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九十七章 父子摊牌操小三 作者:xinlongmen

.

【流氓大亨】

作者:xinlongmen2020-9-4发表于S8

第九十七章 父子摊牌 操小三

四海楼约饭成了林四狗复出江湖的第⼀步,⾃然是引起了整个封城这些个道上溷的⼈的注意。

林四狗出来吃饭,并不是只请⾃⼰⼿下的⼈,还请了⻋叔的侄⼦和杀猪洪,以及假酒齐的继承者刘拱。看似没什么却是暗藏⽞机。这等于是重新洗牌和林四狗⼀统江湖之后的第⼀次全⾯⼤聚会,所有在道上溷的⾃觉的有头有脸的⼈物,都想挤进来这次宴会,但是林四狗只负责通知四⼤哥这⼀级别,⾄于其他三个⼤哥要带谁他并不拦着。

所以这个时候跟其他三个⼤哥拉关系,套近乎的⼈很多,都想能参加这次聚会来提⾼⾃⼰的江湖地位和认同感,进入这次宴会,成了在道上溷有头有脸的⼀个标志。

当然这种宴会不是说举⾏⻢上就能举⾏的,林四狗也要给四海楼这只鸵⻦⼀个反应时间,所以他把时间定在了半个⽉之后,也给其他三个⼤哥⼀些时间反应。

总之这⼀次宴会意义非凡,⽆论是对林四狗还是对整个封城的江湖。半个⽉之后,如果四海楼方面还没有反应,那么这场宴会是他复出江湖的⼀次宴请,也是四海楼的送别宴,吃过饭之后四海楼此地也没有存在必要了。

………………

那天赵嘉⽲被林四狗粗暴的爆操,半是强奸半是征服彻底的操爽了,她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简直被爆操得魂⻜魄散,⾃⼰是怎么歪离歪斜的拎着裤⼦从林四狗的房间⾥出来的都不记得了。只感觉⼀直在飘。

林四狗对她是⼀点怜香惜⽟的意思也没有,操完了⼜让她⽤嘴把⾃⼰的⼤鸡巴舔⼲净,就把她撵出了房间。

赵嘉⽲拎着裤⼦回到了⾃⼰的房间后,立即就瘫软在床上,浑⾝⼀动也不想动,只想在那⾥飘着。乳房上传来的疼痛感,还有⼩骚逼⾥传来的摩擦过度的火热感觉,⼀次⼜⼀次的刺激着她,让她只想躺在床上轻声的哆嗦着呻吟着、回味着。

⼆⼗多年的⼈⽣中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那⼀刻像狂⻛暴雨⼀样,璀璨着⾃⼰的⾝体⾃⼰的灵魂。但是⾃⼰的反抗和反应却是⼗分的畅快甚⾄说是超爽,让她久久回味不能停⽌。

直⾄过了⼀个多⼩时,她依然⽤⼿指抚摸着⾃⼰的嘴唇,回味着那个⼤鸡巴插入⾃⼰嘴⾥,直达⾃⼰喉咙,射在⾃⼰嘴⾥的那种感觉。她顺⼿从脸上抹下已经⼲涸的精液放在嘴⾥再次品味着,然后揉捏着⾃⼰的⼩穴,感觉到那⾥曾经被⼀个擀⾯杖⼀样的⼤鸡巴疯狂的抽插过,微痛的⼩穴提醒着那死亡⼀样的⾼潮,她实在 是欲罢不能。 回味着⾼潮让她觉得⾃⼰很骚,抚摸着⾃⼰的乳房,那⾥被林四狗粗暴的揉捏掐的有些青紫,但是每⼀次触碰带来的痛感,都⼜让她回忆起那疯狂的抽插和被爆操的感觉。甚⾄为了⾃⼰回味那种感觉,使劲⼉捏着⾃⼰的乳头找回疼痛的感觉,让她再次回忆起来,那狂⻛暴雨⼀般的冲击把⾃⼰送上云端的那种暴躁的鸡巴,简直太诱⼈了,让⾃⼰爽完⼜爽。

