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八十九章 想杀哥哥的妹妹 作者:xinlongmen

.

【流氓大亨】

作者:xinlongmen2020-8-17 发表于S8

第八十九章 想杀哥哥的妹妹

赵家一连串的变故让赵嘉禾如同惊弓之鸟,赵朗终于也惶惶了,他感觉到了危险。

但是这危险来源于赵红军还是赵嘉禾,他没有把握也猜不透。母亲没有去世之前赵朗左右要报百般计算,可是一旦去世了他才发现自己失去了靠山,失去了很多筹码,也失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父亲未必是亲生父亲,可是母亲一定是亲生母亲,这个道理他终于在失去之后明白了。而且讽刺的是在得到那个鉴定报告之后失去的母亲。自己的一切谋划都陷入了岌岌可危。

赵朗很想从赵嘉禾的表情之中判断那个鉴定结果是真是假,是不是赵红军鉴定的还是她搞鬼。

可是赵嘉禾以为自己和母亲这场谋杀是他导演的,所以根本不跟他说话。

封城还是太小了,医院的特护病房就这么几间。所以赵嘉禾和林四狗就住在彼此的隔壁。

谋杀已经确定,但是事情没有尘埃落定,赵红军左支右挡算是拜托了警察的纠缠和怀疑,但是毕竟两场谋杀都跟赵家有关。他还面临着杜龙武家人的诘问,杜龙武到底哪天晚上去干什么了?是不是你派他去做什么事儿所以被杀了。甚至杜龙武的儿子还拿出了行车记录仪的视频。

赵红军是老江湖了,自然不会被这点证据吓傻了。就算是送到警察手里不过是一点牵连,说到底人不是自己杀的。杜家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只是敲诈多点钱不会真的送警察那里。

“要多少钱?”赵红军头不慌不忙都没抬起来。

“一千万,没有一千万休想这件事过去。”

杜龙武的儿子狮子大开口。

“行,两百万就这么说定了。”

赵红军对一千万充耳不闻提出两百万,一边剪指甲一边说道。 杜龙武的儿子怒了,伸手一拍桌子。

“老东西,你把我爹当奴才一样用,死了就这点钱就想打发了,你做梦!”

杜龙武的儿子终究年轻,把二叔的交代忘了一干二净。直接拍桌子。

“原本是打算给五百万来着,但是你威胁我那就只能贰佰,这比抚恤金都翻好几倍了,再说一遍其实我拿你爹不当奴才,当狗而已。”赵红军冷笑着说道。

真当自己是一个人物了?给我当狗我少给你钱了?真当自己抓住把柄可以威胁我了?老子这心烦那,这妻子的葬礼还不知道怎么弄,如果以前一定风光大葬,可是现在出了艳照门一样的事情是风光不起来了。

“混蛋,你等着,早晚让你跟你老婆一个下场。”杜龙武的儿子怒道。

赵红军猛然抬起头盯着杜龙武的儿子,这话里有话,李红霞的死是杜龙图干的?难怪他不敢亲自来。赵红军也是老狐狸瞬间把事情想通了。

“是你二叔杀了我老婆?”赵红军盯着杜龙武的儿子说道。

杜龙武的儿子也知道说错话了,一时间有些慌乱。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杜龙武的儿子终究岁数小,没经验一下子暴露出来了。他这个表现你让赵红军一下子明白了事情真相。

“你们怎么知道……”

赵红军话还没说完那个小子竟然转身推开门跑了。

赵红军想问谁告诉你们杜龙武死了的消息?瞬间怀疑到了袁露露,因为这件事好像自己只跟她说过。拿起手机想要打给警察局,但是转瞬之间又换了一个号码,直接打给杜龙图。

“赵总怎么有闲心跟我打电话。”杜龙图淡定的多了。

“你侄子刚走,他露馅了,我只想知道我老婆杀了你大哥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追上她的行踪不是一两天能做到的。”

赵红军单刀直入,直捣黄龙,根本不给对方反应机会。

杜龙图恨不得弄死那个蠢货侄子,告诉你少说话只讲价,竟然他妈的到底是说漏了。不过这事儿不能承认,尤其是在电话里。

“赵总,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大哥死了你总要给些抚恤金吧,何况还是你老婆杀的加上民事赔偿不能给少了吧。至于你老婆的事情她是罪有应得跟我没关系。”

