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九十九章 伏特加烧小骚穴 作者:xinlongmen 校对:Cslo

.

【流氓大亨】

作者:xinlongmen 2020-9-8发表于S8

第九十九章 伏特加烧小骚穴

赵朗退出赵家的财产继承这让赵红军得以大展拳脚,也让赵嘉禾放心了,她 现在十分放心因为协议已经签完了,赵朗后悔也没有用。那么也就是说现在自己 从法律上来说,是赵家财产的唯一继承人,赵家数以几亿计的财产,将来都是自 己的,还有比这更开心的事情么。

所以没有了后顾之忧之后,在这一刻,她爱玩的心思又爆发出来,今天打发 走了保姆提前给她放了假,自己准备了酒要跟林四狗痛饮一番,醉酒乱性之后当 然自然少不了大战一场。

林四狗这种男人,一统黑道势力成为封城的大哥,可以说是站在了男人的巅 峰。玩陆海朝一点意思也没有,玩林四狗这才能让自己有成就感。而且那种被强 奸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被这种男人粗暴的强奸,让她持续回味了好几天。陆海 朝跟林四狗一比就是娘炮一个,一点兴趣也没有,只能临时抓来解决饥渴问题, 过瘾就不用指望了。

林四狗的狂风暴雨让她欲罢不能,所以赵嘉禾今天来拎着酒,很好的酒,就 是找林四狗来约炮来了,就是来找操来了,她的小穴已经痒痒好几天了,她身上 的伤已经好了,这让他觉得很不过瘾,要继续来一波。

她眼神中的欲望简直是赤裸裸的,四个小弟都已经看出来他这种状态。羡慕 大哥的艳遇自然是不要不要的。看她没有什么威胁便不能挡着大哥的好事,所以 自然就放她进去了。

“你来什么事儿?看门的呢,怎么放你进来的?”林四狗停止练拳,看着赵 嘉禾问道。

这个泻火的小骚逼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这就是一个蠢货,不知天高地厚, 一心只想着自己。这种人十分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惹出祸来连累自己,所 以林四狗不愿意搭理她。

泻火的小骚逼,泻完火了自然也就没什么用了,林四狗现在的火气不是很大, 所以说对她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如果自己想女人就近的姚兰溪花样百出,还有粉 嫩一碰就出水的杜可儿,疯狂的孟嘻嘻,甚至可以来一次四人行。根本无需这个 心怀鬼胎的小骚逼。

林四狗不耐烦和蔑视的眼神,让赵嘉禾更是兴奋,对,就是这种眼神,不理 一切,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眼神,这种男人才有让自己征服的欲望。那些像哈 巴狗一样围着自己跪舔的男人,有什么意思?不过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不要怪他们,像我这么漂亮的女人想要见你,他们怎么会阻拦呢?谁敢坏 了大哥的好事?”

赵嘉禾扭着自己的小翘臀,妩媚的说着。一边说还一边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 胸,让自己的病号服紧紧的贴在自己两个挺拔的胸上,两点乳头十分清晰的对着 林四狗显示里面她没有穿胸罩。 林四狗觉得要是自己也是一个看门的小弟,估计也不会阻挡一个风骚的女人 去找大哥,那不是坏了大哥的好事吗?看来以后要特别交代一下,不能让这个小 骚逼过来,或者自己应该出院了。

“你要是喜欢玩,那四个都是你的,拿去随便玩儿!”林四狗毫不客气的说 道。

“他们可不是你,我只喜欢你,喜欢你那个大家伙!”赵嘉禾妩媚的给林四 狗抛了个媚眼。 林四狗心说,你们赵家人一个个是不是都TMD有精神病?你妈喜欢乱玩男 人,你爹喜欢别的男人给他戴绿帽子,你后妈让我操的嗷嗷直叫,现在你又送上 门了,我是除了你亲妈外,你们赵家的女人我都操遍了。今天你TMD竟然在主 动找操,你们赵家人真是牛逼。

林四给自我心里说着,咀巴也没有多说什么。

“今天没兴趣,我也得注意身体,没空跟你玩儿,赶紧滚!”林四狗毫不客 气的说道。

自己上次偷偷操了赵嘉禾,弄得满床都是水,姚兰溪就跟自己没好气了好几 天,甚至借着打针的机会,把自己的屁股扎的快成筛子了。自己现在可不敢撩拨 那个娘们了,落到人手里得服软。虽然每天自己各种补气补血的药吃着伤口已经 完全好了,可以打架练拳了,但是依然惹不起姚兰溪这个拿针头的。那东西扎在 屁股上绝对不好受,尤其她故意扎自己的时候。 为了自己的屁股不再受伤,林四狗真的不愿意再招惹这个小妖精。

