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九十九章 伏特加燒小騷穴 作者:xinlongmen 校對:Cslo

簡體

. book18.org

【流氓大亨】 book18.org

作者:xinlongmen 2020-9-8發表於S8 book18.org

第九十九章 伏特加燒小騷穴 book18.org

趙朗退出趙家的財產繼承這讓趙紅軍得以大展拳腳,也讓趙嘉禾放心了,她 現在十分放心因為協議已經簽完了,趙朗後悔也沒有用。那麼也就是說現在自己 從法律上來說,是趙家財產的唯一繼承人,趙家數以幾億計的財產,將來都是自 己的,還有比這更開心的事情麼。 book18.org

所以沒有了後顧之憂之後,在這一刻,她愛玩的心思又爆發出來,今天打發 走了保姆提前給她放了假,自己準備了酒要跟林四狗痛飲一番,醉酒亂性之後當 然自然少不了大戰一場。 book18.org

林四狗這種男人,一統黑道勢力成為封城的大哥,可以說是站在了男人的巔 峰。玩陸海朝一點意思也沒有,玩林四狗這才能讓自己有成就感。而且那種被強 奸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被這種男人粗暴的強姦,讓她持續回味了好幾天。陸海 朝跟林四狗一比就是娘炮一個,一點興趣也沒有,只能臨時抓來解決饑渴問題, 過癮就不用指望了。 book18.org

林四狗的狂風暴雨讓她欲罷不能,所以趙嘉禾今天來拎著酒,很好的酒,就 是找林四狗來約炮來了,就是來找操來了,她的小穴已經痒痒好幾天了,她身上 的傷已經好了,這讓他覺得很不過癮,要繼續來一波。 book18.org

她眼神中的慾望簡直是赤裸裸的,四個小弟都已經看出來他這種狀態。羨慕 大哥的艷遇自然是不要不要的。看她沒有什麼威脅便不能擋著大哥的好事,所以 自然就放她進去了。 book18.org

「你來什麼事兒?看門的呢,怎麼放你進來的?」林四狗停止練拳,看著趙 嘉禾問道。 book18.org

這個瀉火的小騷逼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這就是一個蠢貨,不知天高地厚, 一心只想著自己。這種人十分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能惹出禍來連累自己,所 以林四狗不願意搭理她。 book18.org

瀉火的小騷逼,瀉完火了自然也就沒什麼用了,林四狗現在的火氣不是很大, 所以說對她也沒有太大的興趣。如果自己想女人就近的姚蘭溪花樣百出,還有粉 嫩一碰就出水的杜可兒,瘋狂的孟嘻嘻,甚至可以來一次四人行。根本無需這個 心懷鬼胎的小騷逼。 book18.org

林四狗不耐煩和蔑視的眼神,讓趙嘉禾更是興奮,對,就是這種眼神,不理 一切,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眼神,這種男人才有讓自己征服的慾望。那些像哈 巴狗一樣圍著自己跪舔的男人,有什麼意思?不過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 book18.org

「不要怪他們,像我這麼漂亮的女人想要見你,他們怎麼會阻攔呢?誰敢壞 了大哥的好事?」 book18.org

趙嘉禾扭著自己的小翹臀,嫵媚的說著。一邊說還一邊輕輕的撫摸著自己的 胸,讓自己的病號服緊緊的貼在自己兩個挺拔的胸上,兩點乳頭十分清晰的對著 林四狗顯示裡面她沒有穿胸罩。 林四狗覺得要是自己也是一個看門的小弟,估計也不會阻擋一個風騷的女人 去找大哥,那不是壞了大哥的好事嗎?看來以後要特別交代一下,不能讓這個小 騷逼過來,或者自己應該出院了。 book18.org

「你要是喜歡玩,那四個都是你的,拿去隨便玩兒!」林四狗毫不客氣的說 道。 book18.org

「他們可不是你,我只喜歡你,喜歡你那個大傢伙!」趙嘉禾嫵媚的給林四 狗拋了個媚眼。 林四狗心說,你們趙家人一個個是不是都TMD有精神病?你媽喜歡亂玩男 人,你爹喜歡別的男人給他戴綠帽子,你後媽讓我操的嗷嗷直叫,現在你又送上 門了,我是除了你親媽外,你們趙家的女人我都操遍了。今天你TMD竟然在主 動找操,你們趙家人真是牛逼。 book18.org

