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七十二章 漏洞百出副局长 作者:xinlongmen

.

【流氓大亨】`

作者:xinlongmen 2020年6月17日发表于S8

第七十二章 漏洞百出副局长

林四狗防备的是张明山,他怕的是张明山在利用完他之后,把他和牛得草一路抄了。

所以在小年这一天,他把高利贷公司和赌场全都清空了。

赌场设立之初他就防备着张明山反咬一口,所以用的是老吴头顶在前面。

与其说对付牛得草,不如说林四狗更加防备张明山,利用小年这天的事情试探张明山。所以他准备这么久,其实对付牛得草不用这么费劲。关键是跟张明山搅合的太深了,是时候做个决断了。

官不会讲义气,如果张明山把答应他的事情做到最好,他自然感激不尽,但是不代表他不会防备。一切都只是备用而已,他也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在小年之前这段时间里,他不声不响的对自己的事业做出了诸多调整。

没想到防备张明山的手段最后用上了确实对上了封城新来的公安局副局长楚干。

楚干这一招黄雀在后的抢功非常厉害。他抓住了张明山和林四狗勾结的证据临阵撤职,自己上来把这个案子一网打尽。然后顺带收拾了张明山可以说一点规矩不讲,一点组织原则不顾,下手稳准狠。

张明山见到楚干那一刻,就知道糟了自己这身皮能不能保住,都两说跟林四狗搅合的太深了。

如果林四狗扛不住说出来两个人的交易,那么他得进去。

到了风纪部门,可不管你是不是为了办案。说不清楚的。

本来有胡展这个内应,楚干是万无一失的,结果临收网的时候林四狗跑了。

胡展当时没敢动,因为现场混乱,他跟钱庄一起看着这些人有些吃力。没想到牛得草一句,他是警察让他感觉不妙了。

“把你的问题现在马上交代清楚,我还能替你求情。否则公事公办····”楚干跟张明山坐在一个车里,不过一个审问一个被审问。

楚干三十出头,这个年纪能空降到一个级市当公安局副局长,就是镀金来的根子很硬,所以做事无所顾忌。

此时直接审问张明山,因为他知道林四狗跑了,也许张明山的事情坐不实,那样自己就难受了。

不讲规矩,根子硬可以硬上,前提条件是做事没有漏洞,否则就等着看笑话把。一个不堪造就胡作非为就够呛了。以后想要强势起来就难了。所以他要张明山自己吐口,打张明山一个突击。`

张明山脑袋自然发梦这一招非常高明。张明山已经犹豫着说不说,如何避重就轻的说,把功劳都让给他自己能不能脱罪,一时间想了很多。手心都出汗了,他知道自己一开口,可就没有挽回的余了。

可惜楚干有手段做事也高明,只不过江湖经验太少了,也太小看这些常年在一线办案的刑警了。

问完第一句如果抻着不出声,张明山估计到不了玉林镇,就得说出点什么来。

“时间不多了,你要把握好机会。”楚干淡淡的说道。

这句话却点醒了张明山,你着急什么?为什么着急让我说,应该我着急才是啊。你他妈的王八犊子,狗娘养的跟我玩心理战,那老子差点让你这个小逼崽子给蒙了。一定是出什么事儿了。你小子抓不住我了,这是要让我自乱阵脚啊。

“楚副局长你打破我的规划,临时撤换我的职务,我希望有组织程序。另外我保持向更高部门反映,这种抢功劳的警队恶习的权利,在没有局党组进一步指示之前,我不会跟你说一句话这个案子我看你怎么结。”

张明山擦了擦手心的汗水淡定的说道,然后观察楚干。

果然楚干脸上的肌肉轻微的抖动了一下。

“冥顽不灵,我本想治病救人,挽救群众你说还算你自首,你不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做的事情屁股擦不干净。”楚干说道。

张明山无所谓的坐着,楚干越是威胁他越是不担心。

林四狗一直以为是张明山对自己下手了,他做了所有安排跑出来之后,却茫然了我跑什么。去干什么?后面怎么处理?张明山动手一定会不择手段,自己身上破绽不少,想要一一填满不可能。

于是他想起来自己最需要的人朱萍瑜。这娘们还有把柄在自己手里,十几分钟时间,林四狗把自己面对的状况全都说了。

朱萍瑜乐了,你还有求我的时候。` “坑我的钱还,我保你一根毛都少不了。”朱萍瑜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说道。

