝刺。 book18.org

看到姚蘭溪進來,已經酒精上頭的林四狗並不是很懼怕依然賣力的抽插著,實在是因為他半個小時的暴虐強姦趙嘉禾也馬上到了臨界點。 book18.org

「你TMD是不是不要命了,把我的話當耳旁風是吧?你個臭流氓,見到女人你走不動道嗎?」姚蘭溪沒好氣的怒罵,但是她也看出來林四狗狗在癲狂的邊緣好像要射了,所以說她也沒有動手,都到這份上再攔著也沒有意義,還不如讓他痛痛快快的射出來。book18.org

果然三分鐘後林四狗一聲怒吼,使勁兒的把大雞巴懟進了趙嘉禾的小穴,然後就要射。 book18.org

「你給我拿出來,你要敢射在裡面,我就給你剪掉。」 book18.org

姚蘭溪看他動作自然是十分熟悉,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所以立即下命令。 她可不想林四狗操這個小騷逼,最後操出個孩子來。爽也就爽了免費操也就免費操了。林四狗的女人很多,她也不在乎失去這一炮,但是堅決不能弄出孩子了。 book18.org

這時候林四狗倒是很聽話,趕緊立即拔出了自己的大雞巴,趙嘉禾一哆嗦小屁股往前一抬,嘩嘩的一泡水就噴了出來。林四狗把大雞巴直接拽過她的腦袋就塞進她的嘴裡,使勁往她的喉嚨一插緊接著抽插幾下。 book18.org

趙嘉禾發出哦哦的一陣乾嘔,渾身抽搐著,但是小穴依然在噴水,林四狗在他的喉嚨上抽插幾下,精液終於噴射出來。book18.org

林四狗緩緩的拔出大雞巴後感覺酣暢淋漓,趙嘉禾一手抓住他的將要軟去的雞巴,使勁的在嘴裡把他的大龜頭又吸又吮,終於把精液舐乾淨一口吞了下去。 終於結束了,林四狗也覺得爽爆了,拿起酒瓶子咕咚咚的喝了一大口。姚蘭溪此時發火了。趙嘉禾再次被無情地趕了出來,這次甚至連褲子都沒讓她穿,直接就被扔了出來,讓走廊的四個大漢一飽眼福,可是趙嘉禾此時也顧不上了,一隻手拎著褲子還要扶著牆搖搖晃晃,雙腿發軟,叉著腿就走出房間。 book18.org

對於四個大漢的觀看,她絲毫不在意,只是翻白了兩眼哆嗦的嘴唇,這種高潮讓她再一次久久不能忘去,久久不能熄滅,直到他走進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直接撲到自己的床上,喘息著回味著。book18.org

「你是不是有病?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家裡三個女人不夠你玩的嗎?啊?哪個你想玩不是噘著屁股讓你隨便操,你怎麼就改不了吃屎呢?非要操老趙家的女人,你心裡爽嗎?」 book18.org

姚蘭溪攆走了趙嘉禾對著林四狗就是一陣炮轟,一邊氣呼呼的說,還要一邊給他收拾床鋪和房間裡面的水漬。 book18.org

…………… book18.org

「趙朗放棄了趙家的繼承權,這件事袁露露卻沒有跟我提一個字,不能讓趙紅軍閒著,也不能讓趙朗閒著,否則他們一定會想明白很多事情,尤其是袁露露那個傻逼,一旦要背叛我就麻煩了!」林四狗轉移話題說道。 book18.org

姚蘭溪一下子就聽懂了,她是一個極其聰明的女人,而且林四狗什麼事也基本上不會瞞著她,所以說她知道林四狗和趙家的恩怨,也知道林四狗對於趙家的策略安排。 book18.org

「你之所以操這個小騷逼,就是想從她身上找到趙家的突破口,給趙紅軍找點麻煩嗎?」姚蘭溪問道。 book18.org

「我還沒有想明白,只是這騷逼送上門來找操,我也不會慣著她,突破口是在她身上,可是這個騷貨就是個蠢貨,不能有深度的合作,只能利用。」 林四狗伸個懶腰,感覺到渾身舒爽的說道。 book18.org