林四給自我心裡說著,咀巴也沒有多說什麼。 book18.org

「今天沒興趣,我也得注意身體,沒空跟你玩兒,趕緊滾!」林四狗毫不客 氣的說道。 book18.org

自己上次偷偷操了趙嘉禾,弄得滿床都是水,姚蘭溪就跟自己沒好氣了好幾 天,甚至借著打針的機會,把自己的屁股扎的快成篩子了。自己現在可不敢撩撥 那個娘們了,落到人手裡得服軟。雖然每天自己各種補氣補血的藥吃著傷口已經 完全好了,可以打架練拳了,但是依然惹不起姚蘭溪這個拿針頭的。那東西扎在 屁股上絕對不好受,尤其她故意扎自己的時候。 為了自己的屁股不再受傷,林四狗真的不願意再招惹這個小妖精。 book18.org

「我來是有消息告訴你,是跟你慶祝趙朗玩完了,你知道嗎?趙朗完了。」 趙嘉禾絲毫不理林四狗厭煩而趕他走的態度,湊了上來,把酒放下興奮的說道。 book18.org

「怎麼?死了?他是在監獄裡上吊自殺了,還是後門被人通火車了?不對, 這都不叫玩完了,還是有什麼消息我不知道的?」 book18.org

林四狗有袁露露這個內奸自然是趙家的消息什麼都知道,不可能趙朗有什麼 事他不知道,所以態度隨意的問道。他認為是趙嘉禾沒話找話的一個藉口而已。 book18.org

「就在前些日子,你召開武林大會的前兩天,趙朗跟我爹簽了協議,放棄我 母親以及趙家所有的繼承權,雖然我爹給了他五千萬,但是他已經沒有了趙家的 繼承權,也就是說趙家以後都是我一個人的了,他完了。」 book18.org

趙嘉禾興奮地說著,拿自己的胸去蹭林四狗的胳膊,抬頭看著林死狗的臉色, 想從他的臉上尋找到興奮點。 book18.org

林四狗愣了一下,心裡咯噔一下。先不說趙朗是不是真的完了,趙嘉禾所謂 他召開武林大會那天指的應該就是四海樓他請客的那一天,這事已經過去快有一 周了。再加上趙嘉禾說還要往前兩天,那麼也就是九到十天的時間,而這麼長時 間袁露露不可能沒有收到消息,可是自己卻沒有收到消息。 book18.org

林四狗十分機警,他覺得可能是袁露露出了問題。以前那個騷娘們是三天兩 頭的騷擾自己,不是電話就是微信,各種聯繫甚至趙家的風吹草動,芝麻綠豆的 事他都要跟自己說,尤其是趙紅軍說過什麼,甚至操她用什麼姿勢都會跟自己說, 可是九天多了,這麼重要的消息,她一點沒跟自己說。 book18.org

這個時候如果他還沒意識到袁露露出事了,那他就是傻子。不一定是袁露露 的本人出了什麼事兒,還有可能是這個臭娘們改變了主意或者說不需要自己了。 book18.org

對,這騷娘們兒是覺得不需要自己了,趙朗走了,她面對的只有趙嘉禾一個 人,而趙嘉禾這個入的愚蠢程度,恐怕很多事都想不明白。 book18.org

那麼袁露露的心態很可能是發生了變化,她接下來的目標肯定是要給趙紅軍 生個兒子,如果這個兒子生出來,可能就意味著她要讓這個兒子繼承趙家的財產, 她也就可以順勢成為趙家的太上皇。成為趙紅軍合法的妻子,玩一手小三上位。 book18.org

林四狗抓到了問題的關鍵,也有了明確的猜測。低頭看著趙嘉禾,一伸手粗 暴地捏著她的小下巴。 趙嘉禾的心怦怦地狂跳,開始了,這就是要開始了嗎?我已經期待很久了, 快來凌虐我吧,讓我再次迎接狂風暴雨,我期待已久了,趙嘉禾心裡想著,下意 識地夾緊了雙腿,因為小穴好像有點痒痒。 book18.org

