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大亨 -第七十三章.当年旧事两版本-转发

第七十三章.当年旧事两版本

赵朗最近跟王薇雅感情急速升温,拉拉小手亲亲小嘴春风得意的很。甚至王薇雅还带着赵朗回去见了自己的父亲,作为省委驻地所在城市的市长,身份地位自然不简单,不是随便想见就能见的。但是自己亲闺女例外。

王薇雅对赵朗非常满意,真的是准备谈婚论嫁那种。但是她这种家庭不经过父母和亲戚朋友的考验是不可能的,她可是知道自己家里那些亲戚朋友什么眼光。

不过赵朗第一次见王薇雅的父亲表现得非常好,温文尔雅谦和有礼。无论谈什么都能浅谈一点,甚至国家的大政方针政策和全省的发展规划以及未来经济的发展方向都能谈的有见地。

虽然是不多但是王薇雅的父亲能从一些细节和谈吐之中知道这个青年不错, 暂时没有不满意。不过送走了自己的女儿和准男朋友之后立即打了一个电话。

老陆,帮我查一个年轻人,薇雅的男朋友,对,事无巨细。”王薇雅的父亲放下电话。

想要娶我女儿不查清楚怎么行?

赵朗自我感觉很良好,说实在他的确表现的非常优秀,本人的能力也非常的强。不过他终究是局限于见识不知道这种家庭没有那么容易进。自己的屁股马上就不干净了,何况他的历史根本不干净。

有些人要查一件事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当权者不过一句话的事情。林四狗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他耿耿于怀的是朱小丹死活不出庭,眼看着自己被判了十年蹲监狱六年才放出来。虽然朱小丹没有义务救他但是自己如此凄惨被崩坏的人生跟她不说实话也有关系。

林四狗的主要仇人还是赵朗一家,但是朱小丹你把我送进地狱自己在这人间享受我能放过你么,他要迁怒于朱小丹但是说要把她怎么整死到犯不上。就是看她不爽尤其是过得越好越不爽。如果今天的朱小丹化名朱萍瑜过得很不好林四狗也许嘲笑一番就过去了。

偏偏如今的朱萍瑜打开方式不对,不但过得很好很有社会地位,关键还瞧不起林四狗,初次见面两个骄傲的人起了冲突。冲突就加剧了。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林四狗找朱小丹帮自己解决问题是临时起意,也是前几天朱萍瑜说的天花乱坠想要见面既然如此不如趁此机会试探一下 。毕竟专业的事情找专业的人去办。其实朱萍瑜不帮他或者给他不好的建议他也能判断出来。只不过多在小本本上记她一笔而已。

朱萍瑜让他投案自首其实跟林四狗不谋而合,只不过时间点不同而已。林四狗想的是过几天安排好这些事情之后再投案自首。朱萍瑜给的建议是立即投案自首。林四狗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过几天自己的所犯的事情不定变成什么。

现在自首可就不一样了。文超把事情全都扛下来不是他有多仁慈甚至良心发现,而是林四狗告诉他胡展和钱庄是警察,他杀老高的事情人家知道了。而且今天收网他在劫难逃。

可是他也有妻子儿子,别看他人品不好但是也有家人。林四狗告诉他如果他把文物的罪过全顶过去林四狗可以照顾他的家人,甚至让牛得草把杀人的罪名顶了,反正虱子多了不咬。文超万念俱灰但是还有一线生机的他不想死就答应了林四狗。所以才有后来帮着警察镇住现场的事情,争取立功表现而已。而且在心里衡量如何推脱杀老高的事情。

林四狗对牛得草就简单了,只问他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和孙子活着还是跟他一起去 。牛得草是聪明人立即知道怎么办了。一个人把事情全都扛了下来。

林四狗暂时安全,想要绝对安全还要安排一些事情。

朱萍瑜和林四狗走在街上,姚兰溪迎面而来。林四狗去自首的事情事先跟她说了,这女人焦急的在外面等了半天。一会儿里三层外三层的警车,一会儿记者的长枪短炮,姚兰溪恨死这个小混蛋了,这是作了多大的祸事。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手足无措的她赶紧给孟嘻嘻打电话,没想到孟嘻嘻根本不当回事儿。