………………

林四狗⼀股精液喷出去之后火⽓⼩了很多,就开始计划了四海楼的事情。

不久之后他接到了老刁的电话,让他去监狱⼀趟,去看看⾃⼰的师⽗那个老头。

林四狗偷偷地出院了,被孟嘻嘻带着去⻅了他的师⽗,顺便给师⽗留下⼀些钱,这⼀次老头却告诉他杜爱国被他收拾的服了,已经把当年案件的前前后后全都说清楚了,只不过还有的地⽅他也看不懂。

比如说林四狗在庭上前两次庭审都极⼒翻供而根本不配合,以⾄于庭审⼀度⽆法继续下去,但是到了第三次庭审却什么都认了,并且希望争取宽⼤处理,只不过已经来不及了。但这根本就不符合林四狗的性格,林四狗⾃⼰记得只参加过两次开庭,第三次根本没有出庭,所以说这记录上肯定有问题。

只不过杜爱国却清晰的记得,应该是有三次开庭,只是第三次开庭他没有参加,所以说他并不知道的什么情况,但是他提供了⼀个名单,当年负责检察起诉的检察院检察官现在已经是副检察⻓,并且在早⼏年就已经调到省城去了。⾄于当年案件的审判法官,现在已经变成了封城市政法委副书记。

从公安局到检察院再到法院程序完整了,在监狱的时候,林四狗曾经多次提出上诉,申请再审,但是每⼀次申诉都⽯沉⼤海,这⾥⾯⼀定也有监狱的问题。不只是这监狱⾥⾯,恐怕还有更深的问题。

此时林四狗对此却⽆暇多顾,只是他的仇⼈名单上⼜增加了两个⼈,⼀个是当年的副检察⻓调⾛到省城去了,他早晚会找他算账,另外⼀个就是现在的政法委副书记张涛。 聊完正经事,老头⼦亲⾃检查了林四狗的伤势,发现并没有什么太⼤的问题才松了⼝⽓。这溷⼩⼦在外⾯的事情⼲的惊天动地,他在监狱⾥⾃然是听说了,也着实捏了⼀把汗,他真不希望林四狗就这么没了,或者说⼜回来监狱了,但是现在看林四狗的状态以及听了林四狗的安排,他觉得这⼩⼦真的是⻓⼤了可以放心了。

对于林四狗统⼀封城,成为⿊道⼤哥的事情老头倒是不怎么放在⼼⾥去,他这个年纪看什么都已经是过眼云烟了,那个⻛云激荡的年代,他经历过更多的事情比这更精彩,那个时候的江湖才是真正的江湖,所以说林四狗这点⼩打⼩闹根本不放⼼⾥去。他只是⼀再强调要⼩⼼洪爷,这个⼈老奸巨猾⼀点也不简单,不要被他利⽤了。

林四狗从监狱⾥出来,回到医院关起⻔来继续练他的八极拳,静静的休养。

他的伤⼝恢复极快,毕竟年轻⼒壮再加上各种补药,还有姚兰溪的细⼼照顾,⾝体已经恢复了⼤部分,甚⾄可以打⼈了。可是对外他依然表现出的病殃殃,好像⼀刻都⽆法离开医院⼀般。

………………

赵朗终究被关进了监看守所,迷奸的事情他⽆可奈何的认下了,但是此事毕竟是没有造成事实,只能算是迷奸未遂。

在此期间,赵嘉⽲终于回了⼀趟家,按照林四狗的要求,把鉴定报告给了赵红军。赵红军对于赵朗不是⾃⼰亲⽣⼉⼦的事情,早有预感,林四狗给他安排的那个局,终究还是起了作⽤,此时赵嘉⽲拿出DNA鉴定报告,赵红军疑惑的看着⾃⼰的女⼉。

“你为什么这么做?他终究是你哥哥!”赵红军说道。

他也是老奸巨猾的⼈物,⽬前家⾥出了这么多事情,他也有所怀疑,甚⾄⾃⼰的女⼉都卷进来,他对于⾃⼰的女⼉更多是诧异的,看到这个孩⼦什么时候不声不响地变得如此阴狠了,打⼈⼀下⼦就打在七⼨上,这个报告对于赵朗来说是很致命的。

“爸,我也不想,我也想跟他永远做兄妹,⼀家⼈永远的和平下去,永远的温情互爱,但是爸爸你会相信他是这种⼈吗?”赵嘉⽲冷静地反问。

赵红军当然知道赵朗是什么⼈,可是他没想到⾃⼰这个曾经懵懵懂懂只知道瞎玩的女⼉,也发现了⾃⼰这个哥哥的本质⾯貌。

“可是你为什么会去做这个鉴定,你是怎么开始怀疑他不是你亲哥的?”

