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九十四章 操不能入的趙朗 作者:xinlongmen

簡體

第九十四章操不能入的趙朗 book18.org

趙朗終究還是沒有防備林四狗,甚至他連任何人都沒有防備。因為王薇雅的到來,他沒有跟任何人說起過,這是自己一個人接接待,一個人陪伴,所以說他也不會懷疑有任何人能夠從中搗亂。 book18.org

而且他認為這件事只有出錢,一個人知道,他沒有越過出錢給他畫的那條線,所以說他一直認為這事很安全。所以說他跟王薇雅玩的很開心,一直也沒有任何防備。 book18.org

殊不知他們兩個人喝的飲料裡面出了問題。以林四狗今時今日的地位要找到一些違禁的藥品簡直太容易了,何況這種藥品一直是存在的,專門在酒吧里對付不諳世事喜歡刺激的小姑娘,屬於違法行為,不過這東西屢禁不止。 book18.org

催情藥,很高檔次的催情藥。楚幹警告趙朗的話,被趙嘉禾轉述給了林四狗,現在知道楚干態度的林四狗自然要反其道而行之,不管是楚干本人或者是他背後的人一定會生氣,那樣自己就有了機會。 book18.org

此時趙朗和王薇雅還沒有意識到他們的飲品出了問題,還在清濃密意的聊天兒,而且兩人的動作越來越親密。他們以為這是發乎情止乎禮。身體有些反應是應該的,兩個人都沒往心裡去,只想著更進一步。這個平日裡危險的想法今天卻顯得那麼自然的油然而生。 book18.org

而且隨著周圍的人越來越多的消失整個空間就成了兩個人的二人世界,只是他們還沒有意識到不對,在藥物的作用之下,他們的頭腦越來越不清晰,眼中只有彼此的你我。趙朗以為是天助我也,王薇雅以為是趙朗故意的浪漫安排。兩個人將錯就錯越來也近。 book18.org

趙朗本就心懷鬼胎,雖然楚干給了他畫下了紅線,但是他的最終目標並沒有改變,那就是拿下王薇雅,而王薇婭被趙朗所蒙蔽對趙朗也是朗有情妾有意。 很快在藥物的作用下到了兩個人就忍不住了,王薇雅感覺自己渾身彆扭,而且在趙朗的挑逗之下兩腿之間很痒痒,好像很有需求。而且她的乳頭堅硬挺立,整個人的臉紅的跟蘋果一樣,貪婪的嗅著趙朗身上的雄性氣息。她知道好像今天要成就好事兒了。她雖然家教嚴格沒有這樣的經歷,但是畢竟是成年人,什麼都知道。而且面對帥氣的趙朗並不排斥,甚至此時還有些迫不及待。 book18.org

趙朗呼吸粗重,大雞吧在剛才就已經硬邦邦,此時只能依靠姿勢來掩蓋。好在周圍沒什麼認了,真是天助我也,立即拉著王薇雅的手就朝著自己的包間走去。 book18.org

王薇雅沒有任何的反抗,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因為她的心在怦怦的跳,她知道這一進去可能就要發生自己一直期待稍微有所抗拒的那種事情。 book18.org

但是王薇雅並沒有生硬地抗拒因為此時此兒科她的身體也很饑渴,所以半推半就的跟著趙朗走了進去。在這種高檔的場所都有私人的私密空間,方便做一些不必外人知道的事情也方便玩累了暫時休息一下,包間不大,但是所有的條件應有盡有。 book18.org

兩人一進屋立即關上門,聽到關門聲音的那一刻趙朗再也忍不住了,抱著王薇雅瘋狂的親吻起來,王薇雅也沒有反抗,而是熱烈的回應著。很快兩個人的身體就有了更加激烈反應,尤其是趙朗感覺自己今天狀態極好,大雞吧英姿勃發。 饑渴的大雞吧已經把泳褲支楞起來就頂在王薇雅的小腹上,王薇雅也是渾身燥熱,身體不間斷的發熱,而且變得越來越軟,感受著那個大雞吧頂在自己小腹上,很想把他掏出來,然後插入自己那個空穴之中。王薇雅臉紅了,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但是很舒服。 book18.org

