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女神代行者 第91章 千年一遇的魅魔公主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發售部分每月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通天光柱消失的同時,黑色的雲憑空出現,打下一道道繚繞的閃電,像是在給急速飛行的古莎護航。

塔蜜爾的臉色變了。

她聽著那猶如蒼穹在呻吟般的悶雷,忽然大聲說:「不對,那……不是大魅魔!」

薛雷一怔,緊接著,周圍的時空之流,便陷入到了完全的靜止。

薇爾思的聲音適時響起。

【恭喜,代行者。古莎的進化完美吸收了你所有的恩賜,她已經不再是剛成年的普通魅魔,她進化為了被稱為魅魔公主的高等惡魔。這種超越了常規的進化,能為你帶來遠超你想像的好處。】

呃……比如?

【比如,你現在進入到思維領域,不再感受時間流逝的原因,就是你得到了一次為古莎重新選擇契約態度的機會。她此刻的三項態度均為最大值10級。等待你的契約重置。】

哦?這可是好事,古莎作為魅魔本來就貪婪得很,再加上淫慾契約到等級無限,普通魅魔狀態應付起來就很吃力,進化後還保持那麼旺盛的饑渴,說不定真的吃不消。

古莎畢竟是黑暗側的,性情絕對談不上善良。

那麼有可能引發獨占欲的愛意態度,就還是不要考慮了。

好,我決定給她重置為信仰。不過,薇爾思,只有這點兒變化嗎?

【這是最微不足道的部分。超常進化的古莎,完美吸收融合了你所有的恩賜,轉化為自身的屬性,這就意味著,你再次對她進行聖精恩賜的時候,額外增加的屬性點將從零開始。】

嗯……我肏!這麼屌?

【進化為魅魔公主的古莎,全部屬性天賦和屬性值還都將得到一截提升。她現在的實力,已經完全不需要再把母親放在眼裡了。用你那個世界的話說,可以全方位吊打。】

薛雷感慨到說不出話,如果不是擔心身體吃不消,又對太淫亂的破鞋沒興趣,真想再養幾個魅魔在身邊。

【此外,她的一切都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可以說,就像毛毛蟲蛻變為蝴蝶。

今後她為你提供的素材,也將是極其珍貴的魅魔公主屬性。我保證,就算是守護者,也很難弄到這種材料。】

呼……薛雷笑了起來,跟著想到了什麼,問,公主該不會還有進化空間吧?

【你猜對了。大魅魔是死路,魅魔公主之上,還有機會進化為魅魔女王。但高等惡魔的世界十分殘酷,你要做好應對各種麻煩的準備,搜集足夠的知識,才有可能實現這個目標。但我相信,到時候你得到的幫手,也將是前所未有的強大。

為此,深入危險的地方興許也是值得的。】

好,我記住了。那麼契約信仰,讓世界繼續運轉吧。

瞬息間的恍惚之後,薛雷的意識恢復,他望著黑雲紫電下展開雙翼急速滑翔而來的古莎,心潮澎湃。

他手邊還有一場戰爭要應對,塔蜜爾看神情應該不便插手,他本來還底氣稍微有那麼點不足,現在,強援到了。

飛行的速度和之前有了質的差距,薛雷身邊的同伴大都還沒有從驚愕中回神,拖曳著淡紫色魔霧軌跡的魅魔公主,就已經振翅降落,滿面笑容地落在了薛雷面前,跟著,單膝下跪,以虔誠的目光仰望著他,舉起他的手,親吻了一下指尖。

