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九十三章 隔壁浪叫好戏开场 作者:xinlongmen

.

【流氓大亨】

作者:xinlongmen2020-8-29发表于S8

第九十三章 隔壁浪叫好戏开场

陆海朝进医院看望赵嘉禾。不是他早点不肯来而是赵嘉禾不让他来。因为那个时候赵朗每天不定时的来,父亲虽然很少来但是也间歇过来看看看,她不想让家里人知道陆海朝的存在,尤其是在跟赵朗有隔阂之后,陆海朝就更不想来了。

理由很简单,赵嘉禾总要有点自己的力量。不让赵朗知道陆海朝的存在,方便陆海朝在外围帮助赵嘉禾办事。现在母亲送进坟墓了,赵朗忙着陪王薇雅,那么赵嘉禾就把陆海朝给喊来了。

“把门关好。”

陆海朝进门之后,赵嘉禾躺在床上急切的说到。

陆海朝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还是把门关好。来到赵嘉禾的身边。 “怎么了嘉禾,手臂好点没有?”陆海朝假装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痒痒!”

赵嘉禾想着林四狗房间的场景,舔了舔嘴唇说到。

“骨头正在生长,很正常,我给你带了痒痒挠,你轻轻的隔着石膏挠挠敲敲。”陆海朝想的还是很周到的。

“我说的是这里痒痒。”

赵嘉禾说著把拉着陆海朝的手放在自己的两腿之间,然后用大腿夹紧。

陆海朝秒懂,手指立即在两腿之间摩挲起来,一阵阵摩擦的感觉隔着医院的松垮病号服,隔着内裤传递到自己敏感的小穴上,让赵嘉禾感觉到一阵阵的舒服,小穴逐渐湿润起来。

“嗨哥,我好想你,想你的大鸡吧!亲我。”

赵嘉禾感受小穴的摩擦呢喃说到。

陆海朝一下子兴奋了,在医院操,他还没尝试过。一低头跟赵嘉禾亲吻起来,同时手上更加用力的揉捏,最后听著赵嘉禾的呢喃声音不过瘾。把手伸进了赵嘉禾的内裤里面,竟然感觉到了湿漉漉的阴毛和小穴门口。 “别,洗洗手,顺便把鸡吧也洗干净,我给你吃。”

赵嘉禾赶紧组织陆海朝说到。

陆海朝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站起来兴奋的跑到厕所一阵冲洗,顺便把鸡吧也洗干净。等他洗完之后兴奋的大家伙竟然硬邦邦的九十度傲立,一点压不下来,只能这样提着裤子走出来。

赵嘉禾一看陆海朝的大鸡吧立即兴奋起来。这些日子没玩她已经很想了。加上被林四狗那个淫荡的场面刺激,更加让她淫荡起来。

等到陆海朝来到了床边上,赵嘉禾一伸手抓住了陆海朝的大鸡吧。

“嗨哥哥,我好想你,好想你的大家伙,想要……···”

赵嘉禾一边扭动身体一边舔著嘴唇,媚态十足。

她实际上比陆海朝大,但是一旦发情了别说叫哥哥,叫爸爸都行。

“他也很想你,赶紧服务一下他,他要是爽了一会儿直捣黄龙操死你。”

陆海朝把大鸡吧放在赵嘉禾的脸上激动的说到。

赵嘉禾嗤嗤的笑了。

“坏哥哥,人家这就来拉哦。”

说著话媚态十足的看着陆海朝。同时伸出小舌头舔了舔龟头,让陆海朝的鸡吧更加硬了气啦。

陆海朝这一段时间跟王蕊没少玩,各种花样各种操。王蕊十分配合。他以为自己不再想赵嘉禾了。谁知道见到这个小骚货之后竟然更硬了。尤其是看着她现在给自己舔鸡吧的时候,忍不住想要使劲儿操她。

赵嘉禾闭上眼睛迷醉的回忆著林四狗那天操那个护士嘴的场景,把陆海朝的大鸡吧一寸寸的吞进自己的嘴里,同时使劲儿吸著大鸡吧发出嘶嘶的声音,喉咙里淫荡的呻吟著。赵嘉禾的欲望极强,林四狗那个传教士的姿势,以及现在林四狗封城大哥的身份,再加上林四狗那个大鸡吧,这一切都让赵嘉禾产生深深的占有欲望。