王薇雅完全沒有經驗,她以為這是女生第一次和男生親熱的正常反應,所以說只是順應自己身體的渴望,任憑照常撫摸著,親吻著,手在自己翹臀上揉捏著,這一切讓她沉迷,讓她感受到身體里發出的暢快,嘴裡不斷呢喃著。 book18.org

而在外面陸丹楓被兩個農村婦女阻攔著無法離開,焦急的看著溫泉會館的方向。兩個農婦也不訛她,也不多要錢,而是就讓她送兩個人去醫院檢查一下,該花多少錢就花多少錢,一副公正無私的樣子,讓陸丹楓實在有些為難。 無奈之下,她只能準備打車帶著這兩個農村婦女去醫院看醫院,反正這麼短的時間內也不至於出什麼事兒,但是當計程車到來兩個農村婦女往車上裝東西的時候,並且磨磨蹭蹭絮絮叨叨的時候,陸丹楓突然間想到了一種可能。 「糟了,這兩個人是在磨蹭時間?」陸丹楓心裡有了疑問。 book18.org

瞬間冷汗就從後背冒出來,陸丹楓知道無論真假只要有這種可能那也就意味著王薇雅現在很有可能有危險,或者說可能會發生她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僅僅是可能也不能允許讓事情發生,陸丹楓打開車門,拿出兩千塊錢扔在車上,轉身急速就走,直奔溫泉會館。 book18.org

錢放在那裡,如果兩個農村婦女追她那就一定有問題,如果不追,那就只是自己碰上了兩個比較講道理的農村婦女而已,所以說她邁開大步趕緊走。 果然讓她心寒的情況發生了,兩個農村婦女在身後大呼小叫的追她,並且高喊「撞人逃跑了,撞人逃跑了。肇事逃逸了。」那來的肇事逃逸,根本就是走路撞的。可是陸丹楓知道事情麻煩了,這些人是故意阻擋自己。 book18.org

與此同時她的面前也出現幾個小混混一樣的人試圖攔住她的去路,可是陸丹楓出來混終究是有兩下子的,身上的功夫還是有點的,三下五除二就解決了小混混伸手掏出一把錢朝著空中一揚轉身繼續跑,周圍的老百姓見到了錢迅速過來搶錢,立即把小混混和農村婦女衝散了。 book18.org

陸丹楓毫不客氣,衝進溫泉會館,直接問趙朗在什麼地方,但是沒有人回答她。 book18.org

陸丹楓直接往裡闖,根本不顧別人的阻攔,一口氣闖進了男浴室,豪橫的態度弄起一片哀鴻,緊接著又闖進了女浴室都沒有,然後他直奔VIP 區域而去,這book18.org

時候攔截他的人阻力更大了,幾個保安模樣的人上來阻攔。 book18.org

陸丹楓直接從自己的包里掏出來一把槍,指著這些保安。一看槍出現了保安們全都膽怯,一步一步的往後退,但是還是不想讓開門口,氣急了的陸丹楓一腳踹開擋路的保安,拎著槍直接就衝進了VIP 區域。 book18.org

果然VIP 區裡面一個人沒有,她挨個房間闖,一個一個的踹了進去。 此時趙朗和王薇雅已經被藥勁兒催的情慾高漲了。尤其是王薇雅被趙朗上下齊手之後。趙朗起初還很客氣,動作還很壓抑,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王薇雅的配合他的動作越來越放肆,越來越大膽,而且作為花叢老手的他,知道如何去刺激一個女孩子發情。上下齊手,舌頭手指並用。弄得王薇雅氣喘吁吁,渾身扭動,摟著趙朗呢喃不已。 book18.org