「吾主,我在繭中聽到了發生的事,請原諒我的來遲。你的古莎,為你而戰!」

薛雷愣了一下,不太適應。

那個每時每刻都想抱著他腿嚷嚷蜜罐吃一口吧就吃一口的魅魔少女,一下子……變成熟了。

站起後的她,身高和薛雷幾乎打平,身材比例近乎完美,五官也更加妖艷,烏黑的長髮中,那雙魅魔角徹底成了盤羊一樣螺旋鉤,只不過角度向上。

可他知道這會兒不是發獃的時候。

戰鬥還在等著他,來帶領這些同伴參加。

「走!去支援深海來的教友!」

薛雷高呼一聲,帶頭跑在了最前面。

人魚之冠是個發達的商貿樞紐,鎮守在這裡的統治者理所當然會有精良的裝備。

若蕾倉皇逃亡,根本來不及帶去多少武裝。

而深海的豎尾族群習慣於為了游泳便利而減輕負重,通常最大的保護就是胸前那一對兒硬度平平的貝殼。

魔法互砸的階段還好,尋常士兵的甲冑不會有太強的抗性,主要還是依靠隨軍的結界師、白魔法師進行防禦。

但只要進入魔力耗竭後的白刃戰,宮殿一方就將占據絕對優勢。

此刻,那飛舞縱橫的魔力光芒,已經大幅削弱。

不能再等了。

「欣蒂、米奧拉、銀風鈴,你們三個下海作戰太危險了,去宮殿那邊支援傭兵。」眺望了一眼形式,薛雷馬上喊道,「古莎,我和拉雅兩個人你帶得動嗎?」

古莎嫵媚一笑,比之前大了數倍的皮翼猛然張開,激起一片飛沙,「聖女輕盈得和鳥兒一樣,吾主儘管把她抱住吧。」

「走!」他當即將拉雅抱緊在懷中,「有厲害的魔法打來,就用我當盾!出發!」

古莎的尾巴迅速延長,纏繞在薛雷腋下,跟著,雙腳一蹬,輕輕鬆鬆騰空而起,帶著他倆直插雲霄。

幾千對幾千的戰爭,規模已經足夠讓薛雷好好震撼一把。

那不是電腦螢幕中頭頂數字的一堆建模,不是漫畫跨頁分鏡里讓人熱血澎湃的構圖,更不是文字記敘的多少多少人死了一方勝一方敗的描述。

他中學時的大操場,每到課間操的時候,密密麻麻在紅磚地上排開的,那些讓他站在其中根本看不出多遠的巨大方陣,填充其中的,也就是不到三千個少年少女而已。

他噩夢中那場人魚與人魚之戰,現在回想,可能也就是眼前規模的十分之一。

換句話說,那場讓他冷汗直流的噩夢,在化作現實之後,擴大了十倍。

魔力充沛的人魚還在後方施法,魔力枯竭的士兵已經衝鋒而去,破開染血的浪花,在呼嘯的海風中搏殺。

防禦結界的光芒大都已經消失,只剩下保護指揮官的幾塊地方還在閃爍微弱的光芒。

數百橫尾人魚從側翼試圖包抄,但海面下很快冒出了深潛的豎尾伏兵。