但是短时间内难以完成,她只能闭上眼幻想着这是林四狗的大鸡吧忘情的吞吐起来,发出淫荡放浪的声音。

感受着自己的大鸡吧被赵嘉禾火热的小嘴吞进去,听着她喉咙里面发出的淫荡呻吟声。一寸寸的火热吞入自己的鸡吧。陆海朝终于忍不住了,大著胆子抓住赵嘉禾的脑袋,腰部用力调整好姿势对著喉咙的方向缓缓的插入自己的大鸡吧。赵嘉禾浑身一颤,竟然顺从的仰起头让大鸡吧直达喉咙,深喉完成。

以前赵嘉禾也吃过陆海朝的鸡吧,但是决不允许深喉。这次竟然非常顺从。陆海朝非常兴奋,摁住赵嘉禾的脑袋,大鸡吧在她的喉咙里面摩擦起来,快速抽插十几下猛然间拔了出来。

赵嘉禾立即红著脸干呕起来,口水和粘液顺著嘴角往下流。小脸憋得通红。一阵阵喘息。

陆海朝知道糟了,刚才自己草率了,这下等著狂风暴雨的怒骂吧。谁知道赵嘉禾缓过来之后不但没有发货,反而媚眼如丝的看着陆海朝舔了舔嘴上的粘液,她刚才闭着眼感觉好像是林四狗的大鸡吧插入了自己的喉咙。自己好像被那个男人征服了。好爽。

“再来,操我的小嘴,我要……”

赵嘉禾迷醉而淫荡的说著一张嘴把吞下了陆海朝的鸡吧,而且自己还仰起脖子躺在床上让他插入的顺利一点。

陆海朝一听,我操,竟然还有这好事儿,立即不客气了。调整好姿势,把操王蕊的各种姿势拿出来,双手抓住赵嘉禾的胸揉捏起来。赵嘉禾仰著脖子陆海朝的鸡吧直接插进她的嘴里,顺势喉咙里面。看着她的喉咙膨胀起来,感受自己的大鸡吧被包裹,立即抽插。抽插四五下猛然拔出来让赵嘉禾缓口气,然后继续抽插,而双手使劲儿揉捏她的而两个胸。

如此持续了两三分钟,赵嘉禾一阵阵干呕拍打陆海朝的屁股。陆海朝这才把鸡吧拔出力,把赵嘉禾扶起来。

赵嘉禾红著脸干呕,这次鼻涕眼泪还有嘴角的粘液都出来了。陆海朝赶紧给她找毛巾擦一擦。

“别管我,好爽,操我,操我小骚逼,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吧操我……”赵嘉禾喘息著说到。

陆海朝立即脱掉她松垮的病号服,和黑丝小内裤。果然小穴在滴水已经湿漉漉的了。

陆海朝拍了拍她的屁股,让她撅起来。压下大鸡吧对住小穴,用龟头摩擦了几下然后毫不客气的一用力,挺腰送鸡吧,噗嗤一下大鸡吧插入了一半。

“我操,真他吗的骚啊,湿成这样?”陆海朝感叹。

“操我,哥哥,操我小骚逼,我要……”

赵嘉禾趴在床上撅起屁股,喉咙被插入的恶心感觉,还在冲击她余韵不消,紧接着小穴被鸡吧插入,感觉好刺激。想象著被林四狗狗强奸的感觉不由得发骚放浪起来。

陆海朝不知道这一切,她不知道自己操的女人其实把他幻想成了林四狗,就算知道估计也会吓得阳痿。现在的林四狗在封城可以说人没出来但是已经如日中天。而且就在隔壁。他没出来但是他的小弟在外面却做得好大声势。跟以往的大哥不同,一旦得势之后咋咋呼呼生怕谁不知道一样。

林四狗现在的这些小弟一个个全都凶狠而内敛。对外的事情以谈为主,谈不拢再动手。平时低调内敛,甚至遵纪守法。吃饭给钱泡妞送花。谈不上文明但是绝对是守法公民。一个个出来之后谈不上西装革履,但是各个文明讲道理,就跟大公司上班的白领没什么区别。

这是孙昌盛给出的主意,时代不同了,流氓不应该挂像,尤其是在四海楼林四狗一战封神之后。封城的江湖实际上就是林四狗的江湖了,这个时候不用凶狠给外人看了。因为震慑力量已经足够,反而表面要更加遵纪守法。