趙朗已經把自己的泳褲脫掉,露出勃發堅挺的大雞吧,輕輕拿著王薇雅的手去撫摸。 book18.org

起初王薇雅還很害羞,但是當趙朗隔著比基尼撫摸她的隱私之地的時候,讓她感覺自己哪裡出水了,感覺自己放蕩起來,並且能感覺到自己的那裡已經徹底濕潤了好像十分想要這根肉棒,再也顧不上害羞抓這趙朗的大雞吧撫摸起來。 「朗,我好難受,我想要你,給我,我愛你……」王薇雅已經拋棄了一切,對於廉恥只想索要趙朗的大雞吧。 book18.org

趙朗一伸手拔掉她的比基尼泳裝。胸部彈跳出來兩個玉兔一般的小可愛。張嘴咬住一顆小葡萄,伸手繼續往下脫衣服,王薇雅使勁兒壓著趙朗的腦袋,嘴裡終於發出放浪的叫聲,使勁兒抓著趙朗想要跟他榮威一體。 book18.org

當比基尼連體泳裝到了肚臍位置的時候。刀郎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book18.org

此時他已經顧不得紅線不紅線的問題了,只想把王薇雅拿下,只要過了這一關,自己縱然有萬般困難,有萬般困境,只要自己能跟王薇雅連為一體,那麼王薇雅自然會去幫自己解決這一切困難,自己就等於有了護身符和免死金牌。 所以說他雖然此時腦袋被藥物激發了情慾,但是卻出奇的冷靜和睿智,他覺得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無論如何今天一定要把王薇雅拿下。而且正好他現在手裡連保險套都沒有。我直接內射奉子成婚才好。 book18.org

比基尼泳裝緩緩褪下,露出了王薇雅那潺潺流水的桃園深處。趙朗撫摸在那個地方,輕輕一摸王薇雅咬嘴唇紅著臉,滿懷期望的看著趙朗,手上抓著趙朗的雞巴,也稍微用力起來。顯然這是想要。 book18.org

就在這關鍵時刻,趙朗聽見門外一陣砰砰的聲音讓他覺得有些不安。此時他顧不上這一切,伸手把門鎖好了抱起王薇雅直接來到了軟床之上,輕輕撫摸著她的雙腿,慢慢分開,壓著自己的大雞巴對著那個地方。 book18.org

「薇雅我來了……」趙朗輕聲說到。 book18.org

「我要,快給我朗哥哥……」王薇雅輕聲呢喃著,原本清澈的眼神都是渴望,簡直是誘人犯罪。 book18.org

趙朗再也等不了了,可是就在他大雞吧頂在洞口眼看著要進入的時候,咣當一聲房門被踹開了,陸丹楓看見他們倆的姿勢就明白怎麼回事,大怒之下抬手就是一槍。 book18.org

可惜她忘了,她手裡拿的只是一個打火機,槍是不可能帶在身上的,也不可能拿出來真的開槍,只是情急之下有點兒氣傻了。 book18.org

扔下打火機,陸丹楓一個助跑跳起來一腳踹在趙朗的腰上。趙朗悶哼一聲,一個翻滾。直接砸在了地上,弄得桌椅翻倒。但是大雞吧依然堅挺。 book18.org

「楓姐你幹什麼?你怎麼在這兒,哎呀,太太太羞人了,你幹麼?」王薇雅一連串的驚訝和惱羞成怒。 book18.org

這話倒是把陸丹楓給問蒙了,是啊,自己該如何解釋呢?人家兩個人狀態是自由的戀愛正在開房,自己踹門,進來一腳把趙朗踹翻了,這事他知道趙朗不懷好意,知道背後的爭奪關係,但是一直是瞞著王薇雅的,王薇雅並不知道,所以說一時間她倒是不知道如何解釋了。 book18.org

「你沒事吧?有沒有什麼不妥?」陸丹楓轉移話題問道。 book18.org

「你是誰?你幹什麼?憑什麼闖入我的空間,我要報警了,趕緊給我滾。」趙朗怒了,眼看生米就要成了熟飯竟然有人搗亂,指著陸丹楓大罵渾身一絲不掛的,他大雞巴依然傲立著,想用手捂都捂不住,壓也壓不下。 book18.org