「趙朗都已經玩完了,也不用我再去找人殺他,你還上我這來勾引我幹什麼? 你是純粹來找操的吧,你個小騷逼,是不是他媽欠操,老子現在心情又不好了。」 林四狗說道,其實他的心情沒有那麼不好,只不過袁露露真要是改變了心思 一定會出問題。 book18.org

今時今日他已經是封城的社會大哥,有錢有人有勢力對上趙紅軍也不會毫無 還手之力,但是他不想輕易的惹上這麼一個龐然大物,袁露露這傻逼,萬一哪句 話或者哪件事不小心得意忘形漏了天機,那麼趙紅軍的眼睛便會盯住自己。 沒了趙朗沒了李紅霞這兩個讓趙紅軍心煩意亂的麻煩人,趙紅軍可以說是解 決了精神上和現實生活中的枷鎖,他真要全心全意地動起手了對自己,那才是真 麻煩。 book18.org

趙朗這一退,退的真是適合恰到好處,沒想到這個溷蛋還有這種決絕的心思, 他這一退,形勢立即發生了變化,袁露露很可能背叛了,所以趙朗這一退,等於 險些把自己推向趙紅軍的對面。所以要給趙紅軍找點麻煩,要給袁露露製造點威 脅。不過這個念頭在他心中也就是一閃而過。 book18.org

「因為我喜歡你啊,你要心情不好可以拿我發泄呀,我可以當你的洩慾工具 哦!操我,想你操哦!」趙嘉禾扭著小腰,興奮的小屁股都快顫抖了。 book18.org

記得上一次也是這個傢伙心情不好,把自己操的魂魄都找不著了,那滋味真 是爽啊,讓自己一連爽了半個月,稍微碰一下都感覺能讓自己高潮,難道今天又 要來了嗎? book18.org

林四狗伸手隔著衣服,輕輕的捏住了她的小乳頭。稍微一用力。趙嘉禾嗯一 聲倒吸一口涼氣,感覺渾身象通了電一樣,小屁股瞬間夾緊,感覺自己要流水了, 來了來了就是這種感覺。 book18.org

「你TMD還真是個小賤逼呀,上門找我來操,那我TMD就不客氣了,跪 下主動點兒!」林四狗大聲的說道,用手拍了拍她的臉。 book18.org

趙嘉禾十分興奮,拿起枕頭扔在地上噗通就跪在了林四狗道跟前,然後伸手 脫掉林四狗的褲子,終於看到了那個讓他魂牽夢繞無數次,在夢中回味高潮的大 雞巴,雖然還是軟的,但是依然是又黑又長。 book18.org

伸手抓住大雞巴,一張嘴就把龜頭塞進了自己的嘴裡,努力的吞吐起來,抬 頭小眼神兒魅惑而銷魂。 book18.org

林四狗不想操趙嘉禾,但是他有些事想不清楚,趁著趙嘉禾給他吞吐大雞巴 的時候,他把趙嘉禾拎的袋子打開了。 book18.org

裡面是一瓶酒,一瓶白酒,以他對酒的認識根本看不出牌子,但是他依然把 酒瓶子擰開了。對著自己的嘴,咕咚就喝了一口,一股濃烈的酒香充斥在口腔里, 炸裂的酒氣直衝腦門,好烈的酒,咕咚一口咽下去,感覺一條火線直接鑽進了胃 里,瞬間渾身都被燃燒起來。烈酒入喉,大雞巴被趙嘉禾賣力地吞吐著瞬間勃起。 book18.org

「這酒真TM的夠勁兒,你這小騷逼也TMD夠騷,繼續,沒叫你停!」林 四狗說著咕咚又喝了一口。 book18.org

「我是想告訴你,這酒是頂級的伏特加,烈酒別喝多了。」趙嘉禾說著舔了 舔嘴唇,一張嘴又把雞蛋一樣的大龜頭吞了進去。 book18.org

林四狗享受著趙嘉禾的吞吐,還不過癮,扶著趙嘉禾的腦袋,大雞巴使勁往 里懟了兩下,插的趙嘉禾感覺自己整個口腔都膨脹爆炸了,頂著自己的喉嚨,實 在難受,這個姿勢是無法深喉的。 book18.org