杜龙图说道。

“你是想跟警察说还是想跟我说?跟我说抚恤金我可以给三百万。”

赵红军根本不信,直接威胁加上利诱。

“给谁?”杜龙图直接问道。

赵红军秒懂。

“你侄子二百万,你一百万。”赵红军说道。

“他一个半大小子根本不动花钱,你给他一个未成年人那么多不好。”杜龙图说道。

“我怕他闹,我这够心烦的了。他二百你二百。说实话我老婆我也烦透了,加那一百万就当给你们的辛苦费了。”赵红军说道。

这话说的非常有坑,说是辛苦费你收不收,收了就确定是你做的。而且将来就算到警察哪里都说的清楚。这是故意诱惑杜龙图说实话。

杜龙图上当了。

“多谢赵总那我就不客气了,陌生电话打给我的,不过知道我电话的人和知道我大哥的事儿的人,这两点合在一起不多。你自己猜吧。”杜龙图说道。

一箭双雕目的达到,赵红军也不跟他废话了,立即挂了电话,随即报警。撞死我老婆的事情我感谢你,但是你撞伤我姑娘没那么便宜,差点要了我女儿的命。这可是我唯一的骨肉了。

赵红军直接报警了之后,立即琢磨怎么应对袁露露。

袁露露以为自己做事神不知鬼不觉,实际上蠢到了极点。正如杜龙图所说,知道杜龙武死于李红霞之手,知道自己的电话号。这两点合起来可能性就只有她。杜龙武都能猜到赵红军已经不用证实了。犹豫了一会儿直接下楼开车去找袁露露。

此时他已经肆无忌惮了,身上的愁事儿太多了。也不在乎自己跟小三袁露露之间的事情再被曝光了。所以赵红军直接开车去找袁露露算账,带着一腔怒火。

………………

赵朗却拎着水果和高级营养品来看赵嘉禾,他不是那么关心自己这个妹妹,他来照顾探望只为了两件事,第一件事那个检测报告能瞒住多久,第二件事试探赵嘉禾究竟是不是要害自己,甚至那个检测报告到底是不是赵红军去测的。他现在拿不准,但是时间不多了,所以需要硬着头皮来虚以委蛇。

结果就碰到了林四狗。

林四狗最近伤口愈合情况不错,他本来就常年练武加上自己年轻,身体的恢复能力自然是不错,二十多天过去了,基本上能够下床溜达一下了,不过是坐在轮椅上让孟嘻嘻推着在走廊里晒晒太阳。总在一个屋子里憋着也难受。出来透透气是日常,如果不是有事儿没解决这个时候他已经强烈要求出院回家静养了。

走廊上碰到赵朗,这是当年那件事之后第一次看见赵朗。

赵朗自然也看见他了。不过选择的是交错而过视而不见。林四狗可没有这涵养,见面了不打个招呼骂两句真对不起第一次见面的隆重。

“你怎么还没死?”林四狗问道。

他这一开口孟嘻嘻自然停住了轮椅,回头看看赵朗,这个人有点面熟,跟狗哥哥有仇?

赵朗停住了,转身回来了。

“你这样的杂碎都没被人分尸扔进化粪池,我怎么能有事儿?你不死才真是老天爷不开眼。”赵朗居高临下的看着轮椅上的林四狗说到。

他其实也挺佩服林四狗的,刚从监狱里出来就这么能折腾。据说现在成了什么封城大哥。不过现在能不能出去就不好说了。现在在医院躺着也是一种自我保护吧,弄死那么多人,估计又要回监狱。所以他现在极度鄙视林四狗,傻逼永远是傻逼,渣子永远是渣子。自己还指望他干掉老赵那,没想到自己先作死了。

“你母亲的视频很精彩,我每天都要欣赏一遍,而且还有截屏哦。没想到她老人家这么骚,真是让人看了热血沸腾,想亲自试试啊。不过听说没机会了?”林四狗揶揄的说到。

死者为大林四狗没有这高尚的情怀,虽然李红霞的死出乎意料,但是在仇人名单上的人少了一个值得庆幸,林四狗可没宽容到为了仇人默哀的份上。事实上知道这件事之后林四狗还特意兑现了对姚兰溪的诺言,兴趣高昂的操了她半个小时,浪叫声响彻整个房间,水喷了一床。