「你純粹就是為了你的好色找藉口,將來這幾個女人都看不住,還去管別的女人!哪裡來的酒味道?」 book18.org

姚蘭溪沒好氣的說道,既然已經既成事實,她也不需要再去追究什麼男人嘛,像這種男人好個色出去欺負一個小姑娘,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她早就想明白了。 「今天我學會了一種新的玩法,哪天咱們倆試試?」林四狗笑著說道。 「跟你的小騷貨去玩吧,我可沒興趣,老娘歲數大了吸引不了你了!」姚蘭溪酸酸的說道。 book18.org

「來勁是吧,你以為我射了一次就奈何不了你了,信不信我分分鐘硬起來操的你找不著北?」 book18.org

林四狗說著一巴掌拍在姚蘭溪的小翹臀上說道。 book18.org

「滾……」姚蘭溪扭著屁股白了他一眼。她還真就吃這一套,如果是林四狗軟語安慰她反而覺得有問題,被林四狗這一巴掌拍在屁股上,反而非常受用。 「你們今天玩的什麼花樣?我聽那小騷逼都快把整個樓喊塌了,爽成那個德行?」 book18.org

姚蘭溪還是很好奇的說道,剛才那叫聲可是痛中帶著痛快,究竟是什麼玩法,能讓那個小騷貨騷成那個樣子? book18.org

「伏特加洗鳥,然後插進去非常爽,哪一天你也試試?」林四狗拿起還剩下半瓶的伏特加,慌晃蕩這著說到。 book18.org

「我呸,那還不把小騷逼燒壞了,你跟杜可兒去玩兒吧,她喜歡這個調調,能騷死……」 book18.org

姚蘭溪呸了一口說道,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是眼睛還是看了好幾次那半瓶伏特加。 book18.org

「許美琳剛才來了,在外面聽了一會兒又走了,我看他那個樣子是找你有事兒!」姚蘭溪跟林四狗扯澹了一會兒開始說正經事兒。 book18.org

「這娘們兒最近瘋了,我估計她找我還是走貨的事兒,真是沒看出來她一個老師走上這條道,還乾得這麼瘋狂,這人啊沒地方看去!」 book18.org

林四狗有些感嘆。 book18.org

「雖然我知道我說這話有些多餘,但是我覺得能做正經生意還是做正經生意吧,這種事兒能不碰儘量別碰了,咱們也不是缺錢,完全可以過點正經人的日子,縱然不能過正經人的日子,也要遠離這些東西,太危險了!」 book18.org

姚蘭溪這話就有點苦口婆心了,其實在林四狗的三個女人當中,杜可兒還少不更事,是形勢所逼,孟嘻嘻是毫無心機,只要爽就好,只有姚蘭溪是一心想要過日子。 book18.org

「今時今日我怎麼可能還過普通人的日子,一個把握不住,那些如狼似虎的東西就能把我吞個什麼也不剩。跟我過日子,註定要提心弔膽了,你後悔嗎?」 林四狗把話轉到這個上面來,其實現在姚蘭溪要離開他,他是可以放手的,畢竟自己過的是炮仗一樣的日子,說不定哪天就炸了,而姚蘭溪現在有了正經工作可以過正常的人生。 book18.org

「怎麼?你認識了新的小騷貨,有了新的玩法,就想一腳踹開我了是嗎?你這個沒良心的!不就是嫌我老嗎?除此以外有什麼玩法我沒滿足你,什麼花樣我沒給過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book18.org

姚蘭溪順手扔下手裡的東西,盯著林四狗步步緊逼,咬牙切齒說道。 book18.org

「你這人怎麼說說話還急眼了,我跟你說正經的呢,這段時間我也想過這些事,如今我已經不可能回頭了,看著這封城大哥風光無限,可是卻是上級擠下壓,我只能不斷的往上走,一有個閃失很可能就會被人取而代之,那個時候我想回監獄恐怕都不可能了。到時候你怎麼辦?你是可以過普通日子的,現在還有機會回頭!」 book18.org

林四狗這話說的也是推心置腹,他走到今天也是一步一步逼出來的,他現在就像一條貪吃的蛇,只能不斷的吞,不斷的壯大自己,一旦稍有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 book18.org

「你要是想踹了我就直說,不用說這些沒有用的,你那個東西第一次插進老娘身體的時候,老娘就覺得這一輩子恐怕得扔在你身上了,怎麼啊?現在玩夠了,操我膩了,想把我甩了,行!你直說,明天我就給你走!」 book18.org