“放心吧狗哥哥一定有安排 ,就算是进去我等他你改嫁。”孟嘻嘻彪悍的说到。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不就进去待几年么,我等他。要是一辈子不出来我一辈子给他送饭。

“改你麻痹,你脑袋被屁崩过是不。”姚兰溪气的都爆粗口了, 都快被孟嘻嘻气哭了。

不敢再给任何人打电话,杜可儿更是白扯。能指望谁?刘庆他们?都是一些流氓怎么可能对抗警察。事到临头竟然没有一个靠谱的 。急的她在街上乱转好几个小时。然后突然间看见让自己魂牵梦绕着急上火的那个小流氓正在跟一个漂亮女人逛街。

“林四狗...我草你妈的...”姚兰溪上来就是一耳光。

抽在了朱萍瑜的脸上。朱萍瑜蒙了。

“淡定,淡定,她把我弄出来的.”小流氓赶紧安慰,心说不愧是我的女人,果然向着我。

“我担心死了你却在这跟野女人逛街,我淡定个屁."姚兰溪怒道,然后一脚踢在林四狗的两腿之间。

正在懵逼的朱萍瑜看着林四狗捂着裤裆跪在地上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顾不上姚兰溪刚才打了自己,忙伸出大拇指。

“姐们儿牛逼...朱萍瑜高兴了, 感觉太他妈的解气了。

“臭娘们儿,你踢坏了以后怎么用。”林四狗疼的一身冷汗 ,任你坚强如刚,面对这种痛样啥都不是。气的想弄死姚兰溪,但是看着她冻得通红的小脸,满脸都是担心和泪水又觉得心生愧疚和自豪。

“我错了,我错了,我这不是刚出来么。扶我一把.."林四狗说到。

朱萍瑜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这臭流氓也有被女人收服的一天,这个女人这么彪悍?

“你是谁?怎么勾搭上他的?”姚兰溪咬着牙,根本不管挣扎着想要起来的林四狗,怒问朱萍瑜。

“自我介绍,我叫朱萍瑜,是他的保释律师,当然三生不幸也是他的高中同学。”朱萍瑜说着伸出手。

“律师?保释律师,你把他弄出来的?对不起…我以为…我以为…这个混蛋总是四处勾搭女人.我.”姚兰溪一时间觉得自己太荒唐了,赶紧道歉。

“如果你想道歉,麻烦你再来一下...”朱萍瑜指了指林四狗说到。

“不能了,踢坏了不好..真对不起,还疼么?”姚兰溪赶紧说到。

“疼,很疼,扶我一把.”林四狗捂着裤裆说到。

“滚,没问你...”姚兰溪没好气的说到。

不过还是把林四狗扶起来,林四狗夹着蛋蛋很是忧伤,不过这个女人终究还是心里向着我的,等我晚上好好报仇,顺便检验一下是不是踢坏了,真他妈的疼啊。

三个人回到姚兰溪的药铺,朱萍瑜把当年的事情说了。只不过跟林四狗的是两个版本。

朱萍瑜也就是当年的朱小丹,她的父亲是个大车司机。常年受雇于一个老板拉粮食。经常做的就是给粮库送粮食。当时的朱萍瑜不知道后来父亲说漏嘴了才知道,那个时候他就发现粮库有问题。

国有粮库其中个重要职能就是以保护价格收购农民手里的粮食,这是对农民的一种补贴和农业的一种保护。但是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保护价格和外国进口粮食存在差价。

而且这个差价非常大,甚至是两倍的差价那个时候粮库收粮的时候就有人用进口粮食冒充本地粮食入库,从而赚取其中的差价。而过了两年之后新粮入库,陈粮以烂粮低价出库全都卖给了一个当地的一个酒厂。这其中的损失就国家承担。

十几年下来粮库上下吃的满嘴流油。朱小丹的父亲贪财好色还好赌好酒,算是五毒俱全。没钱了自然就对这件事上心了,甚至偷了老板的账本做要挟。当时所有人都不知道。

其实那个朱小丹父亲负责拉粮食的老板背后的人就是赵红军,当时的赵会计,而且那个后来倒闭的酒厂也是赵红军的。这两个私人公司都是他建立的壳子,倒卖粮食的白手套。艾喜河不过是他连环套上的第一只替罪羊而已。