这话彻底激怒了赵朗,虽然他白班算计终究那是他母亲。死了也非常伤心。而且那件艳照门丑事就是家里的伤疤,现在林四狗等于是朝着他两道伤口上撒盐。被激怒的赵朗握紧了拳头,然后看了看周围。

“怎么,当年那个玉面虎现在也变得小心翼翼了?我要把那些截屏和你的照片放在一起,公布在封城小镇上,让封城人都认识认识你赵朗,想想都快意啊。”林四狗说到。

赵朗拳头松开了,这煞笔是故意激怒自己,想要自己打他好在医院里都躺几天,可惜没门。我不会上当。

“你随意啊,看看这是不是法治社会,你敢发我就敢告你。早点送你回去,傻逼一样的东西。”赵朗不上当。

“怂逼,当年你让我给你放哨你去强奸朱小丹的胆子哪去了?”林四狗故意放烟雾弹。

当年那件事害的自己做了六年囚徒,真相是赵朗当年就是为了去朱小丹家里偷账本。不过林四狗现在故意放出烟雾弹,绝不会让赵朗知道自己知道那件事的真相了。赵朗一听这话笑了起来。

“四狗子,当年那四个人里面你最傻逼冲动,我要感谢你啊。感谢你替我坐牢,那几年我操朱小丹的确挺爽的。人美,身材好,屄紧,操够了我还把她甩了,你能怎么样?还不是要回去继续蹲监狱,我告诉你我要操一个更有来头的女人,我不但可以操她还能让她爹帮我,让赵家,不是我的势力更上一层。到时候你不过是一只蛆,我是九天的太阳,你说气人不?”

赵朗说完看着林四狗戏谑的笑了,先是无声的小,然后是哈哈大笑。

多日来的郁闷和愤懑一扫而光,感觉这林四狗简直就是送上门让自己出气的,真是爽啊。

他和林四狗都不知道的是两个人的对话,被门后的赵嘉禾听见了,被孟嘻嘻录音了。

林四狗很生气,不过也不着急,好戏慢慢开始,接下来有赵朗唱主角的时候。

“狗哥哥,我把他的话都录下来了,能不能当证据,我们告他。”孟嘻嘻说到。

“小傻瓜,这东西当不了什么证据,他敢说就不怕我们录,不过要是让他那个女朋友听见会怎么样?所以还是留着吧,万一哪天碰到了我放给她听听。”林四狗说到。

………………

林四狗跟赵朗不期而遇。而楚干在接待陆丹枫。顺便把赵朗的资料给了陆丹枫。

“枫姐,找着人的底细干什么?是要对付他么?”楚干问道。

“呵呵,有意思,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这么复杂,幸亏调查一下。这个人现在正在追求薇雅,王叔叔让我爸调查一下,估计是我家老爷子看我最近有点不顺眼,所以就打发我来干这事儿。”

陆丹枫一边看着赵朗极其家庭的情况一边冷笑着说到。

“就他?一屁股屎擦都擦不干净,还追求薇雅,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楚干不屑的说到。

“在这封城小地方他的确算个任务,可惜终究是坐井观天的癞蛤蟆,根本不知道王家意味着什么,他能看到的不过是井口那么大天。自以为是的东西。”

陆丹枫越看越生气,没好气的扔下资料说到。

“用不用我对付他,姐一句话的事情。”

楚干在陆丹枫面前不用端着了,说话随意起来,一边说一边给陆丹枫倒酒。

“还不用,自然有人警告他,如果不听话再收拾。倒是你最近怎么样,这里还呆的习惯么?”陆丹枫抬头问道。

“还行,前一段时间按吃不小的亏,现在只能忍着。让我吃亏的不只是张明山和文物案,还有一个叫林山虎的,就是赵朗当年让他顶罪的那个人,总觉得这个人不太简单。”楚干说到。

