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代行者 第21章 我肏那到底是誰

簡體

大俠那邊進度比預期還差……今晚估計希望不大,還請大家不要等待了。 book18.org

非常抱歉。 book18.org

希望下個月能解決掉瑣事纏身的問題。 book18.org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對呢。」名為欣蒂——腦內轉化一下漢語發音會讓薛雷想起某種甜品的火精靈女郎,一時間表情顯得比較驚訝,「我這會兒還不該知道你的名字呢,嘶……還真是糟糕呢。」 book18.org

大概是精靈族的特有口音,這女的一緊張,句尾就開始頻繁出現莫名其妙的鼻音後綴,呢呢呢讓他都感覺鼻孔裡頭痒痒。 book18.org

薛雷很自然地進入到非常戒備的狀態,迅速在心裡問:薇爾思,拉雅有可能戰勝她嗎? book18.org

【對方是經驗豐富的精靈冒險者,戰鬥職階至少包括精靈劍士和精靈魔法師兩種,屬性優勢巨大,正面挑戰勝率不會超過0. 1%.但如果犧牲拉雅拖延時間保護你逃走,成功率有望超過40%.】 book18.org

不要說我不可能做的選擇。 book18.org

薛雷鑑定出了雙方的戰力差距,果斷選擇放軟了口氣,微笑著說:「炎舞小姐,我聽聞,火精靈是坦率而熱情的上位族群,並不擅長謊言和欺騙,今天見到,果然如此。」 book18.org

欣蒂撥弄了一下耳邊垂下的火紅髮絲,把那微卷而發亮的頭髮拉直,繞在手指尖上,想了一會兒,才有點煩躁地說:「啊,我最討厭這種需要騙人的工作了。小帥哥,講明白吧,我現在非常缺錢。」 book18.org

「呃……有多缺?」薛雷立刻意識到,愛錢的目標其實是最好策反的——出更多錢就是。 book18.org

「我欠了賭場這個數。」她豎起兩根手指,「我有三天時間籌款還帳。哈哈,雖然不還他們那兒的打手也拿我沒辦法,但我是貴族啊,貴族要講信用呢,沒辦法,只好來冒險公會找找有沒有比較高價又被冷落的任務咯。」 book18.org

薛雷很和氣地問:「所以,那任務是和我直接相關的?」 book18.org

「嗯,但委託內容我需要保密。我只能說,那就是我來接近你的原因。」欣蒂沒精打采地托著腮,蹺起二郎腿輕輕搖晃著腳丫,「小帥哥啊,你的腦子沒你的臉這麼優秀該多好啊……」 book18.org

不行不行,以前沒被這麼誇過,薛雷臉上都有點發燒。 book18.org

拉雅急忙咽下嘴裡的飲料,很有危機意識地開口說:「你對主人到底有什麼陰謀!你如果不交代,我可要生氣了。」 book18.org

欣蒂擺了擺手,完全不去看她,「和你主人說話呢,奴隸不要插嘴。」 book18.org

「你明明是要對我主人做不利的事情!奴隸要捨棄一切來保護主人!」拉雅站起來,細長的胳膊垂下,緊緊抓住那個木製小圓凳。 book18.org

欣蒂嘆了口氣,「我如果真要對薛雷不利的話,就憑他這糟糕的實力,他這會兒已經成為屍體了。」 book18.org

話音未落,紅髮的女精靈忽然拔出了腰間的精靈細劍。 book18.org

和其他種族慣用的刺擊劍細長的圓錐形結構不同,精靈劍士的慣用武器並沒有放棄劈砍和切割的功能,更像是加厚了劍脊來增強穿刺威力的狹窄雙刃劍。 book18.org

被單獨分類為精靈細劍的這種武器,破甲能力遠不如純粹的刺擊劍,韌性和靈活性則遠遠勝出,正符合精靈們優雅、迅捷的作戰原則。 book18.org

一看到武器出鞘,拉雅驚叫一聲站到薛雷面前,張開雙臂。 book18.org

欣蒂沒做什麼,把劍晃了晃,就收回到鞘里,連二郎腿都依舊蹺著。 book18.org

但一直留意著這位火精靈動作的薛雷,很確認自己看到了電光般一閃而過的劍招——那時拉雅甚至還沒來得及擋住他的視線。 book18.org

他把拉雅拽到自己身後,正想問問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就看到拉雅喝完飲料的那個樸實木碗側面,啪嗒掉下來了火焰型的一塊。 book18.org