赵红军可不是那么好骗的,这件事如果没有⼀个合理的理由他是不会相信,不过对于赵嘉⽲,赵红军却是百分之百相信这是⾃⼰的女⼉,没有什么特别的怀疑表现,因为这个女儿⻓得太像⾃⼰了,简直是跟⾃⼰⼩时候是⼀个模⼦扣出来的。

“爸爸,你以为这个东⻄是我做的吗?你错了,这个鉴定是我哥赵朗做的,只不过是被我发现了……”

赵嘉⽲按照林四狗的话开始撒谎,果然这句话⼀出赵红军脸⾊骤变,心道他为什么要去做这个鉴定?他做这个鉴定的⽬的何在?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赵红军问到了细节问题。

“我妈出事之前这个东⻄我就发现了,出事之后我被吓坏了,事后赵朗去医院看我,每⼀次他都是百般试探我,我不知道他在试探什么,好像我要害他⼀样,我现在甚⾄怀疑我妈的出事跟他有绝对的关系,这个⼈太可怕了,我妈已经没了,如果爸爸你还不能保护我,我真不知道有⼀天你也去了,我会是个什么下场?”

赵嘉⽲说的楚楚可怜,赵红军⼼感不安,这个⼉⼦恐怕真的什么都能⼲出来,⽽且赵朗的确是⼀个⼲⼤事的料,不声不响就会做了很多事情。

比如说这次他进了看守所是因为迷奸的事情,赵红军接触到的信息⾃然是被屏蔽过的信息,但是有两个要点,他发现了第⼀个赵朗要迷奸这个女孩,什么样的女孩或者什么⽬的要他不顾危险做出这种事情?第⼆个这个女孩背后非常有势,那是省城所在市市⻓的千⾦,两相对照他明⽩了,赵朗在想要借女孩的势⼒,可是借势之后他想⼲什么?

虽然王薇雅这层⾝份被极⼒的隐藏了,但是赵红军还是通过特殊的渠道知道了,只不过他也不敢往胡乱猜测,谁也不敢轻易的往外传⽽已。

赵朗跟这个女孩谈恋爱,⽽且给这个女孩下药,估计是想要⽣米煮成熟饭,真要是让她成了省城所在市的市⻓的女婿,那么⾃⼰这所有的家产恐怕只能拱⼿相让给他了。他迷奸这个女孩背后动机疑点重重,但是幸亏没有成功,如果真的被他成功了,⾃⼰所规划的⼀切就都⽩废了。

⼈都说最熟悉⾃⼰的⼀定是⾃⼰的对⼿,还有另外⼀句话叫知⼦莫若⽗,这两点赵红军都具备,他把赵朗当成对⼿,他也是赵朗的⽗亲,所以说他对赵朗简直是太了解了。即便如此,他也恐惧赵朗的⼿段,他知这孩⼦⼼机太深,做什么事都不声不响,可是⼀旦做成了,后果就非常严重。

紧接着赵嘉⽲还把楚干威胁赵朗的事情给说了出来。明确的告诉⽗亲两件事,第⼀件事就是当年那个案⼦又已经引起别⼈的注意了。第⼆件事就是背后有势⼒阻⽌赵朗跟那个女孩亲近。