趙嘉禾被頂的難受,吐出林四狗堅硬如鐵的大雞巴。林四狗冷酷的看著他, 一伸手捏住她的兩腮,趙嘉禾就被迫張開了嘴巴。林四狗把酒瓶子直接塞進了趙 嘉禾的嘴裡。 book18.org

無法閉嘴的趙嘉禾,只能動著喉嚨,咕咚咕咚咕咚三大口,伏特加全都灌進 了肚子裡。林四狗拿出酒瓶子,趙嘉禾槍的一口酒噴了出來,噴的一大雞巴都是。 book18.org

「不能這樣灌,我這酒勁兒太大,我會醉的!」趙嘉禾噴出一口酒,嗆的鼻 涕眼淚都出來了,喘息的說道。 book18.org

林四狗哪裡搭理他,一伸手抓著她的頭髮把她薅了起來,趙嘉禾趕緊順從的 起來,否則頭髮被扯會很痛。這種狂暴的感覺再次降臨他的全身,而伏特加噴在 雞巴上讓林四狗覺得十分火熱膨脹。 book18.org

「別,別鬧,別這樣扯我頭髮,我剛做的,很疼啊,你放開!」趙嘉禾伸手 抓著林四狗的手說道,林四狗把酒瓶子放在桌子上,一伸手扯開她的病號服褲子。 這小騷逼裡面竟然是真空,抬腳把她的褲子蹬掉,伸手抬起她一條腿,正好 看見她已經剃光陰毛的小穴,林四狗毫不客氣端著大雞巴對準小穴,勐然的就插 了進去,一插到底,直接把趙嘉禾摁在床上。 book18.org

「噢……」趙嘉禾一聲慘叫,給大雞巴直接撐開了小穴直插到底,二十多厘 米的大雞巴,毫不客氣去插進去十之八九,趙嘉禾感覺自己的小穴被撕裂了,太 疼了,這次比上次疼得還要害厲。 book18.org

瞬間趙嘉禾就明白了,自己剛才一口伏特加噴在了林四狗的雞巴上。現在那 個雞巴正在操自己的小騷逼。 book18.org

六十度的伏特加跟酒精是沒有區別的,林四狗被他一口噴在雞巴上,只是覺 得火燒的熱,所以一下子插入她的小穴之中,這下可就是真的燃燒了。 book18.org

林四狗是覺得自己的大雞巴在被燃燒,但是有趙嘉禾的小逼包裹,這也是覺 得非常舒服。可是趙嘉禾可就慘了,澆上伏特加的大雞巴插進小嫩逼里,那滋味 簡直是撕裂般疼痛,肉壁火熱一般的滾燙,加上林四狗沒輕沒重瘋狂的抽插,趙 嘉禾只有嗷嗷的浪叫。 book18.org

「我操,疼……疼操死我了,別……輕點……輕點,疼,我的小騷逼太疼了, 拔出去洗洗··……大雞巴上面有酒……有酒··啊···,你輕點,哎呀……啊…… 啊……啊……」高亢的叫聲不受控制,一波又一波扯著喉嚨高喊 book18.org

這聲音直接穿透了房門,讓外面的四個小弟聽了直哆嗦,相互看了一眼心說 我操,太TMD騷了,只聽了兩聲叫聲,四個小弟便統一轉身面向牆站著,因為 自己的雞巴也硬了。 book18.org

沒辦法,四個人只能往外移往走廊的外側移動,這樣可以讓外邊的人不要進 來,也聽不到這種奇怪的聲音,但是趙嘉禾的聲音太他媽有穿透性了,即使站在 走廊的一邊,也能聽見他斷斷續續嗷嗷的浪叫聲! book18.org