欣蒂得意地笑了起來,「喏,我是不是已經證明了,我不是嚇唬你們?」 book18.org

「欣蒂,」薛雷緊張地清清嗓子,儘量不著痕跡地往後挪挪凳子,隨時準備逃跑,「你找我到底打算做什麼?」 book18.org

「我說了,當你的保鏢,我聽說你很有錢,當你的保鏢,有助於還上我的欠帳。」 book18.org

嘖,這種先來炫耀武力再收保護費的套路還真是熟悉啊,有種先放病毒安木馬再做殺毒軟體提供防禦方案的味道。 book18.org

「嗯……20個金幣的話,我倒不是幫你還不起……」 book18.org

「等等!」欣蒂瞪圓眼睛,紅色的眸子寫滿了驚訝,「誰告訴你是20個金幣了?」 book18.org

薛雷也變得十分吃驚,腦中閃過無數戒賭吧老哥的光輝形象,「你到底賭了多大啊?200個金幣嗎?」 book18.org

欣蒂眨了眨眼,再一次豎起了上次的手指,「兩個。我欠了兩個金幣。」 book18.org

誒?兩個金幣?460個本地銀幣?你堂堂一個精靈族上位亞種,好歹算是貴族了吧,欠這種賭債不覺得丟臉嗎? book18.org

這個世界的貴族詞義是不是和他曾經理解的不一樣啊?怎麼前有魅魔貴族挑食到餓肚子回家的路費都要借,後有火精靈貴族街邊跳舞賣藝欠了倆金幣就得出來打短工掙辛苦錢? book18.org

薛雷差點就沒忍住看在欣蒂那雙呼之欲出的奶子份上把金幣直接拍桌面給她。 book18.org

「喂,你那是什麼表情啊。」欣蒂很不滿地說,「我離開家鄉的路費第一個月就花光了呀。不欠債,難道要我搶劫去嗎?我可是高貴的火精靈,才不會做那種令家族蒙羞的事。」 book18.org

朋友,你穿著露大腿的高開叉舞裙,露乳溝的低胸緊身衣,在街邊跳艷舞賺小費,去這種小地方的賭場輸到負債2金,你家族的臉上已經蒙滿了羞啊喂! book18.org

薛雷裝作掏兜的樣子,從蘇琳裡面拿出兩枚金幣,放在桌子上,用手掌按住,柔聲說:「那麼,兩個金幣能僱傭你多久呢?」 book18.org

欣蒂側過頭,在手掌和桌面的縫隙間觀察著金幣側面迷人的光澤——傳說與最純粹的神術力量綻放的光芒顏色一致的黃金早在上古時代就奠定了價值地位,令無數生命著迷。 book18.org

直到薛雷忍不住又問了一遍,她才吞了口唾沫,坐直說:「你確定要直接出2金來僱傭我?」 book18.org

「看你的價錢合不合適,而且,你還得告訴我,我到底為什麼需要保鏢。」 book18.org

「我的實力很強。」欣蒂深吸口氣,表情變得嚴肅了不少,「你看……一個月期限,怎麼樣?」 book18.org

薛雷還沒開口,拉雅就忍不住蹦起來喊:「二十天就賺這麼多?能買一百多個我了!我就不信一百多個我還打不過一個你!」 book18.org

「拉雅,坐下,我的飲料喝不完了,你幫我處理掉。」他堵住了小女奴的嘴,正色說,「欣蒂,這個價碼不算太貪婪——至少對於賭博欠債的情況來說,你的報價已經十分克制所以,我就只有剛才那最後一個問題需要你回答。如果你能告訴我,咱們之間的僱傭關係即刻成立。」 book18.org

「接下來的幾天,會有很多不懷好意的冒險者來接近你,試圖調查關於一個女神的信息。」欣蒂湊近他,上上下下地打量著說,「我看你並不像是神官,身上還一股調和專家的藥味,大概是我的僱主受過你的恩惠,擔心你在這次調查中吃虧吧。」 book18.org

果然,是月光教信徒給他惹來的麻煩。他本來還想說不至於這麼快就查到自己,但轉念一想,之前的祭祀參與者里就有一個對方的信徒,在這個小城鎮里,被查到的確輕而易舉。 book18.org