氣得陸丹楓現在是恨不得真的手裡有一把槍把他幹掉。然後把那個東西切碎了喂狗。 book18.org

「趙朗我是誰你不用管,但是你今天做出這種事情來你知道後果嗎?你以為生米煮成熟飯,你的醜事就不會被爆出來了嗎?你想得美。你打錯算盤了!」陸丹楓指著趙朗罵道。 book18.org

趙朗一聽突然間反應過來,這個人恐怕跟楚干是一夥的,就是盯著自己,不讓跟薇雅發生好事。此時他也迅速的明白,錯過這次機會,恐怕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因為事情已經踩過紅線以後他們一定會重點防衛自己,甚至直接拆散自己和王薇雅。 book18.org

「楓姐你在說什麼?你太過分了,你在做什麼?為什麼要打他?我們之間你情我願的事情,你生什麼氣?到底你要幹什麼?是不是我父親派你來看著我的,你們太過分了,難道我談個戀愛你們也有干涉嗎?」王薇雅生氣了,嘴裡一連串的責問。 book18.org

但是即便此時她生氣,依然難以壓抑身體里的情慾作祟,加緊雙腿,不自覺地揉捏著自己的乳房,神奇的喘息著小臉紅撲撲。感覺現在只想做一件事,就是把陸丹楓攆走,自己繼續跟趙朗做愛。 book18.org

「哎呀,你聽我說你……」陸丹楓回頭想解釋,但是看著王薇雅的狀態好像不太對。 book18.org

「薇雅,你身體覺得有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是不是特別熱特別乾渴,十分想跟男人發生關係?」陸丹楓猛然想到了什麼,咬牙切齒的問道。 book18.org

「楓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我根本………」王薇雅本想解釋,但是話說他一半突然間想起了自己的動作。好像是下意識的在撫摸自己的身體,而且自己的身體好像真的十分渴望,不由得愣住了。 book18.org

這是怎麼了?我這是怎麼了?內心深處不斷的問自己,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風騷了,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這麼想男人了? book18.org

「薇雅,你被人下藥了,你今天吃了什麼?喝了什麼?跟誰喝的?」陸丹楓拉著薇雅的手,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十分燙手,不由得焦急的問道。 王薇雅被問蒙了。她今天連早餐都是跟趙朗一起吃的,而且剛才喝的飲料都是趙朗拿給他的。她突然間抬著頭看著趙朗。 book18.org

趙朗也慌了,他覺得事情不對,但是他百口莫辯,一時間他猛然驚醒好像是被下藥了,不但是王薇雅還有自己也被下藥了。誰幹的?究竟是誰幹的,自己的身體狀況根本就不對。 book18.org

最明顯的是自己這大雞吧根本不軟,剛才被打了到現在,面對兩個女人如此尷尬竟然自然堅挺。 book18.org

「薇雅,不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的身體也出問題了。你看看。」趙朗情急之下挺立著自己的大雞巴對著王薇雅說。 book18.org

「混蛋,你個臭流氓,你在幹什麼?信不信把你蛋蛋捏碎了,煎了給你吃!」 陸丹楓不幹了,對著趙朗怒吼。 book18.org

王薇雅已經難以判斷真假了,此時她的腦袋是糊塗的,情慾的推動讓她失去了判斷,面對趙朗著急辨解的動作,更加羞愧難當,尤其是此時陸丹楓還在現場,更加讓她覺得沒臉見人。 book18.org

可是她也更恨恨那個給自己和趙朗下藥的人,但是這個藥究竟是不是趙朗下的她難以拿捏。 book18.org

「是你一定是你跟楚乾乾的,前兩天楚干就警告我離薇雅遠一點,今天是不是你故意想要陷害我?薇雅你相信我是她一定是她,是她暗中搗鬼。退一萬步講,你情我願的,我要跟你發生關係,還用得著這種無恥的手段嗎?」趙朗急切的說到。 book18.org