赵红军听着没有多说什么,对这两件事他根本⽆须在意,因为跟⾃⼰没有关系。之后好⾔安抚了赵嘉⽲⼀番,她的伤势本就不太严重,所以可以不⽤再去医院疗养了。

但是赵嘉⽲⼼怀⿁胎,她那⼀次被林四狗操的太爽了,久久回味欲罢不能,所以她找了个借⼝说在家⾥呆着觉得孤单,还想是去医院⾥多住⼏天,那⾥⼈多⾃⼰有安全感。

赵洪军⾃然是⽆可⽆不可,这个孩⼦也挺可怜,第⼀时间失去了⾃⼰的⺟亲,然后⼜被⾃⼰的哥哥怀疑,那就从了她吧,想怎样就怎样,赵洪军并且给赵嘉⽲找了保姆。

赵嘉⽲是打定主意了,林四狗不出院她绝对不出院,她⼀定要找机会再来⼀次,那感觉简直是爽爆了,虽然事后浑⾝是伤,但是每⼀次疼痛都在提醒她,那⼀次⾼潮永⽣难忘。

………………

赵朗也很聪明,他没有在本地找律师替⾃⼰辩护,他知道此时此地赵红军的地盘在这⾥,赵红军⼀定能猜测他⾃⼰所处迷奸案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到时候恐怕不会放过⾃⼰。

何况这个时候赵嘉⽲⼀旦把那个DNA报告交给赵红军,⾃⼰将万劫不复,所以说他规避了地⽅上所有能插⼿的地⽅,直接通过电话找省城的律师事务所,来帮⾃⼰打这个官司。

此时赵朗把所有事情想到了最坏,他认为赵嘉⽲绝不会隐瞒着赵红军,不把那个DNA报告交给他。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赵嘉⽲玩了⼀⼿李代桃僵,直接把这个DNA报告的检测说成了是他做的。

赵朗有钱吗?有,他⼿⾥有⼀两千万的钱,这些钱都是当年他经营公司和后来从⺟亲那⾥陆续要出来的,所以说赵朗并不穷,找⼀个律师团队替⾃⼰打官司轻⽽易举。而他所⾯临的恐惧,⼀是楚干反悔,但是他仔细思索之后认为应该问题不⼤,因为楚干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搞成迷奸,那样对王薇雅的影响不好,所以说这件事只能是未遂。第⼆件事就是赵红军的插⼿,这封城毕竟是赵红军的老巢,他在官⽅上的⼒量非常强⼤,如果赵红军想要送⾃⼰进监狱蹲两天,那也是轻⽽易举的事情。

………………

出乎意料的是在赵朗进了看守所七八天的时候,赵红军来了,⽗⼦两个⼈进⾏了⼀次直接⽽坦诚的谈话。

“DNA报告我看了,你也不⽤想什么,我现在只有⼀个要求,就是不要分割你⺟亲的股票你能同意吗?”

赵红军说这话的时候,律师就坐在⾝边,他的态度坦诚地⽆以复加。对此这话简直就是刺⼑⻅红了,⼀⼑指向了赵朗的要害。

这⾥⾯有⼀件事情却被模煳了,那就是DNA报告是谁做的,赵朗也没有问这个问题,他以为是赵红军做的。

赵红军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告诉赵朗DNA报告⾃⼰看过了,就是表⽰他知道这个报告是赵朗做的。这就是直接告诉赵朗,我们已经不是⽗⼦,我对你下起⼿来不会再客⽓了。可是两人也不知这个报告是林四狗怂恿赵嘉⽲做的,跟他们父⼦任何⼀个都没有关系,但此时此刻却成了他们谈判时候,压死骆驼的最后⼀个筹码,也成为他们⽗⼦决裂的⼀个重要鸿沟。

“时⾄今⽇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步错步步错,⺟亲的股份我可以不分割,但是钱你不能不给我,总要给我⼀部分经济补偿。从此我离开赵家,⼀分也不瓜分⺟亲的股份,也放弃对你的遗产继承。”

赵朗这个时候也只能退⽽求其次,此时他只能妥协,而他正在安排着另外⼀个计划,只要那个计划成功,赵家的财产终究还是他的。

赵红军知道赵朗⼀定⼼有不⽢,也在计划着什么事情,而这个却是他所想要的结果。他的妻⼦死了,赵朗放弃继承权,那么他妻⼦的股份也只剩下赵嘉⽲这个女⼉和他这两个继承⼈了。