幸好,守護者的約束中明確有不准為了信仰不同而彼此殺戮的說法,各處貴族也不會讓宗教分子隨便生事拉低自己領地的評價,那麼薛雷只要不離開城區,生命安全上應該還有起碼的保障。月之眠的價格中就包括了高規格的安全保障,他覺得八成用不到保鏢。 book18.org

但是,欣蒂的身材實在是太火辣了。 book18.org

蜂腰長腿,豐乳翹臀,光是回想起賣藝時候那身體充滿彈性和力量感的肌肉線條,他就忍不住幻想下體那個不乖的部位被夾住的時候會是什麼滋味。 book18.org

把單純雇一個保鏢負責安全,替換為花錢請一個大美女陪在身邊,順便負責一下安保工作,這兩個金幣,頓時就感覺非常超值。 book18.org

另外,最重要的是,欣蒂的僱主實在不難猜。 book18.org

當下薛雷認識的朋友還很少,交情夠又有這人脈來悄悄如此處理的,顯然只有冒險公會那位可愛的管理員小姐。 book18.org

某位不好考證的人曾說過,唯有美食與愛不可辜負。 book18.org

喬恩給了他令人垂涎的特色燉菜,柔軟嬌嫩的迷人身體,如今,又送來了這個能保護好他的得力幹將。 book18.org

「那麼,拿去還債吧。僱傭關係成立了。」薛雷抬起手,把兩枚金燦燦的圓片推到了欣蒂面前。 book18.org

拉雅心痛無比,趕忙伸手蓋住,提醒說:「主人,要去冒險公會簽一個契約,登記她的詳細信息,否則她拿錢還了債跑掉,您的錢就拍著翅膀飛走啦。」 book18.org

「契約書早就準備好了。」欣蒂從腰包里掏出一張折好的紙,攤開遞給他,「我的那位僱主在冒險公會很有人脈,她也有信心,說小帥哥一定不會趕走我,我就先把信息登記過了。」 book18.org

拉雅湊到薛雷身邊,盯著紙上的內容看了一會兒,才沮喪地扭開頭,接受自己大半看不懂的事實,坐回了原處。 book18.org

「過後有空,我會教你更多讀寫方面的知識。不用這麼難受。」薛雷笑著揉揉她的頭,「拉雅,在奴隸中你已經算是很棒的了。今後一定會更棒的。」 book18.org

欣蒂挑高眉梢,斜斜瞄著他倆,小聲說:「你這是帶了個奴隸還是女朋友?你們倆在玩什麼特殊的角色扮演遊戲嗎?」 book18.org

拉雅瞪起眼,撩開額前的髮絲,亮出奴隸身份的恥辱烙印,很認真地說:「我是主人的奴隸,請不要對我的主人有不合適的奇怪揣測。」 book18.org

很感動,這種有人拚命維護自己的滋味,實在是太美妙了。薛雷摟住她,抱到懷裡吻了一下她細細的脖子,「拉雅,不用那麼努力強調奴隸的事情。我說了,我喜歡你在有自由的情況下依舊選擇跟著我。這本來就是更近似於女朋友的關係。」 book18.org

「主人……」拉雅低下頭,很努力才克制住不要讓嘴角噙著的笑綻開太大,飛快地擦了擦眼角,小聲說,「您實在是……讓我不知道如何……才能對得起您的厚愛了。」 book18.org

欣蒂忽然發現自己有點礙眼,忍不住用指頭敲了敲桌面,「抱歉,打擾你們恩愛一下,咱們能先把契約的事情解決嗎?賭場那邊早點清帳,我就不用被限制在冒險公會的消費了。你們不是冒險者,不知道被指定為惡行者行動有多不便。」 book18.org

聽起來,有點像老賴名單的感覺誒…… book18.org

僱傭一個保鏢顯然不僅僅是簽字付錢就好。 book18.org

契約里有不少比較細節的地方還需要雙方確認後填寫。比如,各種突髮狀況對應的獎金數額,如果保鏢陣亡撫恤金應該發放給誰,發放多少,工作時間具體從幾點到幾點,對僱主隱私問題的保障等等等等。 book18.org