“如果你能做到我把毛挂掉都给你都行。钱可以翻倍。”林四狗说道。

“玉林镇是吧我洗个澡做个按摩就过去。你去自首只承认买古董的事情其他的一概不说。剩下的交给我就好。记得不见到我什么都不说。”朱萍瑜感觉很爽。

“你要是敢坑我,不用离开了,那些东西我一定扔的,漫天都是我兄弟,不少知道你住哪。先奸后杀都是轻的。”林四狗冷冷的说道。

“放心,如果你有想法,等你出来我可以满足你第一个愿望。”朱萍瑜揶揄的说道。

在心理上和口头上,她要永远比别人强大。

林四狗自己骑着摩托车去榆林镇派出所自首了,自首之前打了几个电话安排好事情,然后坦然的坐在派出所,说自己去买文物被坑了,有人抢了他一百多万。

派出所的人认识林四狗么?这么著名的流氓,怎么能不认识。从榆林镇走出去的流氓头子在榆林镇开赌场,在封城也是狠人。他自己自首说什么买古董被坑了。这是新闻联播的既视感。可是他来自首,警察也不能往外赶,直接联系张明山。

因为在榆林镇的体系里负责文物案件的一直是张明山,楚干接手是临阵换将方派出所知道的不多。他也不会搞什么亲民留什么联系方式。

张明山的电话响了,张明山淡定的看着楚干。

“我能不能接电话?”张明山问道。

“开免提···”楚干冷冷的说道。

张明山无所谓打开免提。

“张队长林山虎来我们派出所自首,说是他买文物被抢了,这根你们今天的行动有没有关系。我们可不可以先录口供。”

张明山听到这话嘴角扯了扯。先是糊涂了,然后脑袋灵光一闪。林四狗不是认输的人,这么做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不认输肯定会咬死了什么都不说,张明山快速想了一下,楚干所谓自己的问题,就是勾结黑社会林山虎充当保护伞,如果林四狗什么都不说,那么自己还有什么担心的。

楚干立即坐直了伸手就去抢电话,张明山都没拦着直接递过去。示意您说话吧。越想越觉得林四狗这招太高明了。可是他自首能说什么那?那些赌场和之前做的事情都能干净么?想到这些又有些担心,但是无论如何自己还能再坏到哪里去?不如死不承认,硬挺究竟是谁出卖了自己,胡展还是钱庄?这楚干来的这么快动作这么准,没有他们两个左内赢是不可能的。因为其他的人员,都是临时调过来的,根本不知道具体的事情。

“我是封城市公安局副局长楚干,请务必保证我去之前,任何人都不要接触林山虎,记住是任何人。”楚干发命令。

“楚局长?张队长在你来这个是他手机吧。麻烦您让他证明一下身份。”

玉林镇派出所的章所长是老油条,官场上的老油子,而且跟张明山关系非常好。这话说的不软不硬,合情合理,但是却也顶的楚干难受。

“老章人家是局长官大一级压死人,我现在解除任务了,你识相点听话啊。”张明山说的一点不客气,既然已经撕破脸绝不客气。

楚干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挂了电话。

“张明山我不管你跟林山虎约好了什么,你觉得你自己都倒了,他还会替你扛着么?他这是害怕了也是自投罗网你完了。”楚干深吸一口气说到。

“还是那句话,楚副局长没有经过组织决定和组织程序之前,我保留所有意见,我不会跟你说任何东西。”张明山态度很坚决。

警车一路呼啸着直奔玉林镇派出所,楚干气宇轩昂的走下警车,迎接的之头发花白穿的一丝不苟的章所长。

“欢迎楚局长莅临指导”章所长是老官油子一点看不出什么来,十分的恭敬。

“林山虎在哪里?”楚干二话不说的问道。

“按照您的要求,单独关押任何人没有接触过。这边请····”章所长说到。

楚干直接到了林四狗关押的地方,不能说是关押,因为他是自首,只能说是单独呆着的审讯室。

林四狗坐在这里,脑袋极速思考着,前前后后自己的漏洞堵上的怎么样了,还有自己那些方应该注意。

“你就是林山虎,你要自首什么事情?”楚干进来二话不说问道。

“不合规矩吧,你没带书记员,没有审讯记录。你是谁?”

林四狗不接茬直接问到。心说我等的是张明山不是你。

楚干怒火往上冒,我收拾不了张明山还收拾不了你一个社会渣子。但是忍住了,因为这里不是他的盘,自己得罪人了不得不小心。

“我是楚干,封城市公安局副局长,有什么可以对我说。”

楚干亮出自己的身份。他觉得对上这种社会败类,自己这个身份足够震慑了,自己出面肯定会让这个家伙什么都说出来。

林四狗的确心里咯噔一下。糟了,怎么引来这么大一个官,什么意思?可是事到如今,自己也只能按照既定的步骤走了。走几步看情况再说。

“我犯法了,想买一个文物倒卖一下,结果带了一百五十万全都被人抢了。就我跑了出来。”林四狗竹筒倒豆子的说到。

“林山虎你跟我这打哈哈,那你当我不知道你的事儿?开赌场倒卖文物、在封城垄断沙场北城四大流氓之一。还要我跟你说的更详细么?你干的事情那个合法?别在这给我装什么好人,到这了,省的我费劲抓你,说吧,先说说你跟张明山的勾当。”