“不成熟,心中不要有怨气。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楚风一口把酒杯的酒干了说到。

“我懂,姐。我知道现在张明山不能碰,文物案不能碰,政治还有妥协。放心吧,这也就是跟你,跟别人我不会表态的。对了你来不看看张书记么?”楚干说到。

陆丹枫摇了摇头,所谓张书记就是现在封城市市委书记,以前都是朋友甚至很亲近,但是现在却有点疏远了。陆丹枫也不想打扰了。

“你在这好好干几年就把你调回去省城,找个大机关猫几年然后就可以出来做事了。所以要忍住,不要乱。”陆丹枫说到。

楚干点点头,这才是他想要听的,赶紧给陆丹枫敬酒。然后两个人喝了起来,越喝越多。一个小时之后楚干趴在桌子上起不来。陆丹枫尚未尽兴。陆丹枫好酒而且千杯不醉。

………………

赵红军一路开车就来找袁露露,此时的袁露露刚刚做完瑜伽正在洗澡。李红霞的死让她十分快意。可是她正在冲水,洗手间的们就被人粗暴的打开了。赵红军一把拉着她的头发就把她扯了出来。上去就是一耳光。

“你个贱逼,是不是你给杜龙图打的电话,是你害死她的?”

赵红军说完又是一耳光,打的袁露露的脸啪啪响。

袁露露先是蒙了一下,这事儿自己做的很隐秘怎么就暴露了?这老东西来兴师问罪应该是掌握了证据。所以抵赖没有用,不过刚才打自己两下听着响亮,实际上力道不大。袁露露做事漏洞百出但是察言观色很厉害。

“对,就是我,是我怎么样,是我弄死她的。你个老东西你去报警啊,你打死我给她报仇!”

袁露露豪横起来,一把推开赵红军。

气的赵红军一伸手抓住她的脖子把她压在床上。

“你个小骚逼,找死是不,信不信我现在弄死你,为什么要害死她。”赵红军压着袁露露的脖子怒问。

袁露露心里安定了,看似是掐着自己的脖子实际上力道有限。伸手一摸他的裤裆,那个老鸡巴已经慢慢的硬了起来更是心中笃定。

“对,我是贱逼,我就是想要她死,我就是想要给你这个老东西生个孩子,我犯贱,你他妈的有种弄死我,你打死我啊,你草死我啊。我就是想要弄死她,我就是想要转正,你个老狗。”袁露露挣扎着说道。

“那个贱逼,我他妈的操死你……”

赵红军感觉被袁露露骂成老狗非常兴奋,一腔怒火都化作了兴奋,鸡巴很快勃起。

压着袁露露一边臭骂抽打,一边解开腰带,拿出大鸡巴粗暴的分开袁露露的双腿就插了进去。

“啊,你个老狗,有本事你操死我,来啊……”袁露露一边挣扎一边怒骂。

实际上是摆正身体让赵红军插入的更加顺当一点。感觉赵红军老夫聊发少年狂的鸡巴一下插入自己的身体,而且还很硬,袁露露有些兴奋,不过回想一下被林四狗操的感觉就大大的不如了。那小流氓的鸡巴长,硬,粗而起暴力,远比赵红军这个老家过的强百倍,不过这一想袁露露湿润的更快了。

赵红军感觉自己操了几下袁露露就见水了更加幸福呢。

“我操死你个小骚货,竟他妈的给我惹祸,是不是欠操?”赵红军说着又是一耳光,不过力道小多了。

“我操,老狗,强奸我,你强奸我啊,有本事插死我,啊……被你的强奸了……啊……我操,老狗,你操我好凶猛……被你强奸了。”

袁露露一边挣扎一般摆正姿势让赵红军操的舒服一点。

赵红军更加兴奋,大鸡巴在袁露露的小穴不断抽插,随着袁露露的不断浪叫找到了强奸和征服的感觉。今天尤其的兴奋,老婆死了,股份保住了,至于袁露露不听话,强奸一次就好。实在不行强奸两次。

袁露露感觉到老东西的鸡巴今天格外硬,自然也就配合起来,不断的语言刺激,不断的配合着。

“老狗,你这条老狗,操死我了,啊,强奸我,你的大鸡巴插进来了,啊插死我了,强奸我,强暴我,征服我,老狗,臭老狗……你就是一个戴绿帽子的臭老狗,操我……”

