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21章 我肏那到底是谁

大侠那边进度比预期还差……今晚估计希望不大,还请大家不要等待了。

非常抱歉。

希望下个月能解决掉琐事缠身的问题。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对呢。”名为欣蒂——脑内转化一下汉语发音会让薛雷想起某种甜品的火精灵女郎,一时间表情显得比较惊讶,“我这会儿还不该知道你的名字呢,嘶……还真是糟糕呢。”

大概是精灵族的特有口音,这女的一紧张,句尾就开始频繁出现莫名其妙的鼻音后缀,呢呢呢让他都感觉鼻孔里头痒痒。

薛雷很自然地进入到非常戒备的状态,迅速在心里问:薇尔思,拉雅有可能战胜她吗?

【对方是经验丰富的精灵冒险者,战斗职阶至少包括精灵剑士和精灵魔法师两种,属性优势巨大,正面挑战胜率不会超过0. 1%.但如果牺牲拉雅拖延时间保护你逃走,成功率有望超过40%.】

不要说我不可能做的选择。

薛雷鉴定出了双方的战力差距,果断选择放软了口气,微笑着说:“炎舞小姐,我听闻,火精灵是坦率而热情的上位族群,并不擅长谎言和欺骗,今天见到,果然如此。”

欣蒂拨弄了一下耳边垂下的火红发丝,把那微卷而发亮的头发拉直,绕在手指尖上,想了一会儿,才有点烦躁地说:“啊,我最讨厌这种需要骗人的工作了。小帅哥,讲明白吧,我现在非常缺钱。”

“呃……有多缺?”薛雷立刻意识到,爱钱的目标其实是最好策反的——出更多钱就是。

“我欠了赌场这个数。”她竖起两根手指,“我有三天时间筹款还账。哈哈,虽然不还他们那儿的打手也拿我没办法,但我是贵族啊,贵族要讲信用呢,没办法,只好来冒险公会找找有没有比较高价又被冷落的任务咯。”

薛雷很和气地问:“所以,那任务是和我直接相关的?”

“嗯,但委托内容我需要保密。我只能说,那就是我来接近你的原因。”欣蒂没精打采地托着腮,跷起二郎腿轻轻摇晃着脚丫,“小帅哥啊,你的脑子没你的脸这么优秀该多好啊……”

不行不行,以前没被这么夸过,薛雷脸上都有点发烧。

拉雅急忙咽下嘴里的饮料,很有危机意识地开口说:“你对主人到底有什么阴谋!你如果不交代,我可要生气了。”

欣蒂摆了摆手,完全不去看她,“和你主人说话呢,奴隶不要插嘴。”

“你明明是要对我主人做不利的事情!奴隶要舍弃一切来保护主人!”拉雅站起来,细长的胳膊垂下,紧紧抓住那个木制小圆凳。

欣蒂叹了口气,“我如果真要对薛雷不利的话,就凭他这糟糕的实力,他这会儿已经成为尸体了。”

话音未落,红发的女精灵忽然拔出了腰间的精灵细剑。

和其他种族惯用的刺击剑细长的圆锥形结构不同,精灵剑士的惯用武器并没有放弃劈砍和切割的功能,更像是加厚了剑脊来增强穿刺威力的狭窄双刃剑。

被单独分类为精灵细剑的这种武器,破甲能力远不如纯粹的刺击剑,韧性和灵活性则远远胜出,正符合精灵们优雅、迅捷的作战原则。

一看到武器出鞘,拉雅惊叫一声站到薛雷面前,张开双臂。

欣蒂没做什么,把剑晃了晃,就收回到鞘里,连二郎腿都依旧跷着。

但一直留意着这位火精灵动作的薛雷,很确认自己看到了电光般一闪而过的剑招——那时拉雅甚至还没来得及挡住他的视线。

他把拉雅拽到自己身后,正想问问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看到拉雅喝完饮料的那个朴实木碗侧面,啪嗒掉下来了火焰型的一块。

欣蒂得意地笑了起来,“喏,我是不是已经证明了,我不是吓唬你们?”

“欣蒂,”薛雷紧张地清清嗓子,尽量不着痕迹地往后挪挪凳子,随时准备逃跑,“你找我到底打算做什么?”

“我说了,当你的保镖,我听说你很有钱,当你的保镖,有助于还上我的欠账。”

啧,这种先来炫耀武力再收保护费的套路还真是熟悉啊,有种先放病毒安木马再做杀毒软件提供防御方案的味道。

“嗯……20个金币的话,我倒不是帮你还不起……”

“等等!”欣蒂瞪圆眼睛,红色的眸子写满了惊讶,“谁告诉你是20个金币了?”

薛雷也变得十分吃惊,脑中闪过无数戒赌吧老哥的光辉形象,“你到底赌了多大啊?200个金币吗?”

