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九十六章 瀉火操哭趙嘉禾 作者:xinlongmen

簡體

. book18.org

【流氓大亨】 book18.org

作者:xinlongmenbook18.org

2020-9-3發表於S8 book18.org

第九十六章 瀉火操哭趙嘉禾 book18.org

王薇雅叢林死狗的病房裡面出來的時候已經魂不守舍,他了解到的趙朗跟自己認知中的趙朗絕對不是一個人,甚至完全是兩各不相干的人。 book18.org

一個陽光帥氣做事積極向上,另一個陰狠狡詐,唯利是圖,翻臉無情,究竟那個趙朗是真的趙朗? book18.org

「我要見趙朗,我要問問她究竟哪個才是真的他?」王薇雅提出自己的要求。 楚干自然不可能拒絕這種要求,畢竟還是以王薇雅的感受為主,不能讓這位大小姐在對趙朗抱有什麼期望? book18.org

所以趁著王薇雅不注意的時候,他給看守趙朗的警察回了一個電話,並且跟趙朗直接進行了對話。 book18.org

「你的條件我答應了,一會兒他去見你,你知道該怎麼說?」 book18.org

楚干在電話里跟趙朗說道。 book18.org

此時趙朗的藥勁兒已經過去了,雖然大雞吧因為過度充血膨脹現在很難受,但是他卻十分清醒。 book18.org

他知道出錢的話是不可能,但是此時他也沒有什麼別的選擇,不過他依然精心設計了一會兒,該如何跟王薇雅談話? book18.org

王薇雅見趙朗是一個艱難的選擇,她甚至不知道如何去面對這個曾經讓她欣喜異常真心付出的男人。 book18.org

「林四狗是替你頂罪的?」看著看守所鐵柵欄後邊的趙朗輕聲問道。 「是的,當年那件事是我做的,我求著他替我頂罪,他不知深淺就答應了,後來我又利用了官方的手段,讓他不能翻案。」 book18.org

趙朗回答的非常痛快,一點理由都沒有給自己找。 book18.org

這讓暗中聽的陸丹楓和楚干非常滿意,但是卻讓王薇雅異常震驚。 book18.org

「你為什麼那麼做?那根本不是你。」 book18.org

王薇雅還想尋根探源,她想證明自己相信的男人是不是看錯了,還是眼光不行,而是他有不得已的苦衷。book18.org

「因為朱小丹的父親掌握著我父親一些不能見光的東西,所以我的父母逼我接近她,去他她家把那件東西偷出來,結果那天晚上就出事兒了,我把他的父親打傷了。」 book18.org

趙朗文過飾非的說道。 book18.org

「那朱小丹作為女朋友三四年,被你玩弄之後你逼著她打胎,甚至差點讓她自殺的事,也是真的了?」 book18.org

王薇雅繼續問道。 book18.org

「是真的,我是故意的,我恨她,就是因為她父親的手裡掌握著我父親的犯罪證據,她就用這件事來逼迫我,我討厭她那副趾高氣揚的嘴臉但是又不得不屈服於她,我恨那三四年我過的是什麼樣的違心的日子,我到現在依然恨她,恨他她全家,恨我的父親逼我做這種違心而又無恥的事情。還想讓我娶她,以為懷了孕我就會服從,門兒也沒有。」 book18.org

趙朗不知道王薇雅是從何處知道朱小丹的事情。但是他沒有絲毫猶豫就臨場發揮,把自己說成了是因為朱小丹的父親掌握了自己父親的犯罪證據,而自己沒有辦法只能屈從於朱少丹。 book18.org

不得不說趙朗太聰明了,反應太快了,一下子就把當年的事實給煳弄過去了。 不過顯然這個回答只能讓王薇雅心內戚戚焉,甚至心存疑慮,趙朗也許真的有逼不得已的地方,雖然手段殘酷了一些,但是說到底讓人頂罪,終究不是好事。 book18.org