四個小弟既欣賞趙嘉禾的風騷放蕩也佩服大哥的戰鬥力,能把一個女人操成 這樣,光是靠一個女人自己喊是喊不破的。 book18.org

趙嘉禾覺得自己瘋了,自己的小騷逼被火一樣燃燃,受到被大雞巴瘋狂的抽 插,她抓著床單死死的亂叫著。 book18.org

「死了,死了,操死了啊,快停下……快停下……不行,真的操死了,那雞 巴上有火,不對,你的雞巴上有伏特加……你不能這麼干,哎呀,疼……疼…… 啊……」 book18.org

趙嘉禾感覺自己真的被強姦了,狂抽勐插來得如此勐烈,自己的小騷逼簡直 被火般燃燒起來了。她雖然感覺到疼痛火熱,但是一陣陣超爽的感覺,激烈地沖 擊著她的神經,讓她渾身顫抖,小騷逼不停地分泌著淫液,趙嘉禾感覺到自己第 一波高潮不到一分鐘就來了。 book18.org

「你TMD小點聲,發騷也不至於喊這麼大聲!」 book18.org

四狗暴躁了一分多鐘,感覺到趙嘉禾的小騷逼軟了和潤滑了,這才一耳光抽 在她的臉上,你他媽這叫,是想把姚蘭溪喊了嗎? book18.org

「太刺激了,太激烈了,插的小騷逼太爽了,使我忍不住,臭流氓,我被你 操成這樣你還打我!」 book18.org

趙嘉禾抬起頭興奮的說著,一邊說一邊舔著嘴唇,眼睛裡全是慾火之色。 book18.org

林四狗拿起伏特加的瓶子,咕咚咕咚飲了兩口,然後遞給了趙嘉禾,趙嘉禾 一張嘴,林四狗又給她灌下去兩口。 book18.org

然後趙嘉禾覺得自己被伏特加衝擊的頭昏腦脹,可是他看見了另一個讓她驚 恐的事情。那個溷蛋臭流氓,竟然把大雞巴緩緩的拔出來,然後用伏特加淋了一 下,弄的滿地把都是伏特加。 book18.org

「我操,不行不行,你這樣做我的小騷逼會被燒壞的,你不能這麼干,你不 能啊,我的天吶,你個臭……我……啊……」 book18.org

林四狗被伏特加沖洗的大雞巴,毫不猶豫地再次插入了趙嘉禾的小騷逼,瘋 狂的抽插起來,趙嘉禾高聲聲慘叫發出啊啊的聲音! book18.org

這次比上次還刺激,一時間花容失色,急速扭動了自己的小屁股,雙腿出力 蹬著想要停止,想要離開這種狂暴的抽插…… book18.org

可是林四狗哪裡肯放過她,既然她願意當成瀉火的工具,那自己就滿足她, 還不是怎麼瘋狂就怎麼玩,怎麼喜歡就怎麼操,把她折騰的死去活來,省得下次 她再不要臉的找上門來。 這種玩法他也是隨意而為,以前從來沒玩過,狂暴中帶有快感,也讓他酣暢 淋漓,他抓著趙嘉禾的胯骨強行的分開她的雙腿,用力的不停的啪啪地抽插著。 book18.org

「疼,疼死了死了,別用力了,放開我,你個臭流氓啊,啊……我受不了, 放開我……啊!」 book18.org

趙嘉禾扭動著想要逃離,小穴里傳來火熱的滾燙的感覺,彷佛有無數傷口 在撕裂。 book18.org

實在是烈酒伏特加讓她的騷逼里的小嫩肉感受了滾燙,這感覺像有無數的傷 口在撕裂,其實問題並不大,再加上林四口的大雞巴進進出出強力抽插,每次直 到底部的瘋狂衝刺,更加刺激了她的小穴。起初三五分鐘還瘋狂的想要逃離扭動, 如一條剛上岸的魚一樣瘋狂的扭動著,但是接下來下來的五分鐘那種滾燙的感覺 消失之後反而是濃重的快感,還有濃濃的液體不斷的往外噴射,那種摩擦衝刺給 他帶來的快感。每一次林四狗的大雞巴拔出去的時候,她都感覺自己所有的慾望 和靈魂順著自己的小騷逼噴射而出,而大雞巴再次頂回來的時候,他都感覺自己 象飛上了天空翱翔不斷。 book18.org