一些生意要跟黑道切割成为正经买卖,震慑力量足够的时候,就要让下面的人去办事。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出手。表面上要洗白,黑社会的事情暗中控制就好。从流氓向着一个流氓大亨去转变。

这件事林四狗是同意的,所以林四狗的手下刘庆,刘森茂,刘森强,三蹦子,黄毛这些人在不断转变。从著装到气质都在慢慢的改变,现在还不伦不类的。但是随著时间的推移会变好的,变成穿西装的流氓。

陆海朝大鸡吧一插到底,感受赵嘉禾的风骚热情也不客气了,啪啪拍击著赵嘉禾的屁股,大鸡吧进进出出。赵嘉禾淫声浪语的配合着。

隔壁林四狗正在跟朱萍瑜策划另外一件事。赵朗想要凭借王薇雅一冲而上,朱萍瑜觉得不会允许,林四狗也不允许,不过显然有人也不允许,那么林四狗就要利用这件事。不过先给赵朗制造一点机会,刺激一下楚乾和那些背后的人。两个人正在商量计划的步骤。 朱萍瑜听著林四狗的计划,还有对人心的把握突然间觉得有些可怕,这个家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流氓,虽然她最近通过林四狗一系列的事情,知道了林四狗不简单,可是没想到一个高中不好好学习,蹲监狱六年的家伙竟然如此聪明,而且显然对人的心理掌控的十分到位。而且计划之恶毒,简直就是绝户计。

“这不科学,你天生聪明或者大彻大悟我都能理解,但是这么聪明也有点过分了,让我觉得这大学和人生都白过了。”朱萍瑜看着计划说到。

“监狱是最好的大学,因为那里所有的教学都是带血的,所有的人生经验都是残酷的。只不过学来的都是害人的东西。其实监禁对于我来说是失败的。因为没有劝我向善,反而送给了我一把刀。”林四狗感叹的说到。

“所以你进监狱不后悔了?”朱萍瑜问道。

“你看我现在风光么?”林四狗反问。

“风光,也很危险。”朱萍瑜说到。

“对,如果给我选择,我宁可回去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去追许美琳,然后回到这里当个老师什么的,一起跟她生个孩子,过平凡普通的日子。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林四狗说的袒露心扉。

“许美琳?你还是算了吧,那是金光玫瑰,要阳仔花棚沃土里面的。你以为她为什么选择韩光远,还不是韩光远有钱养得起她,如果你是一个小教师你以为她会跟你?"朱萍瑜明显歪楼了,不过却也一针见血点破了许美琳。

“你这是嫉妒吧,当初在学校的时候你们两个就不对付。现在还放不下成见?”林四狗笑着问道。

“她太虚伪,却又装纯情,看不惯。不过我当年也是蠢货,就知道看脸。”朱萍瑜说到。

说到这里两个人都有些感叹,六年前的两对情侣,现在终究也变成了相爱相杀。尤其是赵朗和朱萍瑜,现在终究要变成生死仇敌。

两个人正在感叹陷入沉默,突然间隐约听见隔壁传来声音。

“操我……操我……使劲儿操我,好舒服。”

这就尴尬了。 “我操,隔壁很生猛啊。在医院就弄上了。也不小点声?”

朱萍瑜久经沙场根本不在乎,或者假装不在乎。

“赵朗的妹妹,而且正在弄她的那个男人是我安排给她的。效果不错成功激发了她的野心,她现在一心想要弄死她哥哥。这个计划有她的一环。”林四狗不在意的说到。

“你对赵家的人下手真狠啊,一个小姑娘你也下得去手?还是对人家小姑娘有意思?”朱萍瑜揶揄的说到。

“听这叫声如此老练深邃,你觉得她还是个小姑娘?不是省油的灯,再说如果心中没有这个想法,我无论如何是激发不出来的。之所以表现出来,就是因为压根就是这么想的,我只是帮她提前放大而已。”林四狗嘲笑着说到。 “从声音就能听出来老练,看来你也是床上老手啊,难道监狱里还提供这样的教学?”朱萍瑜明显继续跑偏。

“使劲儿,操死我……使劲儿,操拦我的小骚逼,啊……好哥哥,你操的我的小骚逼好舒服……”