趙朗這樣說,能在王薇雅心中留下一絲絲可能,這就是他的目的,所以說撒謊的最高境界他已經達到了九句真話,其中有一句是假話這就夠了。 book18.org

但是趙朗這樣說卻不能讓楚乾和陸丹楓滿意。 book18.org

「你喜歡過我嗎?還是你本著什麼目的接近我?」王薇雅終於問出了這個她猶豫已久的問題,直插趙朗的內心。 book18.org

「我接近你怎麼會沒有目的,當然是奔著你家的權勢去的,不過……算了,哪有什麼不對,我就是奔著你家的權勢去的,我從咱們的老師那裡知道了你的家世,自然就有意識去追你,不然你以為學校那麼多漂亮的女生,我為什麼能單單看上你?」 book18.org

趙朗生硬的說道。王薇雅感覺趙朗的話沒有說全,這就是趙朗故意給他的感覺,有這個感覺就夠了,就為了日後他再操作去找王薇雅的留下了伏筆。 陸丹楓和楚干終於滿意了,王薇雅也是克制著,終究再想問一句,你到底愛沒愛過我,可是這句話她終究沒敢出口,她出口了趙朗也不會回答她,但是她更怕得到一個殘酷而冷酷的答案,所以她終究沒問,眼裡含著淚咬著牙什麼也沒說,轉身默默的走了。book18.org

此事過後,趙朗發現自己被騙了。楚干騙了他,答應他不追究此案的承諾,完全是騙他的。 book18.org

王薇雅跟陸丹楓離開了這個讓她傷心的地方,讓她無法留情的地方,但是楚干並沒有因此放趙朗出來,反而因為下藥迷奸這個罪名把它關了起來,雖然迷奸未遂,但是打起官司來,趙朗也廢了。book18.org

因為這是一個嚴重問題,出錢不會放過趙朗,縱然是他想放過王家,也絕不會放過趙朗,因為王薇雅回去之後,王家必然要心疼,這個姑娘兒一定會拿人出氣,至於怎麼出氣,那就是楚乾的問題了。 book18.org

對於楚干來說,把當年的案件翻過來,壓力太大會得罪系統內很多人。要整趙朗。是翻案,還是利用眼前的案子,顯然是利用眼前的案子更加的方便便捷,而且不需要承擔壓力。 book18.org

這是一個成本問題。而且出錢還毫不猶豫的一點沒有隱瞞的跟著讓把這件事講清楚,你是想讓我把以前的案件翻過來,還是承認這件下藥迷奸未遂案? 趙朗毫不猶豫的承認了這個案件。因為當年的案件他要是翻出來恐怕會承擔牢獄之災,而這個案件只需要繳納罰金接受刑事處罰,不用判實刑。 book18.org

林四狗很快知道了這件事的處理結果,氣得他把病房砸的亂七八糟。所有的一切努力可以說是白活,終究沒有把趙朗如何,只是讓他進拘留所呆了幾天而已。雖然成功斬斷了趙朗的外援,但是終究他還想得到更多他真的期望通過這件事能把當年的案子翻找回來。 book18.org

不過朱萍瑜就比林四狗清醒多了。他知道要翻案太難太難了,並不是說這個案子當年就是鐵案,而是當年辦案的很多人現在都升職了,現在去犯案會影響很多人的前途,引起的反彈太大,一般人不會輕易做這件事。 book18.org

林四狗很氣憤也很憤怒,姚蘭溪比林四狗還要著緊,因為她更想把林四狗洗白,甚至他提出來直接給楚干送錢,一百萬不行兩百萬兩百萬不行五百萬,讓出錢把這個案件翻過來。 book18.org

林四狗否定了這個決定,因為比錢跟老趙家比起來自己絕對不會更多。二來楚乾的態度曖昧,一旦自己找上門去,他一定會提出更多不合理的條件,自己犯不上,而且自己的身份是黑社會大哥,楚干絕對不會願意跟自己多有牽連。所以姚蘭溪也只能跟著他一起弄怒罵楚干不是東西。 book18.org

林四狗攆走了所有人,畢竟當年那件事在他心裡是塊傷疤,雖然現在整的趙家家破人亡,但是他依然不滿足罪魁元兇,趙朗依舊沒有得到足夠的懲罰,所以他把所有人都攆出去,想要一個人靜靜的待一會兒。 book18.org