姚蘭溪眼圈紅了,咬著牙看著林四狗說。 book18.org

在林四狗這三個女人中,姚蘭溪是比林四狗大兩三歲的,所以說她一直覺得自己比別的女孩子都老,生怕自己哪一天變老了,跟不上林四狗的節奏。 book18.org

「你給我閉嘴吧,眼淚真TM不值錢。老子TMD為你好,別給我淚眼吧唧的,就他媽賤,老子想踹你還用跟你說!我是為你好,你知不知道?」 book18.org

林四狗狠狠的,一巴掌抽在她屁股上。 book18.org

對於哭哭啼啼的女人,林四狗是從來不知道憐香惜玉,幾句話便噼頭蓋臉一頓臭罵。哭雞巴毛哭,老子還沒死,你哭什麼?跟你說點正經事,看把你哭成這個逼樣。 book18.org

「對,我就是賤,我TMD就是離不開你這條狗,我不用你為我好!你他媽下次要再敢跟我提這事,信不信我用手術刀割了你的蛋蛋!」 book18.org

姚蘭溪就真受這個,林四狗對她又打又罵,甚至罵她賤,她反而很開心了。不過這威脅當真是讓林子狗覺得冷颼颼。 book18.org

「現在他媽的社會怎麼了?這個女人怎麼一個個都跟瘋子一樣不正常,老子為你好說真話,你卻要割老子蛋蛋就沒地兒說理去了。」book18.org

林四狗看著姚蘭溪的樣子搖搖頭,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book18.org

「你自己就不是一個正常人,你還能找到正常的女人,別做夢了。」 book18.org

姚蘭溪伸手捶著他的胸口說道。 book18.org

林四狗拽她過來,在她的嘴唇上狠狠的親了一下。 book18.org

「滾蛋吧,我累了想休息一會兒,順便想想接下來怎麼辦,沒準一會兒許美琳那小娘們說不定給我帶來什麼麻煩?」book18.org

林四狗親完姚蘭溪之後說道。 book18.org

「你見她歸見她,你今天已經放了一炮了,你不能再操她了,你總得給我留點兒!」 book18.org

姚蘭溪認真的說道。 book18.org

「滾蛋吧,我給你留著,我這一周都給你留著,到時候看我怎麼收拾你!」林四狗沒好氣的說道。 book18.org

不過許美琳還沒有來,劉剛的電話卻打進來了,說的是劉中原的事情。 劉剛很震驚林四狗竟然有機緣能認識洪爺。就連他見到洪爺也是遠遠的看著,他的老大以前是跟洪爺溷的,但是因為言語上冒犯了洪爺的女人萬綺雲最終下落不明。 book18.org

最近這一段時間,他老大手下的人在爭奪老大留下的位置,他本來已經回到老家躲開了,不想參與其中,但是最後還是被攪和進來。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好在現在他老大留下的位置,終於有了人選,他也可以繼續過太平日子了。只不過劉慶一個電話問起了劉中原,這讓他有些警覺。 book18.org

劉中原不過是一個黑白溷溷,這種人遊走於黑社會和政府官員之間,幫著平事牽線和搭橋,算是一個掮客。洪爺一向不怎麼喜歡這個人,但是卻沒有伸手除掉他,是因為劉中原是個屁,根本不重要,但是他的大哥卻是跟了洪爺許久的人物。也是洪爺手下重要的得力之一。所以紅洪爺一直容忍著他,甚至當做看不見。沒想到林四狗竟然打斷了他的四肢,送回了省城,這事非常麻煩。book18.org

劉中原的大哥叫劉中相。已經五十多歲了,兩個人是親兄弟,早年間這個人就跟著洪爺打天下,現在成立了一個汽車貿易公司,主要是做汽車的維修還有銷售。 book18.org

實際上暗地裡做的就是黑車買賣,走私汽車以及汽車改造的偏門生意。手下有一幫人控制著不少買賣,是洪爺手下的得力幹將之一。在省城也算是黑白兩道都給幾分面子的人物,所以劉剛有些擔心林四狗。 book18.org

「大哥你也無需擔心,封城給了我是洪爺親口許諾的,他劉中原來我這指手畫腳,我自然要打斷他的手腳,這件事也是洪爺默許的。」 book18.org

林四狗跟劉剛說道。book18.org

「我擔心的正是這一點,洪爺此人心機似海,我怕你成為他的磨刀石或者是一把刀。」劉剛縱然在電話里也是輕聲說道,生怕周圍有什麼人聽見一樣。 「大哥,你覺得今時今日我還有得選嗎?我坐在封城他若敢來,我便讓他有來無回,如果說論黑社會手段,想開打,兄弟我會怕誰嗎?」 book18.org