断断续续的声音急促的传来。

赵嘉禾高亢而尖锐的叫声极具穿透力,或者说她故意朝着这方向喊。陆海朝被她的浪叫声吓一跳,说到,“别让别人听见,否则就尴尬了。”但是更加兴奋抓着她的屁股疯狂的冲击起来,赵嘉禾的表现让他也格外兴奋,大鸡吧对准他的小穴猛烈的抽扎著,每一次都插到最深处,把赵嘉禾操的高潮一浪高过一浪。

赵嘉禾一再忍着没有喊出林四狗的名字,但是幻想林四狗操她已经让她高潮迭起。

“别扯这没用的了,你也去准备准备,好戏还要你配合。”

林四狗听得口干舌燥,心说这个小浪货,你玩就玩叫什么叫,还他妈的叫的这么骚。

“你尴尬了?紧张了?是不是听著隔壁啪啪的声音有反应了,这叫声的确销魂,有没有对我有想法?我也可以叫,叫的比这个要销魂哦?”

朱萍瑜舔著嘴唇给了林四狗一个媚眼说到。

“我不缺女人,你这号的我可不敢招惹。有这闲工夫磨牙不如干点正事儿,赶紧去准备吧。”林四狗开始撵人了。

“承认吧,是不是动心了。我的身材可比当年好很多,而且经验丰富,想不想试试?”

朱萍瑜进一步靠近林四狗用挑逗的语气说到。

林四狗下意识的看一看她傲人的双峰,闻着她身上的香水味,自己真的有反应了。

“滚蛋,我对你没兴趣,别来调戏我。”林四狗有些发怒。

“你当年不会没操过许美琳吧,便宜了韩光远。不如我补偿给你啊,你尝尝我的滋味儿如何?我的腿可比她的长哦。”

朱萍瑜进一步靠近林四狗。大胸几乎是压在了林四狗的身上。

林四狗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朱萍瑜身材一流,脸蛋保持的非常好,而且是女强人形象,的确很有吸引力。林四狗知道这妖精在调戏自己,自己应该保持冷静的,可是吞口水的动作,还是表明理智跟身体完全是两回事儿。

“好啊,那我不客气了。”林四狗深吸一口气说到。

朱萍瑜猛然站起来了,发出咯咯的笑声。

“自从见到你每次交锋我都被你碾压,原来你不像表面那么强大,终于找回一局。你呀想的美,自己在梦里对着我自慰吧,我不介意哦。再见……”

朱萍瑜站起来,双手托胸颤抖了一下,然后牛这股走了。

走到门口还回头妩媚的给林四狗抛了一个媚眼,扭著屁股关上门走了,路过隔壁赵嘉禾的门口冷笑了一声,立即站直了身体恢复了女强人的样子。

“他妈的,被她调戏了。”林四狗呸了一口说到。

一场突如其来的交锋,林四狗被朱萍瑜占了上风。虽然这上风自己也未必站到便宜可是依然很高兴。通过这种方式释放了内心的不安和愤怒。接下来平和的心态对付赵朗。

赵朗被监视了。这件事他和王薇雅没有发现。但是被经验丰富的陆丹枫给发现了。她发现不但有人监视赵朗和王薇雅,甚至有人暗中跟着盯着她。这让她感觉到了危险,不过她感觉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如果不是故意她不会发现的。 冬天还没过去,封城也没什么著名的景点。不过有一个温泉馆,还算是当地比较好的特色。尤其是冬天的时候,在里面温暖如春的游泳池里面游泳,然后泡泡温泉也算是一种享受。如果是VIP的房间,还能一边欣赏雪景一边跑着温泉,看着内外两重天自然是很好的享受。

赵朗带她来的就是这个地方。换上比基尼游泳的王薇雅,带著泳帽遮盖了自己的长发。身材修长而匀称,胸不大但是可观,翘臀细长直白的大腿,看的赵朗蠢蠢欲动,也让游泳馆内的男人频频侧目。

一圈游泳下来王薇雅俏脸通红,微微喘息,更是看的赵朗心情舒畅。

他也跟着游了一圈,赵朗十分注意体育锻炼和健身。浑身一丝丝多余的赘肉都没有。虽然没有强壮的体魄和八块腹肌但是也是强壮有型。加上帅气的脸,两个人在一起当真有点金童玉女的味道,让人看着赏心悦目,十分羡慕。两个人的动作很亲昵,但是也是发乎情止乎礼,没有越雷池半步可是却急剧升温。

