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九十三章 隔壁浪叫好戲開場 作者:xinlongmen

簡體

. book18.org

【流氓大亨】 book18.org

作者:xinlongmenbook18.org

2020-8-29發表於S8 book18.org

第九十三章 隔壁浪叫好戲開場 book18.org

陸海朝進醫院看望趙嘉禾。不是他早點不肯來而是趙嘉禾不讓他來。因為那個時候趙朗每天不定時的來,父親雖然很少來但是也間歇過來看看看,她不想讓家裡人知道陸海朝的存在,尤其是在跟趙朗有隔閡之後,陸海朝就更不想來了。 理由很簡單,趙嘉禾總要有點自己的力量。不讓趙朗知道陸海朝的存在,方便陸海朝在外圍幫助趙嘉禾辦事。現在母親送進墳墓了,趙朗忙著陪王薇雅,那麼趙嘉禾就把陸海朝給喊來了。 book18.org

「把門關好。」 book18.org

陸海朝進門之後,趙嘉禾躺在床上急切的說到。 book18.org

陸海朝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但是還是把門關好。來到趙嘉禾的身邊。book18.org

「怎麼了嘉禾,手臂好點沒有?」陸海朝假裝關心的問道。book18.org

「沒什麼大事兒,就是痒痒!」 book18.org

趙嘉禾想著林四狗房間的場景,舔了舔嘴唇說到。 book18.org

「骨頭正在生長,很正常,我給你帶了痒痒撓,你輕輕的隔著石膏撓撓敲敲。」陸海朝想的還是很周到的。 book18.org

「我說的是這裡痒痒。」 book18.org

趙嘉禾說著把拉著陸海朝的手放在自己的兩腿之間,然後用大腿夾緊。 陸海朝秒懂,手指立即在兩腿之間摩挲起來,一陣陣摩擦的感覺隔著醫院的松垮病號服,隔著內褲傳遞到自己敏感的小穴上,讓趙嘉禾感覺到一陣陣的舒服,小穴逐漸濕潤起來。 book18.org

「嗨哥,我好想你,想你的大雞吧!親我。」 book18.org

趙嘉禾感受小穴的摩擦呢喃說到。 book18.org

陸海朝一下子興奮了,在醫院操,他還沒嘗試過。一低頭跟趙嘉禾親吻起來,同時手上更加用力的揉捏,最後聽著趙嘉禾的呢喃聲音不過癮。把手伸進了趙嘉禾的內褲裡面,竟然感覺到了濕漉漉的陰毛和小穴門口。 book18.org

「別,洗洗手,順便把雞吧也洗乾淨,我給你吃。」 book18.org

趙嘉禾趕緊組織陸海朝說到。 book18.org

陸海朝在她的嘴唇上親了一下,站起來興奮的跑到廁所一陣沖洗,順便把雞吧也洗乾淨。等他洗完之後興奮的大傢伙竟然硬邦邦的九十度傲立,一點壓不下來,只能這樣提著褲子走出來。 book18.org

趙嘉禾一看陸海朝的大雞吧立即興奮起來。這些日子沒玩她已經很想了。加上被林四狗那個淫蕩的場面刺激,更加讓她淫蕩起來。 book18.org

等到陸海朝來到了床邊上,趙嘉禾一伸手抓住了陸海朝的大雞吧。 book18.org

「嗨哥哥,我好想你,好想你的大傢伙,想要……···」 book18.org

趙嘉禾一邊扭動身體一邊舔著嘴唇,媚態十足。 book18.org

她實際上比陸海朝大,但是一旦發情了別說叫哥哥,叫爸爸都行。 book18.org

「他也很想你,趕緊服務一下他,他要是爽了一會兒直搗黃龍操死你。」 陸海朝把大雞吧放在趙嘉禾的臉上激動的說到。 book18.org

趙嘉禾嗤嗤的笑了。 book18.org

「壞哥哥,人家這就來拉哦。」 book18.org

說著話媚態十足的看著陸海朝。同時伸出小舌頭舔了舔龜頭,讓陸海朝的雞吧更加硬了氣啦。 book18.org

陸海朝這一段時間跟王蕊沒少玩,各種花樣各種操。王蕊十分配合。他以為自己不再想趙嘉禾了。誰知道見到這個小騷貨之後竟然更硬了。尤其是看著她現在給自己舔雞吧的時候,忍不住想要使勁兒操她。 book18.org