但是那个时候不知道,朱小丹的父亲以为自己有了发财的机会。准备敲诈。但是这事情背后牵扯太多不是他能够想象的。赵会计和李红霞编制的网涉及多少大人物。一旦出事 就是连锁反应。

赵朗那个时候开始追求朱小丹目的是色但是也是那个账本,他去朱小丹家是去找那个账本的根本不是为了朱小丹。那天朱小丹根本不在家。结果找到账本的赵朗碰上了朱小丹的父亲,两个人打起来了。赵朗把喝多了的朱小丹父亲脑袋给打开花了。

转身找林四狗去顶罪,而朱小丹的父亲报警了。

后来的事情林四狗就知道了,听到这里林四狗明白了。可是更加疑惑为什么这样朱小丹后来不出庭作证,事情怎么会变得无可挽回自己一直无法翻身?

朱小丹苦笑了一下。

“因为我贱,我他妈的下贱。”朱小丹说着眼圈有些红。

后来赵家的操作堪称绝了, 赵家拿回了账本之后但是打伤人的事情还在,不是顶罪就能过去的。真要是判赵朗一个入室盗窃可就毁了一辈子。于是李红霞出面请朱小丹的父亲吃饭喝酒,贪杯好色的朱小丹父亲那里扛得住李红霞这风韵犹存的女人攻势。

何况李红霞艳名他是知道的,三五杯酒下肚下边就硬了。结果和李红霞在酒店包间里面就干上了,正在抽插浪叫的时候赵红军带人冲进来了,李红霞反咬一口强奸。赵红军拿出十万块钱放在桌子上。

是选择十万块钱还是选择强奸罪。这些事情朱小丹当时不知道。父亲被搞定之后自然不出声,可是还有她,虽然当时不明白怎么回事儿但是赵朗打伤父亲逃跑的时候她是看见的。

接下来林四狗顶罪警察来她们家,父亲说谎她都知道。这个时候明明有很多漏洞,很多话难以自圆其说。朱小丹那个时候还年轻正义感十足。本来很犹豫。这个时候赵朗上门了,直接给朱小丹跪下了。

发誓此生非她不娶,李红霞和赵红军也上门服软说和,非要把两个人的婚事定下来。等到上完大学就结婚。给他们在省城买车买房。一番金钱攻势下来,加上赵朗赌咒发誓朱小丹就半推半就的认了。

心里想的是自己男朋友,未婚夫不能有污点,林四狗不是什么好东西蹲几年活该。接下来上大学的两三年朱小丹在赵朗的甜蜜陪伴下的确是搬了家改了名字,然后很幸福。

赵朗要是纯粹表现骗人,一般人扛不住 。

听到这里林四狗差点想要掐死朱小丹。

“真他妈的是一对狗男女,被赵朗操很爽吧?”林四狗怒道,左右踅摸有什么东西砸死这个贱货。

“很爽,真的很爽,那个时候我一心憧憬幸福,打算毕业了就跟他结婚生孩子, 至于你最好烂在监狱里。甚至根本想不起来你。赵朗很帅你知道,赵朗很有钱不用说,赵朗对我更贴心,我让他操怎么了,还不许我舒服?”

朱萍瑜冷笑着说到,好像说别人的事情。

林四狗被姚兰溪拉住,姚兰溪作为女人知道这是伤心到了心死的地步, 估计已经自暴自弃了。否则说不出来这样的话。

“你会遭报应的.."林四狗被姚兰溪拉着不能动手咬牙说到。

“报应来了,大二的时候他把我甩了我给他打了一个孩子之后,如同一块破布一般的甩了。说玩够了,我不过就是一个烂货,他不稀罕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一切都是他制造的陷阱,我连活着的勇气都没了...”