不得不說趙老了腦袋現在真的是非常清醒,隨機應變的能力真的很強,此時他一語抓住了問題的關鍵,他跟王薇雅之間的戀愛關係已經到了如膠似漆的地步,想要發生關係真的是可以隨時都可以發生,根本不需要採用下藥這種無恥的手段。 book18.org

可是陸丹楓不會讓他輕易解釋明白,否則自己的行為就有監視和跟蹤的嫌疑,會引起王薇雅極大的反感,也會讓自己陷入到被動的狀態,更有可能讓王薇雅產生逆反心理,進而跟著讓走得更近,所以她也臨場發揮了。 book18.org

「蠢貨,我跟薇雅什麼關係?從小長到大的關係,我會用這種無恥的手段去害她,倒是你說的楚干,那我也不妨把事情揭露一下,但是我現在也懶得現在跟你說,薇雅我們走一會兒慢慢收拾他。」陸丹楓脫下外衣包裹住王薇雅,扶著她往外走。趙朗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她不能讓陸丹楓這樣把王薇雅帶走,否則王薇雅一旦離開自己的視線,陸丹楓就說什麼是什麼,自己連辯解的機會都沒有。 book18.org

「薇雅你相信我,這件事絕對不是我做的,你一定要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我現在的身體也非常非常的難受,無論別人說什麼你都要相信我,我是全心全意愛你的,我不會做出任何傷害你的事情,一定要給我一個機會解釋。」趙朗跟在身後一直追到門口不停的說著,但是他卻不敢出去了也不敢強硬的阻止生怕引起王薇雅的誤會。因為他一絲不掛。他的衣服在換泳裝的時候都放在了柜子里,現在沒有在房間之內。看著兩個人出去他急的直跳腳,走不敢走,追不敢追否則一切都白費了。 book18.org

是誰這麼缺德?趙朗心中怒吼。 book18.org

王薇雅的神智已經漸漸的被情慾所侵占,喘息粗重臉色微紅,夾著雙腿哆嗦著往前走,這是藥勁兒上來的表現,陸丹楓心疼的要命,趕緊扶著王薇雅往外走,走到半路直接轉身,把她拉進了一個冷水泳池的房間。 book18.org

直接把她放進了冷水的池子裡面,這才緩解了王薇雅的尷尬,陸丹楓做完這一切,趕緊給出錢打電話半是報警半吩咐告訴他,趕緊派人來溫泉會館。 一聽王薇雅有事,楚干趕緊親自開車帶著警察來到了溫泉會館,直接把這裡封鎖了,所有人不得離開。 book18.org

藥勁兒過了一個多小時完全釋放出來,王薇雅這才從冷水池子中被拎了出來,渾身哆嗦著,十分尷尬的看著陸丹楓,欲哭無淚。 book18.org

但是卻格外的堅強,咬著牙拉著陸丹楓的手。 book18.org

「楓姐,你我一起從小長大,你一直當大姐一樣照顧我,這件事你告訴我到底是因為什麼?到底是誰給我下藥為什麼?是趙朗還是家裡故意弄得?」王薇雅連衣服都沒有穿,就這樣直挺挺的站著,抓這陸丹楓的手說道。 book18.org

畢竟是長大了,陸丹楓此時已經無法再去欺騙王薇雅,而且欺騙帶來的後果可能會更加嚴重,所以說他只能陳述事實,但是陳述事實是有順序的,當不的事實按照不同順序呈現的時候,會產生不同的效果。 book18.org

「薇雅你要理解,你這種家庭,想要找個男朋友調查祖宗三代是有點誇張,但是本人的人品調查是必須的,所以說對趙朗的調查,在你確定戀愛關係那一刻就已經開始了。這一點你要理解你的父親,你要理解我們這些關心你的人。」陸丹楓先給自己的行為做了一個正義的定性,也給王薇雅的腦袋裡植入了一個先入為主的觀念,這一切都是為她好。 book18.org

這一點王薇雅是理解的,她的出身給他她造成太多太多的煩惱,他的家庭對於她男朋友的要求也是極高的,這也是這些年為什麼她找男朋友都不輕易的原因之一,但是趙朗經過她長時間的考察和了解認為是合格的,是一個有為的上進的,帥氣的,非常非常不錯的青年,非常讓人心動。 book18.org