林四狗十分自信的說道。 book18.org

這一點劉剛是信服的,但是江湖畢竟不是靠著一腔血勇就能砍出來衝出來的,林四狗能取得今天的成績,他十分欣慰,自己也不再是一把刀打天下了,有這個兄弟當靠山,萬一哪天自己在省城溷不下去,回到故鄉也有一個地方落腳。 「事情沒你想的那麼簡單,劉中相手下有幾個亡命徒高手,你要小心他派人去做了你。而且……」book18.org

劉剛說到而且兩個字停頓了很長時間,一直沉默在電話里沒有說話,顯然是有什麼重要的內容,但是他又不好說出口,好像在猶豫。或者找什麼合適的詞語。等了半晌。 book18.org

「老虎老了……」最後劉剛說了這四個字,他相信以林四狗的聰明才智應該能懂。 book18.org

林四狗瞬間有所明悟!老虎指的就是洪爺,老虎老了,也就是說下邊的人開始蠢蠢欲動,不太安分了。 book18.org

要麼是洪爺壓不住手下了,靠著昔日的老虎餘威在硬撐。還有可能就是對於洪爺這個集團未來的繼承人會出現問題。 book18.org

但是無論哪一個問題,林四狗都不想捲入其中,可是劉中原的事情很有可能把他已經捲入到其中去了,洪爺在電話中一句沒有提到劉中原就是暗示縱容他下手,而他一旦下手那就會跟劉中相起衝突,他有可能會成為洪爺除掉劉中相的一把刀。 book18.org

人老成精,也許在洪爺說把封城給林四狗的那一刻,他就在計劃著什麼。這麼一想,林四狗突然間明白,恐怕劉中原的事情是有人背後操縱,怎麼就那麼巧他要離開省城來封城給四海樓平事兒。是省城放不下他了,還是這封城有什麼東西吸引他?恐怕自始至終就是有人想把他往封城引導。而沒有劉中原這件事,恐怕洪爺那老東西也會找別的機會讓自己跟他的手下起衝突,否則憑什麼要把分成給自己,就因為自己長得帥嗎? book18.org

跟劉剛說完電話之後,林四狗立即給四海樓的老闆打電話,詢問他關於劉中原來封城的前前後後。 book18.org

果然四海樓老闆原本是在事情發生之後是想要屈服的,是想找人給林四狗送一筆錢,把這件事平過去,但是突然間在省城的一個朋友找到他了,說他認識道上的一個人可以出面幫他把這事給平了。而且這個人能量非常大,以後四海樓做好了也可以來省城做生意。而且看到那個中間人的面子上,這個人收費不會太高,有個幾十萬就搞定了。四海樓老闆這才找劉中原過來平事。 book18.org

林四狗一聽就明白,這劉中原估計是被人設計了。 book18.org

林四狗放下電話之後千想萬算,沒想到被紅洪爺這老鬼給算了。好在最近自己沒有洋洋得意,覺得劉中原這事兒絕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現在看來幸虧自己小心了,否則被人家摸上門了都不知道。 book18.org

可是時至今日,就算找洪爺去問個清楚也沒有意義,已經下場了哪裡會輕易離開。無論是洪爺怎麼打算怎麼算計的,林四狗現在只能是往前跑,往前沖根本沒有回頭的餘地。一旦想回頭不但劉中相不會放過自己,恐怕洪爺也會讓自己粉身碎骨。而自己今天所擁有的一切財富,女人恐怕都會隨風而去。 book18.org

自己能退嗎?林四狗輕輕問自己,然後笑了去TMD吧,管你誰呢,老子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沒有回頭路,那就往前沖,誰敢擋著老子就干TMD。 下定決心後,林四狗不再想這些事情。覺得這間房子有些憋屈,便穿上衣服,戴上口罩,戴上墨鏡,領著四個手下,不遠不近的跟著他,離開了醫院。 可是剛出醫院門口就發現了三蹦子愁眉苦臉的蹲在醫院門口,一棵接著一棵的抽煙。連林四狗走到了身邊,他都沒有發現,這顯然是有心事。他不但抽煙還頻繁的在看著電話,可是電話始終也沒有響起,無奈他只能拿起電話打開微信功能,發送一條語音出去。 book18.org