不是薛雷夢裡那種排開一線互毆的局面,風魔法擴音的命令一直在密集地傳達。

他發現,除了裝備上的差距,兩邊人魚們的訓練度也是天壤之別。

氣勢洶洶的橫尾人魚在幾個族長嫻熟地指揮下甚至能靠忽然下潛規避生效遲

緩的大範圍魔法。

而平常只是在深海中圍獵魔獸的豎尾族群,最大的強項也就是不畏死亡的勇氣。

拉雅吟唱完畢,雙手一揮法杖,透明的防護盾撐開在他們三個周圍。

古莎立刻轉為俯衝,從上方高速接近海面。

血腥味已經彌散到了海鷗飛舞的高度,薛雷痛心地咬了咬牙,摸出兩顆頂級龍王丸,「來,吃下去,讓那些橫尾巴的婊子,接、受、教、訓!」

拉雅和古莎毫不猶豫遵命吃下龍王丸,本就足夠強悍的屬性進一步暴漲七成。

「啊——哈——!」古莎亢奮地高呼一聲,總算在成熟的表面氣質下又露出了少女一樣的活力。

但馬上,她雙臂高舉,如深淵般陰暗的可怖力量漩渦狀聚集,連周圍的空間,都隨之發出嘰嘰的刺耳撕裂聲。

而與此同時,拉雅也雙手握緊法杖,以和古莎近似的節奏吟誦著同樣由上古語言構成的咒文。

薛雷吃了一驚,神識帶來的知識迅速流過他的腦海。

分為黑白兩個大體系的元素魔法,共同擁有一個按照威力和施法方式進行的等級分類。

吟唱普通咒文,不做任何多餘的操作進行的魔法施放,是最普通的基準。

而通過將魔力消耗提升到三倍,承受三倍反噬,並把威力降低到原本三分之一,來跳過詠唱階段直接施法的,被稱為瞬魔法。

吟唱同時以施法媒介描繪對應法陣提升威力,並可以進一步投入過量魔力承受更猛烈反噬來加大效果的,被稱為強魔法。

在此之上,將咒文替換為上古文字,以真神之語發動,將威力提升到二倍以上,並承受高等級反噬的,被稱為真魔法。

上古咒文配合對應法陣來進一步強化威力的,則被稱為極魔法。

此刻,古莎和拉雅,竟然都在吟唱上古語言的咒文!

而且,在聚集魔力的階段過後,她們還不約而同開始了對法陣的描繪。

深暗的黑霧和金色的光暈在薛雷身體上下流淌,讓他覺得自己變成了光與暗的分界線。

磅礴的魔力在周圍涌動,很明顯,古莎遠遠強出拉雅不止一截,但從波動的劇烈程度來看,拉雅的魔法,也超出了薛雷的預計。

不對啊,白魔法主要用作輔助和治療,與其發動極模式將大量魔力集中消耗,並承擔長時間的反噬,遠不如就用普通施法方式少量多次針對薄弱處補充。

拉雅一個單修光系的白魔法師,開這種絕地大招做什麼?