欣蒂眨了眨眼,再一次竖起了上次的手指,“两个。我欠了两个金币。”

诶?两个金币?460个本地银币?你堂堂一个精灵族上位亚种,好歹算是贵族了吧,欠这种赌债不觉得丢脸吗?

这个世界的贵族词义是不是和他曾经理解的不一样啊?怎么前有魅魔贵族挑食到饿肚子回家的路费都要借,后有火精灵贵族街边跳舞卖艺欠了俩金币就得出来打短工挣辛苦钱?

薛雷差点就没忍住看在欣蒂那双呼之欲出的奶子份上把金币直接拍桌面给她。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欣蒂很不满地说,“我离开家乡的路费第一个月就花光了呀。不欠债,难道要我抢劫去吗?我可是高贵的火精灵,才不会做那种令家族蒙羞的事。”

朋友,你穿着露大腿的高开叉舞裙,露乳沟的低胸紧身衣,在街边跳艳舞赚小费,去这种小地方的赌场输到负债2金,你家族的脸上已经蒙满了羞啊喂!

薛雷装作掏兜的样子,从苏琳里面拿出两枚金币,放在桌子上,用手掌按住,柔声说:“那么,两个金币能雇佣你多久呢?”

欣蒂侧过头,在手掌和桌面的缝隙间观察着金币侧面迷人的光泽——传说与最纯粹的神术力量绽放的光芒颜色一致的黄金早在上古时代就奠定了价值地位,令无数生命着迷。

直到薛雷忍不住又问了一遍,她才吞了口唾沫,坐直说:“你确定要直接出2金来雇佣我?”

“看你的价钱合不合适,而且,你还得告诉我,我到底为什么需要保镖。”

“我的实力很强。”欣蒂深吸口气,表情变得严肃了不少,“你看……一个月期限,怎么样?”

薛雷还没开口,拉雅就忍不住蹦起来喊:“二十天就赚这么多?能买一百多个我了!我就不信一百多个我还打不过一个你!”

“拉雅,坐下,我的饮料喝不完了,你帮我处理掉。”他堵住了小女奴的嘴,正色说,“欣蒂,这个价码不算太贪婪——至少对于赌博欠债的情况来说,你的报价已经十分克制所以,我就只有刚才那最后一个问题需要你回答。如果你能告诉我,咱们之间的雇佣关系即刻成立。”

“接下来的几天,会有很多不怀好意的冒险者来接近你,试图调查关于一个女神的信息。”欣蒂凑近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说,“我看你并不像是神官,身上还一股调和专家的药味,大概是我的雇主受过你的恩惠,担心你在这次调查中吃亏吧。”

果然,是月光教信徒给他惹来的麻烦。他本来还想说不至于这么快就查到自己,但转念一想,之前的祭祀参与者里就有一个对方的信徒,在这个小城镇里,被查到的确轻而易举。

幸好,守护者的约束中明确有不准为了信仰不同而彼此杀戮的说法,各处贵族也不会让宗教分子随便生事拉低自己领地的评价,那么薛雷只要不离开城区,生命安全上应该还有起码的保障。月之眠的价格中就包括了高规格的安全保障,他觉得八成用不到保镖。

但是,欣蒂的身材实在是太火辣了。

蜂腰长腿,丰乳翘臀,光是回想起卖艺时候那身体充满弹性和力量感的肌肉线条,他就忍不住幻想下体那个不乖的部位被夹住的时候会是什么滋味。

把单纯雇一个保镖负责安全,替换为花钱请一个大美女陪在身边,顺便负责一下安保工作,这两个金币,顿时就感觉非常超值。

另外,最重要的是,欣蒂的雇主实在不难猜。

当下薛雷认识的朋友还很少,交情够又有这人脉来悄悄如此处理的,显然只有冒险公会那位可爱的管理员小姐。

某位不好考证的人曾说过,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乔恩给了他令人垂涎的特色炖菜,柔软娇嫩的迷人身体,如今,又送来了这个能保护好他的得力干将。

“那么,拿去还债吧。雇佣关系成立了。”薛雷抬起手,把两枚金灿灿的圆片推到了欣蒂面前。

拉雅心痛无比,赶忙伸手盖住,提醒说:“主人,要去冒险公会签一个契约,登记她的详细信息,否则她拿钱还了债跑掉,您的钱就拍着翅膀飞走啦。”

“契约书早就准备好了。”欣蒂从腰包里掏出一张折好的纸,摊开递给他,“我的那位雇主在冒险公会很有人脉,她也有信心,说小帅哥一定不会赶走我,我就先把信息登记过了。”

拉雅凑到薛雷身边,盯着纸上的内容看了一会儿,才沮丧地扭开头,接受自己大半看不懂的事实,坐回了原处。

“过后有空,我会教你更多读写方面的知识。不用这么难受。”薛雷笑着揉揉她的头,“拉雅,在奴隶中你已经算是很棒的了。今后一定会更棒的。”

欣蒂挑高眉梢,斜斜瞄着他俩,小声说:“你这是带了个奴隶还是女朋友?你们俩在玩什么特殊的角色扮演游戏吗?”