「趙朗有什麼問題?他所說的威脅究竟是怎麼回事?」王薇雅繼續問道。 陸丹楓沒有立即跟她解釋,而是先給他她擦乾了身體,拿了一杯熱咖啡讓她喝下去,然後給他換好了衣服,這才把楚干找了過來。 book18.org

這件事楚干來做比她做要合適。 book18.org

楚干實事求是的把陸丹楓對她的拜託,以及她對趙朗和趙朗家族的調查,從頭到尾娓娓道來,重點是趙朗和林四狗當年的案件。 book18.org

只不過楚乾的陳述這件案件的時候,並沒有說是為了王薇雅,而是說他在辦理文物案件的時候,重點關注了林山虎,突然間發現了林山虎當年的案件,而那個案件他發現了端倪,由此牽引出來趙朗。 book18.org

所以後來他才去看守所找了當年辦案的警察,杜愛國來證實當年的事情。經過有技術的審問杜愛國承認當年林山虎入獄是替趙朗頂罪,由此他才關注了趙朗。 book18.org

緊接著風姐便讓他調查了趙朗。沒想到這世間有巧合,正好趙朗的案子涉及到了當年的事情。 book18.org

「雖然這件案子現在想要翻過來非常非常難了,但是當年的人還健在,這家案子幾乎肯定就是一場冤案,我還在調查和取證過程中,正好楓姐知道我在這裡任職就讓我幫忙調查趙朗,誰知道事情就有這麼巧合,我跟楓姐說了這件事之後,楓姐就比較擔心,這才讓我出面警告了趙朗離你遠點。」楚干陳述的基本上都是事實,尤其是最後這句話陳述的大部分都是事實,但是順序錯了,重點也錯了。 他不是在調查當年的案子,而是在調查趙朗牽扯出來當年的案子。順序錯了,結果就截然不同,給王薇雅的感覺就不同,從刻意算計到無意發現保護自己。這種感覺是不一樣的。 book18.org

「你確定當年趙朗涉案嗎?還有當年那人判的是什麼罪?」王薇雅問道。 「百分之百確定趙朗一定涉案,而且他還找人替他頂了罪,趙朗當年涉案的內容是入室搶劫致人受傷。」楚干說道。 book18.org

「不可能,趙朗的家庭經濟條件一直很好,他怎麼會入室搶劫?你不覺得有問題嗎?或者說你在騙我?」王薇雅盯著楚乾的眼睛冷漠地說道,想要看出他撒謊的端倪。 book18.org

「當年的卷宗就在這裡不可能造假,而且我跟當年辦案的警察杜愛國也聊過,問了這個問題,他沒有給出明確的答覆,他只是知道當年入室搶劫的是趙朗,而頂罪的事林山虎,詳細的內容趙家諱莫如深。而且趙朗母親的死亡也疑點重重。」 book18.org

楚干十分坦然的說道。王薇雅更加的失望起來,一點自己沒有看錯人的希望都找不到。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繼續問道。 book18.org

「跟我說說你們調查的趙朗是什麼樣的人?」王薇雅咬著嘴唇說的。 「其實我們說什麼,你也未必相信,不如我們去見見當年的當事人,也許你能知道的更多。」楚干知道自己勝利了,知道楓姐這一關恐怕過了,立即說道。 「趙朗現在怎麼樣?他是不是也被下藥了?」王薇雅咬著牙問道。 book18.org

此時他的心情複雜極了,一方面他對趙朗負出了真情實感,十分希望這一切都是家庭為了阻止他跟人談戀愛而放出的煙霧。但是另一方面在鐵一般的事實面前,王薇雅有些動搖了,他發現他並不了解趙朗,不了解他的過去,只是了解它的表面而已。 book18.org