趙嘉禾閉上眼睛迷醉的回憶著林四狗那天操那個護士嘴的場景,把陸海朝的大雞吧一寸寸的吞進自己的嘴裡,同時使勁兒吸著大雞吧發出嘶嘶的聲音,喉嚨里淫蕩的呻吟著。趙嘉禾的慾望極強,林四狗那個傳教士的姿勢,以及現在林四狗封城大哥的身份,再加上林四狗那個大雞吧,這一切都讓趙嘉禾產生深深的占有慾望。 book18.org

但是短時間內難以完成,她只能閉上眼幻想著這是林四狗的大雞吧忘情的吞吐起來,發出淫蕩放浪的聲音。 book18.org

感受著自己的大雞吧被趙嘉禾火熱的小嘴吞進去,聽著她喉嚨裡面發出的淫蕩呻吟聲。一寸寸的火熱吞入自己的雞吧。陸海朝終於忍不住了,大著膽子抓住趙嘉禾的腦袋,腰部用力調整好姿勢對著喉嚨的方向緩緩的插入自己的大雞吧。趙嘉禾渾身一顫,竟然順從的仰起頭讓大雞吧直達喉嚨,深喉完成。 book18.org

以前趙嘉禾也吃過陸海朝的雞吧,但是決不允許深喉。這次竟然非常順從。陸海朝非常興奮,摁住趙嘉禾的腦袋,大雞吧在她的喉嚨裡面摩擦起來,快速抽插十幾下猛然間拔了出來。 book18.org

趙嘉禾立即紅著臉乾嘔起來,口水和粘液順著嘴角往下流。小臉憋得通紅。一陣陣喘息。 book18.org

陸海朝知道糟了,剛才自己草率了,這下等著狂風暴雨的怒罵吧。誰知道趙嘉禾緩過來之後不但沒有發貨,反而媚眼如絲的看著陸海朝舔了舔嘴上的粘液,她剛才閉著眼感覺好像是林四狗的大雞吧插入了自己的喉嚨。自己好像被那個男人征服了。好爽。 book18.org

「再來,操我的小嘴,我要……」 book18.org

趙嘉禾迷醉而淫蕩的說著一張嘴把吞下了陸海朝的雞吧,而且自己還仰起脖子躺在床上讓他插入的順利一點。 book18.org

陸海朝一聽,我操,竟然還有這好事兒,立即不客氣了。調整好姿勢,把操王蕊的各種姿勢拿出來,雙手抓住趙嘉禾的胸揉捏起來。趙嘉禾仰著脖子陸海朝的雞吧直接插進她的嘴裡,順勢喉嚨裡面。看著她的喉嚨膨脹起來,感受自己的大雞吧被包裹,立即抽插。抽插四五下猛然拔出來讓趙嘉禾緩口氣,然後繼續抽插,而雙手使勁兒揉捏她的而兩個胸。 book18.org

如此持續了兩三分鐘,趙嘉禾一陣陣乾嘔拍打陸海朝的屁股。陸海朝這才把雞吧拔出力,把趙嘉禾扶起來。 book18.org

趙嘉禾紅著臉乾嘔,這次鼻涕眼淚還有嘴角的粘液都出來了。陸海朝趕緊給她找毛巾擦一擦。 book18.org

「別管我,好爽,操我,操我小騷逼,我要,我要你的大雞吧操我……」趙嘉禾喘息著說到。 book18.org

陸海朝立即脫掉她松垮的病號服,和黑絲小內褲。果然小穴在滴水已經濕漉漉的了。 book18.org

陸海朝拍了拍她的屁股,讓她撅起來。壓下大雞吧對住小穴,用龜頭摩擦了幾下然後毫不客氣的一用力,挺腰送雞吧,噗嗤一下大雞吧插入了一半。 「我操,真他嗎的騷啊,濕成這樣?」陸海朝感嘆。 book18.org