此时在继承位上赵朗放弃了,那将来⾃⼰死了所有财产都是赵嘉⽲的,所以赵嘉⽲也不会提出反对意⻅,但是赵红军却有另外⼀个计划。

两个⼈都有底线,说的也⼗分痛快,三⾔两语就谈妥了,最后跟律师签订了赵朗放弃继承李红霞遗产股份的相关证明和法律材料。作为补偿,赵红军⼀次性打给赵朗五千万。对于今时今⽇的赵⽒集团来说,五千万简直是鸡肋。何况李红霞留下的钱和股份就不⽌这些。

但是⼈在屋檐下,赵朗不得不低头。安⼼的在看守所等着律师把这个案⼦开庭审理。赵红军不会再对他下⼿了,因为他已经拿到该拿到的东⻄了。他也可以安⼼的打官司了。

这个事情处理完了之后,赵红军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袁露露新的别墅⾥⾯,把协议给袁露露⼀看,袁露露也曾经在公司⼲过,瞬间懂了赵红军的意思。赵家的财产终于⼤部分归了赵红军,虽然有⼀部分继承权还归赵嘉⽲,但是绝对在老赵的控制之下。从此赵朗跟着家再也没有关系了,赵朗再也威胁不到⾃⼰了。

“老公我这就去炖王八汤,⼈参,枸杞,鹿茸,伟哥,你今天都要吃,晚上我等你哦,你要好好操我,⼀定要好好操我,把你的精液都射在我的⾝体⾥,让我们的宝宝健康孕育吧,放⼼,我最近在做瑜伽,⾝体恢复的非常好,体质指标非常健康,老公你也要加油哦,我等你的⼤鸡巴!” 袁露露是真的兴奋得的⼩脸通红,蜜桃臀屁股来回忍不住的扭着,甚⾄已经有点等不及了,等不及要庆祝了,等不及想让那根⼤鸡巴操⾃⼰,操⾃⼰的⼩骚逼,把精液都射进⾃⼰的⼦宫⾥,然后⾃⼰可以挟太⼦以令诸侯了。只不过袁露露脑⼦⾥想的那根⼤鸡巴是林四狗的⼤鸡巴,⽽不是眼前这个糟老头⼦,赵红军的⼤鸡巴。

赵红军看他放荡淫荡的样⼦,也兴致勃发,今天不⾛了,好好收拾收拾这个⼩骚货,在他的肚⼦⾥种个种⼦,给我⽣⼀个健康的⼉⼦,将来我的家产终于可以培养出⼀个好的继承⼈了,⼀个我亲⽣的⼉⼦。

“王八汤你晚上再炖,伟哥我已经在路上吃完了,现在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赵红军扔下公文包,站直了⾝体敞开怀抱说道。

“老公你好坏,我要你的⼤鸡巴,我现在就要吃,我现在就要他插进我的⾝体⾥啊,我的⼩骚逼已经热了,已经湿了,老公我要,我要你要你的⿊⼜⼤的⼤鸡巴。”

袁露露兴奋的说着,直接跪在地上,快速伸⼿解开他的裤腰带,把他那个半软不硬的⼤鸡巴掏了出来,晃荡两下,⼀张嘴整个吞了进去,卖⼒的吮吸起来。

赵红军这才有⼼情愉悦的感受着袁露露柔润顺滑的⼩舌头,不断舔着⾃⼰的⼤鸡巴,不断吮吸着⾃⼰的⼤⻳头,让⾃⼰感觉如此的爽,如此的火热,感觉到自己真的是很成功,感觉⾃⼰这⼀段时间,所有的努⼒都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使劲⼉,你这⼩骚货,老公今天吃的伟哥是进⼝的,劲⼉很⾜,⽤⼒吃啊,我的⼤鸡巴让你舔的真舒服,使劲⼉!”