費了一番功夫,薛雷才算是徹底收下了來自喬恩的好意。 book18.org

他如今並不缺錢,很豪邁的在月之眠開了隔鄰房間,承包了原本並不需要的住宿費用,伙食標準也超出冒險公會建議檔次一大截。 book18.org

和兩個金幣的費用相比,欣蒂的工作量其實並不多。只要負責薛雷在旅店和冒險公會之外的地方活動時的安保就好。 book18.org

而薛雷的宅家本性並沒有很劇烈的變化,更願意兩點一線在旅店和冒險公會之間往來。 book18.org

辦好一切手續,一起上樓休息。薛雷打開自己這邊的房門,看欣蒂就要進屋,終於忍不住好奇地問:「欣蒂,能不能冒昧提一個小小的問題,我看起來和你應該差不多大,可你一口一個『小』帥哥,那你今年到底多少歲了?」 book18.org

「這可是女孩子最重要的秘密呢。」欣蒂並不意外地掩飾了過去。 book18.org

如果是僅比人類平均壽命長個幾十年的普通精靈,可能並不會太在意這樣的詢問。畢竟在他們的心中,比人類的歲數大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book18.org

但火精靈是上位亞種,普遍壽命更長,青春的年華更久。相對的,爆出年齡差後也會讓人類這一方更加產生距離感。 book18.org

那麼,姿色身段都接近一流的保鏢小姐,不願意讓人知道具體歲數,也不是不能理解。看起來她挺喜歡人類,多半也了解人類男性不太願意和年齡相差太多的女士走曖昧路線。 book18.org

不過薛雷覺得她擔心得非常多餘。 book18.org

從以前玩遊戲的時候他就是個異族美女愛好者,不少作品中精靈美女一開口就好幾百歲幾千歲,真要叫他日他一樣會日得很開心,絕不嫌棄年齡和輩分的問題。當然,以前都是空YY,想嫌棄也是杞人憂天。 book18.org

在房間裡休息了一會兒,薛雷安排了一個課表,讓拉雅開始學習回來路上順道買的幾本啟蒙圖書。 book18.org

魔動機在這個世界中承擔了超過蒸汽機的廣泛職責,印刷機器早已順利從法師塔的小圈子授課產品擴展為民用的基礎設備之一,不過學士這個發展路線談不上前程遠大,所以大部分民眾即使掃盲,也就到最簡單的聽說讀寫而已。 book18.org

薛雷希望拉雅能學得更深一些。 book18.org

知識改變命運,他不希望拉雅永遠被困在小女奴的繭子之中。 book18.org

做好了今天晚上的三小時課表,薛雷並不擅長教育,發現拉雅自學的專注度還行,就退到旁邊椅子上坐著,抽了本書翻著看。 book18.org

這個世界當前的藝術水平多半還很低下,旅店房間裡用來增進情趣的圖書遠達不到成人漫畫的水準,故事也堪稱糟糕,充滿了早期情色社區創作風格的大篇幅擬聲詞。不過這邊語言的擬聲詞極其豐富,翻幾頁還會有手繪的魔石粉法陣放出錄製的呻吟聲,最終效果還挺不錯。 book18.org

看得慾火焚身,薛雷站起來,望著拉雅低下頭後分外修長纖細的脖子,吞了口唾沫。 book18.org

不行,不能打擾她。 book18.org

他看了一眼表,距離他這個習慣現代地球人生活節奏的宅男來說,睡覺時間還早。 book18.org

啊,乾脆,去感謝一下喬恩吧。 book18.org

謝謝她那麼貼心找了個保鏢,嗯……作為報答,就順便解決一下她那饑渴的兩個子宮造成的生理問題好了。 book18.org

叮囑拉雅好好做功課,薛雷換了身衣服,噴些香氛在身上,漸漸沉醉於這種可以盡情風流的愉悅感中,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儀表,他去隔壁叫上新僱傭的保鏢,往管理員小姐的住處溜達過去。 book18.org

沒有電力,或者說電主要存在於雷系魔法中用來啪啪電人的世界裡,夜晚的娛樂活動主要存在於戶外,街頭的人比白天需要工作的時間更多一些。 book18.org

「小帥哥,你去享艷福,我等你也是等著,能不能去那邊跳會兒舞?」欣蒂護送到地方後,望著斜對角的一個舞娘,很不滿地嘟囔,「那個小騷貨跳得太爛了,不能把周圍男客的雞巴跳硬,怎麼掏出他們兜里的銅板兒?」 book18.org