「操我,哥哥,操我小騷逼,我要……」 book18.org

趙嘉禾趴在床上撅起屁股,喉嚨被插入的噁心感覺,還在衝擊她餘韻不消,緊接著小穴被雞吧插入,感覺好刺激。想像著被林四狗狗強姦的感覺不由得發騷放浪起來。 book18.org

陸海朝不知道這一切,她不知道自己操的女人其實把他幻想成了林四狗,就算知道估計也會嚇得陽痿。現在的林四狗在封城可以說人沒出來但是已經如日中天。而且就在隔壁。他沒出來但是他的小弟在外面卻做得好大聲勢。跟以往的大哥不同,一旦得勢之後咋咋呼呼生怕誰不知道一樣。 book18.org

林四狗現在的這些小弟一個個全都兇狠而內斂。對外的事情以談為主,談不攏再動手。平時低調內斂,甚至遵紀守法。吃飯給錢泡妞送花。談不上文明但是絕對是守法公民。一個個出來之後談不上西裝革履,但是各個文明講道理,就跟大公司上班的白領沒什麼區別。 book18.org

這是孫昌盛給出的主意,時代不同了,流氓不應該掛像,尤其是在四海樓林四狗一戰封神之後。封城的江湖實際上就是林四狗的江湖了,這個時候不用兇狠給外人看了。因為震懾力量已經足夠,反而表面要更加遵紀守法。 book18.org

一些生意要跟黑道切割成為正經買賣,震懾力量足夠的時候,就要讓下面的人去辦事。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出手。表面上要洗白,黑社會的事情暗中控制就好。從流氓向著一個流氓大亨去轉變。 book18.org

這件事林四狗是同意的,所以林四狗的手下劉慶,劉森茂,劉森強,三蹦子,黃毛這些人在不斷轉變。從著裝到氣質都在慢慢的改變,現在還不倫不類的。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會變好的,變成穿西裝的流氓。 book18.org

陸海朝大雞吧一插到底,感受趙嘉禾的風騷熱情也不客氣了,啪啪拍擊著趙嘉禾的屁股,大雞吧進進出出。趙嘉禾淫聲浪語的配合著。 book18.org

隔壁林四狗正在跟朱萍瑜策劃另外一件事。趙朗想要憑藉王薇雅一衝而上,朱萍瑜覺得不會允許,林四狗也不允許,不過顯然有人也不允許,那麼林四狗就要利用這件事。不過先給趙朗製造一點機會,刺激一下楚乾和那些背後的人。兩個人正在商量計劃的步驟。book18.org

朱萍瑜聽著林四狗的計劃,還有對人心的把握突然間覺得有些可怕,這個傢伙絕不是一個簡單的流氓,雖然她最近通過林四狗一系列的事情,知道了林四狗不簡單,可是沒想到一個高中不好好學習,蹲監獄六年的傢伙竟然如此聰明,而且顯然對人的心理掌控的十分到位。而且計劃之惡毒,簡直就是絕戶計。 「這不科學,你天生聰明或者大徹大悟我都能理解,但是這麼聰明也有點過分了,讓我覺得這大學和人生都白過了。」朱萍瑜看著計劃說到。 book18.org

「監獄是最好的大學,因為那裡所有的教學都是帶血的,所有的人生經驗都是殘酷的。只不過學來的都是害人的東西。其實監禁對於我來說是失敗的。因為沒有勸我向善,反而送給了我一把刀。」林四狗感嘆的說到。 book18.org

「所以你進監獄不後悔了?」朱萍瑜問道。 book18.org

「你看我現在風光麼?」林四狗反問。 book18.org

「風光,也很危險。」朱萍瑜說到。 book18.org

「對,如果給我選擇,我寧可回去好好學習,考上好大學去追許美琳,然後回到這裡當個老師什麼的,一起跟她生個孩子,過平凡普通的日子。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林四狗說的袒露心扉。 book18.org