袁露露抬着袖长的大腿,让小穴完全袒露让赵红军看到自己的小穴被他的大鸡巴抽插。

“骚货,你个贱货,我操死你,小贱逼,小骚逼,操死你个小骚逼。”赵红军越说越使劲儿。但是毕竟年纪大了,不到十分钟就累的气喘吁吁了。

“老狗,操我,射我,射在我的小骚逼里面,我要,我要给你生孩子,操我,射我,用你的大鸡巴操我,操我的小骚逼,射我,把精液都给我,射我的小骚逼。”

袁露露感觉差不读了,开始扭动屁股夹紧赵红军的鸡巴,一阵阵快感冲击着她让她小小的来了一波高潮。

很快赵红军也一声怒吼,屁股使劲儿把鸡巴送进袁露露的小骚逼深处然后喷射了。

“啊……啊……我操……啊……”赵红军兴奋的叫着。

袁露露加紧屁股,小穴收紧夹住赵红军的鸡巴。

等到鸡巴彻底软了之后,赵红军这才拔出来。站在地上喘息着。袁露露起身跪在地上一张嘴用小嘴给他清理着鸡巴上残余的精液和粘液。

“你真是愚蠢,知道杜龙图是李红霞杀的,还知道杜龙图电话的,你告诉我有几个人?”赵红军享受着她舔鸡巴摸着她的头说到。

“我是蠢,我就想看着她死,你省心我也可以转正,以后没人管咱们了。我要给你生孩子,我就想这些,别的我不想。你要觉得我碍事了你报警,我全承认。跟你没关系我蹲监狱就是。”袁露露把精液和粘液吞下去之后抬起头可怜兮兮的说到。

有时候演戏是女人的天分。

“我要是想要报警会来找你,这个时候找你的就是警察了。刚才打你疼不疼。”赵红军摸着袁露露的下巴说到。

“有点疼,不过你要是能跟刚才那么凶猛,可以再接着打我。来吧……”袁露露舔了舔嘴唇说到。

“你滚吧,小骚货,想得美,你是想要累死我么?”赵红军没好气的说到。

袁露露只是笑,妩媚而淫荡。赵红军一万个舍不得,觉得这个女人虽然蠢了一点,但是还是为了自己好,也是为了两个人的未来。所以其实蠢一点更好。自己那个儿子和原来的老婆就是太精明了才有这样的烦恼。

其实袁露露心中想的是这一两天要找林四狗操一次,一来是过把瘾另外就是万一能怀孕这时间就能对的上了。越想淫荡,越想小穴有些痒痒。

“别想了,小骚货,赶紧给我做饭去,饿了。”赵红军以为袁露露那风骚放荡的样子是在想自己,没好气的拍了拍她的屁股把她拍醒了。

袁露露站起来朝着赵红军扭了扭丰满的屁股转身走了,去张罗饭菜了。同时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事儿过去了。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有赵红军善后,她哄好赵红军就行了。

………………

林四狗在外面转了一圈回到病房躺下。赵朗已经跟赵嘉禾聊完没有营养的话走了。赵嘉禾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什么都不想跟赵朗说。她终究没有太多的城府,所以防备赵朗非常清楚的表现在脸上。而此时在赵朗走了之后,赵嘉禾看着回房间的林四狗突然间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刚才的吵架她听见了,当年的事情她不知道的很清楚,但是这个人貌似跟赵朗有仇,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自己完全可以利用他啊,双方合作也许更有效果。林四狗死活没想到,赵嘉禾竟然要跟自己合作。

所以当孟嘻嘻扶着他坐在床上给他洗苹果的时候,赵嘉禾鬼鬼祟祟的进来了。她受的伤不严重都是磕碰和摩擦伤害,最严重的就是胳膊骨折了,跟她母亲一比什么都不是。今天陆海朝没来,赵嘉禾就一个人,请的护工还没有到位,所以她来到了林四狗的病房。

“你们刚才吵架我听见了,你想他死么?”赵嘉禾单刀直入。

林四狗蒙了,差点被一口苹果给呛死。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