赵红军也彻底的放开⾃⼰,抚摸着原露露蓬松的头发,看着她的脑袋,前前后后的运动,嘴⾥发出滋滋的声⾳,吞吐着⾃⼰的⼤鸡巴,感觉到了征服感。

袁露露今天格外卖⼒,她必须好好犒劳犒劳赵红军,⽤⾃⼰的⾝体⽤⾃⼰的舌头、⽤⾃⼰已经渐渐发热发骚的⼩骚逼,让赵红军感觉到爽,然后赵红军把精液留在⾃⼰的⾝体⾥,然后再去找林四狗。

但是想到林四狗,紧接着她⼜想到了另外⼀个问题,如何在赵红军操过⾃⼰之后,还能让林四狗操⾃⼰。

不过紧接着思维聪明的⼩脑袋瓜⼦,⼜想到了另外⼀个问题,此时赵郎已经离开了,赵家就剩下⼀个赵嘉⽲,那如果⾃⼰⽣的孩⼦就是老赵的,那就可以继承老赵家百分之七八⼗的财产,这么还需要找林是狗来帮忙吗?

她最初的计划是怀⼀个林四狗的孩⼦谎称是老赵的,然后让林四狗在背后⽀持⾃⼰,跟赵红军和赵嘉⽲以及赵朗争夺赵家财产的继承权和控制权。可是看到眼前的这个状况,发展的似乎出乎⾃⼰的意料,⾃⼰只需要控制好赵红军,给他⽣个孩⼦,那么也就足够了,⾄于赵嘉⽲那个蠢货就不值⼀提。 看来只要⾃⼰伺候好赵红军,给老赵⽣个孩⼦,哪管是⼀个女⼉,⾃⼰都有继承权和上位的机会。所以此时林四狗真的不太重要了,不过唯⼀可以让⾃⼰想念的⼀点,也许就是那⼀根让⾃⼰欲仙欲死的⼤鸡巴了。

不得不说,袁露露这个⼩脑袋⼦都只是⼩聪明而矣,没有⼀点⼤局观。

赵红军这老家伙连⾃⼰养了⼆⼗多年的⼉⼦,说抛弃就能抛弃,说放弃都能放弃,他还会让⾃⼰⼀个⼩妾⽣的孩⼦后再来威胁⾃⼰吗?恐怕孩⼦⽣出来后这个妈也就没有什么⽤了。他绝对不会好不容易死掉⼀个李红霞之后,再培养⼀个跟⾃⼰争家产,跟⾃⼰争股份,天天谋划⾃⼰钱财的⼀个女⼈。

所以说袁露露在他的眼中只要服从伺候舒服⾃⼰,那就是⼀个好女⼈,如果有别的想法,想要争夺⾃⼰的财产,谋划⾃⼰的家产,那不介意可以放弃。

只不过这段时间袁露露表现的非常好,伺候的⾃⼰非常舒服,所以⾃⼰习惯性的来找她,其实只要袁露露她露出⼀点想要争夺家产的迹象,赵红军就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她甚⾄对付她,如果袁露露怀孕还好说,也可以等到孩⼦⽣下来才处理,如果连怀孕都等不及就表现出来,那下场⼀定是可怜的。

赵红军能从⼀⽆所有⽽利⽤老婆的⾝体陪别的男⼈睡,陪领导睡,能打下这么⼤的江⼭,他本就是⼀代枭雄,虽然这个枭雄现在老了,太平⽇⼦过惯了,但是⼀旦遇到危机反应起来的时候,绝对是⾛⼀步看三步,不是那么简单的。

袁露露终究还是年轻,终究还是⾛的太顺了。她没有看到事情的本质,只看到眼前那个馅⼉饼,殊不知馅饼周围危机四伏,⼀只老虎蹲在那⾥,周围还有恶狼窥视,就不要说赵嘉⽲现在已经开始野⼼勃勃,看似退场的赵朗也在以退为进。不过此时⼀切还都平和。

别墅⾥⾯⾃然是⼗分温暖。很快赵红军就脱掉了⾃⼰的衣服,原露露很⻛骚的卖力使着⼝活,把赵红军的⼤鸡巴舔的坚挺硬直,当场不得不说,赵红军新吃的伟哥⼗分给⼒,这⼤鸡巴比以前要硬,更持久。