可是這個時候好死不死的,竟然趙嘉禾鑽了進來。 book18.org

「趙朗進監獄了,你在裡面呆過,能不能找人把他弄死了?」 book18.org

趙嘉禾這妞從來不知道隱晦進來就直接了當的說到。加上兩個人是盟友,所以說更加的不客氣了。而且她這人說話辦事從來不看人臉色,也不管你高不高興。 book18.org

您似乎心情煩躁的,回頭看了看她。 book18.org

「我不想弄死他們,但是殺一個人有多難你知道嗎?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要張嘴閉嘴殺人。」林四狗沒好氣的說。 book18.org

「很難嗎?四海樓那一次你不是打死了三四個,重傷了好幾個,還有一個現在的重症監護室出不來,再說你是封城的大哥,有些事不就是你一句話的事嗎?放心,安家費我出三百萬,五百萬你來說。」 book18.org

趙嘉禾豪橫的很。但是在林四狗看來,這個姑娘簡直愚蠢出了新高界。四海樓跟監獄裡動手那是一回事嗎?一個是正當防衛,第一個是故意殺人,完全是兩回事,再說自己就算是封成大哥,真的可以人去弄死蟑螂,他也不想那麼作,生氣歸生氣,但是他還是想慢慢的收拾趙朗。 book18.org

「我現在火氣大的很,不要來惹我,溷回你的病房,老實呆著別tmd來煩我。」 book18.org

林四狗冷冷的說道,他現在的心情真是煩的很,恨不得把這間病房拆了,所以說趙嘉禾的唧唧歪歪讓他覺得更加煩上加煩火上澆油。 book18.org

「火氣大得很好啊,別拿我發火啊,有本事找人把趙朗弄死,你的火氣自然平息了多好?」趙嘉禾從小到大大小姐的脾氣發慣了,林四狗稍微對她不客氣一點,他易立競來脾氣了,有些話是張嘴就來。 book18.org

林四狗的目光從窗子轉移回來,轉頭看著趙嘉禾冷冷的笑了笑,然後朝她招了招手。 book18.org

「你過來我有點事兒給你說道說道,事情哪有那麼簡單?」林四狗突然間變得和顏悅色起來。 book18.org

趙嘉禾不知死活也撇著嘴走過來,她見慣了這種情況,多少人都是對他她突然間發火,然後緊接著軟下來跟她賠不是,他以為林四狗不外如是就冷著臉跟著脖子走了過來。 book18.org

剛走到林四狗的面前,林四狗突然一把伸手抓住了她的脖子,使至一用力。差點把趙嘉禾掐得暈過去,巨大的疼痛讓她想要掙扎。 book18.org

「你tmd幹什麼放開我,臭流氓,你想幹什麼?疼,你放開我!」趙嘉禾掙扎著,從來沒有人敢這麼粗暴地對待她。 book18.org

可是林四狗不但沒有放開他反而另一種啪的一耳光,就是抽在她的臉上。這一下把趙嘉禾給打懵了,什麼情況?他在抽我耳光嗎? book18.org

「再他媽唧唧歪歪,我弄死你,你信不信?我跟你說了我火氣很大,不要惹我,不要惹我,你tmd真當我這個流氓是白乾的嗎?你真當黑社會是什麼?善男信女嗎?」 book18.org

憤怒的林四狗對著趙嘉禾吼道,同時手上用力捏著他白嫩的臉蛋兒。 「你竟然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你你這個溷蛋,你這個不知死活的,我跟你沒完!」 book18.org

趙嘉禾的大小姐脾氣也上來了,掙扎的要跟林四狗動手,可是一隻手的她哪能幹過兩隻手的林四狗,縱然林四狗現在躺在醫院裡,他也不是對手,何況林子苟實際上的身體傷口已經癒合了,只是不能完全做劇烈運動。 book18.org