“我来是有消息告诉你,是跟你庆祝赵朗玩完了,你知道吗?赵朗完了。” 赵嘉禾丝毫不理林四狗厌烦而赶他走的态度,凑了上来,把酒放下兴奋的说道。

“怎么?死了?他是在监狱里上吊自杀了,还是后门被人通火车了?不对, 这都不叫玩完了,还是有什么消息我不知道的?”

林四狗有袁露露这个内奸自然是赵家的消息什么都知道,不可能赵朗有什么 事他不知道,所以态度随意的问道。他认为是赵嘉禾没话找话的一个借口而已。

“就在前些日子,你召开武林大会的前两天,赵朗跟我爹签了协议,放弃我 母亲以及赵家所有的继承权,虽然我爹给了他五千万,但是他已经没有了赵家的 继承权,也就是说赵家以后都是我一个人的了,他完了。”

赵嘉禾兴奋地说着,拿自己的胸去蹭林四狗的胳膊,抬头看着林死狗的脸色, 想从他的脸上寻找到兴奋点。

林四狗愣了一下,心里咯噔一下。先不说赵朗是不是真的完了,赵嘉禾所谓 他召开武林大会那天指的应该就是四海楼他请客的那一天,这事已经过去快有一 周了。再加上赵嘉禾说还要往前两天,那么也就是九到十天的时间,而这么长时 间袁露露不可能没有收到消息,可是自己却没有收到消息。

林四狗十分机警,他觉得可能是袁露露出了问题。以前那个骚娘们是三天两 头的骚扰自己,不是电话就是微信,各种联系甚至赵家的风吹草动,芝麻绿豆的 事他都要跟自己说,尤其是赵红军说过什么,甚至操她用什么姿势都会跟自己说, 可是九天多了,这么重要的消息,她一点没跟自己说。

这个时候如果他还没意识到袁露露出事了,那他就是傻子。不一定是袁露露 的本人出了什么事儿,还有可能是这个臭娘们改变了主意或者说不需要自己了。

对,这骚娘们儿是觉得不需要自己了,赵朗走了,她面对的只有赵嘉禾一个 人,而赵嘉禾这个入的愚蠢程度,恐怕很多事都想不明白。

那么袁露露的心态很可能是发生了变化,她接下来的目标肯定是要给赵红军 生个儿子,如果这个儿子生出来,可能就意味着她要让这个儿子继承赵家的财产, 她也就可以顺势成为赵家的太上皇。成为赵红军合法的妻子,玩一手小三上位。

林四狗抓到了问题的关键,也有了明确的猜测。低头看着赵嘉禾,一伸手粗 暴地捏着她的小下巴。 赵嘉禾的心怦怦地狂跳,开始了,这就是要开始了吗?我已经期待很久了, 快来凌虐我吧,让我再次迎接狂风暴雨,我期待已久了,赵嘉禾心里想着,下意 识地夹紧了双腿,因为小穴好像有点痒痒。

“赵朗都已经玩完了,也不用我再去找人杀他,你还上我这来勾引我干什么? 你是纯粹来找操的吧,你个小骚逼,是不是他妈欠操,老子现在心情又不好了。” 林四狗说道,其实他的心情没有那么不好,只不过袁露露真要是改变了心思 一定会出问题。

今时今日他已经是封城的社会大哥,有钱有人有势力对上赵红军也不会毫无 还手之力,但是他不想轻易的惹上这么一个庞然大物,袁露露这傻逼,万一哪句 话或者哪件事不小心得意忘形漏了天机,那么赵红军的眼睛便会盯住自己。 没了赵朗没了李红霞这两个让赵红军心烦意乱的麻烦人,赵红军可以说是解 决了精神上和现实生活中的枷锁,他真要全心全意地动起手了对自己,那才是真 麻烦。

赵朗这一退,退的真是适合恰到好处,没想到这个溷蛋还有这种决绝的心思, 他这一退,形势立即发生了变化,袁露露很可能背叛了,所以赵朗这一退,等于 险些把自己推向赵红军的对面。所以要给赵红军找点麻烦,要给袁露露制造点威 胁。不过这个念头在他心中也就是一闪而过。

“因为我喜欢你啊,你要心情不好可以拿我发泄呀,我可以当你的泄欲工具 哦!操我,想你操哦!”赵嘉禾扭着小腰,兴奋的小屁股都快颤抖了。

记得上一次也是这个家伙心情不好,把自己操的魂魄都找不着了,那滋味真 是爽啊,让自己一连爽了半个月,稍微碰一下都感觉能让自己高潮,难道今天又 要来了吗?