楚干抱着肩膀冷冷的说到。一口气细数林四狗做过的事情,要搬到张明山君临天下怎么也会做好功课。此时说来,真是气势恢宏的柑橘额,连他自己都感觉良好。

林四狗自然是感觉不好,被这么一个人盯上谁也不会舒服。可是不代表自己会说,你可以整我,但是这个位置要整我必须合理合法。顶多有点小动作,我是不干净,我是黑社会,但是我也不见棺材不落泪。你嘴炮一顿我就招了,当我年轻不懂事么?

“我倒卖文物了没买成,一百五十万被人劫走了,我来自首。”林四狗扣扣耳朵重复这一句话。

楚干出现并开口的确气势压人,但是他的错误在于低估了张明山和林四狗,也在于自己智商不高话多,最后这句话点在张明山身上,林四狗突然间明白,倒霉的是张明山,自己不过是被他连累了,或者说自己不过是这个家伙想要拉倒行明山的突破口。去抓自己的,恐怕不是张明山而是这个人。

一时间,林四狗想了很多,猜到了事情的大概真相。可是依然无法破局,楚干的官位很高,说的一桩桩一件件都是自己的做过的事情,但是林四狗自忖自己做的事情,也不那么容易抓到把柄。所以他目前也只能忍着,先过眼前这一关。实际上林四狗心里骂死了张明山,都是你坑我啊。

楚干没想到这个社会渣子的嘴还挺硬,不由得笑了笑。

“林山虎你嘴很硬是吧,没用,我能来就是掌握了证据,张明山已经交代了你们的勾当,他给你充当保护伞,你帮他走私文物。你是要一个人扛下来么?”

楚干为了达到目的已经没有底线了,这个时候已经是诱供了甚至是欺诈。就算林四狗因此说了什么他程序不合法也不能定罪。但是他料定两件事,第一这林四狗这种社会闲散人员,顶多知道点预审的流程,不知道其中的法律常识。第二林四狗跟张明山之间,一定有不合法的勾当。在他想来警察勾结黑社会人员还能干什么?当然是为了黑钱这些年文物走私,之所以没破案可能不是张明山无能,而是他在其中捣鬼。所以他在局里给压力大会上,点名逼着张明山破案,其实就是逼着张明山露出马脚然后自己一网打尽。到时候自己一上任,就破了了文物大案,还顺便揪出了警察局的内鬼黑警。看那些老东西那个还能阳奉阴违。

楚干想的很美好,但是一切都是他的幻想,连经验都算不上,甚至太主观主义,连前提都错了。

在他信口胡邹吓唬人的时候,林四狗已经知道他的无耻手段了。这是故意欺骗自己,让自己把张明山给说出来。可是自己跟张明山之间哪有交易,顶多算是默契。张明山也许破案心切,允许自己在黑白边缘游走一下,可是绝对没联合自己走私文物。这个人在撒谎。

“你要刑讯逼供么?”林四狗突然问道。

“你说什么?”楚干一下子愣了,这根自己说的东西驴唇不对马嘴吧,什么刑讯逼供。

“好吧看来局长大人没懂。我说的简单一点,你说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我估计你会恼羞成怒,恼羞成怒就要动手,所以我还是越过那些没必要的步骤,直接开始吧。”林四狗说到。

“你当我不敢是么?”楚干怒了。

真的怒了。屡屡失策让他很愤怒恼羞成怒。

“有什么不敢的,张明山就打过我,拷上打的我记忆犹新。你想要再来一遍就快点,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的律师快到了。”林四狗说到。