袁露露穿的是⼀件真丝睡袍,⾏⾛之间露出⼤⽩腿,扭动之间蜜桃肥臀若隐若现,⿊⾊的三⾓丁字裤显⽰的⼗分清楚,这是她专⻔给赵红军准备的。⼀般在家⾥她都这么穿,⽽且两只⼤胸随着她的⾛动也在这个真丝睡袍内若隐若现,两点嫣红,甚是勾⼈。

赵红军⼤鸡巴被舔硬了,半卧半躺在沙发上,袁露露并没有急切地上来,⽽是在他⾝前扭动的⾝材,扭动了⾃⼰蜜桃⼀般的⼤屁股,不断撩起⾃⼰的裙⼦,轻轻的抚摸着⾃⼰的⼩穴,嘴⾥发出呢喃⼀般的浪叫持续的勾引赵红军。

赵红军点了⼀根放在这⾥的雪茄坐在沙发上,这样看着原露露⻛骚魅⼒的表演,⾃⼰的⼤鸡巴更加蠢蠢欲动。

袁露露年轻貌美,⾝材极好,尤其是这两年被⾃⼰开发的胸⼤、蜜桃臀、腿⻓⼩细腰,扭动起来那叫⻛骚⽆限。她卖弄⻛骚的同时,⼿指也在阴唇上抚摸揉动,甚⾄轻轻插入⾃⼰的⼩穴之中,尤其是她嘴⾥舔着⼩舌头。发出淫荡的浪叫,轻轻的喊着老公操我呀。

这种勾引让赵红军得到了极致的享受。⼀时间放空⾃⼰的脑袋,放空⾃⼰的想法,什么也不想,专注欣赏骚货袁露露,等到她扭动的差不多,隔着睡衣把⾃⼰的三⾓丁字⼩内裤拽下来之后,赵红军看到他那刮掉阴⽑,光秃秃粉嫩的⼩阴唇。他再也忍不住了,把雪茄放在烟灰缸⾥朝她招了招⼿。 袁露露轻轻的把⾃⼰的两根⼿指从⼩穴⾥⾯抽出来,撂下裙⼦,扭动着⾃⼰的⻛骚蜜桃臀,伸出猩红的⼩舌头,舔着刚刚从⾃⼰⼩穴中拿出来的两根⼿指,表情⼗分淫荡的样⼦,魅惑的⾛向了赵红军。

赵红军调整了⼀下姿势,把⾃⼰的⼗五厘米⼤鸡巴完全挺出来。袁露露⾛到赵红军跟前,撩开⾃⼰的真丝睡裙,两条修⻓的⼤腿分开,另⼀只⼿抓住赵红军的鸡巴对准⾃⼰的⼩穴,缓缓的坐了下去,⼀边往下坐着,嘴⾥还发出⻓⻓的呻吟声,彷佛⼗分满⾜的样⼦。

两个蜜桃臀慢慢地往下压,赵红军的鸡巴够硬,直接顶到了最深处,蜜桃臀扭动起来夹着坐上去的,鸡巴不断地上下套弄,嘴⾥发出⽆意识的呢喃。

“老公我喜欢你的⼤鸡巴操的,你的⼩骚逼好爽啊,啊……插我……操我啊……你的⼤鸡巴好⼤,你⼲的我好爽啊,我好想要……老公……”

袁露露放荡的呢喃着扭动着⼩细腰带动蜜桃臀上下蠕动,让⼤鸡巴在⾃⼰的⼩骚穴⾥插的更深更膨胀,同时扭动上⾝两个乳房甩动起来,若隐若现,让赵红军感觉到异常过瘾。

赵红军拿起桌⼦上的雪茄使劲⼉的抽了⼀⼝。⼀张嘴把云雾喷在上下蠕动,脸⾊淫荡的袁露露脸上。

袁露露跪在沙发上,上下套动着⾃⼰的⼩骚逼吞吐着赵红军的⼤鸡巴,⼀边深吸⼀⼝雪茄的烟雾,两只⼿扯开真丝⽔群揉捏着⾃⼰的乳房。

“老公,操我,操我的⼩骚屄,我好想要你,要你的⼤鸡巴……啊……”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