林四狗伸手隔着衣服,轻轻的捏住了她的小乳头。稍微一用力。赵嘉禾嗯一 声倒吸一口凉气,感觉浑身象通了电一样,小屁股瞬间夹紧,感觉自己要流水了, 来了来了就是这种感觉。

“你TMD还真是个小贱逼呀,上门找我来操,那我TMD就不客气了,跪 下主动点儿!”林四狗大声的说道,用手拍了拍她的脸。

赵嘉禾十分兴奋,拿起枕头扔在地上噗通就跪在了林四狗道跟前,然后伸手 脱掉林四狗的裤子,终于看到了那个让他魂牵梦绕无数次,在梦中回味高潮的大 鸡巴,虽然还是软的,但是依然是又黑又长。

伸手抓住大鸡巴,一张嘴就把龟头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努力的吞吐起来,抬 头小眼神儿魅惑而销魂。

林四狗不想操赵嘉禾,但是他有些事想不清楚,趁着赵嘉禾给他吞吐大鸡巴 的时候,他把赵嘉禾拎的袋子打开了。

里面是一瓶酒,一瓶白酒,以他对酒的认识根本看不出牌子,但是他依然把 酒瓶子拧开了。对着自己的嘴,咕咚就喝了一口,一股浓烈的酒香充斥在口腔里, 炸裂的酒气直冲脑门,好烈的酒,咕咚一口咽下去,感觉一条火线直接钻进了胃 里,瞬间浑身都被燃烧起来。烈酒入喉,大鸡巴被赵嘉禾卖力地吞吐着瞬间勃起。

“这酒真TM的够劲儿,你这小骚逼也TMD够骚,继续,没叫你停!”林 四狗说着咕咚又喝了一口。

“我是想告诉你,这酒是顶级的伏特加,烈酒别喝多了。”赵嘉禾说着舔了 舔嘴唇,一张嘴又把鸡蛋一样的大龟头吞了进去。

林四狗享受着赵嘉禾的吞吐,还不过瘾,扶着赵嘉禾的脑袋,大鸡巴使劲往 里怼了两下,插的赵嘉禾感觉自己整个口腔都膨胀爆炸了,顶着自己的喉咙,实 在难受,这个姿势是无法深喉的。

赵嘉禾被顶的难受,吐出林四狗坚硬如铁的大鸡巴。林四狗冷酷的看着他, 一伸手捏住她的两腮,赵嘉禾就被迫张开了嘴巴。林四狗把酒瓶子直接塞进了赵 嘉禾的嘴里。

无法闭嘴的赵嘉禾,只能动着喉咙,咕咚咕咚咕咚三大口,伏特加全都灌进 了肚子里。林四狗拿出酒瓶子,赵嘉禾枪的一口酒喷了出来,喷的一大鸡巴都是。

“不能这样灌,我这酒劲儿太大,我会醉的!”赵嘉禾喷出一口酒,呛的鼻 涕眼泪都出来了,喘息的说道。

林四狗哪里搭理他,一伸手抓着她的头发把她薅了起来,赵嘉禾赶紧顺从的 起来,否则头发被扯会很痛。这种狂暴的感觉再次降临他的全身,而伏特加喷在 鸡巴上让林四狗觉得十分火热膨胀。

“别,别闹,别这样扯我头发,我刚做的,很疼啊,你放开!”赵嘉禾伸手 抓着林四狗的手说道,林四狗把酒瓶子放在桌子上,一伸手扯开她的病号服裤子。 这小骚逼里面竟然是真空,抬脚把她的裤子蹬掉,伸手抬起她一条腿,正好 看见她已经剃光阴毛的小穴,林四狗毫不客气端着大鸡巴对准小穴,勐然的就插 了进去,一插到底,直接把赵嘉禾摁在床上。