這個世界的白魔法系統不存在復活術,底下那些漂在海浪中,靈魂已穿過冥府大門的人魚都不可能再生了。

薛雷滿肚子問號,但不能打斷拉雅施法,只好憋在心裡,眼看古莎固定位置後施法的高度可以接受,索性高聲唱起了《女神頌》。

數量上壓制了對面一頭,勇氣和信仰幫助維持著戰線,但除此之外,豎尾人魚全面處於劣勢,若蕾和朵萊米作為指揮不斷下令,可並沒訓練過的同胞無法有效地執行下去。

橫屍在洶湧波濤上的犧牲者,豎尾的數量足足達到了敵軍的兩倍多。

士氣飛速跌落的危急時刻,調門不算太準的歌聲,迴蕩在海浪的上方。

「代行者閣下!」

「是女神!」

「為了女神!」

正在退卻的人魚們發出狂熱的高呼,旋即,跟著一起唱起了女神頌。

本就充滿魔力的婉轉歌喉像是群體強心針,頃刻間將快要潰敗的戰線穩住,捨生忘死的人魚前仆後繼,衝過猩紅的浪頭,把三叉戟狠狠刺向對面的異端。

敵軍中出現零星向海洋三女神禱告的聲音。

可惜,大姐跑了,另外倆在放產假。

沒有回應。

但本就信仰淡薄的橫尾軍沒有收到太大負面影響,一邊保持著兇猛的攻勢,一邊將目標鎖定在空中大聲領唱的薛雷身上。

這時,作為最高指揮的西薇爾德·海林,總算透過瀰漫的水霧,看清了薛雷那邊的情況。

她同時也看到了,那代表對立力量的,膨脹的魔法之光。

作為高貴的族長,西薇爾德並沒有認真研究過太過高深費力的魔法。

但作為魔力天生就充沛的人魚,她不可能不知道那施法的跡象意味著什麼。

「集中攻擊!還有魔力的,向空中那兩個攻擊!快!」

需要動用上古咒文,描繪法陣,進入施法階段還會生成強大保護屏障的魔法,要麼是高階魔法的極模式,要麼是超出一般魔法威力界限的各元素獨有神級魔法。

不管哪一種,對此刻相持戰局的影響都很大。

如果施法者的實力夠強,甚至能將劣勢一舉逆轉。

西薇爾德當然不願一看到這種事情發生,她大聲嘶吼著,催促還殘餘魔力的部下出手。

可激戰進行到這個階段,戰法講究開局魔法一波壓制的人魚們,大都被榨乾了。

最早衝上一線的勇士興許已經自然恢復了一些魔力,但她們要麼已經陣亡,要麼正在近身白刃戰,根本騰不出手。

零零星星十幾道「水之矢」打了過去。

海面上升起一道「激流」。

可惜,這種程度的傷害,根本無法突破高階魔法吟唱後期生成的屏障。

黑霧上泛起一道道波紋,金光外蕩漾開一層層漣漪。

被夾在中間的薛雷已經沒再唱歌,而是往若蕾、朵萊米所在的精銳戰陣那邊拋灑了十顆龍王丸,五十顆振奮丸。

看到激流從周圍暴起,他才意識到,自己被魔法集火了。

他看看拉雅,抬頭看看古莎,上下兩個法陣都已經擴大到極限,兩位施法者,都毫髮無傷。

看著又一批傷者沉入水中,薛雷心急如焚,納悶拉雅的白魔法怎麼還沒準備完畢,再晚一點,要輔助的目標都不剩多少了。

這時,拉雅雙手一揮,杖頭的寶石咔嚓一聲,仿佛破開了一面透明的玻璃。

金光燦爛的法陣旋轉擴大,爆裂出耀眼的星芒。

果然,她的唱名,也加上了對應的前綴。

「極·神光烈擊陣!」

「誒?!」薛雷的腦海里頓時飄過了一串串純粹由問號構成的彈幕。

這名字用屁股想也知道不是白魔法啊!

【你說對了。神光烈擊陣,高階中位光系黑魔法,雖然作為群體傷害手段范圍並不太大,但是,威力極強。即便主體輸出的是精神傷害,附帶的魔能震盪都足夠造成可怕的傷亡。】

在薇爾思帶著笑意的解說中,一道道金色的光在海面上迅速連接成了一個半徑幾十米的法陣。

大概是考慮到了友軍傷害的問題,法陣的中心落點很靠後,只是邊緣將西薇爾德囊括其中。

但那位驕傲的人魚族長依然來不及逃跑。

因為這魔法施放之後的發動,實在是太快了。

一道道刺目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仿佛一支支能將天空刺破的利箭。

海水如同沸騰一樣翻滾,被法陣囊括的人魚發出悽厲的尖叫,有的丟下武器雙手抱頭哭喊,有的當場昏厥漂浮在海水中抽搐,有的甚至直接被震碎了靈魂,帶著空洞的目光倒下,成為無生命的屍體。

精神傷害的直接威力並不如造成元素傷害的魔法,但幾乎沒有什麼裝備能提供太多對應的抗性。

一身豪華鱗甲的西薇爾德,同樣只能靠自身意志帶來的抵抗,減弱這可以穿透靈魂的恐怖殺傷。

意識像是被丟進了沸騰的大鍋,那煎熬讓她崩潰地大喊,丟下武器,雙手撕扯著頭髮。

眼淚和口水在她的臉上奔流,這大概是驕傲的族長一輩子最丟臉的時刻——她甚至覺得排泄孔都在噴射。

依靠龍王丸的提升,拉雅完成了這一擊,臉色蒼白地扭頭,對著薛雷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主人,我……幫到你了,對嗎?」