朱萍瑜说着挽起自己的手腕,上面有三四道伤疤。

两三年的时间足够赵家安排好了一切,朱萍瑜家里想要翻供都不可能了。因为这两年多的时间朱萍瑜的父亲已经被赵家拉入深渊出不来了。后悔莫及。当年的事情也被他说出来了。

当年李红霞为了安抚他,可是陆续给他找了不少利润大的活计,也陪他睡了不少次。结果不知不觉之间被人勾着做了太多违法的事情,已经无法翻身了。事后后悔不叠一蹶不振。

林四狗听着一点都不可怜朱萍瑜的父亲,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但是付出代价之后竟然连反击的雄心壮志都没有,就这点能耐也就能睡睡女人了。

“我想死,割腕没死成。既然死不了我就送赵朗下地狱。从那以后我就不是我了,我舍弃了一切女人的尊严 ,舍弃了一切女人美好的东西,我把自己当礼物谁需要送给谁,谁能帮我我就陪他睡。可是赵家太强了, 想要扳倒太难了。

朱萍瑜盖上自己的手腕说道。

林四狗觉得这个女人有些恐怖,简直不拿自己当人。姚兰溪听得浑身都是鸡皮疙瘩。一个女人豁出去真是可怕。

“何必如此?因为一个人毁了自己一生?”林四狗说道。

“你不是也一样,过不去这道坎。”朱萍瑜冷笑着说道。

“我不一样,我是男人,这个梁子我不找回来一辈子我都抬不起头,我发过誓,不弄死赵朗我叫一辈子林四狗。你一个女人这么干不值得。”林四狗说道。

“不用拿我当女人,你当年进去我有责任。我认,你说怎么办都行,只要弄死赵朗什么姿势你随便挑,我能做到绝不含糊。”

朱萍瑜说道。

“你敢?”姚兰溪眼圈通红的说道。

她接受不了一个女人这么惨,林四狗还没说什么她先急眼了。觉得世界对这个女孩子已经十分残酷了,不能再施加任何伤害给她了,林四狗心里撇撇嘴,你怎么不拿奥斯卡?

如果卖惨演戏能解决一切,这个世界就没有恩怨了。大家比谁比谁惨就好了。他相信朱萍瑜说的话,但是不相信她现在还那么柔弱,一个习惯把自己当成武器的女人得多强大,内心得多刚强。把你变成武器的不是我,我林四狗没资格可怜你,我的同情心可不泛滥。

“收起你这一套吧,我不相信鳄鱼的眼泪。今天你把我保释出来难听的我就不说了。说点实在的条件吧。”林四狗说道。

姚兰溪觉得林四狗怎么这么铁石心肠,朱萍瑜摇了摇头。

“果然卖惨这一招对你没用啊,那我就收了神通咱们聊点正经的。仇归仇恨归恨,这个案子我帮你,你怎么弄我都行别碰我妹妹。

朱萍瑜说道。

“我答应你就信啊,我可是流氓社会渣滓。”林四狗靠在椅子上说道。

“你答应就好,信不信是我的事。"朱萍瑜毫不畏惧的看着他。

姚兰溪看懵了,这女人怎么千变万化,刚才还惨不忍闻,现在竟然跟社会大哥一样开始谈条件,这究竟哪个面孔是她。

“好,桥归桥路归路咱们的恩怨以后再算,无论怎么算我不动你妹妹。“林四狗说道。

“好,我接着就是了。不过我很好奇你打算怎么对付老赵家。”朱萍瑜问道。

“老赵家的事情不着急我要先对付另外一个人,咱们的老同学韩光远。“林四狗撇着嘴笑了。

“韩光远?他怎么了?”朱萍瑜很好奇。“这件事可以满足你,韩光远就是这件文物大案的关键人物, 他是走私文物的中间商,绰号驼夫。这个副局长急着抢功劳连前因后果都没弄明白我估计这个动作一定会惊动韩光远,要是以前我一定把韩光远帮忙弄进来。王滋来。但是我更恨这个副局长,所以打算帮帮老同学。