「許美琳?你還是算了吧,那是金光玫瑰,要陽仔花棚沃土裡面的。你以為她為什麼選擇韓光遠,還不是韓光遠有錢養得起她,如果你是一個小教師你以為她會跟你?"朱萍瑜明顯歪樓了,不過卻也一針見血點破了許美琳。 book18.org

「你這是嫉妒吧,當初在學校的時候你們兩個就不對付。現在還放不下成見?」林四狗笑著問道。 book18.org

「她太虛偽,卻又裝純情,看不慣。不過我當年也是蠢貨,就知道看臉。」朱萍瑜說到。 book18.org

說到這裡兩個人都有些感嘆,六年前的兩對情侶,現在終究也變成了相愛相殺。尤其是趙朗和朱萍瑜,現在終究要變成生死仇敵。 book18.org

兩個人正在感嘆陷入沉默,突然間隱約聽見隔壁傳來聲音。 book18.org

「操我……操我……使勁兒操我,好舒服。」 book18.org

這就尷尬了。 book18.org

「我操,隔壁很生猛啊。在醫院就弄上了。也不小點聲?」 book18.org

朱萍瑜久經沙場根本不在乎,或者假裝不在乎。 book18.org

「趙朗的妹妹,而且正在弄她的那個男人是我安排給她的。效果不錯成功激發了她的野心,她現在一心想要弄死她哥哥。這個計劃有她的一環。」林四狗不在意的說到。 book18.org

「你對趙家的人下手真狠啊,一個小姑娘你也下得去手?還是對人家小姑娘有意思?」朱萍瑜揶揄的說到。 book18.org

「聽這叫聲如此老練深邃,你覺得她還是個小姑娘?不是省油的燈,再說如果心中沒有這個想法,我無論如何是激發不出來的。之所以表現出來,就是因為壓根就是這麼想的,我只是幫她提前放大而已。」林四狗嘲笑著說到。book18.org

「從聲音就能聽出來老練,看來你也是床上老手啊,難道監獄裡還提供這樣的教學?」朱萍瑜明顯繼續跑偏。 book18.org

「使勁兒,操死我……使勁兒,操攔我的小騷逼,啊……好哥哥,你操的我的小騷逼好舒服……」 book18.org

斷斷續續的聲音急促的傳來。 book18.org

趙嘉禾高亢而尖銳的叫聲極具穿透力,或者說她故意朝著這方向喊。陸海朝被她的浪叫聲嚇一跳,說到,「別讓別人聽見,否則就尷尬了。」但是更加興奮抓著她的屁股瘋狂的衝擊起來,趙嘉禾的表現讓他也格外興奮,大雞吧對準他的小穴猛烈的抽扎著,每一次都插到最深處,把趙嘉禾操的高潮一浪高過一浪。 趙嘉禾一再忍著沒有喊出林四狗的名字,但是幻想林四狗操她已經讓她高潮迭起。 book18.org