薛雷點了點頭,「嗯,你幫到了。」

那一發極·神光烈擊陣,直接摧毀了猝不及防的橫尾人魚的指揮中樞。

西薇爾德沒有死,但已經陷入到昏迷,隨著波濤仰躺著飄來飄去,再也沒辦法發揮她辛苦積累出的指揮技藝。

而圍繞著保護她的精英衛士們,也在可怖的光元素精神傷害中失去了戰鬥力,犧牲三成,重傷過半,波及範圍內所有人魚,無一倖免,全部成了癱軟的廢物。

從絕對數量上,這一發打掉的不過是橫尾大軍的百分之幾。

但從重要性上,毫無疑問相當於一道貫穿了巨人心臟的雷射。

兇猛攻擊的橫尾軍,頓時在混亂中收縮陣型,嘗試回援保護後方。緊張的衛兵掏出隨身的傷藥,想給同族使用,才發現精神傷害的結果根本不對症。

戰場上的優劣逆轉,往往就在這瞬息之間。

若蕾亢奮地高唱戰歌,朵萊米揮舞著三叉戟沖往前線,被壓制到憋氣的豎尾軍陣,立刻開始轉為進攻。

但薇爾思忽然提醒了一句。

【讓她們先拉開距離,回到原位,不要追擊。不然要被你的魅魔公主誤傷。

薛雷心頭一緊,趕忙大喊下令。

此次集結的人魚都可以算是原神教的信徒,在大祭司朵萊米的指揮下依然奮勇無雙,更何況是教宗親自下達的命令。

戰意沸騰的人魚們乖乖保持住陣型,向後拉開距離。

橫尾軍得到了喘息的機會,立刻向西薇爾德這邊聚攏,想要等主帥甦醒後給一個明確的指示。

雙方還參與的士兵,都已不足三千,血戰如果繼續相持下去,不管哪一邊贏了,都是一場慘勝。

薛雷還不知道古莎要拿出什麼驚喜,不過這命令至少給了朵萊米身邊精銳們消化振奮丸,將龍王丸藥效發揮到極致的機會。

一會兒就算古莎的魔法效果不理想,這幫猛魚帶頭沖陣,不信那邊士氣低落的橫尾巴們還擋得住。

「啊……結束了。」

頭頂傳來了古莎一聲滿足的嘆息,和帶著自信笑意的話。

沒有法杖做施法媒介來提升威力,純粹靠自身屬性與技能堆砌出的傷害,即將隨著唱名而發動。

古莎被皮膜覆蓋的手掌一合,漆黑的漩渦消失在她的掌心。

旋即,雙臂揮落。

唱名,魔法發動。

「極·星河湮滅!」

還沒聽到薇爾思的即時解說,薛雷就先看到了這魔法的驚人特效。

漆黑的夜幕,降臨了。

不是夜晚提前到來,而是一小塊閃爍著微弱星光的夜幕,好似被誰從天空剪下,丟在了眼前的大片海浪之上。

覆蓋的範圍,像是個橫置的橢圓,從空中看過去,那片夜幕的長軸,竟然一眼望不到頭。

【星河湮滅,高階上位暗系黑魔法,極廣範圍元素殺傷。能輕鬆施展這個魔法,這位魅魔公主的魔能屬性,以你能理解的數據來描述,總和必定已經超過了二百。】

目瞪口呆的薛雷耳邊,響起了薇爾思帶著笑意的聲音。

【恭喜你,戰鬥,勝利了。】

漆黑的夜幕中,先是出現了隨機位置施放的「暗爆術」,那是星河湮滅在極模式下的額外輸出。

當一輪暗爆術空襲一樣炸完,那些點綴在夜幕中的微弱「星光」,瞬間迸裂成讓海水分開的衝擊。

橫尾軍的陣線被暗爆術轟亂,少數有能力施加防禦的個體,也失去了最寶貴的機會。

覆蓋了超過七成敵軍的星河湮滅,猶如一張吞噬深淵的巨口,合上了漆黑的牙。

歡呼聲中,高唱著女神頌的豎尾大軍,向著已經潰散的敵陣,衝殺而去……

神歷1410年7月7號晚,捲入超過萬名人魚的內戰宣告結束,雙方死傷總計超過六千,幾十個部族在此戰中徹底滅絕。

人魚之冠,此後落入柔浪一族掌控,若蕾改稱城主,允許豎尾人魚大量內遷。

不過在那之前,回到宮殿,還沒洗去身上血污的若蕾下達的第一個命令,和她將要得到的城主身份無關。

「驅逐海神教,拆毀海洋三女神的所有供奉地,包括大神殿。」

這一刻,她是原神教忠心耿耿的大祭司。

相關推薦