林四狗说道。

“你会帮他?帮一个抢了你前女友的人?你是坑他吧,不被你坑去半条命我朱萍瑜这眼珠子抠下来给你泡踩。”朱萍瑜冷笑着说道。

“人生难得一知己啊,你真了解我,我一个女人开了一个古玩店, 正好缺点东西, 韩光远这家伙手里也许有点好东西。

有时候敌人才是知己,朱萍瑜这段时间注意研究林四狗有些心得,这个家伙看起来不顾后果,实际上都是表象他每一步其实只看利益大小,绝不轻易被自己的情绪左右。

朱萍瑜虽然不怎么跟同学联系,但是韩光远和许美琳的事情还是听说了。何况许美琳当年跟她一起被称为玉林中学的绝代双骄。那也是她最美好最单纯的时代。

林四狗去打电话,朱萍瑜跟姚兰溪聊天“这个混蛋有多少女人?”朱萍瑜问道。

“算上我三个,还有个快高考了。”姚兰溪咬着牙说道。

“禽兽啊。连小姑娘都不放过。"朱萍瑜骂道。

“是小姑娘不放过他,现在的小姑娘你可不了解脱光了往上扑啊,一个个见到流氓就发情。真不明白为什么要喜欢这样的混蛋。”姚兰溪没好气的说道。

“你呢?”朱萍瑜问道。

“我是走投无路了,他把我拉出火坑,结果他也是个火坑,我就这命,我认了。他对我还不错给钱,给我找工作,找男人还图什么,不就他对你好么?他对我很好”姚兰溪说道。

“他有那么多女人你不在乎么?”朱萍瑜问道。

“你在乎么?”姚兰溪问道。

“男人么对我来说,好用就行了。”朱萍瑜面无表情的说道。

林四狗找不到韩光远但是能找到许美琳,他给杜可儿打个电话让她找找同学有没有许美琳的电话,许美琳是老师。而学生有老师的电话很正常,只不过林四狗没想到很快信息就回来了。

不但有许美琳的电话, 家庭住址,甚至还有照片。杜可儿这个大姐在黑狗堂的群里发了信息,不到五分钟各种关于许美琳的信息争先恐后的出现在了聊天群里。

林四狗心说怎么这么给力。

直接给许美琳打电话。

“你哪位?”许美琳跟韩光远正在逛街。

“告诉韩光远牛得草被抓了,他是驼夫的事情瞒不住了,赶紧跑。”林四狗假装低声说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你是谁?”许美琳看了看正在试衣服的韩光远说道。

“我以前叫林山虎,现在叫林四狗你不会忘了吧。”林四狗笑着说道。

“是你,你在说什么?光远不是你这种人,别在这里危言耸听。你想干什么直说。”许美琳看着韩光远心往下沉,她感觉这件事恐怕是真的。

可是嘴上很硬,尤其是在旧情人面前。

“信不信随便你,我是什么人你当然知道,毕竟当年咱们很亲热。至于现在跟你亲热的人,你难道真的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还是在骗自己。”林四狗说道。

“你知道什么?”许美琳觉得林四狗肯定知道什么。

可惜林四狗挂了电话。

“美琳怎么了?你怎么脸色不好。”韩光远过来温柔的问道。

“牛得草被抓了,他把你卖了。”许美琳盯着韩光远的脸一字一句的说道。

韩光远感觉自己的心猛然停止跳动,脸色冰凉冷汗都下来了。

“美琳,你说什么,谁给你说什么了?”韩光远强做镇定的说道。

“警察正在来的路上,你快走吧。”许美琳绝望的说道。

她已经看出来韩光远的脸色难看,更加确定了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看到的和曾经听到的都是真的,自己的男人是个罪犯。这一段时间完全是自己在骗自己。

韩光远立即拿出手机打开联系牛爽的方式,结果牛爽失联。顾不上其他赶紧打牛得草的电话。过了许久牛得草接起来了。当着警察的面接起来的。

“老弟好久不见,在哪里?”牛得草问道。

韩光远迅速挂电话, 然后关机拔掉电话卡。这是他跟牛得草的约定暗号。一旦有事儿就说老弟,没事儿就说兄弟。牛得草完了。暂时没有出卖自己,但是好久不见这四个字就提醒韩光远时间不多了。约定好的暗号。

牛得草之所以帮韩光远,是因为他在韩光远手里有一笔押金。这些钱是保证金,保证提供货物的质量,也是保证万一出事牛得草用来安家的。他早就防着有这么一天那。

“美琳,对不起。”韩光远冲过来抱住浑身冰冷的许美琳。

-本章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