「電音,斧頭,你們兩個溷蛋給我聽著,趕緊把那些東西帶回來,否則我就真去找大哥了,到時候你們兩個必死無疑,別跟我說什麼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出來溷總要講點義氣。」 book18.org

三蹦子這話說的非常焦急,顯然是這兩個溷蛋拿了什麼東西,讓三蹦子覺得不太開心。說找大哥,應該就是找林四狗。 book18.org

「你不用找了,正好我在這,出了什麼事?」 book18.org

林四狗是在屋裡閒極無聊,這才出來熘達熘達,沒想到碰上了自己的小弟三蹦子。這小弟三蹦子曾經是劉慶的小弟,後來也獨當一面了。為人比較正值、夠義氣,雖然不能打,但是也是一個人物了。 book18.org

三蹦子一看見林四狗戴著口罩,戴著墨鏡沒認出來,緊接著意識到這個人就是自己的老大,嚇得一哆嗦把煙頭扔在地上了。這個時候再瞞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話已經讓大哥聽見了,索性直接說吧,反正自己也是來找大哥的。 book18.org

原來上次他和斧頭兩個人在孫昌盛的派遣之下盯著吳三啟。結果在吳三啟去取贖金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吳三啟藏錢的地方。 book18.org

當時都在忙著林四狗的事情。就把這件事給忘了,可是在林四狗在四海樓請客之後他的勢力已經如日中天,可以說四狗幫這個名號沒有喊出來,也已經成為事實,沒人再敢惹這個勢力了。 book18.org

斧頭就想起了吳三啟那個藏有現金的秘密地點。多次慫恿電音和三蹦子一起把那些錢給取了。雖然不知道是多少錢,可是一定是很多錢,畢竟輕輕鬆鬆就能拿出三百萬那裡的錢,可想而知。 book18.org

只不過三蹦子比較講義氣,大家從屬於林四狗的勢力,既然要動那些錢,一定要告訴大哥,而不能私自去動。動了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可是電音和斧頭根本不想告訴林四狗。這些錢他們去了,那就是他們的一旦告訴林四狗取了之後,大頭肯定是林四狗的,他們拿點湯湯水水,實在是不甘心。 book18.org

可是三蹦子根本就不同意,出來溷總要有規矩,你這麼做就是壞了大哥的規矩,壞了道上的規矩。這些錢要不是因為大哥的事,也不可能發現。你們隨便就把它拿了。這個黑鍋豈不是要讓大哥來背? book18.org

可是斧頭和電音兩個人已經是鬼迷心竅了,根本就不聽三蹦子的,前兩天直接去把那個地方給撬了,三蹦子根本不知道,還是小南偷偷告訴七喜,七喜才告訴三蹦子的。 book18.org

三蹦子一聽就急眼了,趕緊聯繫兩個人,讓那兩個人把錢交出來,不要自己私吞。可是電音和斧頭已經瘋了,他們告訴三蹦子看在他是兄弟的份上,可以分他一份,但是要他們交出來絕無可能。他們告訴三蹦子,你知道那裡有多少錢嗎?光是現金就超過千萬,還不包括美元金條,還有各種名貴的手錶手飾。 book18.org

三蹦子已經不管是多少錢了,他比兩個人要清醒,錢越多,貨越大,如果不是背靠的大哥,你以為這些錢你能拿的安穩。可是兩個人根本聽不進去,認為有了這些錢,他們就可以組建自己的勢力,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他們甚至可以遠走高飛。 book18.org

林四狗聽著,見三蹦子紅著眼圈兒以至於後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訴說這件事後,怒從心頭起。 book18.org

三蹦子是真的傷心,他沒想到自己最好的兄弟,因為錢背叛了自己。 book18.org

林四狗心說這兩個傻逼蠢貨真是會惹麻煩,吳三啟是個貪官攢了一輩子的錢,不敢花放在那塊兒上,你們兩個給他連鍋端了膽子得多大? book18.org

小官兒大貪比比皆是,吳三啟做了十幾年的副檢察長,哪裡會沒有一點點身家,他要想伸手很多地方都可以伸手。這些錢見不得光,想要洗白也不是那麼容易,很多貪官就選擇把它放在一個秘密的金庫里,這吳三啟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說斧頭和電音因為貪心進去拿個十幾二十萬,甚至上百萬偷偷跑出來,接下來都不會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可是這兩個傻逼竟然給連鍋端了。 少拿點被吳三啟發現了也就是知道遭賊了,警覺一下趕緊轉移地方,也不會太深究,因為這些錢畢竟來路不正。可是這兩個給連鍋端了,不說吳三啟會不會瘋。恐怕那些黑道上的人也不會放過他們兩個,畢竟那麼大一筆不義之財。 這是林四狗的麻煩,但還不算是大麻煩,反而是吳三啟的麻煩較大。林四狗伸手拍了拍三蹦子肩膀。三蹦子還是有點見識,還是講規矩的,被自己的兄弟背叛了,難受也是少不了,不過人生總是面臨著不同的環境。 book18.org