陆丹枫被挡住了,她被两个泼妇碰瓷给挡住了,已经顾不上进去温泉馆了。两个拎着满当当水果和各种礼品的农村妇女朝着她面对面的走来,陆丹枫的注意力都被几个跟踪她的人吸引了,自然没有注意两个农村妇女。 这两个人到陆丹枫面前,被陆丹枫碰了一下,其中一个农村妇女仰面哎呀一声倒在地上,手里拎着的抱着的东西稀里哗啦落了一地,摔得汁水横流。

“哎呀,我滴个娘啊,我的腰啊。”

农村妇女躺在地上,捂著自己的屁股哭喊道。

陆丹枫这才回过身来,第一想法就是被碰瓷儿了。本来不屑一顾转身就想走,结果另外一个农村妇女直接挡住了她的去路,呼啦周围出来一群不知道什么时候埋伏好的看热闹的。

“撞了人就想走,没门儿。老少爷们儿给评评理,这女人穿的人模狗样竟干缺德事儿,撞了人竟然想跑,把我姐姐撞坏了你赔。”那个农村妇女高声喊道。

陆丹枫很冷静,她不说话小心戒备这周围的人,冷静的看着那个妇女。在确定跟踪那些人不在人群里,而且这些人也不像是有危险的样子,这才开口了。

“你想干什么?要多少钱开口。”陆丹枫淡定的说到。

对于她来说,钱能解决的事情不是事情。

“放屁,有钱了不起啊,有钱能解决一切啊。你当我们是碰瓷的么?我们不讹你,我姐摔坏了你送她去医院。如果检查结果没问题,我们自己拍拍屁股走,如果检查结果有问题,花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我们农村人也有良心不讹人。”

农村妇女抹了一把鼻涕说到。

这一瞬间陆丹枫以为自己真的看错了,难道不是碰瓷?是自己不小心碰到人家了?看这意思真的没有讹人的意思啊。

“很对不起碰了这位女士,不过我还有事儿,不能陪你们去了。这里有两千块钱,你带她去看医生,你看这样好不好?”

陆丹枫无暇顾及事情的真假,纵然是碰瓷这些也够了。

就在她被阻挡在温泉馆外面的时候,赵朗和王薇雅又游了两个来回,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休息。

这里提供各种饮料,赵朗特意选择了几种赵氏集团开发的饮品放在桌子上,打开之后让王薇雅品尝。又告诉王薇雅,赵氏集团走的是平民路线,这些东西不高档但是销路不错,等到打出知名度之后,会逐渐开发高端产品,到时候两条腿走路集团会发展的更快。

赵朗有些炫耀点到即止,多说了效果反而相反了。王薇雅很认真的每一种都喝了一点,感到除了甜味儿和特殊的香料味道之外也没什么。 “你喝不惯也正常,都是低端产品其实都是各种香料的集合品。不适合你这种口味清淡的,也就是糊弄消费者的一种噱头,没办法的事情,真诚无人爱,套路得人心,商业套路而已。我给你换了火山岩矿泉水你喝这个。”赵朗打开一罐矿泉水说到。

“我也不是什么高级的人,谈不上喝不惯。可以尝尝看啊。”王薇雅很注意赵朗的感受说到。

“在我的眼里你就是最高等的人,应该享受最优质的生活和最好品质的东西。”

赵朗把矿泉水递过去顺便递过去的还有浓浓的情话。

王薇雅被哄得眉开眼笑,俏脸泛红。心脏砰砰的乱跳。

赵朗看的口干舌燥,但是还是保持理智,打开另外一瓶矿泉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喝完之后舌头感觉到了一点点苦味儿,不过也没有在意,可能是刚才介绍自家饮料的时候喝了几口,这时候跟火山岩矿泉水混合之后,产生了不好的味觉效果,所以也没有在意。

他没有在意瓶盖上有一个细微的针孔,王薇雅更加没有在意。她心里装著赵朗的情话,从里甜到外面哪里还注意嘴里是苦是甜。

此时他们两个感觉眼里只有对方,甚至顾不上周围的一切。两个人相互看着,越是看就于是情深意切。

殊不知周围的人正在慢慢的退场,就剩下他们两个了。今天这里有人包场,其实所有的其他客人都是有人假扮的。

这一场大戏突然间就开场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