“噢……”赵嘉禾一声惨叫,给大鸡巴直接撑开了小穴直插到底,二十多厘 米的大鸡巴,毫不客气去插进去十之八九,赵嘉禾感觉自己的小穴被撕裂了,太 疼了,这次比上次疼得还要害厉。

瞬间赵嘉禾就明白了,自己刚才一口伏特加喷在了林四狗的鸡巴上。现在那 个鸡巴正在操自己的小骚逼。

六十度的伏特加跟酒精是没有区别的,林四狗被他一口喷在鸡巴上,只是觉 得火烧的热,所以一下子插入她的小穴之中,这下可就是真的燃烧了。

林四狗是觉得自己的大鸡巴在被燃烧,但是有赵嘉禾的小逼包裹,这也是觉 得非常舒服。可是赵嘉禾可就惨了,浇上伏特加的大鸡巴插进小嫩逼里,那滋味 简直是撕裂般疼痛,肉壁火热一般的滚烫,加上林四狗没轻没重疯狂的抽插,赵 嘉禾只有嗷嗷的浪叫。

“我操,疼……疼操死我了,别……轻点……轻点,疼,我的小骚逼太疼了, 拔出去洗洗··……大鸡巴上面有酒……有酒··啊···,你轻点,哎呀……啊…… 啊……啊……”高亢的叫声不受控制,一波又一波扯着喉咙高喊

这声音直接穿透了房门,让外面的四个小弟听了直哆嗦,相互看了一眼心说 我操,太TMD骚了,只听了两声叫声,四个小弟便统一转身面向墙站着,因为 自己的鸡巴也硬了。

没办法,四个人只能往外移往走廊的外侧移动,这样可以让外边的人不要进 来,也听不到这种奇怪的声音,但是赵嘉禾的声音太他妈有穿透性了,即使站在 走廊的一边,也能听见他断断续续嗷嗷的浪叫声!

四个小弟既欣赏赵嘉禾的风骚放荡也佩服大哥的战斗力,能把一个女人操成 这样,光是靠一个女人自己喊是喊不破的。

赵嘉禾觉得自己疯了,自己的小骚逼被火一样燃燃,受到被大鸡巴疯狂的抽 插,她抓着床单死死的乱叫着。

“死了,死了,操死了啊,快停下……快停下……不行,真的操死了,那鸡 巴上有火,不对,你的鸡巴上有伏特加……你不能这么干,哎呀,疼……疼…… 啊……”

赵嘉禾感觉自己真的被强奸了,狂抽勐插来得如此勐烈,自己的小骚逼简直 被火般燃烧起来了。她虽然感觉到疼痛火热,但是一阵阵超爽的感觉,激烈地冲 击着她的神经,让她浑身颤抖,小骚逼不停地分泌着淫液,赵嘉禾感觉到自己第 一波高潮不到一分钟就来了。

“你TMD小点声,发骚也不至于喊这么大声!”

四狗暴躁了一分多钟,感觉到赵嘉禾的小骚逼软了和润滑了,这才一耳光抽 在她的脸上,你他妈这叫,是想把姚兰溪喊了吗?

“太刺激了,太激烈了,插的小骚逼太爽了,使我忍不住,臭流氓,我被你 操成这样你还打我!”

赵嘉禾抬起头兴奋的说着,一边说一边舔着嘴唇,眼睛里全是欲火之色。

林四狗拿起伏特加的瓶子,咕咚咕咚饮了两口,然后递给了赵嘉禾,赵嘉禾 一张嘴,林四狗又给她灌下去两口。

然后赵嘉禾觉得自己被伏特加冲击的头昏脑胀,可是他看见了另一个让她惊 恐的事情。那个溷蛋臭流氓,竟然把大鸡巴缓缓的拔出来,然后用伏特加淋了一 下,弄的满地把都是伏特加。

“我操,不行不行,你这样做我的小骚逼会被烧坏的,你不能这么干,你不 能啊,我的天呐,你个臭……我……啊……”

林四狗被伏特加冲洗的大鸡巴,毫不犹豫地再次插入了赵嘉禾的小骚逼,疯 狂的抽插起来,赵嘉禾高声声惨叫发出啊啊的声音!