「別扯這沒用的了,你也去準備準備,好戲還要你配合。」 book18.org

林四狗聽得口乾舌燥,心說這個小浪貨,你玩就玩叫什麼叫,還他媽的叫的這麼騷。 book18.org

「你尷尬了?緊張了?是不是聽著隔壁啪啪的聲音有反應了,這叫聲的確銷魂,有沒有對我有想法?我也可以叫,叫的比這個要銷魂哦?」 book18.org

朱萍瑜舔著嘴唇給了林四狗一個媚眼說到。 book18.org

「我不缺女人,你這號的我可不敢招惹。有這閒工夫磨牙不如干點正事兒,趕緊去準備吧。」林四狗開始攆人了。 book18.org

「承認吧,是不是動心了。我的身材可比當年好很多,而且經驗豐富,想不想試試?」 book18.org

朱萍瑜進一步靠近林四狗用挑逗的語氣說到。 book18.org

林四狗下意識的看一看她傲人的雙峰,聞著她身上的香水味,自己真的有反應了。 book18.org

「滾蛋,我對你沒興趣,別來調戲我。」林四狗有些發怒。 book18.org

「你當年不會沒操過許美琳吧,便宜了韓光遠。不如我補償給你啊,你嘗嘗我的滋味兒如何?我的腿可比她的長哦。」 book18.org

朱萍瑜進一步靠近林四狗。大胸幾乎是壓在了林四狗的身上。 book18.org

林四狗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朱萍瑜身材一流,臉蛋保持的非常好,而且是女強人形象,的確很有吸引力。林四狗知道這妖精在調戲自己,自己應該保持冷靜的,可是吞口水的動作,還是表明理智跟身體完全是兩回事兒。 book18.org

「好啊,那我不客氣了。」林四狗深吸一口氣說到。 book18.org

朱萍瑜猛然站起來了,發出咯咯的笑聲。 book18.org

「自從見到你每次交鋒我都被你碾壓,原來你不像表面那麼強大,終於找回一局。你呀想的美,自己在夢裡對著我自慰吧,我不介意哦。再見……」 朱萍瑜站起來,雙手托胸顫抖了一下,然後牛這股走了。 book18.org

走到門口還回頭嫵媚的給林四狗拋了一個媚眼,扭著屁股關上門走了,路過隔壁趙嘉禾的門口冷笑了一聲,立即站直了身體恢復了女強人的樣子。 「他媽的,被她調戲了。」林四狗呸了一口說到。 book18.org

一場突如其來的交鋒,林四狗被朱萍瑜占了上風。雖然這上風自己也未必站到便宜可是依然很高興。通過這種方式釋放了內心的不安和憤怒。接下來平和的心態對付趙朗。 book18.org

趙朗被監視了。這件事他和王薇雅沒有發現。但是被經驗豐富的陸丹楓給發現了。她發現不但有人監視趙朗和王薇雅,甚至有人暗中跟著盯著她。這讓她感覺到了危險,不過她感覺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如果不是故意她不會發現的。book18.org

冬天還沒過去,封城也沒什麼著名的景點。不過有一個溫泉館,還算是當地比較好的特色。尤其是冬天的時候,在裡面溫暖如春的游泳池裡面游泳,然後泡泡溫泉也算是一種享受。如果是VIP的房間,還能一邊欣賞雪景一邊跑著溫泉,看著內外兩重天自然是很好的享受。 book18.org

趙朗帶她來的就是這個地方。換上比基尼游泳的王薇雅,帶著泳帽遮蓋了自己的長髮。身材修長而勻稱,胸不大但是可觀,翹臀細長直白的大腿,看的趙朗蠢蠢欲動,也讓游泳館內的男人頻頻側目。 book18.org

一圈游泳下來王薇雅俏臉通紅,微微喘息,更是看的趙朗心情舒暢。 他也跟著遊了一圈,趙朗十分注意體育鍛鍊和健身。渾身一絲絲多餘的贅肉都沒有。雖然沒有強壯的體魄和八塊腹肌但是也是強壯有型。加上帥氣的臉,兩個人在一起當真有點金童玉女的味道,讓人看著賞心悅目,十分羨慕。兩個人的動作很親昵,但是也是發乎情止乎禮,沒有越雷池半步可是卻急劇升溫。 陸丹楓被擋住了,她被兩個潑婦碰瓷給擋住了,已經顧不上進去溫泉館了。兩個拎著滿噹噹水果和各種禮品的農村婦女朝著她面對面的走來,陸丹楓的注意力都被幾個跟蹤她的人吸引了,自然沒有注意兩個農村婦女。book18.org

這兩個人到陸丹楓面前,被陸丹楓碰了一下,其中一個農村婦女仰面哎呀一聲倒在地上,手裡拎著的抱著的東西稀里嘩啦落了一地,摔得汁水橫流。 「哎呀,我滴個娘啊,我的腰啊。」 book18.org