「哦……哦……死了死了,好粗……好火熱的大雞巴操死我了,好重啊,好 重,使勁……快使勁操我的小騷逼了啊……」 book18.org

在烈酒伏特加的刺激之下,她的小騷逼里的嫩肉也不斷的收縮包裹著林四狗 的大雞巴,這讓她帶來了雙倍甚至多倍的快感,林四狗的大雞把被伏特加清洗了 一遍,雖然沒有趙嘉禾那樣滾燙的厲害,但是依然感覺到了火熱和膨脹。再加上 伏特加喝完之後,導致他們兩個人腦袋膨脹渾身興奮,烈酒就是烈酒,不是戰鬥 民族,喝起來並不是那麼挺得住。 趙嘉禾的聲音太具有穿透力了,那種死亡式的浪叫穿透了整個走廊,讓四個 小弟屬實有點兒受不了。 book18.org

可是緊接著更加尷尬的情況出現了。 book18.org

最近許美琳過完年也要開學了,但是她已經懶得去上班,她想繼續做古董的 買賣,想要在這一條道上走到黑,可是手裡沒有多餘的貨,只能繼續去找林四狗 商議。 book18.org

而且最重要的是韓光遠知道她通過以前的渠道走了別的貨,但是這個貨根本 不是他的,那麼徐美林這貨是從哪兒來的?而且走完貨之後並沒有分錢給韓光遠, 這讓韓光遠在國外異常的鬱悶,他覺得徐美林是背叛自己了。 book18.org

俗話說婊子無情,戲子無義,韓光遠終於想起這句話了,但是他深信徐美林 應該不是這種人,雖然有一些虛榮,但一定是重情重義的,可是他為什麼這樣做, 還有那些貨是哪裡來的? book18.org

韓光遠以為他逃離到國外,心裡惦記的都是許美琳,那麼徐美琳在國內也一 定心裡惦記他,這是他們的愛情,應該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book18.org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他並不真正了解許美琳,他這一走和他之後所發生的事情 給許美琳帶來的生活是毀滅性的打擊,因為這件事讓許美琳險些緩不過來,只不 過此時她已經是浴火重生了。或者說韓光遠走到國外之後,在需要錢的時候把這 銷售文物的渠道給許美琳的時候,其實就已經把許美琳拉下水了。或者說成為壓 垮徐美林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不是愛,這是坑,但是許美琳鑽進這個坑就再也不 受他控制了。 book18.org

韓光遠以為自己憑著愛,憑著感情能夠驅使許美琳為自己做事,只是他想多 了。許美林既然已經開始在這一條道上走,並且從這交易中得到了甜頭,那麼她 就不會輕易的放棄! book18.org

所以趁著過年的時間,他搬出了韓光遠兩個人共有的新房,把這套房子完全 的還給了韓光遠的父母,自己則利用從文物交易之中獲得的錢財,還有以前自己 的積蓄換了一套新房。而且她也打算辭去學校的工作,自己開了一個工藝品製作 培訓中心,專門教小孩子製作工藝品或者陶藝之類的東西。當然這一切都是掩蓋 走私文物的方式方法。 book18.org

而且在過年之後,林死狗住院期間她停止了生意,可是韓光遠再次聯繫了她。 韓光遠假裝不知道他再次走貨的消息,這一次他是給許美林提供了新的貨源,讓 他去聯繫另外一個盜墓團伙,他們手裡有一些個珍貴的文物。 book18.org

韓光遠的這個決定是一咬牙一跺腳做出的,因為這個團伙絕對不是一般的團 伙,這個團伙以心狠手辣而出名。首領生性多疑善變,都是一些個亡命徒。許美 琳這個大美女,如果貿然的去聯繫這個團伙,後果可想而知。當初他之所以跟牛 得草合作而不願意去接觸這個團伙,就是因為這個團伙太不穩定了。 book18.org