拉雅瞪起眼,撩开额前的发丝,亮出奴隶身份的耻辱烙印,很认真地说:“我是主人的奴隶,请不要对我的主人有不合适的奇怪揣测。”

很感动,这种有人拼命维护自己的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薛雷搂住她,抱到怀里吻了一下她细细的脖子,“拉雅,不用那么努力强调奴隶的事情。我说了,我喜欢你在有自由的情况下依旧选择跟着我。这本来就是更近似于女朋友的关系。”

“主人……”拉雅低下头,很努力才克制住不要让嘴角噙着的笑绽开太大,飞快地擦了擦眼角,小声说,“您实在是……让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对得起您的厚爱了。”

欣蒂忽然发现自己有点碍眼,忍不住用指头敲了敲桌面,“抱歉,打扰你们恩爱一下,咱们能先把契约的事情解决吗?赌场那边早点清帐,我就不用被限制在冒险公会的消费了。你们不是冒险者,不知道被指定为恶行者行动有多不便。”

听起来,有点像老赖名单的感觉诶……

雇佣一个保镖显然不仅仅是签字付钱就好。

契约里有不少比较细节的地方还需要双方确认后填写。比如,各种突发状况对应的奖金数额,如果保镖阵亡抚恤金应该发放给谁,发放多少,工作时间具体从几点到几点,对雇主隐私问题的保障等等等等。

费了一番功夫,薛雷才算是彻底收下了来自乔恩的好意。

他如今并不缺钱,很豪迈的在月之眠开了隔邻房间,承包了原本并不需要的住宿费用,伙食标准也超出冒险公会建议档次一大截。

和两个金币的费用相比,欣蒂的工作量其实并不多。只要负责薛雷在旅店和冒险公会之外的地方活动时的安保就好。

而薛雷的宅家本性并没有很剧烈的变化,更愿意两点一线在旅店和冒险公会之间往来。

办好一切手续,一起上楼休息。薛雷打开自己这边的房门,看欣蒂就要进屋,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欣蒂,能不能冒昧提一个小小的问题,我看起来和你应该差不多大,可你一口一个‘小’帅哥,那你今年到底多少岁了?”

“这可是女孩子最重要的秘密呢。”欣蒂并不意外地掩饰了过去。

如果是仅比人类平均寿命长个几十年的普通精灵,可能并不会太在意这样的询问。毕竟在他们的心中,比人类的岁数大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但火精灵是上位亚种,普遍寿命更长,青春的年华更久。相对的,爆出年龄差后也会让人类这一方更加产生距离感。

那么,姿色身段都接近一流的保镖小姐,不愿意让人知道具体岁数,也不是不能理解。看起来她挺喜欢人类,多半也了解人类男性不太愿意和年龄相差太多的女士走暧昧路线。

不过薛雷觉得她担心得非常多余。

从以前玩游戏的时候他就是个异族美女爱好者,不少作品中精灵美女一开口就好几百岁几千岁,真要叫他日他一样会日得很开心,绝不嫌弃年龄和辈分的问题。当然,以前都是空YY,想嫌弃也是杞人忧天。

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薛雷安排了一个课表,让拉雅开始学习回来路上顺道买的几本启蒙图书。

魔动机在这个世界中承担了超过蒸汽机的广泛职责,印刷机器早已顺利从法师塔的小圈子授课产品扩展为民用的基础设备之一,不过学士这个发展路线谈不上前程远大,所以大部分民众即使扫盲,也就到最简单的听说读写而已。

薛雷希望拉雅能学得更深一些。

知识改变命运,他不希望拉雅永远被困在小女奴的茧子之中。

做好了今天晚上的三小时课表,薛雷并不擅长教育,发现拉雅自学的专注度还行,就退到旁边椅子上坐着,抽了本书翻着看。

这个世界当前的艺术水平多半还很低下,旅店房间里用来增进情趣的图书远达不到成人漫画的水准,故事也堪称糟糕,充满了早期情色社区创作风格的大篇幅拟声词。不过这边语言的拟声词极其丰富,翻几页还会有手绘的魔石粉法阵放出录制的呻吟声,最终效果还挺不错。