更何況一個嬌弱的大小姐,哪裡打得過一個常年練武的林四狗。林四狗抓著她的頭髮,一用力直接把他的腦袋側摁在了床上。 book18.org

「小婊子你tmd聽好了,我能找人弄死趙朗也能無聲無息的讓你消失,你信不信?」林四狗冷聲說道。 book18.org

趙嘉禾這才突然間意識到,對呀,自己光想著如何怎麼弄死趙朗了,可是眼前這個人想要弄死自己也是輕而易舉的自己一直在與虎謀皮,看著林四狗暴怒火而粗暴的表情,她終於有點害怕了。 book18.org

林四狗摁著他的頭在床上,另一隻手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軟塌塌的大雞巴拿了出來,把龜頭對著趙嘉禾的嘴說道。 book18.org

「張嘴吃他,你要是tmd敢咬我或者稍微弄疼點我,我打到斷了你的另一隻手,你不是想吃嗎?你不是能叫嗎?你個小婊子,我他媽現在滿足你,把我吃舒服了。」 book18.org

林四狗說著,把黑乎乎的大雞巴送到了趙嘉禾的嘴邊。 book18.org

趙嘉禾被按著腦袋覺得十分屈辱,對於送到嘴邊的大雞巴看了一眼,十分猶豫,她根本不想吃,簡直是侮辱自己,自願和被強迫完全是兩個概念。 可是林四狗怒火中燒對她不會太客氣,抬起手來啪的一耳光又抽在她的臉上。 「張嘴舔我的雞巴,你tmd聽不懂嗎?」林四狗粗暴的指著趙嘉禾說道。 趙嘉禾被打懵了,從來沒有人打過她,也從來沒有人受過這樣的屈辱,簡直太粗暴了,這是要強姦自己的嘴嗎?但是他被林四狗暴怒的態度嚇壞了,還是嘗試著張開嘴,把那個黑乎乎看起來髒兮兮的大龜頭放進自己的嘴裡。 book18.org

「你tmd是沒吃飯沒勁兒,還是沒給男人舔過雞巴裝什麼烈女使勁吸呀?你這麼tmd放在嘴裡,老子一點感覺都沒有,吃雞巴不會嗎?用不用我找人教教你找兩個壯漢輪姦。 book18.org

趙嘉禾這才含著眼淚小嘴兒動了起來,賣力的吮吸起來,沒幾下大雞巴就徹底勃起了。二十多厘米的大雞巴硬邦邦的頂在趙嘉禾的嘴裡,趙嘉禾看著這個大雞吧,簡直嘆為觀止。 book18.org

比自己見過的所有雞巴都大,而且要硬的多,自己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大的雞巴,一時間竟然有點兒渴望的感覺。 book18.org

林四狗感覺到大雞巴和龜頭上傳來靈活的小舌頭摩擦記憶努力的吸勁兒,心中的火氣終於有點平息了一些,伸了個懶腰,抬頭瞅著房頂,思考著眼前的局勢該如何進行下去。 book18.org

趙嘉禾倒是來了,感覺從床上趴著到自己跪著,身體跪在地上,兩隻手攥著林四狗道,雞巴的根部,頭和嘴不斷的起伏,吞吐著林四狗大雞巴的龜頭和上半部分發出滋滋的聲音。 book18.org

不知道為什麼,趙嘉禾覺得今天自己特別有感覺,好像這個男人太強了,強大的到自己竟然願意給他舔雞巴這種心理讓他覺得屈辱,但是也覺得從沒有過的快感。 book18.org

於是各種口活的技巧輪番上陣,一會兒舔雞巴,一會兒摩擦肉棒,一會兒吮吸龜頭,一會兒舔蛋的,各種他能經歷過的,學到的,能讓男人快樂的口活花樣完全都用了出來。 book18.org

可是十分鐘之後林四狗的雞巴依然傲立堅挺,無論自己如何努力,他都沒有要噴射的感覺,以往自己心情好的時候拿這招對付陸海潮用不了五分鐘,他就嗷嗷叫著噴了自己一臉。 book18.org

「你這小騷貨,技術還不錯,花活還不少,給他們多少男人舔過雞巴了?」死狗終於被他舔舒服了,來了感覺終於不再看房景了,第一頭看著正在賣力舔自己大雞巴的趙嘉禾說道。 book18.org