洛薩是個和平的城市,既然不會有什麼情況,放她去賺個零錢也沒什麼。 book18.org

薛雷點頭同意,轉身過去敲響了喬恩家的房門。 book18.org

沒應聲,他皺了皺眉,看屋裡的魔石燈明明亮著,就加大力氣敲了幾下。 book18.org

「誰啊?」 book18.org

「我,薛雷。」 book18.org

「誒?稍等稍等,我……正在泡澡。我馬上就來!」 book18.org

哦哦,真巧,好極了,女孩子的肌膚洗過之後香噴噴滑嫩嫩,比平時更加迷人,果然來對了。 book18.org

稍微等了一會兒,看欣蒂砸場子一樣把皮甲去掉,穿著緊身內襯在對面跳起了舞。不一會兒,大半看客就轉移了陣地,搞得先前的小舞娘欲哭無淚。 book18.org

去掉外甲,薛雷才注意到,裡面的底襯是和絲襪質感相似的材料,本來還說全副武裝的欣蒂性感程度大減,沒想到這一脫,就變成了緊身衣加連褲襪的神級搭配,曼妙的曲線幾乎沒有一點掩飾,感覺離得近些都能看到乳頭的凸點。 book18.org

不過很快,欣蒂就抓起披風裹在了身上。她的確非常專業,深深地明白對於男人們來說,全都看得到並不如保留一點想像空間更誘人。 book18.org

就在那邊已經有醉漢吹起下流口哨的時候,屋門終於開了。 book18.org

喬恩用毛巾夾著頭上長長的耳朵,一邊擦一邊探出了頭,身上只有一條格子花的裹身單子,水氣浮動在嬌嫩的肌膚上,白裡透紅。 book18.org

「快請進,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我沒想到這個時間會有人來看我。」管理員小姐一邊道歉,一邊飛快讓開門口。 book18.org

薛雷進去後,她鎖好房門,順手就拉上了帘子,包裹著臀部的浴巾上面鼓起的尾巴位置輕輕左右搖晃。 book18.org

「嗯……我其實不是來看你的。」 book18.org

「我知道。」喬恩臉上的恬靜氣質一掃而空,臉頰泛起了另外一層嫣紅,和沐浴後的粉潤底色混合在一起,讓她的神情變得充滿了淫亂的誘惑。 book18.org

她拉開浴巾,向前走去,扭動的臀部甩開了礙事的遮蔽,亮出一絲不掛的濕潤肉體。 book18.org

雙臂勾住薛雷的脖子,管理員小姐踮起腳尖,獻出了微微上翹的柔軟嘴唇。 book18.org

糾纏在一起吻了好一會兒,喬恩才依依不捨地放開,舔舐著他已經被解開的上衣中健壯的胸膛,緩緩往下挪去,親到肚臍的時候,那雙長耳朵左右一晃,柔軟的絨毛恰好輕輕掃著他兩邊乳頭,又酸又癢。 book18.org

一下子,下體的肉棒就硬到幾乎爆炸。 book18.org

啊啊……兔子姑娘簡直太上道了,我明明是來道謝的,結果話都沒說兩句就開啪,是不是顯得也太好色了? book18.org

看喬恩順勢蹲下,雙手已經把他的褲子腰帶解開,薛雷趕忙平穩了一下急促的呼吸,低頭說:「喬恩,我這趟主要還是想謝謝你,去臥室吧,我也來為你服務一下。」 book18.org

好歹也有精熟10級的手活,再用舌頭加加油的話,應該能讓她前戲中就達到很強的高潮吧? book18.org

沒有神賜的幫助來實現這個夢想,想想就很期待。 book18.org

可沒想到,喬恩抬起頭,一臉迷茫地望著他,「呃……你為什麼忽然要謝謝我啊?」 book18.org

「因為你擔心我被調查,幫我通過冒險公會委託了一個保鏢啊。」薛雷露出自認為了解一切的笑容,彎腰撫摸著她耳朵柔嫩的內側,刺激著她不同於人類女孩的敏感帶,「真的很謝謝你。」 book18.org

「可是……管理員在職期間不得私人發布委託。」喬恩眨了眨眼,「所以我沒有幫你找保鏢呀……」 book18.org

誒? book18.org

薛雷愣住,然後,在腦內念叨了一句本章標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