这次比上次还刺激,一时间花容失色,急速扭动了自己的小屁股,双腿出力 蹬着想要停止,想要离开这种狂暴的抽插……

可是林四狗哪里肯放过她,既然她愿意当成泻火的工具,那自己就满足她, 还不是怎么疯狂就怎么玩,怎么喜欢就怎么操,把她折腾的死去活来,省得下次 她再不要脸的找上门来。 这种玩法他也是随意而为,以前从来没玩过,狂暴中带有快感,也让他酣畅 淋漓,他抓着赵嘉禾的胯骨强行的分开她的双腿,用力的不停的啪啪地抽插着。

“疼,疼死了死了,别用力了,放开我,你个臭流氓啊,啊……我受不了, 放开我……啊!”

赵嘉禾扭动着想要逃离,小穴里传来火热的滚烫的感觉,彷佛有无数伤口 在撕裂。

实在是烈酒伏特加让她的骚逼里的小嫩肉感受了滚烫,这感觉像有无数的伤 口在撕裂,其实问题并不大,再加上林四口的大鸡巴进进出出强力抽插,每次直 到底部的疯狂冲刺,更加刺激了她的小穴。起初三五分钟还疯狂的想要逃离扭动, 如一条刚上岸的鱼一样疯狂的扭动着,但是接下来下来的五分钟那种滚烫的感觉 消失之后反而是浓重的快感,还有浓浓的液体不断的往外喷射,那种摩擦冲刺给 他带来的快感。每一次林四狗的大鸡巴拔出去的时候,她都感觉自己所有的欲望 和灵魂顺着自己的小骚逼喷射而出,而大鸡巴再次顶回来的时候,他都感觉自己 象飞上了天空翱翔不断。

“哦……哦……死了死了,好粗……好火热的大鸡巴操死我了,好重啊,好 重,使劲……快使劲操我的小骚逼了啊……”

在烈酒伏特加的刺激之下,她的小骚逼里的嫩肉也不断的收缩包裹着林四狗 的大鸡巴,这让她带来了双倍甚至多倍的快感,林四狗的大鸡把被伏特加清洗了 一遍,虽然没有赵嘉禾那样滚烫的厉害,但是依然感觉到了火热和膨胀。再加上 伏特加喝完之后,导致他们两个人脑袋膨胀浑身兴奋,烈酒就是烈酒,不是战斗 民族,喝起来并不是那么挺得住。 赵嘉禾的声音太具有穿透力了,那种死亡式的浪叫穿透了整个走廊,让四个 小弟属实有点儿受不了。

可是紧接着更加尴尬的情况出现了。

最近许美琳过完年也要开学了,但是她已经懒得去上班,她想继续做古董的 买卖,想要在这一条道上走到黑,可是手里没有多余的货,只能继续去找林四狗 商议。

而且最重要的是韩光远知道她通过以前的渠道走了别的货,但是这个货根本 不是他的,那么徐美林这货是从哪儿来的?而且走完货之后并没有分钱给韩光远, 这让韩光远在国外异常的郁闷,他觉得徐美林是背叛自己了。

俗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韩光远终于想起这句话了,但是他深信徐美林 应该不是这种人,虽然有一些虚荣,但一定是重情重义的,可是他为什么这样做, 还有那些货是哪里来的?

韩光远以为他逃离到国外,心里惦记的都是许美琳,那么徐美琳在国内也一 定心里惦记他,这是他们的爱情,应该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他并不真正了解许美琳,他这一走和他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给许美琳带来的生活是毁灭性的打击,因为这件事让许美琳险些缓不过来,只不 过此时她已经是浴火重生了。或者说韩光远走到国外之后,在需要钱的时候把这 销售文物的渠道给许美琳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把许美琳拉下水了。或者说成为压 垮徐美林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不是爱,这是坑,但是许美琳钻进这个坑就再也不 受他控制了。

韩光远以为自己凭着爱,凭着感情能够驱使许美琳为自己做事,只是他想多 了。许美林既然已经开始在这一条道上走,并且从这交易中得到了甜头,那么她 就不会轻易的放弃!