農村婦女躺在地上,捂著自己的屁股哭喊道。 book18.org

陸丹楓這才回過身來,第一想法就是被碰瓷兒了。本來不屑一顧轉身就想走,結果另外一個農村婦女直接擋住了她的去路,呼啦周圍出來一群不知道什麼時候埋伏好的看熱鬧的。 book18.org

「撞了人就想走,沒門兒。老少爺們兒給評評理,這女人穿的人模狗樣竟幹缺德事兒,撞了人竟然想跑,把我姐姐撞壞了你賠。」那個農村婦女高聲喊道。 陸丹楓很冷靜,她不說話小心戒備這周圍的人,冷靜的看著那個婦女。在確定跟蹤那些人不在人群里,而且這些人也不像是有危險的樣子,這才開口了。 「你想幹什麼?要多少錢開口。」陸丹楓淡定的說到。 book18.org

對於她來說,錢能解決的事情不是事情。 book18.org

「放屁,有錢了不起啊,有錢能解決一切啊。你當我們是碰瓷的麼?我們不訛你,我姐摔壞了你送她去醫院。如果檢查結果沒問題,我們自己拍拍屁股走,如果檢查結果有問題,花多少錢就是多少錢,我們農村人也有良心不訛人。」 農村婦女抹了一把鼻涕說到。 book18.org

這一瞬間陸丹楓以為自己真的看錯了,難道不是碰瓷?是自己不小心碰到人家了?看這意思真的沒有訛人的意思啊。 book18.org

「很對不起碰了這位女士,不過我還有事兒,不能陪你們去了。這裡有兩千塊錢,你帶她去看醫生,你看這樣好不好?」 book18.org

陸丹楓無暇顧及事情的真假,縱然是碰瓷這些也夠了。 book18.org

就在她被阻擋在溫泉館外面的時候,趙朗和王薇雅又遊了兩個來回,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休息。 book18.org

這裡提供各種飲料,趙朗特意選擇了幾種趙氏集團開發的飲品放在桌子上,打開之後讓王薇雅品嘗。又告訴王薇雅,趙氏集團走的是平民路線,這些東西不高檔但是銷路不錯,等到打出知名度之後,會逐漸開發高端產品,到時候兩條腿走路集團會發展的更快。 book18.org

趙朗有些炫耀點到即止,多說了效果反而相反了。王薇雅很認真的每一種都喝了一點,感到除了甜味兒和特殊的香料味道之外也沒什麼。book18.org

「你喝不慣也正常,都是低端產品其實都是各種香料的集合品。不適合你這種口味清淡的,也就是糊弄消費者的一種噱頭,沒辦法的事情,真誠無人愛,套路得人心,商業套路而已。我給你換了火山岩礦泉水你喝這個。」趙朗打開一罐礦泉水說到。 book18.org

「我也不是什麼高級的人,談不上喝不慣。可以嘗嘗看啊。」王薇雅很注意趙朗的感受說到。 book18.org

「在我的眼裡你就是最高等的人,應該享受最優質的生活和最好品質的東西。」 book18.org

趙朗把礦泉水遞過去順便遞過去的還有濃濃的情話。 book18.org

王薇雅被哄得眉開眼笑,俏臉泛紅。心臟砰砰的亂跳。 book18.org

趙朗看的口乾舌燥,但是還是保持理智,打開另外一瓶礦泉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喝完之後舌頭感覺到了一點點苦味兒,不過也沒有在意,可能是剛才介紹自家飲料的時候喝了幾口,這時候跟火山岩礦泉水混合之後,產生了不好的味覺效果,所以也沒有在意。 book18.org

他沒有在意瓶蓋上有一個細微的針孔,王薇雅更加沒有在意。她心裡裝著趙朗的情話,從里甜到外面哪裡還注意嘴裡是苦是甜。 book18.org

此時他們兩個感覺眼裡只有對方,甚至顧不上周圍的一切。兩個人相互看著,越是看就於是情深意切。 book18.org

殊不知周圍的人正在慢慢的退場,就剩下他們兩個了。今天這裡有人包場,其實所有的其他客人都是有人假扮的。 book18.org

這一場大戲突然間就開場了。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