「嗯,這個問題其實我不太好回答,但是你問了那我就告訴你,趙朗的確喝藥了,不過他喝的是壯陽藥。」楚干假裝無奈的說道。 book18.org

王維雅聽了之後,一腳把面前的桌子給踹翻了。 book18.org

「為什麼他為什麼這麼做?他沒必要這麼做啊?」王薇雅依然心存疑問。 「傻丫頭,他想生米煮成熟飯,然後讓你幫他渡過難關。你說按照你的性格,你不知道這些情況的時候,會不會貿然的幫他,就算你不會,如果你死心塌地,你覺得王叔叔不會幫他嗎?」楓姐這時候走過來說到。 book18.org

陸丹楓這純粹就是猜測。是根據王薇雅的性格進行了猜測。雖然是胡亂猜測,但是確實是猜中了趙朗的真實心思。 book18.org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他會這麼對我,欺騙也許是真的,但是他不會在這件事上這麼對我?」王薇雅腦袋極度混亂,但是他依然不敢相信趙朗會如此對待他會這樣卑鄙無恥。 book18.org

不過一旦下藥是真的,自己一片真心都給了狗。 book18.org

「今天這個場面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到了最後其實這個屋裡就剩下了你們兩個人,我已經把這個溫泉會館大大小小的人全都扣住了,一個一個身自然能審問出什麼問題來」楚干說道。 book18.org

既然要審問那自然是要快,不要給這些人留下任何反應的機會。王薇雅就在旁邊聽著。 book18.org

整個溫泉會館從裡到外里里,包括服務員,保安經理在內,眾口一詞,都是今天趙朗包場了,只要得到他的暗示vip 場地的所有人都會緩慢退場,他們一口book18.org

咬定,只是以為趙朗要安排一場浪漫的聚會,給女朋友一個驚喜,這種大手筆幾年難得一次,而且大家也想成人之美,所以沒有故意打擾。 book18.org

甚至陸丹楓進來的時候,保安還盡力的去阻止了,他們以為陸丹楓是趙朗的女朋友過來搗亂的。 book18.org

聽完這一切,王薇雅的腦袋懵懵的。她無論也不敢面對這個真相。 book18.org

當然這個真相是有人故意安排給他們的。現在在整個豐城,誰敢得罪林四狗的人很少。這個溫泉會館的所有保安,都是出自林四狗的保安公司。 book18.org

所有人事先都排練過。而且還有劉慶在暗中控制。 book18.org

本來這個計劃不是這樣的。阻隔陸丹楓,其實只是想把她支開,今天這個計劃林四狗是真的想要成全趙朗的成全他的好事,以便讓楚干發怒,無論楚干背後的勢力是誰,林四狗成全了他,然後激發楚乾的怒火,那麼自己翻案的事情其實就可以提上日程了。 book18.org

至少能給趙朗製造無數的麻煩,能讓自己有機可乘。可是誰知道計劃執行到半路,陸丹楓突然間覺醒了,直接打破了所有原計劃,衝進來把把薇雅給救了。 劉慶立即調整計劃,趁著警察來的時候,救援王薇雅的時候,他對這些保安服務員進行了串供。並且偽造了帳單。 book18.org

而且楚干在審問的過程中,有意無意利用自己的身份技巧把漏洞給補全了,此時此刻無論是真是假,無論是怎麼回事,楚干都會有意識的幫他們把這個謊圓了,把這盆髒水徹底潑在趙朗身上。 book18.org

計劃出了問題,林四狗自然是第一時間知道的,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只能任由劉慶臨場發揮去控制事態的進展,好在現在有了一個很好的結果。 book18.org

而且他猜測,既然楚干想要威脅趙朗,那麼一定會有意識的幫大家把漏洞補全,林四狗猜的非常正確。在這件事上,雙方的配合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默契。 趙朗被關了起來。罪名是迷戀奸。如果事情查不清楚,假的就會變成真的,趙朗從來沒有如此無助過,他只希望王薇雅能夠聽進去自己的解釋,能夠給自己一次機會,此時他心中急速的寄存者,究竟是誰想要算計自己究竟該如何才能脫困?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