「沒舔過你這麼大這麼硬的,有點忍不住,舒服嗎?你想射了嗎?可以射在我的嘴裡!」趙嘉禾吐出林子,苟的大雞巴舔著嘴唇,竟然沒有和他說道。 「你TMD想多了,趴那噘屁股,我要操你的小騷逼,一會兒你就知道他有多硬!」 book18.org

林四狗冷笑著說道這腔火氣,終究還是要從趙嘉禾的身上發現出去,反正這貨也是趙朗的妹妹,趙家的大小姐操她就操她了,就當自己發發火。 book18.org

「那個趴著不太方便,你看我這胳膊也趴不住,要不我躺著吧!」趙嘉禾一邊舔著林四狗的龜頭,一邊小聲翼翼地徵求意見。 book18.org

「那你tmd還等什麼脫褲子躺床上把逼掰開,老子要他媽插進去快點兒!」林四狗摸著他的腦袋不耐煩的說道。 book18.org

趙嘉禾和林子狗穿的都是病號服,為了方便上廁所和洗浴什麼的都很寬鬆。所以趙嘉禾一隻手三兩下就把自己的褲子脫掉了,黑色貼身小丁子褲露出來一根手指,輕輕地把丁字褲也扯了下來,然後坐在床上躺下,翻身岔開雙腿。簡直一氣呵成。 book18.org

而且他還非常順從林四狗的命令,自己伸手用兩開手指,輕輕的分開了,自己的小騷逼的兩片陰唇。 book18.org

這個時候趙嘉禾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小騷逼竟然已經濕漉漉的了。 而且裡面非常的痒痒,想要哪個,哪個自己剛剛被迫吃過的大雞吧插進來,趙嘉禾自己都溷沌了,這是怎麼了,被強迫之後還這麼多水?自己騷自己知道可是自己真的這麼賤麼? book18.org

她是不是賤已經來不及想了,因為她眼看著林四狗握著哪個二十多厘米的大雞吧對準了自己的小騷逼。 book18.org

「你輕點,有點……啊…臥槽…裂開了…裡面還沒濕潤……臥槽,啊…」趙嘉禾一聲尖叫,林四狗哪裡會跟她憐香惜玉,含著怒火的大雞吧在找准洞口之後一插到底,根本不管趙嘉禾是不是發情了,是不是全都濕潤了。 book18.org

大雞吧強行撐開小騷逼,有點緊繃乾澀,甚至讓大雞吧有些不舒服但是滿腔怒火的林四狗更加任性只是使勁的抽插趙嘉禾的小穴,每次都狠狠的一插到底。 「你個小騷逼,還他媽敢來指揮我?除了長著一張漂亮的臉蛋和下面這個小騷洞口你還有什麼?就是他媽的欠操。」林四狗一邊使勁抽插一邊粗糙的扯開她的病號服和胸罩,更加粗暴揉捏她的胸,捏她的乳頭。 book18.org

趙嘉禾感覺自己被強姦了,被這個臭流氓強姦了。實在是太粗暴了,太粗魯了。可是偏偏讓她感覺奇怪的是自己的身體很興奮,自己的小騷逼被那一根大雞吧強烈衝刺之下竟然產生的不是痛苦而是前所未有的快感。 book18.org

大雞吧每一次強烈的就進入自己的身體她都感覺不是在操自己的小騷逼而是在征服自己的靈魂。 book18.org

在大雞吧離開最深處那一刻她連故呼吸都來不及調整更加沒有時間感受悲傷,因為她知道很快另外一次摩擦衝撞緊隨而至,會操的自己魂飛魄散。 book18.org

「啊,臥槽,你個臭流氓,強姦,你這是強姦,放開我,把你的丑東西從我身體里拔出去,臥槽,別抓我乳頭,疼………啊…啊,你個死變態,臭流氓…啊…放開…啊啊啊!」 book18.org