所以趁着过年的时间,他搬出了韩光远两个人共有的新房,把这套房子完全 的还给了韩光远的父母,自己则利用从文物交易之中获得的钱财,还有以前自己 的积蓄换了一套新房。而且她也打算辞去学校的工作,自己开了一个工艺品制作 培训中心,专门教小孩子制作工艺品或者陶艺之类的东西。当然这一切都是掩盖 走私文物的方式方法。

而且在过年之后,林死狗住院期间她停止了生意,可是韩光远再次联系了她。 韩光远假装不知道他再次走货的消息,这一次他是给许美林提供了新的货源,让 他去联系另外一个盗墓团伙,他们手里有一些个珍贵的文物。

韩光远的这个决定是一咬牙一跺脚做出的,因为这个团伙绝对不是一般的团 伙,这个团伙以心狠手辣而出名。首领生性多疑善变,都是一些个亡命徒。许美 琳这个大美女,如果贸然的去联系这个团伙,后果可想而知。当初他之所以跟牛 得草合作而不愿意去接触这个团伙,就是因为这个团伙太不稳定了。

许美琳离开他之后,还能找到货源,韩光远深切的怀疑许美琳背后有了新的 靠山,或者说这个女人在自己离开之后主动或者被动地投靠了其他人,而他找这 个团伙,就是要试验一下子许美琳背后究竟有谁。而韩光远在国外并没有消停, 而是在不断的勾结其他人,想要建立一条国际文物走私的秘密通道,这样自己就 可以再次扩展所有资源,自己就会再次重要起来,而且许美琳已经走上了这条路, 将来两个人可以开一个夫妻店,他还是真爱许美琳的。但是这种爱是要许美琳愿 意跟自己合作为基础的。

可是他在国外要想展开拳脚,需要的不只是钱,还要有稳定的货源,这一切 他都需要在国内有一个稳定的人跟他配合。所以在年前年后,韩光远数次给徐美 林打电话,通过各种方式进行联系,说服她去找自己提供的那个势力。此时的许 美跟他沟通已经是敷衍应酬了,在她看来你走就走了,何必再回来。

此时许美琳也不傻,她知道自己有了第一次,便有了第二次,这把柄就等于 是落在了韩光远手里,而且自己利用的是韩光远的渠道,如果自己现在抛弃韩光 远,很可能会被对方反噬,而且也会举报自己,所以她只是虚与委蛇。

许美琳经过一番思考和盘算,她觉得这件事还是应该找林四狗这个封城的大 哥来出手解决更为稳妥,虽然在利益上可能会让很多,但是安全第一,有这个现 成的靠山,自己为什么要铤而走险?

所以说她今天特意带了果篮过来医院里看望林四狗,只是他刚进走廊,就看 到四个穿着西装的男人面对着墙神色古怪。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便继续往里 走,结果走进走廊之后,听到了一些熟悉而不好的声音。

作为一个跟韩光远订婚了的女性,自然不会把什么第一次留在婚后,她哪能 不熟悉这种声音,这是一个女人欢愉高潮到了极点才能发出的声音。

“哎呀,妈呀……给我,给我,让我死……使劲儿啊……死了……啊……爸 爸……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吧……啊……你的大鸡吧太粗了……操死我了!我 的小骚逼爆了……穿了……”

高亢的声音淫荡而风骚放浪,而且十分清晰如同魔音灌脑,生生钻进了许美 琳的耳朵里。一时间许美林定在了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因为那个声音发出 的房间正是自己曾经进去过的林四狗的房间。

“这位美女,你有什么事?找谁?”

一个林四狗的小弟,姿势怪异的走过来,拦住许美琳问道。

“看来我要找的人很忙,也没有什么时间,我改日再来!”许美琳下意识的 吞了口口水说道。

小弟一听就知道这是找自己大哥的,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想相信大哥真的没 有什么时间,不过如果大哥有什么爱好,这个女人自然是可以进去的。3p么, 这个年代也不是不能接受。

许美琳看着这个小弟淫荡而暧昧的眼神,就知道这货心里没想什么好事儿, 许美琳懒得搭理他,转身走了,离开走廊拐个弯儿迎面而来的却是姚兰溪。

“怎么来了就走不聊一会儿吗?这果篮是给谁的,怎么还带出去?”

姚兰溪知道许美琳跟林四狗之间的关系,她是一万个不想让许美琳跟林四狗 接触,但是见面总要客气客气。 “不了,他太忙了,真是日理万鸡,我在门口听着动静不太对,就先不进去 了,到时你这篱笆墙要扎紧了!”

许美琳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说话也变得尖酸刻薄起来,可能是内分泌影响了 她的脾气了。

姚兰溪一听这话里有话,就知道那个臭流氓又在干什么坏事儿。

【未完待续】 贴主:Cslo于2020_09_09 7:59:39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