看得欲火焚身,薛雷站起来,望着拉雅低下头后分外修长纤细的脖子,吞了口唾沫。

不行,不能打扰她。

他看了一眼表,距离他这个习惯现代地球人生活节奏的宅男来说,睡觉时间还早。

啊,干脆,去感谢一下乔恩吧。

谢谢她那么贴心找了个保镖,嗯……作为报答,就顺便解决一下她那饥渴的两个子宫造成的生理问题好了。

叮嘱拉雅好好做功课,薛雷换了身衣服,喷些香氛在身上,渐渐沉醉于这种可以尽情风流的愉悦感中,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表,他去隔壁叫上新雇佣的保镖,往管理员小姐的住处溜达过去。

没有电力,或者说电主要存在于雷系魔法中用来啪啪电人的世界里,夜晚的娱乐活动主要存在于户外,街头的人比白天需要工作的时间更多一些。

“小帅哥,你去享艳福,我等你也是等着,能不能去那边跳会儿舞?”欣蒂护送到地方后,望着斜对角的一个舞娘,很不满地嘟囔,“那个小骚货跳得太烂了,不能把周围男客的鸡巴跳硬,怎么掏出他们兜里的铜板儿?”

洛萨是个和平的城市,既然不会有什么情况,放她去赚个零钱也没什么。

薛雷点头同意,转身过去敲响了乔恩家的房门。

没应声,他皱了皱眉,看屋里的魔石灯明明亮着,就加大力气敲了几下。

“谁啊?”

“我,薛雷。”

“诶?稍等稍等,我……正在泡澡。我马上就来!”

哦哦,真巧,好极了,女孩子的肌肤洗过之后香喷喷滑嫩嫩,比平时更加迷人,果然来对了。

稍微等了一会儿,看欣蒂砸场子一样把皮甲去掉,穿着紧身内衬在对面跳起了舞。不一会儿,大半看客就转移了阵地,搞得先前的小舞娘欲哭无泪。

去掉外甲,薛雷才注意到,里面的底衬是和丝袜质感相似的材料,本来还说全副武装的欣蒂性感程度大减,没想到这一脱,就变成了紧身衣加连裤袜的神级搭配,曼妙的曲线几乎没有一点掩饰,感觉离得近些都能看到乳头的凸点。

不过很快,欣蒂就抓起披风裹在了身上。她的确非常专业,深深地明白对于男人们来说,全都看得到并不如保留一点想象空间更诱人。

就在那边已经有醉汉吹起下流口哨的时候,屋门终于开了。

乔恩用毛巾夹着头上长长的耳朵,一边擦一边探出了头,身上只有一条格子花的裹身单子,水气浮动在娇嫩的肌肤上,白里透红。

“快请进,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没想到这个时间会有人来看我。”管理员小姐一边道歉,一边飞快让开门口。

薛雷进去后,她锁好房门,顺手就拉上了帘子,包裹着臀部的浴巾上面鼓起的尾巴位置轻轻左右摇晃。

“嗯……我其实不是来看你的。”

“我知道。”乔恩脸上的恬静气质一扫而空,脸颊泛起了另外一层嫣红,和沐浴后的粉润底色混合在一起,让她的神情变得充满了淫乱的诱惑。

她拉开浴巾,向前走去,扭动的臀部甩开了碍事的遮蔽,亮出一丝不挂的湿润肉体。

双臂勾住薛雷的脖子,管理员小姐踮起脚尖,献出了微微上翘的柔软嘴唇。

纠缠在一起吻了好一会儿,乔恩才依依不舍地放开,舔舐着他已经被解开的上衣中健壮的胸膛,缓缓往下挪去,亲到肚脐的时候,那双长耳朵左右一晃,柔软的绒毛恰好轻轻扫着他两边乳头,又酸又痒。

一下子,下体的肉棒就硬到几乎爆炸。

啊啊……兔子姑娘简直太上道了,我明明是来道谢的,结果话都没说两句就开啪,是不是显得也太好色了?

看乔恩顺势蹲下,双手已经把他的裤子腰带解开,薛雷赶忙平稳了一下急促的呼吸,低头说:“乔恩,我这趟主要还是想谢谢你,去卧室吧,我也来为你服务一下。”

好歹也有精熟10级的手活,再用舌头加加油的话,应该能让她前戏中就达到很强的高潮吧?

没有神赐的帮助来实现这个梦想,想想就很期待。

可没想到,乔恩抬起头,一脸迷茫地望着他,“呃……你为什么忽然要谢谢我啊?”

“因为你担心我被调查,帮我通过冒险公会委托了一个保镖啊。”薛雷露出自认为了解一切的笑容,弯腰抚摸着她耳朵柔嫩的内侧,刺激着她不同于人类女孩的敏感带,“真的很谢谢你。”

“可是……管理员在职期间不得私人发布委托。”乔恩眨了眨眼,“所以我没有帮你找保镖呀……”

诶?

薛雷愣住,然后,在脑内念叨了一句本章标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