趙嘉禾嘴上不服從但是身體十分忠實。僅僅三分鐘之後小穴就完全濕潤同了不說剛開始驅動。身體從掙扎開始扭動著配合林四狗的抽插。 book18.org

兩條光潔的美腿緊緊伸直繃緊,張開,就差一字馬了。咬著嘴唇紅著臉看著大雞吧一次次進出自己小騷逼。那雞大雞吧粗硬而且長,如同一根擀麵杖一樣在操自己的小騷逼。自己怎麼這麼騷,明明是強姦可是自己竟然高潮了。 而且想要忍耐都不行。 book18.org

「啊…啊臭流氓停下來,你他媽的停下來…臥槽,不要捏我的乳房,疼……啊…你快………臭流氓,你…」趙嘉禾感覺高潮要來了,嘴上說著跟心裡不一樣的反話。 book18.org

林四狗一耳光抽在她的臉上。 book18.org

「臭騷逼跟誰他媽的她媽的,欠操還欠抽?老子的雞吧操的不爽麼?」林四狗一個耳光順便把大雞吧插到最深處逼問說到。 book18.org

「我操,你又打我?啊,我操……來了……」趙嘉禾高潮了,被林四狗一巴掌抽下來竟然高潮了。 book18.org

「你操,你他媽的長著一個騷逼只能被操,我讓你操,操你媽逼…」林四狗一句話就使勁插入一次,大雞吧把趙嘉禾送上高潮一浪接著一浪。 book18.org

只顧著啊啊的浪叫顧不上別的了。林四狗看她淫蕩的表情不打一處來,他媽的老子找你卸火氣你他媽的來享受來了? book18.org

「他媽叫什麼叫,叫的這麼騷,是不是被操的很爽?」林四狗捏著她的臉粗暴的搖晃著問道。 book18.org

「你個臭流氓,啊,啊,我啊…放開我…你…你…」 book18.org

趙嘉禾已經被高潮衝擊的上氣不接下氣正爽著被林四狗一巴掌打醒了。 「你他媽的什麼你小騷逼,就問你被操的爽不爽?」林四狗使勁兒捏著她的乳房怒問。 book18.org

「不爽一點都不爽,被狗操了怎麼會爽。」趙嘉禾急眼了違心的說到。 「我操你媽的。你媽是騷逼,你個小騷逼,我操死你。」 book18.org

林四狗粗暴的抓著她的脖子不顧傷口上的不適感覺大雞吧全力衝刺趙嘉禾的小騷逼。 book18.org

「啊…臥槽,你來啊,我怕你,我看你能不能把我艹死…啊…啊!」趙嘉禾聽到他罵自己的母親也生氣了。反唇相譏挑釁。 book18.org

十分鐘之後就後悔了,她才知道一個人形打樁機發怒了後果是怎麼樣的。她的胸已經被揉變形了,慘痛累累。擀麵杖一樣的大雞吧不斷抽插,撞擊著自己的小穴。 book18.org

大腿從原來的繃直一字馬變成了死死夾住林四狗,想要讓他動作小點。而小騷逼已經噴了三次水高潮不斷,顧不上反唇相譏了萬全沉淪在快感裡面。 「你個小騷逼你來勁啊,你他媽的來勁啊。」 book18.org

林四狗拔出大雞吧任憑趙嘉禾一字馬噴水,一巴掌拍在她的兩腿之間的陰蒂上。把尿液拍的四下迸射,陰蒂被強烈刺激趙嘉禾渾身哆嗦,尿液噴的更遠了,嘴裡無意識的啊啊亂叫。 book18.org