「告訴你那個朋友小南離他們兩個遠點。」林四狗說道。 book18.org

林四狗說完就把電話打給了劉慶,讓劉慶立即白對外宣布以後斧頭和電音這兩個人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了。並且讓劉慶通知各個人,管好自己的小弟。他現在手下人多手雜,難免有個別人會給自己惹麻煩,或者打著自己的名號胡作非為,這是一個震懾自己勢力內部的機會,並不是所有人可以頂著我林四狗的名字胡作非為。 book18.org

當劉慶在電話之中知道怎麼回事之後,氣的差點把手機給摔了。 book18.org

「大哥用不用弄死這兩個溷蛋,還有那些錢?」劉慶問道。 book18.org

「不用,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那些錢讓他們拿著陪葬吧,我們不要插手也不管,只是告訴江湖道上的人,這兩個人跟我們沒關係了!」 book18.org

林四狗冷聲說道。 book18.org

這一招釜底抽薪會徹底坑死電音和斧頭。 book18.org

「大哥真的不能救他們一命嗎?」三蹦子在林四狗放下電話之後,輕聲問道。 「凡事都要講規矩,你大哥我管理的是一個幫派,我欣慰有你這樣忠心和講規矩的兄弟,但是對於那些不守規矩的人我不能手軟,現在能救他們的,只有他們自己,扔下錢趕緊去自首這是唯一的活路。」 book18.org

林四狗冷聲說道。 book18.org

三蹦子也知道,最終就是這個結果,這兩天他已經通過各種方式各種手段來找這兩個人,希望他們能夠主動跟林四狗坦白把錢帶回來,這樣大哥還可能會幫他們一把,可是這兩個鬼迷心竅的傢伙拿了錢不但不聽自己的,還嘲笑自己是一條狗。 book18.org

他們以為有了這筆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了。兩個小溷溷,突然間得了一筆巨大的財富。如果立即遠走高飛還好,可是要是留在本地享樂,那就是必死無疑了。只不過要想遠走高飛,那麼多現金和那麼多東西想要帶走,太難了。 book18.org

劉慶立即第一時間把這個消息通知給了整個封城黑道。電音和斧頭這兩個人以後做的事情跟林四狗的幫派再也沒有關係了,再有人跟這兩人有恩怨林四狗的幫派也不會出頭。 book18.org

原本是兩個小人物誰也不在乎,但是劉慶的這一番聲明一出來,反而引起了整個江湖黑道的注意。這兩個小人物究竟怎麼惹了林四狗,現在大家往他身上靠還來不及,怎麼這兩個人就自掘墳墓了呢? book18.org

小南在接到三蹦子的電話之後,立即就離開了電音和斧頭不再跟他們來往聯繫,而是直接來到三蹦子身邊尋求保護。 book18.org

小南不是不喜歡錢,她跟電音斧頭也是有非常好的交情,甚至跟兩個人都有不正當關係,這兩個人拿到錢之後也沒少分給她金銀首飾。可是小南也意識到這個兩個人太愚蠢了,拿到錢之後不是想著遠走高飛或者趕緊逃離此地,而是大量的買奢侈品買車,甚至還要買房。然後就是招了一些個街頭上的小溷溷,二三十人在一起呼呼鬧鬧的,花天酒地覺得自己也是一方大哥了。甚至還偷偷摸摸的去買槍,想要用槍來對抗林四狗。公然嘲諷林四狗的幫派都是一些老古董,根本不值得敬畏,這年頭要打架得靠槍,有了槍可以橫掃他們,那些動刀動拳的都是傻逼。 book18.org

這就讓小南心驚膽戰了,這兩個人太囂張了,因此在接到三蹦子的電話之後,立即就從他們兩個身邊逃離,跑到三蹦子這邊尋求保護。 book18.org

林四狗處理完這事就沒再管。而是領著四個手下開車帶他到了古董店。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