“你他妈的电视剧看多了吧,你的律师到了能怎么样?就凭你买卖文物,我一样拘留你四十八小时。”楚干说到。

林四狗笑了。

“未遂倒卖文物,未遂你也就知道这点东西了吧。省省吧,张明山跟我有仇无过。你要弄他自己想招去,别在我这瞎耽误工夫。没干过的事情,打死我也不认。”林四狗说到。

态度豪横的很,态度狂炫,酷拽屌炸天,很符合楚干对社会渣子的认知。

“你嘴硬,看我怎么收拾你。等我文超、牛得草开口,我看你还这么横还,有你那个赌场藏是藏不住的,不如你痛快点。”楚干不死心的继续说到。

可惜林四狗不搭理他。

牛得草和文超什么都招了。比楚干想的要痛快,但是结果不是他想要的。

牛得草一口咬定自己就是文物走私的源头,那些货都是自己的。自己就是主谋,今天就是为了算计林四狗故意设的局。

文超也招了,他承认自己设局坑林四狗,自己就是这件事的主谋,想要吞了林四狗和牛得草上下两家。林四狗以前是他的结拜兄弟,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他不过是被自己忽悠来买文物的。为的就是那些钱。至于自己以前倒卖给林四狗的文物,都是假货骗冤大头的。至于赌场的事情,老吴头一口全都扛下了,这赌场跟林四狗有关,不过林四狗不过是赌场雇佣的一个小马仔,在外围帮忙介绍赌客,可是一次也没成功,倒是经常过来玩两把。

楚干看着这些证词,眉头紧锁整张脸都黑了。立即把胡展叫来,他的内应就是胡展。不是十拿九稳么,怎么会出问题,那些录音那那些监听记录那。

胡展能监听文超,也能监听文超和林四狗的对话,可是自从林四狗把他派给文超之后,就刻意疏远文超,很多关键时候的信息,他的确有不过却没有铁证。

胡展清楚的知道林四狗配合张明山,但是张明山和林四狗的见面和联系他不知道,更不知道两个人到底什么关系。他只是通过张明山,几次从林四狗哪里拿到文物的事情上,推测两个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和交易。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胡展是为了迎合楚干的需求,才做了这件事。拿不出关键证据,文超又大包大揽的全都扛下了。一时间拿不下林四狗,也就拿不下张明山。后果很严重。但是更严重的是林四狗的律师真的来了。

事实上朱萍瑜没有洗澡按摩而是联系人去了,不但她来了,还通过关系找来了好几个记者。原本只是说这里有文物走私的特大新闻是她忽悠的,谁知道到了之后,发现是真的。很快惊动了更多媒体。

楚干坐蜡了,临阵换将没有经过党组同意这答案,惊动了记者和媒体,那么接下来,就会引起更大的动静,以前文物案一直是张明山主持,现在张明山没有问题,他就是抢功。而且因为媒体到来,他小火慢炖的手段用不上了,因为这么大的案子,无论是媒体还是上级部门不会给他时间。更加不会让他有时间和空间操作。

朱萍瑜的行为把林四狗就出来是小事儿,但是跨领域打击,把楚干给干蒙圈了。一时间无法收场。他到了封城之后,直接让老局长半退休,其他人都暂避锋芒,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把人得罪狠了。结果就是谁也不愿意给他收场。

现在怎么跟媒体说,他连案子的来龙去脉都没搞明白。只想着一击必杀君临天下了。

朱萍瑜递上名片的那一刻,楚干就知道完了。看一个律师牛不牛,要看她的律所牛不牛然后再说态度问题。楚干是有见识的。自然知道朱萍瑜所在的律所什么力量。所以一个牛的律师和一个牛的律所,在一个普通的案件中出现出现很多官司已经赢了一半。

抓林四狗没有铁证,林四狗虽然是涉嫌犯罪,但是毕竟自首。还指认了罪犯。

至于现场发生的事情,林四狗全都推到文超身上,吴家两个哑巴跑了,文超也说是自己雇佣的枪手。胡展和钱庄一点办法没有。

朱萍瑜亲自办的保释,林四狗被警告一番放出来了。

“你知道为了把你弄出来,我搭进去多少人情?回到省城的用我这美妙的身体去取悦那个大少爷多少次?你怎么报答我?”

事情完事儿,两个人走在大街上朱萍瑜对林四狗说到。

“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儿?为什么把我送进监狱,你自始至终也不开口?”

林四狗终于心平气和了,两个人暂时握手言和。

林四狗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很厉害。一方面人家帮了自己虽然是自己威胁的。但是终究还是要讲道理口气要软,但是内心的防备也更加的深了。

“一言难尽,你一个心软替他顶罪毁了你自己也毁了我,你以为毁的只有你家么?我家何尝不是。”朱萍瑜咬牙说道。

“当年的事情起因你我都知道,不过是赵朗去你家想要跟你发生点关系,被你爹撞见了,他失手把你爹打伤了。我只是外围放哨的。后来他想让我顶罪。可是后来案情为什么变了?变成我入室抢劫致人重伤,而你自始至终没出现。”林四狗说道。

朱萍瑜很惊讶的看着他,这人是傻子么?

“你什么眼神?”林四狗看着朱萍瑜的眼神不对。

“你一直是这么以为的么?这就是你一直知道的真相?赵朗果然不是人他不但骗了你,也骗了我,你比我还傻。当年的事情跟你说的根本就是两个版本,原来我们一直都蒙在鼓里。”朱萍瑜说道。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