尿液一點點稀少下來,可是看著林四狗端著大雞吧再次對準了自己的小騷逼趙嘉禾害怕了。 book18.org

「不玩了,不要了,我服了,我是小騷逼我被你操的很爽,快停不要啊…啊你怎麼還不射?」趙嘉禾一邊浪叫著一邊問道。 book18.org

「操你媽的,你是不是小騷逼?」林四狗勐烈的把大雞吧插入問道。 「啊,我是我是小騷逼,啊啊啊輕點漏了!」趙嘉禾有問必答。 book18.org

「大雞吧操你爽不爽?」林四狗再問。 book18.org

「爽,爽死了,你的雞吧好大,讓我歇歇,求你了真要操死了……啊…」趙嘉禾徹底崩潰了。 book18.org

「你媽是不是大騷逼?」林四狗快速抽插著問道。 book18.org

「啊啊,是就是大騷逼,我媽就是大騷逼,啊…啊啊啊,我是小騷逼,操死我了。爸爸不要操了,我的小騷逼被爸爸操壞了…」 book18.org

趙嘉禾被爆操爽了喜歡喊爸爸。可是狗爸爸一點也不憐惜。繼續抽插。 不過速度越來越快,力度越來越大。終於五分鐘之後感覺來了。 book18.org

「張嘴,我來了!」林四狗拔出自己的大雞吧趙嘉禾再次噴水,但是依然順從的張開嘴。 book18.org

林四狗把大雞吧插入她嘴裡,直接深喉快速抽插幾下一股股精液噴進了她嘴裡我最後一股拿出來的時候噴在她的臉上。 book18.org

趙嘉禾的尿液也噴射完畢,這一場操逼大戰林四狗渾身舒泰大汗淋漓,火氣去了一半。 book18.org

趙嘉禾四仰八叉躺在床上乾嘔幾下想要把精液吐出來。 book18.org

「他媽的給我吞進去,敢吐出來弄死你。」林四狗伸手揉捏著她乳頭說到。 趙嘉禾咕咚一聲聽話的把所有精液吞了進入。還張開嘴伸出舌頭讓林四狗看看。 book18.org

「真乖小騷逼!」林四狗拍了拍她的臉蛋說到。 book18.org

「謝謝爸爸,我是你的小騷逼,你操的我好爽…」趙嘉禾眉眼如畫的說到。 「滾,你個浪貨,滾回你的房間去!」林四狗沒好氣的說到。 book18.org

「爸爸,讓小騷逼歇一會小騷逼現在動不了啊,爸爸,你的龜頭有水我用舌頭給你清理好不好麼?」趙嘉禾淫蕩的撒嬌。 book18.org

林四狗把雞吧轉過去任憑他她吮吸清理起來,這小騷逼眼神看著自己有些不對啊! book18.org

收拾完趙嘉禾並不能讓林四狗的火氣完全發泄出來,他覺得再找一個目標下一次手,而且這個目標他盯著很久了,誰都沒讓誰動,就等著他出去收拾他。目標就是四海樓。當初吳六安在這裡給林四狗設下了鴻門宴。 book18.org

這一次洪梅艷雖然讓林四狗一戰封神,但是也差點讓他命喪黃泉,可是事情過了之後,吳六安躺進重症監護室,無法說話無法出來,林四狗里躺在醫院不能動彈。但是也讓手下收了封城的江湖大印。可是即便如此,四海樓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book18.org

我說當初那件事跟死海樓一點關係沒有,他們也是被利用的那麼一隻狗,根本不會遷怒於他們,畢竟自己是一個有文化有知識,有志氣,有志向的四有流氓。不會輕易遷怒於人。 book18.org

我是吳六安在做鴻門宴的時候,對四海樓進行了改造,把所有的窗戶用鐵欄杆封死了,並且遣散了他們的廚師,自己找的廚子,把上上下下的服務員全都換了,如果說四海樓億一點覺得不對的地方都沒有,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至少在態度上是默許吳六安這麼做的。 book18.org

我是直到今日都沒有接到四號樓的任何道歉或者心意表示。所以林四狗在收拾完趙嘉禾之後,直接讓孟茜茜去四海樓訂酒席,他今天要在四海樓請客。告訴四海路要好好準備。 book18.org

這其實是給四海樓一個信號,你有什麼靠山趕緊找上來跟我談跟我說不是沒得談,只要你心意到了,我一定會放過你,可是一直等到要吃飯了,這四海樓都沒有任何表示。 book18.org

要麼是靠山過硬,要麼就是故意裝傻,把自己當成鴕鳥。無論哪種林四狗的話,已經說出去了,就不得不會會這四海樓的東家。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