許美琳離開他之後,還能找到貨源,韓光遠深切的懷疑許美琳背後有了新的 靠山,或者說這個女人在自己離開之後主動或者被動地投靠了其他人,而他找這 個團伙,就是要試驗一下子許美琳背後究竟有誰。而韓光遠在國外並沒有消停, 而是在不斷的勾結其他人,想要建立一條國際文物走私的秘密通道,這樣自己就 可以再次擴展所有資源,自己就會再次重要起來,而且許美琳已經走上了這條路, 將來兩個人可以開一個夫妻店,他還是真愛許美琳的。但是這種愛是要許美琳願 意跟自己合作為基礎的。 book18.org

可是他在國外要想展開拳腳,需要的不只是錢,還要有穩定的貨源,這一切 他都需要在國內有一個穩定的人跟他配合。所以在年前年後,韓光遠數次給徐美 林打電話,通過各種方式進行聯繫,說服她去找自己提供的那個勢力。此時的許 美跟他溝通已經是敷衍應酬了,在她看來你走就走了,何必再回來。 book18.org

此時許美琳也不傻,她知道自己有了第一次,便有了第二次,這把柄就等於 是落在了韓光遠手裡,而且自己利用的是韓光遠的渠道,如果自己現在拋棄韓光 遠,很可能會被對方反噬,而且也會舉報自己,所以她只是虛與委蛇。 book18.org

許美琳經過一番思考和盤算,她覺得這件事還是應該找林四狗這個封城的大 哥來出手解決更為穩妥,雖然在利益上可能會讓很多,但是安全第一,有這個現 成的靠山,自己為什麼要鋌而走險? book18.org

所以說她今天特意帶了果籃過來醫院裡看望林四狗,只是他剛進走廊,就看 到四個穿著西裝的男人面對著牆神色古怪。她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兒,便繼續往裡 走,結果走進走廊之後,聽到了一些熟悉而不好的聲音。 book18.org

作為一個跟韓光遠訂婚了的女性,自然不會把什麼第一次留在婚後,她哪能 不熟悉這種聲音,這是一個女人歡愉高潮到了極點才能發出的聲音。 book18.org

「哎呀,媽呀……給我,給我,讓我死……使勁兒啊……死了……啊……爸 爸……我要……我要你的大雞吧……啊……你的大雞吧太粗了……操死我了!我 的小騷逼爆了……穿了……」 book18.org

高亢的聲音淫蕩而風騷放浪,而且十分清晰如同魔音灌腦,生生鑽進了許美 琳的耳朵里。一時間許美林定在了原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因為那個聲音發出 的房間正是自己曾經進去過的林四狗的房間。 book18.org

「這位美女,你有什麼事?找誰?」 book18.org

一個林四狗的小弟,姿勢怪異的走過來,攔住許美琳問道。 book18.org

「看來我要找的人很忙,也沒有什麼時間,我改日再來!」許美琳下意識的 吞了口口水說道。 book18.org

小弟一聽就知道這是找自己大哥的,可是現在這個時候,想相信大哥真的沒 有什麼時間,不過如果大哥有什麼愛好,這個女人自然是可以進去的。3p麼, 這個年代也不是不能接受。 book18.org

許美琳看著這個小弟淫蕩而曖昧的眼神,就知道這貨心裡沒想什麼好事兒, 許美琳懶得搭理他,轉身走了,離開走廊拐個彎兒迎面而來的卻是姚蘭溪。 book18.org

「怎麼來了就走不聊一會兒嗎?這果籃是給誰的,怎麼還帶出去?」 book18.org

姚蘭溪知道許美琳跟林四狗之間的關係,她是一萬個不想讓許美琳跟林四狗 接觸,但是見面總要客氣客氣。 「不了,他太忙了,真是日理萬雞,我在門口聽著動靜不太對,就先不進去 了,到時你這籬笆牆要紮緊了!」 book18.org

許美琳今天不知道為什麼,說話也變得尖酸刻薄起來,可能是內分泌影響了 她的脾氣了。 book18.org

姚蘭溪一聽這話裡有話,就知道那個臭流氓又在幹什麼壞事兒。 book18.org

【未完待續】 book18.org

貼主:Cslo於2020_09_09 7:59:39編輯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